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有匪

26.7万浏览    1873参与
heartbeat·
2019.11.21—22 @...

2019.11.21—22 @Akaimio
手冷子丑丑
明天要考毛概的bb加油鸭!
熬最深的夜,读最多的书

2019.11.21—22 @Akaimio
手冷子丑丑
明天要考毛概的bb加油鸭!
熬最深的夜,读最多的书

爱吃秋刀鱼的猫

“我想跟你去四十八寨,去个……随便什么的地方,生成个山野村夫,死成个山鬼林魅,闲了就气你,挨打就跑,跑个十天半月,等你气消再回来,整日受气也没有怨言……”

“我想跟你去四十八寨,去个……随便什么的地方,生成个山野村夫,死成个山鬼林魅,闲了就气你,挨打就跑,跑个十天半月,等你气消再回来,整日受气也没有怨言……”


雁落衡阳

壹·少年游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


·“来卜一卦,”他寻思道,“正面是万事大吉,背面是有惊无险。”


·“鲲鹏浅滩之困,苍龙折角之痛,我等河鲫听不明白,先生不必跟夏虫语冰。”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不是要跟你说‘舍生取义’,”周以棠隔着一扇铁门,静静地对她说道,

   “阿翡,取舍不取决于你看重什么,不看重什么,因为它本就是强者之道,或是文成,或是武就,否则你就是蝼蚁,一生只能身不由己、随波逐流,还谈什么取舍,岂不是贻笑大方?好比今天,你说大不了不回来,可你根本出不了这扇门,愿意留下还是愿意跟我走,由得了你吗?”

   “好好长大吧。山水有相逢,山水不朽,只看你何时能自由来去了。”周以棠说道,“阿翡,爹走了,再会。”


·“我辈中人,无拘无束,不礼不法,流芳百代不必,遗臭万年无妨,但求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


·“阿翡,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你为何不敢相信自己手中这把刀能无坚不摧?”


·一个乱局开启,不是那么容易平息下去的,非得有那么一股力量,或极强,或极恶,才能肃清一切或有道理,或自以为有道理的人,重新架起天下承平的礼乐与秩序。这其中要杀多少人?死多少无辜的人?留多少生民泪与英雄血?

   恐怕都是算不清的了。


·“唾面自干二十年,到此有终。”

   少年人往往能忍得了痛,忍得了苦,却忍不了辱。她随着吴楚楚的话想了一想,只觉得稍稍代入一点,就愤懑难平,恨不能玉石俱焚地一死才能昭雪。


·这人命啊,比栗贱,比米贱,比布帛贱,比车马贱。唯独比情义贵一点,也算可喜可贺。


·“零落成泥碾作尘,是没有遗香的。

   “我娘以前跟我说过,生民都在泥水里,每日受苦楚不得解脱,最爱听的,不过就是‘请者不清,烈女偷情,圣人藏污,贤良纳垢’,诸如此类,百听不厌,反复咀嚼也津津有味,哪里容得下‘高洁’二字?”


·那个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交代重要”,在昏暗的石牢内将一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一股脑地塞过来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变成一团手脚不分的烂肉呢?她怎么能被那些仵作怠慢地用草席一裹,随手拉到郊外的乱葬岗一扔呢?


·“去者不可留,往事不可追。”


·她心想:这些江湖人,正也好,邪也好,真是一个比一个任性,一个比一个能捅娄子,闭眼喝酒,睁眼杀人,一个个无法无天的,“以武犯禁”说得一点也不错,真是一帮好不麻烦的家伙。

   可她此时恨不能自己是个贫苦出身的流浪女,被哪个门派捡了去,在深山中十年磨一剑,然后携霜刃与无双绝技入世。倘若世道安乐,她便千里独行,看遍天涯海角;倘若世道不好,便杀出一条血路,留下一句“我且恭候君自来”,飘然遁世而去⋯⋯那该有多么潇洒快意?


千叶叶叶叶叶

【有匪】大婚(2)完

小学生文采,oos算我的。     


      第二天早上,周翡与往常一样,正打算练功,却发现李瑾容正坐在院子里喝茶,看样子已经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醒了?”

     “嗯。”

     “周翡你过来。”周翡不知道李瑾容要干嘛,想到今天是自己大婚的日子没打算跟李瑾容吵架,乖乖听话地坐在了李瑾容旁边。

     ...

小学生文采,oos算我的。     


      第二天早上,周翡与往常一样,正打算练功,却发现李瑾容正坐在院子里喝茶,看样子已经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醒了?”

     “嗯。”

     “周翡你过来。”周翡不知道李瑾容要干嘛,想到今天是自己大婚的日子没打算跟李瑾容吵架,乖乖听话地坐在了李瑾容旁边。

      李瑾容看看周翡,这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女儿已经要成婚了,李瑾容还一直觉得周翡是当初那个拖油瓶的小家伙呢。

      “今天是你大婚之日,寨中没有很有经验的人,只有我有,楚楚毕竟也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很多细节她也不知道,就让娘来给你梳妆打扮吧。”李瑾容放下手中的茶,起身向屋里走去,“快点,别误了吉时。”

       周翡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平时日理万机的大当家竟然有空来跟她梳妆打扮,心里有股说不上来的感动。

      “嗯,这就来。”

       当吴楚楚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周翡的屋内时,发现周翡已经梳妆好了,只差自己手中的发冠发钗等没有扮上了。

       “呀!阿翡,你好漂亮啊!是大当家给你扮的吗?不愧是大当家啊,什么事都能做的这么好。”周翡看着吴楚楚对大当家的一脸崇拜无可奈何地说道:“好了楚楚,快到时辰了,给我扮上吧。”“嗯!我家阿翡一定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新娘子了!”

        ……

        咚咚咚,寨子外面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众人知道,他们四十八寨中大小姐的吉时到了,每家每户都出来凑个热闹,想沾沾福气。

       谢允换下了一贯的青衣,换上了庄重的红色婚服,本来就偏白的肤色被红色婚服映衬的更加白了,让大街上很多女子看了都自愧不如。谢允骑着马,走在队伍的最前端,脸上是抑不住的笑容,表面上对每一个道贺的人都给予感谢,心里却期待着周翡穿上嫁衣的样子。

       迎亲队伍走过了寨子下方的村子,来到了四十八寨门口,“新郎官到!”吴楚楚听见后赶忙扶起周翡向门口走去,却发现谢允已经来到了堂内。

      “楚楚辛苦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谢允从吴楚楚那接过周翡的手,“阿翡,走吧,我们去拜堂,”“好。”虽然周翡盖着红盖头,谢允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还是在她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周翡的紧张。

      由于谢允无父无母,拜堂之事只能麻烦李瑾容和周以棠坐在高位。

     “哥,你说,姐夫让姑姑姑父坐在高位上,那不就等于姐夫是倒插门吗!”李妍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旁边的李晟说道,“那姐是不是就不用离开四十八寨了!”李晟一眼无奈地看着自家妹妹,他一直以为李妍是知道的,搞了半天李妍什么都不知道啊。“嗯,谢允他包揽了四十八寨的很多事务,无法与周翡搬到寨外去住,再说谢允他好不容易拜托了端王的束缚,你这个时候再让他出去,可不要了他的命吗。”“哦对哦,哥你真聪明。”李妍怎么可以这么傻?李晟开始为这个妹妹以后的婚事头疼了。

     “一拜天地!”

      吴楚楚看着这么一对新人,想着周翡终于嫁了出去,不由得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

    “二拜高堂!”

      李瑾容看着周翡和谢允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的女儿出嫁自己怎么会舍得呢,但又不能让人看到自己这个做大当家的脆弱的一面,一旁的周以棠看着李瑾容这副模样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抬手握住了李瑾容的手,对谢允周翡说道:“好孩子,起来吧。”

    “夫妻对拜!”

      谢允脸上堆满了笑容,终于娶到了周家姑娘,他心心念念的周家姑娘啊,在红盖头下面的周翡脸上也是抑不住的笑容,要是被谢允看到了会发现与昨晚的笑容一模一样,充满了幸福。

    “送入洞房!”

      众人欢呼着,都想上前来送新人进入洞房,最后只有李妍和李晟挤了进来,周翡由李妍搀扶着进了洞房,而谢允则被李晟拉着去了宴席。

     “李妍,你出去跟李晟他们招呼客人吧。”

     “那姐你一个人在这可以吗。”

     “可以的你去吧 ”

      李妍听周翡都发话了,转身就跑去了宴席,她本身就是爱热闹的性格,早就对外面吵吵闹闹的宴席充满兴趣,在这个洞房里待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李妍走后,屋里只剩下周翡一个人,周翡知道自己的红盖头应该由谢允揭开,而自己在这段时间内是不能动的,这是李瑾容千叮咛万嘱咐的规矩,于是干脆就进入了冥想状态。

      谢允在宴席上熬不住父老乡亲们热闹,硬生生的被灌了好几杯酒,本身酒量就不好的他现在连路都走不直,但毕竟他也是习武之人,该做什么谢允还是有点数的。

      摇摇晃晃的走到洞房门口,推开门发现周翡在打坐,谢允的酒劲一下子就上来了,为什么新婚之夜阿翡还在练功!谢允心里有些不服气,他快步走到周翡面前,“哗”的一下掀开了盖头,却愣在了原地。

       还在打坐的周翡突然感觉眼里一亮,收了功睁开了眼,看着谢允一动也不动的站在自己面前有些疑惑:“谢允,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你今天太好看了。”

      周翡很少被人夸好看,世人提到周翡那都是什么南刀传人,英雄气概,但毕竟周翡也是女孩子,再怎么样被人夸好看也是会害羞的,特别是被自己的意中人夸赞。

      “咳,你也挺英俊的,红色,蛮适合你的。”周翡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烧得慌,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害羞过。

       谢允突然被周翡的夸赞搞得晕头转向的,恨不得现在就将周翡吃抹干净,但规矩就是规矩,还是要一步步的来。

      “阿翡,来,你还没吃什么东西吧,我都给你准备好了,顺便,再喝个交杯酒吧。”谢允将周翡从床上拽了起来,周翡被谢允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没站稳,就顺势扑到了谢允的怀里,脸又红了一度。

      “阿翡,你这么着急跟为夫圆房啊,饭还没吃呢,为夫怕你受不住啊。”谢允看着周翡的脸随着他的话变得越来越红,几乎快要流出血了,谢允实在觉得好笑,他还没见过周翡此等样子。

       “好了阿翡,不逗你了,来交杯酒。”谢允将周翡放到凳子上,转身为周翡倒酒,周翡看着谢允的动作,知道喝完交杯酒意味着他们就真正成为了夫妻。

      “谢允。”

      “嗯,阿翡怎么了?”

      “能嫁给你,真好。”


【ps:我把我喜欢的cp写圆满了,我太开心了。】


王昭霖

【政体交流】[阅读体]有匪/杀破狼/默读/残次品·四

  “我没死,受了点伤,被......人救了。”林静恒简短的模糊了自己重伤和被关了十几年的重点。

  然而这可瞒不过陆信,一看这小子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小伤”。

  但现在作为死的最早的,陆信现在是什么都不清楚,也只有先憋着了。

  

  【“干什么,造反吗?”林静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问,“洛德,你是第一军校毕业的?”

  ......

  剩下的指挥官和士兵都是乌兰学院出身的少爷,每个人身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家族和人脉,织就了一张网,牢牢捆住他们的忠诚,确保白银要塞固若金汤。】

  “怕你造反,所以让你手下的兵都不敢动。”顾昀好歹也是将军,尽管隔了几万年,也一下子听懂了:...

  “我没死,受了点伤,被......人救了。”林静恒简短的模糊了自己重伤和被关了十几年的重点。

  然而这可瞒不过陆信,一看这小子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小伤”。

  但现在作为死的最早的,陆信现在是什么都不清楚,也只有先憋着了。

  

  【“干什么,造反吗?”林静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问,“洛德,你是第一军校毕业的?”

  ......

  剩下的指挥官和士兵都是乌兰学院出身的少爷,每个人身后都有错综复杂的家族和人脉,织就了一张网,牢牢捆住他们的忠诚,确保白银要塞固若金汤。】

  “怕你造反,所以让你手下的兵都不敢动。”顾昀好歹也是将军,尽管隔了几万年,也一下子听懂了:“不过用软刀子代替硬刀子,确实‘文明’不少。”

  “差不多。”林静恒也不想多说什么。

  另一边,谢允,骆闻舟,葛晨等人面前都出现了光屏,解释一些他们听不懂的名词和当时的局势。

  

  【林静恒冲亲卫长摆摆手,吩咐道:“拿一套礼服给我,发函给沿途关卡,说明行程,我明天启程回沃托。”

  ......

  新星历270年4月6日,静渊号在玫瑰之心外围,被一支藏匿在此的星际海盗袭击,林静恒上将遇刺,舰毁人亡。】

  “没死,假装的。”林静恒在穆勒和陆信仔细想之前就先开口了。

  “禁果?”陆信自然知道伊甸园也不是那么好躲的。

  “是,当时不知道。”

  

  【消息传回首都星,舆论哗然,白银十卫哗变,白银要塞直接瘫痪,元帅痛失爱将,暴跳如雷地把辞职信砸到了联盟议会的圆桌上,而与此同时,屋漏偏逢连夜雨,十年前被林上将彻底打出联盟八大星系的海盗团不知从哪闻到了味,卷土重来,突然袭击了第六星系的民用航道,混乱的军部反应严重滞后,造成大量民众伤亡。

  ......

  “心机深沉”的林上将就这么摇身一变,成了人类瑰宝,空前伟大光荣正义。】

  “这......怎么这么像......闹着玩?”郎乔毕竟是主打武力的,她觉得以自己的脑子暂时理解不了未来人的套路。

  “呵。”林静恒可没个好脸色。

  但是陆局他们不一样,从这寥寥无几的几句话里,他已经预料到了好几种可能。

  总之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盛大的葬礼在沃托举行,林上将一套从来没穿过的礼服代替他本人,被请进了沃托的烈士陵园。现场观礼票炒出了天价,林上将因为死得奇贵,还被吉尼斯载入了史册,堪称一死成名。】

  众人“......”

  杨瑾皱了皱眉头:“你们中原人......”忽然,他想到以后好像没有“中原”这个称呼了,生生卡了一下:“你们未来人这么会搞事情吗?”

  “吃饱了撑的。”作为这次事件的主人公,林静恒简短的给整个事情做了总结。

  但是和他一直作对的某位先生可不会放过这个怼人的机会:“林静恒,你小子果然死了比活着贵!”

  这时,湛卢发话了:“独眼鹰先生,检测到您‘幸灾乐祸’的心情,请问是发现了先生的糗事了吗?”

  陆信“.....”

  连人工智能都检测到你们关系不好了!

  陆必行也没想到还有需要自己拉偏架的一天。

  

  【她真是美——所有见了她的人都忍不住心生赞叹——也真是没心没肝。

  ......

  现场记者围着她拍了一会,又索然无味地各自散了——因为格登夫人的坐姿和她上次参加“反对将宠物抛尸太空”的义卖会一模一样,优雅得乏善可陈,完全可以一片两用。

  .....

  此时,这朵“名花”眼含热泪,面带微笑,如画的五官上仿佛镀着人类文明之光,看着台上哽咽难言的格登,她心想:“我要你偿命。”

  人类进入新星历纪元以降,平静了两百多年,而今,镜花水月似的和平裂开了一条狰狞的缝——】

  如果前面大家感叹未来亲情的寡淡的话,那后面所有人心里就一句“卧 槽”

  “我当时以为你已经死了。”林静姝幽幽说到,语气依然没有个起伏。

  “我应该......早点告诉你。”林静恒也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但是两个人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连独眼鹰这种从来不看气氛的也觉察到了不对,明智的什么话都没说。

  

  “现在一轮结束,人物到齐,解锁饮食功能,请各位自主选择。”

  死了好久的“系统九千岁”终于发话,一般情况下十分吓人。

  可惜在场各位脸色更是一个比一个吓人,一个比一个冷,苍蝇撞上去都得冻成渣碎掉的那种。

  最后,还是谢允去点了食物,应何从用蛇试了,陈轻絮用银针试了,骆闻舟简单用身上的装备检验了,湛卢扫描了以后,众人才稍微放下心来动了嘴。

  

  因为现在线索太少,所以大家觉定先把书读了。

  于是陈轻絮抓起了书,继续了。

  【“什么狗怂脾气,跟你娘一模一样。”周以棠叹了口气,拍拍她的后脑勺,忽地又说道,“二十年前,北都奸相曹仲昆谋逆篡位,当年文武官员十二人拼死护着幼主离宫,往南以天堑为界,建了如今的南朝后昭,自此兵祸连年,苛政如虎。”

  ......

  “跟你说这些陈年旧事,是为了告诉你,哪怕头顶着一个‘匪’,你身上流的也是英雄的血,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草寇强梁之流,也不要堕了你外公的一世英名。”】

  这些话当年的周翡是听不懂的,但现在她理解了。

  理解了皇家的勾心斗角,理解了她外公的坚持,理解了那些不愿意妥协的人。

  

  【周翡没料到他还知道这些谬论,便皱眉道:“当今天下,豺狼当道,非苍鹰猛虎之辈,必受尽磋磨,生死不由己,卑弱个灯笼!”

  ......

  “你说的啊,”周翡理直气壮道,“你有一次喝醉了酒说的,我一个字也没记错。”】

  “小姑娘啊,其实就算豺狼虎豹,也并非不用受尽磋磨的。”元和帝叹了口气。

  “受教。”周翡应了一声。

  这些其实她后来就知道了,木小乔,沈天枢,纪云沉,山川剑,还有段九娘......哪个不是举世无双?又哪个不是陷在了各种悲剧里?

  “但是丧心病狂越是活的更爽快些,毕竟在乎的越少,能让他们难过,能打败他们的就越少,不是吗?”林静姝眯着眼笑了。

  “但是作为‘人’,就不可能没有不在乎的,武功绝学,金钱利益也好,理想抱负,亲人朋友也罢,甚至是仇恨或者是自己的小命,要真的无欲无求,就不会去做什么‘豺狼虎豹’了。”陆必行显然是职业病犯了,开始和林静姝互相洗起了脑。

  “啊,所以要是我当年成功了,不就没这些问题了?”

  “那我们就已经不是人类了。”陆必行摇摇头:“再说,伊甸园下,‘空脑症’都在增加......那你就不觉得,你们‘芯片帝国’不会也出现什么‘空芯症’?”

  “那也只是‘可能’。”林静姝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其他表情。

  毕竟她也知道------她已经死了。

  

  

  

  

  

  

  好像无法两更了......木时间了......哭泣。

动漫BB

有匪.广播剧.完结+小说

有匪.广播剧.完结+小说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_fzYyqp75RNOkn2beAxtcQ 

提取码: j89v


有匪.广播剧.完结+小说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_fzYyqp75RNOkn2beAxtcQ 

提取码: j89v



肆风
殷大侠之风骨啊看到这里真的泪目

殷大侠之风骨啊
看到这里真的泪目

殷大侠之风骨啊
看到这里真的泪目

千叶叶叶叶叶

【有匪】大婚(1)

   大婚前一天。小学生文采,ooc算我的。


   “哎你听说了吗,那端王殿下要成婚了!”

   “哟!这可不是天大的好事吗!不知是哪家女子有如此福分可以与那端王成婚,我可听说那端王长的特别英俊啊。”

   “就你多事,我听说隔壁王婶说,那女子是传说中的南刀那位。”

    “南刀那位?!就是独自一人打败北斗七星的红衣女子?!那可不得了了,这端王殿下怎么能看上这种女子呢!打打杀杀的,没一点女子的样子。”

    “大婶,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哦,我就觉得这...

   大婚前一天。小学生文采,ooc算我的。


   “哎你听说了吗,那端王殿下要成婚了!”

   “哟!这可不是天大的好事吗!不知是哪家女子有如此福分可以与那端王成婚,我可听说那端王长的特别英俊啊。”

   “就你多事,我听说隔壁王婶说,那女子是传说中的南刀那位。”

    “南刀那位?!就是独自一人打败北斗七星的红衣女子?!那可不得了了,这端王殿下怎么能看上这种女子呢!打打杀杀的,没一点女子的样子。”

    “大婶,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以乱讲哦,我就觉得这端王殿下和南刀那位挺班配的,你可不知道,要是没那南刀女子这端王殿下现在可就在地下长眠喽。”

      说此话的是一位长得眉清目秀的姑娘,没错,就是李妍。李妍这次下山本来是为了给周翡买点好玩的让周翡在寨中不那么无聊,谁知却无意间听到了这样的八卦,有些让人生气。

     自从谢允身体彻底养好了之后便一次又一次上门提亲,说是什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结果可想而知,被李瑾容拒之门外,但奈不住谢允将四十八寨所有没人管的事都一手包办了,李瑾容心想周翡也该嫁人了,以周翡南刀的名号估计除了谢允应该不会出现第二个主动来提亲的人了,便同意了。

    “小姑娘,你这话可当真?”那两位大婶听见李妍说的话都转过了头看着李妍,眼里闪烁着对八卦的渴望,李妍不由得觉得一阵寒颤。

    “那可不,我可是四十八寨中的一位,我寨中大小姐成婚我能不知道吗!不跟你们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呢。”说完李妍就转身继续挑选给周翡的小玩意了,那两位大婶可因为听到了新八卦,赶忙找别人说去了。

      李妍回到寨中,见到周翡又在练功,叹了口气,说道:“姐!明日就是你的大婚了,你怎么还在练功啊!”周翡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看李妍,眼里没有半点快要成婚时兴奋的样子。

     “婚要成,功也要练,李妍你刚去哪了,功练完了吗,过来我检查。”李妍听到周翡要检查她的武功,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一脸的视死如归,旁边的吴楚楚听到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翡,你就别逗妍妍了,再说妍妍说的也对,明日就是你的大婚之日了,你也应该准备准备。”吴楚楚将周翡拉过来坐在石凳上,李妍看旁边有吴楚楚心想着周翡应该不会检查她的武功了,便不要脸的也跟着坐了过去。

     “就是啊姐,楚楚说的对啊,你看姐夫可是向姑姑求你求了两年才求到的,你怎么一点都不兴奋呢!”李妍拿起给周翡买的小零食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成婚而已,拜个堂不就好了,有什么可兴奋的。”周翡看着李妍如此贪吃的样子,说道,“李妍,我成婚之后下一个就是你了,李晟那大当家不着急。”

    “姐我错了我这就去练功。”李妍胡乱往嘴里塞了几把零食就跑开了,吴楚楚看着这对姐妹也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笑。

     “楚楚。”“嗯?”吴楚楚突然被周翡叫到,不知道周翡要说什么。

      “楚楚你说,我嫁给谢允真的好吗?我总觉得不是很妥当。”周翡给吴楚楚和自己倒了杯茶,心不在焉地问到,“寨子外面的人都在说我配不上谢允。”

      听到这话,吴楚楚心想,果然南刀之下周翡心底也是个女孩子啊,“阿翡,你什么样子我们寨中的人还不清楚吗?就算我们不清楚,大当家难道会不清楚吗?我看呐,是端王配不上你呢,你可是传说中的南刀那位呢!”吴楚楚握上周翡的手,说道:“阿翡不用担心,明天,一定会顺利的!”

      大当家那边,周以棠因为谢允周翡的大婚也回到了寨中,看着寨中的人上上下下的为周翡的大婚做准备,周以棠既开心又不舍,那可是自己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啊。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周翡心里想着明天的大婚,怎么也睡不着,虽然吴楚楚已经很明确的告诉周翡有她在不会出什么事的。周翡独来到院里准备吹吹风,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李晟,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干嘛。”“来看看你,毕竟你也是我妹妹。”李晟依靠在树边,他知道周翡和谢允明日就要成婚,担心周翡紧张地睡不着便来看看周翡。

     “我很好,不需要你关心,回去忙你的吧。”周翡冷冷地看了看李晟,“要真关心我,跟我比试一场。”“……,我不是……算了,周翡,以后那谢允要是敢欺负你你尽管跟哥说,哥替你打断他的腿。”李晟真的是架不住周翡这种冷漠的性子,本来想煽情一下结果又被周翡搞成这种气氛,“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李晟转身就要离去,却听见周翡小声说道:“谢谢你,哥。”“这丫头,跟大当家一个样子,哎。”李晟无奈地笑了。

      周翡坐在院子里,想着明日的大婚,想着以后的生活,想着谢允,对了,今天一天都没见谢允了,得去看看他在干什么,刚起身,就听见一声熟悉的声音:

     “阿翡,大晚上也不睡觉,小心着凉了。”果然,说曹操曹操到,“你这一天干嘛去了。”周翡有些生气,为什么这一天他都没有出现,明日可就要成婚了,谢允看着周翡生闷气的表情不觉得有些好笑,走到周翡身边抱了抱她说:“阿翡,明日我们就成婚了,这可是我们两个最重要的日子,我总要好好准备准备是不是,好啦别生气了,我错了,是我太忙没有照顾到我家阿翡的感情,别生气了乖。”周翡满脸通红,将脸埋在谢允的胸口:“原谅你了。”“嗯,我家阿翡最好了。”周翡心想,完了,沦陷了。

       谢允松开周翡,像领孩子一样将周翡领到屋里,对周翡特别认真地说道:“阿翡!再忍一会!很快,我们就会一直在一起了!”周翡觉得有些好笑,谢允还是这样幼稚,但尽管这样依旧挡不住周翡内心的欣喜。

     “好,我等你来娶我。”周翡对谢允笑了笑,谢允觉得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第二天……

      

       @


非纵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神经病莫挨我

有生之年第二季!真的太南了!
...bg广播剧的出路在何方啊

有生之年第二季!真的太南了!
...bg广播剧的出路在何方啊

阿关Sir.

问个问题

P大的《有匪》谢允什么时候表的白,刚开始看,想看点甜的。

P大的《有匪》谢允什么时候表的白,刚开始看,想看点甜的。

雅姝

无题

☆小学生文笔,请多指教。

☆去年的空间旧文,稍作修改发布在此。

☆对于戏词了解不多,文中唱词是我自己编的,写得蹩脚,望见谅。

☆文末二段摘自Priest《有匪》番外《朱雀桥边》。

☆全文约2.5k,祝食用愉快。


“盼那长刀女郎哟——来将吾迎呀……”

浓妆艳抹的戏子低低地吟完尾音,朝戏台下叫好的众人微微欠身,往后缓缓地退了下去,拖在地上的衣摆也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是千岁忧新写不久的戏——《红颜刀》,怎么样?”

包厢内,青色衣衫的翩翩公子一摇折扇,笑吟吟道。

“轻浮!”他身旁背着长刀的女子瞪他一眼,转头问道,“木小乔今儿当真会来?”她的另一侧立着个俊美的男子,此时正...

☆小学生文笔,请多指教。

☆去年的空间旧文,稍作修改发布在此。

☆对于戏词了解不多,文中唱词是我自己编的,写得蹩脚,望见谅。

☆文末二段摘自Priest《有匪》番外《朱雀桥边》。

☆全文约2.5k,祝食用愉快。


“盼那长刀女郎哟——来将吾迎呀……”

浓妆艳抹的戏子低低地吟完尾音,朝戏台下叫好的众人微微欠身,往后缓缓地退了下去,拖在地上的衣摆也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是千岁忧新写不久的戏——《红颜刀》,怎么样?”

包厢内,青色衣衫的翩翩公子一摇折扇,笑吟吟道。

“轻浮!”他身旁背着长刀的女子瞪他一眼,转头问道,“木小乔今儿当真会来?”她的另一侧立着个俊美的男子,此时正与一个娇俏的姑娘讲着话。

闻言,男子止了话,望向底下的戏台,蹙眉道:“木小乔亲自给四十八寨捎来请柬,说他要唱最后一曲,从此隐居山林。虽然听起来不大可能,但他总不至于这般捉弄人吧。”

“反正我们不用花银子就进来了,还给安排了上好的包厢,就算他反悔,我们也没吃亏啊!”那俏生生的姑娘把玩着手上的令牌,大声道,“实在不行,就当是来找霓裳夫人嘛!楚楚姐不是早就想找她了吗?”

吴楚楚抿唇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妍这丫头就又惊呼道:“朱雀主出来了!”

其他三个人在木小乔登场的那一刻就已转过身去,紧紧地盯着戏台。

一道清瘦的身影轻盈地登上了戏台,步伐迈得不大,速度却极快。

凶名赫赫的朱雀主今儿个着一袭华美的曳地长裙。他原先就生得眉清目秀,现今扑了粉、描了眉、涂了口脂,把细细的眼角纹全盖住了,又戴了假发掩住微白的鬓角,笑起来竟像个温柔无害的美人。他怀中抱着一把琵琶,披散着头发。楼里没风,他却衣袂翻飞。

“木小乔,这厢有礼了。”木小乔低头敛衽行了个福礼,眉眼弯弯,声音婉转。

方才还在底下喝彩的人一听他这话,惊出了一身冷汗,更有甚者腿一软险些瘫了下去。唯有不问江湖之事的纨绔子弟看得眼睛都直了,急急嚷道:“美人儿!美人儿!随了本少爷如何?”却没见着身边的人不约而同地往边上挪了几步,生怕朱雀主发怒殃及池鱼。

木小乔似笑非笑地斜了那人一眼:“你该是很荣幸的。”

那纨绔子弟不明所以,傻乎乎地笑着:“怎么了?”

话音未落,他傻笑的表情凝固在脸上,随即身子软了下去。木小乔从宽大的衣袖中探出一只手来,轻轻一抓,男子的整颗心便被隔空掏了出来,红艳艳的血直往下淌。木小乔弯了一下唇角,随手将那颗心扔到一旁:“——很荣幸地成为我最后一个亲手杀的人。”末了又补了一句:“或许。”

他望着底下寂静的众人,轻声道:“今日乃故人生辰,特此唱一曲贺寿。本念着故人,不愿动手,但这般淫词秽语,实在怕污了他的耳朵。”

“是啊是啊,朱雀主杀得好。”

“那人实在该死!”

“平日里就看不惯他了……”

众人纷纷附和。

木小乔微微颔首,随后望向上边正对着自己的包厢:“今日唱的,是特意委托千岁忧先生帮忙写的戏——《无题》。”

包厢里的谢允一看四个人都往自己这儿看,很是得意地摇了摇折扇:“我替他谱了词曲,题目是他自个填的——唉,谁让我实在是才华横溢,连朱雀主都找上门来呢。”

周翡一听他又要开始瞎说八道,连忙摆摆手示意停下来。

楼下的木小乔轻抚琵琶,柔美的旋律似山间清流,从他指尖流淌而出。他放空了目光,轻声跟着唱道:“小桥本是贫贱命,戏班践踏无人怜。幸得少侠途经此,菩萨心肠出手助……”

他边唱着,边痴痴地望向正前方,好似那位少侠就在那里,正冲他温和地笑着。

唱的是个苦命戏子被少侠所收留,长久地生活在一起,戏子对少侠暗生情愫的故事。起初的几段唱词还是甜蜜美好的,后边的词却越来越悲。戏子的心思给少侠的长辈发现了,那长辈将他逐出少侠的家。

唱至此处,琵琶声渐渐弱了下去。

木小乔将琵琶轻轻放至一旁。

“——少侠呐,小桥又怎敢误你!”

他忽地扯起嗓子唤了一声,哀转凄异。

木小乔往后踉跄了几步,随后面上又慢慢有了笑意。

“少侠复唤小桥至,小桥喜极泪欲坠……”

木小乔笑着唱道。他在台上极快地舞了起来,衣摆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他身子骨极软,舞起来毫不费劲,一双长袖都给带起了风声。

旋身回眄间,风情万种。

周翡看得都有些痴了,正欲赞叹时,肩膀被谢允用折扇不轻不重地碰了一下。她回过头,正对上一双哀怨的眸子。

“水草精,我知道你在水中身子极软,也喜欢随浪飘扬,可已经上了岸,就别那么怀念水底生活了,逮着个跟自己差不多就死死盯着。”谢允一本正经地道。

周翡忍俊不禁的同时也有几分羞恼,于是用力捏了一下他的脸,没好气道:“胡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李妍看他们闹,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李晟的嘴角也噙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吴楚楚却紧紧盯着台上的木小乔,若有所思道:“你们看见他刚才蹬戏台那一下了吗?与霍家腿法有些相似。”

博学多才的千岁忧先生一边躲避着当代南刀的恶爪,一边答道:“那是自然,莫非你们没听出他唱的‘少侠’是哪一位?”

吴楚楚恍然,叹道:“也是可惜。”

正在他们谈话时,木小乔已经快唱完了。

“——那连绵的波涛,一下将小桥撞得粉身碎骨了呀!咿……”

木小乔凄然叫道。

一曲毕,台下的人还沉浸在那曲《无题》中,木小乔已理好情绪,重新抱着琵琶步至台中央:“多年不曾唱了,音已有些唱不准了。”

底下的人如梦初醒,连忙夸道:“朱雀主唱得好啊!……此曲,此曲只应天上有啊!”

闻言,木小乔淡淡一笑:“我倒希望天上能听见——今后我将隐居山林,不再参与江湖中事,还望诸位广而告之。”

霎时间,楼内喧闹起来。木小乔没再管他们,抱着琵琶下了台。

“走吧。”李晟起身望向吴楚楚,道,“你们是还要去找霓裳夫人?”

“阿翡,阿妍,谢公子……”吴楚楚将疑问的目光投向其他三人,见他们都没有逗留之意,便轻轻点了点头。

不料李妍刚打开门,就看见刚才还在戏台上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吓得险些叫了出来。

“朱雀主?”

李晟很自然地挡在了李妍身前。

木小乔没理会他们的小动作,道:“此次还多谢三殿下的曲子了,我先走了,以后那些孩子可能还要托你照顾一二。”

谢允毫不意外:“不必客气,我自然会的。”

木小乔又笑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去,瞬息间就不见了踪影。

周翡狐疑地望向谢允:“你们又在搞什么鬼?”

“这首《无题》,也算是了了他的愿吧。”谢允答非所问,“毕竟这么多年来,他心中那些情绪估计都发酵变质了好几百回了,‘无题’就是最好的题目了——他那个计划能不能成,其实我帮不帮也都差不多……”

他望向周翡,笑道:“走吧,去找霓裳夫人。”

世间苦情人这么多,能让我遇上你,是我一生幸事。


二十年后,江湖中有一派名为“长风”,竟以霍家腿法见长,掌门姓霍,是个虽然初出茅庐,但老成持重的后生,自言并非霍家堡后人,只是个不知爹娘姓甚名谁的孤儿,从小跟随师父学艺,师父给改了姓。至于霍掌门尊师是谁,他便讳莫如深了,有人问起,长风派便只说他老人家退隐已久,不愿再传出声名,此事一直是个谜。

江山百代,渐渐不再有人追究,当年霍家堡虽然分崩离析,功夫却机缘巧合,就这么一直流传了下去,也算源远流长。

——《有匪》番外《朱雀桥边》


吞吴
不晓得什么时候能画完,卑微书粉...

不晓得什么时候能画完,卑微书粉趁剧版播出之前多摸几笔(…

不晓得什么时候能画完,卑微书粉趁剧版播出之前多摸几笔(…

青鹤

今天临千字文的时候看见这句“存以甘棠,去而益咏”,顺便抄了下来。

甘棠先生倒是有这几个字的风范。


手机抠图真难,选择恐惧症更难。

今天临千字文的时候看见这句“存以甘棠,去而益咏”,顺便抄了下来。

甘棠先生倒是有这几个字的风范。


手机抠图真难,选择恐惧症更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