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曹丕

37.5万浏览    5235参与
五官中郎将文学掾

涸辙之鲋

开荤


梗来自于俺不知道什么时候看的(也不记得是哪位太太写的,抱歉),大概就是某小妾为了邀宠,给霸霸下药,结果阴差阳错可怜的小子桓儿进去了……最后结果好像是小妾被赐死(还是杀死?)。侵删。


刚上路,车技不佳,还请多多包涵


链接评论有,有问题补发或者私信

开荤


梗来自于俺不知道什么时候看的(也不记得是哪位太太写的,抱歉),大概就是某小妾为了邀宠,给霸霸下药,结果阴差阳错可怜的小子桓儿进去了……最后结果好像是小妾被赐死(还是杀死?)。侵删。


刚上路,车技不佳,还请多多包涵


链接评论有,有问题补发或者私信

流光光

【格律诗•七律】夜深读《魏文帝集》

夜深读《魏文帝集》


飞鸧泣与韶光死,旨酒佳期两不知。

沈李溶于缃帖字,浮瓜渺作素笺诗。①

茕茕俯仰搴兰芷,慊慊彷徨结桂枝。

梦至鸣弦歌故曲,君披甲胄向西驰。


2019.11.9


①曹丕《与吴质书》“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


应该是人生第三首格律诗,第一首律诗。

夜深读《魏文帝集》


飞鸧泣与韶光死,旨酒佳期两不知。

沈李溶于缃帖字,浮瓜渺作素笺诗。①

茕茕俯仰搴兰芷,慊慊彷徨结桂枝。

梦至鸣弦歌故曲,君披甲胄向西驰。


2019.11.9


①曹丕《与吴质书》“浮甘瓜于清泉,沈朱李于寒水。”


应该是人生第三首格律诗,第一首律诗。


QZYK(期末淡lo)

看到这个表挺有意思就搞了一个awa
P1是有水印版(转载转这个)
P2是无水印版(自己留着看这个)
@剪征袍

看到这个表挺有意思就搞了一个awa
P1是有水印版(转载转这个)
P2是无水印版(自己留着看这个)
@剪征袍

我卡里只剩五块钱

打扰首页,我来为八百年不更新的tag除除草

p4是史密斯夫妇pa

顺便吐槽一下,我去年年底爬回来搞,但是这cp太冷了,冷到我当年一度以为这是拉郎,反正这是一个我可双担的cp,意难平和可爱的点也很多,我真的渴望同好请姐妹们找我扩列找我玩(())

以及想问一下,12、13年那会狐仔太太有写过一篇很可爱的丕诩,只是因为贴吧炸了我又找不到人家太太,,如果有太太知道请一定要给我个链接什么的,我太喜欢那篇了!

最近贴吧帖子基本都恢复了,我想请大家品一下栀子太太的bad romance

今年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姐妹,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请大家看看我家绝美冷cp吧(?)


打扰首页,我来为八百年不更新的tag除除草

p4是史密斯夫妇pa

顺便吐槽一下,我去年年底爬回来搞,但是这cp太冷了,冷到我当年一度以为这是拉郎,反正这是一个我可双担的cp,意难平和可爱的点也很多,我真的渴望同好请姐妹们找我扩列找我玩(())

以及想问一下,12、13年那会狐仔太太有写过一篇很可爱的丕诩,只是因为贴吧炸了我又找不到人家太太,,如果有太太知道请一定要给我个链接什么的,我太喜欢那篇了!

最近贴吧帖子基本都恢复了,我想请大家品一下栀子太太的bad romance

今年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姐妹,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请大家看看我家绝美冷cp吧(?)


废柴初九只是个小号

今天的曹刘孙三人如何了(05)

大学的生活是自由的,但有些方面也是枯燥的。


比如现在,听着教授讲课就很无聊。


孙权趴在桌子上双目无神地盯着不断在黑板上比划的老师,再看看书籍,认命地把头磕向了桌子。


孙权被迫学了不想学的专业。虽然已经是公司老总了,但还是太年轻了,于是周瑜强迫孙权把他原本想念的外语系改成了其他的。


“好无聊啊......”书上是一片鬼画符,黑的黑,蓝的蓝,若教授看到了,一定会气的发抖。


曹丕揪着他的后领拍了拍他的脸,“起来,教授看到你这样要气死。”“担心什么这里他不会这么注意的。”虽口上这样讲着但孙权还是直起了身子,脸颊上还有......嗯,黑色墨水。


曹丕思索片刻决定不告诉...

大学的生活是自由的,但有些方面也是枯燥的。


比如现在,听着教授讲课就很无聊。


孙权趴在桌子上双目无神地盯着不断在黑板上比划的老师,再看看书籍,认命地把头磕向了桌子。


孙权被迫学了不想学的专业。虽然已经是公司老总了,但还是太年轻了,于是周瑜强迫孙权把他原本想念的外语系改成了其他的。


“好无聊啊......”书上是一片鬼画符,黑的黑,蓝的蓝,若教授看到了,一定会气的发抖。


曹丕揪着他的后领拍了拍他的脸,“起来,教授看到你这样要气死。”“担心什么这里他不会这么注意的。”虽口上这样讲着但孙权还是直起了身子,脸颊上还有......嗯,黑色墨水。


曹丕思索片刻决定不告诉他。


就当做惩罚好了。


这也导致了孙权被嘲笑后第一时间拿着刀朝曹丕冲了过去。


曹丕是孙权的室友,他们宿舍一共有四个人,还有一个陆逊和一个姜维。


不过另外两人昨晚都没回宿舍,所以孙权见到的只有曹丕。


大学第一天就不在宿舍这就是大学吗?孙权感叹了一声,随后因为开小差被教授点名批评并留下来批斗了近四十分钟。


曹丕:呵不听舍友言吃亏在眼前。


孙权:我鲨你曹子桓。


晚上孙权回宿舍的时候看见有人不断朝宿舍里拖东西,心生好奇硬拉着曹丕过去看。那人察觉来者抬头笑了笑:“你们好啊。”


“同学你也是这个宿舍的吗......?”


“对啊。我是陆逊,昨晚因有事回家了。”陆逊把行李箱扶起来,擦了擦鼻尖的薄汗。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没看见他......孙权一把拉住想遛的曹丕,不顾他一脸不情愿打了招呼。所幸的是陆逊并没有放在心上,脸上的笑容始终得体。


孙权是在进了宿舍才看见姜维的,他正一脸昏昏欲睡倒在床上,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到惊醒。


曹丕:我觉得你在找死。


孙权:才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陆逊:看起来好有趣哎那个紫色头发的看起来挺好相处的。


姜维:你妈的谁吵醒我的。


孙权在整理床单时都出来个杜X斯,他还没看清就被姜维抢了过去,然后接收了姜维一脸莫名的笑。


“看不出来啊小老弟。”


“你滚我是处男之身我是清白的。”


“才不信。”


孙权突然就想回家了。


#大学室友看起来好颜色我该怎么办#


答:亲亲这边建议您比他更颜色呢~




—TBC—


落雨为霜

p1,p2自制表情包p3是丕儿想说的话(bushi)
陈年老梗
微量丕植(是私心?)请注意
或许我找到了丕儿想借七步诗杀掉植儿的证据(理直气壮)
p3印象中的一个表情包(结果真找到了,不是自制的,如果侵权请您告诉我,我马上删)

p1,p2自制表情包p3是丕儿想说的话(bushi)
陈年老梗
微量丕植(是私心?)请注意
或许我找到了丕儿想借七步诗杀掉植儿的证据(理直气壮)
p3印象中的一个表情包(结果真找到了,不是自制的,如果侵权请您告诉我,我马上删)

宛央

【曹丕&李承泽?】今天的二殿下找到知心人了吗

没看过庆余年原作,是葡萄让我动的心思。

两位在某种意义上还是有一点相似之处?希望我喜欢的这两位二公主……啊,二殿下都好好的。乖巧.jpg


高山有崖,林木有枝。

忧来无方,人莫之知。

           —— 《善哉行》


曹丕:听说你也在家中行二?

李承泽:幸会。


曹丕(挑挑眉):家中可和睦?

李承泽(翻白眼):……

【共识度:10%】


曹丕:啧,这老二实不好当,我长兄殁于前,幼弟长于后。若是长兄还在,自然是他承继大业,我又何尝不想免于...

没看过庆余年原作,是葡萄让我动的心思。

两位在某种意义上还是有一点相似之处?希望我喜欢的这两位二公主……啊,二殿下都好好的。乖巧.jpg


高山有崖,林木有枝。

忧来无方,人莫之知。

           —— 《善哉行》



曹丕:听说你也在家中行二?

李承泽:幸会。


曹丕(挑挑眉):家中可和睦?

李承泽(翻白眼):……

【共识度:10%】


曹丕:啧,这老二实不好当,我长兄殁于前,幼弟长于后。若是长兄还在,自然是他承继大业,我又何尝不想免于这日日算计,免于在父亲面前担惊受怕。父亲心里,现今还在犹疑不定。

李承泽:呵,明明早就立了太子,名正言顺。我本不欲争抢,他便继位,我便做逍遥王公。现今,不过是陛下想推我上来做磨刀石罢了。


曹丕:十岁那年,刀兵蹡然,烈焰焚心,我侥幸乘马得脱,逃向深不见底的黑夜与寂静。一夜之间,竟如苍老十岁,长兄逝去,此后我便不得不担起艰险,不得不临着深渊狂奔。

李承泽:十三四岁时,我被迫离宫开府,他要我封王、要我结交、要我与政,从没人问过我自己愿不愿意去争。在还贪得一缕暖阳春风的年纪,不得不匆匆踏进血海漩涡。


曹丕:子建……乃我胞弟,我偶尔竟会想起他幼时扯着我的衣袍,一声一声地叫阿兄。那时候,我们还能毫无芥蒂地拉同一张弓、读同一卷书,他学诗的时候是我给他讲的《棠棣》。他肯定已经忘绝了。

李承泽:太子也曾是我弟弟,他幼时哭的时候总是我在哄他,眼泪蹭在我衣领上我真的万分嫌弃……不过现在好了,太子无兄弟,他想着杀我的时候不会再在我衣服上蹭一滴眼泪。


曹丕:即便辗转沉浮,我从不信那些愚谬的方术命数。千载之功在上,我愿为这天下而改变自己,既是偏要争,便是沉抑矫情也无所谓,便是要争得四方搏尽、汹涌激荡!

李承泽:我亦不屑于认命,他们既然逼我争,我也不介意锻作狠绝、心间藏锋,哪怕抬手间血流成河,我也非要争到山河震裂、不死不休!


曹丕:看看我们眼前这条路,纷乱而耀目的……

李承泽:狂放而阴郁的……

        —— 正是无尽的天下啊。

【共识度:50%】


曹丕:可是这一路走来,太累了,孤绝的黑夜里竟是只有自己一人的低息。

李承泽:权力之巅又何来的几人同行?


曹丕:最后的柔处,只敢尽付夜半的凉月与琴。披衣彷徨,霜露落秋。

李承泽:最后的私情,只有几纸卷稿手边作陪。赤足席荐,东风绕指。


曹丕:巧了。确是这兵荒马乱之中,才觉唯文章不负我。父亲自小教我读诗书。万物迁化、此身为土,不过忽然而已。唯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啊。

李承泽:最初是我娘爱书,诗文妙绝,令人暂忘世间斗乱。诗文里,人间百态、千古风流、俗世烟火。它们流传过万口千言,跌宕了几世几遭,都仿佛那么真实可触。

        —— 好像一点一触,便能进入你所说的那风月无边的不朽之世。

【共识度:90%】


曹丕:对了,既谈风月,怎能少了珍果?这西域而来的葡萄,甘而不涩,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悁……(得意自嗨.jpg)试问,他方之果,宁有匹之者乎?

李承泽:(葡萄已经在嘴里说不出话而比了一个大拇指.jpg)……嗯!

        —— 权柄江山是真,文卷不朽是真,葡萄也是真。

【共识度:200%】



曹丕:你不释于手的那卷故事,最后读完了吗?是叫《红楼》?

李承泽:不是你说的吗?万古人间不尽,我们的故事不尽。


(曹丕:对了,我到最后好像登上皇位了。)

(李承泽:……你我之间的故事今日尽了。)

往不闲

三国众人与才高八斗的兼容性测试

(又名今天大家比高高了么)

#一个由才高八斗而起的沙雕段子,本质是比高高,OOC预警

#无双梗、演绎梗出没,bug都是我的锅

#可能有策瑜、丕司马和…曹老板的后宫?

#我真的没有在黑权崽的,我很爱他的信我呀!

谢灵运:“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1.诸葛亮:“天下嘤嘤怪共一石,主公独占八斗,我占一斗,曹氏父子共分一斗。”

香香:“我二哥呢?”

诸葛亮:“关仲谋什么事?”

香香:“曹刘生子当如我二哥,他没遗传到么?”

丕丕:“我就知道我是亲生的。”

2.孙策:“天下小短腿共一石,仲谋独得八斗,曹操得一斗,夏侯霸亦得一斗。”*

香香:“二...

(又名今天大家比高高了么)

#一个由才高八斗而起的沙雕段子,本质是比高高,OOC预警

#无双梗、演绎梗出没,bug都是我的锅

#可能有策瑜、丕司马和…曹老板的后宫?

#我真的没有在黑权崽的,我很爱他的信我呀!

谢灵运:“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1.诸葛亮:“天下嘤嘤怪共一石,主公独占八斗,我占一斗,曹氏父子共分一斗。”

香香:“我二哥呢?”

诸葛亮:“关仲谋什么事?”

香香:“曹刘生子当如我二哥,他没遗传到么?”

丕丕:“我就知道我是亲生的。”

2.孙策:“天下小短腿共一石,仲谋独得八斗,曹操得一斗,夏侯霸亦得一斗。”*

香香:“二哥还是遗传到了啊!”

权崽:“我才不是家里亲生的吧?!”

3.周瑜:“天下美姿颜共一石,伯符独得八斗,我得一斗,江东众人共分一斗。”

孙策:“那……天下雄烈共一石,公瑾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还有一斗爱谁谁。”

香香:“孙小美,周大壮喊你回家吃饭?”

孙策:“阿香我看你今天话说太多了。”

香香:“懂了,除了公瑾哥,我们都不是亲生的,二哥等我。”

4.司马懿:“子桓写信一石,吴主独得八斗,季重得一斗,众友共分一斗。”

司马懿:“陛下不曾给懿留下书信啊……”

曹丕:“仲达……”

曹丕:“仲达我错了我不该一个人把葡萄吃完不给你留的,你别说了嘤嘤嘤嘤。”

5.曹操:“天下衣香共一石,文若独得八斗,子桓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丕:“父亲!”

曹操:“我还没说完,文若是真香,子桓只能被马啃,文若快来给孤闻闻。”

荀彧:“主公,请你在孩子面前注意一点!”

丕:“QAQ”

6.曹操:“天下乌鸦嘴共一石,我们奉孝独占八斗……”

郭嘉:“主公你打住,你这真的是在夸嘉么?”

曹操:“我夸你料事如神啊!诶奉孝你别走啊,要走也把印子遮一遮,不然长文看见又要说你QAQ”

陈群:“呵呵。”

孙策:“呵呵。”

香香:“噫~”

郭嘉:“孙小姐你噫什么,那是嘉喝多了趴竹简上压出来的印子!”

7.周瑜:“天下竹马之谊共一石,我与伯符独得八斗,曹操袁绍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孙策:“我与公瑾,总角之好,骨肉之分!”

香香:“\嫂子/\嫂子/\嫂子/”

权崽:“\饺子/\饺子/\饺子/”

孙策:“孙仲谋你皮痒了是吧!”

权崽:“嘤嘤嘤嘤嘤嘤,大哥我错了!”

香香:“哇,嘤嘤怪!果然……”

袁绍:“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把我和曹孟德放一块?”

曹操:“孤比较想跟元让放在一起。”

8.曹丕:“天下爱慕先生共一石,我独占百石。”

司马懿:“怎么你还多出来了?”

曹丕:“先生在丕心中的分量当然是越来越重!”

司马懿:“……”

曹丕:“先生什么都不说么?”

司马懿:“…………”

曹丕:“寄声浮云……”

司马懿:“知道了知道了,我亦爱慕子桓。”

曹丕:“仲达~”

9.司马懿:“天下豪迈闺怨诗共一石,子桓独占……没有别人了,一石都是你的。”

丕:“嘤嘤嘤嘤嘤”

*仲权的身高来自无双设定

(我:天下丕丕共一石,半点我都分不到,嘤嘤嘤嘤嘤嘤嘤)

吸丕使我快乐,就像车厘子和葡萄慕斯

公子忘川

30天推三国人物挑战—曹植

DAY12
喜欢的一段故事

建安十六年七月,操率军西征马超,植抱病从征,从征前作《离思赋》;丕留守,作《感离赋》。

30天推三国人物挑战—曹植

DAY12
喜欢的一段故事

建安十六年七月,操率军西征马超,植抱病从征,从征前作《离思赋》;丕留守,作《感离赋》。

鸣远清

关于假期计划

沙雕预警


————


1.


我是钟会,今晚我打算出去嗨皮一下。


今晚得到秘密消息,我爸在集团加班不会回家,在经过数十天枯燥乏味的学习​后我决定好好放松一番,具体放松方式,当然是去酒吧一醉方休,反正明天放假,睡到后天又何妨。


不过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姜维,而是告诉了我的好兄弟司马师司马昭曹叡,至于不告诉姜维的原因:我感觉他知道了能像我爸那样扒了我的皮。


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告诉姜维后他的那副嘴脸。


以下为钟会想象:


姜维:(掏出皮带)呵,让你去酒吧,看来要让你长长记性了。


钟会:(捂住胸口)伯约不要啊,伯约不要……!


啧,似乎把姜维想象的过于变...

沙雕预警


————


1.


我是钟会,今晚我打算出去嗨皮一下。


今晚得到秘密消息,我爸在集团加班不会回家,在经过数十天枯燥乏味的学习​后我决定好好放松一番,具体放松方式,当然是去酒吧一醉方休,反正明天放假,睡到后天又何妨。


不过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姜维,而是告诉了我的好兄弟司马师司马昭曹叡,至于不告诉姜维的原因:我感觉他知道了能像我爸那样扒了我的皮。


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告诉姜维后他的那副嘴脸。


以下为钟会想象:


姜维:(掏出皮带)呵,让你去酒吧,看来要让你长长记性了。


钟会:(捂住胸口)伯约不要啊,伯约不要……!


啧,似乎把姜维想象的过于变态……


最近姜维在复习,应该不会来。


我摇了摇头,停止了瞎想。


曹叡听到去酒吧的消息是当即答应,拍手表示不醉不归,​并召集了几位朋友一同前去,司马师抱有犹豫的态度,不过司马昭倒是很开明。


最帅四人群:


钟会:今晚10点三国酒吧约不约,小伙汁们怎么看。


曹叡:此计正合我意,我爸今晚和司马叔叔讨论文件,所以我有充分的时间过去。


曹叡:但愿今晚代驾开法拉利的双手不会颤抖。


司马昭: nb ,我也去!


司马师:……略有不妥,酒吧鱼龙混杂,风气实属不好。


司马昭:没事的哥哥,我陪你你怕什么,有我在,咋们晚上玩的会很开心。


司马昭: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今晚你都得去,我现在在集团给爸送文件,结束后去找你哈。


司马师:……


OK,全部搞定。我打了个响指,望了目前的时间,下午6点,我笑了笑,时间真是早呢,在本英才这种拥有大好时光的年龄,就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我想着,出门骑上我的小电瓶一路飞快的前往网吧打算开把xx 联盟娱乐一番,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像曹叡那样开法拉利,问就是没钱,再加上我不会开车。


我为自己的贫穷叹息了一声,忧伤的拍掉了我肩头的一片落叶,我将电瓶停好,自信的走进网吧,迎面而来的微风仿佛告诉着我:


今天必有重大的事情发生在我的生命之中!


我笑了笑,开了台机子坐在电脑面前,带上耳机,开始了神圣的游戏模式。玩的过程中,我仿佛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但是我没有理会,在电竞游戏中,不能掺杂太多感情。


我不知道手机上是谁给我发信息,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快速的将手机关机,享受着此时的娱乐。


在我玩游戏加上喝酒蹦迪的时候,谁都不可以阻拦我!


2.


我是曹叡,晚上我准备找人开着我的法拉利前往酒吧。


没吹牛逼,法拉利真的是我的。


我妈和隔壁的春华阿姨出国旅游去了,留下我与我爸两个人相依为命,我依旧记得我妈走的那天给予我的一把车钥匙,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法拉利的车钥匙。


我有些猝不及防,但是我妈非常冷静的拍了拍我。


甄宓:这个车,比你爸所有的车都好。


甄宓:本来准备给你爸的,但看他那样,算了,还是给你吧。


听我妈一说,我不由得想起来我妈宣布要离开前我爸那高兴的表情。


甄宓:我准备出国几天,去旅个游。


曹丕:(满面笑容)了解了,去吧,注意安全。


曹叡:(捂脸)。。。。


我爸笑的原因我也大概知道,应该爸要和隔壁的司马叔叔一起去玩,相处时间更多了而已,反正也无所谓了。


甄宓:(将车钥匙放在我的手中)好好用,早日找个儿媳妇来。


曹叡:(接过神圣的钥匙)谢谢妈,我会好好使用的。


我其实很想看到我爸看到我这辆车的时候的反应,但是他的表情却非常淡漠,还非常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曹丕:切,你爷爷又不是没有这个车。


曹丕:我像你这么大又不是没开过,你小子还和你老爸显摆。


曹丕:辣鸡。


曹叡:。。。。。


曹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要老想着妹子,阿懂?


我爸当时说完这句话就潇洒的走了,我望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


为何你如此优秀,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向上个鬼,改天就要去趟酒吧网吧给你看。


现在很好,机会来了,我收到了钟会的邀请,晚上,就是我放松的时候。为了烘托气氛,我特地多叫了几个人,一个是夏侯霸,一个是文鸯,都是同学,一起蹦蹦又何妨。


文鸯:​这……不好吧……


夏侯霸:哎呀哎呀,不好什么不好,就这样!就是去活动一下!


文鸯:呃……也好,反正我不喝酒。


​曹叡:不要害怕,我会开着我的法拉利带你们去,一路上会非常顺利,只要我的代驾不手抖。


​曹叡:毕竟,我科目二还没过。。。只能请代驾,怕他顶不住我豪车的压力。


​夏侯霸和文鸯同时一愣。


夏侯霸:我靠……!这么奢华的嘛……!


文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我笑了笑,今晚我会是最靓的仔。


到时候爸你别求着我回去。


3.


我是司马昭,我很疑惑。


我和钟会曹叡他们约好了晚上十点酒吧见面,本来想找钟会商量一下关于他父亲今晚取消加班的事情,但是不管我怎么发信息钟会就是不回我。


司马师:要不打个电话吧。


司马师:平时我看钟繇管他挺严的。


司马昭:知道啦哥哥。


于是我拨打了钟会的电话,提示音中表示对方已关机。


司马昭:?


没事手机关机干嘛,都要一起去酒吧了还关机,我佛了。


等一下,钟会手机关机了估计是知道钟繇加班的事情,不然也不会那么提前做好被钟繇电话短信骚扰的预备。


果然被称为英才不是假的,确实聪明,懂得提前料事。


我这么想着,将怀中的哥哥抱的更紧了,因为平时经常给父亲送相关文件的原因,集团内的群我和哥哥也加进去了一个,看着群内消息一直响着,我也好奇去看了看。


大魏集团高级职工群:


曹丕:大家都知道今晚不加班的事情了吧。


曹丕:本打算加班,但最近见大家略有劳累,所以我爸决定给你们放个假。


贾诩:嗯,知道了。


程昱:这可真行,我回去看儿子去了。


钟繇:谢天谢地感谢曹总,我也要去和儿子聚一聚了。


钟繇:最近忙于工作,倒是对他不管不问了。


荀攸:哈哈,没事,一会我去陪陪你们爷俩。


我看着这个消息心里突然一咯噔。


不是吧,荀攸也要来陪钟会?话说钟老爷子不知道钟会不接电话这个事情吧……但愿不要给钟会打任何电话。


我真的是……我服了,手机没事关机干嘛,算了,到时候去酒吧的时候告诉他就好了。


简单看了眼时间,现在是9点那样,离出发的时候还差半个小时,乘着很早,我和哥哥穿的比平时帅气了一些,再看了会书,时间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现在在想怎么去酒吧,路程还比较远。


坐公交?还是地铁?不不不,通通不坐。


像我们这种奢侈优雅的人,应该打辆豪华座驾的车过来。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简单,且枯燥。


4.


我是荀攸,为什么钟会电话打不通。


今天宣布放假的信息我很开心,老钟也是一样开心,再给出国的留学的大儿子打了个电话后,高高兴兴的表示今晚和钟会以及我去外面聚一下餐。


钟繇:太久没管儿子了!哎!


钟繇:今天公达与我一起去和士季吃顿饭,让他讲讲他在学校里的生活。


荀攸:哈哈,可以啊。


我和钟繇走出公司大门,不远处就看见贾诩提着的公文包被旁边的儿子贾穆提走,张绣也在身旁,三人其乐融融,再旁边是程昱和他的大儿子,两个人勾肩搭背,准备回家下象棋一决高下。


我拍了拍钟繇的背,钟繇幸福的笑了笑 。


钟繇:哎呀,一会我和我儿子也能见到了,挺高兴。


荀攸:是的哈哈,要不我们先定餐厅。


荀攸:我打一下士季的电话,问问他爱吃哪一家。


我想着,便拨通了士季的电话 但是拨通后是手机关机,我一愣,按理说现在的年轻人不可能手机关机啊,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眼看着时间快十点了,很多餐厅也没办法预定,如果吃饭的话,估计要等明天了。


我将吃饭改为明天告诉了老钟,而后拨通了士季同学曹叡的号码。


荀攸:喂,叡儿在吗。


曹叡:果然你也是一个肤浅的司机,请你握住方向盘的双手不要颤抖。


司机:抱歉……!我我我我第一次开法拉利……


荀攸:……


这孩子……估计又在欺负代驾没有开过这种车了……


曹叡:(回过神)怎么了叔叔,找我有什么事吗。


荀攸:只是想问问士季去哪了,叡儿有看到他吗。


曹叡听后也非常疑惑。


曹叡:今天我给他打电话说去图书馆买几本书,但是打了电话是关机,也不知道他干嘛了。


曹叡:不过叔叔可以去问一下子元子上,他们估计会了解一些。


荀攸:嗯嗯,好的。


曹叡说完挂了电话,我则是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把消息告诉了钟繇,钟繇听后也脸色一变。


钟繇:这娃子,皮又痒了。


钟繇:知道我要打电话还故意关机!肯定又去网吧酒吧这种地方玩了!


钟繇愤愤打电话给司马昭,想法得到了证实。


司马昭:叔叔不用慌,我们只是去放松一下,士季会回来的。


钟繇:你们结束的话告诉我一声啊,我好去接他。


司马昭:好的叔叔。


钟繇也没心情听下去了,挂了电话黑着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后来索性一跺脚。


钟繇:哼!我倒要看看他今天什么时候结束!


荀攸:呃。


不说别的,反正我有种钟会要接受社会毒打的感觉。


5.


我是司马师,我就不该答应子上来酒吧。


到了里面曹叡开了个台坐下,钟会也快速赶到,就是不知为何脸上表情不太好,他喝了几口酒,骂了声辣鸡队友后就跟着大部队去上面蹦蹦跳跳。


总之场面极其混乱,我和曹叡坐着喝酒,身旁的夏侯霸激动的拉着一脸单纯的文鸯一起上去蹦。


文鸯:我我我我我不会……


夏侯霸:哎呀就蹦蹦跳跳怎么就不会!来一起嗨!


司马昭:就是,嗨起来。


我眼角有些抽搐,望着兴奋的子上,一时没好意思去打断他,曹叡坐在我旁边,笑应付着前来搭讪的女孩子,也有女孩凑近我这边,我通通没有理会。


曹叡:(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找我吗。


司马师:因为帅吗。


曹叡:哈哈,这是其中​的一点,遗传了我爸,我确实帅。


司马师:。。。。。


你倒真不含蓄。​


曹叡:因为我今天,开的是法拉利。


司马师:(眼角抽搐)。。。。


曹叡说完便笑着搂着几个女孩子去另一个地方,我喝着酒,喝着喝着,脸上有些发热。


为了​让自己清醒一些,我打算玩会手机,玩着玩着似乎忘了时间,大概是一点的那个样子,我的手机濒临没电,而子上依旧在跳着发疯。


司马师:这……活力无限啊……


​目前在那么嘈杂的环境下,我甚至想睡个觉,好像有点顶不住了,于是我招了招手示意子上下来,表示想回家。


这时我也收到了父亲的短信。


司马懿:难得明天放假,咋们父子三开个黑如何。


司马师:甚好。


司马昭:完全没有问题。


司马懿:顺便把叡儿叫上吧,曹丕也来,刚好他们父子和我们一块五黑。


司马师:好的。


于是我和子上一拍即合​,去询问了一下曹叡的意见,曹叡当即表示完全OK的啊,我们三人便一同出了酒吧的门准备回家。


希望钟会早点蹦完,可惜不能陪他了。​


6.


我是钟会,我现在蹦的头脑发晕。


本来夏侯霸文鸯也在上面,但是因为文鸯的种种不熟悉以及对方强烈表示“子龙不许我这么做”​“我真的不会”的情况下,夏侯霸便拉着文鸯出了酒吧的门。


我蹦了一会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意思,就坐在了台下喝着酒,我也并不打算将手机开机,毕竟这种放松的时候,是禁不起任何人打扰的。


我笑了笑,本来打算寻找曹叡和其他人的身影的,但现在看看好像找不到人。


哎,果然是很少来过这种地方,才两下子就不行了,估计回家了吧,我想着,继续喝了几口酒,闭了闭眼,想起了今天网吧的事情。


钟会:哼!要不是那几个坑货,那把就赢了!


不想还好,越想越气​,气的我身体发颤啊,我继续喝着酒,困意就越来越明显。稍微眯一会会吧,眯一会就走,否则一会骑电瓶得摔死在路上。


我想着,闭上了眼。


这一眯不得了,好像睡了很长时间,我是被一个东西打醒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的脸非常疼,我皱眉微微睁眼,眼前朦胧不清,似乎是一个老头拿着皮带,身旁还站着一个人。


我顿时来火。


谁敢拿皮带抽本英才的帅脸????​我今天就起来把他掀了,正好今天刚被队友坑,现在就让你感受一下我口吐芬芳的能力,我冷笑,刚要开口,但在看清面前的两个人时突然愣住。


钟会:呃……


钟繇:(手中拿着皮带)​小伙汁,喝的爽吗。


荀攸:(捂着脸)​他还是孩子,记得下手轻一点。


我感觉到我的后背出了些冷汗。


钟会:(强装淡定)​喝的爽。


荀攸无语的偏过了头,钟繇笑了笑。


钟繇:为什么不接电话。


啧……老爹怎么总喜欢问这种问题啊。


钟会:(义正言辞)​因为放松这种神圣的时刻就应该心无旁骛,用心感受!


钟会:这是我的放松时间,你无权干预!


我这么说着,差点就要被自己的这番胡扯信服了,只见我爸托腮想了想,表示非常有道理,并拿着皮带像我甩了两下。


钟繇: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啊,但我打人不需要理由,带走!


荀攸:小朋友,走吧。


钟会:(在皮带的威胁下妥协)。。。


钟会:(硬气少年)​哼!走就走!


​我出了酒吧门,踹了一脚我的电瓶车,而后刚准备骑着电瓶回家,就被老爸拉上小车,一辆电瓶孤零零倒在了酒吧门旁边。


小电瓶:……


钟会:(不舍)​……


钟繇:(拿着皮带)​不舍个鬼啊!回家!几点了几点了,看看时间!


荀攸:好了好了,不要凶他,他还是孩子。


钟繇:哼!今天便宜你了!要不是你荀叔拉着,非得打断你的腿!


​我愣愣望着电瓶离我越来越远,心中略感悲伤。


这个假期,过得不痛快……


————————


千年更一回 @锦鸯x


北极の红茶

好利来出的葡萄蛋糕,好想给曹丕吃啊

好利来出的葡萄蛋糕,好想给曹丕吃啊

呆毛控KK

塑料父子情

观前提示:

沙雕段子又来了,关于想儿子想得睡不着觉的脑洞

OOC,真实的塑料父子情


————————————————————

01

曹操:想儿子想的睡不着觉。


曹丕:想大哥了?


曹操:不是。


曹丕:子建还是冲儿?


曹操:不,我想的儿子排行老二。


曹丕:总不可能是我吧?


曹操:是孙权。


02

曹丕:想儿子想的睡不着觉。


曹叡:是说阿师还是昭儿?


曹丕:说了多少次了,他俩真不是我儿子= =


曹叡:那是谁?


曹丕:孙登。


曹叡:他也不是你儿子啊!


03

司马师:想儿子想得……哦对我没儿子T_T...

观前提示:

沙雕段子又来了,关于想儿子想得睡不着觉的脑洞

OOC,真实的塑料父子情


————————————————————

01

曹操:想儿子想的睡不着觉。


曹丕:想大哥了?


曹操:不是。


曹丕:子建还是冲儿?


曹操:不,我想的儿子排行老二。


曹丕:总不可能是我吧?


曹操:是孙权。


02

曹丕:想儿子想的睡不着觉。


曹叡:是说阿师还是昭儿?


曹丕:说了多少次了,他俩真不是我儿子= =


曹叡:那是谁?


曹丕:孙登。


曹叡:他也不是你儿子啊!


03

司马师:想儿子想得……哦对我没儿子T_T


司马昭:哥你别伤心啊,攸攸送你当儿子,不用还了。


司马攸:???


司马炎:赞(/≧▽≦/)


04

司马昭:想儿子想的……


司马炎:别想了,你把攸攸送人了。


司马昭:那好吧,想我哥想的睡不着。


司马炎:啧(▼皿▼#)


喬治兒
CWT53認親卡 繼續丕權遜大...

CWT53認親卡

繼續丕權遜大三角www

想畫伯言穿可愛聖誕裝,但是都長出了鹿角只好變這樣XDD

權仔在喝下去感覺就會把聖誕線什麼的纏身上了(是發什麼酒瘋

或是可以脫一隻麋鹿(?!)

然而旁邊有穿得很萌還要耍酷的丕哥把關www

筆友一起喝酒很可愛啊~~一個愛喝酒一個愛葡萄酒不是很棒嗎www


CWT53認親卡

繼續丕權遜大三角www

想畫伯言穿可愛聖誕裝,但是都長出了鹿角只好變這樣XDD

權仔在喝下去感覺就會把聖誕線什麼的纏身上了(是發什麼酒瘋

或是可以脫一隻麋鹿(?!)

然而旁邊有穿得很萌還要耍酷的丕哥把關www

筆友一起喝酒很可愛啊~~一個愛喝酒一個愛葡萄酒不是很棒嗎www


烈焰琴魔周公瑾

【丕all】魏氏春秋 第四帖

生子预警

性转预警

无节操预警


【第四帖·秋意】

皇后所生的小皇子酷肖其母,加之又是幼子,武帝对他十分宠爱,一度超过了植太子和丕皇子。贵妃见了自然很是妒恨了一段时间,好在武帝年事已高,小皇子太过年幼,倒是不可能别立储君。

眼下,比小皇子更让她感到愤怒的,是逵女公子失身一事。

面对贵妃的诘问,逵女公子毫无惧色,不仅没有供出奸夫,还剪去头发,以示自己不愿嫁入东宫的决心。

要不是贵妃族中只有这一个适婚的女公子,她早就将逵女公子发配去荒郊野外的寺庙了。

凑巧的是,因为葵女公子之死心灰意懒的植太子撞见了逵女公子削发的一幕,由人及己,不知怎的生出了无限感慨,当即表示愿意迎...

生子预警

性转预警

无节操预警


【第四帖·秋意】

皇后所生的小皇子酷肖其母,加之又是幼子,武帝对他十分宠爱,一度超过了植太子和丕皇子。贵妃见了自然很是妒恨了一段时间,好在武帝年事已高,小皇子太过年幼,倒是不可能别立储君。

眼下,比小皇子更让她感到愤怒的,是逵女公子失身一事。

面对贵妃的诘问,逵女公子毫无惧色,不仅没有供出奸夫,还剪去头发,以示自己不愿嫁入东宫的决心。

要不是贵妃族中只有这一个适婚的女公子,她早就将逵女公子发配去荒郊野外的寺庙了。

凑巧的是,因为葵女公子之死心灰意懒的植太子撞见了逵女公子削发的一幕,由人及己,不知怎的生出了无限感慨,当即表示愿意迎娶逵女公子,一反往日无比抗拒的态度。

不过,失身的逵女公子无法成为太子的正室,最后只能以侧妃的身份嫁到了东宫。

这件喜事为卧病已久的武帝添了些精神,望着下首的一对新人,再看看身畔不改美貌的皇后,感叹道:“朕老矣,不知可否见到叡儿加冠成婚的时日。”

皇后勉强一笑:“陛下千秋万代,永寿无疆,自然可以见到那一日。”

皇后是个温和爱笑的人,但自从与丕皇子发生了那事后,便终日蹙着眉头,不得开怀。特别是小皇子出世,听宫人议论说其模样和婴孩时的丕皇子十分相像,更是心事满怀,身体也跟着消瘦了下去。

武帝并未多想,只道是自己日渐沉重的病情令皇后担忧,便握着她的手道:“朕已在邙山行宫做好了布置,若哪日你我不幸分别,你也可和叡儿安然度日。”

他这样仔细的为自己和小皇子做打算,让皇后心里越发的愧疚。一时间,她不知该对武帝说些什么,张口欲言,泪却先滚落了下来,只好掩面哽咽。

如此情形,武帝长叹着拍了拍她的手,柔声安慰了许久。

植太子婚后,武帝在政事上愈加的力不从心。他索性命太子辅政,自己带着皇后和小皇子,来到北邙山的行宫中静养。

几场连绵不绝的秋雨浇落,魏国的皇帝便如行宫中凋零枯黄的紫藤树一般,慢慢地显现出英雄迟暮的苍凉。

行宫里唯有皇后一人随侍左右,肃贵妃数次请求前来侍疾,都被武帝不咸不淡地挡了回去。没了面子之余,贵妃不由得担忧陪伴在君王身侧的皇后暗改诏书,让自己所出的小皇子或者关系较为亲近的丕皇子即位。        

于是,贵妃悄悄买通了武帝的几个内侍,要他们给自己传递消息。

这日皇后服侍完陛下安歇,甫一踏入后殿的寝屋,就看见窗边坐着一个年轻俊美的男子。

他身上还穿着官服,显然是从帝都那边匆匆赶过来的。丕皇子衣上带着初秋的露水和寒气,似的那张温润清雅的面容也有了几分似有若无的忧郁之气。

见皇后眼中浮现的慌乱,丕皇子叹道:“你连见我一面都不愿意了吗?”

顾忌着不能惊动巡逻的侍卫,皇后关了门,故作平静地走近了几步:“吾先前便说过,你我再不必见面了。”说这话的时候,她忽然想到由乳母照看着的小皇子,不禁心下一酸,强忍着泪水道:“你速速离去罢。”

丕皇子道:“可我想见见你,还有叡儿。”

皇后只做没有听懂他的言外之意,垂首不语。丕皇子又道:“文若,假如不是挂念着你,我早就辞去丞相的职位,隐居于山水田林之间了。”

临行前,武帝将丞相一职委任于他,希望他和植太子能相互扶持。

但丕皇子并不喜欢朝堂上的明争暗斗,若不是忧心武帝驾崩之后,无依无靠的皇后会被贵妃百般刁难,他早就不在帝都之中了。

皇后一听,何尝不明白这一点。一时间,那些狠心的话都堵在了喉咙中,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丕皇子见她心软,又道:“我今日,只是想来看看你......还有叡儿。”

这个要求算不上无礼,皇后到隔壁的小间抱了小皇子出来,动作尽可能的轻柔,没有惊醒睡得香甜的小皇子。

此前,丕皇子已经听过了诸多类似于两人长得相像的传言,现在凑近了一看,小皇子脸部的轮廓果然像极了自己。葵女公子所生的小公子要更像母亲一些,丕皇子每每见了,总会勾起对芳年早逝的女公子无限的追念。相较之下,小皇子的长相虽然不随母亲,但只要一想到这是他和皇后的孩子,就令丕皇子的心间涌上一股难以名状的欢喜。

丕皇子抱了抱小皇子,赶在三更之前离开了行宫,回到了自己在帝都的皇子府。

他本想着这个时候,小恽大约已经睡着了,便没有去卧房,命侍女把书房收拾了一下,准备在那儿休息。

谁知,路过卧房时,却见里面还点着明亮的灯火,少女窈窕美丽的剪影映在窗上,看姿势,是在提笔写着什么。

丕皇子便推门进去,里面的人一见他来了,连忙擦去眼角的泪水,赌气地把头转到一边。

最近这段时间,丕皇子一直惦记着皇后和小皇子,倒是对小恽有所疏忽了。他顿时又是心虚又是愧疚,柔声哄道:“我有罪,近来没能好好陪着你。你就秉持着淑女的气度,饶恕我这一次好不好?”

小恽哼哼道:“你今天回来得这样的晚,是去做什么了?”

丕皇子道:“去行宫看望父皇了。”他挨着小恽坐下,笑着说道:“西苑的红叶树景色正好,过几日我清闲些了,陪你一同去看,如何?”

小恽对他本就没什么怨气,丕皇子又温声软语地说了一大通话,便更什么好气的了。她如往常那样把头埋进丕皇子的怀中,道:“一言为定,到时候你可不要找理由搪塞我。”

丕皇子在皇后的屋中待了半个时辰,衣服和头发上都沾染了一股浓郁的香气。小恽觉得这个味道十分熟悉,但她等丕皇子等到了现在,早已是疲惫不堪,没有心思去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

 

快入冬的时候,武帝病入膏肓,每日有八九个时辰都在昏睡。他深知自己不就将离于人世,命人传召来两位皇子,对着他们交代了一番后事。

这一天过后,武帝便一直昏迷不醒。两位皇子并一干后妃也留在了行宫,等待着不知何时的一声惊雷。

人多了之后,皇后不必日日都服侍在武帝跟前。但随着小皇子一日日的长大,他的模样越发的和丕皇子相似,让皇后愈加郁结。她一生只有两个孩子,女儿因为身份的尴尬,自从入了宫,就再也没有见过;儿子却又因为那桩有悖人伦的事情,总是让她不想相见。

门外的女官突然短促地惊呼了一声,而后敲了敲门,小声问道:“皇后,丕皇子来了,见还是不见?”

不等她回答,丕皇子已经越过女官。走进了暖香阵阵的屋内。

虽然皇后对丕皇子的态度有所缓和,但仍是不愿见到对方。她想着之前那次,自己一时心软没有将他赶出去,这次便故意摆出很生硬的姿态,冷淡道:“请殿下出去。”

丕皇子伤感道:“你和我,真的要如同那花叶永不相见的曼珠沙华一样,水火不容吗?”

皇后下定了决心要和他分清泾渭,提高了声音:“女官,女官!”

外面的女官应了一声,但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进来。皇后好看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恼火,不客气地对着丕皇子道:“你又用同样卑劣的手法,收买了我的女官吗?”

丕皇子笑道:“这次你可冤枉了我。我虽然想买通你的新女官,但她却有骨气得很,拒绝了我的要求。”

见他还笑的出来,皇后更加恼怒,正要再叫几声,丕皇子一步跨过来,将她紧紧揽在怀中:“文若,你听我说......”

皇后挣扎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松手!”

丕皇子将她抱得更紧,激动道:“你跟我走,我们一起离开帝都,带着叡儿,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 ”

听到此处,门外的人再也抑制不住怒火,一脚踹开了门。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丕皇子和皇后皆是一惊,待看清来人后,皇后本就苍白的脸更是一丝血色也无。

倒是丕皇子还算镇定,甚至挤出了一个若无其事地笑容:“父皇怎么来了?”

武帝双眼赤红,五官因为愤怒而扭曲,要不是这副身体已经病重得步履维艰,只怕早就一刀砍了上去。

将行就木,却被最为亲密的两个人一起背叛,武帝愤怒不已,用尽最后的力气,提起脚,狠狠地踢上了丕皇子的腰间。

因为这一脚,武帝站立不稳,身体歪在了门上。他怒睁着双眼,看向皇后的目光中饱含着失望和痛苦,令皇后无地自容。

事已至此,丕皇子自知已经无法隐瞒,索性借着力道跪在了地上,重重一个磕头:“此事错在儿臣,与母后无关。”

见他坦然承认,武帝越发恼怒,捂着胸口强撑着站起来,嗓音嘶哑地低吼着:“来人,把——咳咳咳!”

武帝将侍卫们都留在了殿外,这一声并未传到他们耳中。皇后的女官怯懦地看看屋内的三人,既不敢拦着暴怒的皇帝,也不敢顺着皇帝的意思,喊来侍卫将丕皇子拿下。

僵持之下,急火攻心的武帝突然呕出一口鲜血,随后便没了直觉。如此变故吓了其余几人一跳,女官更是连连惊呼。丕皇子和皇后扶着昏迷不醒的武帝躺倒榻上,又赶紧命人传来御医,为武帝诊治。

和御医一同来的,是肃贵妃和植太子。

比起一心关注着父皇安危的太子,贵妃想的就要多得多了。趁着房中混乱不堪,贵妃悄悄叫来了她安插在武帝身边的眼线。

那内侍虽然没有跟着武帝进屋,但丕皇子和皇后瞒着众人私下相会,确是不争的事实。

贵妃心思一转,很快就有了主意。她是个缜密小心的人,早就让族人想方设法地拉拢了行宫的禁军。迟则生变,贵妃即刻带着卫兵士气汹汹的到了殿中,要以私通的罪名拿下两人。

一听到“私通”二字,皇后眉心一跳,差点就出声质问她是如何得知的。

丕皇子不留痕迹地上前一步,把皇后护在身后:“就凭子虚乌有的几句流言,你就想定我们的罪吗?”

贵妃胸有成竹,道:“有罪与否,殿下去和典狱说吧。”

正在此时,原本一直沉默地站在一旁的植太子突然道:“母后和皇兄不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母妃勿要听信小人之言。”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亲儿子会向着外人,贵妃好半天才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与丕殿下本就不甚亲密,又怎知对方的真面目。”说罢,便示意卫兵前去制住丕皇子和皇后。

按照魏国律法,若无皇帝特别恩准,任何人都不得带着兵器利物靠近皇帝。不过这一次事发突然,丕皇子的佩剑还未来得及被收缴。见四五个卫兵快速地围了过来,他的手按在剑柄上,一道森然剑光隐隐约约的露出了剑鞘,似乎是在警告意图对他们动手的人。

贵妃道:“丕殿下还要负隅顽抗吗?”

丕皇子道:“我和母后,为何要应下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狭小的宫殿内,气氛顿时僵硬到了极点,只等哪一方有动作,便要触发一场大战。

最不好受的,就是夹在中间的植太子。他还欲开口劝一劝自己的母亲,却被贵妃一个凌厉的眼神堵回了一肚子的话。而丕皇子多出来的心思都在皇后身上,一点理会自己的意思都没有。植太子的目光不停地在两人间转换,忽的瞥到躺在床上的武帝手指一动,瞬间找到了破解僵局的方法:“父皇醒了!”

这一嗓子将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在了武帝身上,立即围到了床榻边。

万众瞩目之中,武帝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缓缓睁开了眼睛。




最近太忙啦,下次更新可能要等到期末考完了qwq

蠢条条

(司马丕无差

陛下,宁该工作了jpg

工作有撸猫有意思🐴?

p2-3为过程,草稿流就是爽,我不细化辣! 
(虽然我本人吃all丕但这张确实没啥cp倾向)

(司马丕无差

陛下,宁该工作了jpg

工作有撸猫有意思🐴?

p2-3为过程,草稿流就是爽,我不细化辣! 
(虽然我本人吃all丕但这张确实没啥cp倾向)
五官中郎将文学掾

一沓纸

【未知内容】(没有中规中矩,只有信马由缰)


大清早,王夫之急急忙忙的拿着一沓纸,前往首阳村,敲响了爱豆曹丕的门。

很快,门上传出了开锁的声音,见是睡眼朦胧(神清气爽)的曹植,王夫之更加愤怒,一把将他手上拿的一沓纸摔在曹植身上;厉声质问:“说,这是不是你写的!”

曹植慢慢悠悠的捡起一沓纸来,定睛一看,虎躯一震!只见上书:

史上第一位笔记体小说家刘义庆全新力作!

各路大V争相评论转载热度居高不下!

作古界存活界共推精品——七步成诗!究竟是哥哥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看正文:

惊!曹丕竟让亲弟弟曹植做这种事...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

【未知内容】(没有中规中矩,只有信马由缰)




大清早,王夫之急急忙忙的拿着一沓纸,前往首阳村,敲响了爱豆曹丕的门。

很快,门上传出了开锁的声音,见是睡眼朦胧(神清气爽)的曹植,王夫之更加愤怒,一把将他手上拿的一沓纸摔在曹植身上;厉声质问:“说,这是不是你写的!”

曹植慢慢悠悠的捡起一沓纸来,定睛一看,虎躯一震!只见上书:

史上第一位笔记体小说家刘义庆全新力作!

各路大V争相评论转载热度居高不下!

作古界存活界共推精品——七步成诗!究竟是哥哥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看正文:

惊!曹丕竟让亲弟弟曹植做这种事...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这时,同样睡眼朦胧(腰酸背痛)的曹丕走了出来,看见面红耳赤的王夫之和目瞪口呆的曹植,心中讶然,顿时睡意全无,“你...你们...打扰了...我这就走。”

“别,不是你想的那样!”曹植揪住曹丕的衣角,急忙把那张纸递给曹丕,又回头安抚王夫之,“这不是我写的啊!就是刘义庆在造谣!”

曹丕瞅了瞅,一脸无奈:“人家出生晚,有话语权,后生可畏,来者难诬嘛。”叹气:“咱们这些先死的也没办法,只好任人家涂涂抹抹。”

“哥...”曹植欲言又止。

王夫之要坐不住了,曹丕按住他,“子建这些天都在我这里,不是他。”

“再说了,我和我哥关系可和谐了,你可别想来挑拨离间。”曹植又激动起来。

王夫之这才反应过来,问:“你怎么在这儿?”

“那你又怎么来了,我记得你住的明镇离魏镇还挺远的吧。”曹植反问。

“距离无法妨碍我对爱豆的喜欢,无论是1393年还是1392公里。”王夫之深情自叙;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哦,我哥本来不是一个人定居首阳村的嘛,但是后来司马懿强行搬来和我哥一起住,你说他一个人也就罢了,后来他们家后人,西晋内些个人还都来了,作古界规则嘛,你也知道,前人是无法约束后人的,然后这首阳村就我哥一个魏朝的,我就来陪陪他喽!”曹植露出些漫不经心的表情来,也似乎是很得意的。

在一旁默默看一沓纸的曹丕突然发现了宝藏;是郭沫若的评论:“站在豆的一方面说,固然可以感觉到萁的煎迫未免过火,如果站在萁的一方面说,不又是富于牺牲精神的吗?”

曹丕动人的笑了;

曹植痴迷的笑了;

王夫之姨母的笑了。


“哥,你以后别再煎熬我了……”




废话:俺依然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大概就是这样一种设置吧;至于原因:几天前就写了这么多,突然,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灵感断裂,本来应该还有后续的,写不出来,强行写的话是不太好的,所以,就这么点儿......

见谅,给您磕头了......


呆毛控KK

小白菜与双(三)标的曹老板

观前提示:

1、小白菜丕丕,每天都在被打和被废的边缘试探。

2、实力划水四友组,以及丕丕看谁都像爹的亲儿子,就自己不像。叡儿表示赞同。

3、沙雕向,OOC注意。CP可能隐藏了曹郭荀和谐三角,曹家兄弟情,和丕司马(吵架中的)。


以下正文

——————————————————————

01


曹老板:明天考试啊,文学题,你俩回去好好准备


曹植:根本不需要准备,谢谢。


曹丕:题目是什么?


曹老板: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也行),随便写。


【不靠谱四友组作战会议中】


曹丕:好哒,亲爱的们,我该写什么?


陈群:写篇举报郭嘉乱喝酒的文章吧。我有现成的...

观前提示:

1、小白菜丕丕,每天都在被打和被废的边缘试探。

2、实力划水四友组,以及丕丕看谁都像爹的亲儿子,就自己不像。叡儿表示赞同。

3、沙雕向,OOC注意。CP可能隐藏了曹郭荀和谐三角,曹家兄弟情,和丕司马(吵架中的)。


以下正文

——————————————————————

01


曹老板:明天考试啊,文学题,你俩回去好好准备


曹植:根本不需要准备,谢谢。


曹丕:题目是什么?


曹老板:题目自拟,文体不限(诗歌也行),随便写。


【不靠谱四友组作战会议中】


曹丕:好哒,亲爱的们,我该写什么?


陈群:写篇举报郭嘉乱喝酒的文章吧。我有现成的借你抄。


曹丕:别了吧,爹跟郭祭酒比跟我亲。长文,你是真想帮我吗?


陈群:吾友,我要坚守自己头号黑粉的地位。懂了吗?你的事没你想那么重要。来,喝酒,一醉解千愁。


曹丕:???好像哪里不对。


吴质:子桓吃瓜吗?可甜了。


司马懿:子桓,我跟你说哦,昨天师儿可厉害了BALABALA……我还想给他生个弟弟。


朱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曹丕:算了,算了。我还是去找子建喝酒吧。


曹植:二哥,你不复习了?


曹丕:不用了,没救了。


曹植:不要烦恼啦,来,干杯。


第二天

曹老板:我那两个儿子呢?


荀彧:喝多了,来不了了。


曹老板:太不像话了,这成何体统!那我的嘉嘉呢?


荀彧:一样,宿醉未醒。


曹老板:那快给嘉嘉送醒酒汤去,罚子建抄书,子桓嘛,先打一顿再罚抄书吧。


——————————————

丕丕:我时常在想,爹究竟是在哪个垃圾桶旁边把我捡回来的?


叡儿:应该就是你捡我回来那个吧。

——————————————


02

曹老板:子桓,虽然没什么理由,但是爹今天想打你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曹丕:哦,能不打吗?


曹老板:不行(▼皿▼#)


第二天

曹老板:子桓啊,虽然没什么理由,但是爹今天想……


曹丕:还打我啊?


曹老板:不是,今天想打司马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曹丕:哦,那能不打吗?


曹老板:可以呀,那就不打了。


曹丕:?


——————————

曹丕:我懂了,仲达,你!


司马懿:我怎么了?


曹丕:贱妾茕茕守空房,司马仲达丧天良!


司马懿:自己的诗都能背错?


————————————

曹老板:怎么样,孤的离间计,厉害不?


荀彧:厉害是厉害,但子桓好像真以为司马懿才是你亲儿子了。他刚才跟我说想请假出去捡垃圾。


唐琰

跟风


张春华有一天想知道什么是幸福,她先去问郭嘉,郭嘉说“一血换两牌就是幸福”,又去问曹冲,曹冲说“父亲看冲儿的就是幸福”,最后去问曹丕,曹丕说“能放逐别人就是幸福”。后来她回到家里跟司马懿分享今天的收获。


司马懿“那他们今天真的是很幸福,他们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B人,这都没死,真他妈悬。”

跟风


张春华有一天想知道什么是幸福,她先去问郭嘉,郭嘉说“一血换两牌就是幸福”,又去问曹冲,曹冲说“父亲看冲儿的就是幸福”,最后去问曹丕,曹丕说“能放逐别人就是幸福”。后来她回到家里跟司马懿分享今天的收获。


司马懿“那他们今天真的是很幸福,他们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B人,这都没死,真他妈悬。”


好吃的水果

【质丕/昂丕】两极(一)

昂哥存活的if线。

丕格外的软。两个攻都黑。

私设如山,不要认真。

被吴质突然挨上来,蹭开他层层叠叠的衣料,埋在他颈肩亲吻了的时候,曹丕没有反抗。

说不上是为什么,他做不出什么反应,尽管吴质的动作很唐突,很无礼,而且这种来自下位者的轻薄实在胆大妄为。

但在此之前,他还记得吴质是他的朋友。

他已经很久没有交到过朋友了。

曹丕是他那英武雄烈的父王众多出色公子中并不太出色的那一个。出色的是他不满二十就举孝廉、确凿无疑是接班者的大哥,而比他年幼的弟弟,光芒和风头也总能掩住他。

他身体不好,年幼时跟着父亲没少遭罪,落一身病,领军打仗是指望不上了,而诗书文章的风格又不合时宜,以文会友仍是他...

昂哥存活的if线。

丕格外的软。两个攻都黑。

私设如山,不要认真。

被吴质突然挨上来,蹭开他层层叠叠的衣料,埋在他颈肩亲吻了的时候,曹丕没有反抗。

说不上是为什么,他做不出什么反应,尽管吴质的动作很唐突,很无礼,而且这种来自下位者的轻薄实在胆大妄为。

但在此之前,他还记得吴质是他的朋友。

他已经很久没有交到过朋友了。

曹丕是他那英武雄烈的父王众多出色公子中并不太出色的那一个。出色的是他不满二十就举孝廉、确凿无疑是接班者的大哥,而比他年幼的弟弟,光芒和风头也总能掩住他。

他身体不好,年幼时跟着父亲没少遭罪,落一身病,领军打仗是指望不上了,而诗书文章的风格又不合时宜,以文会友仍是他四弟的专属。

小辈里的曹氏和夏侯氏,早早地都一一安作了曹昂将来的臣属,顾不得他。然而话又说回来,曹昂就像太阳一样完美耀眼,谁又能忍住不被他吸引呢。

在这样的光芒下,曹丕没朋友就变得顺理成章了很多。

所以,吴质拿着书简来探病的时候,他高兴得不得了,也就没有去打听吴质的风评,没有去想一想吴质有多么不受待见、才会想到来跟他交朋友。

那种事情,也许不知道比较好。

曹丕颈部偏下,几乎靠近肩的位置,有一颗小巧的痣,时常藏在曲领的遮盖之下,偶尔随着他的动作若隐若现。

在吴质看来就是望梅止渴时那天边般远的水源,他迫切渴求如燃眉之急,满心荒唐旖旎念头如能摧枯拉朽半座城池的大火。

他可以等,也可以伪装,但不可能一直等,也不可能一直伪装。

他接近曹丕,谈他的作品,谈他欣赏的作品,谈那些世人不那么在意的理念,看着他的兴奋和欢欣,心底欲念愈演愈烈。

曹丕当他是朋友和知己,他都不是,不过披了张人皮,掩盖自己野兽般的欲念。

这不配叫喜欢,他只是馋罢了,像狐狸馋着葡萄,像沙漠里的行人馋着水。

吴质清楚这一点,但还能声音轻柔地哄骗着他,说,公子,我是当真仰慕公子的。

那么他一切狂狼无礼的行为都可称得上是情难自禁。

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吴质就能进一步情难自禁,他用嘴唇找着那颗叫他魂牵梦萦、一味做些下流春梦的痣,吻着就不肯松口,声音含糊地夸赞曹丕的香。

曹丕衣领被他蹭乱一半,人也被他蹭软了一半,吴质急切热情地赞颂着他,用声音,用嘴唇,用身体,用那些他没体会过的友情的热度。

他没想过回绝。他都不曾有过。

脚步声还是打断了他们,在吴质停下的间隙,曹丕推开他,推到架子的深处,让浩如烟海的古籍文卷遮住他,自己掩住了衣襟,匆匆绕了出来。

出来就撞上了曹昂,他的小身板给曹昂撞得一晃,又被环过来的臂弯稳住了。

把曹昂比成太阳不是没道理的,他永远都在无私地发光发热,曹丕面色泛红,领口皱了一块,稍微躲开他的目光。

在他面前所有阴暗面都会无所遁形,曹丕不敢看。

毕竟谁又能直视太阳呢?

那揽住他的臂弯还是很稳,曹昂微笑着看他,说,啊,是子桓,你也来找书么?

曹丕仍记得这是宫城最大的古籍库,也可能是全国境内最大的,许多孤本本来是不会再被人发现的。

他刚才就在这地方,不顾礼义廉耻地与他唯一的朋友下流地亲热。

他心跳得更厉害了,然而,记得被他藏起来的吴质,拽着曹昂的袖子,说,是啊,找了好久,大哥可以帮帮我吗?

他有些避免去拉曹昂的手,但又无法克制地靠近他,铁屑总会被吸到磁石上的,他所有的逃避和抗拒都是徒劳。

曹昂把他的手握在了自己手里,假装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由得他把自己带到了别的地方去。

他心里隐隐兴起了某种嫉妒之感。

不,倒也不是因为特别喜欢曹丕,虽然比起别的弟弟,他跟曹丕的感情深厚一些。

不是因为这个,而是,他明白曹丕一直是喜欢着他的。

那这种爱意应该不死不休才对。

tbc

呆毛控KK

友情组段子(全员损友※世子后援团与笔友组)

观前提示:

沙雕段子无关CP,全员损友向,OOC请注意

依旧算是丕少中心吧

同人不要代入真人啦.jpg

————————————————————

01世子之争

其一 子桓与四友

陈群:忙着怼郭嘉

吴质:忙着吃瓜和回丕丕的信

司马懿:忙着吃饭和带娃

朱铄:忙啥来着

曹丕:忙着吃葡萄和写信

————————

其二 子建与后援团

杨修:我们就输给那样一批人了?

丁仪:能咋办嘛?

曹植:二哥今天怎么又没回我的诗啊……

杨修:子建你清醒一点啊啊啊

丁仪:没救了╮(╯_╰)╭

————————

其三 子文与……?

曹彰:那个,没人帮我...

观前提示:

沙雕段子无关CP,全员损友向,OOC请注意

依旧算是丕少中心吧

同人不要代入真人啦.jpg

————————————————————

01世子之争

其一 子桓与四友

陈群:忙着怼郭嘉

吴质:忙着吃瓜和回丕丕的信

司马懿:忙着吃饭和带娃

朱铄:忙啥来着

曹丕:忙着吃葡萄和写信

————————

其二 子建与后援团

杨修:我们就输给那样一批人了?

丁仪:能咋办嘛?

曹植:二哥今天怎么又没回我的诗啊……

杨修:子建你清醒一点啊啊啊

丁仪:没救了╮(╯_╰)╭

————————

其三 子文与……?

曹彰:那个,没人帮我谋划一下吗?

曹丕:子文乖哦,一边玩去吧。

曹植:三哥,你也要学写诗吗?

曹彰:不不不,我要去玩,我才不要整天贱妾啥啥的←_←

02笔友组面基

其一 天然属性

曹丕:终于要和笔友面基,他说会带个小可爱陪他一起来。所以,文烈哥陪我去吧。

曹休:我有不好的预感。

见面以后——

孙权:笔友,介绍一下,这我家小鹿,怎么样?

曹丕:真的好可爱(๑• . •๑)

曹休:真的好可怕d(ŐдŐ๑)

陆逊:有意思,还从来没人说过我可怕呢。^ω^

            文烈是吧,一会儿我们聊聊呀。

曹休:子桓救我。

曹丕:???

天然也分天然呆和天然黑的。

其二 

曹丕:笔友,我有一件事一定要向你坦白。

孙权:啥?表白就不用了吧,我只拿你当兄弟的。

曹丕:我说坦白!

孙权:那你说吧。

曹丕:张大人不愿意来,可能是我气的。

孙权:我就知道←_←不过没事,我们打算下次派伯言去你们那儿。

曹丕:别别,那文烈哥可能就气死了。

孙权:那你想让谁去?

曹丕:比如咱家孙登呀~就挺好哒

孙权:神特么咱家,别老惦记我儿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