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娘

6085浏览    204参与
秋雨泪

是普娘啦。
衣服是私设的。

是普娘啦。
衣服是私设的。

珞渊儿
“我会变得和你一样强大吗?”...

“我会变得和你一样强大吗?”

“当然,男孩。”


【是尤利娅和豆丁普爷】

“我会变得和你一样强大吗?”

“当然,男孩。”



【是尤利娅和豆丁普爷】

咸水蒸发
是深夜六十分的题目 [镜像]

是深夜六十分的题目

[镜像]

是深夜六十分的题目

[镜像]

珞渊儿
【未完成】我不适合水彩:D

【未完成】
我不适合水彩:D

【未完成】
我不适合水彩:D

ARAT.

“给我的吗?”

p1露娘 p2普娘

(是再不发就永远不可能发出来的摸鱼×)

“给我的吗?”

p1露娘 p2普娘

(是再不发就永远不可能发出来的摸鱼×)

阿若_Alice
是帅气的普娘!其实有很多小细节...

是帅气的普娘!
其实有很多小细节但是画技限制看不大出来www
很想上色但……上色废qwq

是帅气的普娘!
其实有很多小细节但是画技限制看不大出来www
很想上色但……上色废qwq

小仙籽儿

第一张大头多人人设

人物依次为:英 葡 西 法

                  荷 匈 奥 普

反正是人设就没加阴影(莫打莫打)

2p混乱瓜系图

有很多想说的点和想吐槽的点

比如英妹儿的鬓角小辫子很可爱(痴汉脸)而且这样比较像日/耳/曼奶奶叭

顺带一提这里私设是真·奶奶(中性风美人为吾爱)

普妞的造型好像中二少女,小少爷一脸...

第一张大头多人人设

人物依次为:英 葡 西 法

                  荷 匈 奥 普

反正是人设就没加阴影(莫打莫打)

2p混乱瓜系图

有很多想说的点和想吐槽的点

比如英妹儿的鬓角小辫子很可爱(痴汉脸)而且这样比较像日/耳/曼奶奶叭

顺带一提这里私设是真·奶奶(中性风美人为吾爱)

普妞的造型好像中二少女,小少爷一脸受气

法叔你头抬这么高是想用鼻孔看我们吗

东尼和佩蒂的线稿是复制粘贴的,只是稍微改了改

有人跟我一样觉得这张洪姐很想棕色头发版的小美人鱼爱丽儿吗

开学了啊啊啊啊啊我不想

寒假再见(挥手)永远爱黑塔

纯白的挽歌

【文|西普练笔】香(又名:如何用一个番茄抓住女孩子)(误)

emm事实上我更想正儿八经写一篇独普可是这个脑洞先来的所以我来搞一下

有一点点的露普和露米,注意避雷(其实就两句话)

是失恋普妞和知心空乘安东的小故事

……………………

        这是尤露希安第七次拉住走过她身边的伊斯特万了,为了一小叠纸巾。

        伊斯特万叹口气,从小推车里拿出一包纸巾,放到尤露希安柔软的手心里,想了想又拿起来抽出一张,俯下身抬起她的脸给她擦了擦红肿的眼眶:“行了丫头,别哭了,再哭就要变丑了。”他摸摸尤露希安的头...

emm事实上我更想正儿八经写一篇独普可是这个脑洞先来的所以我来搞一下

有一点点的露普和露米,注意避雷(其实就两句话)

是失恋普妞和知心空乘安东的小故事

……………………

        这是尤露希安第七次拉住走过她身边的伊斯特万了,为了一小叠纸巾。

        伊斯特万叹口气,从小推车里拿出一包纸巾,放到尤露希安柔软的手心里,想了想又拿起来抽出一张,俯下身抬起她的脸给她擦了擦红肿的眼眶:“行了丫头,别哭了,再哭就要变丑了。”他摸摸尤露希安的头发:“还有机会呢,重来一次吧。”

        尤露希安撇撇嘴又抽了一下鼻子,嗓子哑哑地哽咽:“伊斯特万……”她胡乱抹了一下流到下巴尖的泪珠,两片嘴唇撅的老高:“我怎么办啊……伊万他……”

        “他另寻新欢了是不是?”伊斯特万指腹划过她的发梢,捻了捻淡金色的发尾:“没办法,尤露,你们要是真的不合适就没有办法留住他的心了。”

        他抬手看看表,要分发夜宵航空餐了:“这样吧,”他说,“我领你去空乘休息室吧,我找个人陪你聊一聊。”他直起腰向经济舱那一头的一个空乘招招手:“费尔南德斯,来一下,扶这位小姐去洗脸,平复一下。”

        “来了。”那个一头棕色卷发的空乘走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点好闻的芳香,尤露希安走了一下神——男性空乘也会用香水,不过这么特别的味道不是所有人都有的。“是怎么啦,晕机?”

        “唉,是失恋了。”伊斯特万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塞进尤露希安手里,又给她抹了一下脸,拍拍棕发空乘的肩膀:“安慰一下她吧,红眼航班没有什么乘客,夜宵我来发,你去陪陪她。”

……………………

        “这边。”空乘先生拉开门,侧身让尤露希安进去。

        “……谢谢你了。”她坐在沙发上擤了一下鼻子,长长的鬓角刚才洗脸的时候沾了点水,贴在脸颊上,他细心地拨开,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小梳子递给她:“这是埃德尔斯坦小姐的梳子——您认识海德薇莉吧?那您应该也认识副机长小姐。”

        “嗯……是的。”哭得还没有缓过来,尤露希安的声音闷闷的,鼻音有点重,“我们是一起长大的的朋友。”她接过来,擦擦脸又开始梳头:“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俺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名字有点长,叫安东尼奥就好啦。”空乘——哦,是安东尼奥拿纸杯倒了点茶,又加了一点白兰地,放到尤露希安面前,坐到她的对面,“我们聊聊天吧。”

        “有口音啊……是法国人吗?”尤露希安拿起纸杯喝了一口,咳嗽一声,眼睛看看安东尼奥。

        “老家是西班牙哦,口音算是特色吧。”他笑笑,“有机会来玩吧。”

        “……嗯。”尤露希安眨眨眼,眼泪却又开始扑簌簌往下掉。安东尼奥吓一跳,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唉别别别,别哭啊,发生了什么?和我说说吧。”

       “就是……我男朋友——啊,现在是前男友了……他那天拉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妞儿,和我说分手——他那双漂亮的紫眼睛里透露怜悯,好像我才是做错的那一个。”她叹口气,又把脸埋进手掌心,“我能怎么办呢?我从柏林的证券交易所辞职了——或者说是停薪留职,然后把家里有关他的一切都扔了出来,他送我的俄语书全烧掉了,照片都撕掉了,小瓷杯都躺在了垃圾桶里,胡桃夹子也折断了……我就这么冲动地跑出来,连应该去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我下个礼拜就二十七了,前八年全都是他的。今年这个家伙就突然放手了,我还紧拽着他不就显得我傻里傻气了吗?可是……八年感情不是说没有就可以随风而逝的啊。”  她拽了一下毛衣领子,突然又抬头擦脸:“对不起,我失态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您……要不要考虑一下去西班牙度个假放松一下?”安东尼奥慌忙摆手,“俺主业是空乘,副业……嗯,有个小庄园,很漂亮的,能种出很红很甜的番茄哦!还有西班牙一月的太阳,特别温暖,一定要来看看!”他站起身,在小冰箱里左翻右翻,拿出一个番茄:“来,尝尝看,干净的。”

        那对长睫下的湿润眼眸眨着,挠得安东尼奥有点慌神。终于,女孩接过番茄咬了一口。

        她愣了一下,终于明白那种清香是什么了。

        是番茄的味道,是植物的清香,是西班牙一月的太阳的味道,是西班牙裔男生笑容的味道。

        她终于破涕为笑了,拍拍身边的沙发垫,示意脸红的空乘先生坐下,然后轻轻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动,让我靠一下,就一下。”有一点点沙哑的却又甜美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安东尼奥愣了一下,然后脸就和他自己种出来的番茄一个样了。“您……心情好一点了吗?”

       “嗯,我是尤露希安·贝什米特,不要用敬称了,我们现在是朋友了。还有,西班牙度假,我应该是不能去了……”

        “啊……真遗憾……”安东尼奥低头,声音透着失落。

        “……除非你给我当导游。”

        “那能再升级一下吗?”他的嘴角上扬。

        “什么?”

        “男朋友怎么样?”

        “让我考虑一下——看你表现吧。”女孩一甩头,淡金长发糊了安东尼奥一脸。

……………………

        安东尼奥走出来的时候被门外的维蕾娜给吓了一跳,副机长无声无息地站在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开始听了。

        “怎么样?丫头是不是漂亮得俘虏了你的心?”她一开口,又把安东尼奥给说楞了。

        “不用谢,要谢就谢大笨蛋先生伊斯特万。”
……………………
        一周后————
      
        巴塞罗那航空的费尔南德斯先生连着值了一周的班,今天他终于迎来了休假,在一个黎明。
        “的确很漂亮啊——西班牙一月的太阳。”贴满小鸟贴纸的手提箱被塞到了他怀里,紫红色的眼睛在晨阳的光辉里闪烁。
        “你考虑好了?”费尔南德斯先生把那个贴着幼稚贴纸的古董皮箱扛在肩膀上,拖着自己的行李箱,领着贝什米特小姐朝着出口走。
        “本大爷被赶出来了,被伊斯特万和小小姐——我是说维蕾娜,他们要结婚去了,所以我暂时要搬出来住了。而且本大爷把工作辞了,仗着存款多和你的仰慕之情来西班牙度假了,不行吗?”
        “当然可以——俺有个妹妹,你要和她好好相处啊。”
        “那有什么,本大爷还有个醋王弟弟呢,之前和负心汉伊万一直不对头,现在你也要注意一点哦。”
        “恰拉有点小任性小脾气什么的,不过真的很可爱~”
        “咿——妹控。”

      
END

纯白的挽歌

她身处冰冷的棺中【普娘独&后期露→普娘】 1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lof存个档,免得文档挂掉了欲哭无泪。。。

Part 1 生命的礼赞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一切都在慢慢失去价值,生命贬值得最厉害。】

【为了让人命的价值回温,我们要熬过命运的凛冬。】

 

“姐,今天沐恩里根太太自杀了,上吊。”餐桌上两人间沉默的尴尬,今天罕见地由路德维希打破。尤露希安正忙着在煮土豆上撒粗盐,听了这话,他愣了一下,放下盐瓶看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示意他继续说,“她的大女儿被送去前线‘慰问’士兵;唯一的儿子两个半月前在西线被英国人俘虏,生死未卜;最小的女儿不满七岁,染了肺炎,马上就...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在lof存个档,免得文档挂掉了欲哭无泪。。。

Part 1 生命的礼赞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一切都在慢慢失去价值,生命贬值得最厉害。】

【为了让人命的价值回温,我们要熬过命运的凛冬。】

 

“姐,今天沐恩里根太太自杀了,上吊。”餐桌上两人间沉默的尴尬,今天罕见地由路德维希打破。尤露希安正忙着在煮土豆上撒粗盐,听了这话,他愣了一下,放下盐瓶看向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是在示意他继续说,“她的大女儿被送去前线‘慰问’士兵;唯一的儿子两个半月前在西线被英国人俘虏,生死未卜;最小的女儿不满七岁,染了肺炎,马上就要死了。而且她家的孩子们有来自父族的四分之一犹太血统——虽然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也是自杀——她是纯血但是她有亲犹嫌疑,不自杀也活不下去。” 他拿起面包掰了一半,把另一半递给露出难过表情的尤露希安。“真可怜。”

尤露希安接过半块面包,看了一会,又掰下三分之一,又把剩下三分之二放进路德维希盘子里:“吃吧。”她说,“明天我会去看看,能不能弄点好果酱给你补充营养。”

“比起那个,我们上个礼拜才因为‘面包该不该均分’的问题争吵。”十五岁的大男孩一脸严肃地瞪向尤露希安。

“路茨,我改主意了不行么?”尤露希安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他,“你,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今年十五岁,正是抽条发育的开端;而我,你的姐姐,尤露希安·贝什米特,今年二十,已经成年了,不长骨骼也不发育胸部。综上所述,你应该多吃,在食物有限的时候我也应该将我的食物分给你,不论是作为姐姐还是作为监护人;而且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还没有经历战争,比你吃的好得多,我不缺营养。”

“经济萧条和极端通货膨胀比战争更难熬。而且你是一个白化病患者,说出这样的话真的没有任何信服力;你身体很差而且你很瘦。”今天的战斗是路德维希占了上风。

尤露希安拗不过也不想和他拗:“好吧,好吧,”她用叉子叉起那块面包:“这么一块六口吃完,我四你二,行不行?”

“不想,”路德维希眉头拧的更厉害了,“说好的对半分,这块应该全是你的才对。”

“你只比我多吃两口,有什么差别。”

“事实上我比你多吃了四口,也就是这块面包的九分之二。这不公平。”

“听话!不要反驳本小姐!”尤露希安不耐烦了。

“不要!我是十五岁不是五岁!”路德维希大声抗议,却被尤露希安抓住破绽,那一块面包被叉子叉着狠狠塞进路德维希的嘴里。叉子含在嘴里,还有干硬的面包,路德维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表达他的愤怒。

“行了,今天你洗碗。”尤露希安扒完那盘土豆,将最小的那块面包扔进淡汤里泡发然后飞快吃完,就逃离了餐厅,只留路德维希还气鼓鼓地坐在餐桌前用力咀嚼嘴里的干面包。

…………

“不生气了?”尤露希安合上日记本时,薄门板被轻轻敲响。

“我不生姐的气……”门外的路德维希没有底气地小声嘟囔。

“好吧,进来。”尤露希安转过身,意料之中地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的路德维希。“看来你是想和我一起睡,坐床上吧。”她叹口气,挠挠头。

“我想和你多聊一聊。我平时在少年队里,你知道的,在周末,我不和他们一起到镇上玩,但我平时也要住在他们中间。”路德维希走进来把枕头放在床上坐上去,然后又挪了一下,更靠近尤露希安。“他们”指的是党卫军少年团里其他的半大小伙们,那些孩子更暴躁,更忠于元首,更亲近法|西|斯,更厌恶犹太人和残疾人。他们在周末放假的时候会跑到镇上作威作福;而路德维希从不和他们混,他会坐大半天的马车回到边境的这栋房子里,和他的姐姐尤露希安待在一起。

“看来比起性格恶劣的同龄人,你觉得我这样严厉的监护人更好一点咯。”尤露希安看看桌上的马灯,又看看路德维希。“想聊什么?”她问。

“姐姐,你觉得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路德维希嘬喏一会,慢慢开口。

“为什么问这个?”尤露希安没有想到一向理性的无神论者的路德维希有一天也会思考这样的问题,她笑了。

“没什么……今天又有人死了,我有点难过。”路德维希小声说。

“每天都有人死,路茨,因为饥饿和残暴的统治。”尤露希安摸摸他的头,“你是不是担心有一天我也会死?”

“是的,姐姐。”路德维希知道他的姐姐不避讳这样的话题,但是提到死亡,他还是小小打了个寒颤。“种族优化政策会在未来的一天伤害你。”

“不会的,我不会死。”尤露希安沉默了一会,突然微笑起来,“我有身体的残疾,但是我好歹也是贝什米特小姐,是东|普|鲁|士名门贝什米特家的族长,虽然这个家族现在只有我们两人,但是我们还是最优秀的日|耳|曼人,这个事实不可改变。”

她顿了一会,又说道:“大不了我不结婚生孩子,在我身上的白化基因是显性遗传,不能将和我一样的痛苦带给孩子。”她拧灭马灯,“但是你不一样,路茨,你是健康的孩子,你是希望。”

“现在很晚了,该睡觉了。”

路德维希先躺倒,往左挪了一点,靠在墙旁边,尤露希安躺上去,拉过厚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又用绒毯把路德维希裹个严实。

路德维希转过脸看看姐姐,银白的发丝散落在泛黄的枕套上:“姐,你的头发长了。”

“因为这该死的战争,边境城市里的理发馆基本都倒闭了,我又不能自己剪成原来那个长短。”尤露希安愤愤地撇嘴。

“战争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应该存在的。”她最后下了一个定论,然后偏头在路德维希的额头上亲吻:“好了,晚安,男孩,主保佑你做个好梦。”

“晚安,姐姐。”

男孩轻声说,然后缩到虽然有点旧但经常晾晒的好闻的被子里,挨近他的姐姐。

右耳侧传来有力的心跳,他放下心:鲜活的生命,虽然常常板着脸但非常温柔的姐姐,不会就这么死掉的。

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右侧的人沉默了一下,回答:“至少在你长大前我会和你在一起。”

“我会和你一起活下去,路茨。”

 

 

小仙籽儿

[BG]『Everything is blue 』[芋姐弟][非腐]



脑洞即兴产物


来自歌曲Colors-Halsey强推这首歌

哪怕你不看我的文也求你去听这首歌


主芋姐弟,友情线恶友,一句话法♂加♀


失/足/少/女(bushi)设普,律师设法,律师设西

搞不清楚普娘叫什么名字,就用普爷的名字了。


非腐非腐非腐,说三遍。



——————————分割线—————————



“路德维希从没告诉你,关于......他对你的爱,”没有开灯的客厅,夜晚城市的光从帘布透进来,“不过我们都明白,那时真的。”


“当然,当然,弗朗吉......”怀里的孩子睡熟了,谁也不敢大声说话。


“...















脑洞即兴产物


来自歌曲Colors-Halsey强推这首歌

哪怕你不看我的文也求你去听这首歌


主芋姐弟,友情线恶友,一句话法♂加♀


失/足/少/女(bushi)设普,律师设法,律师设西

搞不清楚普娘叫什么名字,就用普爷的名字了。


非腐非腐非腐,说三遍。




——————————分割线—————————




“路德维希从没告诉你,关于......他对你的爱,”没有开灯的客厅,夜晚城市的光从帘布透进来,“不过我们都明白,那时真的。”


“当然,当然,弗朗吉......”怀里的孩子睡熟了,谁也不敢大声说话。


“玛丽亚*,你下个月就要满二十八岁了。”“我们都希望你一切都好......”


“谢谢。我不希望给你们添麻烦.......但我不能失去孩子的抚养权。你们都是律师.....我很坚决。”女人的剪影轻轻摆动,苍白的夜光打在孩子的金色头发上。


沉默。


“如果你想,可以从新开始……我和弗朗吉都会帮你。”安东尼奥把手肘压在膝盖上,摸了摸脸,“即使受过伤害,你还是原来的你。”“最好的你。”弗朗西斯补充道。


“没用的,我现在只有在脑子里充满毒品时才稍稍感到幸福。”基尔伯特摇摇头,声音低沉,然后像是演说家一样清清嗓子,接着说下去,想要一吐为快:


“我和威斯特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妈妈是电视演员。抑郁症。她只有在自己演电视剧时才笑。麻木充满了我那时的全世界。那时候我们不知道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我还是个小女孩时她就开始吸毒了。我们只好带着威斯特躲出去。社区里的其他孩子都欺负我们。十八岁那年我离开了家。半年后妈妈就去世了。一开始在街头卖自己画的明信片,混得还不如乞丐。感谢媒体,我成了艺术家。后来我也认识了你们。威斯特来找我,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那真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早上的晨光倾斜我回想起来都那么可爱。是啊……充满,充满色彩。”


小小的灰色客厅里只有浅浅的啜泣声。毒瘾缠身后被扭曲的有些松弛的侧脸线条现在像坚硬的大理石。啜泣声是直接从喉咙里传来的。


“我很抱歉。”


“谁也不能对过去的事自责。”


“我们都明白。不用说了。染上毒瘾后生活一落千丈。很疯狂。自然的,舆论抛弃了我。曾经的朋友都离开了。”她吸吸鼻子,抬了抬红色的眼睛,看到安东尼奥把视线移到别处,弗朗西斯低头绞着手指。“威斯特想尽办法帮我,可是没有用。威斯特变得越来越消沉,总是抽烟。其实都怪我。但他没有责备我。就在这时,我又怀孕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敢去医院,全家只有威斯特一个人工作,阿奇*又要上学了……


“汉斯*在我肚子里一天天长大,三个月时我经历了一场大出血。所幸没有出事。到七个月的那天......


“那时可怕的一天。回忆里的天空是灰色。我的回忆里到处都是灰色。只有满地的血,红得刺目。有我的也有他的。我哪里都痛。血腥味充满鼻腔。头像是要炸开。是过路的好心人把我们送到了医院。痛醒了,就看见汉斯躺在保温箱里。那么小,皮肤通红。感谢圣母玛丽亚,汉斯活下来了。可是我的威斯特,我的威斯特......”她埋下头,像是拼命压抑着的情感迸发,隐忍着呜咽声。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要是这时去看她的眼睛,一定会担心那赤红的眸子里滴出血来。“在医院就是东窗事发,”她喉结上下动了动,“吸毒的事当然被发现了。他们要把我送到戒毒所。连警察都来了。那时我多无助啊……我就告诉他们,阿奇还在家里呢……最后我联系了你们。这才回了家。阿奇很乖,其他一切都好。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我愿意去相信。就算是为了阿奇和汉斯,还有为了威斯特。他们都是我的好男孩。我才二十八岁。是时候翻开新的一页了……”


像是宣言一样,她说完了最后一个字。眼睛还是鲜红色,流露出希望的光,在灰色的客厅里闪着。她的两个好友,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脸上带着倦意和欣慰的笑容。三人一次站起来,相互拥抱,当然没有忘记抱抱睡熟的汉斯。“别担心了,别忘了还有我们。”安东尼奥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他的笑容总让人想起加利福尼亚海岸的向日葵田。“如果你想,我和梅格可以搬来一起住——梅格是很好的戒毒陪护呢。”弗朗西斯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然后吻了吻基尔伯特脸颊上的泪痕。“这么晚了真对不起......谢谢。”她回了一个苦笑。


夜晚的街道凉风习习。月光拉出两人长长的影子。“东尼啊,我都希望玛丽亚能回到以前人来疯的时候……”“也许她会好起来的,然后......书写新的人生,只要我们都虔诚地祈祷......”安东尼奥画了个十字,轻轻说。




——————————————————————




许多年后,当媒体的聚光灯重新打在复出的天才画家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身上时,她收了收张扬的笑容,谈起自己的过往:“Art is not what I create.what I create is chaos.(我创造的不是艺术,而是混沌)*”她面对镜头,淡淡地微笑,仿佛过去的一切风轻云淡,却又满载苦痛。




END.






*Colors,网易里《colors》中来自网易云音乐用户 @假如我是水冰月月月 的评论: 这首歌是写给英国乐队The 1975的主唱Matty Healy的。翻译翻错了很多。前几句说的是Matty的家庭背景,他有个亲弟弟,妈妈是英国电视名人,有抑郁症,只在自己演的电视剧节目上笑。Matty吸毒,毒瘾很大,Halsey希望他活过28岁。


*因为我妈妈是从事这方面职业的,所以有必要说一声:珍爱生命,远离毒品。文中普娘之所以能成功完全是因为我的爱,我不忍心啊。也希望更多人能有东尼和弗朗这样不离不弃的朋友。


*玛丽亚:条/顿/骑/士/团的全名为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弟/兄/圣/母/骑/士/团所以私设玛丽亚就是普娘的昵称。


*阿奇,汉斯:芋姐弟的两个儿子。


*第一次写文。关于法律和医院这方面知识是硬伤对不起了。真的对不起。而且而且只有一千加(哭)

子优Yoz

是普娘(๑•́ωก̀๑)
完全失去了画女孩子的技能,我哭

是普娘(๑•́ωก̀๑)
完全失去了画女孩子的技能,我哭

我不做面包了
首次板绘是和小鸟一样帅气美丽的...

首次板绘
是和小鸟一样帅气美丽的尤妮娅酱~
(临摹注意,觉得是本家图所以就临摹了,如果不是的话非常抱歉)

首次板绘
是和小鸟一样帅气美丽的尤妮娅酱~
(临摹注意,觉得是本家图所以就临摹了,如果不是的话非常抱歉)

纪祈祈祈

前两p背景都是素材糊上去的
后3p是无背景的(((
人体杀我。卑微(

前两p背景都是素材糊上去的
后3p是无背景的(((
人体杀我。卑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