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洱

5979浏览    5035参与
南星

……

7748无月 笑到我头掉😂

7748无月 笑到我头掉😂


黎麓.
摸个好医生.诶嘿(&acute...

摸个好医生.
诶嘿(´・ω・`)

摸个好医生.
诶嘿(´・ω・`)

听说🍀

孰正孰邪1

       “敢问父亲,孰正孰邪,孰黑孰白?”女子满身是伤的跪在地上坚定的问。

        “你身为蓝氏之人竟然为了一个魔教中人与天下为敌,蓝心儿,你还是我风谷蓝氏的少主吗?”蓝绛天气愤的说。

        “敢问父亲,孰正孰邪,孰黑孰白?”蓝心儿执拗的问。

        “蓝心儿,你非要气死为父不可是吗?”蓝绛天伸出手颤抖...

       “敢问父亲,孰正孰邪,孰黑孰白?”女子满身是伤的跪在地上坚定的问。

        “你身为蓝氏之人竟然为了一个魔教中人与天下为敌,蓝心儿,你还是我风谷蓝氏的少主吗?”蓝绛天气愤的说。

        “敢问父亲,孰正孰邪,孰黑孰白?”蓝心儿执拗的问。

        “蓝心儿,你非要气死为父不可是吗?”蓝绛天伸出手颤抖的指着蓝心儿。(当然是被气的)

        “不敢。”蓝心儿不卑不亢的说。

        “蓝心儿,你可知错?”蓝绛天平复心态问。

         “我没错。”蓝心儿直视蓝绛天说。

         “好,好,好,既如此,从此我风谷蓝氏便再无蓝心儿此人。”蓝绛天笑着说,笑意却不达眼底,让人不寒而栗。

         “多谢父亲成全。”蓝心儿含泪向蓝绛天一拜。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蓝绛天转过头说。

           蓝心儿向蓝绛天行完三拜后便艰难起身,一步步的风谷入口处走去……

         “师傅,您这样师妹会伤心的。您明明就是疼她的,为何要逼她呢?”风谷蓝氏三弟子轩墨不解的问。

        “只有这样才能给天下一个交我,如果有一天……罢了,许是我想多了,总之,这样才能保护她。”蓝绛天忧虑的说。

       “师傅这么做,是因为大师见吗?”轩墨又问。

        “我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却都是情种,且都爱上魔教中人。泽逸的事确是我错了,我已经失去泽逸,不想再失去心儿了。”蓝绛天忧伤的说。

        “师傅,轩墨懂了。”轩墨说。

        蓝绛天负手而立,久久凝望蓝心儿离开的地方……


无色-nightmare

二十五 忘机

  ”  他想见他的父亲,哪怕不是真的。

  其实在他的记忆中,关于父母的映像和记忆都不是很深刻。他只知道他父亲是青蘅君一个出色的宗主,对母亲一往情深的痴情种。从叔父那里听过太多父亲的故事,他好奇他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但是被人抱着有点难为情,蓝忘机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一如既往地板着脸,赫然一副小古板的样子。

  在他想事情的空挡,那名蓝家子弟已经带着他来到了青蘅君身边。

  蓝忘机赶忙抬头看了青蘅君一眼,头束抹额,蓝家校服称的青蘅君仙气飘飘。

  “阿湛。”青蘅君笑了笑从青年手中接过三岁的蓝忘机,“今日可有好好温习功课。”

  “父亲,已经习过了。”蓝忘机奶声奶气的说道。

  “你整天板着个脸也不知...

  ”  他想见他的父亲,哪怕不是真的。

  其实在他的记忆中,关于父母的映像和记忆都不是很深刻。他只知道他父亲是青蘅君一个出色的宗主,对母亲一往情深的痴情种。从叔父那里听过太多父亲的故事,他好奇他的父亲是个怎样的人。

  但是被人抱着有点难为情,蓝忘机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一如既往地板着脸,赫然一副小古板的样子。

  在他想事情的空挡,那名蓝家子弟已经带着他来到了青蘅君身边。

  蓝忘机赶忙抬头看了青蘅君一眼,头束抹额,蓝家校服称的青蘅君仙气飘飘。

  “阿湛。”青蘅君笑了笑从青年手中接过三岁的蓝忘机,“今日可有好好温习功课。”

  “父亲,已经习过了。”蓝忘机奶声奶气的说道。

  “你整天板着个脸也不知道随了谁!”一旁的蓝夫人上前狠狠揉了揉蓝忘机的脸蛋,有点婴儿肥的手感让她欲罢不能。

  “好了,别欺负他。”青蘅君陪笑道。

  蓝夫人嘟了嘟嘴,“曦臣那孩子随了你,忘机怕是随了蓝启仁那个古板。”

  “迂腐,太迂腐了,忘机你听着,娘亲不希望你成那么迂腐的人。”

  说罢蓝夫人又伸手揉了揉蓝忘机的头顶,直到把他的头发直揉到乱糟糟才摆手。

  “哈哈哈哈哈哈,行了,你去叫曦臣过来,不是要送孩子礼物吗?”青蘅君弹了弹蓝夫人的脑门。

  蓝夫人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但也乖乖去叫蓝曦臣去了。

  蓝忘机看着青蘅君没有说话,他确信这是幻境,这一切都是假的。不知道魏婴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得想办法早日破除幻境。

  悠的,蓝忘机想起了晓星尘,莫非晓星尘昏迷是种了幻境,而不是魂魄的问题?

  “父亲,您唤我?”蓝曦臣跟蓝夫人一起回来了。

  “曦臣长大了。”青蘅君放下蓝忘机朝案台走去,“来,忘机曦臣都过来。”蓝曦臣跟蓝忘机都依言上前。

  “礼物。”青蘅君从桌下掏出两个礼物盒分别递给蓝曦臣跟蓝忘机,“打开看看?”

  蓝忘机慢条斯理的拆了礼物,礼物盒里赫然是他那把跟了他很久的忘机琴!蓝忘机愣了愣,伸手抚上琴弦……这是他的忘机琴。

  他向他兄长那边看了一眼,他的礼物也是伴随了他半生的裂冰。

  “蓝家人善以音律攻击,所以乐理也是你们都必修课。你们要好好对他们哦。”青蘅君跟蓝夫人都一脸慈祥看着蓝曦臣跟蓝忘机。

  “他们有名字吗?”蓝曦臣擦了擦他的萧问道。

  “有。”青蘅君笑笑,“我跟你们娘亲商量了很久。”

  “曦臣的萧就叫裂冰,至于忘机的琴……”青蘅君卖了个关子。

  “琴名忘机。”

  “跟弟弟的字一样吗?”

  “是的。”

  ……

  蓝忘机怔愣了一下,心里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谢谢,我很喜欢我的礼物。

     忘机忘机,忘却心机,淡泊清净,忘却世俗烦庸,与世无争。



————————————

忘机忘机,忘却心机,淡泊清净,忘却世俗烦庸,与世无争。

  莫名押韵(手动黑脸)

  11.28日更新

  补更随缘

  本文纯属瞎扯,切勿带入原文


无色-nightmare

二十四 梦

  “师弟愣什么呐?”少年版延灵道人笑着敲了敲晓星尘的脑袋,“再愣我就不等你了哦。”话闭,延灵道人不再牵着晓星尘的手自顾自向前跑去,“快跟上来啊师弟。”

  “师兄……”晓星尘向着延灵道人跑走的方向追去,突然间……光线越来越强,他的师兄消失在了一片白光之中。

  晓星尘的心脏一直在突突突的乱跳着,他突然感到一种窒息的无力感……

  画面再次转变!

  “师弟。”面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冲他俏皮的笑了笑,眸光中净是狡黠。

  晓星尘鼻子呦的一酸,他喃喃到,“师姐……”面前十五六岁的少女便是藏色散人,从对方为长开的面容可以看出这是个美人胚子。师姐稚嫩的面容让晓星尘有片刻恍惚,他抬手想戳戳他师姐的脸……

  但就...

  “师弟愣什么呐?”少年版延灵道人笑着敲了敲晓星尘的脑袋,“再愣我就不等你了哦。”话闭,延灵道人不再牵着晓星尘的手自顾自向前跑去,“快跟上来啊师弟。”

  “师兄……”晓星尘向着延灵道人跑走的方向追去,突然间……光线越来越强,他的师兄消失在了一片白光之中。

  晓星尘的心脏一直在突突突的乱跳着,他突然感到一种窒息的无力感……

  画面再次转变!

  “师弟。”面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冲他俏皮的笑了笑,眸光中净是狡黠。

  晓星尘鼻子呦的一酸,他喃喃到,“师姐……”面前十五六岁的少女便是藏色散人,从对方为长开的面容可以看出这是个美人胚子。师姐稚嫩的面容让晓星尘有片刻恍惚,他抬手想戳戳他师姐的脸……

  但就像是老天爷跟他做对一般,在他的手离他的师姐还有几寸距离时,他的师姐开始消失了……画面再次一转。

  这一次他跌进了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任何东西,这黑暗……压抑的让人害怕。

  ……现实……

  “奇怪。”怎么好像又回到这里了?魏无羡眉头紧锁,莫非……遇见鬼打墙了?!那个鬼会在大中午打墙?吃饱了撑的?

  魏无羡突然感觉头一晕,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起来,就连蓝忘机呼唤他的声音也越来越远……

  晕……眼皮好重……

  ……

  魏无羡再有意识的时候,他非常惊讶的发现他居然回了莲花坞!

  望着跟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莲花坞,魏无羡感觉鼻子一酸……好想哭。

  “阿羡,愣着干什么?快过来一起喝莲藕排骨汤。”

  “阿姐,你管他做什么?他饿了会自己过来吃。”江澄没好气的瞪了魏无羡一眼,非常不满自家姐姐对他太好。“阿澄你……”江厌离无奈的笑笑。

  “阿羡也是你师兄,也是我弟弟啊。”江厌离笑着拍了拍江澄的头。

  “哼!”

  江澄别扭的扭头冷哼一声。

  …………

  魏无羡看着打闹的两姐弟,他觉得自己成为夷陵老祖,江家被灭,不夜天……那些通通都只是梦而已……

  ………………

  “魏婴!”在魏无羡失去意识之后,蓝忘机突然恍惚了一下,待他反应过来,他发现他找不到魏无羡在哪儿了。巨大的恐慌浮上心头,他急急唤了声魏婴却发现自己吐出声音稚嫩无比,他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脚……

  都很小……

  他变成小朋友了?!

  天!变成小朋友了要怎么保护魏婴!

  想起魏婴,蓝忘机才匆忙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这一打量让他直直愣在原地……

  他怎么回云深不知处了……

  还有这手脚……

  “二公子,终于找到你了。原来你这里啊,真是让我找了好一会儿。”一名蓝家子弟打扮的青年抱起蓝忘机。蓝忘机被这一下整懵了,整个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状态。

  “走吧,宗主有礼物要送给两位公子。”

  闻言,蓝忘机心神一动,宗主……是他的父亲吗?现下自己这一副小孩子的模样……蓝忘机不敢想下去了,他有点怕……

  …

  他想见他的父亲,哪怕不是真的。


——————————


无色-nightmare

二十三

  黑袍人为什么想杀灵族祭司跟他没关系,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好。

  “你们太弱了。”尤其是比灵族那些怪物弱太多了。“接下来给你们三个月时间提升自己。尤其是你薛洋!除了降灾尸毒粉嘴炮之外战斗力基本为零!”

  闻言,薛洋的脸黑了黑。

  金光瑶……有点嘚瑟???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黑袍人给了他当头一棒。

  “金光瑶你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别嘚瑟。”

  “要是三个月都没有提升的话,去灵族等于送死,所以你们都给我认真点。”尤其是你薛洋,你死了我要的东西就拿不到了。

  ……

  今天魏无羡很烦躁,因为他的小师叔从那天之后就一直长睡不醒,还极其睡不安稳,时不时眉头紧锁表情痛苦。私心来讲,他不希望晓星尘有...

  黑袍人为什么想杀灵族祭司跟他没关系,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好。

  “你们太弱了。”尤其是比灵族那些怪物弱太多了。“接下来给你们三个月时间提升自己。尤其是你薛洋!除了降灾尸毒粉嘴炮之外战斗力基本为零!”

  闻言,薛洋的脸黑了黑。

  金光瑶……有点嘚瑟???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黑袍人给了他当头一棒。

  “金光瑶你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别嘚瑟。”

  “要是三个月都没有提升的话,去灵族等于送死,所以你们都给我认真点。”尤其是你薛洋,你死了我要的东西就拿不到了。

  ……

  今天魏无羡很烦躁,因为他的小师叔从那天之后就一直长睡不醒,还极其睡不安稳,时不时眉头紧锁表情痛苦。私心来讲,他不希望晓星尘有事,他刚认的小师叔他当然不希望晓星尘有事,何况他还答应了给他讲讲他娘亲在山上的故事呢……

  见状,蓝忘机握住了魏无羡的手。

  蓝忘机的体温从两人交叠的手上传递过来,魏无羡烦躁的情绪瞬间被安抚不少。“蓝二哥哥~”蓝忘机心神一动,显然被魏无羡这声蓝二哥哥撩到了。“魏婴……”他看着魏无羡沉声道。

  魏无羡冲他无赖的笑了笑,吧唧一口咬到了他脸上,蓝忘机脸上留下了清晰可见的口水印,本来冰冷的脸上多了几分**。

  “别闹。”蓝忘机抬手擦了擦脸上的口水,闻言魏无羡也真乖乖听话了,正色道:“小师叔,到底怎么了……”像晓星尘这种碎魂复生现在又出了问题……魏无羡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何况……碎魂复生这件事本身就闻所未闻。

  “……”蓝忘机默了默道,“我听说岭南一带有一位奇人最善解决各种魂魄问题。”这是魏无羡死后,他又招魂无果之后打听到的。

  魏无羡愣了愣,他当然知道蓝忘机心思。半晌,他撒娇道:“蓝二哥哥,你的羡羡回来了。”

  蓝忘机:“……”

  想天天……

  ………………

  梦中……

  晓星尘回到了他在抱山散人门下学艺的时候。他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都是被抱山散人收养的孤儿,在这世上无牵无挂。

  “出剑,要干脆利落。你这是在干什么?绣花吗?大点力!我是没给你们吃饭吗?”

  晓星尘呐呐看着不遗余力吼着一群小豆丁的女人,无意识的呢喃,“师傅……”

  没错,这母老虎一样的女人就是晓星尘的师傅抱山散人,在晓星尘的记忆中师傅只有在指导他们练剑的时候才会这么凶。

  晓星尘勾了勾唇角,他有点想念师傅了……于是他慢慢向抱山散人走去,场景却在他快要触及抱山散人时迅速转变崩塌。晓星尘一愣,竟然生出几分物是人非的悲凉感来……

  下山了就跟师傅没有关系了……

  画面一转,一个比他稍大的男孩牵着他一起狂奔……晓星尘的心猛的一跳……这是他的师兄延灵道人……


——————

文,卡着卡着就出来了

但是依旧短小


无色-nightmare

二十二

  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晓星尘沉沉睡去。

   另一边 —————

    薛洋猛的睁开眼,入目的便是床上的红帐……

     怎么回事……

     我是谁?我在哪儿……

     薛洋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中……

     咔——

     窗户被推开了,黑袍人从窗口翻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金光瑶,“你醒了啊。既然醒了就赶紧走。”

   ...

  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晓星尘沉沉睡去。

   另一边 —————

    薛洋猛的睁开眼,入目的便是床上的红帐……

     怎么回事……

     我是谁?我在哪儿……

     薛洋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中……

     咔——

     窗户被推开了,黑袍人从窗口翻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金光瑶,“你醒了啊。既然醒了就赶紧走。”

    薛洋揉了揉太阳穴,抬头问道,“这是哪?”黑袍人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虽然看不见黑袍人的脸,但薛洋就是感觉到了他一言难尽的目光。

    “你要是不想接客就赶紧走。”

     接…接客?!

      闻言,薛洋嗖的一下从床上翻下来,再迅速翻出窗外。怎么悬崖底下会是青楼啊?

     速度之快,就连黑袍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金光瑶默默打量了一下周遭的环境。

     雕工精良的亭台阁楼,全是名贵花种的花园……比金家还要奢靡装修……这真的是青楼吗?

     ……

     在薛洋一行人无比顺畅的离开月庭(月庭:薛洋口中的青楼)之后……

     有两个人出现在了薛洋醒来时的房间里。

     “真可惜…让他跑了。”说话的男人有着宛若妖精的面容……不,他就是妖精。

      “公子,你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可惜的样子。”

     “不要这样拆穿我。”妖精非常凉薄的笑了笑,“虽然答应了阿月要照顾他…但我也不能限制人家的人身自由是不是?”

      公子!实话实说吧!你就是看月主子太在意他了吃醋了,才把人故意放跑的吧!就连那个披着黑袍的小姑娘也是你故意放进来的。

      “公子,他们似乎以为月庭是青楼。”

      闻言,妖精开心的笑了笑,“没错!是青楼啊。”

       侍从在腹谤道,月庭就只有你一个人,难不成你来接客?下一刻,他就听见这位妖精说道……

     “专门让阿月来嫖我的青楼啊。”

      ……

     妈妈呀!这里有人不要脸的秀恩爱!

     (孩子,去相亲吧!相完亲你也能秀恩爱。)

————————————

      山林——

      “原先我还不能确定……”黑袍人默默看了一眼薛洋,“现在看起来他真的把秘法刻在了你身上。”

      闻言薛洋抬起头,挑眉道:“秘法?”黑袍人没有说话只瞬间闪到薛洋面前,抬起手一股并非灵气也非怨气的力量注入薛洋的眉心。

      在这股奇怪的力量下,一个法阵渐渐现行……

      薛洋一惊,这个法阵有百分之七十跟他救晓星尘时的法阵很像!但又很不一样,两者的力量很不一样。

      “这是……”

       黑袍人收回了手,“如你所见,有人保护了你。”黑袍人双手环在胸前,“别看我,这种法阵我是不会用的,而且……此前我也没见过这种法阵。”权限不够,接触不到秘法,而且……代价太大。

       薛洋沉默了……

       谁这么闲?会救他?

       跟黑袍人待久了,薛洋也是知道一些关于这些法阵的事。法阵来自灵族……这些法阵的使用都要支付一定的代价。从黑袍人口中得知,他似乎一个灵族家族的直系血脉……而黑袍人帮他救晓星尘的条件就是,回到那个家族,帮他拿一样东西。

      一样……能杀死灵族祭司的东西。

      黑袍人为什么想杀灵族祭司跟他没关系,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好。


——————————

灵族副本即将开启

  后期私设巨多

  注意排雷

  11.25日更新奉上

  今日补更随缘(不补更也有可能)


无色-nightmare
又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来了……截...

又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来了……
截个屏

又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来了……
截个屏

无色-nightmare

二十 晓星尘!我放过你了,你还想怎样?!

  以下为回忆——

  “不要这么颓废吗~”黑袍人自顾自倒了一杯水,“晓星尘又不是不能救。”

  一道阴凉的眼神扫过来,黑袍人打了个哆嗦,那目光分明在说“你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真的能救。不过……”

  薛洋似乎有些激动,“不过什么?”

  黑袍人非常嫌弃的撇了一眼薛洋,淡淡道:“不过……救他需要代价。”黑袍人顿了顿继续说到,“那些代价……你付得起吗?”薛洋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黑袍人,他用目光告诉他,他付得起。

  沉默良久……

  “噗嗤!”黑袍人嗤笑一声,“你这算什么?痴情种?还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弥补。”

  “我希望他活着。”别的,都不会再奢求了。“这是我欠他的。”

  “哦?”黑袍人默默转了转...

  以下为回忆——

  “不要这么颓废吗~”黑袍人自顾自倒了一杯水,“晓星尘又不是不能救。”

  一道阴凉的眼神扫过来,黑袍人打了个哆嗦,那目光分明在说“你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真的能救。不过……”

  薛洋似乎有些激动,“不过什么?”

  黑袍人非常嫌弃的撇了一眼薛洋,淡淡道:“不过……救他需要代价。”黑袍人顿了顿继续说到,“那些代价……你付得起吗?”薛洋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黑袍人,他用目光告诉他,他付得起。

  沉默良久……

  “噗嗤!”黑袍人嗤笑一声,“你这算什么?痴情种?还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弥补。”

  “我希望他活着。”别的,都不会再奢求了。“这是我欠他的。”

  “哦?”黑袍人默默转了转眼珠子,当然没人看得见,“我们这位万恶流氓……突然良心发现了啊。”黑袍人没等薛洋答话,自顾自往下说到,“晓星尘,魂魄不全。要救他,唯有以魂补魂。”

  晓星尘现在的魂魄就好比被剪碎的烂布,而要补好这块烂的不成样子的破布……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所以呢?”薛洋淡淡道。“你真的确定了吗?”黑袍人蹦跶到了薛洋身前,再次确定了一遍薛洋的想法,“你知不知道魂魄不全的人要承受怎样痛苦。”

  “呵……不重要……”比起他来……我不重要。

  “唉。”黑袍人摆了摆手,“哼,随你。”

  —————————

  呼,呼……哈!

  不行了……眼睛越来越疼了……是幻术快失效了吗?

  薛洋感觉,有什么湿润的东西……顺着他的脸颊滑下。

  是血啊……

  几日前————————

  “看样子晓星尘魂魄恢复的不错,应该过几日就能醒了。”黑袍人看了看沉睡在棺中的晓星尘道。闻言,薛洋睁开了眼默默看了看晓星尘眼上的白绫,“……”他沉默了片刻道,“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黑袍人不解的望向他,只听见薛洋继续道:“帮我……把眼睛挖给他。”

  “你疯了吧!”黑袍人用力甩开薛洋的手,薛洋疯了……以他目前的身体情况跟他现在的处境来挖眼睛,简直自寻死路!

  “这是我欠他的。”薛洋默默闭上双眼。

  ——————————

  撑不住了……

  “咳!”薛洋又咳了一口血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抹鲜红深深刺痛了晓星尘的双眼。

  他想……他想!

  他想到他身边去。

  两天前——————————————

  “我给你施了咒,在三天之内,让你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黑袍人顿了顿又道,“但,切记咒法失效之后,反噬是平时的三倍以上。”

  薛洋目光闪了闪,脑海中是每日子时都会发作裂魂之疼……三倍吗?

  “知道了。”

  临行前,薛洋来到晓星尘的棺木前轻轻扶了扶他的脸。

  晓星尘,我不欠你的。

  ——————————

  薛洋一个不稳,眼看着就要向地上摔去,一只手下意识扶住了他。

  薛洋抬头,眼前模模糊糊一片,但依稀可以辨认出人形。薛洋这一抬头,也让晓星尘看清了他此时的样子,他看到了薛洋的眼眶深深凹陷下去……“晓星尘?”薛洋不确定的问道。薛洋明显感觉扶住他的手微微一僵,“薛洋。”果然,是晓星尘,他醒了。

  晓星尘这声“薛洋”蕴含了太多情绪了。他想问他……眼睛是怎么回事?他想问他……他为什么会活过来?但又想到眼前这个人是他的仇人……

  “呵……”薛洋冷笑一声,“莫非晓道长是来将我这恶人绳之以法的吗?”

  晓星尘猝不及防对上了薛洋的眼眶,就在同一时间,他看见了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只有法阵发出幽幽的光芒,而薛洋就躺在法阵中央独自蜷缩着身体,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唔耶声还是会从嘴唇溢出……

  法阵中还有一副棺材,棺材里躺的……就是他自己!

  法阵外隐隐约约还有一个人在那儿……这一闪而过画面,晓星尘看的有点不太真切。薛洋急欲甩开晓星尘的手,晓星尘却越攥越紧。

  “你……”晓星尘皱眉。

  “晓星尘!你TM到底想干什么?!”薛洋吼道。

  “莫非晓道长是想来跟我这个恶人同流合污的吗?”薛洋自嘲笑道。晓星尘一噎,我到底在干什么……

  薛洋再次尝试挣脱晓星尘的手,但晓星尘……没有一丝要松开的意思。“晓星尘!我放过你了,你还想怎样!”

  晓星尘手上的力道一松,薛洋挣脱了出去。“呵!”薛洋冷笑。晓星尘的脸上难得的露出茫然无措……我想……

  “我……”

  “晓星尘,眼睛我还你了!你也复活了!我不欠你的。”没等他细细思索,薛洋打断了他的思考……

  上一次在义庄装了八年瞎子的人……这一次真的瞎了啊……




………………

吞刀愉快?


无色-nightmare

十九

  几乎是在薛洋松开金凌的同一瞬间,避尘直击薛洋要害,势要取他性命!薛洋避闪不及被一剑刺中腹部,所幸不是要害。

  好巧不巧,晓星尘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薛洋……

  只见薛洋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无数怨气从他脚底的土地爆开来。天,暗了下来,温暖的微风也在一瞬间化为阴风,寒冷至极!

  ——————回忆的分割线——————

  “既然你真的要去的话……”黑袍人低了低头,“为了避免你去送死,我教你怎么控制你体内的力量吧。”

  “由于时间问题,我现在教你的是那种‘伤人伤己’的损招。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要用了。”

  “如果你真的被逼到走投无路了……就试试用你体内的力量,去激发怨灵的怨气吧。”怨灵...

  几乎是在薛洋松开金凌的同一瞬间,避尘直击薛洋要害,势要取他性命!薛洋避闪不及被一剑刺中腹部,所幸不是要害。

  好巧不巧,晓星尘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薛洋……

  只见薛洋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无数怨气从他脚底的土地爆开来。天,暗了下来,温暖的微风也在一瞬间化为阴风,寒冷至极!

  ——————回忆的分割线——————

  “既然你真的要去的话……”黑袍人低了低头,“为了避免你去送死,我教你怎么控制你体内的力量吧。”

  “由于时间问题,我现在教你的是那种‘伤人伤己’的损招。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要用了。”

  “如果你真的被逼到走投无路了……就试试用你体内的力量,去激发怨灵的怨气吧。”怨灵可是非常好的帮手呐……“……”薛洋皱了皱眉,“我有一个问题。这力量,我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都能控制的。”

  “啊……”黑袍人笑笑道,“这你不用太担心……根据你上次被蓝忘机砍的情况来看……”

  “这力量会在你重伤的情况下出现。”修复你身上……或者魂魄上的伤。黑袍人默默擦了擦灯,“到那个时候,你可以慢慢引导……”

  “目前你控制不了你的力量,但那没有太大关系。”

  “你只需要让力量附着在‘载体’上……”然后怨灵通过载体,汲取‘力量’再慢慢发狂……黑暗中,薛洋琥珀色的眼睛反射着点点光芒……

  由于黑袍人背对着薛洋的关系,薛洋没有看见,在厚大的黑袍之下的人,有着一双神似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高贵的琥珀色。黑袍人勾了勾唇角,眼里尽是凉薄。没办法啊……我们家族世代流传的力量,就是怨鬼最喜欢存在……也是最让怨鬼发狂的存在。

  发狂的怨鬼……会不知节制的吞噬着力量,跟人的意志。

  ——————————现实的分割线————————

  薛洋一口鲜血呕出,反噬来的这么快的吗?

  薛洋感觉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已经被搅和在一起,全身的筋骨都已经被打碎了一样疼。然而……灵魂上疼比身体上的还要难以忍耐。

      很疼啊……

      蓝忘机被突然冒出来的怨灵弄愣了一下,随即避尘入鞘,手上换成了忘机琴。

     筝——

      蓝白色的光芒随琴音溢出,一时之间,怨灵竟丝毫近不了身。蓝忘机也不恋战,默默来到了魏无羡身边护住了他跟金凌。

      天大地大,媳妇最大。(皮一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悬崖刮起了黑色风暴,风暴渐渐吞没了周遭的一切。众人视线受到阻碍,连身边三米左右的人都看不清,更不要说上前捉拿薛洋了。

     风暴中心的薛洋强忍着灵魂被撕裂的痛苦站了起来,目光狠绝。速战速决!

     借着风暴和怨灵的干扰,薛洋潜进了世家子弟中,手起剑落,没有丝毫犹豫。

     人在未知的情况下容易恐慌,尤其是这样怨灵肆虐,身边的伙伴又在悄无声息间……了无生息的情况下更加,惶恐不安。

“大家不要乱!靠拢!不要让奇怪的东西混进来!”几名领头人出声提醒到,但是……晚了,情况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在蔓延,人性最阴暗的一面在苏醒。

     晓星尘皱了皱眉,他们看不见风暴中一切,但是……他看得见,他清楚的看见薛洋是如何手段残忍的杀害了那些世家子弟!

    

      …………

写的我尴尬症又犯了


无色-nightmare

十八

  疼?!

  这是晓星尘现在唯一感觉,随即他愣了愣,他不是死了吗?

     还未来得及细细思索他为什么复生这件事,眼睛就传来一阵刺痛,模模糊糊的画面出现在眼前,晓星尘一惊。怎么回事……

    待疼感平息之后,眼前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他似乎在某个义庄里,这房间就只有一个棺材,用来放他了,眼前的画面让晓星尘不经怀疑他是不是在做梦……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光明了,绕是经历过生死,他现在依旧有种想哭的冲动,这光明于他……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而这一切……皆因薛洋。

  薛洋……

  想到薛洋,晓星尘迅速翻身坐起,头也不回直接跑了出去...

  疼?!

  这是晓星尘现在唯一感觉,随即他愣了愣,他不是死了吗?

     还未来得及细细思索他为什么复生这件事,眼睛就传来一阵刺痛,模模糊糊的画面出现在眼前,晓星尘一惊。怎么回事……

    待疼感平息之后,眼前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起来,他似乎在某个义庄里,这房间就只有一个棺材,用来放他了,眼前的画面让晓星尘不经怀疑他是不是在做梦……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光明了,绕是经历过生死,他现在依旧有种想哭的冲动,这光明于他……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而这一切……皆因薛洋。

  薛洋……

  想到薛洋,晓星尘迅速翻身坐起,头也不回直接跑了出去,刚出房门却又愣在原地,他不知道薛洋在哪……

………………………………

  “呼…呼……哈!”

  薛洋大口大口喘着气,从心脉上传来的阵阵绞痛告诉他,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薛洋……”金光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自嘲的笑笑,“没想到,我与薛公子做了那‘不是同年同日生’‘但同年同日死’的兄弟。”

     而金凌……在逃亡过程中,因为太吵的原因,被薛洋敲晕了,醒了就继续敲晕。

  “咋了,小矮子,嫌弃你薛爷爷?”薛洋非常嫌弃的扫了他一眼。一声鹰鸣从崖底传上来,薛洋的眼睛眯了眯,“谁说你会死?”

  就在蓝忘机提剑上前那一刻,薛洋扯过金凌,并把金光瑶推下悬崖。金光瑶眸子满是错愕,不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被黑袍人牢牢接住。

  前来捉拿金光瑶和薛洋的人中,已经有人拉起弓箭准备把金光瑶打下来。“都不许动!”薛洋把降灾重重压在金凌脖子上,一道血痕清晰可见。

  薛洋话音刚落,江澄就一掌拍向那个拉弓的人,“没看见金凌在他手上吗?!”江澄现在显然十分暴躁。

  “你们放小矮子走。”薛洋目光中满是阴鹫,江澄蓝忘机蓝曦臣皆是挥手示意他们放下弓箭。

  “薛洋……”金光瑶一愣,那你呢……

  “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薛洋吼到,金光瑶,我TM唯一一次舍己为人你还不珍惜……

————————

   晓星尘咬了咬牙,向着某一个方向飞奔而来。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告诉他,薛洋在那!

——————————

  “这就走~”黑袍人又非常欠扁开口破坏气氛。

  默默注视着苍鹰飞远,同时……薛洋只觉得心脉绞痛越来越厉害了……

  ————————————

  “就丢下他一个人在那吗?”

  “怎么?无恶不作的敛芳尊也想去舍己为人吗?”黑袍人轻蔑的笑道。

  “没问题的……”黑袍人像是说给自己听得一样喃喃自语,“他会回来的。”我把如何激发力量的方法交给他了……会没问题的…对吧?

  ————————————

     等到彻底看不见金光瑶跟黑袍人之后,薛洋一把丢开碍事的金凌,身形如鬼魅一般杀入了人群中。

      魏无羡第一时间闪身来到了金凌探了探金凌的鼻息……

      “呼……”还好…只是晕了。


……………………

懒癌作者转性在线更文


无色-nightmare

十七

 ……

  “这一次你要是不去救他……那你这位恶友,可就凶多吉少了啊……” 

   ……

    “薛洋?”金光瑶有些不确定的试探道。

  “怎么?几年不见,不认识你薛爷爷我了。”薛洋挑眉,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薛洋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是两世以来,他第一次在被他“清理门户”之后见到他。

  薛洋此前被蓝忘机斩下的断臂已经重新接上去了,整个人看起来跟以前差不多,但金光瑶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薛洋。”蓝忘机冷冰冰开口,“你没死。”

     ...

 ……

  “这一次你要是不去救他……那你这位恶友,可就凶多吉少了啊……” 

   ……

    “薛洋?”金光瑶有些不确定的试探道。

  “怎么?几年不见,不认识你薛爷爷我了。”薛洋挑眉,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薛洋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是两世以来,他第一次在被他“清理门户”之后见到他。

  薛洋此前被蓝忘机斩下的断臂已经重新接上去了,整个人看起来跟以前差不多,但金光瑶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薛洋。”蓝忘机冷冰冰开口,“你没死。”

      “哦?这不是魏前辈跟蓝忘机吗?没死,当然没死,多谢前辈‘手下留情’。”薛洋是个记仇的人,他记着呢,蓝忘机的那一剑。

       “薛洋,好巧,你也来了,来了别走了。”魏无羡声音刚落,温宁便向薛洋金光瑶扑去,薛洋和金光瑶分别往两边一闪避开了温宁的攻击,即使躲闪的时候金光瑶也没有丝毫松开了金凌,温宁等人因为顾及金凌经常是被金光瑶牵着鼻子走。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这里还有金光瑶的克星——聂明玦。聂明玦,金光瑶最怕的人。

       聂明玦突然发起狂来先金光瑶扑去,金光瑶直直僵在了原地。所有人的心几乎都跳到了嗓子眼,薛洋是因为担心金光瑶,其他人……自然是因为金凌还在金光瑶手上。

       蓝忘机顾不得与薛洋缠斗,闪身来到金光瑶身侧拦下了聂明玦与之斗了起来。另一边,薛洋被温宁死死拖住,眼看着魏无羡就要驱使更多凶尸来助阵……

       蓝忘机却被赤峰尊一掌拍出血来,魏无羡也顾不得薛洋,急唤温宁与蓝忘机联手压下赤峰尊。

……

“你真要去?要知道……你身体现在可经不起你折腾。”

“去。”薛洋冷冷撇了眼黑袍人,“我自己去,你在这里看好晓星尘,他不能出事。”

“这么紧张?”黑袍人语气兴味,“不出意外的话……晓星尘应该这几天就会复活了。”

啧啧啧啧,可怜的人啊……

……

    也就是这一瞬间,薛洋咬牙,“走!”薛洋拽起金光瑶直接飞掠而去,连同金凌也一起被带走了。

     勉强将赤峰尊压下众人神色各异,其中江澄魏无羡是明显的担心,蓝忘机……一如既往面瘫,蓝曦臣忧心忡忡显然没有从金光瑶做那些事里缓过劲来,聂怀桑一脸冰冷,一双眸子里满是阴鹫。他布局了十三年!却在快要报仇雪恨的那一天被截胡了?!还是被一个地痞流氓!薛洋是吧……我记住了

   如果金凌有什么事,他怎么向师姐交代,还有金子轩……他欠他们的已经够多了,金凌,他必须救下来!“追!”魏无羡咬牙,绝对不能让金凌落在薛洋那厮手里……薛洋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疯子。

     …………

    薛洋跟金光瑶一刻不停的跑了两天后,何况还带着金凌,体力渐渐跟不上了,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薛洋跟金光瑶慌不择路的被逼上了悬崖。


…………

emmm……

写的我自己心情复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