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最终幻想14

20.6万浏览    24229参与
Crystalline
“狂暴的欢愉必将迎来狂暴的结局...

“狂暴的欢愉必将迎来狂暴的结局。”

“狂暴的欢愉必将迎来狂暴的结局。”

agitoaqua

最爱的一张地图!太少女心了!下次约朋友去拍照诶嘿嘿!

最爱的一张地图!太少女心了!下次约朋友去拍照诶嘿嘿!

agitoaqua

啊!磨磨蹭蹭地终于通关啦!明天开始可以开荒极神了_(:з」∠)_

5.0真好啊!

结尾阿尔菲诺又出洋相了我笑死!

最后分享下我家猫男的惊恐脸,他有……那么可爱!!

啊!磨磨蹭蹭地终于通关啦!明天开始可以开荒极神了_(:з」∠)_

5.0真好啊!

结尾阿尔菲诺又出洋相了我笑死!

最后分享下我家猫男的惊恐脸,他有……那么可爱!!

Sidewinder
那个……要尼尔联动了于是……嗯...

那个……要尼尔联动了于是……嗯……

那个……要尼尔联动了于是……嗯……

莫寻意

“不那么梦幻的无尽光”

有人喜欢我的风格,真的很高兴呀w

“不那么梦幻的无尽光”

有人喜欢我的风格,真的很高兴呀w

亚马乌罗提市民
白泽Code
#人外R注意#食罪灵&time...

#人外R注意#
食罪灵×兔女光

#人外R注意#
食罪灵×兔女光

咸鱼魉

练习一下动态

狒狒开服一周多了,我至今没登上去过,我要练级!我要玩赤魔!放我上去!

练习一下动态

狒狒开服一周多了,我至今没登上去过,我要练级!我要玩赤魔!放我上去!

阿尔今天也想通敌
#当我玩5.0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当我玩5.0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只要我不做主线我就可以永远这么快乐

#当我玩5.0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只要我不做主线我就可以永远这么快乐

Phoenix Jones

FFXIV-Answers 歌词翻译

第七灵灾2.0预告片的BGM 



I close my eyes, tell us why must we suffer 

合上双眼 为何我们要忍受苦难

Release your hands, for your will drags us under 

放开手吧 你会把我们拖向毁灭

My legs grow tired, tell us where must we wander 

双腿软弱 为何我们要蹒跚流浪

How can we carry on if redemption's beyond us? 

如何前行 若已再无救赎...

第七灵灾2.0预告片的BGM 



I close my eyes, tell us why must we suffer 

合上双眼 为何我们要忍受苦难

Release your hands, for your will drags us under 

放开手吧 你会把我们拖向毁灭

My legs grow tired, tell us where must we wander 

双腿软弱 为何我们要蹒跚流浪

How can we carry on if redemption's beyond us? 

如何前行 若已再无救赎 


To all of my children in whom Life flows abundant 

我那被生命所灌溉的孩子们啊

To all of my children to whom Death hath passed his judgment  

我那被死亡所定罪的孩子们啊

The soul yearns for honor, and the flesh the hereafter

灵魂向往着荣耀 身躯渴求着往生

Look to those who walked before to lead those who walk after 

看那前人的脚印 点亮来者的归宿 


Shining is the Land's light of justice

大地的正义熠熠生辉

Ever flows the Land's well of purpose 

大地的意志源源不绝

Walk free, walk free, walk free, believe... 

迈步 迈步 迈步 坚信

The Land is alive, so believe...

大地仍存生机 请相信… 


Suffer [Feel] Promise [Think] Witness [Teach] Reason [Hear] 

苦难!(感受)誓言!(思考)目睹!(教导)理性!(倾听)

Follow [Feel] Wander [Think] Stumble [Teach] Listen [Speak] 

追随!(感受)流浪!(思考)踉跄!(教导)倾听!(发声)

Honor [Speak] Value [Tell] Whisper [Tell] Mention [Hope] 

荣耀!(发声)价值!(讲述)呢喃!(讲述)提及!(希望)

Ponder [Hope] Warrant [Wish] Cherish [Wish] Welcome [Roam] 

沉思!(希望)证明!(祈祷)珍惜!(祈祷)迎接!(流浪)

Witness [Roam] Listen [Roam] Suffer [Roam] Sanction [Sleep] 

目睹!(流浪)倾听!(流浪)苦难!(流浪)制裁!(沉睡)

Weather [Sleep] Wander [Sleep] Answer [Sleep on] 

侵蚀!(沉睡)流浪!(沉睡)回答!(沉沉入睡)

Now open your eyes while our plight is repeated

睁开眼吧 目睹着我们重蹈覆辙

Still deaf to our cries, lost in hope we lie defeated 

装聋作哑 你眼看我们痛不欲生 

Our souls have been torn, and our bodies forsaken 

精疲力竭 我们的灵魂支离破碎

Bearing sins of the past, for our future is taken

肩负罪孽 明日已被剥夺 


War born of strife, these trials dissuade us not 

兵戎相见 磨练无法将我们阻止

(Feel what? Learn what?) 

(感受什么?学到什么?)

Words without sound, these lies betray our thoughts

无声之言 背叛我们信念的谎言

Mired by a plague of doubt, the Land, she mourns 

深陷怀疑的瘟疫 大地低声呻吟

(See what? Hear what?) 

(目睹什么?倾听什么?)

Judgement binds all we hold to a memory of scorn 

死亡已尘埃落定 回忆仿佛自嘲

Tell us why, given Life, we are meant to die, helpless in our cries? 

告诉我们 为何赐予生命 

又注定我们送死 绝望哭号? 


Witness [Feel] Suffer [Think] Borrow [Teach] Reason [Hear] 

目睹!(感受)苦痛!(思考)借贷!(教导)理性!(倾听)

Follow [Feel] Stumble [Think] Wander [Teach] Listen [Blink] 

追随!(感受)踉跄!(思考)流浪!(教导)倾听!(闪烁)

Whisper [Blink] Shoulder [Blink] Ponder [Blink] Weather [Hear] 

呢喃!(闪烁)肩负!(闪烁)沉思!(闪烁)侵蚀!(倾听)

Answer [Look] Answer [Think] Answer together

回答!(注视)回答!(思考)一并回答!


 Thy Life is a riddle, to bear rapture and sorrow 

人生如谜 你肩负着狂喜与悲伤

To listen, to suffer, to entrust unto tomorrow 

倾听受苦 再将希望信托于明天

In one fleeting moment, from the Land doth life flow 

一念之间 生命将奔涌而出

Yet in one fleeting moment, for anew it doth grow 

一念之间 万物将重归于好

In the same fleeting moment thou must live, die and know

此一念之间 你必 生 死 与悟

Yesenia

飞鸟归巢之春

  伊修加德复兴贺文

  感谢伊修加德旅游局总局,库尔扎斯中央高地分局,库尔扎斯东部高地分局档案馆的大力支持。

  请大家积极支持伊修加德复兴计划(大声

  感谢艾默里克,弗朗塞尔,光之战士和埃斯蒂尼安的出镜。

  

  “已经不是一瞬的错觉,呈现在被命运相连的人们面前的,是故人相聚,万物复苏的飞鸟归巢之春。”

  当迎来新生的伊修加德的上议长艾默里克终于能从把他淹没的堆成山的文件里抬起头的时候,窗外连日不停的雪也趋于停息。身后的窗子外,清晨的天空重新变得蔚蓝宁静。

 艾默里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座伫立在崇山峻岭之间的,沉浸在千年龙诗战争的血与火中,从五年前开始被雪覆盖的城市,也...

  伊修加德复兴贺文

  感谢伊修加德旅游局总局,库尔扎斯中央高地分局,库尔扎斯东部高地分局档案馆的大力支持。

  请大家积极支持伊修加德复兴计划(大声

  感谢艾默里克,弗朗塞尔,光之战士和埃斯蒂尼安的出镜。

  

  “已经不是一瞬的错觉,呈现在被命运相连的人们面前的,是故人相聚,万物复苏的飞鸟归巢之春。”


  当迎来新生的伊修加德的上议长艾默里克终于能从把他淹没的堆成山的文件里抬起头的时候,窗外连日不停的雪也趋于停息。身后的窗子外,清晨的天空重新变得蔚蓝宁静。

 艾默里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座伫立在崇山峻岭之间的,沉浸在千年龙诗战争的血与火中,从五年前开始被雪覆盖的城市,也迎来了足够使冰雪消融,花朵绽放的温暖。令人怀念的春天正在默默的迎着褪去的寒风,从黑衣森林茁壮的树木梢头向着库尔札斯袭来,沿着无尽的阿巴拉提亚山脉蔓延,逐渐接近这群山环抱的城市。

  他打开窗子,清冷干净的空气汹涌而来,一下冲淡了温暖的办公室里浓厚甜腻而馥郁的,加了过量桦木糖浆的红茶香气。

  鸽子们在风里舒展着白色的羽翼,成群结队的掠过雪后依旧寂静的城市上空,在艾默里克面前卷起轻柔的上升气流,他恍惚间在飞鸟带来的风中闻见了淡淡的妮美雅百合香气。那气息属于羁旅之人,属于归来之人,属于记忆中的春天。

 艾默里克有种隐隐的预感,窗外的街道上会重新响起那自战争结束后就一度消失的,轻快的脚步声。这声音属于他的挚友们,属于那位给伊修加德带来新生的冒险者,和那位自由自在天不怕地不怕的苍天之龙骑士。是属于老练政客的直觉也好,从军队里练出的敏锐感官也罢,就算是一厢情愿的错觉也无所谓。他固执的相信着这一点。

  和依旧坚守在家乡的他相比,他们二人是自由而无所羁缚的。向往苍穹的灵魂,是任谁都无法阻止他们永远停下脚步的。艾默里克偶尔会在睡前闭上眼睛,想象着他们如鸟般展开羽翼,翱翔在艾欧泽亚乃至于奥萨德的每一个角落,掠过摇曳着波光的深不见底的红玉海,逡巡在碧绿的太阳神草原之上。然后困意袭来,他的梦里也环绕着他的朋友们在偶尔寄来的信里提到过的璀璨星空下,和着篝火燃烧的噼啪响声被唱响的欢快歌声,和他们扬起笑容的脸。

  只有他一个人被留在这座城市的终日不绝的风雪里,继续和政治,歧视以及一切存在于富丽辉煌的灯火之下的灰色阴影纠缠不清。而且露琪亚做的渡渡鸟蛋包饭也一如既往的难吃……这么多年以来甚至,甚至没有任何进步啊哈罗妮在上。每当深夜饿的要死的时候,他都会重新感知到这份缭绕不去的寂寞,于是从抽屉里摸出上次发放理符时某位冒险者送来的超大瓶桦木糖浆,就着忘忧骑士亭的索姆阿尔栗子蛋糕与红茶外卖套餐把内心翻上来的嫉妒心情大口大口的咽下去。明明是甜上加甜的组合,他却不知为何品出了一股伊修加德柠檬的味道。

  光之战士和埃斯蒂尼安偶尔会在彼此的路途中相遇。每当此时,他们就会合写一封信给他。埃斯蒂尼安的字迹飞扬不羁,光之战士的字迹清秀工整,所写的内容倒是异曲同工。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对他,对伊修加德的絮絮的关心,偶尔在某段字迹中突然添进来的另一个人的字迹,就像是聊天里突然插嘴的吐槽。艾默里克透过文字仿佛都能看到围坐在旅店房间台灯下的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斟酌字句,试图把这段时间彼此经历过的一切都塞进几张稿纸里。 信的结尾二人总是会轮流加一句建议他减少桦木糖浆摄入量小心蛀牙的劝告,但在他收到信的时候,露琪亚总是会笑着推开办公室的门,递给他另一封附着世界各地搜罗来的糖果的没有署名的信件。

  收到这些糖果的时候,他就会摊开艾欧泽亚地图,将那些具有强烈地方特色的糖块儿分类堆起来放在地图相应的角落,并且对照着另一封信描述的路线来经历他们所经过的不同的旅程。这让他感觉到,他们三个人即使远隔千里,彼此的心灵依旧被这甜蜜的糖果,亦或是这之后模糊不清的东西切实的紧紧相连着。

  对于奔波在世界各地的光之战士和埃斯蒂尼安来说,相遇并不是什么常事,因而来信也不甚规律。而他更无法给神出鬼没,行踪不定的友人们寄出回信。于是他像个云雾街期盼昂贵食品和漂亮衣服的小姑娘,像期盼绿图一发入魂出雾绢的冒险者一样,期盼着某一天被埃斯蒂尼安无数次吐槽过的,整天“库啵”“库啵”的聒噪的莫古力的亲戚邮差莫古力,突然出现在他办公室的窗前对他说:“亲爱的艾默里克总长,这里有一封给你的信库啵!”

  有时候艾默里克也会想,就算埃斯蒂尼安和光之战士是一旦在冬天离开就飞得没完没了的候鸟,那这冬天对于经年累月不回家的他们来说是不是未免太长了点……对整日埋在文件山里的他来说也太长了点。他迫切的需要更多的能够分担他内心所有复杂思绪的朋友在他身边。

  露琪亚固然是个心思细腻的忠实听众,但终日政务工作繁忙,有闲时间唠嗑已是奢侈。更何况她总是在休息日被拎着两杯伊修加德奶茶的希尔达和龙骑士团忙忙碌碌,难得休假的玛艾娜拽出门,一起去宝杖大街。打搅女士们宝贵的共处时间是哈罗妮所不能饶恕的大罪,艾默里克自然不能再更多占据这位多年来为他提供了无数帮助的同僚兼友人的休息时间。

  他依旧在怀念光之战士和埃斯蒂尼安还留在伊修加德的那段时光。那时他们彼此扶持,最终抵达了这座伫立于群山环抱之中,被飞雪笼罩着的孤高之城中被层层教典掩盖着的悲伤真相。

  尽管在寻求改变的路途上他们在那个夕阳如血的黄昏失去了正直而温暖的奥尔什方,曾经在戒备和怀疑中共同踏上融冰之旅的伊塞勒,最后永远化作了魔大陆昏黄云海间钻石星尘闪烁着的细碎光芒。尼德霍格的灵魂张开巨大的黑色双翼,化作咆哮着怒火的邪龙之影,用永远无法迎来终结的悲伤和愤怒,将与它相似的龙骑士裹挟而去。伊修加德伴随着教皇的死去迎来了艰难的变革,曾经坚定不移的信仰,也随着尘封在历史深处的残酷真相被公布在光天化日之下崩塌了。但尽管如此,所有人都在做出自己的选择,伊修加德在迎来漫长的蜕变,等待着破茧之时真正的新生。

  漫长的寒冬已经困住了他们所有人太久。背后是重新归来的,记忆中的令人怀念的温暖的春天,眼前是即将到来的充满希望的光景,如今,应已是飞鸟归巢之日了吧。

  艾默里克又喝了一口茶。他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了新的策划案卷宗。

  眼前是满目草木葳蕤。随着以太属性逐渐归于平稳,库尔扎斯的气候比灵灾以后最初的几年温和湿润了不少,巨龙首的人于此处精心培养的妮美雅百合,在繁星低垂,即将隐没在群山之间凝聚的浅淡的绯色中之时,才刚刚打开它细长的花苞吐露它温和苦涩的香气。太阳还未升起,库尔札斯在万籁俱寂中迎来又一个黎明。弗朗塞尔似乎能听见草叶上的露水坠落的细微声音。

  他和光之战士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夜。冰天座的星辰闪烁着,在他们头顶划出优雅的星轨。昨晚巨龙首几乎全员出动,守在这座小小的石碑之前。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仅仅是用怀念的眼神凝视着远处的伊修加德城塞。

  那位曾在此处无数次伫立着,凝视着远方的故乡的他的挚友如果看得见的话,想必会格外欣慰吧。弗朗塞尔想。他守护过的地方在故乡敞开国门准备复兴的今天变得尤为重要,越来越多的冒险者选择在这里短暂的休憩后再穿过大审门,前往全新的伊修加德。一开始他还有点担心会不会手忙脚乱,但是看到埃马内兰在雅埃勒和科朗蒂奥的帮助下成长的飞快,成为了和异母哥哥一样成熟却又热情的指挥官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看来没必要担心了。阿尔基克手中沙漏中流转不息的时间,经由妮美雅编织出新的命运。昨日已经永远无法回头,无论多少次伸出手,他都只能触碰到一抹遥远的,温暖而悲伤的黄昏般的色彩。然而对他来说,对光之战士来说,对爱着他的所有人而言,这份连绵不绝的思念大概将会伴着失去的痛苦,化作孤独时的慰藉,最终成为支撑着他们面对将来的力量。

  天色已然大亮。朝日在山脉间温润的线条之中探出头来,为黎明时刻鱼肚白的天空静静添上一抹极浅淡的霞彩。库尔扎斯的群山在初生的草木掩映下呈现出雾般迷蒙的艾绿色,脚下重新长满野草的土地浸润了一夜露水,踩踏过后散发着清苦的草木香,这里正在重新回归弗朗赛尔所怀念的,他和年轻的奥尔什方曾无数次漫步过的神意之地的原野的样子。只是那遥远的往昔同他一起凝视着沐浴在晨光中伊修加德的人,如今已经永远融化在了星辰的光辉之中。在他抬起头凝视夜空中璀璨的群星,情不自禁流下泪水之时,都仿佛能够听到它温柔的声音。

  肩膀上传来了沉稳的触感。弗朗赛尔扭过头去,身后的光之战士背着大大的行囊拍了拍他的肩,仍是昨日赶到这里时风尘仆仆的模样,有点不好意思的冲他笑着。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里在晨光中熠熠生辉的打转着的泪水。

  "走吧,弗朗赛尔!奥尔什方期盼的伊修加德的未来在等着我们呢!”

  那尚未被明亮的霞光触及到的天空中的冰天座群星中的一颗,在他们头顶发出了仅仅一瞬的,就像是故人笑容般的温柔的光辉,随即迅速淹没在了流淌而来的春光中。

   太阳在天空中冉冉升起,将整个伊修加德的云海都渲染成了浓厚的曙色。弗朗赛尔和光之战士迎着不再寒冷的,掠过无尽的郁郁葱葱的原野的春风,就像是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白色归鸟那般。向着远处的伊修加德飞奔而去。 

  库尔扎斯东部高地的某个依旧杳无人烟的角落,突然迎来了一位背着长枪与行囊的白发旅人。第七灵灾深刻的改变了东部高地绝大多数地区原有的样子,只有这里仿佛是被坠落的卫月碎片所宽恕一般仍旧保持着原有的样子。

  和埃斯蒂尼安记忆中离开芬戴尔时这里满目焦黑,遍地火焰的绝望的样子相比,如今这里寂静的让人感到没来由的孤独。一晃二十年过去,漆黑的大地被无尽的碧绿覆盖。野山羊在半人高的草丛里漫步,水鸟悠闲地飞过湍急的溪流。螽斯和金铃子在绚烂繁杂的细碎野花间絮絮低语,野兔从挖好的地洞里鬼鬼的探出头来。

  依旧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只是那些人生活过的痕迹几乎全部被大自然的力量所抹去,只有那些依旧散落在各处的化作焦炭的房屋部件提醒着来人,这里曾经与任何一个平凡的喧闹着的村庄别无二致。如今记得这里的,只剩下埃斯蒂尼安一人。他战斗过,游历过,曾经像任何一个伊修加德人一样渴望着向邪龙复仇。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闭上眼睛,连梦里都是满目的火焰。

  而当他终于结束了一切再次回到暌违已久的故乡时,就算这里已经重新化作平静的,碧绿的库尔扎斯原野的一部分。但故乡村落的遗迹依旧不会消失。就像他在龙诗战争中失去的重要的一切在他心上所留下的伤疤一般。但是春天重新来到了。而他同样重要的挚友和搭档在伊修加德等待他回去,需求着他的支持。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随着尼德霍格的消失离去了,如今随着北归的飞鸟回到这里的仅仅是他重要之人们珍爱的朋友。 

  搭档和艾默里克在通讯贝里催了好多次了,想来是等的很急。那他也赶紧迎着春光上路吧。埃斯蒂尼安骑上陆行鸟,向空无一人的静悄悄的故乡充满生机的原野最后投下温柔的一撇,扭头向伊修加德的方向疾驰而去。

  鸟儿们在风里舒展着白色的羽翼,成群结队的掠过原野,向着北方的故乡飞翔而去。

  不是错觉,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已是故人相聚,万物生长的飞鸟归巢之春。

  

  

  

  

Kroma

5.0之前翻了一下自家庭院土,改成田yang园lao风辽。

5.0也很佛xian系yu呢。一周上线一天,感pu谢gai拂晓,总有新的惊yi喜wai!


5.0之前翻了一下自家庭院土,改成田yang园lao风辽。

5.0也很佛xian系yu呢。一周上线一天,感pu谢gai拂晓,总有新的惊yi喜wa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