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普独

98682浏览    677参与
H&P
我又来翻译了,这次是这本,链接...

我又来翻译了,这次是这本,链接发评论区里。依旧是很烂的翻译

我又来翻译了,这次是这本,链接发评论区里。依旧是很烂的翻译

Teilchen

贝什米特家的开学季【常异色芋兄弟,非国设】

※开学季要来了,各位作业写完了吗?反正我没写完

※神奇脑洞,垃圾文笔,ooc警告

※我也想要亲兄弟催我写作业给我做松饼x

※私设众多,私心年龄大小为尼可>基尔>爱茨>路茨,私心普独

※尼可拉斯大家长我喜

※我爱贝什米特一辈子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请↓↓↓↓↓↓↓↓↓↓













从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基尔伯特还以为今天也会是快乐的一天。

直到他看到了日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凌晨惨案。

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是被害者【?】的弟弟,路德维希。

"哥哥你怎么了?!"

推开门...

※开学季要来了,各位作业写完了吗?反正我没写完

※神奇脑洞,垃圾文笔,ooc警告

※我也想要亲兄弟催我写作业给我做松饼x

※私设众多,私心年龄大小为尼可>基尔>爱茨>路茨,私心普独

※尼可拉斯大家长我喜

※我爱贝什米特一辈子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请↓↓↓↓↓↓↓↓↓↓













从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基尔伯特还以为今天也会是快乐的一天。

直到他看到了日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凌晨惨案。

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是被害者【?】的弟弟,路德维希。

"哥哥你怎么了?!"

推开门,路德维希就看到自家哥哥裹着被子在床上来回翻滚。

"………哥哥?"

路德维希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开错了门。

"路茨…………告诉我今天是几号。"

基尔伯特严肃的声音从被子团里传了出来,

"15号,哥哥,离开学还有十天。"

然后路德维希就听到了一声悲鸣,接着又是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第二次惨叫吸引来的第二位目击者是当事人的堂兄弟,尼可拉斯。

"基尔伯特,你怎么回事,大早上的鬼吼鬼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还活着?"

皱了皱眉,尼可拉斯示意路德维希让开,伸一把将被子掀了。

基尔伯特抱着头,沮丧的看着他们。

"本大爷作业还没写完啦………!!!"

尼可拉斯和路德维希对视一眼。

"多大的事啊,莫名其妙。"

"哥哥真是的………总是让别人白担心一场。"

基尔伯特又一次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你们怎么能这样啊!!!!"

当爱因斯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进基尔伯特的房间的时候,路德维希正在安抚心灵受到严重创伤的兄长。

"你们…………早上都挺闲啊。"

"早安,爱茨,今天起的这么早,该不会是被基尔伯特吵醒了吧。"

尼可拉斯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笑着提出了要把基尔伯特的惨叫录成闹铃给弟弟当礼物的建议。

这个建议不到三秒便被爱因斯掐死在了摇篮里。

"哥哥作业还没有写完,马上就要开学了啊。"

路德维希一句话总结了惨案经过。

爱因斯刚从深度睡眠中强制清醒过来,连反应力都有点迟钝。

"嘁………不就是作业有什么大不了………等等,要开学了?"

尼可拉斯看着弟弟的反应,强忍着笑意,好心提醒道。

"是啊,说起来爱茨的作业也没有写完,不是吗?"

兄长明摆着就是要看自己笑话的样子。

爱因斯想了想,决定接着回去睡。

作业什么的与老子有什么关系,但睡觉是大事。

于是爱因斯把这个想法体现在了行动上,转身想出房门。

尼可拉斯看见弟弟对死刑的到来无动于衷,表示无奈。

一把拉住爱因斯的手腕,把他向后一扯,拉进怀里。

"行吧,爱茨,就算你自己不在意,作为兄长我可不想看到你到开学前一天晚上熬夜补作业的样子。"

然后遭到了弟弟的无情拆穿。

"………去你大爷的,你肯定很想看。"

爱因斯也懒的想别的,在哪儿睡不是睡,就算是在这个老混蛋怀里也一样。

于是他就靠着尼可拉斯的肩膀睡着了。

尼可拉斯揉了揉弟弟的脑袋,轻声问旁边已经被忽视许久的两位。

"所以,你们讨论出解决方案了吗?"

基尔伯特被弟弟做了各种思想工作,又是小甜饼诱惑又是讲道理,早已经彻底醒悟了。

"决定了!我现在就去写作业!"

路德维希松了口气,总算是把兄长引向了正道【?】。

尼可拉斯还想说些什么讽刺一下他,但低头看到肩头睡的迷迷糊糊的弟弟,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也不想去管他们了。

"那就这样,基尔伯特的作业就交给路茨了,爱茨就交给我,务必在开学前把作业全部结束,听明白了吗?"

既然大家长已经发了话,没人再有异议。

"那还不快去行动?等着我赶你们吗?"

 


 

"哥哥,你还有哪些作业没有写,先列张清单吧,这样可以更清楚一些。"

路德维希把兄长按在书桌前,将作业从他的包里翻了出来。

"嗯………啊………大概不多了吧。"

基尔伯特的含糊其辞在路德维希看来已经习以为常了。

等到仔细检查完所有作业,路德维希认真的列出了一张清单。

"哥哥,我看了一下,你把物理,数学,化学写完了,这值得肯定,但你的英语,语法还有历史,地理一个字都没动,所以要赶紧趁现在开始补了。"

听着弟弟语重心长的叮嘱自己,基尔伯特作为兄长的自尊都快挂不住了。

"路茨………我错了………"

"哥哥没必要道歉啊,因为哥哥什么都没做错。"

伸头在他脸颊上仓促的落下一吻,像是在安抚,又像是在催促。

"……算作一点鼓励,好好写吧。"

害羞的鼓励者连兄长的脸都不敢去看了,推开门便"落荒而逃"。

而基尔伯特像是被弟弟的吻治愈了,暗自吹捧了一下自家弟弟的可爱,拿起笔开始奋笔疾书。

 


 

尼可拉斯半拖半拉的将弟弟搬回房间,把人放在床上,欺身而上。

"爱茨,快起来,起来做作业。"

拍拍弟弟的脸,尼可拉斯很满意的看到爱因斯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

"起床了,爱茨,再不起来就取消你的点心。"

"你敢?!"

爱因斯一拳打向尼可拉斯的左脸颊,却被眼疾手快的兄长稳稳的挡下了。

"行了,小兔崽子,我现在跟你客客气气的是因为你没睡醒的样子还算可爱,再不起来老子今天就让你绕柏林跑三圈还要大喊兄长万岁………"

尼可拉斯低下头,和不情不愿的弟弟交换了一个吻。

"………再让你在心甘情愿的叫哥哥。"

"………你就是个疯子。"

爱因斯嘟囔着,一把推开兄长,揉了揉睡得发痛的脑袋。

"别忘记了作业,亲爱的爱茨。"

尼可拉斯笑得肆无忌惮,出了房间留弟弟独自懊恼去了。


中午,路德维希准时的将午餐端上餐桌。

"尼可哥,该吃饭了。"

尼可拉斯的目光从手中的报纸上移开,走到餐桌边。

"今天不是轮到基尔伯特做饭吗?"

"哥哥在写作业啊,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摆好餐具,路德维希在围裙上擦了擦手。

"也对,不知不觉他们都写了一上午了,叫他们一起下来吃饭吧。"

"好。"

 


"路茨!!写作业写的本大爷脑袋好疼………"

坐在餐桌前,基尔伯特拉着弟弟的胳膊大倒苦水。

"哥哥辛苦了,所以今天给哥哥准备了松饼和甜甜圈。"

路德维希当然知道该怎么安抚兄长,轻轻替他按着太阳穴,俯身在他额前落下一吻。

"路茨你太好了!快来给哥哥抱抱唔唔唔【被捂嘴】………"

"哥哥,先吃饭再说。"

爱因斯伸手扯了扯路德维希的袖子。

"路茨,我也要松饼。"

路德维希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也有他的份。

"在吃松饼之前,爱茨,说说你写了多少作业?"

尼可拉斯咬着叉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弟弟。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别忘了我会检查的,如果你没有认真完成的话,爱茨,你知道会有什么惩罚。"

爱因斯瞪了他一眼。

"吃你的饭去,小心噎死你。"

"行吧,那就吃饭吧。"

尼可拉斯的心情又好了不少。

自己的弟弟果然很可爱啊。

 


在尼可拉斯和路德维希的不懈努力下,爱因斯和基尔伯特两位同学终于赶在开学日来临之际完成了作业,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吃纸

原来奥普独这三只这么萌!!“快乐”的中欧家庭~~

想知道这三个人的组合应该叫什么🤔

p9附赠中欧全家~~
👀👀啊对,还差一个宝贝就300fo了欢迎点图~~

tag打得比较多,注意避雷

原来奥普独这三只这么萌!!“快乐”的中欧家庭~~

想知道这三个人的组合应该叫什么🤔

p9附赠中欧全家~~
👀👀啊对,还差一个宝贝就300fo了欢迎点图~~

tag打得比较多,注意避雷

吃纸

爽摸——芋组的不良!


bb一下:👌🏻的手势在德国并不是ok的意思/很rude 🌝🌝



爽摸——芋组的不良!


bb一下:👌🏻的手势在德国并不是ok的意思/很rude 🌝🌝



东不麓

红街

●是基尔伯特○是路德维希

写的戏的对白。是太久没有路德维希的产物。


○—

基尔伯特早些年总喜欢泡在红灯区。每天晚上直到街口灯一盏一盏熄灭完了才能听见锁开的声音。他动作很轻,生怕把我吵醒。我一般选择在他进浴室的时间里猜测他今天带回来的早餐是什么口味的面包,然后在他踮手踮脚进入我房间给我晚安吻的时候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是按时睡觉的乖孩子。


我并不排斥那些穿着红色束腰裙站在街口吃烟的女人,实际上在国民调查里70%左右的人会觉得与她们交谈可以放松心情感到愉悦,如果她们不是一味的看着客人的钱包的话,调查的概率可能还会上浮3%。


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在这里看见基尔伯特。尽管我无法否认我就是在红灯区...

●是基尔伯特○是路德维希

写的戏的对白。是太久没有路德维希的产物。


○—

基尔伯特早些年总喜欢泡在红灯区。每天晚上直到街口灯一盏一盏熄灭完了才能听见锁开的声音。他动作很轻,生怕把我吵醒。我一般选择在他进浴室的时间里猜测他今天带回来的早餐是什么口味的面包,然后在他踮手踮脚进入我房间给我晚安吻的时候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是按时睡觉的乖孩子。


我并不排斥那些穿着红色束腰裙站在街口吃烟的女人,实际上在国民调查里70%左右的人会觉得与她们交谈可以放松心情感到愉悦,如果她们不是一味的看着客人的钱包的话,调查的概率可能还会上浮3%。


但这并不代表我喜欢在这里看见基尔伯特。尽管我无法否认我就是在红灯区被他捡回来的事实。他只比我年长五岁,可活生生像是我爸,我的日常穿搭到饮食都归他管。这是很不公平的事情,我们是兄弟,可我从来不能在他的事情上多加插手。


这种情况在他成年以后更甚,基尔伯特放弃了离开这里去读大学,口里说的是舍不得红灯区的美妞和能挣到很多小费的工作,但我知道这里面有我的因素,尽管基尔伯特一年365天恨不得天天都在红灯区的脂粉堆里,可他从来不和她们上床。因为基尔伯特,我名义上的哥哥,他喜欢男人。


我并没有因为他是个基佬而觉得有多惊讶或是疏远他,早在我成年之前我就知道我也是那样的人。


还在读书时有时我会因为忘带钥匙而不得不去红灯区找他,穿着高腰裙子站在街口的女人微微抬头看天。隔着巷子都能听见暧昧不清的叫喊声。有时她们会把我喊停住,牵着我的手放到她们胸前。不怎么白皙的皮肤带来的触感并不愉快,隔着一层皮,我听不见她的心。她对着我吐烟,街口的劣质产品有着浓厚的烟油味。手停不住的在我腰上摸着,试图解开皮带扣。


我通常只是拍开她们的手,指指在街内店门口喝酒的基尔伯特,告诉她们我喜欢那个男人。她们会以一种心领神会的眼神朝我点点头侧身给我让开路。


而我走到基尔伯特面前,对着他说“哥,我没带钥匙。”他通常会亲亲我的侧脸将钥匙从口袋里递给我并告诉我明天的早饭他过一会会带回去。


我捏着钥匙站着看了他一会就转身离开。那一年我十六,心里只是盘算着,离成年还有两年。


●—

城市里的夜店酒吧和红灯区完全是俩个地方。红灯区里只有数不尽的罗曼蒂克和等待着和你聊天谈心一整夜的先生小姐。而夜店和酒吧里的罗曼蒂克只有大片大片的消亡,我敢用一根德式香肠打赌,现在在舞台上朝着中年男人抛媚眼的女人十分钟前对着另外一个小年轻说着一心一意,还顺手牵羊开了一瓶好酒。


我对他们的厌恶从来不藏着掖着,但今天情况实属特殊。今天是路德维希的成年礼,我看着和我约好要一起过生日的弟弟被同学拉出去,而我却以为他是要去好好的学同龄人开个聚会。谁知道这小子好的不学,直接往酒吧跑。


我在不知道布满过多少人子孙的沙发坐着等待,嘈杂的空气让人烦闷。顺手点了一杯酒,还没来得及喝,路德维希已经从里面跌跌撞撞走出来。


“嘿,west,看见本大爷是不是很惊讶。我可不记得有教你怎么样烂醉如泥。”他脸上布满酒精作用的红色,头发还被汗水,或是其他什么我不想知道的东西打湿了点,看上去倒是十足诱惑。


他答非所问,“我记得你答应过我你要戒酒,而现在你却端着杯子和我说话。”好狡猾一个小孩,已经学会狡辩和岔开话题了。


“我是大人,而你是小孩。”


“我已经成年了,基尔伯特,你比我大不了多少。”他绝对是喝醉了


“但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小朋友,你懂吗。”


我朝他扬扬杯子,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穿着黑色脱胶高跟鞋的女人走路一拐一扭的,脱衣女郎在舞台上朝着所有猎艳目标抛媚眼。基尔伯特说的对,这个城市的风月场所都不怎么让人感到舒服。


来这里完全是意料之外,一开始只是想要询问同学该如何向自己的暗恋对象表白,却被一窝蜂的人涌到了这里。不知道该不该说幸运,本来今天是约好和基尔伯特一起过的。但其实我并不是很想和他交谈。


我今天十八岁,意味着将要读大学。基尔伯特总喜欢替我做决定,他希望我去首都,而我只想留在这里。


“你留在这里干什么?学我当个混混?本大爷可不相信你会对花柳巷的女人恋恋不忘。”我告诉他我有想要留下来的羁绊,但他给我的回答永远都是标准的兄长答案,这实在是太不公平。


我认为我和他直接需要交流,但他以消极的态度对待,像是将自己头埋在地里掩耳盗铃的鸟。他从来都是一个聪明人,但需要顾虑的事情太多。今晚的事或许能成为一个契机,在又喝下一杯高度酒时我这样想。


酒精作用只是让身体行动迟缓并伴随着脸红的状态,仅仅这样就判断我已经烂醉如泥可不怎么让人感到舒服。我有一种挫败感,来自于现在的我面前的这个人,我的兄长,我的基尔伯特。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他扛着一切。


“我已经成年了,基尔伯特,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我这么告诉他,像是在做试卷那样,用一种严肃的,认真的,语气。


“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小朋友,你懂吗。”但他只是露出了我熟悉的消极对待的笑容,这让我再一次的意识到了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于是在他将酒咽完之前,我低下头,咬上了他的唇。顺手接住了他因为吃惊而滑落的杯子,避免了它粉身碎骨的命运。

●-

他手里的酒杯停了又放,麦克风里传来的是嘶嘶漏风的声音。他说关于爱情这个事情,基尔伯特,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占据哥哥的位置。少年脊背挺的直直的,还在继续生长的骨骼里传达着声音。


我看着他,这个叫路德维希的少年。我的弟弟。没有少年的幼稚也没有喝醉了酒的开玩笑。他就站在这里,一分钟二十六秒前对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他爱我。

我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着奔涌而来,向流水又想饿极了的野兽一样狂奔而来。


这和与小混混打架不一样,也不是在解决一个迷惑小孩子懵懵懂懂的乌鸦写字台的问题。


他说这是爱。我知道这是爱。这是一场关于年龄伦理和固执的棋局。


而其实我在一开头就已经满盘皆输,溺死在蓝色海洋里。


H&P

《l'll kiss you 》第三弹。

《l'll kiss you 》第三弹。

H&P

从外网找到的资源,花了好大劲翻译的,似乎被豆腐团汉化组汉化过,但是我找不到汉化的,就自己翻译了。
不要嫌弃
《 l'll kiss you 》第一弹

从外网找到的资源,花了好大劲翻译的,似乎被豆腐团汉化组汉化过,但是我找不到汉化的,就自己翻译了。
不要嫌弃
《 l'll kiss you 》第一弹

brightside

【普独】我在易北河上歌唱

可以算是无授权的搬运(而且不止搬了一次🌚)原作者名字在最后,但是原文早删了😂

我在微博上问一个存了的人要的(感谢😘)我也不知道原文在哪个网站上发的

原作者出现或侵权可以删(虽然我觉得原作者早就出坑/失踪了)


文太少了😭只能靠陈年老文续命


这篇篇幅还好,不算特别短


⚠️有肉,普独

⚠️繁体


估计屏蔽放链接了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8e9f427c2016f78d359ccbe54728213f

可以算是无授权的搬运(而且不止搬了一次🌚)原作者名字在最后,但是原文早删了😂

我在微博上问一个存了的人要的(感谢😘)我也不知道原文在哪个网站上发的

原作者出现或侵权可以删(虽然我觉得原作者早就出坑/失踪了)


文太少了😭只能靠陈年老文续命


这篇篇幅还好,不算特别短


⚠️有肉,普独

⚠️繁体


估计屏蔽放链接了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8e9f427c2016f78d359ccbe54728213f

体克萨斯·修

那什么的短篇

  00


   @brightside 的点梗


  有些特典的梗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晚回家】


  “基尔伯特,你又买了什么东西回来!”路德维西靠在门框上,语气不爽地问道。


  “……我自己收拾!”基尔伯特抱着一个熊猫的布偶,心虚地笑着回道,“还有下次West你就不用等我回来了,早点睡吧。”


  路德维西瞪了他一眼,说:“如果不是你没带钥匙我也不用大晚上的不睡觉等你回家。”


  “Kesesese~因为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不让我...

  00


   @brightside 的点梗


  有些特典的梗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晚回家】


  “基尔伯特,你又买了什么东西回来!”路德维西靠在门框上,语气不爽地问道。


  “……我自己收拾!”基尔伯特抱着一个熊猫的布偶,心虚地笑着回道,“还有下次West你就不用等我回来了,早点睡吧。”


  路德维西瞪了他一眼,说:“如果不是你没带钥匙我也不用大晚上的不睡觉等你回家。”


  “Kesesese~因为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不让我回家啊!”基尔伯特理直气壮地说,然后把布偶给了路德维西,“熊猫是给West的礼物,呐,和West一样可爱。”


  路德维西接过礼物,侧了侧身子让基尔伯特进去,然后带上了门,喃喃地道:“哪有形容男人可爱的……哥哥真的是……”


  West永远最可爱!基尔伯特笑着想道。


  02【起床】


  在普/鲁/士这个国家灭亡之后,路德维西强烈要求和基尔伯特一起睡,第二天早上起床他不在身边就会发了疯一样在各种地方找他,找到了以后又抱着他要哭不哭的感觉。


  久而久之,基尔伯特就睡到大中午也不起床,有时候还不让路德维西起床。


  有时候……路德维西是真的起不来,为什么?别问,问就是开车。


  03【喝酒】


  德国人爱喝酒,那是人尽皆知,甚至还有专门的持续两周的啤酒节。


  “Kesesesese~干杯!”基尔伯特与安东尼奥用力地碰了一下超大的啤酒杯。


  “呵呵呵~”安东尼奥已经喝酒喝到有一些想吐了,连忙向服务员要了一份香肠。


  路德维西看着哥哥和安东尼奥那“欢乐”的气氛,然后被罗马诺拽了一下袖子。


  “安东尼奥要喝死了,你能不能去救一下他?”罗马诺一脸嫌弃地看向远处努力向自己挥手求救的大哥,说道。


  “啊?倒是没问题。”路德维西披上军服外套,压低帽檐走向那边。


  看到路德维西走过来和罗马诺嫌弃的表情,安东尼奥如获大赦般爬到伊双子旁边向路德维西道谢。


  “丢人。”罗马诺涨红了脸,小声地说道。


  ……


  路德维西坐到安东尼奥的位置上,对基尔伯特有点委屈地说道:“你怎么拉他过来喝酒?我又不是不能喝……”


  在没人注意的地方路德维西特别容易撒娇,只限于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尴尬地说道:“我没带钥匙,如果West也喝醉的话我们就回不去了……”


  “基尔伯特你真的是什么都能忘。”路德维西拿起安东尼奥的杯子正准备喝就发现基尔伯特直愣愣地看着他,“怎么了?”


  “换个杯子。”基尔伯特把自己的杯子给了路德维西,然后自己从旁边拿了个新的杯子灌满啤酒。


  “你怎么这么计较?”路德维西一口闷,然后把钥匙扔给了基尔伯特,“钥匙你拿着,如果我喝醉了你就要把我带回去。”


  “好的好的……”基尔伯特把钥匙塞进口袋,与路德维西碰杯。


  ……


  “West你好重啊……”基尔伯特在狂欢结束以后把路德维西扛回家的时候说道。


  “哥哥……”路德维西喃喃自语道,“哥哥……柏林的墙倒了……”


  基尔伯特脚步顿了一下,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慢慢地走着:“我在。”


  “哥哥……普/鲁/士灭亡了,你不要走……不要和罗/马一样……”路德维西带着哭腔搂紧了基尔伯特的颈部。


  “没走,West你那么重我真的走不动。”基尔伯特笑着说。


  “虽然哥哥你很自大,不拘小节,又总是喜欢惹是生非没事找事……”


  Wset你故意的吧……


  “但是我最喜欢你了。”


  (国家是他们,他们不是国家)


 


 


 


吃纸

之前的霍格沃茨au


非常干练的若独➕小土豆入学➕芋组霍格莫德清晨➕爱丽舍日常



法独都是🦅院,法比独大一届,与基尔是同级(基尔当然是🦁️院)

之前的霍格沃茨au


非常干练的若独➕小土豆入学➕芋组霍格莫德清晨➕爱丽舍日常




法独都是🦅院,法比独大一届,与基尔是同级(基尔当然是🦁️院)

氘
是活动的点粮xx异色普独注意只...

是活动的点粮xx
异色普独注意
只画了草稿但是点粮的太太没有嫌弃我真是太好了(哭)

是活动的点粮xx
异色普独注意
只画了草稿但是点粮的太太没有嫌弃我真是太好了(哭)

氧化气球

我不行我哭爆我瞬间爱上这个太太。
太温柔了……
在子独没有诞生之前普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啊……
小小的,条顿普,真的,很让人心疼
太温柔了…………
就算以前发过也要再发一次😭
我先去哭一会儿。。。

我不行我哭爆我瞬间爱上这个太太。
太温柔了……
在子独没有诞生之前普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啊……
小小的,条顿普,真的,很让人心疼
太温柔了…………
就算以前发过也要再发一次😭
我先去哭一会儿。。。

一辆废车

今日摸,下次更新应该是双独。

今日摸,下次更新应该是双独。

东东哩个武武
印了点挂件参杭州8.3apo,...

印了点挂件参杭州8.3apo,因为东西比较赶所以没来得及做宣传。

把之前公开过的本子印了,但是印场一直不给报价估计参不了apo,八月上旬能到。
所以凡是买了挂件的朋友要是对本子感兴趣,可以凭编号到我的微博或者lof领本子。

【本子只会收取下印时的成本价+邮费。】

印了点挂件参杭州8.3apo,因为东西比较赶所以没来得及做宣传。

把之前公开过的本子印了,但是印场一直不给报价估计参不了apo,八月上旬能到。
所以凡是买了挂件的朋友要是对本子感兴趣,可以凭编号到我的微博或者lof领本子。

【本子只会收取下印时的成本价+邮费。】

您就当我不存在吧

这个大概是和亲友聊出的一辆小车
有人看的话就开始写啦
(怎么可能有人看

这个大概是和亲友聊出的一辆小车
有人看的话就开始写啦
(怎么可能有人看

学步车
八百年前用手指画的2P私设,2...

八百年前用手指画的2P私设,2P普头发稍微短一点,脸上是烧伤疤痕

八百年前用手指画的2P私设,2P普头发稍微短一点,脸上是烧伤疤痕

彼时无忧

万圣节十分开心的基尔和一脸不怎么情愿配合哥哥摆拍的路德

万圣节十分开心的基尔和一脸不怎么情愿配合哥哥摆拍的路德

Error_

两男三狗和一些小事(第十八章)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24545/chapters/46903894


更了。

晚上肚子好饿。

继续征集拌饭酱以及各种好吃的。救救孩子。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124545/chapters/46903894


更了。

晚上肚子好饿。

继续征集拌饭酱以及各种好吃的。救救孩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