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暑期社园产粮行动

2520浏览    89参与
今天葭岚画画了吗
皮尔森先生,想要就直接说,别偷...

皮尔森先生,想要就直接说,别偷嘛。

赶个末班车,本来有个小条漫想画,但是还是咕咕咕了。(X)最近学会了怎么做gif,就想用上这个技能x 十分粗糙,实在是不好意思。(ಥ_ಥ)


皮尔森先生,想要就直接说,别偷嘛。

赶个末班车,本来有个小条漫想画,但是还是咕咕咕了。(X)最近学会了怎么做gif,就想用上这个技能x 十分粗糙,实在是不好意思。(ಥ_ಥ)


April

社园-迷失

看b站有个太太做的black Jack剧情向真的太有感觉了!!!mv里面是艾玛小姐的另一个人格,所以想写另一面们quq

是刀子!!!

出场为庄园老狗们和他们其中一个的另一面,正常对局无监管,四个人的信任游戏,主社园向,有带些律医。

要是我会画画就好了15551

————————————text——

餐桌上,四人无言。

“明天过后,”艾米丽开了口,“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艾米丽……”艾玛低下头,泪水安静的打在桌子上。

莱利也看着天花板沉默,相处了这么久大家也是有感情的。

“说不定我们都可以……”克利切苦笑道,继而沉默的低下头。

「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

这是一个月前,他们被带到这个庄园时,看到的第一句话。

“我们...

看b站有个太太做的black Jack剧情向真的太有感觉了!!!mv里面是艾玛小姐的另一个人格,所以想写另一面们quq

是刀子!!!

出场为庄园老狗们和他们其中一个的另一面,正常对局无监管,四个人的信任游戏,主社园向,有带些律医。

要是我会画画就好了15551

————————————text——

餐桌上,四人无言。

“明天过后,”艾米丽开了口,“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艾米丽……”艾玛低下头,泪水安静的打在桌子上。

莱利也看着天花板沉默,相处了这么久大家也是有感情的。

“说不定我们都可以……”克利切苦笑道,继而沉默的低下头。

「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

这是一个月前,他们被带到这个庄园时,看到的第一句话。

“我们还不知道游戏规则。”莱利扶了扶眼镜,看着墙上用着醒目的红色写下的那句话。

Only one person can leave.

第二天,没有以往的钟声,晚餐也变得十分丰盛,整个房子里只有他们四个,烛光变得十分昏暗,一切都十分的诡异。

“这算是……最后的晚餐吗?”艾玛咬下叉子上的牛排轻声说道。

一餐无言,许久,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倒在餐桌上。

艾米丽醒来时,发现自己倒在一片草坪上,周围没有一个人,旁边的房子传来了机械声。

钟声响过,寂静的如同无人一般。

艾米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她不小心踩到一片枯叶,惊动了一只乌鸦。

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只手搭在了艾米丽的肩上,她僵硬的慢慢回头,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艾米丽?”

“艾玛,”艾米丽松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

“抱歉啊艾米丽,”艾玛歉疚的抱住艾米丽的胳膊,“不知道莱利先生和皮尔森先生去哪了……”

艾米丽看了看周围,用手轻轻捂住了嘴,“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

……

克利切在一个小房子里醒来,他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一张纸,克利切摊开纸看了看,他愣了一下把纸条收到口袋里。

铛——

厚重的钟声响起,这是代表着什么呢?

他现在只能漫无目的的走,克利切往前走着,听到有人跑来的声音,在一个拐角处和艾玛撞了个满怀。

“伍……伍兹小姐,”克利切有些慌张的不知道该碰哪把她推开,“你这是怎么了跑的这么慌乱?”

艾玛往后站了一步,眼里含着泪水,“艾米丽……艾米丽刚刚……”

“她怎么了?”克利切好像意识到了那声钟声代表了什么。

“刚才艾米丽突然不见了,还有很可怕的笑声,皮尔森先生……我好害怕……”艾玛看着周围十分紧张的说道,她拽紧了自己的衣袖。

“不要怕,伍兹小姐,克利切会保护你的!伍兹小姐就在克利切的身后跟着吧!”克利切靠谱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挺直了腰,他坚定着一定要让艾玛安全的离开这里。

“谢谢你皮尔森先生……”

“皮尔森先生,你看,”艾玛指着远处发光的地方,“那里是什么?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伍兹小姐想干什么都可以,我们走吧。”克利切走在艾玛的身前,警惕的看着周围。

“皮尔森,伍兹小姐。”弗雷迪从一个高墙后走了出来,他看着艾玛时脸色有些不太好。

“莱利先生,你的脸色不好,是发生什么了吗?”艾玛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不习惯这环境,对了伍兹小姐,你见过黛儿了吗?我找了她好久。”弗雷迪说完后抿紧了嘴,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艾玛。

“为什么要这么问我,好像是艾玛做了什么一样。”艾玛拽住了克利切的衣摆。

“别吵了,弗雷迪,请你对伍兹小姐态度好点。”克利切把艾玛护在身后把她挡得严严实实的。

“皮尔森,我有话要对你说。”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克利切皱了皱眉,他对弗雷迪的意见很大。

“没关系的皮尔森先生,我去那边等你们。”艾玛指了指那堆干草堆对着克利切笑了笑就走了过去。

“好吧伍兹小姐,”克利切担心的看着艾玛站在那里,生怕她突然消失不见,“说吧,有什么事。”

“我看到艾玛满手是血的从一个地下室出来,我在窗外捡到了黛儿的帽子,”弗雷迪十分坚定,“艾玛·伍兹是个很危险的女人,我劝你理她远点。”

“我为什么要信你的话。”克利切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弗雷迪。

“她不是你心中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了好吗!”弗雷迪有些情绪激动,声音稍稍提高了些,接着又冷静了一些,低着声音说道,“我刚才看到她拿着匕首指着你的心脏位置。”

“我不想和你谈论这些,我相信伍兹小姐,”克利切把帽子摘下又重新戴上,“好了,你要是不想一个人走的话就跟着我们吧。”

“你会后悔的。”弗雷迪还是跟了上去,他还是会担心克利切的安全。

“克利切不会后悔的。”

……

“伍兹小姐,抱歉久等了。”克利切走到艾玛身边轻声的说着。

“没关系,皮尔森先生,”艾玛有些害怕的看着周围,“皮尔森先生,我有些害怕,刚刚那边的草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你能过去看看吗?”

“好,伍兹小姐在这里不要乱走。”

弗雷迪想要跟上去但是却被艾玛拦了下来,“莱利先生,你想去哪?”

“你故意的?”弗雷迪退后了两步想要离她远点,但是艾玛却跟了上去。

艾玛从随身携带的腰包里拿出了一个折叠匕首,上面还有些血迹没有被擦干净,“你都知道了?”

弗雷迪看着那些血迹,心情有些激动,“知道了又怎么样!我还是那么懦弱……保护不了她……”

“没关系,你马上就可以去陪她了。”

……

“皮尔森先生都看到了多少?”艾玛回过头来,手上的血还在往下滴。

克利切没有说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干净的手帕替她擦手,有一张纸条也掉了出来,是艾玛正好能看到内容的视角。

「Emma Woods」

“你早就知道了对吧?”艾玛用力的抽出手问道,她拽紧了匕首就那么看着克利切。

“对。”

“那为什么……”

“克利切说过,伍兹小姐想干什么都可以。”克利切抓起艾玛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把刀尖抵着自己的胸口,渗出了丝丝血迹,另一只手摘下艾玛的草帽,在艾玛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伍兹小姐,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克利切笑着,手上的动作稍稍用力。

“克利切……”艾玛松开了握着匕首的那只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伍兹小姐,你终于这么叫克利切了……”

……

地下室,艾玛双眼无神的盯着一个地方,她坐在一个椅子上,哼着一首很诡异的童谣,一个沾满血的匕首躺在她的脚边。

中间是一个十字型的绞刑架,上面挂着三具尸体。

艾玛站了起来,走到一个尸体前,抚摸着他的脸,接着又抱紧了他。

“皮尔森先生……”

……

Only one person can leave.

……

No one survived.

————————————end

匆匆忙忙写完了,我感觉写的好乱555

我太菜了

之后多看两遍可能我自己会改改

希望能收到理性的建议!!


芊笔要和老姐产社园粮!

昨天某姐看到球球大大的图之后疯掉了哈哈哈一直画,感觉这个主题很棒耶!就和老姐一起来画啦(∂ω∂)虽然我只画了裙纸嘿嘿!
可能会画漫画,但看我们两个这个水平可能比较困难(இдஇ; )就酱紫啦

昨天某姐看到球球大大的图之后疯掉了哈哈哈一直画,感觉这个主题很棒耶!就和老姐一起来画啦(∂ω∂)虽然我只画了裙纸嘿嘿!
可能会画漫画,但看我们两个这个水平可能比较困难(இдஇ; )就酱紫啦

芊粟给社园催婚
啊啊啊还是昨天看到球球摸鱼后的...

啊啊啊还是昨天看到球球摸鱼后的产物!!两个小天使!!!!!
咳咳感觉球球的摸鱼比我正经画的还好看,我…可能人体比例画不太好,然后就是,有没有大佬来教我怎么画手啊!!!!!

啊啊啊还是昨天看到球球摸鱼后的产物!!两个小天使!!!!!
咳咳感觉球球的摸鱼比我正经画的还好看,我…可能人体比例画不太好,然后就是,有没有大佬来教我怎么画手啊!!!!!

芊粟给社园催婚

哇啊啊啊,是昨天球球的摸鱼给我的灵感哇!!啊啊啊啊两个小天使太棒了唔!!!动作有参考!

哇啊啊啊,是昨天球球的摸鱼给我的灵感哇!!啊啊啊啊两个小天使太棒了唔!!!动作有参考!

南南瓜啦

[社园]予我光明

★是一个温柔的故事

★我在集训

★祝开学愉快

他手中握着剑向前走,这时他看见第一个陷阱是一个幼小的女孩,她的绿眼睛几乎和他梦里的森林是同一种颜色,她的手指紧紧勾住他的衣袖发出女孩的哭号。他感到所有破碎的哭声刺入他的心脏,他的心脏几乎全都被撕裂了。他想起年老的魔鬼嘶哑的声音:“第一个陷阱是一个女孩,她会发出令你心碎的哭声,你不要理会,只需要掰开她的手指,用手指折断她的喉管,利剑刺穿她的声带,不要心软。”

骑士克利切举起他的长剑,剑尖刺入黑色的土壤里,他感到土壤里生长一颗并不甘于平凡的石头正在磨钝他的利剑,然后他想起比爱情更永恒的微笑——生命,他再度刺入...

★是一个温柔的故事

★我在集训

★祝开学愉快

  

他手中握着剑向前走,这时他看见第一个陷阱是一个幼小的女孩,她的绿眼睛几乎和他梦里的森林是同一种颜色,她的手指紧紧勾住他的衣袖发出女孩的哭号。他感到所有破碎的哭声刺入他的心脏,他的心脏几乎全都被撕裂了。他想起年老的魔鬼嘶哑的声音:“第一个陷阱是一个女孩,她会发出令你心碎的哭声,你不要理会,只需要掰开她的手指,用手指折断她的喉管,利剑刺穿她的声带,不要心软。”

  

骑士克利切举起他的长剑,剑尖刺入黑色的土壤里,他感到土壤里生长一颗并不甘于平凡的石头正在磨钝他的利剑,然后他想起比爱情更永恒的微笑——生命,他再度刺入任凭石缝间生长的植物缠绕剑身,剑刃成为养分以后变成了匕首。生长的绿植开出第三朵玫瑰色的蓓蕾,他掰断剑首上的珠宝,穿过利刺摘下一朵从恶果中生长的鲜嫩花朵。

 

蛋白石样的泪水砸碎在她干净的笑意里,破碎的红日攀上她的肩头,黑暗驱散以后神明赐予了被诅咒的禁地第一束光。她松开紧紧勾着他的衣袖的手指,第三滴泪水是温热的真实情感。她重新擦掉眼泪笑起来,唇间掉下一片甜美的花瓣。您真是一个好人,她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但愿这花瓣可以撑到阳光愿意孕育出善果,感谢您的珠宝带来的光明,您驱散了我的恐惧。

  

骑士克利切带着无穷的愧疚继续向前走,他看见第二个女孩有一双灰色的双眼,她的细发牵着将要明灭的栀子和枯败的铃兰,她立足在世界所有的珠宝上蒙着一层灰死的黯淡。她的眼睛太灰太深,嘴唇殷红,她比故乡和自由更要美丽,他想继续向前走,发现世界上所有的道路全部消失了。她亲吻他的匕首和面颊,他的欲望是一团焦灼的火焰正熊熊燃烧。

 

这时候他想起魔鬼的忠告:“第二个陷阱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她的眼睛妩媚多情而拥有魔力,你会看不见所有的路,你不要怀疑,只管向前走。”他伸出手望着永不亮起的长夜一样的眼睛,她等待着他的指尖降临,他触碰到温软的凉意,是轻轻蠕动的胃胄,他的指尖勾出贪婪的胃袋,用匕首刺破了脆弱的胃壁,世界缓慢地倾倒出来,他看见路在他脚下生长。少女足下的珠宝腐烂死去,她的眼睛莹绿而明亮。她重新得以看见这个世界。

  

他在沼泽地里看见一个美丽的背影,将要从头顶滑落的皇冠摇摇欲坠。他想她该是那第三个痛苦的哑人,可是她的痛苦也太过迷人,他想起所有君主的悲凉绝唱和被金箭刺穿的胸腔,所有不被理解的深爱和仁慈。她站在那里站在仁爱的沼泽地里,他忍不住揽过美人的细腰将所有的语言渡给他的哑人。可是魔鬼从未停止嘶哑地长喊:“第三个陷阱是一个痛苦的哑人,你将金箭刺入她的胸膛,折断她的头颅以后带走她的皇冠,不要对她心软。”

  

她发出第一声苍老的叹息,所有千言万语的悲哀已从她祖母绿的眼里郁郁流出。“我反对他们剥夺他人的权力,所以他们剥夺了我说话的权力。”她唱起先民的歌谣,喉咙里燃起烈火,她的皇冠从终日的禁锢里折断成两半融进永不停息的战火,她的心脏轰然破碎,他踏碎所有虚假的冠冕看她永不熄灭的业火。

  

他翻译她唇间流出的歌词,我会赐予你们永远的自由。他看见战士跪倒在他面前,她的棕栗色发丝从金属的盔甲底下流出,绿眸里流露着悲哀的暗光。她虔诚地要赐予他这把最强大的武器,他低头去看自己被世界锈蚀的匕首。她献上一把沉重的石剑,剑首上盛开一朵玫瑰色的鲜花。她说她的身体在消亡但她的灵魂会永远伴随在他身旁,他需要一个同伴斩断所有的荆棘和不坏好意,点燃所有夜晚的篝火,于是他将自己的锈蚀斑斑的匕首放进她的手掌,接过沉重的石剑,他不得不佝偻着身躯看见泪水从战士的眼里涌出。

  

她用磨钝的尖刃刺入自己的喉咙,她的灵魂呢喃:世人早已忘却我的所有战功,他们赐予我石剑使我不得死去,他们早已遗忘了我。她的肉体成为灰烬,他嗅到草木香气的泪意。然后魔鬼大声地叹气。

  

他来到无人的城镇看见一个纯洁的乞儿,她摊开的手掌里有玫瑰和泥土。魔鬼的声音撕裂成千百块好心提醒:“你只需要砍断她的手腕,跨过她的呻吟匆匆赶过。”他看见她身上所有被遗忘的过往和泥泞的未来,她看得见过去与未来可是从来无法前进或者后退,她的灵魂永世不得自由。他用指肚贴上她的手腕,他牵着她握着泥土的手掌向前走,在哀嚎和哭喊的声音之中,乞儿成为两个人,她们同时拥有过去和未来。玫瑰在她的掌心腐烂,泥土也从指间溜走,她不再被用单一的罪过或者功劳所描述,她褪去脏破的外衣披上了镶满钻石的外披,洁白的天鹅绒和鲜红的丝毯,她的发间缀满洁白的羽花和星子。新王再次踏上她的祭台,接受所有赞美的冠冕。

  

“接下来你会遇见一个稻草看守人,她只会停驻在她的稻草人身旁,你要用毕生的谎言来骗她来到你身边,最后用你手中火把烧死她,等待全然的黑暗降临。”他感受到疲倦,孤寂的身影镶着每一片凄美的羽毛立在稻草人身后,他看不见她的正面,只是遥远地凝望着她的孤独。他躺下来时做了几个漫长而永无尽头的长梦,像几生几世永无结果的爱恋。

  

一颗少女的头颅掉进他的梦,看见他梦境里炸裂般的红、震颤的蓝泪、不瞑目的蓝眸、金箭刺穿的胸膛,多有趣啊,她的无聊被他驱散,她沉溺于他的梦境于是忘却了自己的罪过,他知道他应该点燃她让她向这个世界赎罪,可是他不能,只有她还记得他的梦。他已经不能用巧言和谎话去欺骗她,他的语言已经给予了哑人,他只剩下一把将要熄灭的火把。

  

于是他点燃了自己,那么我来替你赎罪吧,他想。他极端而纯粹的痛苦吸引了她,她向他奔来握住他燃烧的双手,他挣脱双手抱着她落泪的脑袋,嘴唇伴着业火吻到额头。她被强烈的情感袭击,第一次流下了幸福的眼泪,泪水熄灭了火焰,稻草人正熊熊燃烧,火焰照的两个人同样光彩梦幻。他们同样看见一条走不到尽头的路,直指向未来。光明从他的痛苦里滚落。

  

于是他终于走到了尽头,他的王他的光明他的神明坐在落灰的王座上,被诅咒的、被光明驱赶的新王坐在罪恶的王座上,他知道她已经不再是一个好的国王,可是他依旧知道那不是她的错。被放逐的国王成为该被扼杀的罪过,等待所有无情的魔鬼和屠夫砍落她高傲的头颅,国王的王冠摘下来掉落在每一个恶鬼的头顶上,他们最终也同样被反抗的金箭刺死。

  

她将她的皇冠扔在他的脚下,然后从她的误解中抽出原本属于他的声音。她在一片虚无中开口:“你善待了我的痛苦,捅破了我贪婪的胃袋,向世人解开所有对我的误解,让人们想起了我的战功,你解放了我使我看见过往与未来,你烧死了我的孤独,我给予你杀死我的权力。你是一个温柔的好人,你会善待世界。”

  

他一言不发地将属于他的光明洒向了被光明驱赶的宫殿,于是变成一片消瘦的阴影,他藏在神明的背后一万次亲吻她的脚跟,新王再次受到世人的爱戴与祝福,她登上自己的祭台影子里藏着卑微的骑士和所有无始无终的爱恋和白月亮一样的泪水。

  

“我还是没有明白,你来做什么,你要向我索求什么?”

“来爱您,索求...您的爱。”


楠辕北辙kn
设想black jack二人相...

设想black jack二人相处模式

艾玛口是心非的一天www

害怕文盲克利切不知道规则


突然发现好久没认真画了hh

设想black jack二人相处模式

艾玛口是心非的一天www

害怕文盲克利切不知道规则


突然发现好久没认真画了hh

芊粟给社园催婚

啊啊啊肝skr人,咳咳!咕了两个月了,一天全画出来呃啊!!
Hurts like hell.
还没画完哦(´-ω-`)然后 @楠辕北辙kn
就这样一起快乐的产粮吧!!

啊啊啊肝skr人,咳咳!咕了两个月了,一天全画出来呃啊!!
Hurts like hell.
还没画完哦(´-ω-`)然后 @楠辕北辙kn
就这样一起快乐的产粮吧!!

芊粟给社园催婚

感觉最近坑里又有点冷惹,啊啊就是参与度啊啊,说好的不看参与度呢唔,今天跑别的坑瞄了一眼,别人家超热闹,我们家虽然不算太冷,但是也是不温不火的。

啥?你以为我要在这里啥都不干光傻愣着悲天悯人独自悲伤?不不不,相反…这又激起了我的斗志!!!!我发现我们坑里的板绘超少!而且有的时候作品发了没什么人看(这个到无所谓了)但是粮怎么又少了啊喂!不过社园也终于停留在7400以上了啊啊我哭了还记得两个月前也是这样,不过我们就一直停在这里吗?开玩笑怎么可能!快动起来啊大家!!!我也想吃粮啊啊啊(产粮枯竭者某芊哀嚎道)

感觉最近坑里又有点冷惹,啊啊就是参与度啊啊,说好的不看参与度呢唔,今天跑别的坑瞄了一眼,别人家超热闹,我们家虽然不算太冷,但是也是不温不火的。

啥?你以为我要在这里啥都不干光傻愣着悲天悯人独自悲伤?不不不,相反…这又激起了我的斗志!!!!我发现我们坑里的板绘超少!而且有的时候作品发了没什么人看(这个到无所谓了)但是粮怎么又少了啊喂!不过社园也终于停留在7400以上了啊啊我哭了还记得两个月前也是这样,不过我们就一直停在这里吗?开玩笑怎么可能!快动起来啊大家!!!我也想吃粮啊啊啊(产粮枯竭者某芊哀嚎道)

闲置理事长允冬冬

皮尔森今天很是得意,因为他泡到了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女孩子

(并不是结婚照x)

皮尔森今天很是得意,因为他泡到了世界上第一可爱的女孩子

(并不是结婚照x)

楠辕北辙kn

“如果是以这种恋人的身份和你在一起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是以这种恋人的身份和你在一起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芊粟给社园催婚
又双叒叕来试试新画风啦(∂ω∂...

又双叒叕来试试新画风啦(∂ω∂)耶耶耶!!

又双叒叕来试试新画风啦(∂ω∂)耶耶耶!!

芊粟给社园催婚
灵感来源月半大大哇,试了一下简...

灵感来源月半大大哇,试了一下简单的画风,感觉…一般般吧而且吞我画质,日常一无画质呜呜呜

灵感来源月半大大哇,试了一下简单的画风,感觉…一般般吧而且吞我画质,日常一无画质呜呜呜

芊粟给社园催婚

偶尔扔扔EK事务所图哇!!可能会再去改一下玛尔塔的衣服唔!过会儿画画(*/∇\*)

偶尔扔扔EK事务所图哇!!可能会再去改一下玛尔塔的衣服唔!过会儿画画(*/∇\*)

芊粟给社园催婚

啊啊啊我好菜,哭会儿去呜呜呜呜呜……
手速跟不上脑洞的我好想哭,其实是六月份的脑洞了,但是拖了好——久,但又不太好看所以感到悲伤呜呜

啊啊啊我好菜,哭会儿去呜呜呜呜呜……
手速跟不上脑洞的我好想哭,其实是六月份的脑洞了,但是拖了好——久,但又不太好看所以感到悲伤呜呜

芊笔要和老姐产社园粮!
有参考动作!是超好看的兰闺园!...

有参考动作!
是超好看的兰闺园!!!!还有隐形皮皮善hhh

有参考动作!
是超好看的兰闺园!!!!还有隐形皮皮善hhh

芊粟给社园催婚

我终于画兰闺惹!!她超好看!!某笔也和我一起画了兰闺唔,这是没有克利切的社园糖!

我终于画兰闺惹!!她超好看!!某笔也和我一起画了兰闺唔,这是没有克利切的社园糖!

风遥
我觉得我不能再诈尸了所以我起来...

我觉得我不能再诈尸了
所以我起来投了手书,再躺回去(?

我觉得我不能再诈尸了
所以我起来投了手书,再躺回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