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景德镇

Gn吉恩呐xx

第一次画陶瓷
有点控制不好

第一次画陶瓷
有点控制不好

boxi5815

三宝村陶泥作坊:

p1~p2:碾矿石的工具(水车+“锤子”)

p3~p8:从小石块经过和水沉淀等多道工序到成泥

p9:分块

p10:陶泥

三宝村陶泥作坊:

p1~p2:碾矿石的工具(水车+“锤子”)

p3~p8:从小石块经过和水沉淀等多道工序到成泥

p9:分块

p10:陶泥

RANKYUU

迫切的希望有人能找我玩

迫切的希望有人能找我玩

桃子

以前是烫到起泡才知道这水太烫喝不得
现在是抿一口烫到了立刻放下杯子
也不知道这种习惯是好是坏
但凡碰壁便不想再尝试

以前是烫到起泡才知道这水太烫喝不得
现在是抿一口烫到了立刻放下杯子
也不知道这种习惯是好是坏
但凡碰壁便不想再尝试

陶艺工作室阿帆

走进来月宫的仙境,我好像要变成嫦娥仙子的宠物玉兔,HA~HA!

走进来月宫的仙境,我好像要变成嫦娥仙子的宠物玉兔,HA~HA!

陶艺工作室阿帆

散发出来的香味的合欢树中光影的水亭……

散发出来的香味的合欢树中光影的水亭……

熊熊熊汉琪

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说“般若波罗蜜”,如果要加上一个期限 我会说“500年” 。

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说“般若波罗蜜”,如果要加上一个期限 我会说“500年” 。

痞孩

带一顶红色的UFO在头上

带一顶红色的UFO在头上

有鱼

【方王】湖心亭•贰

#古风架空
#病秧子方×道士王,两个都是回形针
#龟速更新

在山上住得久了便对时间没了概念,王杰希只能从身上变薄的道袍和后山开成一片红云的桃林知道自己在这山上又过了一季寒冬。而那位患了怪病的客人也已经在山上住了一年多。

“王大眼,你们观里新来的小道士正摘了桃花往人小姑娘头上戴呢!”方士谦屋里有扇窗子正对着后山,那人正趴在窗台上看看风景,找找乐子。

“贫道竟不知方公子何时有了眼疾,能把乔家的小公子看作姑娘。再者说我们观里的道士又不是和尚,便是看上个姑娘又如何。”王杰希一边回着话,一边将药碗搁在桌上,“喝药。”

相处了一年多,王杰希才知道初见时的那份客气和儒雅全是方士谦装出来唬人的...

#古风架空
#病秧子方×道士王,两个都是回形针
#龟速更新


在山上住得久了便对时间没了概念,王杰希只能从身上变薄的道袍和后山开成一片红云的桃林知道自己在这山上又过了一季寒冬。而那位患了怪病的客人也已经在山上住了一年多。

“王大眼,你们观里新来的小道士正摘了桃花往人小姑娘头上戴呢!”方士谦屋里有扇窗子正对着后山,那人正趴在窗台上看看风景,找找乐子。

“贫道竟不知方公子何时有了眼疾,能把乔家的小公子看作姑娘。再者说我们观里的道士又不是和尚,便是看上个姑娘又如何。”王杰希一边回着话,一边将药碗搁在桌上,“喝药。”

相处了一年多,王杰希才知道初见时的那份客气和儒雅全是方士谦装出来唬人的。自从熟悉了这里,方士谦便原形毕露。全山就属他最闲,平日里打猎钓鱼还不尽兴,非要三天两头地招惹王杰希。不是约人一起满山瞎逛,就是拿着木剑要和人过招。王杰希谅他是个病号,不跟他计较,可他偏偏还嘴上不饶人。同他打趣时便叫他“王大眼”,有事求他时又叫他“小道长”,哪个称呼都叫王杰希不自在。全山最闹腾,又最让王杰希没办法的,当属他方士谦。

“小道长,这药这么苦,就不能端一碟蜜饯来给我盖掉这味道吗?”方士谦趴在窗台上,满脸嫌弃地看着桌上那碗黑漆漆的药汤,没有一点要喝的打算。王杰希满脸真诚地说:“这药不苦。”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方士谦又往窗框上贴了几分,“结果那根本就是碗黄连煎的药!”

“胡说。”王杰希随口胡扯,“那药里根本没放黄连。”

方士谦白了他一眼:“这世上的药我少说也尝了千八百种了,久病成医你懂不懂,一味黄连我还吃不出来?”

久病缠身的滋味王杰希不懂却也知道不会好受,听他一说,多少有些心软。王杰希心说自己不跟这个病秧子计较,转身出门去给方士谦端了碗果脯来。

这让方士谦有些惊讶,毕竟自己多少也是无理取闹,没想到王杰希竟真的答应。方士谦嘴里嚼着果脯,却也不肯闲着:“小道长,我有话问你”

“不喜欢。”王杰希正收拾药碗,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方士谦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撑着脑袋看着王杰希:“可我喜欢男人啊。小道长这么好,真叫在下生出几分好感来了。”

“我不喜欢男人。”

“是吗?”

王杰希收拾好了正打算走,却又听见方士谦开口,话里的内容让他不禁停住了脚步。

只见方士谦仍是撑着脑袋,好整以暇的样子说着不得了的话:“王家长子。祖父乃开国功臣,因战功显赫被重武轻文的先帝封为定国公。父亲官居右丞,功绩卓著。本人十七岁科举中第,连中三元,被传为一时佳话。又与太子私交甚笃。”方士谦抿了一口茶,见人在门口停住了脚步,便继续说道:“如此人生际遇当是别人修几世福报都求不来的。本以为王小公子能顺风顺水地踏入仕途,平步青云,辅佐好友成就一番太平盛世。却不曾想,这王公子竟突然转身出家当了道士。王丞相为此大发雷霆,竟宣称与王公子断绝父子关系。眼看事情再无回转的余地,王公子出家也是出得干脆利落,于是一代英才、贤臣就此遁入深山,销声匿迹。实在叫人为之惋惜不已啊。”

“方公子这番口才,若是寻个茶馆儿说书,定能赚得不少钱。这话本故事也当真是曲折离奇,十分精彩。”王杰希背着身说道,“胡说八道完了?那我走了。”

“别急啊,更精彩的还在后头呢。这王公子出家在别人看来那是莫名其妙,可在下有幸得知了其中缘由,现在便说与你听听如何?”方士谦见王杰希扔下药碗,转过身便一掌袭来,连忙闪身躲过,嘴里的话却也不耽搁:“没人知道那公子之所以出家,是因为家里自作主张替他揽了门亲事。但王公子异于常人,喜好男色,又不愿辜负清清白白的姑娘,不得已向家人坦白。王右丞因此震怒,认为此事实在伤风败俗,违反纲常,有损家族颜面,一怒之下将自己的宝贝长子扫地出门。流落街头的小公子碰巧遇上了一位好心的云游道长,这才就此上山做了道士。”

王杰希将方士谦双手反剪,压在桌子上,却还是没来得及堵上他的嘴,叫他说完了最后一个字。王杰希手里拿着碎瓷片抵在方士谦脖子上,话里却不带半分杀意或是怒气:“你到底是什么人?”

方士谦脸贴在桌面上,眼角觑着那块碎瓷片,生怕王杰希一个手抖给他划个口子放血:“小道长,我不过是一个上山求医的病人,你就这么对待一个病人吗?”

“少装蒜!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

“小道长,古今姓王的这么多,我可没指名道姓地说那王公子是谁。小道长先前还说是话本故事,怎么现在发了火?”方士谦使了个巧劲挣脱了王杰希,翻身将人仰面压在桌上,“道长这几年修道还没修出个平心静气吗?”

就着暧昧的姿势,方士谦的表情和语气却是少有的严肃,王杰希竟莫名其妙懂了他的意思。

自己或许应该学这人一样,看开些。

TBC

台风与玫瑰

她两次在屋子里面给植物浇水,那些植物,就像这个男子,长年在阴暗中没有生气的呼吸着,等待着女孩的滋润。告别的时候,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样子,很容易就联想到那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日后会怀念这个下午,即使你已忘掉我的长相,我的名字。”《情人》

她两次在屋子里面给植物浇水,那些植物,就像这个男子,长年在阴暗中没有生气的呼吸着,等待着女孩的滋润。告别的时候,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样子,很容易就联想到那句话:人生若只如初见。“你日后会怀念这个下午,即使你已忘掉我的长相,我的名字。”《情人》

秦云的小屋
X泥就是贵啊,不过薄确实是真的...

X泥就是贵啊,不过薄确实是真的超级薄的

X泥就是贵啊,不过薄确实是真的超级薄的

Crazyjar

五月二十二號

凌晨兩點,外面起霧了。其實白天的時候很睏,想想第二天還要工作,我熱愛工作,就像我現在愛著你一樣。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孩子,又不想被太多的標籤束縛,不過現在的標籤只是一個“人”而已。想擁有一片海,海在我心中總是美好的,躺在沙灘上可以看著太陽是如何做到把我曬黑的,當然我不會讓你曬黑,我會給你塗好防曬霜,把我的遮陽傘給你。要是再來一頭狗陪我一起曬太陽就更棒了,再來冰的茶或者果汁,不要啤酒也不要汽水,啤酒我不喜歡,汽水喝了會打嗝。這很棒!你我之間可以不用說話,就靜靜地看著海,但我可能忍不住會對你說你真漂亮。真肉麻啊!
不過應該不可能永遠待在海灘上,我還要賺錢,賺過來的錢拿來給你買好東西。我現在沒錢,只能給...

凌晨兩點,外面起霧了。其實白天的時候很睏,想想第二天還要工作,我熱愛工作,就像我現在愛著你一樣。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孩子,又不想被太多的標籤束縛,不過現在的標籤只是一個“人”而已。想擁有一片海,海在我心中總是美好的,躺在沙灘上可以看著太陽是如何做到把我曬黑的,當然我不會讓你曬黑,我會給你塗好防曬霜,把我的遮陽傘給你。要是再來一頭狗陪我一起曬太陽就更棒了,再來冰的茶或者果汁,不要啤酒也不要汽水,啤酒我不喜歡,汽水喝了會打嗝。這很棒!你我之間可以不用說話,就靜靜地看著海,但我可能忍不住會對你說你真漂亮。真肉麻啊!
不過應該不可能永遠待在海灘上,我還要賺錢,賺過來的錢拿來給你買好東西。我現在沒錢,只能給你一個擁抱,但是我會努力!不能是光說不做的努力,那這種牛逼誰都會吹,我不要吹牛逼,我要牛逼!
你已經睡著了,我還在聽歌,以及在這裡寫這些東西,不知道你會不會覺得我無聊。
我也要睡了!下次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