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朔间零

74.3万浏览    7705参与
靖殊琰

[五奇人的落幕]

吾辈哭成傻子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啊呜呜呜呜呜呜你们真的很温柔你们可以拥有幸福的不要这样呜呜呜呜呜呜

[五奇人的落幕]





吾辈哭成傻子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啊呜呜呜呜呜呜你们真的很温柔你们可以拥有幸福的不要这样呜呜呜呜呜呜

靖殊琰

你是我们的魔王,
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有人情味的怪物。
谢谢你,零。

[俺零,再见]

你是我们的魔王,
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有人情味的怪物。
谢谢你,零。

[俺零,再见]

风思卿

尝试画下沙雕小漫画()
《关于你团的过激背德设定》

尝试画下沙雕小漫画()
《关于你团的过激背德设定》

阿朽
三奇人。 他们真好啊--朔间零...

三奇人。

他们真好啊--
朔间零站中间是私心。【被打

三奇人。

他们真好啊--
朔间零站中间是私心。【被打

在林中

出啦!!!十连二单抽出零我哭了呜呜呜

出啦!!!十连二单抽出零我哭了呜呜呜

十甫寸.

【零英】不识爱

🚗


没有预警预警了会被屏蔽🤐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


分手pao(x

🚗


没有预警预警了会被屏蔽🤐感到不适请立刻退出


分手pao(x







plume幻羽

【零敬】敬人生賀幕後花絮

中秋節快樂~但今天的文章跟中秋節一點關係也沒有喔XD

這次以零的角度來看這段關係

大明星零X社會菁英敬人


生日的惊喜

「吾辈来取订做的东西。」

「您定的东西在这里祝福您。」

「好的谢谢~」

「感谢您的惠顾。」

伴随着铁门关闭的声音离开了店他是今天最后一个顾客,发动了车子准备离开前看了下手表的时间10点15分

「看来要快一点了,否则会破坏这个惊喜。」

他是朔间零是现今演艺圈里最有名气的大明星,拥有帅气的外表迷人的嗓音,还有着令人屏息的演技获得了许多的死忠粉丝,虽然有不少人视他为眼中钉但又有不少人佩服尊重他,他在演艺圈里占有一席之地

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红人能够让...

中秋節快樂~但今天的文章跟中秋節一點關係也沒有喔XD

這次以零的角度來看這段關係

大明星零X社會菁英敬人



生日的惊喜

「吾辈来取订做的东西。」

「您定的东西在这里祝福您。」

「好的谢谢~」

「感谢您的惠顾。」

伴随着铁门关闭的声音离开了店他是今天最后一个顾客,发动了车子准备离开前看了下手表的时间10点15分

「看来要快一点了,否则会破坏这个惊喜。」

他是朔间零是现今演艺圈里最有名气的大明星,拥有帅气的外表迷人的嗓音,还有着令人屏息的演技获得了许多的死忠粉丝,虽然有不少人视他为眼中钉但又有不少人佩服尊重他,他在演艺圈里占有一席之地

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大红人能够让他有舍弃一切的事物大概只有一个人,在等红绿灯之余他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有些羞涩的人儿,那个人正是他最珍重的一切他的恋人-莲巳敬人

而今天的所有准备就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他的恋人是社会菁英人士虽然他不懂明明可以不用像普通人那样朝九晚五的谓公司卖命让他养,但是他可爱的恋人有自己的坚持毕竟他是个既会胡思乱想又固执的人啊~

「哼哼~真想看到他吓到的表情呢~」

绿灯亮起车子继续前进车里的广播突然放起了他们乐团的第一首歌,而那首歌正式他和敬人认识的第一首歌,在那个在平常不过的夜晚他跟着伙伴在舞台上挥洒着青春的汗水,但是他不知为何地逐渐走心原来是一道视线正盯着自己,原以为视线的主人会是底尖叫的妹子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乖乖牌,而那个视线看起来似乎是在渴求什么...

「哦~这可真是不寻常呢~」

当他结束表演时看见那个男孩正准备离开,不知为何自己居然追了出去看到洁白的月光打在那个人身上看起来是如此的神圣

「嘿!」

他想也没想的叫住了那个人在杂乱的灯光只能够看到他的眼镜而这次他借着月光看清楚了男子的脸,白皙的肌肤配上精致的五官那双清澈的绿眸让人想沉浸在其中

「有什么事?」

男子的声音跟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安静的沉稳的,他想要接近这个人想要了解他

「有没有兴趣跟本大爷交个朋友阿~」

「诶?」

「难道本大爷说的不够清楚吗?」

「哈哈!你真的是个怪咖,但我想交个朋友是可以的。」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的很可爱,但又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他记得有一次听到敬人在哼他写的歌,这让他感到非常的开心也觉得敬人的声音真好听让她起了一个念头,他偷偷带着他到休息室里帮他打扮了一番,难得被抓上去的头发紫色的背心加上黑色的外套,充满背德气息的服装穿在他的身上就好像他全身染上了他的气息

「真得很适合你~」

「.......」

果然害羞了但是好戏还在后头呢~

「好!准备上台!」

「恩...什么?!」

敬人惊呼了一下就被他推到了舞台上,虽说狮子为了让小狮子成长会把小狮子推到悬崖下,但是把刚学会起步的小鹿推到冰面上只不过是想看好戏,没想到的是敬人居然会就这样开唱还唱得不错台下的观众们似乎都被他给迷住了

「还不赖吗~」

「不要跟我说话!!!」

敬人把自己关在了原本属于他的休息室,看来是在闹别扭呢~这次有点玩过头了

「那个...」

「什么事?」

「请问一下刚刚唱歌的人是...」

「呵呵~本大爷也不清楚呢~」

「诶?」

「或许是夜晚的小妖精出来玩乐一下~」

这件事之后有人常常问他能不能让那位夜之妖精再度上台表演一下,但都被他给回绝了毕竟这妖精的歌声只能有他来独享,那时候的他明白了他对敬人是充满欲望的他想占有他让他成为他的人,于是他向他告白了

「怎么那么突然?!你是不是喝醉了...」

果然敬人慌了手脚这也不能怪他那就是他个性,但是他知道的是敬人一定也喜欢着自己,他在下赌注希望他们有着同样的想法

「本大爷就是喜欢你!」

「你这个人有着无限的才华又非常的帅气明明就可以找到更适合你的人,最后会有一个能与你并肩的女孩子与你相遇...」

「敬人...」

「但是...我还是喜欢你啊!喜欢上你这个自大又任性,总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又很喜欢照顾别人,明明就很怕麻烦却又总是放心不下的大傻瓜!」

「是阿~本大爷就是那样的傻瓜,这样你是答应了吗?」

「那是当然啊!」

敬人答应了他的告白,其实他也非常的害怕敬人会拒绝他但他还是会坚持告白因为这名为喜欢的心情他再也藏不住了

电台的音乐播到尾声零撇到墙上的看板,那是他曾经接过的广告也是他的第一支广告,那时他意外被星探发掘身为新人的他必须去跑各式各样的通告,这让他与敬人相处的时间减短了许多,这让他有些感到不安但是他担心的是敬人会不会离他而去

「零,我决定要去国外进修。」

敬人说了什么?进修?还是国外!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难道是他陪在他的身边的时间不够?为什么敬人要离开他!不可以敬人不能离开他!

「为什么没跟我商量!难道本大爷的意见对你来说没用处吗!」

「不是这样的!是现在的我配不上你!」

配不上我?哈哈...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敬人真的很傻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优秀吗~希望敬人能多给自己一点自信心呢,但太好了敬人不是要离开他....

「我从来不觉得你配不上我,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会支持你,我会这么生气只是因为我不希望你离开我,毕竟你是我喜欢的人...」

「零...让我们做个约定吧!」

「约定?」

「这三年我会让自己成为配得上你的人,而你要变成演艺圈里无人能敌的偶像,如何?」

真的是傻瓜你早就是配得上我的人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我绝对会成为红透半边天的明星让你被我迷得神魂颠倒

「本大爷会好好等你的敬人!」

「谢谢你,零。」

「记住,本大爷喜欢你。」

希望这次敬人真的记住了他的真心,在这三年他也不能够松懈下来要成为让他惊讶到说不出话的大明星,少了他的陪伴确实无聊了许多但是如果我能够在努力一点说不定敬人也能够在国外看到他的活耀

「我会等你回来的,所以千万别让我失望喔~」

终于等到他归国的那一天他带着花束等待着敬人的归来,他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紧张听说他被大公司高薪聘请,如约定说的成为菁英分子的一员,不知道敬人是不是还像之前那么喜欢他,会不会有其他的男人向他的人伸出魔掌,各种不安充斥着他的大脑,明明以前的自己是完全不会介意这种事但是当他面对敬人时就会变得不知所措,看来这就是恋爱的过程吧~

「欢迎归国~本大爷的小妖精~」

「我回来了。」

终于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人过了三年敬人依旧没变,但多了一些沉稳的气息一看到他就情不自禁地想将他拥入怀中狠狠的吻住他的双唇夺走所有的氧气,让敬人全身上下沾满他的气息

「那个人...」

「对阿就是他!!!」

「看来我们要赶快离开了~」

那些吵杂声说明他的身分曝光了那些迷妹可是很难摆脱的,这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他现在的身分,但是多亏这样他才能够名正言顺地牵起敬人的手,但这下明天的新闻标题不知又要写什么了

「抱歉今晚没办法过去你那了。」

「没关系我今天也要加班。」

「恩。要多注意身体不要生病了。」

「你也是,不要只喝番茄汁那样很不健康。」

「好好~爱你喔~」

「无药可救...」

敬人挂断了电话看来是害羞了,虽然敬人回国了但是两人的相处时间依旧没有变长,反而随着彼此的工作量增加逐渐减少着,每一次的见面和通话是如次的宝贵但还是想要拥有见面的实感,他好想把敬人拥入怀中在他耳边向他倾诉他是如此喜欢他,看来他的计划必须提前了但他想都没想到敬人居然会说出那句话

「我们是不是该分手了。」

「敬人汝知道再说什么吗!」

他的思绪断裂了但他必须冷静,这么冲动一点也不像敬人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敬人表面上说了一些看似很洒脱的话,但他明白现在敬人的心里一定一点也不好受,当电话那头落下时他听到了敬人带着哭腔的尾音,他知道现在的他该做的事情就是出现在他的身边

「臭吸血鬼你要去哪里啊!!等一下就要访谈了!!」

「本大爷现在有一件事要赶快去做!不然我绝对会后悔的~」

「难道又是那家伙的事!」

「是。」

「他已经是成人了你不需要时时刻刻都盯着他看吧!」

「是没错但对我而言他可是我想要宠上天的宝贝。」

「算了~就知道说不过你,赶快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

获得了伙伴的支持他赶紧加快脚步,想要快点回到心爱之人的身边挽回那可能会错失的爱情,他很快就到了敬人家的门口用绝对会打扰到隔壁邻居的音量就是为了把那个人给引出来,果不其然敬人打开门了可能因为怕他的身分曝光赶紧带他进入房子里,两人都没有开口只是坐在沙发上敬人些开口了看是要转移气氛

「你要咖啡还是茶...」

「有番茄汁吗?」

「有!我去拿吧...」

敬人他根本就不喝番茄汁那些都是为了他才买的,当听到敬人家里有着番茄汁那就代表着他还是期盼着自己的到来,在客厅里坐了许久还没看到几分钟前去倒果汁的人,他便去厨房一探究竟只见到敬人拿着番茄汁的空罐站在那里一副快哭的表情,他果然不是真的想提分手的,他拿起那杯番茄汁一口饮尽趁敬人惊讶之余夺去了他的氧气,带着些番茄味的吻仿佛有催情的作用,想要更加地深入想要更多更多想要独占他

「我是不会分手的!你是我最喜欢的人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零...可是我...」

敬人想要逃避他的视线他的不安全被他纳入眼里,他想要看到的不是敬人的眼泪他想要的是敬人的笑容那是一直支撑他的动力,他希望敬人能够一直在他的身边微笑着,他也曾想过自己是不是没办法做到,但是他就是喜欢他喜欢莲巳敬人!所以他选择的是...

「我们同居吧!」

「诶?!你说什么?」

「同居!本大爷要跟你住在一起,我已经找好离你公司近又不会影响我生活的房子了,你的房子跟我的房子已经退租了,你没有退路了跟我住一起吧敬人。」

他想要的是想要跟敬人走下去,如果敬人退缩的话那么他就推他一把,他永远会为了敬人张开双臂,如果敬人胆怯了那么他就带给他勇气,有了彼此就不会再感到害怕了,其实他也在赌一把如果敬人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喜欢他那么他做的这些努力也都是白费了,但比起他的努力他更在乎的是敬人的感受,如果敬人快乐他也就快乐

「我明白了。」

「诶?」

「我答应你我们搬家吧。」

敬人答应我的提议让我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次他先踏出了那一步这才没有造成遗憾

「抱歉让你感到不安了。」

「是我不好,我太软弱了。」

「软弱点也没关系这样子本大爷才有机会保护你。」

「尽会说些甜言蜜语,但是你过来我很开心。」

敬人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这下他心中的石头也卸下了,希望往后的生活他能够像这样安心自在

同居生活开始后他们免不了磨合期,但是每一次吵架则是让他们感情更升温的因素,多了许多亲密的互动虽然说不是天天见面但是相处的时间变多了,这样让彼此的距离更加地接近了,但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不只这些虽然他知道人要懂得知足,是时候进行下一个计划了

抵达了他们的家将车子停好后他拿着一切惊喜进到房子里,发现敬人正在沙发上熟睡着,这刚好能够实行他的计画看到电视正播着他演的连续剧他笑了笑就把电视给关掉,他拿着毛毯盖在敬人的身上怕他着凉

「真是的只知道照顾别人。」

接着就继续他的计划当他准备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了敬人的声音,没有很清楚看来是在说梦话

「求求你别走...不要...别离开我!!!!」

他做恶梦了吗?是梦到了什么?他好奇着敬人的梦境内容但下一秒就被敬人的大吼给吓到了,他走出去看惊醒的敬人看来这梦吓得他直冒冷汗,接着似乎发现他回来的迹象看来是出现的时机了

「汝醒啦~做恶梦了吗?」

「零?你回来了?」

他在说什么傻话阿吾辈不回这里要去哪里啊,更何况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吾辈怎么可以缺席呢~不...似乎是早了一点大概在...三分钟,他看着一脸迷糊的敬人心想他果然是忘了吧~但这样才有足够的惊喜感

生日快乐歌ing...

「祝你生日快乐~敬人!」

「零...」

「感动到说不出来了吧!」

「是阿...毕竟你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怎么每个人都这样说吾辈阿,吾辈有心也是可以做到这种是不过只是小case~更何况这次惊喜并不只是这个蛋糕而已好戏正在后头

「快许愿吹熄蜡烛吧!好等着可以拆礼物。」

「都几岁了还许愿...」

「这才有过生日的气氛阿~」

「幼稚。」

对阿~吾辈只在汝面前像个大孩子,等待着敬人许完愿望就能够将这个大惊喜交给他了,前两个愿望果然很有他的风格总是在替他人找想,但当他在许第三个愿望时他的眼角泛出了泪光,为什么他哭了?有那么感动吗?

「我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难道...」

难道敬人看见的是那件事了吗?那这样他的惊喜不就破功了?!这样的话只好...

「我们结婚(分手)吧!」

「「诶?!」」

分手?!这个小笨蛋到底在说什么阿?!谁会没事选在情人生日这天跟他提分手啊!更何况他怎么可能会忍心跟这个喜欢装作坚强但事实上比任何人更加脆弱,让他无比疼惜爱到无药可救的人分手啊!!!!

「那...那个女生?」

女生?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零感到哭笑不得,原来敬人是误会了啊!那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女生啊!!!更何况他们两个还认识诶!就叫他不要还没卸妆就过来找吾辈,真是的日日树吾辈会被汝害死!!!!

终于明白这是一场误会后,敬人终于冷静下来了还好他的计画没有因为日日树的关系而失败,他拿出准备已久的惊喜果然如他想像的那样敬人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敬人,吾辈希望能够在往后的日子里能与汝共度,所以嫁给吾辈吧。」

「零...我可是一个男人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

果不其然又在往负面的方向去思考了,既然这样吾辈会带着汝前往正向的道路,让汝知道他的选择绝对不会让他后悔的

「我愿意。我想和你在一起。」

「很好!因为吾辈可是已经把礼堂跟礼服全部准备好了,要退掉可是非常麻烦的呢~」

「你的动作还是这么快阿~」

「当然~这样汝才不会有机会离开吾辈!」

他可是朔间零诶~怎么可能会让敬人从他手中溜走呢~

这次他终于有机会将这枚订做的戒指戴在敬人的左手无名指上,敬人注意到了他也带着相同款式但镶在戒指上的宝石正是代表着他的绿宝石,他又哭了真是的敬人怎么就是这么的爱哭呢~但是无论汝哭几次吾辈都会替汝吻去泪珠并在带给汝新的笑容

「呵呵...」

「笑什么?」

「愿望成真了~」

愿望?到底是什么样的愿望呢?吾辈真的非常的好奇呢?但是敬人非常调皮地不愿告诉他愿望的内容,还不断地挑逗着他的欲望

「敬人这是在玩火喔~」

「就算不这样你也是会做吧~」

算了就算他现在不说吾辈自有方法让他亲口说出

「零...再给我...多一点...」

「不用急...吾辈会把全部都给汝的...」

「恩~真的...好喜欢你...」

「吾辈也是...好喜欢...」

愿望是什麼一點也無所謂,但希望願望裡也有吾辈的存在这样子吾辈才能在汝身边带给汝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敬人

The End





作者廢言:

先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啦~雖然已經過了...

這是上次生賀的後續,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有些抱歉的是...零的人設有點被我寫崩了~

希望大家還多多包涵啊!下次見啦~

青羽神宫(情感低迷中)
这两人太草了,心疼朔间爸爸和妈...

这两人太草了,心疼朔间爸爸和妈妈

这两人太草了,心疼朔间爸爸和妈妈

无所事事的阿影

【朔间兄弟】月圆

中秋节快乐(好像有点晚?

已经毕业的零和作为三年生依旧不太坦率的凛月

——————————————————

朔间凛月一头栽进柔软的沙发里,制服包从他肩上滑落随意的倒在地上。

升上三年级后好像比以往忙了很多,具体来说就是无论睡倒在哪里都会被人发现然后被抓去上课或是参加练习,总是要摆出前辈的模样……在对付这些事情上也许比以往得心应手了不少,但他的确对这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提起兴致。

说来某个貌似是自己兄长的家伙这会好像是在不知道国外的哪里忙碌着,至少这半个月都能在屏幕里面看到这家伙。

他有些想不明白那个家伙明明几乎一天到晚都躲在棺材里睡觉,到底是怎样成功度过在这所学校第三年里的这么多事情...

中秋节快乐(好像有点晚?

已经毕业的零和作为三年生依旧不太坦率的凛月

——————————————————

朔间凛月一头栽进柔软的沙发里,制服包从他肩上滑落随意的倒在地上。

升上三年级后好像比以往忙了很多,具体来说就是无论睡倒在哪里都会被人发现然后被抓去上课或是参加练习,总是要摆出前辈的模样……在对付这些事情上也许比以往得心应手了不少,但他的确对这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提起兴致。

说来某个貌似是自己兄长的家伙这会好像是在不知道国外的哪里忙碌着,至少这半个月都能在屏幕里面看到这家伙。

他有些想不明白那个家伙明明几乎一天到晚都躲在棺材里睡觉,到底是怎样成功度过在这所学校第三年里的这么多事情的。

他伸手摸起桌上的电视遥控按下开机,胡乱切换了几个频道后果然看到了那家伙的脸。

那里好像还是白天,跟自己样貌相似的人站在树荫下接受采访,手里还抱了只有点眼熟的玩偶,仔细一看是那个以自己为原型设计的作为「Knights」的粉丝周边出的人偶。

“离开日本这段时间,朔间先生有想念的人吗?”

“当然是有的,最近没有再一起登台,不知道晃牙和阿多尼斯有没有成长一些?”零礼貌的笑着,举高了手里的玩偶,“吾辈的弟弟一个人在家或许也会感到寂寞,那孩子实际上是个粘人的家伙喏。”

这、个、家、伙!

凛月凶狠的把手里的抱枕向电视丢去,抱枕飞到半路无声落在地上。

要是兄长站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番话,这个枕头绝对正中长着那张毫无遮拦的嘴的好看的脸。

径自别扭了一阵,发觉没有东西可以抱着的凛月默默过去把抱枕捡起,闷闷的坐回沙发上。

采访的视频结束了,电视里开始放不知道哪家的广告。

凛月歪斜着身子拿着遥控器继续一个个切换频道,这会倒是没再看到兄长相关的东西。于是画面停在了某部无聊的电视剧,他打了个哈欠。

放在制服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通常不用手机的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自己手机的铃声。翻找了许久才找到被压在课本和眼罩下头的手机,铃声刚好停止。

“……兄长……?”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未接来电赫然写着自己坏心眼备注的“臭虫”。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这家伙居然突然会打电话过来。记得兄长刚刚出国的时候倒是很热衷给自己打电话,被多次无情挂断以后就没再那么频繁打来过。最近更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基本上没有联系了。白天在学校里有同学相伴还算热闹,一个人在家时倒的确是显得有些寂寞。

凛月低头看着屏幕,手机剩下的电量不多,是拿去充电或是等兄长再次打过来……还是说要自己拨回去吗?

铃声毫无预兆的又一次响起。

“……喂?”

“凛月。”熟悉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有什么事吗,”凛月佯作困倦打了个哈欠,脸颊上温度微微上升,“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

“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喏,”对方声音好像有些疲惫,好像轻轻笑了一声,“凛月不想念吾辈吗?”

凛月低垂着眼睛,想到先前看到的兄长的采访。

“少自作多情了。”

“唔啊,吾辈好心痛喏,明明吾辈可是如此的想念汝。”话是这么说,零的语气里倒是没有多少真诚想念的意味。

“啊啊是吗,那你就快点因为心绞痛死掉吧。”凛月毫不客气的回敬诅咒般的话语,“没事的话我要挂断了。”

“凛月!”零的语气一瞬有些慌张,生怕弟弟真的挂断了电话,“那个……一个人在家没问题吗?”

凛月躺倒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距离开学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兄长离家也差不多有一个月,这个时候说自己不习惯一个人在家的生活怎么想都不太可能。相同的问题兄长之前也问过,不过也毫不例外的被他冷漠的驳回了。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

电话对面的人沉默了一阵,再次响起的声音是轻快的:“是吾辈多虑了喏,就算吾辈不在凛月也是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对吧?”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就不需要一直讨论了,”凛月偏过脑袋看着电视里的画面,剧里的那对恋人仿佛是刚刚跨越遥远的距离相见了,两人拥在一起没有言语,只剩下有些突兀的背景音乐径自响着,“还是担心下你自己吧,哪天看到你死在哪个不知名角落的报道的时候我会第一个高兴的。”

“哦呀,凛月这是在关心吾辈吗?”

凛月暗道一声不好,电话那头的人果然开始滔滔不绝的发表表示感动的长篇大论。

看着屏幕上的挂断键,凛月思考了良久还是没有按下去。很难相信先前对兄长的长篇大论一点耐心都没有的自己竟然对兄长的滔滔不绝抱有一丝怀念的情感。

“凛月,你有在听吗?”

“……姑且是有吧,说实话,听得我都快睡着了。”他打了个哈欠表现自己上浮的倦意。

“今天是十五夜喏,吾辈突然就想起之前吾等一起赏月的时候了。”

“那么久之前事情,没有印象了。”凛月侧过身,望了眼窗外明亮的圆月。兄长所在的地方也能看到这样的月亮吗。

“这样喏?记得汝当时可是抱着吾辈说了‘最喜欢兄长了’这样的话……”

“我没说过这样的话吧?”凛月皱眉,飞快打断了零描述妄想中画面的话语。

零笑了,道了句汝还是有些许印象的。

凛月自知不小心上了对方的当,没再理会。

“凛月,吾等多久没有见面了?”

零的声音平缓,没有明显的感情混入。

答案几乎是在零问题问出的那一瞬就浮现在了凛月的心中,他本能的不想将这个正确答案作为回答。

“不知道。”

“汝想念吾辈吗?”

“不。”

他的目光从窗外的月亮上撤回,投向了无声播放着的电视屏幕。先前的无聊电视剧已经结束了,电视台这会的娱乐节目嘉宾刚好是他的兄长。

在镜头面前的零和在自己面前的零的形象总是无法对应在一起,那么彬彬有礼笑着参与活动的人,私下里却会这样给自己打一通希望永远不会被挂断的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凛月忽然有些紧张。

“吾辈很想念汝喏,真想和汝见上一面。

“希望汝能够心情愉悦的度过今天。”

他听见兄长分明疲惫着的嗓音被强行修饰成了愉悦的模样,他大概也知道兄长下一秒就会挂断电话。

他看着屏幕里兄长的脸,那副笑容分明就是靠演技堆砌起来的,零怎么会对这样的活动有这种程度的热情。

“祝安好,吾辈亲爱的凛……”

“非要说的话,大概有那么微小的不值一提的……”

凛月剩下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完,手机突然嗡的一声震动。

“怎么……”凛月看了眼屏幕,发现是关机了,再想让屏幕亮起来也只会出现电量低无法开机的提示。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

他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上了,情绪被闷在一处无法发散。

空荡荡的客厅里只剩下沉默的空气,电视屏幕里的人欢笑着,却听不到一丝声音。

凛月闭上了眼睛。

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了,伴着一声慌乱急促的呼唤。

“凛月!凛月——”

来者鞋都没来得及换,皮鞋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嘈杂的在房间里回响。

凛月从沙发上支起身体,惊讶的看着匆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你怎么……”

“凛月!”零用力的一把拥住了他,长长松了口气,“吾辈还以为……”

“好痛!”凛月试图挣开兄长的怀抱,奈何自己的臂力和对方显然不是一个级别,只能被乖乖禁锢在这怀抱里,“只是手机没电了而已,你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啊……”

“难得凛月愿意坦诚一些,没有听到真是太可惜了……”零佯作悲伤,稍稍松开了手,下一秒果然被弟弟无情推开。

“你明明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吧,非要说那么伤感的话还真是恶劣得不行。”凛月环着手臂,一副请勿靠近的凶狠模样,“想见面直接回到家不就行了。”

“吾辈也很想回来喏,但是为了之后的工作经纪人严令禁止吾辈回家……”零伤心的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说不然的话之后的工作状态会不到位,今天吾辈跟她沟通了好久才勉强让吾辈给汝打个电话……”

“那你怎么还会出现在家附近?”

凛月故作刻薄的提问,忽然间瞄见零眼睛下有些厚重的黑眼圈。

“吾辈瞒着她开车过来的,想着远远看一眼汝的话,一定就会有动力了喏。”

零面上浮现出一个招牌笑脸,语调也放轻快了些,衬得那片黑眼圈更加显眼了不少。

“凛月没事的话吾辈就能放心的回去了,之后有一段较长的休整期可以回家……”

凛月叹了口气,站起身微微踮起脚环住了零的脖颈。

二人的身高差和体型差异让他有些不满,他还是用力的抱住了零。

“一直逞强不累吗,笨蛋兄长。”

“吾辈怎么会……”零的语调暴露他分明是慌了阵脚。

“反正你都偷偷跑回来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把头埋在零的颈间,声音里带着浅浅的笑意。

“我啊是准备了月见团子的,虽然只有一人份,勉强分你一些也不是不可以。”

他松开手,看着那双和自己相似的猩红色眼眸,内里复杂的情绪汹涌的翻滚着。

“希望你也能心情愉悦的度过今天,兄长。”
——————————————————————
(之后凛月在零回过头的前一秒光速用遥控关掉了电视避免了新一波零的爱意输出(x

dancing in the rain
《光与暗与妖精》 宝可梦par...

《光与暗与妖精》






宝可梦paro:



三人偶像训练师出现了—!






puka酱和水伊布相性很好的样子。






敬人草系吧(按颜色的话2333



忘记擦某部分草稿233重发了一次抱歉😣



【我有多喜欢179呢,大概有那么多(大幅比划)】

《光与暗与妖精》








宝可梦paro:




三人偶像训练师出现了—!








puka酱和水伊布相性很好的样子。








敬人草系吧(按颜色的话2333




忘记擦某部分草稿233重发了一次抱歉😣




【我有多喜欢179呢,大概有那么多(大幅比划)】

戾儿

梦中情卡我好了我可以!!
给大家递欧气www

梦中情卡我好了我可以!!
给大家递欧气www

清誉寡欢
太好看了!!! 祝大家全部都抽...

太好看了!!!

祝大家全部都抽到!

(攒了70连第60发才抽到的...

太好看了!!!

祝大家全部都抽到!

(攒了70连第60发才抽到的...

星愿

大家中秋节快乐!!祝大嘎都出货噢ww
有人跟我一起磕北极圈cp零绪麼qwq

大家中秋节快乐!!祝大嘎都出货噢ww
有人跟我一起磕北极圈cp零绪麼qwq

我知道我的头像很好看
我又可以了!!我好了!!

我又可以了!!我好了!!

我又可以了!!我好了!!

无辜受害者安某

等一下!!朔间零你超速了!!!

等一下!!朔间零你超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