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曦澄

1008.6万浏览    31573参与
☞♚江澄亲妹♚☜

望告知

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是禁娱日,处理的不好很容易招黑,因此要求大家做到以下几点: 1.禁止发江澄相关微博

2.禁止发与江澄相关超话发帖

3禁止发布一-切关于江澄相关的动态

4请大家相互提醒,积极劝删。

5禁止QQ空间和其他平台发布任何江澄的动态

国家大事第一!在那天我们不可以做一些对于某些事不好的。安安静静的!尊重国家,舅妈速度转发扩散!!


注:复制别人的


标签打不完的,大家告诉一下哈

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是禁娱日,处理的不好很容易招黑,因此要求大家做到以下几点: 1.禁止发江澄相关微博

2.禁止发与江澄相关超话发帖

3禁止发布一-切关于江澄相关的动态

4请大家相互提醒,积极劝删。

5禁止QQ空间和其他平台发布任何江澄的动态

国家大事第一!在那天我们不可以做一些对于某些事不好的。安安静静的!尊重国家,舅妈速度转发扩散!!


注:复制别人的


标签打不完的,大家告诉一下哈


青衫白衣
占tag致歉 宣群呀,不是什么...

占tag致歉

宣群呀,不是什么特别正经的群,cp随意,不可重皮。还有一只可爱的金凌在线等他的思追(或景仪)。

占tag致歉

宣群呀,不是什么特别正经的群,cp随意,不可重皮。还有一只可爱的金凌在线等他的思追(或景仪)。

黑猫

【曦澄】泽芜君的第100次求亲(上)

文笔渣渣预警!!

ooc预警!!

套用了狐妖小红娘里沙狐和沙狐妃的梗。虽然那沙狐的性格比较像蓝湛,emm。。。。还是曦澄大法好。

————————————————————

蓝曦臣心悦江澄很久了,但自己身为一家之主背负责任重大,于是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并决定终身不娶。身为修仙界最优秀的一位天乾却一直不娶连相亲都不愿意,这可愁坏了蓝启仁。这地坤数量虽少但凭借蓝家势力找几个地坤还是不难的,偏偏蓝曦臣却看都不看一眼。

沈家大小姐温婉贤惠,容貌出众分化为地坤,因为倾慕蓝曦臣偷偷将消息放给了蓝启仁的。蓝启仁以死相逼,蓝曦臣无奈只好赴了这一场相亲。江澄经过姑苏本想在姑苏街头买些糕点带回去给金凌吃,没...

文笔渣渣预警!!

ooc预警!!

套用了狐妖小红娘里沙狐和沙狐妃的梗。虽然那沙狐的性格比较像蓝湛,emm。。。。还是曦澄大法好。

————————————————————

蓝曦臣心悦江澄很久了,但自己身为一家之主背负责任重大,于是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并决定终身不娶。身为修仙界最优秀的一位天乾却一直不娶连相亲都不愿意,这可愁坏了蓝启仁。这地坤数量虽少但凭借蓝家势力找几个地坤还是不难的,偏偏蓝曦臣却看都不看一眼。

沈家大小姐温婉贤惠,容貌出众分化为地坤,因为倾慕蓝曦臣偷偷将消息放给了蓝启仁的。蓝启仁以死相逼,蓝曦臣无奈只好赴了这一场相亲。江澄经过姑苏本想在姑苏街头买些糕点带回去给金凌吃,没想到遇见了蓝曦臣和沈家大小姐抱在一起。按照平时的性子他定会嘲讽好一个蓝家雅正,但此时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大脑一片空白。付了钱的糕点也没有拿就这样逃也似的离开了姑苏。

“姑娘,你的脚可好点?”蓝曦臣微微皱着眉头有些困扰,孤男寡女这样搂搂抱抱不合规矩,但沈小姐脚扭伤说什么就是拉着自己不放。这会儿松不是不松开也不是,真是愁坏了蓝曦臣。


半月后江澄是地坤的消息轰动整个修真界。当大家还在感叹一家之主居然是地坤的时候,还未娶的天乾都纷纷赶往云梦求亲。江澄,世家公子排行第五。如今第三的金子轩已死,第四的魏无羡死后羡舍归来为莫玄羽,莫玄羽虽长相清秀俊俏,但是远不如魏无羡前世的模样。

如今除了姑苏双璧以外,颜值最高的就属排在第五的江澄了。长相俊美不说,修为也是了得。如今江家势力在整个修真界是数一数二的,没想到家主居然是个地坤...这简直颠覆了大家对地坤的认知。江澄好是什么都好,但唯一的缺点就是脾气不好。性格冷厉阴沉,世人眼里的他傲慢骄矜,手段毒辣。得罪谁都不敢得罪江家。

“手段毒辣,冷厉阴沉?”蓝曦臣早些时候听到的是不悦但后来每每心里又暗喜庆幸。晚吟的好多到数不完,要是让别人知晓了去,怕是也就没他的份了。爆出江澄是地坤的消息后,蓝曦臣这下开始心急了。外界传江澄就算再狠厉毒辣,但是冲着地坤这一点便会让很多人觊觎。他以最快速度第一时间赶到了云梦,不过片刻云梦门前就被各大求亲的世家围得水泄不通。

“各位,实在抱歉。我家宗主事务繁忙,今日不便见客。大家都请回吧。”云梦的主事将各个世家一一劝退足足花了大半日,最后唯独这蓝曦臣怎么赶都赶不走。

“蓝宗主,您还是请回吧。”看着执着的蓝曦臣仍旧站在莲花坞外,主事叹道。

“能否告诉江宗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今日无论如何也想见他一面。”蓝曦臣对着主事行了一礼久久不起,主事左右为难纠结片刻只好应了蓝曦臣前去通报。

深冬时节,莲花坞显得几分萧条,屋檐上也结了一层霜。看着主事快步走来,蓝曦臣上前一步带着几分期待看着他。

主事摇了摇头:“蓝宗主,请回吧。”

终究还是没能见到,蓝曦臣一颗心沉了下来。看来还是高估了自己在晚吟心中的分量,连见一面都难了...

蓝曦臣谢过主事便离开了。太阳眼看就快西沉,蓝曦臣没有离开云梦,而是在云梦街头走着,这条街离莲花坞不远,他脑子空空的,即便自己是天乾他是地坤,就江澄的性子而言,只要江澄对自己没有爱慕之情,那也没有在一起的机会。可他不甘心...从前阻碍他的是家族是责任,如今没有这道屏障,却依旧无法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心里越想越苦,或者江澄早已有心悦之人,今日这些天乾里也有不少资历不错,长相出众,性格各方面都不错的女子...蓝曦臣为世家榜首从未担心自己比不上他人,但现在心里忐忑不安失了自信。

蓝曦臣就这样茫然地不知不觉又走回了莲花坞。看着门口的江氏弟子,他绕过前门隐身御剑在莲花坞上方寻找那心心念念的人。


江澄今夜睡不着他披着寝衣,坐在湖边看着莲湖,喝着酒。眼前无论是萧条的莲湖,凄冷的月光还是地上的霜都让他心冷到极点,...空荡荡的莲花坞,曾浴血奋战从地狱最底层爬出来,以为自己能改变命运,可不料想命运就是那么不待见他。他闭上眼将酒坛扔进了湖里。醉了终究有清醒的那一天,我又何必自欺欺人。

忽感一丝细微的灵力波动,他没有回头扬了扬嘴角道:

“自诩先门名流礼仪典范的蓝家,就是这样教人夜闯我莲花坞,当真好大的胆子!”

江澄慢慢起身,手持三毒迅速刺向蓝曦臣。一时间三毒朔月相抵,江澄喝醉了剑法不稳,蓝曦臣一面防御一面照顾江澄生怕他被剑气伤到,看着江澄虽然剑势快而狠但没有用灵力,而且并未瞄准要害似乎是单纯想找人发泄,索性也没有阻止他。两人这样对战了几十个回合,江澄终于累了,他甩袖一把三毒插在一遍的梁柱上。

“晚吟...”

“你来作甚?!来看我笑话的吗?”江澄转过身去,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蓝曦臣将三毒收起,放到江澄身边道:“不,现在外面都在传晚吟是地坤的消息。我不放心...”

“哼!天乾如何,地坤又如何,他们妄想动我江家分毫!”这是承认了...蓝曦臣想起江澄早年经历的事情,不禁心里更加心疼了几分。如果他早一点发现自己的感情,就不会让江澄那么辛苦了。过去怎么也无法挽回,但今后他想护江澄周全。

“晚吟,无论怎样,你还有我,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江澄心中一怔,他想起了曾背弃誓言的魏无羡,还想起了数日前蓝曦臣和那女子拥抱的画面,黯然道:

“不...我不需要谁站在我身边,我从来都只有自己。”

这话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对蓝曦臣还是对魏无羡说的。江澄并非永远都能屹立不倒,他承受不了第二次背叛,尤其那个人是蓝曦臣。趁着蓝曦臣还没有对自己承诺什么,也趁着自己还没有陷得更深,不如早早做个了结也好。只可惜下一刻上天仿佛跟他作对似的开了个玩笑。

只听得蓝曦臣沉默半晌低沉的声音道:“晚吟...我心悦你,能不能给涣一次机会,也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数日前和女子搂搂抱抱,如今莫名其妙跑来说心悦我。江澄觉得好笑,好笑极了!他嘲讽道:

“蓝宗主说笑了,你我之间不过熟稔几月何来心悦之悦。”江澄眼神黯淡了下来,喜欢...蓝曦臣近半年里对自己照顾得格外周到,让自己竟然有几分感动,但这是喜欢吗?自从看到蓝曦臣与女子相拥的画面,他茶不思饭不想整日里心神不宁,但更多是气愤。“这些话江某就当没听过...蓝宗主请回吧。”

“晚吟,我...”  

看着江澄一脸厌恶的表情,蓝曦臣想急忙上前挽留。江澄却闭上眼转身拂袖而去。这一夜蓝曦臣一颗心沉到谷底,他伤心欲绝失魂落魄地坐在江澄方才坐过的位置上想了一夜...想到江澄以后身边会有一位佳人相伴,想到那笑容不在是自己一人独享心中便痛苦不堪。



今日一向宁静的云深不知处一大清早格外喧闹。院内马车红绸拖着的全是上等珍宝法器,马车从内院一直排到了山门口。

“什么?大哥要向江澄提亲。”还没睡醒的魏无羡一下子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火速的穿好衣服就来到大厅。

“是,今日一早便让人备好聘礼说要亲自去云梦提亲。”眼前的蓝景仪蓝思追已经换上了一身平时不会穿只有重大场合才会穿的服饰站在厅前等待泽芜君。片刻后只见蓝曦臣一脸容光焕发,银色镶边卷云暗纹大长袍,样子好不华丽,面带笑容迈着轻盈的步伐款款而来。

蓝启仁在一旁甚是欣慰自己的侄子终于开窍了。大家兴致高昂,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跟着泽芜君就下山了。


云梦莲花坞这些天没一天消停过,自从地坤身份泄漏,每天上门求见的人络绎不绝。今日不知为何比平日里更加吵闹了。正在批阅文案的江澄被吵的忍无可忍,他怒气冲冲唤出紫电决定要好好出去同他们讲讲道理。

“外面何人在我莲花坞如此喧哗?”江澄忍耐已到极限。

“禀报宗主,是姑苏蓝氏蓝宗主。”每日前来提亲的人都是按照江澄事先交代的一律不见全部轰走。今日确实不是他能控制住的,主事一脸歉意又有些无奈的看着江澄。

“蓝曦臣究竟在搞什么名堂?!”说罢江澄便沉着脸抬脚往前院走去。


歌尽桃花

大概的曦澄内容

观音庙以后的时间线,大概是在魏无羡自认为与江澄算清一切时,江澄因悲伤过度(这里解释一下,我的这篇文里江澄把魏无羡看的很重,可是魏无羡伤他太深ps:兄弟情,家人情)回莲花坞后倒下了,直到第三天才醒过来,但是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一夜,出来时,满鬓如霜(白了),宣布闭关(实则外出云游),将莲花坞交给弟子江赟(此人正文中会介绍)。在途中偶遇散心的蓝曦臣,一同云游。之后发生种种。(曦澄共有三次同游,定情是在第三次)   🌻


问:白头发的澄澄好,还是黑头发的澄澄好?突然想写白头发的澄澄了,有种羽化而登仙的赶脚

观音庙以后的时间线,大概是在魏无羡自认为与江澄算清一切时,江澄因悲伤过度(这里解释一下,我的这篇文里江澄把魏无羡看的很重,可是魏无羡伤他太深ps:兄弟情,家人情)回莲花坞后倒下了,直到第三天才醒过来,但是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一夜,出来时,满鬓如霜(白了),宣布闭关(实则外出云游),将莲花坞交给弟子江赟(此人正文中会介绍)。在途中偶遇散心的蓝曦臣,一同云游。之后发生种种。(曦澄共有三次同游,定情是在第三次)   🌻





问:白头发的澄澄好,还是黑头发的澄澄好?突然想写白头发的澄澄了,有种羽化而登仙的赶脚


流年斑驳多少春夏

看曦澄看的好好的,突然跳出来一篇文章,xy互相喜欢,澄单箭头,还只打曦澄tag???我要心肌梗死了!你打上xy不行吗?我屏蔽了xy标签还要在曦澄里看到这种文,我超难受的。要疯了(ー_ー)!!

看曦澄看的好好的,突然跳出来一篇文章,xy互相喜欢,澄单箭头,还只打曦澄tag???我要心肌梗死了!你打上xy不行吗?我屏蔽了xy标签还要在曦澄里看到这种文,我超难受的。要疯了(ー_ー)!!


清酒十三里.🌙

优秀的大神天天吃鸡(八)

   等了大概半天,一个个战队陆续下场,人群中也爆发出一阵阵尖叫,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的坚定,只有薛洋还赖在晓星尘怀里不肯出来,最后被江澄捉住命运的后颈皮扔到电脑前,薛洋揉了揉被勒疼的脖子,愤愤道:“澄澄你干什么?我他妈不要面子的啊!”

比赛正式打响,魏无羡和薛洋心有灵犀的都选择了跟随江澄,这次降落的地点还不错,魏无羡一降落迅速找到一把枪。别管好不好,先拿着再说。

江澄很快找到一把98K,薛洋就比较倒霉了,一开门就跟敌方温宁打了个照面,人家还没有动作自己倒是撒丫子一拳锤过去就跑了。

莫名其妙挨了一拳的温宁:我小天使做错了什么?

几分钟下来所有人几乎...

   等了大概半天,一个个战队陆续下场,人群中也爆发出一阵阵尖叫,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的坚定,只有薛洋还赖在晓星尘怀里不肯出来,最后被江澄捉住命运的后颈皮扔到电脑前,薛洋揉了揉被勒疼的脖子,愤愤道:“澄澄你干什么?我他妈不要面子的啊!”

比赛正式打响,魏无羡和薛洋心有灵犀的都选择了跟随江澄,这次降落的地点还不错,魏无羡一降落迅速找到一把枪。别管好不好,先拿着再说。

江澄很快找到一把98K,薛洋就比较倒霉了,一开门就跟敌方温宁打了个照面,人家还没有动作自己倒是撒丫子一拳锤过去就跑了。

莫名其妙挨了一拳的温宁:我小天使做错了什么?

几分钟下来所有人几乎人手一把狙击枪,只有薛洋还在悠哉悠哉的乱晃,江澄看不下去,对着耳麦怒吼道:“薛洋!你过来我给你枪!”

“我就知道澄澄你不会见死不救的!”薛洋兴冲冲的跑过去拿枪,怎能料一阵狙击兴冲冲的小鸡仔瞬间变成蔫塌塌的老母鸡,薛洋绝望的看着仅剩的半管红条和步步紧逼的狙击手心道该不会第一次比赛就跟闹着玩儿一样收场了吧?

【HOR魏无羡击败KJL千尘】

“愣什么?快上来!”魏无羡开着拖拉机帅气的来了个360°漂移,还顺带扔了个急救包给薛洋。

“垃圾洋洋你能不能别瞎鸡巴乱晃了?这次比赛对澄澄很重要,能不能好好打?”魏无羡头一次认真道。

薛洋委屈的撇撇嘴,“那我就是找不到嘛……”正说着一把98K在茂密的树林间露出一角,薛洋心满意足的拿起来,“你薛爷爷我也有枪了!沙雕羡羡,垃圾澄澄,走!我们去干死他们!”

【HOR薛洋击败DKO落叶】

【HOR江澄击败DKO笑面】

【HOR魏无羡击败KJL昔景】

【HOR………】

【HOR………】

“让我们恭喜HOR拿下分赛胜利!”主持人雄厚的声音再次在会场中央响起,台下一片震耳欲聋的尖叫和掌声,那一瞬间江澄无比满足,原来被别人认可的感觉,是这样的。

“晚吟打的不错啊,期待明天的总赛。”“清莱赛”分成两场,分赛是为选出最终的三支队伍进行总赛,不用想都知道是在场的三支。

“哼。”江澄轻轻哼了一声,随即又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别扭道:“上次的事……谢谢你。”

蓝曦臣笑了笑,“晚吟不必客气,毕竟那样的谣言的确不好,更何况我与HOR的前任队长有些交情。”

“你认识他?”江澄有些意外。但蓝曦臣似乎不打算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他也识趣的没有再问,一场比赛下来薛洋和魏无羡都有些疲倦,提前回宾馆休息了,剩下的人也各自组团去吃饭了,只有角落里一个浑身散发着“黑暗气息”的少年愤愤难平的捶着无辜的墙面。

“怀桑?你怎么了?怎么不去吃饭?”蹦蹦跳跳免费看了场如火如荼的竞技赛的蓝景仪兴高采烈的准备回学校,不想下楼时却看到这样的场景。

“景仪啊,我没事,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聂怀桑虽跟眼前这位少年不熟识,但多少也见过几面,便多说了几句。

蓝景仪有些不放心,在聂怀桑再三催促下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蓝景仪走了之后聂怀桑又发了会儿闷气,正准备去吃饭才发现天都黑了,聂怀桑有些崩溃,他是个路痴,纯种路痴。所以来的时候紧紧跟在蓝曦臣身旁一步都不敢离开的,可如今蓝曦臣不在,聂怀桑开始不知所措起来。

“怀桑,这么晚怎么还不休息?”一个温柔轻软的少年音从他头顶响起,聂怀桑回头,看见让自己生气的“罪魁祸首”正笑盈盈的站在拐角处看着自己。

“哼!跟你有什么关系?我马上就去了……”

温宁笑了笑,从楼下柜子里拿出一包泡面,揉揉聂怀桑的头发道:“怀桑是不是不认路啊?这么晚了一个人出去也不安全,去我房间坐会儿吧,我给你泡面吃。”

“不用……”聂怀桑正想拒绝,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叫了一下,他羞的脸都红了,跌跌撞撞跑上了楼,路过温宁时还不忘狠狠瞪他一眼。

温宁无奈的摇摇头,真可爱啊。

*啊路痴设定大概就是我的原型了吧哈哈哈哈,第一次写聂怀桑不太熟悉w,人设崩了请不要给我一顿毒打√

浮生六记.cn

【曦澄】若有来世,我定不爱你

虐文预警


蓝曦臣

我心悦与你

不过…

这可真像个笑话

世人都知泽芜君心悦敛芳尊

可唯独我不知

如今我明白了

也…懂了

我才是那个在你们感情中的第三者

这休书,你大可签了他

也算是了了我一心愿…

“这是江澄离开云深不知处对蓝曦臣说的最后一句话,在这之后,江晚吟闭关再不见他人。听说连他最亲近的金小宗主都未见过他呢!”只听客栈中的几位‘大爷’在案边细细交谈这,不过聊得这话题也实在是敏感,足矣让他身边的紫衣男子勃然大怒。可是他并未动怒,只是微微皱眉,大抵是放下了…吧

“阿瑶,阿瑶?”蓝曦臣着急的寻找着,他口中念叨的这人。嗯,阿瑶,肯定是仙督敛芳尊了莫属,不然又...

虐文预警









蓝曦臣

我心悦与你

不过…

这可真像个笑话

世人都知泽芜君心悦敛芳尊

可唯独我不知

如今我明白了

也…懂了

我才是那个在你们感情中的第三者

这休书,你大可签了他

也算是了了我一心愿…







“这是江澄离开云深不知处对蓝曦臣说的最后一句话,在这之后,江晚吟闭关再不见他人。听说连他最亲近的金小宗主都未见过他呢!”只听客栈中的几位‘大爷’在案边细细交谈这,不过聊得这话题也实在是敏感,足矣让他身边的紫衣男子勃然大怒。可是他并未动怒,只是微微皱眉,大抵是放下了…吧































“阿瑶,阿瑶?”蓝曦臣着急的寻找着,他口中念叨的这人。嗯,阿瑶,肯定是仙督敛芳尊了莫属,不然又有谁能让堂堂泽芜君如此失神啊!“二哥?怎么了?如此捉急?”蓝曦臣看着自己心尖上的人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松了一口气,一把抱住。凑近金光瑶耳边说:“阿瑶,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我…”

“二哥不必说了,这也快到你和江宗主的婚期了,这样容易让他误会。”金光瑶在蓝曦臣的怀里小幅度的挣扎着,可惜只是让二人之间的距离更加近外,并未其他作用呀。可是,这一幕好巧不巧的让,被金光瑶叫来的江澄看到了。呵,可真是好风景啊!果真,蓝曦臣还是…不喜欢我。没事,婚后,他应该会爱上我的。想到这里,江澄也动了动自己无神的眸子,重新披上自己冷酷的伪装,走向前,冷言道:“敛芳尊叫江某来,可有事?”金光瑶确保江澄已经看到后,缓缓起身,露出假惺惺的微笑对江澄说:“江宗主不必见外,待你和二哥结婚后,我还要唤你一声蓝主母。”,“呵,不必了,敛芳尊还是有事说事吧!”江澄闻言道。:“拿还请江宗主起身无我去前厅商议。”金光瑶一如往常的回答,向前走几步,对蓝曦臣说“二哥还是先回云深吧…”“那你…罢了,我先走了…”“嗯,二哥再见。”蓝曦臣大步的向前走,依旧忽视江澄。此举动也只能引来江澄嘲弄一笑,不知是笑谁,不过,大有可能,是笑自己吧…







待蓝家与江家大婚之日,一个百分之百的消息,飘到了,江澄耳边。蓝曦臣他逃婚了…

“阿澄,曦臣如此,老夫不知他为何做出此举动,不过,蓝家自会赔偿。”蓝启仁在江澄身边,缓缓的说。“蓝老先生,不必如此,这婚也算是结了,休书…我也准备好了,待蓝曦臣回来让他签了,就…行了”江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走出云深不知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连着一颗落下,像是放开的水闸,接连涌出…

蓝曦臣啊蓝曦臣

你…



我为何要如此低贱!

为何还要留着你会爱上我的想法!

为何…

为何!





















你若说他放下了,那大抵是不可能的。















哦对了,我记得,在泽芜君与敛芳尊大婚那天,那个紫衣男子好像还去了现场!还笑了呢!他笑起来可好看了,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后自杀了呢!真是可惜。











呀呀呀,瑶妹严重偏离人设!




加瑶妹纯粹好虐~~


漻一彦

【曦澄】止于情,何哉?(二十二)

回寒(八)

--------------------------

内含小剧场(祝食用愉快)

--------------------------

琼林那处二人去了多次,在难找出些什么,只能从芍药印纹出发去找些什么。

那些碎片拼在一起,除了可以看出芍药印纹,还能约摸看出这是个碗底。

金家向来喜好将牡丹印在各种器物上,碗底也在这范围之内。


“知道兰陵在修水利的事,虽然动静大,但除了金家以及附属家族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了。”说着,江澄指了指已经整理好的从主簿那里拿到的关于这次修水利的卷宗,依旧不停笔画着。

二人又调查了一番梁志鸿的交集圈和为人处世,又将重心转移到兴修水利一事上。


“去年,被几个长老连同几...

回寒(八)

--------------------------

内含小剧场(祝食用愉快)

--------------------------

琼林那处二人去了多次,在难找出些什么,只能从芍药印纹出发去找些什么。

那些碎片拼在一起,除了可以看出芍药印纹,还能约摸看出这是个碗底。

金家向来喜好将牡丹印在各种器物上,碗底也在这范围之内。


“知道兰陵在修水利的事,虽然动静大,但除了金家以及附属家族应该没有几个人知道了。”说着,江澄指了指已经整理好的从主簿那里拿到的关于这次修水利的卷宗,依旧不停笔画着。

二人又调查了一番梁志鸿的交集圈和为人处世,又将重心转移到兴修水利一事上。


“去年,被几个长老连同几个附属家族的家主提出来的。我核查过经费,金家是正常支出,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江澄放下了手上的笔看着蓝曦臣道。

“我又去核实了一下各地的水利工程,最慢的就是没动工的廿平梁氏,而巍山王氏动作最为快。他们修建好之后,他周边几个家族动作也快了起来,我查过是王氏主动提供的帮助。”蓝曦臣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江澄。

“哦?”,江澄挑眉,“王衡会这么好心?那些人也会接受?”

“这个不是很清楚,不过王氏派去的人是乔装过的”,蓝曦臣翻看着文件,“各家族的提出者写在第一位的便是这王氏王衡,而最后一位还是那梁志鸿。二人交集看不出什么问题,好像只是点头之交的样子。”

江澄放下手中的笔,看了一眼自己的画作,让蓝曦臣来看。

画上是三朵花,一朵牡丹,一朵芍药,还有一朵是那个芍药印纹上是花。三朵花的花朵都用的是同种颜色,牡丹的叶片是偏黄的绿色,芍药则是黑绿色,而印纹上的芍药叶片则和牡丹一个颜色。

“这样放在一起看确实是有挺大区别的,但不注意的话,这印纹上的花确实能以假乱真为牡丹”蓝曦臣看着画,“阿澄画的真好”。

“干正事”,江澄没好气,偏头看见有点委屈的蓝曦臣,又给了他一记白眼。

“既然画芍药,就画芍药,现在看来这芍药不芍药,牡丹不牡丹,而这两不像,只能说明这幕后之人的想法是”,蓝曦臣正色,“颠覆金家。”

“嗯,你也这么觉得。这只怕是个长战”,江澄道。

“无事,我一直在”蓝曦臣不假思索,说完才觉问题,不觉红了耳朵。

江澄心头一暖,白皙的脸泛起了浅淡的红晕,偏头看向窗外。

“我去给金凌熬点粥,他最近瘦太多了。”说完江澄便理了理衣衫,向外走去。

“好,我也去”蓝曦臣说着,跟上江澄。


某处书房窗边有一朵不合时宜却盛放的金星雪浪,在花旁边,一个人脸浸在阴影里,用剪刀玩味地挑拨着金星雪浪,听着后面的人报告着什么。

“动作倒是挺快,看来金凌这条小命只能放一放了”说着那人用剪刀尖在花下游走,停在离金星雪浪最近的一片被涂紫的叶子上,“不过有没有命活下来就要看造化了,”。

“咔嚓”那片叶子被剪下来,落在那人手上。

那人大笑,手揉搓着掉落的叶子,紫色的颜料染满全手。


小剧场:

那人大笑,手揉搓着掉落的叶子,紫色的颜料染满全手。

“好脏,怎么洗?”看着满手江澄色,主人瞬间满脸嫌弃。

谁让您闲着没事搓叶子玩的?下属在内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

收工ing。

“导演,为什么洗不掉,手都要搓烂了!”神秘人黑着脸抖抖自己沾满水的江澄色手指,颇有些中毒太深救不回来的感觉。

“这个颜色是不是很赞!”漻导欢乐的扒拉扒拉小算盘,笑眯眯的开口,“隔壁装修我去弄了点,节约经费嘛。”眼看着那人有黑化的趋势,迅速跑开50米,朝他喊道:“放心放心我问过了,过几天它自动就褪色了!我还要写稿,溜了溜了!”


谦之.
二胎开车地点,莲花坞3A景区。

二胎开车地点,
莲花坞3A景区。

二胎开车地点,
莲花坞3A景区。

待一切尘埃落定

【存梗】曦澄,无其他cp

以自己真实经历为模板


八月份,正是热辣的季节

淅沥的大雨,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开往B市的高铁被吹落的广告牌砸中,在等到救援前,上千人在这两列车里没水没电的度过了五个多小时,最初还一度处于氧气不足的情况


澄和涣处于暧昧期


担忧着对方,厌恶人性的自私,可自己亦不能免俗


希望对方活着


希望有人来营救


却无奈于相关部门的不作为


却只能被迫接受残酷的现实


但万幸


真情也许会迟到,但永不缺席


以自己真实经历为模板


八月份,正是热辣的季节

淅沥的大雨,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开往B市的高铁被吹落的广告牌砸中,在等到救援前,上千人在这两列车里没水没电的度过了五个多小时,最初还一度处于氧气不足的情况


澄和涣处于暧昧期


担忧着对方,厌恶人性的自私,可自己亦不能免俗


希望对方活着


希望有人来营救


却无奈于相关部门的不作为


却只能被迫接受残酷的现实


但万幸


真情也许会迟到,但永不缺席





泥鳅有梦

【曦澄】杨柳枝5

*江澄是喜欢蓝曦臣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长篇,不弃文


*前文链接:http://niqiuyoumeng.lofter.com/post/1f5963a3_12c674163

http://niqiuyoumeng.lofter.com/post/1f5963a3_12c87a851

          ...

*江澄是喜欢蓝曦臣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长篇,不弃文


*前文链接:http://niqiuyoumeng.lofter.com/post/1f5963a3_12c674163

             

    http://niqiuyoumeng.lofter.com/post/1f5963a3_12c87a851

                

http://niqiuyoumeng.lofter.com/post/1f5963a3_12c9d735f

              

   http://niqiuyoumeng.lofter.com/post/1f5963a3_12cc817d6


这天晚上,不仅仅是夜晚的安宁,就连江澄和蓝曦臣也感到了久违的恬静。


外面的天黑的让人心慌,不安的空气湿漉漉的浮浮沉沉的。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一切都在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江澄缓缓转过身躯,还是一眼就看清自己身旁蓝曦臣。


江澄看着蓝曦臣安稳的睡颜,蓝家果然好风范,连睡觉也不出任何纰漏,前一秒还不由得感叹蓝曦臣赏心悦目的睡姿,后一秒内心蓦然涌动着慌乱,空洞,烦躁,惶惑,无明火……也许都不是,也许兼而有之。


「蓝...曦臣...」


「蓝...涣...」江澄在内心喃喃自语。这是一个他不陌生的名字,也是他不敢想不敢念的名字。


江澄有时候觉得大名鼎鼎的泽芜君的警惕性是不是太差了。就这样睡着了,难道不怕发生危险,还是过于信任自己了?


江澄无法不承认自己在清谈会看见蓝曦臣时,欢欣要远远超过惊讶,他知道蓝曦臣一直为了金光瑶之死自责。他太懂这种感觉了,魏无羡当年为自己“剖金丹”,他以为自己会感动,他知道真相时感觉天塌下来了,这么多年他相信魏无羡一直没死,所以也不厌其烦找寻冒充的人,宁可信其有,可惜他们始终不是魏无羡。


他有时候真不知这是上苍对他的厚爱,还是上苍对他的调侃。


「蓝...」江澄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子时刚到,原本是阒无一人的街道上,突然熙熙攘攘了起来。


江澄警惕性猛增,越过蓝曦臣,走到窗边,透过窗帘,他看见了原本应该在白天才能看见的情景:人声嘈杂,人头攒动,人一个接着一个,如同木偶一般慢悠悠的走着,朝着一个相同的终点,偶尔传来几句对话,可惜太远了无法听清楚。大人一般都是面无血色,小孩本应该睡觉,却强行被大人胁迫着,不安躁动,他们每个人拿着一束火把,脸虽然消弱,却充满了病态愉悦感。


江澄顺着他们行走的方向望去,街道上漆黑的魅影,在灯光下一片通明。而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他刚刚入城时所见的深山。


「很好,终于是要出来了吗?」江澄心想,正准备行动时,这才发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


果然,蓝曦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也难怪这么大的声响,看着蓝曦臣若有所思的目光,江澄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尤其是他的目光中含蓄着一些江澄无法理解的东西,是疑惑?是好奇?是悲哀?是...?而这目光就这样毫无掩饰的看着自己,江澄心一动,却不敢再想了。


到底是什么?江澄没有时间去仔细想了。他飞快穿好衣裳。


「蓝曦臣,我去看看,你要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好好歇息吧」江澄拿着三毒就准备开门而出,却被温润的声音阻止了。


「晚吟」蓝曦臣道「外面太乱,其必有蹊跷」


江澄想到了小二喋喋不休的嘱咐,又看了看蓝曦臣脱了他们蓝氏特有的服饰,换上了一件黑白条纹的毫不起眼衣裳,虽然知道了他叫住自己的目的,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难道你想劝我放弃?」


「自然不是」蓝曦臣微笑着摇摇头。江澄竟然觉得自己还有好心情去想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喜欢笑的人。


「我们是外来人,城内之人对我们颇为防范,突然进入人群必然会引起大乱」蓝曦臣又接着说,蓝曦臣没有回答自己去不去,不过看他的衣裳就明白了。「我们要真正弄明白这件事就必须混入人群不被发现,是以刚刚入城后我变买了两套衣服,你还是赶快换上吧!」


江澄一向是蓝曦臣心思缜密,这从他年少时就知道了,现在还是忍不住感慨。


于是两个名满天下的宗主穿上了普通的衣服,从后窗而出,偷偷地混入了大人潮中,在拥挤人群,江澄发现在火把照耀下的蓝曦臣柔和安详,只是顺着人群轻轻地走着,摩肩接踵的人似乎没能够干扰他,熠熠生辉。


蓝曦臣默默行走着,偶尔看着在前方离自己仅有几步之遥的江澄的背影,不知是琢磨着什么。


人群中很少有人说话,即使偶尔有小孩哭泣,做父母的也立刻制止了,所以江澄在人群中什么也没能打听出来。但他仍能感觉出来只要到了目的地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远处,天地之间流动着雾气,似看得见的风,似高过地面的水,风水将天地间模糊起来。


江澄慢了脚步同蓝曦臣并肩前行,可是谁也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没话说,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总之,他们都在静默中行走着。


人群挨挨挤挤,浩浩荡荡,走着走着......


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江澄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平地之上的露台,正是建立在那团黑色雾气之下。在平地中间,十余尺高,五六米宽,燃烧着熊熊烈火,火星子腾腾而上,站了一个人,她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脸上淌着又或是涂抹着又红又稠的血,那个瘦老人把眼睁得很大。


“你们都来了吗?神的仆人们,终于可见见天神降临,他庇佑我们多年,满足了我们愿望,今天要出下凡了,把福泽带给我们这群弱小的东西!”那个老人在露台是疯狂地告诉大众。


人们的举动,虽然看似古怪,其实对他们自己来说是极平常的。


人们又从四面八方向中间的火花涌过去。他们吆喝着,感叹着,怨那言语的短促,怨那言语多余。


至于那个老人瘦的风一吹就要倒下来了,可是去没有人注意, 人们的脸上浮现出歇斯底里的满足感。


他们期待着...似乎是神仙真的会到来一样。


“你们是幸运的人,神的垂青,神的垂青,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听到哀求,呻吟,叹息,哭泣......喊着,奔突着......


枯燥而又尖厉夹,同时杂着人们疯狂地气息,传入了这两个外来着的耳中。


蓝愿是我小娇妻

【武器和主人的互动】

【题外话:我不会写语言和神情,所以就没写了,希望理解】

魏婴回答道:“对阿,要不我把他们叫出来怎么样?” 江澄:“行”

语落,客厅瞬间多了四个人,两女两男,两紫两红

江澄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和男子

给出的评价大概是:女子(陈情)属于活泼开朗好动

男子(随便):属于外面混的小混混【原谅我】

魏婴给的评价是:三毒:有点像隔壁的隔壁的温情姐姐,御姐型

紫电:完全是江澄的盗版,傲娇,毒舌男

安静好一会,两人异口同声的问:“这就是你的?”

安静

两人又齐声回答:“嗯嗯”

江澄:你我的都变成人了,那

魏婴:阿凌的也

两人语落一齐望问楼梯,刚好看见下楼来吃饭上学的金凌和岁华,岁华阔以说是标准的萝莉型

金凌走到他们面前看了看他们身边的四...

【题外话:我不会写语言和神情,所以就没写了,希望理解】

魏婴回答道:“对阿,要不我把他们叫出来怎么样?” 江澄:“行”

语落,客厅瞬间多了四个人,两女两男,两紫两红

江澄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和男子

给出的评价大概是:女子(陈情)属于活泼开朗好动

男子(随便):属于外面混的小混混【原谅我】

魏婴给的评价是:三毒:有点像隔壁的隔壁的温情姐姐,御姐型

紫电:完全是江澄的盗版,傲娇,毒舌男

安静好一会,两人异口同声的问:“这就是你的?”

安静

两人又齐声回答:“嗯嗯”

江澄:你我的都变成人了,那

魏婴:阿凌的也

两人语落一齐望问楼梯,刚好看见下楼来吃饭上学的金凌和岁华,岁华阔以说是标准的萝莉型

金凌走到他们面前看了看他们身边的四个人,瞬间就明白了。

金凌:舅舅,你们也

两人:嗯

江澄突然想到金凌要上学开口到:金凌,你快吃饭吧,吃完饭去学校,要迟到了

金凌这才想起他要上学:嗯

餐桌—

早饭已已经吃到一半,魏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们等一下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那他们怎么办?

江澄和金凌也意识到了问:“对阿,你们怎么办”

武器们:自然和你们一起啊

魏婴和江澄首先不同意:不行,岁华跟金凌去学校,我们没意见,但是你们四个跟着我们不行

三毒不解的问:为什么?

二人:就是不行

金凌若有所思的问:你们阔以变成人,也阔以变回去吧

随便:可以

金凌:那不得了

江澄:他们原身太大

陈情:我们可以把原身变小,在变饰品,

江澄:然后我们带在身上

紫电:没错,我本来就是戒指,不用担心

陈情:我阔以变成项链

三毒:手链

随便:手链

魏婴:是不错,那就这样吧

雨落,眼前的人已不见,而桌上多了四条饰品

两位拿起带在身上,又看了看岁华

岁华:我变成手链

语落,金凌手上多了一条手链。

早饭结束—各自忙各自的

云梦高中高三【一班】

金凌走进教室,在蓝愿旁边坐下

蓝愿温柔的看着他:阿凌,生日快乐,昨夜,我有急事未到,阿凌不会生气吧

金凌:你来不来都无所谓

蓝愿从位置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礼品盒,递给金凌

蓝愿:阿凌,这是我精心挑选的,希望阿凌送下

金凌接过礼品盒:我收下了,我也有礼物给你

金凌拿出书包,翻出思凌。

思凌此时已是手链,金凌没有多想,对蓝愿说:蓝愿,把手伸出来

蓝愿听话的把手伸出来,金凌把他的衣袖噜了上去一点,把思凌带到蓝愿的手上。

蓝愿看着金凌的这一系列动作,笑到:谢谢,阿凌

【叮—】上课铃响起

金凌没有回蓝愿,只是拿出书,假装认真上课。

岁华用心灵感应与金凌沟通:主人莫非是喜欢他?

金凌心里回答她:没有的事

岁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提醒了金凌:主人,我感觉到有人用恶毒的眼光看着你

金凌听后,好奇的看了四周,都没有发现:你是不是想多了

岁华:主人小心为好

恶毒眼光是存在的,它主人来自金凌和蓝愿的后方第五个位置的女生,温妍。

温妍已经暗恋了蓝愿许久……

——————

暂时这样

乱七八糟的

你们凑合一下吧

日常宣群:欢迎加入墨家三秀,群聊号码:817266411

欢迎加入全宇宙大佬群,群聊号码:938381433

然后…希望大家喜欢

多多评论…


若若小奈奈

第三话更新
这个天气我也是哔了狗
不过放假还是真爽啊
我怀疑半月假要凉
真实

第三话更新
这个天气我也是哔了狗
不过放假还是真爽啊
我怀疑半月假要凉
真实

蓝玖字不离

碍事的鲜花,丢掉。

蓝曦臣紧紧握住江澄的手,单膝下跪,从花束里掏出准备已久的戒指递给他。

“晚吟,我知道这很仓促,但我爱你,我喜欢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嫁给我,好吗?”

江澄愣愣地看着他,红着脸夺过鲜花丢到地上。

蓝曦臣看着他的动作,满目凄然,周围围观的群众也为之呼吸一滞。

就在蓝曦臣想要垂下头的时候,江澄突然猛地把他拉起来,用嘴唇堵住他疑问的声音。

起哄声不断,两人不顾一切的拥吻,末了,江澄抱紧他说……

“好。”

蓝曦臣紧紧握住江澄的手,单膝下跪,从花束里掏出准备已久的戒指递给他。

“晚吟,我知道这很仓促,但我爱你,我喜欢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嫁给我,好吗?”

江澄愣愣地看着他,红着脸夺过鲜花丢到地上。

蓝曦臣看着他的动作,满目凄然,周围围观的群众也为之呼吸一滞。

就在蓝曦臣想要垂下头的时候,江澄突然猛地把他拉起来,用嘴唇堵住他疑问的声音。

起哄声不断,两人不顾一切的拥吻,末了,江澄抱紧他说……

“好。”


蓝愿是我小娇妻

【魔道采菜园】

魏婴:哟哟,切克闹

金月歆:我说白菜

金子轩:哟哟切克闹

欧阳子真:哪里的白菜

——————

完整版链接↓

http://t.cn/EUb2xt2

多多评论

魏婴:哟哟,切克闹

金月歆:我说白菜

金子轩:哟哟切克闹

欧阳子真:哪里的白菜

——————

完整版链接↓

http://t.cn/EUb2xt2

多多评论


M°usika

我对象是大佬!?『Chapter 1 』

现代魔道,大学梗B站梗


唱见大佬VS舞见大佬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聂瑶✔ , 轩离✔,   后期小包子追凌✔、桑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评论区欢迎吐槽✔


『评论区见链接』✔

现代魔道,大学梗B站梗


唱见大佬VS舞见大佬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聂瑶✔ , 轩离✔,   后期小包子追凌✔、桑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评论区欢迎吐槽✔


『评论区见链接』✔


M°usika

我对象是大佬!?『主要人物介绍』

啦啦啦~开新坑了~主更还是『浮生七世』


——————————————————


现代魔道,大学梗B站梗


唱见大佬VS舞见大佬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聂瑶✔ , 轩离✔,   后期小包子追凌✔、桑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评论区欢迎吐槽✔


『评论区见链接』✔

啦啦啦~开新坑了~主更还是『浮生七世』


——————————————————


现代魔道,大学梗B站梗


唱见大佬VS舞见大佬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聂瑶✔ , 轩离✔,   后期小包子追凌✔、桑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评论区欢迎吐槽✔


『评论区见链接』✔


M°usika

新坑——『我对象是大佬!?』

现代魔道,大学梗B站梗

唱见大佬VS舞见大佬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聂瑶✔ , 轩离✔,   后期小包子追凌✔、桑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评论区欢迎吐槽✔

『评论区见链接』✔

现代魔道,大学梗B站梗

唱见大佬VS舞见大佬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聂瑶✔ , 轩离✔,   后期小包子追凌✔、桑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评论区欢迎吐槽✔

『评论区见链接』✔

M°usika

浮生七世『拾伍』

哈哈哈——我活着回来了,前几周忙着复习考试,断更了~

这周补回来!


——————————————————

《魔道祖师》阅读体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追凌✔、聂瑶✔ ,(隐)聂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后期可能会增加图片,修改,请关注✔


第一次写阅读体,评论区欢迎吐槽✔


一家子当然要和和谐谐,团团圆圆,健健康康✔


『评论区见链接』✔

哈哈哈——我活着回来了,前几周忙着复习考试,断更了~

这周补回来!


——————————————————

《魔道祖师》阅读体


cp:忘羡✔、曦澄✔、宋晓薛✔、追凌✔、聂瑶✔ ,(隐)聂仪


  『其余待定』『不拆不逆』✔


ooc算我的✔红豆体✔


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莫当真)✔


后期可能会增加图片,修改,请关注✔


第一次写阅读体,评论区欢迎吐槽✔


一家子当然要和和谐谐,团团圆圆,健健康康✔


『评论区见链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