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晚夜玉衡

320浏览    31参与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36-39)

三次元生活忙到飞起~~~~终于有时间更文了~~~~

今晚更新燃晚甜腻腻的日常~2.0墨燃情话boy正式上线啦~~~

小预告:明晚更燃晚大婚!!!

哔哔完毕~各位看文愉快~~~周末愉快~~~


36

墨燃从死生之巅回来。

墨燃:师尊,我回来啦,你有没有想我啊?

楚晚宁:不过两天,有什么可想的。

墨燃:真不想?

楚晚宁:不想。

墨燃从身后拿出一沓厚厚的纸:那这些是谁写的啊?

那厚厚的纸上写得整整齐齐全是墨燃的名字,偶尔中间出现个楚晚宁。

楚晚宁:你……

墨燃:生气啦?好啦,不是你想我,是我太想你了……晚宁,两天而已,我心里却走过了无数次四季轮回,晨露朝阳落日...

三次元生活忙到飞起~~~~终于有时间更文了~~~~

今晚更新燃晚甜腻腻的日常~2.0墨燃情话boy正式上线啦~~~

小预告:明晚更燃晚大婚!!!

哔哔完毕~各位看文愉快~~~周末愉快~~~

 

36

墨燃从死生之巅回来。

墨燃:师尊,我回来啦,你有没有想我啊?

楚晚宁:不过两天,有什么可想的。

墨燃:真不想?

楚晚宁:不想。

墨燃从身后拿出一沓厚厚的纸:那这些是谁写的啊?

那厚厚的纸上写得整整齐齐全是墨燃的名字,偶尔中间出现个楚晚宁。

楚晚宁:你……

墨燃:生气啦?好啦,不是你想我,是我太想你了……晚宁,两天而已,我心里却走过了无数次四季轮回,晨露朝阳落日余晖都是你却也都不是你,我终于体会了什么是入骨相思。晚宁,我真的好想你……

说完把头埋进楚晚宁怀里。

楚晚宁温柔地抚摸着怀里的人:累了吗?想吃什么吗?

墨燃:想吃肉。

楚晚宁:嗯?

墨燃一口封住了楚晚宁的唇:想吃肉……

(相思自然是关起门来咬着耳朵说才最合适嘛~~~来来来,我们一起唱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

 

37

粉墙黛瓦风剪剪,四月徽州,烟雨空蒙,墨燃撑着伞和楚晚宁并肩走在青石板小巷。

楚晚宁:伞往你那倾些,你半边身子都淋湿了。

墨燃:没事,淋湿了更性感不是。

楚晚宁:哪里学得这些油滑轻浮的词?

墨燃:嘿嘿,这是我在踏仙君留给我的日记里看到的。

楚晚宁:嗯?

墨燃:他写的啊,楚妃在我身下眼角含泪的样子真他妈性感。

楚晚宁:墨微雨!

墨燃小声哔哔:也不是我说的啊……再说了是挺性感的啊……

楚晚宁:你!滚出去!淋死你算了!

(啧啧,还是我0.5狗子最了解师尊~~~晚宁性感小白猫实锤了~~~)

 

38

明明是墨燃淋了雨,楚晚宁却生病了。

墨燃:来,师尊,把药喝了。

楚晚宁:不要,苦。

墨燃:不苦的,我给你加了些蜂蜜,吃完了再吃口荷花酥好不好?

楚晚宁:不喝,上次你也是这么骗我的。

墨燃:我的晚宁怎么这么任性了,不喝药怎么能好呢?喝一小口尝尝好不好?

楚晚宁:不喝,拿走。

墨燃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把楚晚宁扑倒在床,低身吻了下去:是不是非要这样喂你才肯喝药?

楚晚宁:甜的。

墨燃:嗯?

楚晚宁:这回没骗我,药是甜的。

墨燃:那剩下的可以自己喝了吧?

楚晚宁:不要,苦。

墨燃:………

(墨燃:撒娇师尊最好命?!)


39

夜半时分,情事缱绻之后。

墨燃睡着睡着突然发现胳膊上没有了往日的重量,伸手摸了摸,发现怀里空落落,猛地惊醒:师尊,晚宁!

楚晚宁:我在这。

墨燃:晚宁怎么起来了,夜深露重,也不多穿些衣服。

说着裹着身上的被子把坐在桌前的人儿包了起来抱在怀里。

楚晚宁:白日瞧见你衣服画了个大口子,晚上想着给你补一补,明天早起就能穿了。

墨燃:傻瓜,这又不着急,折腾这么晚了还起来给我补衣服,你不累么嗯?

怀里的人没有答话,墨燃低头去看下去,楚晚宁倚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墨燃搂紧了怀里的人儿,也舍不得放下,只觉得自己抱着的是这世上唯一的珍贵,想着想着不自觉笑起来:人间真好!有晚宁的人间真好!

(人间有你们真好~何其有幸,得遇二哈~)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30-35)

今天继续我0.5傻狗和师尊的甜蜜日常~~~有小刀~~~


30

狗子近来诗兴大发,热衷于作诗。

0.5狗子:师尊,本座又双叒叕新作了一首诗,师尊要不要听听?

楚晚宁:闲来无事,念来听听也无妨。

0.5狗子清了清嗓子:本座最爱谁,当然是晚宁。晚宁最爱谁,只能是本座!晚宁有何好?晚宁哪都好!本座有何好?本座活最好。

楚晚宁:……

(哈哈哈,好湿好湿!狗子好淫才!)


31

狗子很认真的伏案桌前。

楚晚宁:你在写什么?

0.5狗子:写日记啊。

楚晚宁俯身一看,那日记上记着:

前日,楚妃早起给本座做了好吃的抄手,特意放了好多好多辣椒,还亲手喂本座吃...

今天继续我0.5傻狗和师尊的甜蜜日常~~~有小刀~~~

 

30

狗子近来诗兴大发,热衷于作诗。

0.5狗子:师尊,本座又双叒叕新作了一首诗,师尊要不要听听?

楚晚宁:闲来无事,念来听听也无妨。

0.5狗子清了清嗓子:本座最爱谁,当然是晚宁。晚宁最爱谁,只能是本座!晚宁有何好?晚宁哪都好!本座有何好?本座活最好。

楚晚宁:……

(哈哈哈,好湿好湿!狗子好淫才!)

 

31

狗子很认真的伏案桌前。

楚晚宁:你在写什么?

0.5狗子:写日记啊。

楚晚宁俯身一看,那日记上记着:

前日,楚妃早起给本座做了好吃的抄手,特意放了好多好多辣椒,还亲手喂本座吃的呢。

昨日,楚妃与本座欢爱了一整晚后累的躺在本座怀里睡着了,迷迷糊糊还紧紧攥住本座的手,把本座都勒疼了,不过本座甚是开心。

近日,楚妃把墨宗师送的帕子收起来,用的是本座前些日子亲手绣的海棠花绣帕,哼哼!本座就知道墨宗师到底是比不过本座的,师尊最爱的人从来都是我是我还是我!

楚晚宁:你记这些琐事做什么?

0.5狗子:楚妃怎么能说这些是琐事?!这是本座和楚妃的点点滴滴啊!莫不是师尊觉得和本座在一起的时日都不值一提,只有和那墨宗师在一起的日子才最珍贵。

楚晚宁:你是不是蠢?要我说多少遍?一样的!

0.5狗子:晚宁莫生气……本座错了……晚宁常说本座记性不好,和晚宁在一起的时光太美好,本座怕自己会忘记…

楚晚宁:不会的,我会帮你记着的…

0.5狗子:哈哈,本座的楚妃最好了,不过我记这日记还有个目的。

楚晚宁:嗯?

0.5狗子:我是写给那墨宗师看的,哼哼,想跟我争宠,门都没有!晚宁是我一个人的!

楚晚宁:……

(楚晚宁:我头怎么这么疼?…我说的话那么难懂吗?“一样的”很难懂吗?……头好疼)

 

32

正吃着饺子。

0.5狗子:啊!

楚晚宁:吃饭鬼叫什么!

0.5狗子:烫!烫!饺子好烫!

楚晚宁:你吃那么快做什么?!烫到哪里了?

0.5狗子(委屈):烫着本座的舌头了。

楚晚宁:我看看,你放凉些再吃!快来先喝口凉水。

边说楚晚宁边把狗子的碗端过来,耐心地一个个吹吹凉:吃吧,现在不烫了。

狗子窃喜,又过了不多久。

0.5狗子:哎哟!

楚晚宁:你又怎么了?!

0.5狗子:本座…本座咬到舌头了……

楚晚宁:……让你慢点吃听不见吗!咬破了没?

0.5狗子:都怪师尊包的饺子太好吃嘛!

楚晚宁:……少废话,给我慢点吃。

狗子看师尊着急的样子,越看越乐!嘴角邪魅一笑,带着奸计得逞的得意。

楚晚宁看在眼里,心里叹了一口气,倒也不戳穿傻狗。

狗子吃着吃着忽然翻白眼。

0.5狗子:师尊…

楚晚宁:闭嘴!再叫滚出去吃!

0.5狗子:不是……师尊……我噎着了……是真……噎着……了……噎死……我了……

(狗子内心os:所以是狼来了的故事是真的?!师尊内心os:傻狗学会骗人了……我是不是该把天问拿出来擦一擦,用一用了……都三天没打狗子了……)

 

 

33

狗子正蹲在地画圈圈,嘴里振振有词。

楚晚宁:一大早蹲在地上干什么?

0.5狗子:我在诅咒薛蒙。

楚晚宁:诅咒薛蒙?是薛蒙又来信说了些什么吗?

0.5狗子:楚妃怎么知道?……他邀请你和墨宗师去死生之巅过年。

楚晚宁:哦,也好,过年人多热闹些,那收拾一下过几天我们就出发吧。

0.5狗子:他邀请的人是墨宗师又不是本座,本座才不稀罕去呢!就是八抬大轿来了,本座也断不回去的。

楚晚宁:你既不稀罕去,又为何要诅咒薛蒙?

0.5狗子:本座……本座……本座就是诅咒他再也别想见到本座!墨仙师哪里就比我好,你们就这么着了他的道,张口闭口就是他……

楚晚宁:智障!我看你不挨一顿天问还没完没了了!

0.5狗子:啊!师尊别别别!

楚晚宁:罢了!你爱去不去!

说完拂袖转身。

0.5狗子:师尊,师尊,晚宁,啊喂,别走啊……要是你一个人不想去,本座也是可以勉为其难陪你去的!本座诅咒薛蒙再也别想见到本座,也没说本座不想见到他啊!

(诅咒什么的玩的挺溜啊,狗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可机灵了……)

 

34

死生之巅,团圆之夜。

楚晚宁:你有话好好说,这样拉着我的手疾跑成何体统?

0.5狗子:体统?在本座这里,从来就没有这两个字。

楚晚宁:快放手。

0.5狗子:晚宁别急,这就到了。

狗子将楚晚宁拉到死生之巅后山的一块空地,布了个结界。

0.5狗子:嘿嘿,楚妃可瞧好了啊。

说着远远跑开,只留楚晚宁不明所以。不多会。

0.5狗子:师尊,快抬头。

楚晚宁听见几声沉闷的声音,仰头便看见十几支烟花直指天空,瞬间绽放,姹紫嫣红,美的让人心醉。正看得出神,突然间发现腾空而起的烟花变幻成一行清晰的文字:晚宁,新年快乐!本座有你,此生足矣。

楚晚宁怔怔立在原地,眼角湿润。

0.5狗子顾不上擦身上的灰,跑到楚晚宁身边:怎么样,楚妃,本座亲自为你打造的烟花盛宴如何?!

楚晚宁转过身紧紧搂住了身边的人。

0.5狗子:哎呀,本座身上都是灰,会把师尊身上弄脏的。

楚晚宁:我喜欢。

0.5狗子:那楚妃是喜欢烟花还是喜欢本座啊?

楚晚宁:你!

(哇哇哇,狗子撩师尊一套一套的啊,可以可以!!!)

 

35

狗子这几日连发高烧,烧的迷迷糊糊。

0.5狗子:师尊,本座好冷。

楚晚宁抱紧狗子:乖,我在这。

0.5狗子:八年啊,本座复生之后,看到红莲水榭里,你连尸骨都不剩了……我好孤单,师尊,晚宁,你就这么不想要我吗?

楚晚宁:……你发烧了……

怀里的人继续说着糊话:巫山殿好空好冷,本座好孤单,没人和我说话,没人理解我,本座是死是活也从来无人关心,罢了,本座也不在乎。只是晚宁,我的痛苦和孤寂你为什么从来都不愿意看一下呢?你不要我,你从来都不要我,你为什么如此待我!你为什么不干脆掏了我的心呢?为什么要留我这么痛苦的活着呢!

楚晚宁:……别说了……

怀里的人越说声音越哑:是不是本座走在你之前,你才会愿意看我一眼……

楚晚宁哽咽不止: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的错,是为师没照顾好你,以后不会了,为师不会再让你孤单了,我会永远陪着你!

0.5狗子:真的吗?本座是在做梦吗?……哪怕是梦那也是极好的,从前我都没有做过这么美的梦……晚宁,本座是真的爱你……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楚晚宁抽泣着:我一直都知道的……乖,睡会吧,醒来一切就好了。

(我的狗子,肉包越是虐你,我们越是爱你!快快好起来,要不然你的师尊就被墨仙师抢走了!)

鱼骨头

【燃晚】甜【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26-29)

(哈哈哈哈,今日份的糖来自0.5狗子*师尊,天知道我有多爱这只憨憨~~~)

26

这几日楚晚宁钻研药膳,连着好些天喂0.5狗子吃各种药盅,把狗子吃的是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苦的。

0.5狗子(小声BB):草,这他妈是人吃的吗?……好端端的鸡汤,放什么当归、黄芪、党参……还一放一大把,是要苦死谁?!

楚晚宁:嗯?…在说什么?不合胃口吗?

0.5狗子:啊……没有……就是本座觉得……

楚晚宁:觉得什么?我看前几日你吃的挺欢的,今日又为你做了些。

0.5狗子心里暗自道:前几日……那不是墨宗师吗?……妈的!我不喜欢吃的他能喜欢吃?!这狗东西还真是为了讨好本座的楚妃什么谎话都说的出来!

楚晚宁...

(哈哈哈哈,今日份的糖来自0.5狗子*师尊,天知道我有多爱这只憨憨~~~)

26

这几日楚晚宁钻研药膳,连着好些天喂0.5狗子吃各种药盅,把狗子吃的是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苦的。

0.5狗子(小声BB):草,这他妈是人吃的吗?……好端端的鸡汤,放什么当归、黄芪、党参……还一放一大把,是要苦死谁?!

楚晚宁:嗯?…在说什么?不合胃口吗?

0.5狗子:啊……没有……就是本座觉得……

楚晚宁:觉得什么?我看前几日你吃的挺欢的,今日又为你做了些。

0.5狗子心里暗自道:前几日……那不是墨宗师吗?……妈的!我不喜欢吃的他能喜欢吃?!这狗东西还真是为了讨好本座的楚妃什么谎话都说的出来!

楚晚宁: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0.5狗子反应过来:哦!本座……本座就是觉得你怎么只给本座盛了这么点汤,几口就喝完了,根本不够本座塞牙缝嘛!

楚晚宁:怕你烫啊,还有半锅呢!一会你喝完了锅里也冷的差不多了,我都给你盛来。

0.5狗子: ………

(0.5狗子:因为爱情,怎么会有不爱喝的药汤?!老子…老子想拍死墨宗师那个狗日的…)

 

27

被楚晚宁骂文盲之后,0.5狗子决定奋发图强,日夜钻营诗词大赏。

楚晚宁:我一时气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学固然好只是也不必如此焚膏继晷。

0.5狗子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弧度:师尊,焚膏继晷是什么意思?

楚晚宁:……我陪你一起看吧。

……半晌。

楚晚宁:你不看书盯着我做什么?

0.5狗子:本座的楚妃真好看,本座都看不够怎么办?

楚晚宁:……好好看你的书。

0.5狗子:师尊,你认真看书的样子好慈祥啊!

楚晚宁:……慈祥?

0.5狗子:啊……那安详?

楚晚宁:……安详?

0.5狗子:都不对吗?那……销魂?

楚晚宁:……

(不得不说,狗子销魂这个词用的太精准了!!!)

 

28

楚晚宁新得了只二哈,爱不释手,走哪带哪,狗子觉得自己地位岌岌可危。

0.5狗子:师尊,这孽畜哪里就这么招你喜欢?

楚晚宁:不挑食。

0.5狗子:本座也不挑食啊。

楚晚宁:软萌。

0.5狗子闻言往楚晚宁怀里钻:本座也可以啊。

楚晚宁:……它还很听话。

0.5狗子:本座也很听话的。

楚晚宁:你哪里听话了,每次让你停一下你…………

0.5狗子:那是…那是因为楚妃你明明也不想本座停下的啊!

楚晚宁:你!……

(哈哈哈哈,我憨憨就爱说大实话,师尊你自己选的狗怪谁呢?)

 

29

激烈的情事之后,狗子将晚宁搂进怀里,楚晚宁的脸紧紧贴着狗子的滚烫的胸膛。

0.5狗子:宝贝你的身子好香啊。

楚晚宁:……

0.5狗子:淡淡的海棠香……好好闻。师尊,你还记得那年本座因为折了王夫人的海棠被你抽了顿鞭子吗?

楚晚宁:记得,我当时下手重了。

0.5狗子:哈哈哈,本座皮糙肉厚的,挨顿鞭子小意思。况且本座一顿鞭子还换来师尊做的好吃的抄手,是本座赚了!只是……本座还没来得及告诉师尊那海棠花是送给师尊的,就没了记忆……

忆起往事楚晚宁眼角有些润湿:对不起……

0.5狗子搂紧了身下的人:师尊,你没有对不起本座,一切都是本座自己的选择,庆幸的是不管是哪一世,本座跌跌撞撞最终还是走向了你,你也从来都是本座的晚宁,本座心里是高兴的。晚宁,宝贝,我真的好爱你!

楚晚宁撇过贴着狗子胸膛的满是泪痕的脸:我也是。

0.5狗子:本座是不是又惹师尊不高兴了,好啦好啦,那本座给晚宁说件开心的事好不好?

楚晚宁:嗯?

0.5狗子:本座在咱们屋后栽了好些海棠树,来年海棠花开,本座陪着你喝酒赏花好不好?

楚晚宁:好!

(谁说我狗子是憨批的?!我狗子也好温情的好不好?!)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21-25)

(感觉燃晚的每个日常都可以写成小短篇^-^)

21

小树妖:神木仙君,神木仙君,你是怎么区分踏仙君和墨宗师的呢?

楚晚宁:很好区别,他们说话方式和行为方式都不太一样。

小树妖:比如呢?

楚晚宁:踏仙君笨拙痴傻又有些傲娇,墨宗师体贴温柔有男儿气概。

小树妖:…痴傻…傲娇…你确定是那个三句话说不好就暴走的踏仙君吗?

楚晚宁:嗯。

小树妖:好吧……那他们有什么相同之处吗?

楚晚宁莞尔:看我的眼神都是一样的,会发光。

小树妖:……那你喜欢谁多些?

楚晚宁:都是我的墨燃,一样的。

小树妖:有没有哪一刻你特别希望会是其中某一个陪着你?

楚晚宁:心情不好的时候希望是墨仙师陪着我。...

(感觉燃晚的每个日常都可以写成小短篇^-^)

21

小树妖:神木仙君,神木仙君,你是怎么区分踏仙君和墨宗师的呢?

楚晚宁:很好区别,他们说话方式和行为方式都不太一样。

小树妖:比如呢?

楚晚宁:踏仙君笨拙痴傻又有些傲娇,墨宗师体贴温柔有男儿气概。

小树妖:…痴傻…傲娇…你确定是那个三句话说不好就暴走的踏仙君吗?

楚晚宁:嗯。

小树妖:好吧……那他们有什么相同之处吗?

楚晚宁莞尔:看我的眼神都是一样的,会发光。

小树妖:……那你喜欢谁多些?

楚晚宁:都是我的墨燃,一样的。

小树妖:有没有哪一刻你特别希望会是其中某一个陪着你?

楚晚宁:心情不好的时候希望是墨仙师陪着我。

小树妖:那踏仙君呢?

楚晚宁想了片刻,不知不觉一阵红晕爬上脸颊,耳尖微红。

小树妖:嗯?仙君在想什么?

楚晚宁回过神来:你哪来这么多问题?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同你废话!

(—小树妖:神木仙君好好地发什么火呀?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吗?—是啊是啊,师尊你害羞个什么劲!!!是不是想到0.5狗子的车了!!!)

 

22

清晨。

楚晚宁发现中衣的盘扣怎么都扣不上,有些不开心,心道:我是不是长胖了?

墨燃:师尊你醒了呀,我给你做了什锦糯米糕、木瓜银耳糖水,你洗漱下我去给你端来。

楚晚宁莫名有些火气:我不吃,你自己吃就好了。

墨燃:师尊,昨晚睡前你才说要吃的,现下怎么不吃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楚晚宁:没有。

墨燃:那师尊想吃别的吗?我再去给你做?

楚晚宁:我说了不吃就不吃。

说完转过身去,像是跟谁赌气。

墨燃见状,走过去把人搂进了怀里:我的晚宁怎么好好地生气了呀?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啊?我改好不好?你不喜欢吃糯米糕我给你换成荷花酥好不好?糖水不够甜我再给你多放些蜂蜜好不好?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楚晚宁倏地有些愧疚心疼:不是……是我……我长胖了……不好看……

墨燃呆了片刻,松开怀里的人捧腹大笑。

楚晚宁:你!笑什么!

墨燃见楚晚宁有些愠怒,收住了笑声:宝贝,你什么样子都好看的!只要是你我都喜欢的!

楚晚宁:……

(所以即使非凡如我楚晚宁面对爱情也是这么患得患失昂=。=)

 

23

这几日,0.5狗子没日没夜地佝着脑袋坐在桌前。

是的,你没看错,他在绣帕子!!!

楚晚宁:快吃面了,都凉了。

0.5狗子:师尊,喂本座。

楚晚宁叹了口气却也是端着碗走过去一口一口地喂给狗子吃。

0.5狗子:哼,师尊等本座把这帕子绣好了,你就扔了墨仙师的那块旧帕子,用本座给你绣的好不好?

楚晚宁:不都是一样的用吗?有区别吗?

0.5狗子:当然有区别了,本座希望我晚宁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我一个人的,用的贴身之物也要是本座亲手绣的!

楚晚宁看着他笨拙的模样,手上扎的满是针孔,心下一软:好。

0.5狗子开心地咧了咧嘴,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地站起来,差点掀翻楚晚宁手里端着的碗。

楚晚宁:你又要做什么?

0.5狗子:算算时辰,那个墨仙师要出现了,我还没绣好,可不能让他抢了我的功劳。

楚晚宁:……

0.5狗子将未绣完的帕子收收好,转着圈圈:藏哪里好呢?藏哪才不被他发现呢?

楚晚宁:放我这吧,得空你再继续绣。

0.5狗子:对哦!还是本座的晚宁最聪明!

楚晚宁:……

(罢了罢了,你蠢你有理,谁然我晚宁摊上了这么个又蠢又爱吃醋狗子。)

 

24

是日,楚晚宁和墨燃到临沂游历。

墨燃:师尊,我带你去个地方?

楚晚宁:好。

说着墨燃带楚晚宁来到一个客栈。

墨燃:小二,楼上左数第三间客房可空着?

店小二:空的客官。

墨燃:好,就要这间。

说完付完银钱就拉着楚晚宁上楼,一进门墨燃就把楚晚宁扑倒在床。

楚晚宁:你这是做什么?

墨燃低沉地粗喘:师尊,你知道吗?当时就是在这个地方,隔着木墙,我喊着你的名字,多希望你能答应我,你知道那时的我有多想要你吗?

楚晚宁想起那个他和墨燃隔着木墙各自释放的黑夜,羞耻地转过头去。

墨燃:宝贝看着我,那时我就在想以后我一定要再带你来一次这里,就在这张床上要一次你……

楚晚宁:……

(墨仙师啊,你想要师尊就直说呗,跑那么远,绕那么大个弯子,啧啧。还是0.5狗子直接,随时随地,随时随刻,嗯。)

 

25

一夜欢爱。

楚晚宁缩在墨燃怀里却和往常不一样,今日毫无睡意。

墨燃:师尊,怎么不睡?

楚晚宁:睡不着,白日里睡多了。

墨燃:那我给师尊讲故事好不好?

楚晚宁:是牛吃草的故事吗?

墨燃:嗯,夏师弟不记得啦,我只会讲这个故事。

楚晚宁:嗯,好。

……

好久,在墨燃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催眠下,楚晚宁进入了香眠。

墨燃轻轻地把怀里的人放下,盖好被褥,轻轻在楚晚宁眉心吻了一下:晚安,宝贝。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16-20)

16

0.5狗子:楚妃,给你个机会,教本座写字,如何?

楚晚宁:你又要作什么妖?

0.5狗子:不过是让你教本座写字罢了,本座看你对那墨仙师倒是百依百顺,怎么到本座这里,就这般语气?

说完狗子委屈巴巴地低下头。

楚晚宁看着这傻狗,无奈地摇了摇头:想写什么?

0.5狗子:楚妃这是答应本座了?

楚晚宁:嗯。你想写什么?

0.5狗子: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楚晚宁:……

(本座只是想找回曾经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本座都不想再错过。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傻狗心里苦,傻狗不会说,莫名心疼0.5。只是傻狗啊,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吃自己醋的蠢毛病啊!)


17

正...

16

0.5狗子:楚妃,给你个机会,教本座写字,如何?

楚晚宁:你又要作什么妖?

0.5狗子:不过是让你教本座写字罢了,本座看你对那墨仙师倒是百依百顺,怎么到本座这里,就这般语气?

说完狗子委屈巴巴地低下头。

楚晚宁看着这傻狗,无奈地摇了摇头:想写什么?

0.5狗子:楚妃这是答应本座了?

楚晚宁:嗯。你想写什么?

0.5狗子: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楚晚宁:……

(本座只是想找回曾经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本座都不想再错过。何以窥不破,何以辜负卿……傻狗心里苦,傻狗不会说,莫名心疼0.5。只是傻狗啊,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吃自己醋的蠢毛病啊!)

 

17

正吃着饭。

墨燃:师尊,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楚晚宁:什么?

墨燃一脸坏笑:我记得临安饮食喜甜,师尊一个那么爱吃甜食的人,红莲水榭的藏书阁里怎么会有一本《巴蜀食记》?

楚晚宁好像被人窥探到什么老底,拿着筷子的手抖了一下。

墨燃:恩公哥哥?藏得挺深啊?

楚晚宁面色晕红:食不言,好好吃你的饭。

墨燃突然起身走到楚晚宁跟前,俯身,把头靠在楚晚宁腿上:师尊,谢谢你,谢谢你带我回家,谢谢你待我这么好,谢谢你爱我,我的篮子是满的,我很高兴。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生或者死,我带你回家。”是啊,一个不爱吃辣的人,藏书阁里仅有的两本闲书都是和辣有关,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呢……)

 

18

秋日。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晚霞把整个南屏山照得金红,楚晚宁倚在门边看得出神。

墨燃:我的好师尊,看什么看的这么出神?

边说边从后面揽住楚晚宁,把他圈在自己怀里。

楚晚宁身体朝后靠了靠,感受着来自着爱人怀里的温度:没什么,只是今日的晚霞甚美。

墨燃闻言蹭了蹭他的脸颊,在他耳垂亲了一下:嗯,我陪你。

(是啊,我陪你,日升月潜,春去秋来,余生漫漫皆为你。)

 

19

薛蒙邀墨燃与楚晚宁去死生之巅小住几日。

这天,墨燃与薛蒙饮酒叙旧,不知不觉就喝醉了。

薛蒙:哥,你还好吗?

墨燃扭了扭头没有回答。

薛蒙:看来是醉了,罢了,我就勉为其难送你回红莲水榭吧。

薛蒙刚要伸手去扶墨燃起身,谁知墨燃一个巴掌甩过来:别碰我,不许碰我!

薛蒙:你有病啊?!我他妈好心送你回去,发什么酒疯!

墨燃此时没什么意识,但嘴里还是嘟囔:不准碰我…

薛蒙怕再挨一巴掌,着人去喊楚晚宁。谁知差去的人还没走出殿门,就见楚晚宁已徐徐而来。

薛蒙:师尊,师兄他喝醉了,怎么都不让我碰他。

楚晚宁:我来吧。

说着走到墨燃身边:墨燃,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去。

墨燃:嗯……师尊是你吗?

楚晚宁:嗯。

墨燃:师尊你来了……刚才有人想抱我,我甩了他一巴掌,只有我的晚宁可以抱我,对不对?

楚晚宁闻言面上无色,心下却是紧紧一缩:对。

说完搂着墨燃往门外走,只留下薛蒙一脸茫然。

(薛萌萌内心os: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20

一场大雪,南屏山谷一片银白。

山谷里的小妖怪们可开心坏了,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不亦乐乎。

楚晚宁被墨燃用虎皮绒毯裹得严严实实手里抱着暖炉坐在火堆旁看着门外一片热闹。

楚晚宁:墨燃,我想出去走走。

墨燃:不可以,你这几日有些着凉,再出去我怕你身体不适。

楚晚宁心下有些失落,却也不好说自己也想去堆雪人。

墨燃捕捉到楚晚宁一瞬间的表情,过了会起身去里间。

楚晚宁:你拿着浴桶做什么?

墨燃也不答话,径直出门。

“小妖们,帮个忙,帮我把浴桶装满雪。”墨燃一声吆喝。

不一会,墨燃把装满雪的浴桶扛起走到楚晚宁身边放下:喏,师尊,这样你不用出门就可以堆雪人拉,我也不用担心你着凉了,你夫君是不是很机智啊?

楚晚宁看着眼前笑得明媚的少年,心头一阵一阵发热:过来。

墨燃凑身过去,楚晚宁环住爱人的脖颈,深吻了下去。

火光下两人赤身交缠,诉不尽的爱意都化为此刻的欢爱痴缠。

(倾我所有,予你之欢。该多幸运,才能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11-15)

11

眼下正是吃石榴的季节,楚晚宁甚是喜欢这酸酸甜甜的味道,只是剥石榴太麻烦,石榴水溅到白衣上会留下污渍没法漂洗干净,所以纵是喜欢吃也是懒得剥。这天,楚晚宁午睡醒来发现墨燃的大身躯背对着他坐在桌前,面前放了一只大碗。

楚晚宁:你不午睡在做什么?

墨燃:啊,师尊你醒啦~快来看!

楚晚宁走到桌前,就看见桌上的大碗里堆了满满一整碗的石榴,晶莹透亮、白里透红,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果香四溢。

墨燃:师尊,快尝尝。

楚晚宁:……

墨燃:我的晚宁宝贝怎么呆住了?是不是被我感动到啦~前些时日我见你盯着石榴发了好久的呆,想必是喜欢吃的,就趁你午睡去后山摘了些回来,新鲜的,你快尝尝。

说着拿起勺子舀...

11

眼下正是吃石榴的季节,楚晚宁甚是喜欢这酸酸甜甜的味道,只是剥石榴太麻烦,石榴水溅到白衣上会留下污渍没法漂洗干净,所以纵是喜欢吃也是懒得剥。这天,楚晚宁午睡醒来发现墨燃的大身躯背对着他坐在桌前,面前放了一只大碗。

楚晚宁:你不午睡在做什么?

墨燃:啊,师尊你醒啦~快来看!

楚晚宁走到桌前,就看见桌上的大碗里堆了满满一整碗的石榴,晶莹透亮、白里透红,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果香四溢。

墨燃:师尊,快尝尝。

楚晚宁:……

墨燃:我的晚宁宝贝怎么呆住了?是不是被我感动到啦~前些时日我见你盯着石榴发了好久的呆,想必是喜欢吃的,就趁你午睡去后山摘了些回来,新鲜的,你快尝尝。

说着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往楚晚宁嘴里喂去,“甜吗?”

楚晚宁:恩,你尝尝。

墨燃:好呀。

说完把人拽进怀里深吻下去,“嗯……没我晚宁甜……”。

(—。—狗子,你学坏了,这小心机也是没谁了!师尊吃石榴,你吃师尊,啧啧,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12

楚晚宁沐浴完随意披了件松松垮垮的外袍就出来了,白里透红的肩颈胸口就这样随意敞在外面。

墨燃看着美人出浴,香肩外露,这样的诱人,不禁觉得口干舌燥。

楚晚宁:快去沐浴吧,时辰也不早了。

墨燃眼睛死死盯着他。

楚晚宁: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哪里有什么不对吗?

墨燃:师尊,你……我……我去沐浴……

楚晚宁:嗯。

说完躲开墨燃火热的眼神,转身去整理床铺。

“啊……”楚晚宁被墨燃从后面扑倒在床上,“你干什么?脑子抽了吗?不是说……”

墨燃不等楚晚宁说完,堵住了他的嘴,“对,我是脑子抽了才会去洗澡,宝贝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勾人心魂么?”

楚晚宁:……

(啊啊啊啊!!!我要魂穿二狗子!!!)

 

13

这天0.5狗子要和楚晚宁学包抄手,弄得满脸都是粉面。

楚晚宁:你要是喜欢吃我每天给你做,不必难为自己。

0.5狗子:不,本座学会了也给我的楚妃做来尝尝。

楚晚宁:你……算了,你也学不会好好说话。

0.5狗子:本座记得第一次吃抄手就是师尊做的。

话音刚落,楚晚宁手抖了下,0.5狗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低下头。

半晌。

0.5狗子:师尊,本座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我只以为你恨我,“性顽劣,质难琢”,我不知道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晚宁,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真想打死那个时候的自己……

楚晚宁也不搭腔,朝门外走去。

0.5狗子一把拉住楚晚宁:师尊,师尊,晚宁,你理理我,本座我错了还不行吗……

楚晚宁:你先放手。

0.5狗子:那你不要生我气,不要不理我。

楚晚宁深吸一口气:我不是生气,我是要去拿帕子帮你擦擦脸上的面粉。

0.5狗子:那就好,不过……师尊真的不是生气?

楚晚宁声音有些哽咽:我不是生气,是心疼,心疼那时的你为了我吃了那么多苦,这些苦本该我自己去承担的,却让你背负了那么多。

0.5狗子将楚晚宁揽在怀里:晚宁,不要自责,一切都是本座心甘情愿的,为了你本座什么都愿意,哪怕重来一次,本座还是会这样做,我爱你,只是那时我爱而不自知,伤害了你,让你受委屈了。

……

(最美好的爱情大概就是成全吧,纵我半生疯癫成魔也要护你一世安宁。我的燃晚真的太好哭了!!!)

 

14

盛夏时节,南屏山蚊虫猖獗。

墨燃倒是还好,皮糙肉厚的,不怕蚊虫叮咬,楚晚宁倒是有些受不住,一来,本就是招蚊体质,二来睡眠较浅,蚊虫的嗡嗡声最是惹他烦躁。

墨燃看在眼里满是心疼,这日一大早便出门,正午时分才赶回来吃午饭。

墨燃:师尊,过来。

楚晚宁:你手里拿的什么?

墨燃:师尊,这是我从后山采的驱蚊草,内室和外间多放些;这个是我下山去市集买的紫苏香囊,你挂在腰间,这样蚊虫不敢近身;这个呢是去彩蝶镇的陈家要的月至香,此香驱蚊虫最是有效,傍晚时分点上,这样晚上我的晚宁宝贝就可以睡个安稳觉啦。月至香制作倒是不繁琐,在端午时,收贮浮萍,阴干,加雄黄,作纸缠香即可。今年时节过了,明年我一定提前准备,多做些此香。

楚晚宁忽然觉得心口暖流肆溢,想说谢谢,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嗯,快去洗个手,我给你做了你最爱的糖熘饹炸儿。

墨燃:好呀好呀,师尊对我最好了。

(爱情是什么,大概就是见不得你受半点委屈,见不得你有半点不开心,见不得你受半点伤害,哪怕是蚊子咬的也不行。我爱你的同时你也深爱着我,真好。)

 

15

墨燃光着膀子劈柴,大汗淋漓。

楚晚宁:够用了,别劈了,过来喝口绿豆汤歇会。

墨燃:好嘞。

说着坐到楚晚宁身边,喝着楚晚宁给他备凉的绿豆汤。

楚晚宁静静地看着墨燃,忽然说了句:谢谢你能回来,回到我身边。

墨燃被楚晚宁突如其来的表白震得有些呆滞,半晌反应过来。

墨燃有心想要逗一下楚晚宁:我的好师尊,这么感慨,是不是被我这么健硕又性感的肉体迷倒了!

说完做好了又要挨鞭子的准备,却听见楚晚宁一声小到几乎听不见的“是”。

(师尊怕是被二狗子迷了双眼,二狗子你还我高冷神祗晚夜玉衡、北斗仙尊!)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7-10)

07

这几日0.5狗子总是躲在角落里嘴里嘟嘟囔囔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痴迷到连情事都不积极了。

已是亥时。

楚晚宁:还不就寝么?

0.5狗子:哦,楚妃先睡,本座歇歇就来。

楚晚宁一脸疑惑,和衣卧下,辗转反侧,毫无睡意。

0.5狗子见状一脸荡笑:师尊,可是未与本座缠绵欢爱就睡不着啊?

楚晚宁顿时被勾起怒气:少废话,你这几日偷偷摸摸在做些什么?

0.5狗子(委屈):我……本座……本座在……

楚晚宁:再不说天问招来。

0.5狗子:本座在背诗……

楚晚宁:背诗?做什么?

0.5狗子:哼,还不是那个墨仙师,给你写的情诗,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啊。

楚晚宁:……

0.5狗...

07

这几日0.5狗子总是躲在角落里嘴里嘟嘟囔囔自言自语,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痴迷到连情事都不积极了。

已是亥时。

楚晚宁:还不就寝么?

0.5狗子:哦,楚妃先睡,本座歇歇就来。

楚晚宁一脸疑惑,和衣卧下,辗转反侧,毫无睡意。

0.5狗子见状一脸荡笑:师尊,可是未与本座缠绵欢爱就睡不着啊?

楚晚宁顿时被勾起怒气:少废话,你这几日偷偷摸摸在做些什么?

0.5狗子(委屈):我……本座……本座在……

楚晚宁:再不说天问招来。

0.5狗子:本座在背诗……

楚晚宁:背诗?做什么?

0.5狗子:哼,还不是那个墨仙师,给你写的情诗,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啊。

楚晚宁:……

0.5狗子:那日本座与你欢爱后见你贴身里衣藏着墨仙师给你写的情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哼!有本事和本座比谁床上功夫厉害啊!

楚晚宁闻言嘴角浅笑:背来听听?

0.5狗子(傲娇状):背就背,哼。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怎么样?本座不比他差吧?

楚晚宁怔怔地看着傻狗子,莫名有些心疼:我甚是喜欢。

自是一夜春光旖旎。

(0.5的傻狗子吃起自己的醋来真真就是只憨憨的二哈,好吧好吧,傻狗只能宠着。)

 

08

薛萌萌视角下的燃晚。

是日楚晚宁墨燃临安城宴请薛萌萌。

墨燃:小二,你们这有虎皮绒毯么?

店小二:有的,这就给客官拿来。

薛萌萌:你要绒毯做什么?

墨燃:要你管。师尊,来,我给你垫上绒毯暖和些。

薛萌萌:师尊现下身体这么弱吗……

墨燃:我惯的。

薛萌萌:……

菜上齐了。

墨燃:师尊,这个糯米圆子你爱吃,还有这个红烧狮子头、白斩鸡、糖醋排骨……我点的都是师尊爱吃的。

边说边把菜往楚晚宁跟前堆。

薛萌萌:你这到底是宴请谁,你不知道我嗜辣么……

墨燃:你爱吃不吃。

薛萌萌:……

用餐中。

楚晚宁:墨燃,过来些。

墨燃边凑过去边问:怎么了,师尊?

楚晚宁掏出手帕帮墨燃拭去了唇角的饭粒。

墨燃:谢谢宝贝。

薛萌萌:……

(薛萌萌几乎是翻着白眼吃完了这顿饭。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这他妈是爱情?!这根本就是碍眼啊!!!)

 

09

自从薛蒙从南屏山走后,墨燃一直闷闷不乐,楚晚宁只当他是舍不得薛蒙。

是夜在情事上,墨燃异常暴烈,丝毫不输踏仙君,几度让楚晚宁失声哽咽,楚晚宁这才发现有些不对。

楚晚宁:你怎么了?

墨燃眼底发红,也不吭声,只一味攥紧双手。

楚晚宁:可是想念薛蒙,若是你实在想念,我们可以……

墨燃突然打断:师尊,你可记得那日花灯节你吃醋时说的话?

楚晚宁:恩?

墨燃:你说“男子也不可多言”。

楚晚宁:……

墨燃:那你也不可以抱除我以外的任何一名男子。

楚晚宁恍然大悟,原来是吃醋了,早前分别是薛蒙抱了一下自己,他也礼貌性的回报了一下。

墨燃:反正,除了我谁都不能抱,男的女的都不……

还不等墨燃说完,楚晚宁俯身吻了下去。

“好。”

(啧啧啧,这爱情的酸味,原是我们不配。)

 

10

“不要,墨燃,不要,不是你的错……”楚晚宁突然从睡梦中惊坐而起,梦里的天音阁法场上,墨燃满脸是血推开他,让他与自己撇清干系,做回世人景仰的北斗仙尊,他努力想要救墨燃,可是终究没来得及。这梦太真实,真实到让他束手无措,眼泪不止。

呆呆地坐了好半天,突然一双大手环过了他的腰。

墨燃轻拍着楚晚宁的背:晚宁,宝贝,乖,别怕,我在这里,永远陪着你。

听着爱人的声音真真实实传入耳朵,楚晚宁终于回过神来,把头埋在墨燃胸前,感受来自爱人的温度,“答应我,永远永远不再离开我,我真的受不住了。”

这是重生之后这么久,墨燃第一次看到这么脆弱的楚晚宁,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害怕再失去他,突然心口剧烈疼痛,泪水蒙住了眼睛,我怎么舍得再让你难过呢,“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无论几世,我都要黏着师尊。”

说着搂紧了怀中的人,像是要将他揉进骨髓里,融进血液里。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陪着你,一直一直。)

鱼骨头

【燃晚】【二哈*白猫师尊】日常夫夫生活100更(1-6)

01:

楚晚宁:今天晚上想吃些什么?

0.5狗子:楚妃做的本座都喜欢。

楚晚宁:……好好说话。

0.5狗子:吃你。

…………

(师尊,跟0.5就不要多啰嗦了,他除了知道开车还知道什么)


02

午后。

2.0狗子(神神秘秘) :师尊,我下山一趟。

楚晚宁:早些回来,给你炖了乌鸡汤。

傍晚时分,狗子才回来,一回来就拉着楚晚宁往屋里走。

桂花糕、荷花酥、杏仁豆腐、蜜汁玫瑰芋头、糖芋苗、芫荽饼、银丝卷、紫薯山药糕、海棠酥、糖油粑粑、马拉糕、酒酿小元宵……

狗子:师尊,都是你爱吃的,快尝尝,还有你最爱的梨花白,我都买来啦!

楚晚宁:……你下山就是为了买这些?...

01:

楚晚宁:今天晚上想吃些什么?

0.5狗子:楚妃做的本座都喜欢。

楚晚宁:……好好说话。

0.5狗子:吃你。

…………

(师尊,跟0.5就不要多啰嗦了,他除了知道开车还知道什么)

 

02

午后。

2.0狗子(神神秘秘) :师尊,我下山一趟。

楚晚宁:早些回来,给你炖了乌鸡汤。

傍晚时分,狗子才回来,一回来就拉着楚晚宁往屋里走。

桂花糕、荷花酥、杏仁豆腐、蜜汁玫瑰芋头、糖芋苗、芫荽饼、银丝卷、紫薯山药糕、海棠酥、糖油粑粑、马拉糕、酒酿小元宵……

狗子:师尊,都是你爱吃的,快尝尝,还有你最爱的梨花白,我都买来啦!

楚晚宁:……你下山就是为了买这些?

狗子:对啊!

楚晚宁:下次不必了……

狗子:那怎么行,要把我的心肝宝贝喂饱饱呀!

……

(狗子浪漫起来师尊你是受不住的,活该你栽在他手里)

 

03

墨燃:师尊,忽然好想念你变成夏师弟的模样。

楚晚宁:为什么?

墨燃:那样我就可以把小小的你全部搂进我怀里啦!

楚晚宁:……现在……现在也可以啊……

……

(师尊,师尊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天问是坏了嘛?)

 

04

墨燃:师尊,我腰疼。

楚晚宁:怎么……是昨晚……

墨燃:对啊,你怎么那么紧啊,宝贝我要不够你。

楚晚宁:那……过来些我帮你揉揉……

墨燃:别别别

楚晚宁:…………

墨燃:师尊,你真心疼我,下次就喘得不要那么娇媚了

楚晚宁:你……滚……

(师尊,狗子滚是不可能的了,滚床单倒是可以的)

 

05

墨燃:师尊,如果我没有中八苦长恨花,如果师昧一如从前,如果什么都还没变,若是师昧先跟你表白,你还会要我吗?

楚晚宁:没有这样的如果。

墨燃:如果有呢?

楚晚宁:……你是吃饱了撑的吗?

墨燃(好委屈,快被自己酸死了):师尊,你是不是会选择师昧………

楚晚宁:不会。

墨燃:真的吗?师昧长得那么好看。

楚晚宁叹了一口气:从来都是你,我心里,容不下旁人。

墨燃一把揽住楚晚宁:师尊!宝贝!我爱你!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是啊,那年那人那花那景,一句“仙师,你理理我”抹去了我心上所有的尘灰,融进魂灵,死生不忘。)

 

06

一夜欢爱。

0.5狗子:楚妃,你倒是说说是本座操的你爽还是那墨仙师?

楚晚宁只不理二傻子整理好衣衫准备去包抄手。

0.5狗子:楚妃,师尊,晚宁……你怎么不理我……

楚晚宁:你还想不想吃抄手了?

0.5狗子:当然想了。

楚晚宁:那就闭嘴。

0.5狗子:哦。

(二狗子,你四不四傻,不都是你嘛。你让师尊说什么好,关键是不管说什么你都会再要一次的!!!!师尊还不明白你?!)

鱼骨头

【二哈*白猫师尊】师尊是真的生气了(下篇)

《师尊真的生气了》下篇来啦~~~

防和谐~~~大家都懂的~~

还是想要先分享一下我写下篇时内心的纠结:

原著我看了不下五遍,觉得以楚晚宁的性格完全放开主动去撩狗子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思来想去我找了一个点,就是在爱欲与醋意的驱使下,让晚宁想要主动发车。但是毕竟情事上一直是二狗子在带节奏,所以纵然楚晚宁想要做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也是没那个本事的(哈哈哈,没有任何看不起我晚宁宝贝的意思)。


所以呢,尽管是晚宁宝贝主动发车,最后方向盘还是墨燃操控的。


在写的过程中,2.0狗子情到浓时说白了和0.5狗子没有任何区别,就可劲散发兽欲,写起来倒没那么难,倒是我晚...

《师尊真的生气了》下篇来啦~~~

防和谐~~~大家都懂的~~

还是想要先分享一下我写下篇时内心的纠结:

原著我看了不下五遍,觉得以楚晚宁的性格完全放开主动去撩狗子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思来想去我找了一个点,就是在爱欲与醋意的驱使下,让晚宁想要主动发车。但是毕竟情事上一直是二狗子在带节奏,所以纵然楚晚宁想要做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也是没那个本事的(哈哈哈,没有任何看不起我晚宁宝贝的意思)。

 

所以呢,尽管是晚宁宝贝主动发车,最后方向盘还是墨燃操控的。

 

在写的过程中,2.0狗子情到浓时说白了和0.5狗子没有任何区别,就可劲散发兽欲,写起来倒没那么难,倒是我晚宁,真的很难把握他的心理活动,我不知道该让他浪一些还是一贯娇羞个没完没了,最后选择了少写一点吧,写多了就暴露了我是新手的尴尬。

 

毕竟是第一次写车,全凭这些年观各种车的经验,尚有不足,各位海涵。

 

也真诚的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留言,告诉我一些你们心目中的晚宁是什么样的,或者还有那些想要看的点,我也可以学习借鉴下~~~最后最后,大大的么么么哒~

 

大家看文愉快(点图片链接)~~~<a href=" https://wx3.sinaimg.cn/mw690/007xBnO3ly1g92bh6z29nj30pjcmtkjm.jpg" target="_blank"><strong>师尊真的生气了(下)</strong></a >

鱼骨头

【二哈*白猫师尊】师尊是真的生气了!(上篇)

写在正文前:

前两世师尊吃醋最常见的表现就是生气,天问伺候二狗子或者干脆直接不理他,好不容易长相厮守,二狗子也不舍得晚宁吃醋。但是吧,有时候也不是二狗子的错嘛,那现在的师尊吃醋是个什么样子呢?哈哈哈哈,你信不信,楚晚宁吃醋到主动开车!!!

含私设,尊重原著,楚晚宁*2.0狗子,这里0.5就没有必要出场了,毕竟他的车速除了肉包一般人跟不上。没人写师尊主动文我就只好自己动手了,第一次写文,各位海涵,看个热闹吧。

顺便说一下,晚宁大宝贝是我的!!!!!!!北斗仙尊,晚夜玉衡,真的是淡月梨花,人间妄想!!!


是日清晨,南屏山下。


墨燃醒来发现枕...

写在正文前:

前两世师尊吃醋最常见的表现就是生气,天问伺候二狗子或者干脆直接不理他,好不容易长相厮守,二狗子也不舍得晚宁吃醋。但是吧,有时候也不是二狗子的错嘛,那现在的师尊吃醋是个什么样子呢?哈哈哈哈,你信不信,楚晚宁吃醋到主动开车!!!

含私设,尊重原著,楚晚宁*2.0狗子,这里0.5就没有必要出场了,毕竟他的车速除了肉包一般人跟不上。没人写师尊主动文我就只好自己动手了,第一次写文,各位海涵,看个热闹吧。

顺便说一下,晚宁大宝贝是我的!!!!!!!北斗仙尊,晚夜玉衡,真的是淡月梨花,人间妄想!!!

 

 

是日清晨,南屏山下。

 

墨燃醒来发现枕边的楚晚宁还在熟睡,看着楚晚宁身上星星点点的红痕,大概猜到了昨夜他化身踏仙君的“暴行”,在情事上,踏仙君一贯秉持“操开了就爽了”的原则对楚晚宁鲜有温柔。

 

墨燃心疼地望着他的宝贝,他的挚爱,他的神祇,动情地吻了身下的人儿,薄唇轻触,楚晚宁凤眸微颤,轻哼了一声,软软细碎的声音从楚晚宁喉间溢出,听的墨燃猛地坐起迅速剥离爱人的唇瓣,他怕忍不住再折腾身边软的像猫一样的人儿。

 

起身动作太大,惊醒了还在熟睡的楚晚宁,楚晚宁看着墨燃满脸的失措,有些不明所以。“宝贝,你醒啦,再多睡会,我去给你熬粥。”说着墨燃仔仔细细帮楚晚宁掖了掖被角,便起身朝屋外走去,也许是心虚墨燃竟然忘记了每天的早安吻。

 

楚晚宁心下有些许失落,但他以为墨燃梦到了上辈子那些不开心的事,失落转而变成心疼,此刻也没了睡意,便穿衣起身。

 

墨燃看到白衣披身的楚晚宁,饶是心疼:“傻瓜,你怎么不多睡会?”

 

不问还好,这一问把师尊的起床气都问了出来,把本来还想安慰他的话堵回了心口,楚晚宁直直地看着他,“再叫傻瓜我劈了你!”本来是狠绝的话,从楚晚宁口中道出,墨燃竟然听出了羞涩,哄道:“是,我才是傻瓜,是师尊最爱的傻瓜。”

 

一句话哄的楚晚宁耳尖微红,平缓的语气中带出了些温柔的味道:“早饭完了,我们下山一趟,近日临安城有花灯节,你一直想要去的。”墨燃听到这句话,开心地搂着楚晚宁,在他耳边轻声:“我的师尊最好了。”

 

晨饭毕,二人御剑来到临安城。

 

临近上元节,临安城街两边灯火通明,各类花灯应有尽有,让人目不暇接。墨燃颇有兴致地选着花灯,楚晚宁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墨燃,神色清冷,眼神里却有藏不住的温柔。摊主热情地给墨燃介绍:“公子,您可真有眼光,这款并蒂莲花灯,花开两朵,是谓同心、同根、同福、同生,寓意夫妻恩爱,美满幸福。看公子您年岁尚轻,敢问可有婚配?”墨燃正要答话,却看楚晚宁面色微红,拿出银叶子递给了摊主,轻声道:“就要这个。”说完转身就走,墨燃遂提着花灯快步跟上,只听得身后摊主大声道:“公子,一定和心上人一起放花灯啊!还有,公子你忘拿点花灯的烛火了……”

 

没有听清摊主后面喊了些什么,墨燃拉住走的正急的楚晚宁,十指相扣,笑道:“我什么也没说师尊怎么就害羞了,嗯?”楚晚宁手心微汗,望向墨燃,心下有些虚,声音确是一如往常不着痕迹,“你这张嘴,不说也罢。”

 

没想到在一起这么久了他的师尊还是这么皮薄,看着爱人紧张的模样,大概也明白了为什么薛萌萌说,天大地大没有师尊的面子大。就是这样清冷孤傲被世人奉为神祗的楚晚宁,愿意同他一起受万世唾骂,愿意与他结发,愿意为他剖魂,愿意臣服于他。

 

是啊,人间再好也比不过得一句,楚晚宁喜欢他。

 

想着想着墨燃眼角不禁湿润,提着灯的手紧了紧,另一只手用力一拉,将楚晚宁拉入自己的怀里,双臂环着楚晚宁,在楚晚宁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晚宁,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尽管这三个字墨燃每天都要说,楚晚宁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震得心脏骤跳,双手不自觉地覆上了搂在自己胸前的大手,摩挲着感受来自爱人的温度。

 

长街人来人往,回过神来楚晚宁已经挣脱了墨燃的怀抱,轻声道“你不是要放花灯?”“哦,是啊,那一起?”

 

楚晚宁心里十二分想和墨燃一起放花灯,但是话到嘴边确是一句“你去吧。”说完衣袖下的手有些微颤,罢了,到底还是玉衡长老。

 

“卖花灯的人说……”墨燃悻悻道,转而想到师尊素来不喜这些,便没再勉强,说道:“师尊等会我呀。”说完踏着青石板来到溪水边,刚蹲下去发现刚才走的太急忘了买点灯的烛火。

 

墨燃起身望向旁边正在放花灯许愿的姑娘,径直走去,“姑娘,能不能借你的烛火一用?”明明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句话,姑娘转过头看着墨燃,怔了一下,瞬间低下头,满脸红晕,似是又想到了什么,转而抬起头望向墨燃,仅是一眼,楚晚宁从那眼神里看到了像光亮一样的东西闪过,那光刺得楚晚宁心下一沉,面色更加清冷。

 

“给。”姑娘轻声道,墨燃接过烛火道了个谢就去点灯,墨燃托着并蒂花灯,闭上眼满心虔诚地默许着愿,“一愿晚宁世世安康,平安喜乐。二愿海棠依旧,余生与卿长相依。”

 

姑娘满眼羞怯地注视着墨燃放完花灯,而此刻的楚晚宁面色冷峻眼神冷冽看着这一切,如果姑娘现下抬一下头,大概就不会说出接下来的话,“公子,你……你……你可有心上人……”,墨燃被问的一怔,刚要回答,就看姑娘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锦囊,说:“公子,刚才我许愿若是睁眼遇到如意郎君,便将锦囊相赠,这锦囊是我及笄之时所绣,还请公子莫要嫌弃…”说完娇羞地埋下了头。墨燃怔了片刻,没有伸手去接锦囊,想要解释些什么,就听楚晚宁用冷的不能再冷的语调沉道:“既已放完花灯,还不走么?”墨燃心下一揪,断不能让他的晚宁误会,也顾不上礼数,撇下姑娘直奔楚晚宁,边走边喊:“娘子莫急,我这就来。”留姑娘一人满脸愕然。

 

楚晚宁脸上没有表情,耳尖确是如滴血泛红,也不理墨燃。墨燃跟了上去,有心想撩楚晚宁,“看吧,你夫君还是挺吃香的,要把我看牢了哟。”话音落下,楚晚宁突然停下脚步,惹得跟在身后的墨燃一阵踉跄。楚晚宁转身望着墨燃,心头一酸,想要说的话全部哽咽住,半晌,说了句“不想天问伺候就闭嘴。”

 

墨燃知道师尊真的吃醋了,也不敢多言。一路上二人无话,回到南屏山。

咎年
上一页的紫色颜料印到师尊脸上了...

上一页的紫色颜料印到师尊脸上了
我还把师尊画胖了QAQ
眉目并不凌厉的师尊,失去了威严和美貌
ಥ_ಥ我太菜了
红色的是海棠花(大概)

上一页的紫色颜料印到师尊脸上了
我还把师尊画胖了QAQ
眉目并不凌厉的师尊,失去了威严和美貌
ಥ_ಥ我太菜了
红色的是海棠花(大概)

朝遗

【燃晚】墨燃叫你如何反向顺白猫师尊的毛

 标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完再取的

感觉好合适

————————————————————————————


“墨燃,面粉不够了,你再拿一点过来。”这是楚晚宁第一次做包子,他有些笨拙地揉搓着面团,抹了一下鼻子,留下了一小团滑稽的面粉白痕在鼻头上,自己却没有发现。


墨燃应声过来,轻轻松松地拿着重重一袋面粉,身姿挺括,一套黑衣劲装显得人腰细腿长,看着挺俊秀。


他来到桌案边,拆开面粉袋子放到楚晚宁面前,担心他是第一次做包子,又舀了一盆水端到埋头揉面的楚晚宁旁边。


“师尊,你真的会做……”墨燃磨磨唧唧开口。


楚晚宁立刻就听懂了他的意思,转头怒目而视,像只炸...

 标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完再取的

感觉好合适

————————————————————————————


“墨燃,面粉不够了,你再拿一点过来。”这是楚晚宁第一次做包子,他有些笨拙地揉搓着面团,抹了一下鼻子,留下了一小团滑稽的面粉白痕在鼻头上,自己却没有发现。


墨燃应声过来,轻轻松松地拿着重重一袋面粉,身姿挺括,一套黑衣劲装显得人腰细腿长,看着挺俊秀。


他来到桌案边,拆开面粉袋子放到楚晚宁面前,担心他是第一次做包子,又舀了一盆水端到埋头揉面的楚晚宁旁边。


“师尊,你真的会做……”墨燃磨磨唧唧开口。


楚晚宁立刻就听懂了他的意思,转头怒目而视,像只炸毛的猫:“我怎么不会?”


方才楚晚宁埋着头和面,现下愤愤抬头盯着墨燃,无意留下来的面粉痕显露无疑。墨燃盯着那一小块痕迹,想笑又有些不敢笑,只能憋出一个奇奇怪怪的滑稽表情,盯着他的鼻子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楚宗师有时候倒真是……像个小傻子似的。


可惜楚宗师并没有发现这一处关窍,看他一笑更是怒不可遏,以为是在笑自己厨艺不佳。


“你笑什——”


墨燃冷不丁伸出手,轻轻在楚晚宁鼻子上抹了一下,擦掉了面粉痕,又把手放到楚晚宁眼前给他看。


“师尊,下次做饭的时候可要小心呀。”  


楚晚宁看着他手指上的面粉,一时气不知该往那里撒,脸上是一片羞愤交加,耳朵尖都憋红了,凤眼狎昵,一片水光潋滟,活像是被谁欺负了似的。


墨燃看着楚晚宁的样子心道不好,这人怎么生起气来也这么好看,这么可爱?

于是乎为了顺顺师尊的毛,墨燃微微低下身,十分讨好地握住了楚晚宁的手,轻轻在敏感的指缝处摩挲了两下,楚晚宁手上还有面粉,这一摸感觉更是明显,两眼乖顺地瞧向楚晚宁,简直就差一个大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了。


“墨微雨!你手还没有洗就来摸!!给我滚去洗手——!!!”


得,玉衡长老彻底毛了。

墨兄,自求多福。


end.

短是真的短,但我写的高兴呀!

雨笠

晚宁:我美么?
傻笠:……
墨燃:关门,放天问~
傻笠:美!很美!!~

晚宁:我美么?
傻笠:……
墨燃:关门,放天问~
傻笠:美!很美!!~

公子寻陌

仙君仙君~
我看了你好久了
你怎么都不理我啊

师尊
你理理我啊

仙君仙君~
我看了你好久了
你怎么都不理我啊

师尊
你理理我啊

宁静欧巴

这组简称晚宁第一世的3个形象场景....

这组简称晚宁第一世的3个形象场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