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晴人x你

71浏览    4参与
Pippish-HW

【晴人X你】就是喜欢经常欺负他的你.微R

ooc ✓     

晴人X你 ✓ 

链接走评论♬︎*(๑ºั╰︎╯︎ºั๑)♡︎怎么老是吞我LJ!!!!
https://m.weibo.cn/2154081664/4415492775122660

自从你们回到了本土,之前发生的事情使你们的感情迅速升温,你们确认了关系并且在晴人的软磨硬泡下同居了。 

同居第一天,晴人君表现出了从未在你面前表露过的兴奋,他激动地拉着你参观着你们未来要一起生活的地方。宽阔的大厅,温馨的布局,精致的楼阁,这些都可以看出你们对彼此新生活的向往,对未来的期待。...

ooc ✓     

晴人X你 ✓ 

链接走评论♬︎*(๑ºั╰︎╯︎ºั๑)♡︎怎么老是吞我LJ!!!!
https://m.weibo.cn/2154081664/4415492775122660



自从你们回到了本土,之前发生的事情使你们的感情迅速升温,你们确认了关系并且在晴人的软磨硬泡下同居了。 

同居第一天,晴人君表现出了从未在你面前表露过的兴奋,他激动地拉着你参观着你们未来要一起生活的地方。宽阔的大厅,温馨的布局,精致的楼阁,这些都可以看出你们对彼此新生活的向往,对未来的期待。一切都将有个崭新的开始!

Pippish-HW

少爷与辅导员的二三事

严重ooc √

与剧情严重不符 √

第二人称 √


沉迷晴人无法自拨:世上怎能有如此讨人欢心的小天使?!!!!!


人设:

如月晴人:可以让你随便欺负小天使少爷

你:政木老爷安插在少爷身边的犯傻吉祥物眼线=辅导员

政木:基本没他事儿神圣不可冒犯的老爷

狩木兄(看守员):你的万恶绘本话本子传递使者负责看守少爷,不允许少爷离开庭院



看我短小精湛!!!

01

02


续集会在这继续更新~只是写的不好看而已~

未来肯定可能有“bu’bu”车(绅士笑)车是肯定要坐的,就是文笔忒烂~

严重ooc √

与剧情严重不符 √

第二人称 √


沉迷晴人无法自拨:世上怎能有如此讨人欢心的小天使?!!!!!


人设:

如月晴人:可以让你随便欺负小天使少爷

你:政木老爷安插在少爷身边的犯傻吉祥物眼线=辅导员

政木:基本没他事儿神圣不可冒犯的老爷

狩木兄(看守员):你的万恶绘本话本子传递使者负责看守少爷,不允许少爷离开庭院



看我短小精湛!!!

01

02








续集会在这继续更新~只是写的不好看而已~

未来肯定可能有“bu’bu”车(绅士笑)车是肯定要坐的,就是文笔忒烂~

是个渣渣啊。

【被囚禁的掌心乙女向】晴人x你

家教(应该算吧)x学生


呃…第一次写乙女向的文怪尴尬的。


你拿着差一分及格的考试卷子,心里百感交集,你的心里清楚,晴人是不会发很大脾气的,但你也知道,晴人每天为你补习功课就是为了让你进步,可你还是没有及格,难免会感觉到很愧疚。


不知不觉地你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你第一次开始埋怨时间为什么这么快。


你忐忑地敲了几下门,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了家里。


你看到晴人正在为你做晚饭,晴人看到你回来,放下了手中的活,洗了洗手​走向你,拿下你肩上的书包放到一边,又为你拉开了凳子,扶着你坐下。


“你的老师和我说了你今天的考试情况,虽然没有及格,但是还是有进步的。”​晴人揉了...

家教(应该算吧)x学生


呃…第一次写乙女向的文怪尴尬的。


你拿着差一分及格的考试卷子,心里百感交集,你的心里清楚,晴人是不会发很大脾气的,但你也知道,晴人每天为你补习功课就是为了让你进步,可你还是没有及格,难免会感觉到很愧疚。


不知不觉地你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你第一次开始埋怨时间为什么这么快。


你忐忑地敲了几下门,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了家里。


你看到晴人正在为你做晚饭,晴人看到你回来,放下了手中的活,洗了洗手​走向你,拿下你肩上的书包放到一边,又为你拉开了凳子,扶着你坐下。


“你的老师和我说了你今天的考试情况,虽然没有及格,但是还是有进步的。”​晴人揉了你的头发,温柔的声音让你感到很安心。


“晴,晴人,我我下次一定会及格的!”你抬头满脸坚定的样子对着晴人承诺。晴人看你如此认真的样子,低下头用额头顶着你的额头,轻声说道:“我期待你下一次的考试结果哦。”


你的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晕,就是很奇怪,有晴人在你的身边,你总会感到有很足的安全感,会很安心。


“不过…我辅导你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奖励呢?”晴人笑着横打抱起了你,走进了卧室。


“晴人…?”你也下意识地搂住了晴人的脖子,晴人的动作让你瞬间满脸羞涩。你很小声地叫了晴人一声,不明白晴人说的“奖励”指的是什么。


晴人温柔地吻上了你的唇,温柔的,温柔的,你快要醉死在浑身都充满温柔气息的晴人身上。


“如果下次没有及格的话,我就要收利息咯。”


Luno_噜喏

【掌心】胜却人间无数⑤

❤尽量减少之前啰嗦的抒情了,努力提高叙事水平中。

❤加了一个「晴人刚学会一些简单的中文」的私设。


还未走进洗衣房,就听见里面传出的晴人低低的哼曲声。

我看见晴人正在拿着小刷子细致地刷着鞋子。鞋面的洁白泡沫随着刷动一层叠加一层,累加起一股股洗衣液的香气,弥漫于小小的房间之中。

我忍不住站在门口偷偷地听了一会儿,听出了他哼的是那首《Out Of Nothing At All》,这首裹挟着独属于我们俩的游乐园回忆的曲子。

许是感受到我注视的目光,晴人转过身来,见到了倚在门边的我。

他立马收了声。

“你怎么……”他的脸颊上立马出现了浅浅的红晕,“突然不出声地出现在别人背后

❤尽量减少之前啰嗦的抒情了,努力提高叙事水平中。

❤加了一个「晴人刚学会一些简单的中文」的私设。

 

还未走进洗衣房,就听见里面传出的晴人低低的哼曲声。

我看见晴人正在拿着小刷子细致地刷着鞋子。鞋面的洁白泡沫随着刷动一层叠加一层,累加起一股股洗衣液的香气,弥漫于小小的房间之中。

我忍不住站在门口偷偷地听了一会儿,听出了他哼的是那首《Out Of Nothing At All》,这首裹挟着独属于我们俩的游乐园回忆的曲子。

许是感受到我注视的目光,晴人转过身来,见到了倚在门边的我。

他立马收了声。

“你怎么……”他的脸颊上立马出现了浅浅的红晕,“突然不出声地出现在别人背后可是不对的。”

我最受不了晴人这副“一不小心被抓到”的害羞神情了。当下也不管手上还拿着自己刚换下来的衣服,三步并两步就跑过去从背后抱住晴人的腰身。

我手上一轻,只见晴人拿着我的衣服,放入脸盆之中,又转过身来抱着我。

“唔……好香。”

感到他在嗅着我的头发,倒让我有些不自在:“刚洗过澡,当然香……啊,等等。”

还未来得及阻止,就猝不及防地被晴人在头顶落下了一个吻。

“……”

“刚出浴的你,还真是可爱啊。”

我抬头,看见晴人依旧是素日那种无害的表情,说出的话却无比令人脸红心跳:

“让人真想把你吃掉。”

晴人的磁性的嗓音就在耳畔。他的呼吸才刚拂过脸颊,他的吻却来到了我的脖颈。

“……”

这里是洗衣房啊!而且现在是白天!

我正准备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谁知再次睁眼的时候,看见晴人直起身子,正低着头笑吟吟地看着我。

“你……”

我有些羞恼,“喂,晴人,你倒是给我继续啊”这样的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

“……”

晴人再次抬手,轻轻地顺了顺我的头发。

“快去吹头发,不然会感冒的。”

“……哦。”

 

将头发吹得近乎八分干的时候,我放下电吹风,噪音退去,却听见水声远远地持续传来。

晴人还没洗完吗?我好奇地再次到洗衣房。伴随着哗哗的水声,我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到晴人的身边。

晴人手上的动作没停,却别过脸来对我道:

 “头发干了?”

 “差不多了。”

我看了一眼他手上的衣服。

“咦,等等,那不是我的……?”

“嗯,我帮你洗。”

“啊,那本该是我自己洗的。”

“没关系,反正本来也在洗东西,就顺便一起了。”

“可是……真的没关系吗?”

“当然了。”他转过脸来冲我笑道,“真想蹭蹭你的鼻子——到现在,你还在和我这么见外做什么?”

我也笑起来,伸手就抱住晴人,然后整个人挂在晴人的背后。

“晴人,你真的超——贤——惠——的。”

“我这么贤惠,有没有什么奖励?”

“奖励?嗯……”我歪着头想了一阵,“那你头低一点。”

晴人意会地侧着身弯了些腰,我清楚地看见他的嘴角扬起来。

我收紧抱着晴人的手臂,踮起脚尖,“卟啾”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为你洗一次衣服就换来你主动的亲亲,我实在是赚到了呢。”

他的声音中是藏不住的笑意。

“但是,我还想要一些别的奖励。”

“还不够吗?晴人真贪心呢。”

“谁让你刚刚偷听我唱歌?当然要补偿回来的。”

“嗯?所以你想让我唱歌给你听?”

“如果你愿意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晴人好狡猾……明知你这么说的话,我根本没法拒绝!”

“哈哈。”

那好吧。

不得已妥协的我想了半天唱什么——惯常听纯音乐和外文歌的我,脑中实在没有什么歌单。

又纠结了一会儿,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首多年前流行的、如今我也依旧记得歌词的某首中文歌。——我便随意地拍了板。好,那就它了吧。

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抱着晴人的腰,将头侧靠在他的背上,轻轻地为他唱起来。

“曾在我背包小小夹层里的那个人,陪伴我漂洋过海经过每一段旅程……”

“关了灯依旧在书桌角落的那个人,变成我许多年来纪念爱情的标本……”

贴着晴人后背的脸颊清晰地感知到自己声音传来的轻微振动。我突然很想知道,此刻的晴人有着怎样的感受。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一首歌唱毕,晴人也洗完了衣服,他蹭了蹭被水弄湿的手,随即反握住我抱着他的手臂。

“真是好听呢。”

他转过身,低下头来面对着我。

“从前没听你唱过歌,真是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我脱口道,“以后再对你唱就是了。”

说罢,我立马意识到不对,还没来得及改口,他就抢话道:“这可是你说的。”

“……”

“以后要多对我唱一些歌才可以哦……我可是听不厌呢。”他笑着替我将落下的头发捋到耳后,“诶,你的头发,好像还没干透?”

我漫不经心道:“嗯,不管它,一会儿就干了。”

“那可不行,听说女孩子的长头发不怎么容易干。”

“真的没关系啦,我常常这样。”

他牵起我的手,大有不容置疑的意思:“走吧,我帮你吹头发。”

 

晴人替我梳着头发的手法有些笨拙,似乎是无所适从的模样。他另一只手拿着电吹风,从各个角度地仔细地为我吹着,许是怕我感到烫,不时地变换着位置。

“没关系,你梳得用力一些也可以。”我笑道。

晴人耐心地帮我一下一下地梳着,温暖的声音随着温热的风一同吹入我的耳中。

“我怕你疼。”

直到确认头发干透,晴人才放下了电吹风。

他忽然道:“关于你刚刚唱的那首歌——”

“嗯?”

 “‘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白首’即是白头发的意思吗?”

“对。”

对于晴人很快便将中文掌握得熟练甚至已经能够交流无障碍这件事,我一直是比较惊讶的,虽说他仍对一些不常用的语法或是文绉绉的表达感到不解,但是基本只要我一点拨,他很快就能融会贯通。

“这是卓文君的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意思是说,满心只期望能嫁与一个情意专一的郎君,与他恩爱到白头。”

“诶……”他不知在琢磨着什么,“听起来,真是浪漫呢。”

他仔细地捋着我的发丝,道:“我在想,如今我为你梳着乌黑的头发,直到若干年后,等你满头白发了,我也依然要这样为你梳着。”

“……”

我不语。晴人不经意间道出的情话,真的每每都能说到我的心里最深处。即使他的语句中有时难免有些日式中文的表达,或者是有一些小小的语病,却不妨碍那话里最核心的感性表达,总能准确无误地击中我的心房,一次又一次地填满我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流淌到我心间的每一道沟壑。

 

“但其实……这首诗并不是在一个完美的感情状态下写成的,”我说,“与其说浪漫,倒不如说,充斥着绝望和悲伤的感情。”

“是这样吗?”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我向他解释,“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大抵也曾坚信彼此是一对佳偶天成吧。从前深情期许的爱人,可转眼间感情便掺上了杂质,任谁都悲伤绝望吧。”

晴人坐到了我的面前,认真地盯着我。

“那么,你也是这么认为吗?”

“认为什么?”

“就是诗的第一句,呃,什么来着——大概是说‘爱情应当纯洁无暇’的那句。”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这句吗?”

“嗯。”晴人点了点头。

我想了想,说道:“白雪皑皑,月光皎皎,纯净且纤尘不染。我认为爱情的确应该是这样的。”

我看见晴人似乎松了一口气,便问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咳……”他侧过头,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之前听你说……”

“嗯?”

“你之前说,你又要去当相谈员了……和一个叫‘葵’的男人谈话。”

“是啊。晴人很介意这件事吗?”

他伸手抓住我的双肩,侧回头过来看着我,脸颊上似乎有淡淡的红晕渲染过的痕迹。深邃的蓝眸认真地瞧着我,像是要把我吸进去一样。

“……要是我说介意,你会不会生气?”

“诶?”

晴人的脸更靠近了我一些,晴人的眉头有些有些微皱,他的头稍稍歪着。

“我知道我无权干涉你的工作和你的自由,但是我只要一想到,你可能会用和当时对待我一样的态度和那个男人交谈,给他发讯息,为他东奔西走,为他买食物,甚至,你生活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被他占据……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他蔚蓝色的眼眸专注而认真地锁定着我的双眼,似乎正等待着我的回复。

“抱歉,晴人。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让你这么在意。”

我忍不住轻轻抚摸着他额角与鬓边的棕发。

“唔,如果再当一次相谈员的话,的确是很花时间与精力的一件事呢……其实我也有点担心会不会因此不经意地把你冷落了。况且,我也不希望晴人因为这件事而感到不舒服。”

我对他道:

“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之后我会试试和看守人说,能不能换一个相谈员。若是无法推脱的话,我会让他尽量减少我的工作量。我还是希望,大多的时间,用来陪晴人就好了。”

我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我向你保证,如果不得不做这份工作的话,我给他买的食物,一定不会像为晴人买的那样多,好不好?”

晴人微红的脸上这才浮现了笑意:“还有讯息。”

“好。”我迁就他道,“也不给他发很多讯息。”

晴人的呼吸均匀地抚在我的脸上,他忽地伸手,用力地揽住我的腰。

“这可是你答应过的话,不许忘记。”

晴人的脸贴着我的耳际,轻轻地与我相蹭。他又嗅了一下我鬓边的发,随之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我也会,一直记得你教会我的那句‘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他道。

“我也只需要你这个‘一心人’就足够。愿得你这个一心人,相爱到白首,那么也就此生无憾了。”

 

 

 

 

 

 

❤呜呜呜,最近开始玩葵线的我真的是抱着一种“我不是我没有”的心情……虽然葵很撩,但是目前依然坚挺地在晴人的墙头(说好不爬墙就是不爬墙!)(膨胀!)

❤通篇看下来感觉还是很啰嗦……(叹气)但是就事论事地说,我感觉晴人就像是文中这种【虽然不善表达但是会为你洗衣服为你吹头发承诺一辈子为你梳头】的居家体贴细致的男生(叹气)(描写依然很不到位)(但是就是这种感觉)(爆炸)……然后,文中【为他唱歌】【教他古诗】这样的桥段算是满足一下下自己小小的歪歪惹。

❤刚出浴和晴人在洗衣房的那个桥段,如果不是【她头发还湿透】的状态,猜猜晴人会不会和她【】呢?(兴奋地搓手手)(虽然急刹车了)(但是在这篇里已经写到这种程度了,距离开车还远吗?!)

❤我以为这系列写到第三篇就没了,谁知又有第四篇,第四篇写完了以为结束了,谁知道又有了这篇……(叹气)(所以也许还有下一篇吧)



❤前几篇的传送门:

☞胜却人间无数④||请多对我说一些,关于你的事

☞胜却人间无数③||你是我生命里的盛大烟火一场

☞胜却人间无数②||与你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胜却人间无数①||楔子


【被囚禁的掌心】系列的小糖果盒←戳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