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最游记

20万浏览    1937参与
リン_3
(扫图好快乐这个吸血鬼三藏我失...

(扫图好快乐
这个吸血鬼三藏我失语😇😇😇😇
三藏大人太美太好了😭😭😭😭

(扫图好快乐
这个吸血鬼三藏我失语😇😇😇😇
三藏大人太美太好了😭😭😭😭

尚洛北
妖挡杀妖,佛挡杀佛。不管遇到什...

妖挡杀妖,佛挡杀佛。
不管遇到什么,
我都要杀回他身边。

妖挡杀妖,佛挡杀佛。
不管遇到什么,
我都要杀回他身边。

尚洛北
每次都入坑晚_(:з」∠)_怎...

每次都入坑晚_(:з」∠)_
怎么说呢...看的时候既希望悟空想起来金蝉他们的记忆,又不想他想起...
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也许忘记也挺好的...
(外传是真的虐)
(我当时为什么要看外传)
(差点哭瞎我)

每次都入坑晚_(:з」∠)_
怎么说呢...看的时候既希望悟空想起来金蝉他们的记忆,又不想他想起...
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也许忘记也挺好的...
(外传是真的虐)
(我当时为什么要看外传)
(差点哭瞎我)

和哉是个好中分

最游记和小英雄的徽章!到啦!!!!

可以扫码买!可以通贩也可以拍了cp25day2场取!!
场取要留电话号码到时候报号码取东西!

场取需要拍下之后等我改邮费再付款!!!!

摊位号还没出来,等出来了会旺旺+短信通知,请注意看消息!!!

顺便鬼灭大卡片有需要也可以一起!!!!

最游记和小英雄的徽章!到啦!!!!

可以扫码买!可以通贩也可以拍了cp25day2场取!!
场取要留电话号码到时候报号码取东西!

场取需要拍下之后等我改邮费再付款!!!!

摊位号还没出来,等出来了会旺旺+短信通知,请注意看消息!!!

顺便鬼灭大卡片有需要也可以一起!!!!

リン_3

【一个迟来的生贺】三藏大人生日快乐

然后

虽然很抱歉,但是今年的生贺就拖到了现在……(我真的是因为天天加班不是因为懒,社畜苦啊,三藏大人求您原谅我QAQ)


小小记载一个三藏一行中三人帮三藏过生日,但是三藏很别扭的脑洞

 ——————————————————————————————

桃源乡。

异变越来越频繁的西域某小旅馆。

三藏仍然戴着眼镜坐在窗边看报纸,身后悟净和悟空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蹙着眉正想开枪,八戒却突然说道:“啊啊,已经一年了哟,我们的旅行。”

悟空揪着悟净的触须,两人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力量平衡,“哎,一年了呀,那为了庆祝旅途一周年,今天可要好好大吃一顿。”

悟净无语,“你哪天不...

然后

虽然很抱歉,但是今年的生贺就拖到了现在……(我真的是因为天天加班不是因为懒,社畜苦啊,三藏大人求您原谅我QAQ)

 

小小记载一个三藏一行中三人帮三藏过生日,但是三藏很别扭的脑洞

 ——————————————————————————————

桃源乡。

异变越来越频繁的西域某小旅馆。

三藏仍然戴着眼镜坐在窗边看报纸,身后悟净和悟空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蹙着眉正想开枪,八戒却突然说道:“啊啊,已经一年了哟,我们的旅行。”

悟空揪着悟净的触须,两人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力量平衡,“哎,一年了呀,那为了庆祝旅途一周年,今天可要好好大吃一顿。”

悟净无语,“你哪天不是好好大吃一顿啊猴子。”

“你说什么呢,你个色河童。”

眼看着二人又吵了起来,八戒无奈笑着,却见三个子弹擦着鼻尖已然钉在了墙上,“不是说了你们很烦吗,要吵给我滚出去啊!”

二人只得暂时休战,乖乖如同小学生。

八戒笑着起身拍了拍手,“嗨嗨,悟空我们出去买些吃食吧,悟净要一起吗?”

“和闷骚和尚在一起还是出门找美女比较有趣,当然要出去的呀。”

 

旅馆门口。

“哇,好冷啊,已经是冬天了呢”悟净少有的对天气做出了发言。

“是啊,尤其这里是西域,会比长安更冷一些呢。”八戒顿了顿,“说起来,今天是三藏的生日吧。”

“哎,今天是三藏的生日来着?!”悟空惊讶道,“那今天我们就吃蛋糕吧,蛋糕哦!”

“闷骚和尚的生日有什么好过的。再说说道冬天的生日,绝对是寿喜烧,寿喜烧更适合这样的天气。”

“我说吃蛋糕就吃蛋糕,你个色河童!”

“绝对寿喜烧更好,死猴子!”

 

八戒无奈的扶额,“好好,那就买一个蛋糕再买一些寿喜烧的食材就好了。”

“吃蛋糕吃蛋糕好开心。”

“猴子就是猴子,因为蛋糕能开心成这样。”悟净笑道。

就在这时,对街一个漂亮的美女走过,悟净的触须动了动。“八戒,你们去买吧,我去这边有点事儿。”说完人就已经不见了。

八戒微微叹息,“悟空走吧,我们去买东西。”

 

一小时后。

旅馆内。

当三藏再次起身倒杯茶水时,空空如也的茶壶提醒了他时间的流逝。

募地,门被敲响了,虽然知道门外是谁但还是在脑内拉响警报的三藏小心翼翼打来了门。不知从哪里来的雪花碎片伴随莫名的喷射物让三藏愣了一下,待看清状况,八戒、悟空和悟净三人笑着说“三藏!!!生日快乐!!!”

 

 

待一切准备停当,连寿喜锅也加好了食材,点上蜡烛,“三藏三藏,快点来许愿呀!”

别扭的带着纸质生日皇冠的他正以阎罗一般的表情,看着这一切。悟净憋笑的嘴角控制不住疯狂上扬,时不时有些尖利的声音从他的嘴中漏出。

无奈之余三藏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脑内正想着自己好像也没什么愿望就听见悟净终于突破自我极限发出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和尚带着皇冠过生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双手合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一秒是不是要说魔界天净啊!哈哈哈哈哈哈。”

过于大声放肆的笑声显然刺激了三藏那微薄的脸皮,好歹人家也是世界为数不多的三藏法师,是最接近神明的存在。

扳机扣动的声音响起,三藏冷冷的说,“如果你这么想,我现在就能让你上西天。”

八戒打着圆场,“好了好了,快点吹蜡烛吧,我还有生日礼物要给三藏。”

“哎,还要准备生日礼物吗?”悟净惊讶的看着,心说我可什么都没有买。

在八戒慈母一般的注视高压之下,三藏迅速吹灭了蜡烛。

八戒开心的掏出一个精美的包装盒,不祥的预感传遍三藏的脊椎,果然,打开里面是那个之前就被否定掉的四人用超长围巾……

悟空这时也超开心的走过来,塞了一包肉包给三藏,“这家肉包超好吃的哎,我刚才和八戒在那里吃了好多。”

悟净想了想,搂住三藏的脖子,“三藏呐,要不要今天就告别过去,走向成人的世界,想要的小姐姐我都可以推荐给你哦。”

话音刚落,冰凉的枪口已经顶在了悟净的太阳穴,“想死吗。”

悟净赶忙缩在一旁,“没有没有。”上下翻找,“这包烟,这包烟是生日礼物。”

接过烟的三藏哼了一声算是接受了。

 

这时,八戒已经将切好的蛋糕分给了四人。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悟净和悟空又吵了起来,悟空被悟净不小心打翻的蛋糕碟盖了一脸奶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死猴子变成了奶油猴子,哈哈哈哈哈哈。”

捂着肚子笑道不行的悟净被悟空突然暴击,“你在对蛋糕做什么呢!啊啊,我的奶油蛋糕!”

 

一片混乱……

终于,在被三藏敲了无数纸扇之后安静了下来。

悟空难过的说:“我的蛋糕,你赔我蛋糕。”

“好了好了,好像在过生日时互相打蛋糕也是会有这样的传统呢。就知道你们会闹成这样,我还买了一个蛋糕哟。”八戒说道。

像被使用了魔法一般的悟空开心原地复活。

面对这个新蛋糕,这个尺寸可能也就和悟净手掌差不多大的新蛋糕,悟净说,“八戒呀,这个蛋糕是不是有点小。”

八戒笑着说,“大的那个没吃上,是谁的错呀。”

 

极其不易的,一片平和…

 

夜晚。

躺在床上。

作为一个孤儿,虽然是对于生日是没有什么想法,虽然基本没过过生日的,虽然很讨厌喷枪搞出来的这些彩带,虽然并不是那么爱吃甜食蛋糕,但是好像这样也不错,傲娇如三藏,脑内如是想。

 

翌日。

退租金时老板的脸都垮了,这混乱的房间,这咋墙上还有几个洞,这床褥上的奶油蛋糕是怎么回事?八戒只得陪着笑脸,“哎哎,这个嘛,我们会进行赔偿的呀,哈哈。”


 ——————————————————————————————

今年大概是三藏大人和我同岁的唯一一个生日,很开心的呀,超开心


和哉是个好中分

一套4个 长宽50mm方形徽章
还有之前的毛巾剩的一丢丢嗯有需要的请从速,应该不会加印了:D

★CP场取 仅限DAY2 摊位号等公布后会在淘宝页面围脖和LOFTER以及CPP上更新。

★通贩 发货时间暂定CP之前,如遇到突发情况我将会在CP结束之后再发货。收货地址不确定的请一定主动给我留言写个能联系上的联系方式,发货前我会挨个确认。如果不回消息的,到时候东西寄丢了我不负责。不包邮。

店主/画手 wb/lofter/bili@和哉是个好中分

如果tb旺旺联系我好久没回复可能是旺旺吞消息,请在其他平台再戳我一下!

一套4个 长宽50mm方形徽章
还有之前的毛巾剩的一丢丢嗯有需要的请从速,应该不会加印了:D

★CP场取 仅限DAY2 摊位号等公布后会在淘宝页面围脖和LOFTER以及CPP上更新。

★通贩 发货时间暂定CP之前,如遇到突发情况我将会在CP结束之后再发货。收货地址不确定的请一定主动给我留言写个能联系上的联系方式,发货前我会挨个确认。如果不回消息的,到时候东西寄丢了我不负责。不包邮。

店主/画手 wb/lofter/bili@和哉是个好中分

如果tb旺旺联系我好久没回复可能是旺旺吞消息,请在其他平台再戳我一下!

聽風
饭后摸两笔我去复习了……()

饭后摸两笔我去复习了……()

饭后摸两笔我去复习了……()

聽風
饭后摸一下( …… 我的风格不...

饭后摸一下(

……

我的风格不就是少女吗……))

饭后摸一下(

……

我的风格不就是少女吗……))

聽風
饭后摸两笔有助于消化…… 摸完...

饭后摸两笔有助于消化…… 

摸完好干活(╯﹏╰)


明天试试用自己风格画哈哈哈哈哈哈

饭后摸两笔有助于消化…… 

摸完好干活(╯﹏╰)


明天试试用自己风格画哈哈哈哈哈哈

聽風
漫画补完了我该补动画了……

漫画补完了我该补动画了……

漫画补完了我该补动画了……

原是故人
杀人兵器会梦见电子猴吗

杀人兵器会梦见电子猴吗

杀人兵器会梦见电子猴吗

腦洞大坑集散地

今、桜咲き(最遊記 三空 中篇可能)

整理資料夾發現了去年還前年的債。

那啥,發出來湊個三空糧,我萌的CP基本上不存在出坑的只是會無限期消失然後哪天想到又突然回坑。

總之如果有人喜歡看我總有一天會更完吧,各位不嫌棄的話。


========================

若不是眼前紛飛的櫻花癲狂如雨──。


三藏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滿目零落的櫻花瓣,他伸手拂去停留在他臉頰上的粉瓣,漫不在乎地讓它們與地上的泥土合而唯一。


這裡是......哪裡?


眼前陌生的景緻過於漂亮,與他睡著之前的記憶完全兜不上來。揉了揉腦袋,努力回憶...

整理資料夾發現了去年還前年的債。

那啥,發出來湊個三空糧,我萌的CP基本上不存在出坑的只是會無限期消失然後哪天想到又突然回坑。

總之如果有人喜歡看我總有一天會更完吧,各位不嫌棄的話。


========================

若不是眼前紛飛的櫻花癲狂如雨──。

 

 

 

三藏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滿目零落的櫻花瓣,他伸手拂去停留在他臉頰上的粉瓣,漫不在乎地讓它們與地上的泥土合而唯一。

 

這裡是......哪裡?

 

 

眼前陌生的景緻過於漂亮,與他睡著之前的記憶完全兜不上來。揉了揉腦袋,努力回憶起睡著之前的事情,他只記得旅途中,一行人決定在一個山坡上歇息,他走下吉普並在附近轉了一圈,之後似乎便隨意的找了棵陰涼的樹旁靠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樹......嗎?

 

回頭看著眼前開得狂亂的櫻花樹,或許從一開始的確就沒有留意,但之前睡著時所靠的樹是這棵嗎?

記憶怎麼找都找不回,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眼前這道風景,絕對不是自己睡著之前所看到的。

 

“話說那群傢伙跑到哪去了。”三藏嘖了一聲,站起身子拍拍滿袈裟的花瓣,環顧了下四周卻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他聽到皮球掉落的聲響。

 

“啊啊、我的球!”

 

注意到熟悉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他轉頭,看見從不遠處的台階上有一顆棕紅色的皮球滾落,一路滾到靠近自己不遠處才停了下來。接著追隨那顆球映入視線的身影,三藏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悟空?”

 

蹲下撿球的人聽到聲音愣了一下,手裡抓著皮球站起來,視線對上他。

“金蟬…?欸,不是啊……?”

 

不對。三藏看著眼前熟悉的面孔,卻發覺一切有些不對勁。

這張年幼的臉龐太過熟悉,這是……

眼前的孩子幾乎是他剛帶走悟空那時候的模樣。

 

“怎麼會……”三藏驚愕的看著眼前的孩子,沒留意對方毫不設防的走向他。

 

“你知道我的名字?”孩子笑了,完全與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燦爛笑臉。

“好漂亮……你的頭髮閃閃發光的,好像太陽……”

孩子笑著走近了他,毫不客氣的抬起頭仰望自己。

“跟金蟬一樣。”

 

“你……”沒有理解少年口中的名字是誰,也對現在的狀況摸不著頭緒。

“吶、你叫什麼名字?”

“三藏。”不知不覺就跟著少年的步調走了,連自己都感到有些驚訝。

“三藏啊…嗯!我記住了!感覺你是個好人,金蟬現在在忙都不理我,你陪我玩好嗎?”悟空拉住三藏的手。

“等──”還對這一切都莫名其妙,但目前似乎沒有任何人可以幫自己搞清楚狀況。

 

“喂、悟空,你可別隨便亂跑啊!要是你又闖禍了我又要被金蟬罵了。”不遠處傳來一陣呼喊聲,一個身材修長的紅髮男子出現在兩人面前。

 

三藏沉默的看著眼前的人。

對方看向自己也愣住了。

“欸?”

 

/

 

“所以有沒有人想先解釋一下這是什麼狀況?”天蓬看著自己書房內囤積著的四個人。

“解釋個鬼啊,沒人理解現在的狀況好嗎。”捲簾回他。

“那你來這邊是要怎麼樣?”

“那是……”捲簾撓了撓腦袋。

“喂,紅髮的,是你說要解釋這一切我才會跟你過來的,快把一切都說清楚。”三藏一臉不耐的說到。

“誰跟你說要解釋一切了?!我剛剛明明是說可能有人知道情況而已吧!”

 

時間回溯到剛才。

 

兩人剛剛在外頭照面後,三藏先是一臉狐疑的喊出"悟淨"這個名字,對方卻是一臉"你是在叫誰?"的疑惑表情。但除了頭髮變短之外臉還是那一副讓自己火大的模樣,三藏習慣性的舉起左輪對著那張臉威脅他趕緊把現在的情況說清楚。

“等等,不要跟捲哥哥吵架!”

“喂喂,悟空,金蟬這是怎麼了啊,怎麼好像不太一樣?”捲簾低頭詢問。

“他不是金蟬啦,是…三藏!”悟空還記得對方告訴過自己的名字。

“哈?三藏?誰啊?”

“我不知道。”悟空如實回答。

“搞什麼……”

“喂,你們兩個別再聊了,快點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三藏說。

“什麼地方…不就是天庭嗎?”捲簾一臉”這是什麼問題”的表情。

“哈?”

最後在毫無頭緒的對話中兩人大人又快要吵起來了,悟空突然說道:”要不我們去問小天吧!小天總是知道很多事情!”

捲簾一句”說得也是”,他轉向眼前這位酷似金蟬的人,講了幾句,終於說服他跟過來到天蓬的書房。

 

一來到天蓬的房間,沒想到剛好金蟬也在裡頭。

原先還在跟天蓬說話的金蟬聽到開門聲,想也沒想就認為是悟空他們回來了。

“喂、悟空,你差不多該……”

見到眼前多了一個人,金蟬的反應首先是愣住。

“啊…?”天蓬看到來人後也跟著愣在原地。

 

後來經過捲簾和悟空有說跟沒說差不多的解釋來龍去脈,於是就成了現在這有些微妙的畫面。

 

金蟬跟三藏兩人目不轉睛的瞪著對方。

 

“呃…那啥、我說金蟬,這人真的不是你家親戚或什麼的嗎?”捲簾勉強扯著嘴角尷尬的笑,眼前這兩人,乍看之下說是雙胞胎或許都有人信。

“我可沒聽說過自己還有這麼個親戚。”金蟬哼了一聲。

“切、搞什麼啊這裡沒一個人靠譜的。”三藏首先撇開目光。這煩得要死的現況。他暗自咬牙,從身上掏出一根菸,點火抽著。

 

“嗚哇…他抽菸了…。”

“頂著一張酷似金蟬的臉抽菸還真是違和啊。”

捲簾、天蓬兩人一來一往的說道。

 

“喂,你這傢伙,別在悟空面前給我抽菸啦。”金蟬看著他不爽的說道。

“誰管你啊。”

“你說什麼?”

“嘛嘛、不要你們兩個也吵起來嘛。”悟空竄到金蟬和三藏兩人中間不安的說道。

“話說回來你們兩個真的長得好像啊……。”捲簾眼睛輪流瞄著兩個人。

“個性…雖然說稱不上完全一樣,但也某程度上很像呢。”天蓬再度附和捲簾。

“切。”金蟬撇過頭。”誰知道這個來歷不明的傢伙是什麼人。”

“對我來說你們這些人才是來路不明的傢伙吧。”

“…氣焰倒是比金蟬高了不少。”

 

“金蟬……”

悟空一臉擔憂的抬頭看向金蟬,拉了拉他的衣襬。

“金蟬…不要討厭三藏…好嗎?我覺得他一定不是個壞人。”

悟空說著說著,垂下了頭。

“我還以為我終於又交到一個新朋友了…。”

金蟬看著情緒低落起來的悟空,原本卡在嘴邊的話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了。

“…我也沒說他一定是個壞人。”金蟬摸了摸頭髮,嘆了口氣。

“最喜歡金蟬了!”悟空一把抱住金蟬,開心的把臉埋在金蟬的腰間笑道。

但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從剛才的對話就一直看著自己沉默不語的另一個金髮男子。

 

一旁的天蓬默默的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淡淡的笑了笑。

“對了,這麼說起來,看來三藏是認識悟空的?可以請問是怎麼認識的嗎?”

這一問倒是點醒了一票人的疑問。說倒底,悟空的事情雖然天界的其他人或多或少會有耳聞,但遠遠不至於到”認識”的地步,但看三藏的樣子,似乎對悟空有一定的認識?

 

“你現在這樣問我也回答不上什麼,除非我確定了一些事。”三藏呼了口煙。

他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認錯悟空的,即使像當初清一色做的那維妙維肖的人偶,他也不曾認錯過。但就是如此他才會感到強烈的疑惑,因為眼前的這個孩子,給自己的感覺就是悟空本人。

 

但是,這怎麼可能?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啊啊,原來你們都聚在這個地方啊。嗯?還有別的客人嗎。”

眾人轉頭面像門口出現的聲音來源,眼前的人是觀世音菩薩。

“啊,觀世音菩薩。”

“喲!”菩薩眨了眨眼。

”怎麼了?真難得看到你們都一臉遇到難題的表情。”

“那是……”天蓬將目光轉向三藏。

菩薩跟著轉頭,看到三藏的一瞬間也難得表露出驚訝的神色。

不過三藏看到他的一瞬間卻先一步發出反應。

“是你!”

“欸?你們兩個認識嗎?”天蓬有些訝異三藏的反應。

“不,我並不認識他。”菩薩回答,但視線仍盯著三藏,似乎在看些什麼東西。

“少騙人了!派我們四個去阻止牛魔王復生實驗的不就是你嗎!”三藏燃起慍火。

“你說牛魔王?可是他還活著啊?”天蓬說。

“什麼?!”

“對啊,前幾天天軍還派去討伐過不是嗎。”捲簾回應。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三藏不甚耐煩的直盯著他們。

一直在一旁盯著三藏看的菩薩用手搓了搓下巴,嘆了一口氣,終於慢條斯理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嗎。”

“怎麼了嗎?觀世音sama。”天蓬問。

“你要是知道什麼就快點解釋清楚啊。”捲簾說。

“不…要說解釋我也解釋不出什麼……只不過……”

菩薩走近了眼前這位與自己的侄子十分相似的人。

“你的身上,有不屬於這裡的時間的印記。”

“時間…印記?”三藏看著他,皺起眉頭。

“簡單點說,你不屬於『現在』這個時間。只是,你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這個問題我才想知道啊!”

“可是……”菩薩說著,微瞇起眼看向另一邊的金蟬。

“你們兩個,卻擁有一模一樣的靈魂。”

“什麼…?”

 

在場的所有人也被菩薩的這一番話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意思啊?是說他們兩個是同一個人嗎?!”捲簾大喊道。

“這怎麼可能……”金蟬也不可置信。

“說實在我到現在也無法完全相信,但可惜的是,這似乎真的是事實。”菩薩看著金蟬的眼睛說道。

“觀世音sama,還是說,會有一個靈魂出現在兩個不同的地方的可能?”天蓬思考著說道。他似乎曾在某本下界的書上看過類似的說法。

“不,不可能。如果是普通人類的話或許尚有這種可能,但神祇是不允許分裂出兩個相同的靈魂的。”

菩薩突然走到三藏面前,在身體幾乎撞上他的距離,伸出手指點向三藏的眉心。

“什、”

三藏的額頭突然出現一陣光芒包圍住兩人,類似水波紋般不斷向外擴散,其妙的氣旋冉冉上升,在兩人間形成特殊的氣場。

“原來如此啊……你是『以後』嗎……。”

菩薩收回了手,兩人之間的光芒才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觀世音sama。”

菩薩嘆了口氣,又勾起一抹微笑,他伸手挑起三藏的下頷。

“你果真是金蟬『以後』,而且居然還是個人類…嗎?”

原先要發怒的三藏看到他眼眸裡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後忘記了反抗。

“不過,你身上似乎有著一股不尋常的力量啊。”

 

他放開三藏,看到其他人一臉寫滿疑惑的表情,哼笑了一聲,擺回一如往常的高傲姿勢對大夥說道:

“好吧,那就由我來對你們說明吧。”

他手指了指三藏以及金蟬。

“用下界人類的說法,金蟬就是所謂的『前世』,而三藏就是『轉世』這樣吧。”

 

“欸??!!!”全部人都發出了不得了的驚呼。

 

“什、什麼意思?這是說金蟬他以後、會變成人類嗎?!”悟空小小的腦袋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金蟬你未來到底怎麼會做出這麼弔詭的決定啊……。”捲簾整個人也凌亂了。

“不要問我!我怎麼知道啊!!”

“你自己的事不問你要問誰啊!”

“但、但是,先不論金蟬以後為什麼會做這個決定,神要變成人類,難道是這麼容易的事嗎?”天蓬問。

“不、”菩薩搖了搖頭。

“雖然不是說完全不可能,但是,只有兩種情況。”

“…哪兩種情況?”天蓬認真的盯著他。

菩薩嘆了口氣:

“你們也知道,身為神理應是沒有時間,因為我們幾乎不會老去,也不會死亡。”

“人類卻不是如此。就像你,身上有時間印記,也就是說,你會隨著時間而老去及死亡。”他看向三藏。

“所以如果說,你真的是『轉世』而金蟬是『前世』的話,就代表,金蟬不會永遠持有『神』這個身分。”

 

金蟬忽然感覺胸口一陣壓迫。

 

“從上界到達下界,只有兩種可能。”菩薩的表情突然變得極為認真。

“要麼,就是自行選擇放棄『神』這個身分到下界去。要麼、”

 

“就是在天界因故死去。”

 

“我…我不要!…….我不要金蟬死掉……。”悟空聽完之後忍不住著急的哭了出來。

“笨、笨蛋,你哭什麼啦,又沒有說我一定會死掉。”金蟬趕緊彎下腰把悟空圈在懷裡。

“可、可是觀世音菩薩說…….”悟空眼裡還擒著淚水。

“他不是說了嗎,還有一種可能是自己選擇到下界去。”金蟬安慰他。

悟空才接受了這個說詞的點點頭。

菩薩看著他們微微一笑,轉身準備離開這個房間。

“嘛、你叫做玄奘三藏是吧,剛才已經偷偷看過一點你的記憶了。你就暫時借居在這裡好了,反正你也沒別的地方可去。你的事情我會報給釋迦牟尼sama知道的。”

“等等、什麼叫做讓我暫時借居在這裡?快告訴我回去的方法!”三藏叫住他。

“很抱歉,這我也辦不到呢。”觀世音手抵著門把,停下來看著他。

“你似乎是被什麼人帶來這裡的,在你身上的力量消失之前,恐怕我也找不到什麼辦法讓你離開這裡,不過,如果找到方法了,我也還是會告訴你的。”

他對三藏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

“再見啦。”

 

想不到,你們也是會有『未來』的嗎?金蟬。

 

/

 

“可惡,那莫名其妙的老太婆就這麼走了。”

“啊、這句話簡直跟金蟬會講的一模一樣呢。”

“閉嘴!笨猴子!”金蟬跟三藏異口同聲的怒道。

“喔喔這絕佳的默契。”捲簾佩服得拍手。

“畢竟是同一個靈魂啊。”天蓬笑了笑。

“你們兩個也給我閉嘴!”再次異口同聲。

 

“對了,說到這個。”天蓬突然想到什麼,轉頭對三藏說。

“金蟬有轉世的話,那我們會不會也有呢?就像人類那些前世今生的小說一樣。”

“……你到底最近又看了什麼奇怪的說啊。”捲簾吐槽他。

 

三藏看著他們兩個嘆了一口氣道:“或許不是沒有吧。”

他腦海裡浮現另外兩個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臉。

“欸欸?所以說,我們還真的也有囉?”

 

三藏不是很情願的跟他們大致說了他們一行人的事。

 

“嗚哇……還真是沒想到啊,我們四個連到下界了都還在一塊……要不要這麼悲慘,好歹換個女人給我啊。”

“你給我閉嘴,看到你這張臉我就火大。”三藏對他說。

“喂喂喂金蟬!我是有欠你什麼嗎為什麼你的轉世這麼針對我?!”

“…我也沒有對你爽到哪裡去。”

“最讓我心累的是,我居然要幫一個男人打掃家裡還有當保母…….。”天蓬也跟著接話,但似乎情緒無比低落。

“哼哼這就叫作因果有報,你那根本是還我債好吧。”捲簾雙手交叉在胸前,得意的不得了。

“……那我最近就再弄得更亂些好了。”

“喂!!”

 

“嘛嘛、有什麼關係嘛、”悟空拉起著金蟬跟捲簾的手,看著天蓬,眼睛裡閃爍著快樂。

“大家都還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天蓬輕輕的笑了,捲簾難為情的搔了搔頭,金蟬雖然仍是一臉不爽的樣子,但眼睛也沒看向他們。

 

“只要我們都還在一起,就太好了!”悟空說。

 

/

 

就為了剛剛菩薩的一句「你就暫時借居在這裡好了」搞得一群人又開始煩惱另外一件事。

“所以說三藏睡哪?”天蓬總是能直接切入問題核心。

“別看我,我這裡可沒有多餘的房間。話說誰想跟一個來歷不明的男人一起睡啊,女人的話我倒是能接受。”

“吶吶,三藏可以跟我一起睡!我的床很大!”

“閉嘴笨蛋!那可是我的房間!我不想房裡再給我多塞一個人!”金蟬咆哮。

“我這裡也滿滿的都是書了……”天蓬看了看四周。

“……我可一點也沒有打算跟你們這些傢伙任何一個人睡。快點給我找個空房。”

“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你這傢伙,明明是客。”捲簾看著他。

“這又不是我自己願意的,白癡。”

“…你是不是真的想找我吵架啊。”

“好了啦你們兩個。啊、對了,我想起來之前……”

 

天蓬想起之前離金蟬房間不遠處有間空房,原是天界的人一開始要安頓悟空的地方,無奈悟空自從遇見金蟬之後一直黏著他不放,最後拗不過他的金蟬妥協讓悟空多弄一張床住進自己房間,原來的那間房也就閒置下來了。

 

“似乎直到現在都沒人去使用,不如三藏就暫時安頓在那裡吧?”

 

貌似也只剩這個辦法了,一群人最後論定。

 

/

 

房間裡,三藏拿著菸的那隻手離開了嘴,呼出了一口煙氣。他已經盯著白花花的牆壁好一會了,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從他醒來之後這發生的一切的一切,還是會讓他想朝這裡開槍。

 

單純不爽這一切的莫名其妙。

 

他有想到過其他的人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稀奇的,畢竟即使跑到這莫名其妙的地方來,他還是看到同樣的那幾張臉在他面前晃來晃去,怎麼可能不會讓他聯想到那幾個傢伙。

 

這時,開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啊,三藏。”

“幹嘛。”看到是熟悉的那張面孔,三藏的表情稍微鬆懈了下來。

“嘿嘿…”悟空抱著一顆皮球,小小聲的笑著,一點也沒有戒心的靠近了他。

“吶三藏、我們一起去玩吧!”

“哈?”拿著菸的手就僵在那裡,三藏看著他。

“因為金蟬一直在工作嘛,我好無聊。”

“……那為什麼找我,另外那兩個傢伙呢?”

“卷哥哥被軍隊的人找去了,小天……他關在房間裡好像也在忙。”

悟空眨了眨眼,盯著三藏的金瞳裡滿是期待。

“三藏也很無聊的話,可以跟我玩啊!”

“…我有說我很無聊嗎。”

“可是一直悶在房間裡就會變得很無聊啊,走啦、三藏。”悟空突然拉起三藏的手,毅然決然的往門口走去。

“喂、、”

三藏嘖了一聲,最後仍掐熄了菸蒂,雖然不是很甘願,卻也無奈的被悟空拉著走了。

 

他的手一直都是這麼小的嗎?

 

看著自己被握住的手有些出神,有種似曾相識的感受。

可也是很久以前的記憶了。

只是從他們的旅途開始後,在現在的印象中,這隻手應該有變大了些。傷痕也多了些。


他的手一直都是這麼軟的嗎?

 

至少現在也不是這樣。

那雙為自己而戰,甚至把自己從虛無的黑暗中帶出來的,那雙手已經有了一些繭。

 

 

他的手一直都是這麼熱的嗎?

 

似乎是的,那傢伙一直有高於一般人的體溫,至少比自己的體溫高多了。

有的時候在旅社下榻時被分配到同一個房間,甚至只有同一張床的狀態下,幾乎常常都被這樣高的體溫給熱醒。

雖然很不爽的想把他的手撥開,但這該死的小鬼睡眠品質是真的好,怎麼弄都弄不醒,即使撥開了很快又像章魚一樣貼了上來。

仔細想想大概從在寺院時他就是這副德性了。

 

“三藏?”

被呼喚名字後,他才回過神來。赫然發現自己剛才居然想一些無聊的小事想出了神。

 

真無聊。

他打從心底對自己哼了一聲。

 

“三藏,你怎麼了嗎?”悟空有些擔心的看著他。

“沒事,你去玩吧。”三藏鬆開了手。

悟空沒有移開目光,繼續盯著他看。三藏嘆了口氣。

“我會待在這裡看你的。”

 

悟空有些失望的噘嘴,最後還是妥協的跑到台階外的院子裡玩起球來,留三藏一人站在台階上的陰涼處看著他。

 

這傢伙總是能一個人玩球也玩得這麼高興。

 

三藏看著眼前追著球跑來跑去的小鬼,一種既視感又油然而生。

多年前好像也有這樣的事。

他想起自己也曾經這樣過。寺院裡各種處理不完的政事讓他無暇去管悟空在做些什麼,他其實也知道有時悟空心底默默的不滿著,但還是會決定不打擾他,自己一個人去外邊玩去。

有時候他事情做累了,就推開窗扇,抽個菸或者吹吹風,會看到孩子在庭院裡玩球的身影。

看著看著,會發現自己原本煩悶緊繃的情緒紓緩下來。

 

這點,倒是沒變啊。

 

三藏靠在柱子上看著眼前的少年,原本在房間裡那煩人的情緒逐漸煙消雲散。

 

“三藏!”

被一聲呼喊又拉回思緒,他還沒回過神,一顆橙褐色的皮球朝自己的臉飛了過來。

他下意識的伸手一接。

 

“啊、抱歉抱歉。剛才踢得太用力了。”悟空對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切、”

三藏只是撇了撇頭,沒多說什麼。

“吶、三藏、把它丟過來給我!”悟空在不遠處張開雙手揮動著。

 

這次三藏倒是沒拒絕,把球拋給了他。

一接到手,悟空突然露出調皮的笑容,又再次把球丟給了三藏。

 

這笨小鬼。

 

三藏哼笑一聲,隨手又一丟,這次,他故意把球丟得更遠。

 

“啊啊、三藏太大力了。”悟空笑著,轉身跑遠去找球。

 

似乎有點像什麼。

三藏心想。

 

、小狗之類的。

 

 

再次抬頭,看見少年已經高高興興的捧著球跑了回來。

 

他暗暗的贊同了這個解釋。

 

“三藏~”

 

也罷、

三藏看著眼前充滿笑意的少年。

以前總是沒什麼機會陪他,不如這次就……

 

他又拋出了自己手中的球。

 

/

 

“唉呀,這酒真是好喝。”卷亷坐在櫻花樹枝上,看著花雨落在他眼前。

樹下的人走近了樹,抬頭看著他。

“特地把我從房間裡拖出來,不會就只是想讓我看你喝酒吧?”

“什麼話啊,我可是在結束工作後特地找你來欣賞這裡盛開的櫻花呢。”

卷亷把酒杯遞到他面前,天蓬順其自然的接過來飲下一口。

“天界的櫻花啊,不是一直都一樣嗎。每次盛放的模樣都美得一模一樣。”

天蓬飲盡了杯中的酒,目光凝視著眼前的一片癲狂。

 

“對於觀世音菩薩說的,你覺得如何?”他放下酒杯。

“啊?”

“我是說,你覺得我們,是因為什麼理由而下去的呢?”

 

「從這裡下去下界的原因也就兩種,要麼是自行選擇放棄”神”的這個身分到下界去,要麼、是在天界因故死去。」

 

卷簾躺靠在櫻花樹枝上,天篷說的話與滿目的櫻花一樣鮮明。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天篷抬頭看見捲簾的笑。

 

“花開是自由,花落亦是自由。”捲簾轉過頭,對上天篷的視線,那個笑容隨著滿目燦爛的櫻花,印入天蓬的心坎裡。

“在這種地方還有花開花落的自由,不管怎樣,不都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嗎?”

 

聞言,天篷低頭也笑了。

“說的也是。”


TBC?

=====================

如你所見這是個三藏穿越的故事,我當時純粹想看天界組跟三藏碰一起會如何XD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看我名子就知道,我坑品。。。(嗯,人艱不拆)

哪天可能回來填坑,就當作記債。

三空一直都是靠官糧管飽的(所以冷圈這種話我不想明說反正我都站多少去了不差這個冷(哭泣)


雩去


最游记外传.迷蝶之章

配合着这首名为for real,从开始缓缓宁静到突然高昂悲怆的钢琴曲调。

多年后,仍无法忘记这里的哪吒和悟空。


最游记外传.迷蝶之章

配合着这首名为for real,从开始缓缓宁静到突然高昂悲怆的钢琴曲调。

多年后,仍无法忘记这里的哪吒和悟空。

雩去

最游记外传.樱云之章

――悟…空

我与你有一个约定,但是无法完成。

最游记外传.樱云之章

――悟…空

我与你有一个约定,但是无法完成。

阿冰不吃冰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送给草莓酱...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
送给草莓酱wwww @草莓仙子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
送给草莓酱wwww @草莓仙子

冬血狐

[淨八]34.晚安吻

*最汤记背景

「悟净悟空。」八戒推开两个小孩的房门,「该去洗澡喽~」

「哇啊!」悟空开心的用一个木盆装入一大堆玩具想要带去浴池里玩。

「喂!不要把奇怪的东西拿进去洗澡!」悟净把悟空放进去的玩具拿出来扔到旁边。

悟空又抢过来放回盆子里,「我要带!」

「你!」悟净伸长手要去抢。

悟空把盆子抱住,转身护着。

俩兄弟为了那一盆玩具吵了起来。

「好了好了~」准备好换洗衣物的八戒蹲在他们中间。

八戒把几个玩具拿出来,「悟空,肉包超人是绒毛玩偶,掉进水中会溺死喔~」

在八戒温柔的建议下,悟空只带了两个食物造型的塑胶玩具。

八戒带着兄弟两人到浴场去,宽广的空间才足够让悟空玩耍。

「悟空...

*最汤记背景

「悟净悟空。」八戒推开两个小孩的房门,「该去洗澡喽~」

「哇啊!」悟空开心的用一个木盆装入一大堆玩具想要带去浴池里玩。

「喂!不要把奇怪的东西拿进去洗澡!」悟净把悟空放进去的玩具拿出来扔到旁边。

悟空又抢过来放回盆子里,「我要带!」

「你!」悟净伸长手要去抢。

悟空把盆子抱住,转身护着。

俩兄弟为了那一盆玩具吵了起来。

「好了好了~」准备好换洗衣物的八戒蹲在他们中间。

八戒把几个玩具拿出来,「悟空,肉包超人是绒毛玩偶,掉进水中会溺死喔~」

在八戒温柔的建议下,悟空只带了两个食物造型的塑胶玩具。

八戒带着兄弟两人到浴场去,宽广的空间才足够让悟空玩耍。

「悟空,要先洗乾净了才能进去喔!」八戒拦下了光溜溜的小猴子,避免他直接冲进池中。

因为悟空年纪小,八戒便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帮他洗澡。

一旁的悟净转身背对着他们。

他赌气的将大量的洗发精弄到头上,他不喜欢看八戒对悟空那麽温柔...

心不在焉的後果就是,洗发精的泡沫流进了他的眼睛里。

「唔...」

眼睛传来了阵阵的刺痛让他反射性就要伸手去揉。

「不行喔...」一双手及时制止了他,温柔的嗓声在耳边响起。

温热的水先後冲去了他手上和眼睛里的泡沫。

悟净睁开眼睛,八戒不知何时到了他面前。

八戒用手替他挡住了不停流下来的泡沫,「我来帮你吧。」

八戒跪在他身後,为他冲洗乾净头发。

纤长漂亮的手指在他鲜红的发间穿梭着,洗去残留的泡沫。

「好了!」

在悟空的催促下,八戒把悟净抱到浴池中。

性格温柔的八戒总会陪他们一起玩,而非呆在一旁看着。

「差不多该起来了喔。」八戒温柔的提醒,「再泡下去的话会晕倒的!」

八戒帮俩兄弟换上睡衣後送回房间,玩累了的悟空早早就睡着了。

自己乖乖爬上床的悟净看着被八戒抱上床的悟空,稚嫩的小脸不悦的皱了起来。

八戒一转头就发现悟净睁着一双红色的大眼睛直盯着他。

「怎麽了吗?」八戒走过去帮他盖好被子,「赶快睡吧。」

「...」悟净表情不自然的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八戒看懂了他的意思,低头吻了他的额头。

这是八戒每天晚上的惯例,给两个孩子晚安吻。

  

「...」八戒躺在床上,鲜红的发丝落到他的脸上。

正好在青春期的悟净的身高一下子就超过了八戒,压在身上的压迫感异常的重。

「悟净,时间不早了喔!」八戒尽量保持平时的微笑,「明天还要上课吧!」

「是啊。」悟净勾起嘴角,俯身逼近床上的人。「为了让我早点睡觉,你也别再磨蹭了。」

「...」八戒侧头避开视线。

「既然你不愿的话,那就由我来吧。」

听见悟净的话,八戒反射性转头却只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在面前放大。

「等、唔!」被按在床上无处可逃的八戒只能被动的接受悟净强硬的吻。

虽然还年轻,但悟净的吻技好到让八戒缺氧的瘫倒在床上。

悟净躺在八戒旁边顺势把他拉入怀中。

在八戒瞪向他时,悟净露出坏笑。

「晚安吻!」悟净一脸理所当然的抱着他,「啊啊~好困~」

八戒靠在悟净的怀里,好温暖...

他有多久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冰冷的夜晚入眠了...

这个少年...擅自闯入了他的内心...

八戒悄悄的伸手环住悟净的腰,不会...再离开了吧...

聽風
我觉得峰仓特别偏爱三藏…………...

我觉得峰仓特别偏爱三藏………………………………

峰仓太会了!!!!!

(又看了一晚上漫画。。。)


摸几下觉得画风真是契合度不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峰仓特别偏爱三藏………………………………

峰仓太会了!!!!!

(又看了一晚上漫画。。。)


摸几下觉得画风真是契合度不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