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月读

10249浏览    211参与
源川北

一些涂鸦 后面几p盖月成分🈶 慎点。

一些涂鸦 后面几p盖月成分🈶 慎点。

Dragon_龍湯包

满足一下没摸过zio鱼。以前的月读真的好看

(这画能看的时候也就只有现在了 姿势有参考 ​​​

满足一下没摸过zio鱼。以前的月读真的好看

(这画能看的时候也就只有现在了 姿势有参考 ​​​

渡邊涼子
月读性转。没把神性帅哥的感觉画...

月读性转。没把神性帅哥的感觉画出来TT说起来衣服要还是露胳膊的话我🉑我完全🉑🉑🉑🉑🉑🉑🉑🉑🉑🉑🉑(?)

月读性转。没把神性帅哥的感觉画出来TT说起来衣服要还是露胳膊的话我🉑我完全🉑🉑🉑🉑🉑🉑🉑🉑🉑🉑🉑(?)

呜啾中最靓的星

修玛吉亚会梦见电子蝗虫吗?『一』

食用前先阅读首页置顶

家有儿女第二季x

本篇接《异父异母亲兄弟的日常琐事》

在常磬庄吾二十岁的那一天,懵懂无知的他被父母黑白沃兹叫到了跟前,在月读和盖茨的注视下,白沃兹说"其实,你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但是令黑白沃兹想不到的是,意料中的惊慌失措并没有出现,小博美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说"我早就知道啦!"白沃兹瞬间贵妇不起来了,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庄吾得意的扬起下巴,这样才让他得以看见父母的脸,说"老师上课说了,人类不能无性生殖,所以你们说我是你们分裂出来的,肯定是错的!"

黑沃兹摇了摇头,白沃兹也...

食用前先阅读首页置顶

家有儿女第二季x

本篇接《异父异母亲兄弟的日常琐事》

在常磬庄吾二十岁的那一天,懵懂无知的他被父母黑白沃兹叫到了跟前,在月读和盖茨的注视下,白沃兹说"其实,你不是我们亲生的孩子",但是令黑白沃兹想不到的是,意料中的惊慌失措并没有出现,小博美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说"我早就知道啦!"白沃兹瞬间贵妇不起来了,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庄吾得意的扬起下巴,这样才让他得以看见父母的脸,说"老师上课说了,人类不能无性生殖,所以你们说我是你们分裂出来的,肯定是错的!"

黑沃兹摇了摇头,白沃兹也觉得不行,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庆贺了一声,还是白沃兹开口了,他谆谆善诱"为什么我们无性生殖还能有孩子?""别再说了!"黑沃兹捂住耳朵,他已不忍听下去"为什么我们允许你和盖茨交配?""闭嘴啊!"盖茨狺狺狂吠,"答案只有一个了!"月读冲了过来,想堵住白沃兹的嘴,奈何这些年蛋白粉的哺育下,月读越发壮硕,她被卡在门上了,"你!常磬庄吾!是那海东大树和门矢士的孩子啊!"

庄吾瞬间失去了力气,他苦笑起来,豆大的泪水砸到地面上变成表盘,把地面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就如同那白仓挖的一样,白沃兹看着孩子被乐成这样,于心不忍,但是必须要让他知道真相,他优雅的拈起黑沃兹的围巾,轻拭自己的一点点泪水,继续说到,"这一切要从二十年前那个圣诞节的雨夜说起"

白沃兹刚要开始庆贺吟唱讲述悲情故事,突然不知道在哪冒出个烟囱,里边弹出个高高瘦瘦的卡密,他学着一个什么天才外科医生喊什么“それ以上  言うな!”三十米愣生生跑了半分钟,看的一家五口一愣一愣的。

“你干什么呢?”盖茨率先冲了上去。

卡密露出健康的笑容:“那个什么圣诞啊,下雨啊,我媳妇一听就想揍我,还不让我骑车!”

盖茨哪懂那么多啊,愣着头脑就问:“不就是个老婆吗?怕甚?”

“害,你是不知道啊!我那老婆,虽然黑黑壮壮还拿过花滑冠军,但是他矮,给我生一堆小僵尸车实属不易啊!”说着,卡密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上去怪可怜的,白沃兹也就不再说了。

“什么?交配了有小孩了就是老婆了吗?”盖茨一震瞳孔地震。接着猛然转过头,对着还落着表盘泪的庄吾大吼一声:“老婆!”

黑白沃兹突然也黏糊不起来了,月读更是惊到直接带着把门框扯了下来。

白沃兹最最惊得不行,毕竟盖茨是他和黑沃兹有丝分裂的产物,是他俩亲生的小孩。

“盖茨你乱说什么呢?!你俩又没交配生小孩!可别乱说啊!”

庄吾眨眨泪汪汪的大眼睛:“阿妈,阿盖没有乱说,我俩真的交配生小孩了。”

那可就更不容易了啊!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庄吾,不仅长的矮,还白白嫩嫩瘦瘦小小,生个小孩可不容易了!

盖茨却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就是生了个小蝗虫,没费多大劲。”

白沃兹闻言,直接晕了过去,宛如一个-31岁的负活者。

“阿妈!”盖茨见白沃兹晕倒,又哭了起来。

“阿妈!”一个声音从被月读扯下的门框处传了过来。

“谁?是哪个又在复读?”拥有十级庆贺复读证书的黑沃兹突然警觉起来。

门口窜出来一个白白嫩嫩的香香小伙儿,穿着个连帽卫衣,套着个西装外套,还搭了双死亡荧光绿的鞋。

“外公让我找阿妈,说是外婆不小心偷了阿妈的课本,让我还给阿妈。外婆也不是故意的,但是他老是偷东西还到处旅行不去上课,每年都留级,现在还和阿妈一起上学呢!”小伙十分诚恳。

“你叫什么?”黑沃兹问到

“我叫飞电或人,是学校科技部的部长。”

黑沃兹见这小孩长得亲切,就耐心问到:“只听你说你阿妈,那你阿爹呢?”

“别说了伯伯,我家是丧偶式教育,平时只有我妈和我姑陪我,我阿爹都不知道跑去哪里乐去了呢!”

“那你阿妈是谁啊?”

“我阿妈就是……”话说到一半,突然窜出来个拿着水枪的帅哥,一把就把或人提了起来。

“你这臭蝗虫!”然后转头给黑沃兹说,“我是校保卫科的大队长,这小孩天天造小机器人找事,我得给他抓回去!”

说罢就提着或人跑了。路边倒是有个紫色的跤♂警,听到什么造小机器人,突然脸红起来。

虽然或人话没说完,但是什么留级,什么偷东西,什么蝗虫的,黑沃兹已经全然明白了!

还是不知道叫啥

上次的私设庄盖加一点摸鱼
右下角是在B站看到的押田岳  他真的好可爱啊啊啊!!!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 ˍ •̀ू )

上次的私设庄盖加一点摸鱼
右下角是在B站看到的押田岳  他真的好可爱啊啊啊!!!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 ˍ •̀ू )

蝦餃的女人不認輸

【盖庄】骑士与王子

.

*人物属东映,OOC属我ʕ •ᴥ•ʔ


*迷之世界观注意⚠️

——


常磐庄吾一行人来到了绀野香奈的世界,她口中所说的‘没有假面骑士’的世界。


【皇室新闻处于刚才正式确认了庄吾王子的继承权,是为皇室的第一继承人,各国元首⋯⋯】


“那就是我们伟大的国王殿下—常盘顺一郎公,而你呢,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

“庄吾也挺符合王子的形象”

“时王是王子?我看这国家迟早完蛋了吧?”


明光院盖茨在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后悔了—时王正用着他那只卡茨兰大眼睛可怜地看着他。


“不过这里的时王看上去也是挺好的⋯咳咳”

“盖茨くん真是口厌体正直呢~”

“说的也是,盖茨他一直不喜...

.

*人物属东映,OOC属我ʕ •ᴥ•ʔ


*迷之世界观注意⚠️

——


常磐庄吾一行人来到了绀野香奈的世界,她口中所说的‘没有假面骑士’的世界。


【皇室新闻处于刚才正式确认了庄吾王子的继承权,是为皇室的第一继承人,各国元首⋯⋯】


“那就是我们伟大的国王殿下—常盘顺一郎公,而你呢,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

“庄吾也挺符合王子的形象”

“时王是王子?我看这国家迟早完蛋了吧?”


明光院盖茨在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后悔了—时王正用着他那只卡茨兰大眼睛可怜地看着他。


“不过这里的时王看上去也是挺好的⋯咳咳”

“盖茨くん真是口厌体正直呢~”

“说的也是,盖茨他一直不喜欢说真话呢~”

月读香奈相视而笑,气得盖茨跳脚

“喂——你们”

“好了好了,盖茨,别生气好吗?”

“哼”

“庄吾就是太过迁就盖茨了”

“哈哈哈哈——没关系的,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嘛”

年幼的魔王脸上泛起一丝红意,腼腆地笑起来。

战士别过头来,喃喃自语地说着见鬼之类的说话。


“嘛⋯我先带你们去皇宫吧,我和殿下禀告了你们回来的消息,他想见见你们唷~”

“哈?这么突然?”

“没关系的啦~总之你们跟着我就好了~”


香奈挥手打开了次元壁,把一行人全都赶了进去。

待庄吾站好以后,便听到香奈大叫,说“糟糕,忘了换制服了”

只见她拍一拍手,换上了一身全白金丝边的制服,她回过头来,向他们解释说“这是皇室制服,效忠于殿下的人都必须穿着才能觐见其尊容”


她一边说,一边带着庄吾他们走进了宏伟的皇宫。

“好大哦,比历史上记载的任何一个建筑物更大更壮观~”

“庄吾,你的脑袋只装着历史吗?”

“要是你能吧这些记性放在其他科目上,战兔前辈也不用为你烦秃了头”

“嘻嘻——反正盖茨会帮我复习的吧?”

“你这家伙——”

“好了,别吵了快到宫殿了,你们安静点”


——


比起宏伟的皇宫外表,里面的装饰更让人感到有家的感觉,舒适的灯光和人性化的摆设,让他们原本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下来。


“不知道这里的叔公是否一样和善呢?”

常磐庄吾看着墙壁上的挂画,画上的叔公笑得和煦。


“到了,参见殿下吧”


——


只见香奈她笑着,把右手放在左胸前,尊敬地弯下腰鞠躬。


“殿下,我回来了”

“你辛苦了,香奈”

“不,能为殿下效劳是我的福份”

“哈哈哈哈——还是老样子对我十分生疏呢”

“真让我惶恐呢”

“站着的那几位可是我们的客人?”

“正如您所说,他们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客人”

“是啊,那么,香奈你先带他们去走走吧,去完成你们的目的吧”

“是的,殿下,我先告退”

“记得回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哦~”


坐在上位的人笑着和他们挥手道别,待他们走后,叹了一口气说“庄吾,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吗?”


——


“话说回来,这里好大哦,竟然在室内有花园”

庄吾深吸了一口气,为这里的绿洲赞叹不已。

“这是皇室护卫长所设计的花园,是为了让自小体弱多病的庄吾殿下多吸收新鲜空气”

“你们的护卫长比我这个好多了,懂得为人着想”

“喂——时王你别作梦了,我是要来铲除你的”

“不过,盖茨的温柔也只是庄吾能拥有呢”

“月读⋯⋯?”

“笑死我了,现在的人流行傲娇?”


就在众人即将离开花园时,有一个身穿仆从装的女生走过来叫住了香奈

“あの,绀野内务长?庄吾殿下想请您们进来聊天,不知是否方便?”

“不胜荣幸,请带路”

香奈笑着答应了他的请求,转身走了进去花园深处。


——


他坐在温室里的落地玻璃窗下,阳光照射在少年的身影,场面十分温馨。


“庄吾?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多谢你的关心,香奈,承那人的福,我的气喘好多了”

“庄吾⋯⋯”

“先不说我,那边的几位是从逢魔时王的世界过来的吧?”

“你好,殿下,我是月读,那边还在吵架的是⋯⋯”

“我知道,明光院盖茨和我”

”你们两个——太失礼了,人家王子在和你俩说话呢”

“没关系的,阿尔⋯⋯月读”

“香奈?你能先带月读到其他地方看看吗?”

“庄吾⋯⋯你?”

“拜托了,香奈”

“⋯⋯我知道了,月读?我带你去餐厅吃饭先吧”

“嗯,好吧”


待香奈和月读走后,庄吾开口叫了吵架的两人过来,似乎有事和他们说。


——


“不愧是另一个我呢,连小动作都几乎一样”

“哈哈哈哈,你的气质我可模仿不到呢”

“你怎么可以这样和王子说话”

“明光院くん,失礼了”


盖茨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的意思,便被这边的庄吾紧紧抱住。

他失去了思考能力,一旁的魔王感到十分惊讶。


——


明光院感受到怀中的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让他动弹不能。

“我好想你,盖茨”


——


王子殿下放开了盖茨,望着一脸不解的魔王,温柔地笑着说

“我的恋人,为了保护我而在上个月的一场夺权阴谋中消失了,只留下一只戒指给我,让我有动力继续拖着这残破的身体等着他回来”

“我和他自小一起长大,我是皇室的唯一继承人,他是护卫长家的独生子,年龄相近的他被两亲送入了皇宫和我作伴,经过了十六年岁月的洗礼,我们从朋友变成了恋人,但他却留下我一人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恕我冒昧,他是?”

“他是皇室护卫长,也是我的恋人。果然两个男生相恋,让你们感到很奇怪吧?但我不能否我爱他的这个事实。”

“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我只是开个玩笑,我不在乎世俗的眼光”

“那你会一直等他回来吗?”

“我会用尽我的余生等他。”


盖茨被少年的笑容拨动了心中的某根弦,他偷偷地看着眼中有泪光的他,下定了决心。


“谢谢你们两位今天能和我说说话,我很高兴能遇见你们,下次再见”


在少年挥手和他们道别时,眼力很好的盖茨看到了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刻着的名字——Myoukouin Geiz


明光院盖茨。


——


“庄吾,这样好吗?”

“我不这样做的话,我还派你去帮助他们有什么意义呢?”

“唉⋯算了,你喜欢就好了,不要乱来就可以了”

“是是是,内务长阁下”


——


在回去的路上,盖茨默不作声,魔王为了打破怪异的气氛,开口问

“盖茨,你没事吧?从刚才起你一直没有说话欸”

“时王,不,庄吾”

“突然之间怎么了?盖茨你⋯⋯!”


明光院盖茨把常磐庄吾拉入怀中抱紧,对他说

“庄吾,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个混蛋,把你对我的感情视而不见,经常对你恶言相向,你知道吗,我在害怕,怕我有朝一日要回到二零六八年,要把你一个人抛下,怕我要亲手杀死你,怕我⋯⋯会失去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バガ盖茨,我愿意”

“你就是王的男人了吧?”

“喂—时王你不要得吋进呎”

“盖茨会让着我的对吧?(笑)”

“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少年看着面前的场景不自觉地笑了,他对着手中的表头说

“你永远是能与魔王并肩的骑士,是我的骄傲。”


END.


玢丧MDer_TWO


四年三个女骑士,除了美空,p⑧给美空整一个CD怪拟人(结果懒得画了)


四年三个女骑士,除了美空,p⑧给美空整一个CD怪拟人(结果懒得画了)

渡邊涼子

p1童话私设Ray
p2渡边圭祐
p3葱萝党费
p4-5月读,听月の満ちる時有感。

p1童话私设Ray
p2渡边圭祐
p3葱萝党费
p4-5月读,听月の満ちる時有感。

玢丧MDer_TWO
美空:呐~战兔~我也好想要驱动...

美空:呐~战兔~我也好想要驱动器啊~

美空:呐~战兔~我也好想要驱动器啊~

ぺ墨染ぴ

月读在挨打的边缘试探噗哈哈哈

月读在挨打的边缘试探噗哈哈哈

卯时起床了
隔壁班的学姐在看哈利波特。摸一...

隔壁班的学姐在看哈利波特。
摸一摸突然到来的脑洞。

隔壁班的学姐在看哈利波特。
摸一摸突然到来的脑洞。

一丛灌木。

【盖月】春が、来た

好像没写过bg也没写过美少女,不得行,摸个鱼。

盖茨→月读向,夹带沃庄私货。

≥≥≥

蹦蹦跳跳的脚步经过浅水坑,于是积攒在此的雨水得以攀上了白色短靴的皮面。

明光院盖茨一个人背着两人份的书包,提着两人份的伞跟在脚步轻快的少女身后。雨丝落得轻而柔缓,仅仅是沾湿发梢的地步,于是他也就放任月读不撑伞地跑在前面,自己一道陪着她暴露在雨中。

然而落后两人一小节路的常磐庄吾却没有和他们一同享受春雨的机会。此时他正推着单车,身旁跟着坚决不肯让他从伞下出去的沃兹。说着“即使是这样的雨淋了也有感冒的可能,我的魔王”的男人对臣子的职责恪守不怠,于是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躲在沃兹的伞下,看着另外两位同伴愉快地...

好像没写过bg也没写过美少女,不得行,摸个鱼。

盖茨→月读向,夹带沃庄私货。

≥≥≥

蹦蹦跳跳的脚步经过浅水坑,于是积攒在此的雨水得以攀上了白色短靴的皮面。

明光院盖茨一个人背着两人份的书包,提着两人份的伞跟在脚步轻快的少女身后。雨丝落得轻而柔缓,仅仅是沾湿发梢的地步,于是他也就放任月读不撑伞地跑在前面,自己一道陪着她暴露在雨中。

然而落后两人一小节路的常磐庄吾却没有和他们一同享受春雨的机会。此时他正推着单车,身旁跟着坚决不肯让他从伞下出去的沃兹。说着“即使是这样的雨淋了也有感冒的可能,我的魔王”的男人对臣子的职责恪守不怠,于是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躲在沃兹的伞下,看着另外两位同伴愉快地感受即将到来的春天。

看起来有点羡慕呢,时王。

乍暖还寒时候,月读还裹着庄吾叔公送给她的围巾,白色的流苏边长长地垂到了裙摆的位置,随着她的步伐小幅度飘动。校服百褶裙和大腿袜间漏出的一截肌肤白得惑人。盖茨隔着一段距离不声不响地看着她,警戒着随时可能会出现的、打破这幅美好画面的事物(主要是时王)。

她看上去很高兴,这很好。盖茨默默地对自己说。他们生活的那个年代没有这般温柔的雨,记忆中的雨永远藏在阴沉沉的天幕下和让人发抖的雷声里,有时还要沾着同伴和亲人的血。来到庄吾的时间让两名战火中成长的战士逐渐寻回了他们被战争强行征有的一些东西。安稳,平静,还有年少的青春。

春来,草木生发,万物复苏。盖茨素来不喜沃兹每每咏唱一样的祝词,却在这时莫名地回忆起了他曾说过的只言片语。初春的日本,虽然天气还很冷,道旁的树也未绽新芽,却油然洋溢着一股新生的气息,就连吹来的风也仿佛褪去了砭骨的寒意、带来了春日温暖湿润的气息。如同年轻的时王带给他们的新的可能,即使还不够强大,也依然想要创造新的历史的决心。盖茨脚步不停,他已拒绝了白沃兹带给他的被规划好的将来,决意要和庄吾、月读还有沃兹一起对抗他们已知的那个最糟糕的未来。他是战士,战士随时随地都有献出生命的觉悟。

只是此时此刻,当他看到雨中的少女时,那份钢铁般冷硬的意志也有了微微回暖的迹象。月读是他无比重要的同伴,从2068到2018再到现在他们一直都是形影不离。他注意到月读嘴角一抹不自知的笑意,和庄吾成为朋友后她的笑容越来越多了。或许是对他们一起创造的新的未来抱有期盼吧,最近的她逐渐蜕去了之前覆在面上那层忧郁的纱,正在展现出属于真正的月亮一样引人注目的光华。

少女一边走一边仰着头到处张望,黑发遮挡不住侧脸动人的优美曲线。她在看什么?是半空中雨滴下落的透明的轨迹,还是在盼望着哪天光秃秃的枝头会开出粉红色的花朵?如果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我们还能在一起的话,时王一定会吵着去赏樱……时王的叔公说不定还会做那什么樱花布丁给我们,不知道樱花味的食物好不好吃……

等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月读会喜欢吗?

我不知道。盖茨不敢伸手去摸自己聒噪的心跳。缠绵的雨密密麻麻的下,无孔不入地钻入少年人的胸膛,直教他感到自己整颗心都皱巴巴地浸在了雨里,又因为隐秘的幸福感而泡得发胀。


离朝九晚五堂还有一段路的时候,雨势渐渐变得大起来。盖茨听见身后传来庄吾的喊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就已经替他先行一步。

月读仰起脸,头顶的天空并没有什么变化,洒落的雨滴却不会再打湿她的衣襟和头发。她的上方多了一片透明的屏障,而身边多了一个替她撑伞的人。

“回去吧。”盖茨说。

——End——

太难过了,我本意是想写美少女的,怎么变成救世主中心了。

东阳烙饼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