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暴毛

34浏览    4参与
墨卉
搞一个妹控暴毛

搞一个妹控
暴毛

搞一个妹控
暴毛

维荫

【暴毛×松鼠飞】Flipped

文笔无 慎入啊!!

暴毛第一人称x 时间线在二部曲

cp向几乎没有 全是原著剧情以及暴毛心路历程啦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黑松暴溪的 但感觉他俩好像都不被怎么提及诶??明明也是有点点火花的x

重申文笔真的渣不喜勿喷啊啊啊


01

羽尾一定又和鸦爪出去捕猎了。

这是我醒来时的第一个想法。

我缓缓从自己的巢穴坐起身来,原本睡在身边的妹妹已被一团平整的苔藓取而代之,我眯起眼睛,四处也不见鸦爪灰黑色的身影。

我惺忪的睡意顿时被怒气冲得烟消云散,星族在上,羽尾这是被鬼迷心窍了吗!我实在搞不懂,那个瘦小乖戾、一点即炸的风族学徒究竟有哪里好,居然也能俘获羽尾的芳心?

全身在这时都抗议似的传来阵阵酥麻,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了一...

文笔无 慎入啊!!

暴毛第一人称x 时间线在二部曲

cp向几乎没有 全是原著剧情以及暴毛心路历程啦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黑松暴溪的 但感觉他俩好像都不被怎么提及诶??明明也是有点点火花的x

重申文笔真的渣不喜勿喷啊啊啊


01

羽尾一定又和鸦爪出去捕猎了。

这是我醒来时的第一个想法。

我缓缓从自己的巢穴坐起身来,原本睡在身边的妹妹已被一团平整的苔藓取而代之,我眯起眼睛,四处也不见鸦爪灰黑色的身影。

我惺忪的睡意顿时被怒气冲得烟消云散,星族在上,羽尾这是被鬼迷心窍了吗!我实在搞不懂,那个瘦小乖戾、一点即炸的风族学徒究竟有哪里好,居然也能俘获羽尾的芳心?

全身在这时都抗议似的传来阵阵酥麻,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随即看到鼠爪在黑莓掌身边蜷缩成一团安睡着,他们皮毛相擦,靠得那样近,我极力按捺着心里的妒忌,但这股妒忌如电流般随血液不断贯穿全身,刺痛了每一块肌肉。

我默默叹了口气,是啊,我与羽尾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如父母一样,无可自拔地喜欢上了一只异族猫。

可是,鼠爪这样聪明勇敢、灵动活泼的猫谁会不喜欢呢?

一开始,我并不十分待见这只忤逆父亲、执意跟来冒险的固执小母猫,她难道以为这只是一场欣赏“太阳沉没”的奇幻远行吗,她难道不知道我们背负着星族艰巨使命的重担吗?星族啊,我这次参与不过是为了保护羽尾,我可没什么多余力气去照顾她!

可事实证明,她并不需要任何一只猫的照顾。她可以为自己捕猎,并且捕猎技巧异常之好,即使她暗姜色的皮毛分外显眼,猎物们也难以在她爪掌的惊人速度下逃之夭夭。她是那样的乐观热情,即使到了最为疲惫的夜晚,即使在危难重重的时刻,她也那样自信有活力,从不妥协与放弃。

还记得鼠爪从篱笆后一跃而起,扑向那只宠物狗的时候,她全身的毛发在微风中轻轻浮动,泛着火焰色的光芒。那样危急的时刻我居然还能有空记住这一幕——鼠爪就在我旁边,她对着宠物狗挥掌咆哮,难以想象这仅仅是一个训练三个月的学徒。她胜利后高高翘起的、松鼠般毛茸茸的大尾巴,同样印在了我心上,挥之不去。以及那双神采奕奕的绿眼睛,宛如宝石,泛着星灿灿的光辉,竟能使她身后绿茵茵的森林都黯然失色。

从那时起,我便越来越难以撤离在她身上的视线,也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上扬的嘴角。这是喜欢吗?也许仅仅是一点点欣赏和赞慕吧,谁知道呢?我只知道自年幼那场“净化血统”的腥风血雨之后,我已经炼就得十分内敛和隐忍,我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和渴求,也能将自己的秘密深埋于心,但我绝对无法在鼠爪被困时狠下心抛弃她。

那是一个千钧一发的时刻,狗吠声在不断强烈,可鼠爪困在篱笆网中无法脱身,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那一刻我全身涌动着前所未有的担心和焦虑,若是狗来了鼠爪还不能脱身怎么办?若是他们选择放弃而离开怎么办?但我是怎样都不会离开的,我怎能离开她呢?我是那样喜欢她……也许就是那一刻,我才认清了自己平生初次的情愫。

她后来又总是给我这样那样的惊喜,她一反常态一整天后找到了可以治疗褐皮咬伤的牛蒡根,她狡黠灵动地眨着眼,向两脚兽撒娇解救羽尾,她冒着生命危险在汹涌的波涛里救出了黑莓掌……

聪明勇敢的她,自信乐观的她,为朋友不顾自己的她是那样明媚和耀眼。只是,她的眼里没有我,她与她同族的黑莓掌在这短短的时日里已经由互看不爽到形影不离,从前喋喋不休的争吵也早已变成相互的打趣和调侃,他们的关系在悄然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黑莓掌才是那只合适她的猫。这份情愫,我只得小心翼翼地把它搁在那里,但却是再也不能触碰的存在。我再次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能做到,比起幼时的痛苦相比,这只是一点小小的牺牲罢了。

天空中最后一点残星的光辉已经褪去,渐渐泛起了鱼肚白,我听到了脚步声,抬头,不偏不倚地撞上了羽尾有些羞涩的眼神,这羞涩在看到我后立刻转化成了一丝胆怯。

可是羽尾,我要保护她。

这是我踏上这个旅程的初衷,之前是,之后也会是。

她可不能受伤害啊。


02

我知道我能做到压抑对鼠爪的情感,我知道我们能成功说服族长们离开旧森林,可我从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圆月缺之内,羽尾便永远地离开了,而我竟这么快爱上了另一只母猫。

我食言了。

我没能完成自己保护好羽尾的使命,也没能压抑自己所有的情感。

正如当初穿越山地还是两脚兽地盘的抉择一般,此刻我就站在那个决定我命运的分叉路口。我曾发誓要不惜一切效忠河族,如今却被爱情的罂粟花深深吸引。选择河族,我将孑然一身,不仅要离开溪儿,也同样不能守护安葬于此的羽尾。可是选择部落,我就不能完成把河族带到新家的使命——那曾是羽尾的。

我心中的天平摇啊摇,可这一次,那份眷恋难以抑制,摧城拔寨,我胸腔里突突突地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猛烈迸出,一贯的隐忍在此全都支离破碎,理智的暗涌还是被情感的巨大浪潮淹没。抱歉,我只好做个半途而废的逃兵了。

明明不久前,我还暗暗盼望着这场旅程永远不要结束,它每长一点,我和鼠爪各自回到各自族群的日子便晚一点。可没想到,我主动地,早早退出。

不,当我看到鼠爪和黑莓掌并肩奔跑,欢声不停时,当我看到他们互相依偎的睡姿时,早在那些个心酸妒忌的时候,我就抽身退出了。

远远看到一个暗姜色的身影,是鼠爪正向我走来,她绿眼睛里闪烁着关切,我想她一定明白我心中的纠结。我知道告别的时候到了,不仅和她告别,更是给曾经那段青涩懵懂的心动画上一个句号。

我告诉了她我的决定,她十分诧异但也充满理解地靠过来与我鼻尖相触,“噢,暴毛,我会想你的。”她的鼻息温热,如雾霭般使我眼前霎时模糊——就像山地的沙砾进了眼睛一样,唯有她那双闪闪发亮的绿眼睛清晰可见。此刻那双绿眼睛闪烁着友善温柔,我却想到了第一次在四棵树她倔强傲慢的眼神。即使各种回忆纷至沓来,我的心却平静无波,鼠爪一点都没变,她还是那样像光一般,可是,有的心动会被镇压,会平静,会消失,会释然。

绿眼睛也变得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灰色的眼睛,那是溪儿的。是啊,我放下了那段朦朦胧胧的怦然心动,找到了那只真正适合自己的猫,这里就是我的归宿。

四处空旷平阔,除了些凸出的岩石。头顶有雨云膨胀着,暗灰色的云边勾勒出天空的肌理和纹路。远方的鹰啼,瀑布的潺潺声,都隐隐传来,交错混杂。轻缓舒畅的山风拂动着我的皮毛,我被其包围洗礼,是前所未有的惬意。

我闭上眼,这山风让我想到鼠爪。它可以涤荡心灵,拂去皮毛间突兀烦心的荆棘,但也是我永远拴不住的存在。

“再见,鼠爪。”


03

“我知道我叫鼠爪,但我从来没想过,我还真希望自己是只松鼠!”

“我改变心意了,我不想当一只松鼠了,我想变成一只鸟。”

后来鼠爪获得了她的武士名松鼠飞,就像她说的那样。

或许星族总是掌握一些神秘力量,能让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注定,向着事物正应该的方向发展。就像我对鼠爪从朦朦胧胧的爱情转化为如今无话不谈的友情,就像我幼时呆在雷族,后来在河族长大,加入急水部落后又被放逐,兜兜转转,我又回到了雷族,我的起点。

我从没想过绕了一大圈,经历了那么多的居无定所和漂泊流浪后,我会再次回到族群。即使有不少雷族猫对我们的加入表示反对,但大多数猫儿还是比较友善,并且这些异议的风波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平息。我几乎已经适应雷族的生活,也能做到忠于雷族,与松鼠飞和黑莓掌一起打猎、巡逻的时光短暂而美好,总让我想起学徒时和羽尾一同训练的时候。那时,虎星统治森林的野心尚在收敛,石毛还在,羽尾也在,即使我们父母都不在身旁,但是每天都舒适安然、自由自在。

在后来那些生离死别后,我终于重新寻到那些发自内心的快乐。就像现在这样。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潮湿的林间充斥着新叶的刺鼻气味,太阳渐渐升起,投下婆娑的树影,露珠在蜘蛛网和草叶上闪烁着晶亮的光。走在前的松鼠飞用尾巴示意我们停下,她抽了抽耳朵,伏低身子,眼神直直在两条狐狸尾巴外疾奔的老鼠上打转。

她蹑手蹑脚地走向那只浑然不觉的老鼠,并停留在了下风向,她小心翼翼地滑步穿过新生的蕨叶丛,在一个心跳内的时间里闪身扑出,一掌解决了老鼠。她叼着老鼠转身向黑莓掌展示她的战利品,眼睛里折射出新叶季的颜色,闪着得意的神采,黑莓掌则笑着舔了舔她的耳朵。

我无法忍住自己喉间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他们两个最近刚刚成为伴侣,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亲昵的举动还要更甚于我和溪儿,并且完全不顾旁人。我从前那些嫉妒和心酸全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有好朋友陪伴的快乐与对他们由衷的祝福。

我看向身旁的溪儿,她也在用赞许和钦羡的目光看着松鼠飞。尽管我喜欢这里的生活,但这里始终不是溪儿的家。或许将来我们仍要离开,仍要漂泊流离,会发生些什么只有星族才知道!但无论如何,无论去往哪里,只要溪儿在,那就四海为家。

我把视线转正,松鼠飞正在林间一蹦一跳地跑着,黑莓掌则低声斥责着她这样会把湖边所有的猎物吓跑。我看着她的背影,五味杂陈。

我曾经想过,假如我不曾遇到溪儿,假如我坚持最初那一份悸动,我会不会跟你一起去雷族呢?

不过这个问题已经没有答案,因为我最终又来到了雷族。

只是那份悸动已不再。


-END-


七月在野
二部曲主角团× 上...

二部曲主角团×

上列从左到右依次是:暴毛,羽尾,鹰霜,蛾翅
下方从左到右依次是:褐皮,松鼠飞,黑莓掌,叶池,鸦羽

附 人设设计思路

*暴毛书中的设定是与父亲灰条外貌相似的深灰色公猫,所以绘制人设时(虽然没有画出灰条的人设)在我的构思中,脸部与灰条人设的脸部是基本一模一样的×
衣服因为褐皮挡住了所以图中看不到全部的样子。我的设计中暴毛穿着一件水蓝色的T恤衫,上面有三道天蓝色条纹。因为暴毛与雷族的父亲过于相似,所以为了突出他对河族的感情,使用了我私设的河族代表色蓝色,来作为上衣主色调。
动作设计为笑着看向自己的妹妹羽尾。
*羽尾的设定是与母亲银溪极其相似的银灰色母猫(有画银溪...

二部曲主角团×

上列从左到右依次是:暴毛,羽尾,鹰霜,蛾翅
下方从左到右依次是:褐皮,松鼠飞,黑莓掌,叶池,鸦羽

附 人设设计思路

*暴毛书中的设定是与父亲灰条外貌相似的深灰色公猫,所以绘制人设时(虽然没有画出灰条的人设)在我的构思中,脸部与灰条人设的脸部是基本一模一样的×
衣服因为褐皮挡住了所以图中看不到全部的样子。我的设计中暴毛穿着一件水蓝色的T恤衫,上面有三道天蓝色条纹。因为暴毛与雷族的父亲过于相似,所以为了突出他对河族的感情,使用了我私设的河族代表色蓝色,来作为上衣主色调。
动作设计为笑着看向自己的妹妹羽尾。
*羽尾的设定是与母亲银溪极其相似的银灰色母猫(有画银溪人设,还没上色可能会过两天发×)。
设计羽尾人设时我给她设计了中分披发,用挽到脑后的那两绺头发来表现她温柔的性格。在衣服的边缘处设计了红边来暗示她有雷族血统(在我的私设中,红色是雷族的代表色)。贴身的上衣我用银色金属水粉颜料薄薄地覆了一层,来呼应她的毛色。细看应该能看出来×
羽尾在第二部第二本就加入了星族,所以动作设计为微笑着看着下方,但没有看具体的哪一只猫。
*褐皮是一只完全不能用“柔弱”来形容的母猫,甚至可以说是“柔弱”的反义词。在寻找午夜的旅途中,即使受了伤,她的勇气和坚毅仍然不输于任何一只猫。所以我为她设计了精干的短发,并让她内穿一件较为修身的黑色夹克来突出她的自立。因为影族领地比较阴冷潮湿,所以她外套一件较为宽松的一字领(?)褐黄色风衣,并与她玳瑁色(黑黄色或黑黄白三色)的毛发相呼应。
动作设计为吃瓜围观黑松秀恩爱×
*松鼠飞是一只姜黄色(姜红色×)母猫。学徒时期活泼好动,所以给她设计了扎起高马尾之后,辫子长至肩膀的发型;并让她穿了一件橘红色卫衣式(?)短袖衫。因为“火和老虎”的预言,所以她的卫衣上有火焰图案。
考虑到她和黑莓掌秀了六本书的恩爱(并在接下来的三部曲里继续秀×),动作设计为亲昵地靠在黑莓掌的肩上,伸手去抓他的耳朵。但是其实能不能抓到根本不重要,她只是想和黑莓掌打闹而已。
*黑莓掌是一只与父亲虎掌十分相像的深棕色虎斑猫,但是性格却大相庭径。在一部曲中,面对族猫的不信任,他就已经表现出了良好的性格和积极的态度。我设计了黑红渐变色连帽开衫和里面的米白色T恤,以及相较于他身边鹰霜的眼睛更加宽大(?)一些的眼睛来表现他的性格。
*鹰霜身为虎星的私生子(?)完美地继承了父亲的野心。相较于黑莓掌更为细长的眼睛,和黑紫色的高领外衣,都在暗示他诡计多端。此外,在上色时,我在他眼部以上加了些紫色(蛾翅“哥哥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怕近日有血光之灾”×),使他看起来面色更加阴沉。
动作设计为准备转身离开前,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
*蛾翅激发了我画这张图的灵感×重温二部曲第一本的时候,描写她外貌的那句“……波浪花纹……金色母猫……”(原文忘了×)瞬间让我脑补出一个金发大波浪美女的形象×
两侧的金发间各挑出一绺,用有蛾翅膀装饰的发圈扎着,呼应她的名字。带花纹的连衣裙呼应她的毛色。但是二部曲里的蛾翅并不是一只自信的猫。低着头,目光退缩地看着一个角落,双手交握在身前,都表现了她在二部曲里的自卑又恐惧的模样。
*叶池是一只浅褐色虎斑猫。刘海相对于姐姐松鼠飞张扬的三七分,叶池则是娴静的六四分,右“四分”刘海编成麻花辫扎进偏右的(我们的角度)低马尾里。发圈有叶子装饰,呼应了她的名字。
衣服设计了浅棕色镶边的白色吊带一字领连衣裙,和图中没有画出的白色手套(呼应她的白色脚掌+巫医职业)。
动作设计为面朝鸦羽,眼睛却忍不住向身后看。图中没有画到的,她的手与松鼠飞的手紧紧牵着(可以任意理解×)。
*鸦羽是一只坏脾气的黑色公猫。正好,我觉得黑色蛮适合他的就给他画了一身黑×
发型考虑过很多种,最后还是选择了这种整体向后的短发。大多数风族猫,应该都会经常在原野上迎风奔跑吧。
衣服选择了扣子没扣好+衣摆凌乱的黑衬衣。衣着随便,正如他粗暴无礼的外表。但是他的内心却敏感细腻。爱情来时使他温柔,去时却又毫不留情地带走了他生活下去的勇气。不知道二部曲之后他的心境如何。我猜,或许只是敷衍地活着吧。

男神都很二

你在他身無分文的時候跟了他,他很慚愧也很內疚。


但你說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不在乎是否富貴。能和他走一生你就是幸福的。



今年過年後山的樹開了花,他望向那一朵朵的梅花,享受著風吹拂臉龐的感覺。


你望著他出了神,當你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看向你有些時候了。


「你這一生跟我是受苦了,我定會護著你不讓你受累委屈。」


「既然我什麼都沒有......」


「我,你要不要?」

你在他身無分文的時候跟了他,他很慚愧也很內疚。


但你說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不在乎是否富貴。能和他走一生你就是幸福的。

 


今年過年後山的樹開了花,他望向那一朵朵的梅花,享受著風吹拂臉龐的感覺。


你望著他出了神,當你回過神來時,他已經看向你有些時候了。


「你這一生跟我是受苦了,我定會護著你不讓你受累委屈。」


「既然我什麼都沒有......」


「我,你要不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