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木兰

5610浏览    293参与
眠妃
时间仓促,画得有些渣( ๑ŏ...

  时间仓促,画得有些渣( ๑ŏ ﹏ ŏ๑ )算不算给文画的插图?

  时间仓促,画得有些渣( ๑ŏ ﹏ ŏ๑ )算不算给文画的插图?

王戴家的耗子

球球大家康康我茜茜的木兰!太美丽啦!


P2是动图,P3p4顺序反了(捂脸)






Ps上条动态的抽奖已经全部通知中奖人!没有抽到的同学也不要伤心还有下一次的!(•͈ᴗ•͈ૢૢ)❊⿻*

球球大家康康我茜茜的木兰!太美丽啦!


P2是动图,P3p4顺序反了(捂脸)








Ps上条动态的抽奖已经全部通知中奖人!没有抽到的同学也不要伤心还有下一次的!(•͈ᴗ•͈ૢૢ)❊⿻*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05 刘亦菲...

2019/12/05

刘亦菲 IG更新:

△ March 27. ‪#Mulan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05

刘亦菲 IG更新:

△ March 27. ‪#Mulan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juLY
摸了一只现代版Disney木兰...

摸了一只现代版Disney木兰小姐姐~

摸了一只现代版Disney木兰小姐姐~

冬夜深渊

啊啊啊!!!花木兰预告!!!
就在明天_(:з」∠)_(。ò ∀ ó。)
冲鸭木兰姐姐~( ̄▽ ̄~)~

啊啊啊!!!花木兰预告!!!
就在明天_(:з」∠)_(。ò ∀ ó。)
冲鸭木兰姐姐~( ̄▽ ̄~)~

问雪

【多cp】关於失眠

※本文cp真的很多

※私设如山

※背景为破坏王2公主们互相认识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爱洛最近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就是她在夜晚失眠了。


没错她失眠了,一位睡美人失眠了。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隔壁房的Elsa以及Anna,自从冰雪奇缘2结束拍摄后,Anna就像一匹吃不饱的狼,每晚都把Elsa折磨的求饶,这种情况爱洛不是没有遇过,但是以前顶多是偶尔她还能忍受,现在可是天天啊!天天!


最终受不了的爱洛拿起自己的枕头往门外走,然后跑去敲了敲莫娜和爱丽儿的房门,想去请求两人给自己一个地方睡觉,没想到她们一开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呃…妳们是在做什么?」爱洛看...

※本文cp真的很多

※私设如山

※背景为破坏王2公主们互相认识

※不喜勿入


以下正文:


爱洛最近有个很严重的问题没办法解决,就是她在夜晚失眠了。


没错她失眠了,一位睡美人失眠了。


而造成她失眠的罪魁祸首就是她隔壁房的Elsa以及Anna,自从冰雪奇缘2结束拍摄后,Anna就像一匹吃不饱的狼,每晚都把Elsa折磨的求饶,这种情况爱洛不是没有遇过,但是以前顶多是偶尔她还能忍受,现在可是天天啊!天天!


最终受不了的爱洛拿起自己的枕头往门外走,然后跑去敲了敲莫娜和爱丽儿的房门,想去请求两人给自己一个地方睡觉,没想到她们一开门之后她就后悔了。


「呃…妳们是在做什么?」爱洛看着满地的水困惑的问。


「我们在玩水啊!爱洛也要一起吗?」爱丽儿兴奋的问。


「嗯……谢谢妳的好意,但我还是算了吧。」


「真的不需要吗?泡在海水很舒服的哦?」


「再次感谢妳的邀请莫娜,不过……还是当我没来过吧。」


爱洛尴尬的重新把门关上,把世界留给了喜欢玩水的她们,下一次她恐怕不会在天真的以为,在深夜的时候这两个小捣蛋会乖乖睡觉了。


第一次的投靠失败,她又走向木兰还有梅莉达的房间,同样的敲了门期待这次能成功,只是她的想法还是太天真了,在木兰的一声请进而她打开门后,一支箭从她的脸颊旁边划过,正中了一片的靶心中央,吓得爱洛差一点跌在地上。


「爱洛,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其实没什么…木兰妳们是在?」


「@*#$§¤%©^¥§¤!」一如既往的梅莉达还是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真好奇木兰都是怎么跟她交流的。


「她应该是想说我们在射箭,有时候晚上我们都会比赛。」


爱洛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其实她还真没见过几个贵族或皇族出生的女孩,会喜欢在空闲时间射箭比武的,不过既然这是她们相处的模式是这样,她还是会选择尊重的。婉拒木兰以及梅莉达的比赛邀约,爱洛沮丧的抱着枕头走到下一个房间前,她在心里想着也许乐佩跟仙杜瑞拉,会比前几房的人来得稳重。


然而她却在她们的房门前,听到了很像Anna、Elsa房里传来的声音,貌似是仙杜瑞拉在跟乐佩求饶?等等…那个非常社会砸玻璃鞋的仙杜瑞拉,才是被压在床上求饶的角色? !所以乐佩上次才会说不管她是不是"上位者"都无所谓?


爱洛在心里为仙杜瑞拉默哀后,无奈的走到最后一个房间敲了敲门,这一次打开门的是抱着一本书的贝儿,对方似乎很惊讶自己的突然到访。


「贝儿……我能在妳这儿睡一晚吗?」


「欸?可以是可以,但是怎么这么突然?」


「说来话长……」


看着爱洛满脸疲倦的样子,贝儿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把人领进了房间里面,在她躺好后告知对方自己再看一会儿书才睡,又翻开了手中的书籍阅读,最终得到了良好睡眠环境的爱洛,在贝儿温柔的朗读声中进入梦乡。


————————————————后记


最近Anna及Elsa发现她们的邻居爱洛常常跑去找贝儿睡觉,而且不论她们晚上吵不吵都一样,对此她们开了一个检讨会议。


「Elsa…我们是不是打扰她了?」


「或许是吧……这下妳还不收敛一点?」


就在Anna、Elsa感到有些愧疚的那一晚,爱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还用了她典藏的书拐了贝儿回来,当天,爱洛用了实际行动告诉隔壁房间,她们晚上的声音有多扰民。


—————————————————


贝儿第一次知道爱洛晚上精神其实可以很好的隔天早上,是扶着自己的腰回去房间的,路上她遇到了正好出门的仙杜瑞拉,对方似乎一下就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留下一句"泡个热水澡腰会舒服一点的。"就离开了。


看起来……她也有这个困扰呢。


眠妃

【李翔Ⅹ木兰】从军行(结局)

  出征啊……

  不知多少个一年里​,他们颠簸在马背上的日子比悠然待在室内的日子更多,不断与各种或本民族或异族,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打交道,为国家,为民族,唯独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多少次了,木兰又开始想念家人,李翔都会从身后环住她,抚弄着妻子的手掌,动作轻柔。

“我们只有安全回家才能见到他们,所以,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我答应你。”​

  李翔在木兰黑色的眼里看到的没有哪次不是无尽的勇敢与坚强,​但当她用不算干净的手擦掉眼角的泪和心底的恐慌时,保护的欲望又在他心中肆意生长。

  “木兰,如果你心里难受,你就...

  出征啊……

  不知多少个一年里​,他们颠簸在马背上的日子比悠然待在室内的日子更多,不断与各种或本民族或异族,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打交道,为国家,为民族,唯独不是为了他们自己。

  ​多少次了,木兰又开始想念家人,李翔都会从身后环住她,抚弄着妻子的手掌,动作轻柔。

“我们只有安全回家才能见到他们,所以,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我答应你。”​

  李翔在木兰黑色的眼里看到的没有哪次不是无尽的勇敢与坚强,​但当她用不算干净的手擦掉眼角的泪和心底的恐慌时,保护的欲望又在他心中肆意生长。

  “木兰,如果你心里难受,你就哭吧,我不会嘲笑你的。”​

  他带茧的手掌极尽温柔地,一遍又一遍抚过她犹如一川黑色河流​的长发。

  她​在他臂弯里哽咽了一声,把脸埋进他宽阔的肩膀,大片的泪渍打湿他红色的披风,她的手臂紧紧箍住他的脖颈,好像在担心他会飞走……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当时李翔这样说,而如今他向妻子说起,没有你并肩作战,我不可能顺利归来。

  ​“你也拼死救了我很多次。”木兰转过身望着他的眼睛,还有那在纷飞的战火中依旧坚定地飞扬着的双眉,那常对她吐露安慰语言的唇,那给她带来安全感的笑容……

  “别人家的姑娘会织布洗衣服,你比她们厉害得多。”​

  “你是指我会上战场?”​

  “不仅如此,你晚上还能点着灯,穿着铠甲和我的裤子,一边泡脚一边缝裤腿。”​

  “你又揭我的老底!”

  木兰假意生气要捶他时,李翔顺势把她拉进怀里,亲吻着她的发丝。

  她依偎在他的胸前蹭了蹭,任他胸腔左侧的器官律动声撞击着她的耳膜,令她安心。

他们都已经选定了未来的路。

用心守护好国家的每一寸土地,守护好身边最可靠的部下,最亲密的友人,守护好他和她组建的家,为彼此守护住一个遮风挡雨的怀抱。

                          ——全文完——
  结语:
  我仍记得几个月前的军训中,我们连的口号叫“军中木兰,闪耀全团”,特色方队的打棍项目和电影里军队训练的场面极像,让我对小学时看的,已经好多年都不太感冒的花木兰又来了兴趣。
  为期28天的训练中,我们凌晨3点半起过床,晚上在满是虫子的操场上拉过歌,被咬之后留过疤,我洗衣服被肥皂烧坏过手,刚穿军训鞋的几天里脚底起泡难以入睡……连友开玩笑说自己黑了,也变强了,我也是如此,现在的我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积极应对,不依赖任何人。
  《男子汉》的视频我在午休回到宿舍时喜欢躺在床上看一会,调节心情,我也曾在踢正步练端腿和晚上洗衣服的时候轻轻地哼唱。
   教官吹哨休息的时候我很爱听他们讲起在部队训练和去草原拉练的经历,还有老师给我们讲过的往届学生军训的故事。花木兰的同人文我在军训未结束时就有动笔写下的想法,习惯了作息时间和查寝室之后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快,空余时间多了一些,我就在空隙中打字,才有了《我们说好不分离》,军训给了我灵感。
 
  为什么我那么喜欢花木兰?
  她是奇女子,也是普通人,木兰的勇敢和坚定使我感动,还有她与李翔将军的爱情,那个值得她去等待去相守的男孩……

眠妃

【李翔Ⅹ木兰】从军行(4)

李翔和木兰最小的女儿刚满三岁。小姑娘对木兰的首饰喜欢得不行,老是磨着母亲朝她要。

  “我的。”娇俏的小女儿又一次把木兰的发梳和玉珠项链攥在手里,音色稚嫩,大大的眼睛里闪着盈盈的光。

  木兰的脸上常有属于母亲的和婉表情,她从桌子上拿过了精巧的首饰盒。

  “娘先帮你收起来,以后一起给你。”

  女儿正正经经地答应。当木兰把首饰收进盒子时,李翔轻轻碰了碰妻子示意她,垂在他和她胸前的黑白两色吊坠像磁铁一般吸引着小姑娘的视线。

  他们的手不约而同地握住了颈上的太极项链,那吊坠表面带来的触感带着被尘封的记忆,如同涛涛的海浪,一层一层席卷进脑海。

 ...

李翔和木兰最小的女儿刚满三岁。小姑娘对木兰的首饰喜欢得不行,老是磨着母亲朝她要。

  “我的。”娇俏的小女儿又一次把木兰的发梳和玉珠项链攥在手里,音色稚嫩,大大的眼睛里闪着盈盈的光。

  木兰的脸上常有属于母亲的和婉表情,她从桌子上拿过了精巧的首饰盒。

  “娘先帮你收起来,以后一起给你。”

  女儿正正经经地答应。当木兰把首饰收进盒子时,李翔轻轻碰了碰妻子示意她,垂在他和她胸前的黑白两色吊坠像磁铁一般吸引着小姑娘的视线。

  他们的手不约而同地握住了颈上的太极项链,那吊坠表面带来的触感带着被尘封的记忆,如同涛涛的海浪,一层一层席卷进脑海。

  出征的前一天,花木兰换下长裙,束起长发,从房间里找出了铠甲。她摘下了发梳和耳环,却依旧戴着母亲送给她作为结婚礼物的项链,她的丈夫亦是如此。

李翔帮花木兰理好了衣角,她风霜雨雪历练出的皮肤上的黑斑仿佛在跳动,他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如果不是多年来的风吹日晒,她的皮肤会不会好一点?

  有一段时间木兰被晒伤了脸,晚上李翔连碰都不敢碰,生怕一不小心她就会因面部的疼痛倒吸冷气。虽然木兰口上说着不用那样,她没有那么娇弱,可李翔深知妻子和那些在家中织布裁衣的普通女子一样爱美。

  在危险的战地,木兰用铠甲和黯淡的粗布把自己掩藏了起来,以至于很多士兵都以为那位女将军一直都是那样的。

  然而,早就有什么自她眸中流出了。

  是在木兰解开束起的黑发又用手拢出自己设计的发型,问李翔好不好看的时候;是在她把水洼当作镜子的时候;是在她早起更衣,思量着怎样穿才不显得邋遢的时候;是在她偶尔摘下野花别在发间的时候……

  “我们的大女儿和你一模一样。”

  “嗯?”

  “她拿了你的脂粉在脸上一顿蹭,蹭得直往下掉粉,问我:爹爹,我美吗?”

  “哈哈哈,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美,你把脸上的粉好好拍拍就更美了。你的衣服袖子破洞的地方我昨天晚上给你补好了。”

  “什么时候补的?我怎么没看见?”

  “你睡了以后缝的,我还在上面缝了朵小花。我不想让你那么累。啊啊啊轻点抱,我要喘不上来气了……”

  在他们紧紧相拥时,项链再度纠缠在一起……

  而小女儿正拉过父母胸前的吊坠,试着把它们拼凑起来。

“我的。”

  笑意像初春冰层下的泉水,在他和她的面部下流淌,爬上眼角。

  “这个等你结婚了再送给你。”木兰抱起了小女儿。

  “真的?”女孩扑闪着的睫毛宛若破茧的蝶翼。

  “真的。”李翔靠得更近了,却不是去从女儿手中抽走黑色的吊坠,而是和妻子同时给了她一个面吻。


眠妃

【李翔Ⅹ木兰】从军行(3)

    “训练的第一个月,天天都有累吐的,有累得起不来的,有腿都肿了的……你问刚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告诉你吧,有动作太慢的、腿踢出得不够高的、后脚没跟上半步的、眼睛不往指定方向看的、手没抬到眉毛以上的、趁你爹娘不注意偷懒的……”

  “你儿子又缠着木须给他讲我们的故事了。”木兰挽着李翔的手臂,用手指了指前面,木须立在他们的次子的膝盖上,连珠炮似的说话方式一如往昔,小男孩听得正入神,蟋蟀在他的手心里讲着只有木须才听得懂的语言。

  熟悉的声音像早春吹面不寒的杨柳风,轻轻撩起了心底的记忆……

自嫁与李翔将军起,花木兰就随着丈夫南征北战。他们多次在艰苦卓...

    “训练的第一个月,天天都有累吐的,有累得起不来的,有腿都肿了的……你问刚开始的时候是什么样?告诉你吧,有动作太慢的、腿踢出得不够高的、后脚没跟上半步的、眼睛不往指定方向看的、手没抬到眉毛以上的、趁你爹娘不注意偷懒的……”

  “你儿子又缠着木须给他讲我们的故事了。”木兰挽着李翔的手臂,用手指了指前面,木须立在他们的次子的膝盖上,连珠炮似的说话方式一如往昔,小男孩听得正入神,蟋蟀在他的手心里讲着只有木须才听得懂的语言。

  熟悉的声音像早春吹面不寒的杨柳风,轻轻撩起了心底的记忆……

自嫁与李翔将军起,花木兰就随着丈夫南征北战。他们多次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夺取了决定国家命运的胜利,军队里的每个人都深知,匈奴不可能给他们参战与否的选项。

  就拿某次出征为例,那个地方早就因蛮荒而闻名,环境让人难以忍受,寒风透过汗湿的衣衫,携尽训练中过量运动蒸腾的热气,深入骨髓的刺痛便开始蔓延。

  另外,士兵们都因需提防匈奴的袭击而疲惫不堪,李翔和木兰的枕头下面必须放上至少一把剑。

等孩子们再长大一些,就会从他们父母的眼眸中读出来自沙场的故事,也可以从他和她经常抚爱他们的、布满粗糙茧子的手上找出从军之行的踪迹。同时,它还存在于家里的武器和铠甲之中。

“木须别跟孩子说我晚上在帐篷里恶劣的睡相就行。”

“木兰,那天早上我醒的时候你还在睡,我身上的被子不见了,都被你裹走了,你还把它的三分之二都踢到地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