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有生之年

4002浏览    640参与
杨涣君
有生之年又怎样,追一辈子又何妨...

有生之年又怎样,追一辈子又何妨。 你若下辈子更新依旧,我还愿来世里迎头续追


摸了一张无限,向罗小黑战记致敬

有生之年又怎样,追一辈子又何妨。 你若下辈子更新依旧,我还愿来世里迎头续追








摸了一张无限,向罗小黑战记致敬

南南是只辽宁小熊

我被大佬戳了

被LOFTER官方大佬 @LOFTER图书管理员 推荐了,感觉被翻牌了一样,真是有生之年啊!就是我那篇卑微的300字原创活动文 [原创]结婚照,有兴趣看一下吧,我写得还挺走心的。❤️

被LOFTER官方大佬 @LOFTER图书管理员 推荐了,感觉被翻牌了一样,真是有生之年啊!就是我那篇卑微的300字原创活动文 [原创]结婚照,有兴趣看一下吧,我写得还挺走心的。❤️


青

1.想分享一下有生之年的国创吧(希望自己比编剧活得久)

风灵玉秀(百合向)

中国唱诗班(根据古诗来改编的一个个小故事)

山海师(配音吹爆!)

2.还想分享几部超级好看的国漫(被推烂的就不推了)!

少年歌行(小说改编!当时等更新的时候,就     把小说看了,其实小说比动漫更精彩和饱满)

非人哉(这个是漫改!)

剑网三侠胆义肝沈剑心(玩剑三的应该会很喜欢!)

南烟斋笔录(超级催泪!)

长歌行(这个画风超级棒,可以去看漫画!)

开封奇谈

如果历史是一群喵(在喵中学历史)

1.想分享一下有生之年的国创吧(希望自己比编剧活得久)

风灵玉秀(百合向)

中国唱诗班(根据古诗来改编的一个个小故事)

山海师(配音吹爆!)

2.还想分享几部超级好看的国漫(被推烂的就不推了)!

少年歌行(小说改编!当时等更新的时候,就     把小说看了,其实小说比动漫更精彩和饱满)

非人哉(这个是漫改!)

剑网三侠胆义肝沈剑心(玩剑三的应该会很喜欢!)

南烟斋笔录(超级催泪!)

长歌行(这个画风超级棒,可以去看漫画!)

开封奇谈

如果历史是一群喵(在喵中学历史)


晓嘿

【立沙之塔】00 丽莎小姐的日历(其实就是个背景设定)

【基本信息】

[南舟]

大型城市,存在时间约百年,较为平均地分为四个区域。四个城区之间设有隔离关口,人口流通不便。

东区:经济教育发达,社会服务体系完善,目前的人口集中区,未发现有被“黑噬”攻占的风险。


西区:科技经济发达,可开发能源集中,因为已发现“黑噬”小规模入侵,人口于两年前锐减,现由人工智能担任多数防卫基础工作,科技园区悉数关闭,相关人员多转移至南区(现西区少见人烟)。


南区:政治中心,封锁极为严密,是南舟运行的中枢城区[以下资料需身份认证——绝密——]


北区:军事发达,曾是南区直隶的核心区域,于五年前被“黑噬”攻陷,现为“黑噬”盘踞之地。望不见边际的残垣断壁仍宣示着战争的...

【基本信息】

[南舟]

大型城市,存在时间约百年,较为平均地分为四个区域。四个城区之间设有隔离关口,人口流通不便。

东区:经济教育发达,社会服务体系完善,目前的人口集中区,未发现有被“黑噬”攻占的风险。


西区:科技经济发达,可开发能源集中,因为已发现“黑噬”小规模入侵,人口于两年前锐减,现由人工智能担任多数防卫基础工作,科技园区悉数关闭,相关人员多转移至南区(现西区少见人烟)。


南区:政治中心,封锁极为严密,是南舟运行的中枢城区[以下资料需身份认证——绝密——]


北区:军事发达,曾是南区直隶的核心区域,于五年前被“黑噬”攻陷,现为“黑噬”盘踞之地。望不见边际的残垣断壁仍宣示着战争的残酷样貌,当然有胆识涉足的人几乎都没有命回来。


倒影:曾被称为「立沙之塔」(lisa's tower)的建筑,以完美对称的姿态蛰伏在南舟地下。南舟的高层人员默许「塔」的存在却从不扶持,「塔」曾是抵御“黑噬”的活跃力量,但近年来,随着力量的衰减,「塔」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展红绫

民国脑洞

       我小时候有个玩伴,年纪还比我小一些,是我姨婆的幼女,按排行来说,是我的小姑姑。

       姨婆嫁的是与我家门当户对的人家,早些年丈夫死了,一个人拉扯着几个孩子长大,家里大,没人说话,因此常常回娘家来,每次来,每次都带着小女儿。

       她小小一个人,皮肤白白嫩嫩,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只是姨婆要她作大家闺秀,要她贞静,不许她太活泼,因此就是笑也像颤巍巍的百合花,我印象里...

       我小时候有个玩伴,年纪还比我小一些,是我姨婆的幼女,按排行来说,是我的小姑姑。

       姨婆嫁的是与我家门当户对的人家,早些年丈夫死了,一个人拉扯着几个孩子长大,家里大,没人说话,因此常常回娘家来,每次来,每次都带着小女儿。

       她小小一个人,皮肤白白嫩嫩,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只是姨婆要她作大家闺秀,要她贞静,不许她太活泼,因此就是笑也像颤巍巍的百合花,我印象里她是可怜又可爱的。

      女儿家的名字,不便透露,也许是说过的,但日子长了,我忘记了。
      只记得她母亲叫她小倩。
      哦,我本家姓宁。
     上了学堂,我们偷偷读那些禁书,曾读到聊斋里聂小倩一篇。
       那些年头乱的厉害,姨婆怕她心思坏了,早早把她许给一户姓孙的人家,那年她才十六岁。
      嫁过去前几天,姨婆带她来我们家。
      我躲在书房里看书不耐烦见人,她和我几个姐姐讲些私密的话。偶然走到书房里,看见我,并不给我说话,看得出来,她并不像她母亲那样对亲事满意。她在我的书房里看了一会书,就离开了。
      后来我去了德国留学,回国时听我姐姐说,她嫁过去没几年就去了。
    

展红绫

千禧年的美丽传说

           你知道什么是绝色吗?见到绝色,你会失声,怔在当地,不知如何反应。

          你会微张着口,呆呆地看着,久久回不过神。

          就像《陌上桑》中说的:“”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

        ...

           你知道什么是绝色吗?见到绝色,你会失声,怔在当地,不知如何反应。

          你会微张着口,呆呆地看着,久久回不过神。

          就像《陌上桑》中说的:“”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

          然后,余生都不会忘记这一场惊心动魄。

     

          世上美人千千万,娱乐圈更是从来都不缺少美人,当她和其他人从来都不一样。

         

          很久以前就有的脑洞了。

          女主单亲家庭出生。母亲的身世不明有一半俄国血统,在特殊时期遭受过不平待遇,是好强好面自命清高目下无尘的大学教授,孤母弱女相依为命,对女儿有强烈的控制欲和占有欲 。  

          女主家教严苛,接受了母亲完整的大家闺秀式教育,自小学习古典舞古琴和洞箫。上学很早,十六岁考上燕京大学,专业是新闻学。

           因为母亲的恐怖的控制欲和占有欲起了逆反心理在首次与母亲争执后离家出走远走人民大学,母亲心仪的学校是复旦公学。

          外貌艳若桃李但气质冷若冰霜。
          她的五官艳丽到锋利,气质则清冷到冰冷,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遗世独立。
          身形纤瘦窈窕。
          她高,一米七的个子,哪怕是在女孩子普遍都高的燕京也是能拿的出手的水平。
          真的衣架子,高、瘦、平胸、平肩、薄背,这种身材属于万能型,穿什么都好看。
          白裙飘飘,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就好像三毛笔下带着居住在沙漠里一身波西米亚风格神情迷茫恍惚不在人间的女主角。
          在校园里和京圈公子哥相遇一见钟情后成为其特约模特与女友。与一众京圈二代熟识后成为好友,在摇滚乐队里当过主唱嗓音极具辨识度和爆发力,共情能力极强。多次在拍摄的专辑MV中担任女主角。首次爬上钢琴唱歌,是女歌手爬上钢琴唱歌跳舞的开端。被视为他们的缪斯,令兄弟反目。
         她那时非常的年轻也非常的美。也非常的骄傲。
         她年轻,美貌,虽然是单亲家庭,母亲对她溺爱又专制,但从来富养,在同年龄的孩子还在用着英雄派钢笔的时候,她用的钢笔已经是母亲从国外带回来的万宝龙了。她还是人大的高材生,是专业课第一,优秀的毕业生。
         除了和母亲和解外,她想要什么都能轻易得到,只要她看他们一眼,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就立刻会有人把那些东西捧到她面前来,而她通常是不屑一顾的。那么轻易能够得到的,她从来都不稀罕,她想要的,是她主动会去追求的。但她又那么骄傲,不愿意稍稍低一下她高傲的天鹅一样的脖颈,不愿意去追着讨着,她也确实从没这样做过。
         你见过冰雪融化的样子吗?她微笑时比冰消雪融更美,那笑容,使人丢盔弃甲,值得人放弃所有。
         雪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鲜艳的红唇,就像是油画里的美人,在画框里,幽幽的散发出那久远的年代里独属于松脂和油糕的香气。
        她一双教科书式的大眼睛,里面有无限幽深的情绪。
        美人通常会被看作花瓶,当她的眼睛的光彩更盖的过无双的美貌。
        曾获影后大满贯,美人身后追求者众多,拍一部片就和里面男主男二传绯闻。最出名的几段恋情是和京圈二代,港岛贵公子的。
         最难忘的恋情时候一个才华横溢的画家,后来画家患上抑郁症跳楼自杀。
        四十岁以后最后潇洒隐退远走北欧,目前在和以年轻英俊的少年天才出名的某位学术教授交往。
        在某次误入路人街拍后以美貌和良好的状态上了热搜,以跌破人眼镜的N角高质量恋情引发热议,被邀请上了某个访谈节目。

展红绫

     风起了,吹得梧桐树上哗哗落下了许多叶子。

  “年景总是这样的坏。”王七微微垂下眼,使了两个指头拈起小石桌上精致的骨瓷茶杯,杯子是英国产的高档货色,洁白、细腻、通透、精巧,光滑的乳白色釉面上是名家手绘繁复绚丽的牡丹图案。

     杯里的更是印度限产的高级红茶,色泽清亮,喷香扑鼻,一见便知不是凡品。

   “王七总是这样扫人的兴。”苏三小姐一身火红漂亮的骑马装,显然是才从跑马场回来。...


     风起了,吹得梧桐树上哗哗落下了许多叶子。

  “年景总是这样的坏。”王七微微垂下眼,使了两个指头拈起小石桌上精致的骨瓷茶杯,杯子是英国产的高档货色,洁白、细腻、通透、精巧,光滑的乳白色釉面上是名家手绘繁复绚丽的牡丹图案。

     杯里的更是印度限产的高级红茶,色泽清亮,喷香扑鼻,一见便知不是凡品。

   “王七总是这样扫人的兴。”苏三小姐一身火红漂亮的骑马装,显然是才从跑马场回来。

     伊是新任财政部部长的千金,家里实行的是西化的教育,如今是北平炙手可热的名媛。

     她一身的汗,正高兴,冷不丁听到王七的话,兴致立就没了。

     王七不紧不慢地翻阅着手中一本精装原版的德文书,“这是实话,实话是扫兴的。“

     苏三闻言朝他翻过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直气的要走,只听王七幽幽道来一声:“谢二死了。“

     苏三僵住了,好半天才找回来自己的声音,已经干涩的不像话了。“什么时候?“

   “今天中午,闹市口枪决。“王七说话时候轻描淡写。


展红绫

我和表哥私奔之后

     占坑,脑洞来自娜拉出走,只有这么一个脑洞

     (・●・)

     占坑,脑洞来自娜拉出走,只有这么一个脑洞

     (・●・)

展红绫

她是苍白,美丽,端庄的大家闺秀,是锦缎上的一丝不苟绣花

她是苍白,美丽,端庄的大家闺秀,是锦缎上的一丝不苟绣花


EastNibiru丶
遇见了明媚,遇见了秋天

遇见了明媚,遇见了秋天

遇见了明媚,遇见了秋天

呼叫吉祥 我叫如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还没有买到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还没有买到啊啊啊啊@

何荼
提前近半个月买票的结果就是开场...

提前近半个月买票的结果就是开场快半个小时了我却还在卖咖啡~

提前近半个月买票的结果就是开场快半个小时了我却还在卖咖啡~

邪不若

有一次,孟婆找到了阎王。

“每天都给人们熬孟婆汤,我也累了。

我可以去投胎吗?”

“好,你喝下这碗孟婆汤,

忘却前尘后就可以转世了。”

孟婆喝下了汤。

“以后,你叫孟婆,

掌管奈何桥,给世人喂孟婆汤。”

孟婆应下,转身走了。


据说后来是这样的:

“孟婆真笨,我都骗她许多次了,

每次都上当。”

“傻瓜,我熬的孟婆汤怎么可能对我有效。

你是高高在上的阎王,而我只是小小的孟婆,

不这样的话,这一百七十三次,

我怎么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你。”


后来呢?

后来孟婆偶尔闹次罢工。

后来阎王带回个人类女孩。

后来孟婆跳入忘川河为女孩续命。


孟婆魂飞魄散前,依稀看见阎王惊慌失措的脸。

“临死前能看到他为我担心,

我也算是,

死而无憾...

有一次,孟婆找到了阎王。

“每天都给人们熬孟婆汤,我也累了。

我可以去投胎吗?”

“好,你喝下这碗孟婆汤,

忘却前尘后就可以转世了。”

孟婆喝下了汤。

“以后,你叫孟婆,

掌管奈何桥,给世人喂孟婆汤。”

孟婆应下,转身走了。


据说后来是这样的:

“孟婆真笨,我都骗她许多次了,

每次都上当。”

“傻瓜,我熬的孟婆汤怎么可能对我有效。

你是高高在上的阎王,而我只是小小的孟婆,

不这样的话,这一百七十三次,

我怎么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你。”


后来呢?

后来孟婆偶尔闹次罢工。

后来阎王带回个人类女孩。

后来孟婆跳入忘川河为女孩续命。


孟婆魂飞魄散前,依稀看见阎王惊慌失措的脸。

“临死前能看到他为我担心,

我也算是,

死而无憾了吧。”


[我爱你,早已入骨。]

~~~~~~~~~~~~~~~~~~~~~~~~~~~~~~~~~~~~~~

各位体谅一下初三狗哈,本来就懒得更,这下好了,手机都摸不着了。

其实最好的爱,是看着你爱的ta幸福。


淡语

是!真!的!!!
世初求婚篇!!求婚!求婚了啊!
只要我活得久,他们就会结婚!😭
我好激动啊😭😭

em什么时候把纯情罗曼史也安排上´◡`
我还没看到美咲嫁出去,我不能死

是!真!的!!!
世初求婚篇!!求婚!求婚了啊!
只要我活得久,他们就会结婚!😭
我好激动啊😭😭

em什么时候把纯情罗曼史也安排上´◡`
我还没看到美咲嫁出去,我不能死

奚晚

质明04

男主出现的始与末(中)

“第几代?”蓝芷晴勉力维持冷漠脸。

“啊?你还真以为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剑会有族谱代数这种东西吗?”少年的严肃脸立即破裂,动作夸张地向后退了一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恰巧学弟在他伸出的右手边上,长虹剑主丝毫不顾手上还拿着长条快递的状况,顺手就环起了学弟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紫云学长王小涵同学!”

“……神经病。”小涵同学表情糟糕,“王潇涵。”

“……那啥,我高二了。”蓝芷晴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一下自己的年龄,以免这位长虹少年和紫云学弟一个两个都拿她当小妹妹看。

“没事啊,虽然你高二,但是小涵高三啊。”鸿奕晨看起来完全没有get...

男主出现的始与末(中)

“第几代?”蓝芷晴勉力维持冷漠脸。

“啊?你还真以为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剑会有族谱代数这种东西吗?”少年的严肃脸立即破裂,动作夸张地向后退了一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恰巧学弟在他伸出的右手边上,长虹剑主丝毫不顾手上还拿着长条快递的状况,顺手就环起了学弟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紫云学长王小涵同学!”

“……神经病。”小涵同学表情糟糕,“王潇涵。”

“……那啥,我高二了。”蓝芷晴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一下自己的年龄,以免这位长虹少年和紫云学弟一个两个都拿她当小妹妹看。

“没事啊,虽然你高二,但是小涵高三啊。”鸿奕晨看起来完全没有get到点,自顾自地嗟叹道,“小学妹不要害羞啊,我以前也是梓南的。唉,世界真小啊。”

蓝芷晴受到了惊吓。

好吧,姑且接受身高着实有些抱歉的紫云剑主是高三学长、长得嫩的长虹大佬是大学生的事实……那么,学姐难道其实是学妹……?

学姐站在边缘处,看起来有些局促,目光与蓝芷晴一触即离。随即她小声说,“黄鸢。”

“啧啧啧,连你小鸢姐都叫出来了?小涵可以啊。”

学弟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蓝芷晴于是将目光转向何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微微避开了她的视线,看向她脚下灰色的水泥地。

“何琪,雨花剑主。”而何琪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自顾自安抚道,“别慌。王潇涵性子是急了一点,但还是听得懂人话的。”

“……蓝芷晴。她同桌。”

“是个好人。“何琪补充道。

这莫名其妙的好人卡是怎么回事?人在路中站卡从天上来啊!

“我以为你早就不是以好坏划分人的幼稚鬼了。”

“以血统区分人的幼稚鬼有什么资格说我?”何琪扬扬眉,“好了,那我先讲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上周末晚上因为那件事情我没怎么睡。周一我们考了一场化学,考前蓝芷晴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考时不要睡着’这样的话,然后我就真的没有睡着。”

鸿奕晨蹂躏紫云剑主肩膀的动作一僵。

“但是那种感觉是不自然的,不是状态很好所以没有睡着,而是像有什么东西扯着我,不让我睡一样。”何琪顿了一下,环顾四周,“所以我就做出了这样的推断:蓝芷晴有可能是张初霞的后人。”

“但是试探之后我也得出了我的结论:蓝芷晴不认识张初霞。她从未接触过武林。”

“这么轻率可不像你。”王潇涵嗤笑了一声。

何琪瞥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继续,“具体证据待会儿再说。然后我取了她的DNA,问紫云家借张初霞的遗物对比,主事者也就是这位黄鸢。”

黑框眼镜的姑娘小幅度点了点头,正色道,“对比结果,符合度是很高的。应当是亲生母女。”

“……不可能!”蓝芷晴脱口而出,“我妈叫陈茜啊!我也没听说过有什么姓张的亲戚……怎么可能,真的不是过程出了什么问题吗?……遗物——遗物说不定会沾其他人的DNA啊。”

“不会的。”黄鸢挺直了背,抬高了一点声音,“那是头发。”

“使用的‘遗物’是那束头发吧。总之小鸢姐是不会出错的啦,对吧小涵?”鸿奕晨笑嘻嘻地解释着,一边搓狗头似的揉了揉学弟的脑袋,从蓝芷晴的视角依稀可以看到整个倒伏后富有弹性地恢复原状的发旋,被夕阳一视同仁地镀上一层迷之金边,“先听完再说,何琪你继续。”

王潇涵脸色更臭了。他无言地把鸿奕晨环着他脖子的半个人从身上掀了下来,顺手用夹着的紫色骚包剑鞘恶意捅了捅他的腰窝,伸出一只脚作势绊他。对方扶着腰一边笑一边哎呦,一巴掌拍在他背上,撞得紫云剑主向前直歪了几步。

“你又重了!”王潇涵怒目。

“没有没有,哪有小涵弱柳扶风。”少年夹着被戳到痒肉的余劲疯笑。

“但是,”似乎是为了压住骚动,这两个字何琪咬得格外重,“就像我之前所说的,简单调查过之后,蓝芷晴的背景是完全干净的,她对张初霞一无所知,而且完全没有把这份能力往坏处用的意思。我的想法是先不要捅出去,我再深入查查,如果没有问题就由她去吧。”

“结果,”她耸了耸肩,“某个嫉恶如仇的高三党听说结果就找我来吵架了,吵了一半还课都不上直接来堵人了,可歌可泣。”

话毕,她微微松了口气,将视线转向了鸿奕晨。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第三次被紫色长剑指着脖子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蓝芷晴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和臀一起麻木了。

如果拿表情包形容的话,应该是“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或者“微笑面对危险”或者“嘻…嘻嘻”。

“王潇涵!”何琪沉声呵斥,看起来比黄鸢更有班主任气质,“不要无理取闹!”

“侠以武乱法,你没听说过吗?”学弟一脸理直气壮。

蓝芷晴仰头用熟悉的角度看着学弟的下巴,一时竟然找不到吐槽的切入点。随即学弟不知是装逼还是恫吓意味地抖了抖剑,低下头来,那一点小骄傲的人性化表情从脸上脱落。

“那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认不认识张初霞。”

“如果你还是说不认识,我就当你真的不认识——那么我就现在杀了你。“

蓝芷晴听了上半句连连点头,然后——

“卧槽你这是明目张胆的屈打成招啊!”

这位学弟,王潇涵同学,似乎深谙不死于话多之理。长剑一寸一寸往下递,蓝芷晴给逼得只能疯狂后仰输出双下巴,直到整个人都躺在了地上,望着天空上缓缓漂浮的云朵,看着眼前明快透亮的紫色剑尖,感觉一生只能看一次的走马灯要开映了。

“够了。”何琪叹了口气,“王潇涵,你想在大街上杀人吗?……把她带回去吧。”

跳樓企鵝

忘記發的生賀(上)

坐落在商店街,山吹麵包店旁,有一家咖啡屋,暖色調的裝修洋溢著溫馨與美好,吸引著人宁立觀望。


店主是位年輕的棕髮美人,當門鈴聲叮叮作響,那雙灰綠色的大眼睛便會溫柔又好奇地注視打開店門的客人,小巧的嘴角微微翹起,朗朗開口。


“歡迎光臨,這裡是有一間咖啡屋!”


店名是讓人哭笑不得的好名字,好在足夠特別,讓人印象深刻。


你大概也是被這奇怪的名字留住了腳步,吸引了進去,然後被嬌俏可人的莞爾迷了眼,成為這裡的常客,每次都下意識坐在離店主最近的吧檯。


你想,眼前這位氣質柔和的美人總是令人想要與她傾訴,一雙柔夷調制出來的咖啡帶著土地芬香,味道香醇柔潤,餘韻放鬆懈意,不難想像人如咖...

坐落在商店街,山吹麵包店旁,有一家咖啡屋,暖色調的裝修洋溢著溫馨與美好,吸引著人宁立觀望。


店主是位年輕的棕髮美人,當門鈴聲叮叮作響,那雙灰綠色的大眼睛便會溫柔又好奇地注視打開店門的客人,小巧的嘴角微微翹起,朗朗開口。


“歡迎光臨,這裡是有一間咖啡屋!”


店名是讓人哭笑不得的好名字,好在足夠特別,讓人印象深刻。


你大概也是被這奇怪的名字留住了腳步,吸引了進去,然後被嬌俏可人的莞爾迷了眼,成為這裡的常客,每次都下意識坐在離店主最近的吧檯。


你想,眼前這位氣質柔和的美人總是令人想要與她傾訴,一雙柔夷調制出來的咖啡帶著土地芬香,味道香醇柔潤,餘韻放鬆懈意,不難想像人如咖啡這詞確實地在她身上體驗了。


你心底猶如數千只貓咪抓撓,平素待人冷淡的性格此刻盪然無存,想聊天的想法如店面的常春藤一樣勾纏不休,但用詞貧乏的舌腔只能僵硬地繃緊,眼神低落地凝視對方圍裙上的貓咪。


突然,你看見一抹素白出現在深棕色的桌面,伴隨而來的,是精致細膩的提拉米蘇,上面是用可可粉裝飾的可愛貓貓,挨著碟邊的蛋糕叉也是可愛貓咪的形狀。


你抬起頭,發現安神瞭然的灰綠瞳倒映著你愣頭愣腦的臉龐。


你驚覺自己的不成熟被人看在眼裏,但對方只是安坐在吧檯後的高櫈,歪著棕色的腦袋,托著下巴,擺出傾聽的姿勢。


她是一位盡職的聆聽者,滿眼都是你的身姿。這也令你臉紅地撇開臉,吃著蛋糕,開始日常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天。


漸漸地,你放鬆了戒備,分享起身邊的事物,同時也觀察起你在意的她。


帶著某種仰慕的濾鏡,你的目光從頭滑落至隱沒在檯面的下身,那巧克力漿色的髮絲自然垂搭在上身,襯得肌膚像蜂蜜牛奶般絲滑嫩白,溢滿亮光的瞳孔跟收藏在寶箱裏的祖母綠彈珠一樣神秘吸引視線。還有,小巧玲瓏的鼻梁,與……晶瑩飽滿得讓你的視線流連忘返的紅唇。


你再次害羞地低下頭,恰巧看見她無名指上的水綠色鑽戒,這讓你猶如被踩中尾巴的貓咪一般,炸毛地傾前身體問道。


“店長…店長是有恋人了嗎!”


她愕然地望向你,驚訝於你少有的激動,稍經沉默後,又仿佛透過你看著某個回憶中的故人,緩緩地開口。


“這個呀,大概只能當做我和你之間的小秘密,但是有點長哦,先續杯咖啡,慢慢聽吧~。”


此時,咖啡室正好播放某位主唱的絕版歌聲,你乘著馬克杯飄逸的縷縷煙霧,聽著她徐徐道來過去的故事,聲音婉轉悠揚。


你第一次知道,她叫今井莉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3歲的莉莎養了一只小貓咪,名字叫咪可,擁有一身黑橘白斑斕的光滑皮毛,調皮嗲人,喜歡窩在她身旁。


但是,咪可有個壞習慣,每當她愛往街外跑,總會叼著一些閃閃發光的玩意兒歸家,讓莉莎幫牠收藏在專屬的木櫃裏。


小至玻璃珠,大至琉璃瓦,再大點搬不動的,就會叼住她的褲腳使勁往外扯,或是不斷喵喵叫著要她跟上,穿過橫街小巷,到達咪可的寶藏地點。


就在某個入夜的寒冬,小咪可再次扯著她往咖啡屋外走。無奈的莉莎只好套上羽絨服和圍脖,翻轉開店的木牌,緊隨雪地上的小腳印,蹣跚地提著腳。


她搓著發紅的手前行,間中往裏呵出一團熱氣暖暖,再塞到溫熱處的圍脖內裏。時值大寒,街角掛著冷颼颼的厲風,吹著薄雪侵襲而來,稍有不慎便竄入衣物間讓人瑟瑟發抖。


呼出一片薄雲,她揉著發酸的鼻頭,心想這次自家小貓咪又在哪裡冒險發現了什麼,需要出動高大上的鏟屎管。


左拐直走右轉入房屋間隙縫,咪可悠然地邊走邊停,厚實的腳枕靈活地躍上跳下,貓眸幽幽地發光,蓬鬆的尾巴豎立晃動。


最終,牠停在街燈旁的雪堆上,小梅花印踩來踩去,露出深埋的水綠色腦袋,便坐了上去喵喵喚著莉莎。


街燈昏黃照射下,雪堆中赫然趴伏著上班族打扮的妙齡女子,亳無知覺地倒在寒囂陣陣的深夜,露出的皮膚結霜發紫。


“…怎麼會,咪可醬這次打算找個兩腳獸收進寶物箱嗎……好冷,話說到底躺了多久,這時候救護車可是開不進來的。”


莉莎經過一陣紊亂的驚訝後,無法置人於危難不顧的性格還是讓她下定決心伸出援手,況且這裡離商店街不是很遠,背著對方走回去也行。


“誒嘿,搬回家~搬回家~,小壞貓,今天回家後獎勵加餐哦。”


咪可在她腿間磨蹭了幾圈,感謝鏟屎官的勞心勞力,便和她踏上了歸途,貓尾領在前頭興奮地一抖一抖。


待回到店鋪,莉莎的鞋襪已被雪水浸濕,手也凍得發僵發直,疲憊的感覺讓後背愈發沉重,索性直接將人安置到二樓臥室牀上,再想辦法保暖。


開啟暖爐後,她伸了個懶腰,雙手舉得直直的,悠閒地放鬆操勞的肩胛肌,然後縮在沙發上,一邊用手機搜尋如何拯救深埋大雪的遇難者,一邊替換自身濡溼的衣物。


“嗯……我看看,是要等體溫慢慢回升更好嗎?那到底等到什麼時……啊,咪可!抹腳了才準進房間!”


當她由腳踝處套上短褲時,眼尾睄到玳瑁貓踮著步伐,拐出一段小灰印後溜入微掩的門扉。


莉莎緊隨其後,踢著毛拖步上貓塵,心諗著即將到來掃除功夫,然後甫一入內便看見小皮貓躍上陌生人的臉,踩奶似的在臉頰兩側點上梅花,一屁股坐了上去,趴下。


哦豁。她不妙地想著。原來這人是主子找的新被窩。


“喵~噢~”


柔軟的腹毛完美地貼合,不留一絲隙縫,小尾巴搖曳輕晃,末了還神氣地向莉莎問好,頗為自得,看來是徹底的當別人臉上成了新據點。


她失笑地看著,想抱起咪可的時候像拉長延伸的弧形年糕,貓掌牢牢的附著,就差伸出小爪爪表達誓死不走的決心。


為免劃出血痕,莉莎無奈地放開手,撐著腰,搓著後頸心想乾脆放置不理後,會有多大機率觸怒一個聞著貓屁屁醒來的人。


希望是位貓派小姐吧。她虔誠地禱告。


為自己不確定的未來默哀三秒,莉莎又踢著毛拖走進浴間,接了暖水,拆出一條新毛巾,搖搖晃晃地回到床邊。


水盆裏飄盪著浸沒的毛巾,她隨手放在附近的矮櫃上方,再利落地解開單方面第一次認識的女性的衣裝,嘗試找出錢包等證明個人資料的私人物品,結果,翻出了一個印滿薯條的帆布銀包。


好奇心立刻湧了出來,難以想像這是一個在社會打滾的上班族會用的配套,她打開裏面仔細觀察,發現除了一排信用卡和銀行卡外,只有一張夾在透明膠後的身份證。


名字叫冰川紗夜,女性,生日20/3/1995,附帶的證件照片面無表情,眉頭看起來有著苦大仇深的皺摺,是個會讓人初次見面便會覺得強硬及難以相處的人。


“嗚哇,感覺很像風紀委員呢,醒來後會對我訓話嗎?咪可。”


莉莎故作煩惱地敲了下頭,望向還穩定定趴在睡公主臉上的土地公,牠老神在在的回了句箴言。


“喵~”


“是是,遵命,到時候就推咪可大人出去受訓!”


她抱起沾滿雪跡的衣服進客廳廚房,整理好放入洗衣機,然後開啟乾洗模式。


“……看在我明天會早點起牀燙平這套西裝,原諒可愛的小咪可吧。”


她挨著壁櫃自言自語地低喃,從裏拿出衣板和盪斗準備待用,便哼著不成調的歌回睡房,準備幫冰川委員抹身。


隨著水聲潺潺作響,她絞著濕巾,以鎖窩為起點,略過胸罩內褲,在平坦的腹地擦拭,再四散至其餘的肢體。


毫無疑問,手下的酮體富有光澤、緊緻、充滿生命力,在燈光下能隱約透出訓練有素的肌肉,成熟的馬甲線及纖細的腰身,讓人聯想到的大理石像,光滑並且力量感十足。


不然莉莎也不會覺得臉熱得發盪,下意識認為非禮勿視,眼睛卻老是往凹凸處飄來飄去,心裡一直徘徊想上手摸一下的衝動,臨到出關又被理性勉強按捺不動。不過,想歸想,她到是開始疑惑,為什麼一個看起來嚴謹規律的人會冒著大雪出門,然後倒在路邊。


是有了什麼要緊事嗎。她在心底問道。


由於沒有在對方身上找到任何聯絡資料或是個人終端,完全無法從這方面入手了解,只能心癢癢的等人醒來。


為對方蓋好棉被,捏了捏咪可的貓頭,莉莎關燈離開房間,掠上洗好的西服。


今夜是要在沙發將就一下。


她沉沉地睡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夢中仿佛再次回到高中時代,莉莎跟青梅親密地討論未來的藍圖,在上面刻劃彼此的想像,然後就此延伸出家的形象、將來的工作和寵物的名字等痕跡。


最終決定下的,只有「咪可」這個名字。


聊著,聊著,青梅撩起髮絲,湊近她的耳邊,說。


“----------。”


伴隨而來的,是心電圖化為直線的聲音,和純白無垢的密閉空間。


「滴——————————!」


莉莎猛然張開眼睛,喘著氣看著米黃色的天花板,周圍都是響鬧不停的手機鬧鐘。


她抱住頭坐起床,深深地用力呼吸,企圖冷靜地壓下紛飛雜亂的思緒。


待徹底封印上鎖,才發覺自己睡在沙發,昨天好像險了個人回家,然後咪可——


還睡在人臉上呢。


她立馬啪嗒啪嗒地衝進睡房,便發現人已經起來了,正抱著懶覺的貓咪不知所措地張望,注意到來人時茫然的睜大綠眸,滿目都是身在何方的詢問。


這感覺跟證件上的樣子很不一樣,當然,不排除咪可印上的小灰印影響最深,看起來帶點喜感。


明明是個很嚴肅的人,現在裏裹外外都散發著剛睡醒的懵松和無助,總覺得不再相隔人在高牆之外。


“……請問您是?”


聲音帶著大病初癒的無力,也有可能是對現況無所適從的疑惑。


“啊!我叫莉莎,今井莉莎,你…您是冰川紗夜…小姐對吧?”


“是的…今井小姐是認識我的人嗎?”


對方稍稍吃驚,睜大眉眼反問莉莎。


“不、不是那樣……其實是我私自翻開紗夜、小姐的錢包才知道的,那個,叫我莉莎也是可以的,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稱呼、哈哈……”


莉莎乾笑著,那種不可名狀,已經從風纪委員上升到訓導主任的威壓感,讓氣氛向著尷尬處奔馳,一去不復返。


“很抱歉今井小姐,我想並未與您能親密到互稱名字的地步。”


那位紗夜該說不愧是表裏如一的人,那種常常會被歸類為棘手麻煩的存在。不過,有跟青梅相處過的經驗,令莉莎明白那不過是實話實说罷了,不至於讓她介懷。


“啊哈哈,是嗎?那個,能叫你紗夜嗎?當然,未經同意碰你的私人物品是我不對,十分抱歉!只是希望能找到聯絡方式讓紗夜身邊的人不要擔心,絕不是好奇什麼的!”


“…今井小姐如何稱呼我是您的自由,另外,錢包的事我並未計較,不用道歉。”


不知為何,莉莎覺得對方的視線總是略過她,滑向窗臺、地板、牆邊,就是不正眼看她。而這也讓她主動坐在床邊,接近渾身冒刺的紗夜。


“那這樣,昨天紗夜的衣服裏沒有找到手機,要借電話跟家裡人聯絡一下嗎?”


“今井小姐應該明白成年人有的自主權吧,只是一夜未歸就有必要打電話嗎?況且……”


對方想到什麼深深地哽嗚著,後緩緩吐出。


“我已經無家可歸,跟個沒有價值的垃圾一樣,能有誰會靠近我……”


“誒?紗夜是離家出走的嗎?”


然後被莉莎的話哽了回來,僵硬的停下撫摸咪可的小動作,眉頭皺巴巴的瞪向她。


“…今井小姐的想像力真讓我吃驚,但也請符合我現時的年齡層,謝謝。”


“哈哈,抱歉,總覺得剛剛的紗夜很像小孩子呢。而且,我猜紗夜一直用的薯條銀包是收到的禮物來著,想必也是從很重要的人那收到的吧。”


“……”


“所以,紗夜想想看,真的沒有家可以回了嗎?應該還有人期盼著你。”


莉莎專注地望向暗淡的水綠瞳,看著內裏因自己的話語閃過一絲微光,徐徐地流逝。


“…今井小姐真是輕鬆,什麼都不知道,居然能說出這樣大義凜然的話。”


“啊!抱歉抱歉,真是的,說什麼呢我,明明不知道紗夜的事!”


莉莎焦急地道歉,不知所措地舉著手,然後看著紗夜攬緊貓咪,埋頭向往柔軟的皮毛。


“不,今井小姐沒有說錯什麼,事實上,撿我這種人回家也證明您足夠善良高尚,只是在這之前……”


“誒?是、是嗎?”


“我一直很徬徨,沒有了工作,失去了歸宿,難以與人相處的自己到該何去何從,怕是早已被自身拋棄的家人才會接納我吧。”


“那個……”


“但是,我不想這樣,不想像個喪家犬一樣抬不起頭回到當初自己口口聲聲喊著討厭的一切,讓我的過去像個笑話,變得白費无力。”


“紗夜?”


“我寧願活活地冷死在街頭,也不想被當成小丑那樣的存在。”


“紗夜!”


莉莎猛地上前抱緊正抱著咪可啜泣的紗夜,一直盛滿笑意的灰綠眸前所未有地,肅然地直視對方。


“今、今井小姐,鬆開!這是要幹、幹什麼?”


她沒有理會對方的抗拒,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要傳達出來。


“紗夜,望著我,別移開視線。”她抱起水綠色的頭顱,對視起來。“我遇到你了,紗夜。”


“在下滿雪的街道撿到你,累死累活地搬回家照顧,擔心發生了什麼事,想著該如何幫助你,還期待你醒來後,可以交個朋友什麼的。”


“但是,如果得知紗夜將在不久後離世,我會哭給你看哦,說真的!而那些比我更愛紗夜一百倍的人,絕對!絕對會比我還哭個不停,用餘生的時間不住的傷心。 ”


”所以,紗夜別再說著放棄生命的話,死了真的什麼都沒辦法完成,理想、願望什麼都不存在了,這些在愛你的人眼裡,那是永遠缺失心靈一部份的事情啊!”


她用最真誠的目光傾注話語,試圖挽回對方。


“……今井小姐真的、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呀……”


反饋很好,對方築起的高牆赫然崩坍一方。


“這、這…不是說那個啦,只是單方面想紗夜活得好好的,啊,也有,是真的希望別放棄生命的意思,還、還有,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


莉莎放開對方,絞著手指,為剛剛忽然拉近的距離臉紅,左言他顧。


“不知道呀,先去職介所找工作吧,在找到前隨便在公園長椅上湊合一下,反正只要寫什麼都做的話,很快就能開工。”


紗夜挨著床頭,失神地望向天花板,為無垠浮萍的未來悵然若失,手一下沒一下撫著剛慘成夾心餅的咪可。


“誒——那個,紗夜,要來我這邊工作嗎?”


莉莎想到了什麼,猛然遞出橄欖枝,閃閃發亮地望著紗夜。


“今井小姐?”


“雖然我比紗夜小一歲,但姑且還是一間咖啡屋的老闆娘哦,就是最近人手緊缺,想請人來著。”


她用渴求的目光看著紗夜。


“今井小姐是在憐憫我這條可憐蟲?”


“怎麼會!別這樣說自己,紗夜,咖啡屋的知識可是很淵博的,不如說,紗夜能承擔這份重任嗎?”


雖未深入交流,但跟青梅如出一轍的個性,想必也是不服輸的人。


“…激將法過時了呢,今井小姐,不過就先承您的好意了,畢竟是恩人的請求。”


連口是心非這點也好像,總是嘴說著不要,但身體又很誠實。


“哈哈,那就拜託紗夜了,話說有跟人合租的習慣嗎?這邊有空的客房,要和我一起住嗎?”


“今井小姐……”


“?”


“您對人的戒心都這麼低嗎?邀請第一次見的陌生人一起住。”


紗夜挑眉,熟悉的威壓感撲面而來,莉莎隱隱發寒。


“那個,就是、就是,想好好看著紗夜別做傻事……”


“唉……勞您費心了,今井小姐,我實在太不成熟了。”


“還行、行吧,聽過那句沒有,人總有低潮期的,對吧?”


不知為何,莉莎覺得紗夜話裏有話,好像她做錯了什麼。


“嗯,確實如此,但想必不是成熟的今井小姐,如此幼稚地在我臉上印貓掌的理由。”


“誒?誒——!怎麼知道的!”


時間恍若回到昨天莉莎袖手旁觀,咪可動手上爪的一刻。


“從今井小姐的眼睛倒影看到的,還有,為什麼我只穿著內衣?”


“不對不對,聽我說紗夜,是咪可先動手的,還一整晚睡在你臉上,抱也抱不走,什麼衣服也換不了。”


“我了解了,今井小姐是希望我找這只叫咪可的小貓咪算帳嗎?作為一個飼主而言。”


咪可生無可戀地被托了起來,事實上,從蘸水貓毛成夾心貓餅到現在,仍是有氣无力的看著鏟屎官。


“這、這、這,我想起還有紗夜的西服要燙的說,呀~時間好像不夠,要離開了―――”


“是嗎?先感謝今井小姐對我的照顧。”


“啊哈哈,那、那個就原諒我吧,紗夜。”


莉莎走到門扉處,轉身合著手祈求,然而未等紗夜回答,就嗒嗒嗒的趕去陽臺。


事隔兩年,旭日東升,這間藍圖中的小屋在融雪的朝陽下會漸漸熱鬧起來,兩道相近的綠線將會交錯並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喝lisa沖的咖啡……奶我一口


✿深澜色❀
罗小黑的电影要上映了,大家快去...

罗小黑的电影要上映了,大家快去看鸭!!!

————————————————————————
我尽力了,真的不会画背景○| ̄|_

罗小黑的电影要上映了,大家快去看鸭!!!

————————————————————————
我尽力了,真的不会画背景○| ̄|_

花骨_

[魔赤]愛吃西瓜🍉的小精靈住在我家


[魔赤]愛吃西瓜🍉的小精靈住在我家


barley

【红榜】观《有生之年》有感——喜欢这本书是件很邪门的事

     推荐指数:⭐️⭐️⭐️

     有生之年这本书还是大麦两年前看的,那时候看完后只觉得惊为天人,算是因为这本小说彻底掉进了t大的坑吧。昨天,已经许久没看言情的我突然特别想重温一遍有生之年。于是,怎么想就怎么做了。今天,觉得有必要为这本让我疯狂的小说写一点东西。

  在没看过t大的文之前,我从来不敢相信我会喜欢这种类型的主人公。

  像文里面的万昆,一个在小地方的三流高中里还留级了好几年的差生,因为家里举债累累而自甘堕落到出卖肉体的弱者。

  粗鲁,卑微,贫穷,低俗。

  从来不会想到这些词会同时用来形容一部言情小说...

     推荐指数:⭐️⭐️⭐️

     有生之年这本书还是大麦两年前看的,那时候看完后只觉得惊为天人,算是因为这本小说彻底掉进了t大的坑吧。昨天,已经许久没看言情的我突然特别想重温一遍有生之年。于是,怎么想就怎么做了。今天,觉得有必要为这本让我疯狂的小说写一点东西。

  在没看过t大的文之前,我从来不敢相信我会喜欢这种类型的主人公。

  像文里面的万昆,一个在小地方的三流高中里还留级了好几年的差生,因为家里举债累累而自甘堕落到出卖肉体的弱者。

  粗鲁,卑微,贫穷,低俗。

  从来不会想到这些词会同时用来形容一部言情小说的男主角。

  像万昆这种人,其实太平凡不过了,虽说他们的生活活像一场悲剧,可是,就算说是悲剧,也是那种最陈情烂调的悲剧,人们看了或许会唏嘘几句,也不过唏嘘几句罢了,就到此为止了。

  可偏偏,何丽真注意到了他。

  何丽真也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人,一眼看去甚至还是那种怂怂的,很怕事的小女人。

  可却也只有她,有着傻傻的坚持,说着别人都觉得好笑的话,就那么坚定又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押出了自己的全部。

  她说,她赌那个人必成大器。

  不为什么,只为那个平凡如斯,被生活折翼的少年曾打动过她。

  他是那么的平凡,又是那么不声不响的在这个无奇不有的世界里慢慢腐烂,可是却又让何丽真那么的无法忽视。

  喜欢他,爱上他都是一件很邪门的事。

  却又好似命中注定。

  两个很平凡的人,讨论的却是天大地大,发现的是对方隐秘的美。

  他们的爱情,像是雕刻在木板上细细的花纹,那么默默无闻,可是一旦注意到了,就会觉得那是一种沉静又寂寞的美丽。

  那么平凡,又是那么的不同。

  

  

  

超能灵甲虫

罗小黑!!!他更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上天保佑,我活着看到了28集(இωஇ )

罗小黑!!!他更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谢上天保佑,我活着看到了28集(இωஇ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