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月光骑士

3439浏览    56参与
渴望天的海豚

近日里的漫威冷圈AO3扫文

1. Echoes of Light and Shadow(光影回声)

By   Arcadias_fire

是一个一共四部作品的长篇,已完结

是漫威的人物结合哈利波特世界观,但没有哈利波特人物出场

从前,有一个麻瓜出身的男孩进入霍格沃茨,一个充斥着魔法与神奇咒语的世界......很熟悉的故事,对吗?但这个男孩的名字叫汤姆 希德勒斯顿......

CP是洛汤基(抖森洛基),作为一个冷CP能有这样的长篇好粮是很少见的!

2. in labyrinths of reflections(迷宫倒影之下)

By   Blackkat

漫威的月光骑士...

1. Echoes of Light and Shadow(光影回声)

By   Arcadias_fire

是一个一共四部作品的长篇,已完结

是漫威的人物结合哈利波特世界观,但没有哈利波特人物出场

从前,有一个麻瓜出身的男孩进入霍格沃茨,一个充斥着魔法与神奇咒语的世界......很熟悉的故事,对吗?但这个男孩的名字叫汤姆 希德勒斯顿......

CP是洛汤基(抖森洛基),作为一个冷CP能有这样的长篇好粮是很少见的!

2. in labyrinths of reflections(迷宫倒影之下)

By   Blackkat

漫威的月光骑士(Moon knight)穿越到了DC的Gotham市,和蝙蝠家发生了一系列关联......实际上是以DC人物为主要配角。

【翻译授权已要到,正在翻译中。】

3.Kung Pow Panda(功“宝”熊猫)

By   Nicomoru

《平行宇宙》中的迈尔斯使用潘妮 帕克的发明穿越维度去探望朋友,结果那东西出了故障,把迈尔斯意外送到了MCU的世界,还遇见了荷兰虫......

4.Sunflower(向日葵)

By   Danesincry

作者原创了一个听力有问题,需要带助听器的蜘蛛侠Sorrel。在这故事里他和平行宇宙的其他蜘蛛侠联手,帮助他回到原来的世界。

5. 5 Times Peter Heard About Miles Morales(五次彼得 帕克听说迈尔斯 莫拉莱斯)

By   never_give_in

在这篇文章里,假设迈尔斯和蜘蛛侠的女朋友米歇尔 琼斯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再婚家庭姐弟。在彼得和米歇尔交往不久以后,布鲁克林就出现了又一只蜘蛛侠......

这篇文章的描写很可爱!喜欢他们三个的互动!强推!!

6. You Knew Someone Was Going to Write This, or: Captain Marvel Meets Captain Marvel(你知道有人会写这个:当神奇队长遇见惊奇队长)

这个故事写的是DC的神奇队长,也就是雷霆沙赞遇见了漫威宇宙的惊奇队长

7. It's a Puberty Thing(这是青春期问题)

愿景学校也不是盖的,这些学生都很聪明——聪明到把迈尔斯莫拉莱斯的蜘蛛侠双重身份的马甲都给扒了。

8. With Plausibility(有道理)

Mcu的荷兰虫被绑架了,钢铁侠去追踪。然而,实际上的真相是多元宇宙的平行蜘蛛们着急找到这个宇宙的蜘蛛侠寻求帮助......

强推!!!

9.The Telling of a Well Kept Secret(那个被保存很好的秘密最终揭露)

有五次迈尔斯都想把他的双面身份对他父亲讲出来,而有一次,他终于说了出来。

10.Choices(选择)

蜘蛛侠和杰夫警察的相遇是在哪里?是在对撞机旁,还是在被绑的金并前方?......他们不约而同地不愿提起那天的小巷。

而杰夫有一天终于将他的儿子和蜘蛛侠联系起来。

渴望天的海豚
外网上的月光骑士概念图! 对剧...

外网上的月光骑士概念图!

对剧版已经期待不已了呢

外网上的月光骑士概念图!

对剧版已经期待不已了呢

送了一只加农炮
看到月骑再次和罚组队后回坑了,...

看到月骑再次和罚组队后回坑了,决定把去年剪的视频发一下´・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23758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33B18D60-6F54-416C-8D20-C08CFF53DE60700infoc&ts=1566678031747

看到月骑再次和罚组队后回坑了,决定把去年剪的视频发一下´・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23758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33B18D60-6F54-416C-8D20-C08CFF53DE60700infoc&ts=1566678031747

倪寒SAMA

漫威影业在今天的D23Expo上确认将打造《女浩克》《惊奇女士》和《月光骑士》三部新剧!届时会在迪士尼+流媒体上播出!!强烈期待
科普:女浩克是绿胖的表妹,她无法变回人类,但却可以在浩克状态下拥有着过人的智商,她同时也是一名优秀的律师,不是什么恶搞角色
惊奇女士是一名穆斯林异人,惊队的狂热粉丝,拥有超能力后用了惊队以前的代号,并得到了惊队认可,能力为改变自己的身体形状,非常棒的一个角色

漫威影业在今天的D23Expo上确认将打造《女浩克》《惊奇女士》和《月光骑士》三部新剧!届时会在迪士尼+流媒体上播出!!强烈期待
科普:女浩克是绿胖的表妹,她无法变回人类,但却可以在浩克状态下拥有着过人的智商,她同时也是一名优秀的律师,不是什么恶搞角色
惊奇女士是一名穆斯林异人,惊队的狂热粉丝,拥有超能力后用了惊队以前的代号,并得到了惊队认可,能力为改变自己的身体形状,非常棒的一个角色

Elaine
我的月亮🌙,我的骑士

我的月亮🌙,我的骑士

我的月亮🌙,我的骑士

林克大魔王
这腿!这屁股!激动地发出叫声

这腿!这屁股!激动地发出叫声

这腿!这屁股!激动地发出叫声

叁盐
画一个口袋和漫威的小联动月骑:...

画一个口袋和漫威的小联动
月骑:这不是神棍鸟头的好基友摆渡胡狼头吗xx

os路卡利欧原型参考埃及死神阿努比斯

画一个口袋和漫威的小联动
月骑:这不是神棍鸟头的好基友摆渡胡狼头吗xx

os路卡利欧原型参考埃及死神阿努比斯

叁盐

【月光骑士/夜魔侠 |无差】合作关系

⚠月骑xDD无差,斜线不代表攻受,反正我也拉灯了
瞳太随口一污就把这个丧病cp写出来了,不好吃。最后的台词缘终极蜘蛛侠漫画

大致的剧情就是两个不怎么组队的街头英雄好不容易组一次队就被追杀困在了一起,我知道他俩的实力应该不会被追杀但我就是要写x有很多硬伤,如有ooc致歉。

-

   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机会和Matt Murdock困在一起——Marc这样安慰自己,希望以此来忘掉眼前的处境。他现在的状况可不太好,一只脚卡在木板的裂痕里动弹不得,身下还压着个夜魔侠;头顶是刚刚被他们撞开一个大洞并在向下掉积雪的屋顶,而外面还有正在追杀他们的手合会忍者。Marc压低身...

⚠月骑xDD无差,斜线不代表攻受,反正我也拉灯了
瞳太随口一污就把这个丧病cp写出来了,不好吃。最后的台词缘终极蜘蛛侠漫画

大致的剧情就是两个不怎么组队的街头英雄好不容易组一次队就被追杀困在了一起,我知道他俩的实力应该不会被追杀但我就是要写x有很多硬伤,如有ooc致歉。

-

   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机会和Matt Murdock困在一起——Marc这样安慰自己,希望以此来忘掉眼前的处境。他现在的状况可不太好,一只脚卡在木板的裂痕里动弹不得,身下还压着个夜魔侠;头顶是刚刚被他们撞开一个大洞并在向下掉积雪的屋顶,而外面还有正在追杀他们的手合会忍者。Marc压低身子尽量让自己笼罩住Matt,这样也许能保护他们不被发现。屋顶上脚步纷乱,徘徊片刻便远去了。待周围再没了别的动静Marc才终于敢小心翼翼地撑起上身,屏住呼吸挪动身体,好让身下的Matt探出头来。

     “我把话收回来,其实白色也挺好。”Matt指的当然是Marc的制服,这件原本被认为会暴露他们行踪的衣服却在雪夜里救了他们。Matt挣扎着把被Marc砸得生痛的半个身子从废墟里拔出来,Marc侧身翻滚到一边,他的脚仍然卡在木缝里,而现在的姿势让他很难撑起身来把那块木板击碎。担心再次引来敌人,Matt只能摸索着,用Marc散落的月镖撬开碎木片。漫长的几分钟过去,Marc受困的脚终于得到解放,他折叠起双腿,好适应狭小的空间,让自己躺在这里不会太过难受。Matt也跟着跌坐在一旁,他躲在阴影里,呼吸声明显变得粗重,这无法不引起月光骑士的注意。

    “但我觉得红色不怎么好——你受伤了?”借着微弱的光线,Marc隐约看到Matt腰侧变深了一块,只是在深红的制服上几乎看不出来。究竟是刚刚交手还是逃亡途中?Marc已经不关心是什么时候受伤的了,他扯碎自己破损的披风拉成布条,贴近了将手穿过Matt腋下为他包扎。Matt显然有点不习惯这个类似拥抱的动作,不过他任由Marc做了,后者的头发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下巴,Matt觉得心里痒了一下,随后感到疑惑,于是他把这当作一种错觉。

    忙完手上的活,Marc又靠回去,眯起眼睛观察四周的环境。他们身处一个狭窄高耸的空间,像是某个教堂废弃的钟楼,年久失修的木质屋顶无法承受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他们一踩上去就断裂开来,塌陷的积雪又很快埋住洞口,把光线封死在外面,仅有几道砖块间的缝隙能勉强投进月光。这对Marc来说是杯水车薪,他没法凭这些自愈,只能寄希望于手合会的人离开后能有人找到他们。

    “我能把抓钩射向屋顶,但你得帮我瞄准。”Matt的警棍丢了一个,另一个虽然损坏但好像还能用。Marc举起他的手臂帮他把目标对准头顶的横梁,钩爪发射了,但长度远远不够,金属钩子用尽最后一点动能努力攀升,最后还是无力地掉落了下来。自救失败,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到天亮。Matt重新回到Marc身边坐下来,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但夜里的低温让受伤的Matt无法招架。他试着靠近Marc,或许能汲取到一点温暖。Marc察觉到身边人的轻微发抖,掀起披风来把Matt裹了进去。两个人的情况都没好到哪去,Marc有月神之力还可以勉强撑住,Matt却十分危险,寒冷和失血一起袭来,一不小心就可能要了他的命。他们被困在方寸之地,无法逃脱也不能生火取暖。没多一会儿,Matt的肌肉就开始不受控制地战栗,牙齿相互摩擦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听得一清二楚。Matt觉得自己的伤已经没太大威胁了,但低温让他无所适从,他的身体忽冷忽热,大脑因为寒冷而空白一片。仅剩意志强撑着他咬紧牙关,竭力不让自己晕过去。

   Marc当然也注意到了Matt的状态,他试着帮Matt暖和起来,但除了拥紧对方别无选择。狭小的地方,两个男人抱在一起的确有点微妙,这个不是Marc的感觉,而是的确在发生的事——两个人都处在肾上腺素还未代谢平息的阶段,紧身的制服让某些部位过于紧迫,稍有一点摩擦和触碰就很容易产生反应。起初Marc隐隐感到一点过热的温度,他以为是自己冻了太久的幻觉,但他很快意识到是真实的——热量的源头来自他们身体相贴的地方,而那儿正不断变得硬挺,甚至肉眼已经能够看到形状。What the fuck!夜魔侠居然被他搞硬了。

    Marc Spector认为自己需要用十分钟时间来好好消化一下这个信息。

    当你不是一个人行动时,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变得尴尬,即使都是男人,也会有些难以启齿。况且Marc对Matt还并不是足够了解,不在第三方介入的条件下二人的合作甚少,Marc也摸不准Murdock是个怎样性格的人,会不会因为这事觉得不好见面?更严重的,干脆不再往来?Marc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损失一个目前感觉良好的潜在伙伴,他必须做点什么挽救一下这个局面。Marc不是个古板的人,他可不打算装作没看见就这样蒙混过关,相反,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拯救Matt的机会。

    Matt此时因为失血和低温几乎快要昏睡过去了,他倒在Marc怀里,可并不是毫无戒备。他在Marc的手袭上他身下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条件反射地扣住月骑作祟的手腕把它按在墙壁上,另一只手的警棍直接卡上Marc的喉咙。

     “你想干什么?”Matt压下身子低吼,声音和力量一点都不像刚才那个快要昏倒的人。Marc被忽然爆发的Matt吓了一跳,被控制住的手无辜地摊开。“你要想办法让自己热起来,这样你才能活下去。”

    Matt没弄明白他的意思,他的大脑刚刚经历过一次重启,对信息的理解有点迟钝。Marc抬腿轻轻顶在了他胯间,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起了反应。月骑拽着他脖颈处松垮的领口将他拉近了低声细语,Matt感觉到他的呼吸喷在自己没被面具遮挡的嘴唇上。

   “我是说,我能帮你。”

   Marc用一种极尽蛊惑的气音说着,并曲起一只膝盖磨蹭两腿间逐渐苏醒的欲望,Matt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蓄谋已久。他难耐地吞咽了一下,抽身想远离Marc,不料却不小心碰到了一团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这个感知令他忍不住把笑意挂上嘴角——“我看你现在是自身难保,骑士。”敏锐的感官让Matt察觉到对方骤变的呼吸和心跳,像是被戳破了秘密一般乱了阵脚。遭到拆穿的Marc沉默了良久,最终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但Matt却分开腿跨坐了上来——困难当前,他承认Marc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个相互取暖的方法。两人的火热抵在一起,Matt明显感到月骑的身体一僵,如果他能看得见,兴许还能捕捉到对方的脸红,毕竟没怎么做过这种事,他自己也有些双颊发烫。僵持了一会儿,还是Marc主动理解了他的意思。这次他俩默契得像是合作无间的搭档,Marc伸出没被制住的那只手覆上二人下身紧贴的部位,Matt则开始着手摸索身上的暗扣,为彼此的制服打开缺口。

   “现在这算谁帮谁?”

    Marc在Matt扯开他腰带时不满地嘀咕了一句,他原本还想要夜魔侠欠他个人情。而Matt几乎是立刻就笑了出来,他贴近Marc,用仅仅二人能听见的声音低语。

   “互相帮助。”


FIN

没错!我就是逗比渣甜手电瞳!

【月翼月】朝圣之地

名为迪克的人格消失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们注意到的时候,马克已经取代了迪克,成为了那具身体的新主人。

人们发现,迪克的消失似乎并没有对马克造成什么影响,他还是如往常一样,继续接着雇佣兵的活儿,继续着他那对月亮狂热的崇拜。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偶尔会独自去巡演到城郊附近的马戏团帐篷里呆坐,从开演到结束。

马克和迪克的好友全将这作为迪克消失的后遗症。然而他们不知道,马克来此是因为他能在那里再次见到迪克,他能在那里得到迪克的安抚。

那里,是他独有的朝圣之地。

名为迪克的人格消失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他们注意到的时候,马克已经取代了迪克,成为了那具身体的新主人。

人们发现,迪克的消失似乎并没有对马克造成什么影响,他还是如往常一样,继续接着雇佣兵的活儿,继续着他那对月亮狂热的崇拜。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他偶尔会独自去巡演到城郊附近的马戏团帐篷里呆坐,从开演到结束。

马克和迪克的好友全将这作为迪克消失的后遗症。然而他们不知道,马克来此是因为他能在那里再次见到迪克,他能在那里得到迪克的安抚。

那里,是他独有的朝圣之地。

叁盐
摸鱼纪念碑谷体 @宇宙废料 我...

摸鱼
纪念碑谷体
 @宇宙废料 我哨的脑洞

摸鱼
纪念碑谷体
 @宇宙废料 我哨的脑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