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木子洋

29.3万浏览    12695参与
杏宝嘿

我们的目标是-疯狂踩点

我们的目标是-疯狂踩点

biraba
发出咕的声音,临摹洋

发出咕的声音,临摹洋

发出咕的声音,临摹洋

衍生粤

洋你/南方姑娘

每次接受采访提起最想去的城市。


他永远都说是杭州。


有人问过原因,他总是笑盈盈的弯起眉眼,软软糯糯的开口,“就觉着是个很适合生活的城市。”


记者不死心,追问道,“比如说?”


“嗯……比如说,有很喜欢的天气,很喜欢的食物,还有很喜欢的人。”


意识到言语表达有些暧昧,又不好意思的低头否认,“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端着手机屏幕,伸手按了暂停,用胳膊肘撞了撞单手环在你肩后的那人,将手机挪到他面前,继续播放。


“哎,真这么喜欢杭州呀?”


环在身后的手突然收紧,将你整个人都单手环在怀里,另一只大手一把夺过手机,临了还不忘在你脑门上虚晃一下以示...

每次接受采访提起最想去的城市。


他永远都说是杭州。


有人问过原因,他总是笑盈盈的弯起眉眼,软软糯糯的开口,“就觉着是个很适合生活的城市。”


记者不死心,追问道,“比如说?”


“嗯……比如说,有很喜欢的天气,很喜欢的食物,还有很喜欢的人。”


意识到言语表达有些暧昧,又不好意思的低头否认,“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端着手机屏幕,伸手按了暂停,用胳膊肘撞了撞单手环在你肩后的那人,将手机挪到他面前,继续播放。


“哎,真这么喜欢杭州呀?”


环在身后的手突然收紧,将你整个人都单手环在怀里,另一只大手一把夺过手机,临了还不忘在你脑门上虚晃一下以示警告,“你这个妹妹很一般呐,怎么随便哎、哎的叫人呢?”


你探出身子想要去抢,他却抬起胳膊将手机举的老高。环着你的那只手也没闲着,按着你的肩就是不让你起身。


“李振洋,你还我手机!”


“哎?”他将手抬得更高,眼里带着狡黠的笑意,“喊我什么?”


你突然泄气,看着眼前人得得嗖嗖又拿他无可奈何,只得讨好的喊道:“洋哥...”


“什么?”


“哥哥!哎呀!”李振洋,烦死人,每次都只会拿身高来压制你。你气鼓鼓的松手,双手抱胸坐回原位,临了还不忘往他胸口给一拳。


“哎哟!”李振洋高举着的手终于放下,捂着胸哼哼唧唧的出声,“妹妹你到底是不是杭州人呀,怎么手劲和你的脾气一样都这么大呢?不是说你们南方姑娘最温柔了吗?”


你越过他半个身子一把夺回他放在沙发一侧的手机,作势就要起身离开,“你要是后悔也还来得及。”


“回来!”李振洋一把揽过你的腰,将你整个人都揽进怀里,“怎么就这么不好哄啊?哥哥跟你开玩笑你怎么还要走啦?”


你回过头,对上他细长轻笑的双眼,故作姿态的捏了捏他的脸,堂堂高冷大模的脸瞬间变得有几分逗趣可爱,“我这不是听哥哥的话。给你的北方姑娘腾地方呀。”


“瞎说八道。”李振洋伸手掀起你的衣裙一角,在你腰上轻轻掐了一下。他将你整个身子扳向他,小心的抱着。肩膀碰撞时你还能感受到他刚洗漱完尚未吹洗完全的洗发水的味道。


“北方姑娘可不会做哥哥最喜欢吃的醋鱼。”


“哦~”你故作吃惊的出声,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忍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震的他的身子也不由跟着晃动。“那找个温柔又会做醋鱼的南方姑娘吧。我也认识一些的。”


“就这么想把哥哥让给别人呀?哥哥这么帅这么高这么有品味,你就舍得呀?”李振洋将你枕在他肩上的脸扳正,直勾勾的盯了你许久,最后在你唇上温温柔柔的啃咬,“哥哥为了你两个月跑了三次杭州。别的地方的小懂事儿可没这种待遇。”


轻吻过后,你抵着他的额头,被他不着边际又孩子气的话给逗乐,盈盈的笑出声。我的哥哥,所以才问你呀。


「就这么喜欢杭州?」


他像哄着新生的生命一样拍打着你的背脊,继而胡乱的揉搓你刚打理好的头发。


“是啊,那里有我的南方姑娘。”

凯蒂斯福林

超模你➕偶练👗2.0

书接上文,1.0大家自己翻看/勿上升🔝/如有雷同不可能/小红心小蓝手关注➕谢谢您/食用愉快

范丞丞

作为超模和明星小鲜肉合作代言之类的你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这画风真的太傻了……一个大男孩对着你傻笑,说自己叫范丞丞,饭沉沉?没听错吧?但是拍照秒变范泽言,搂着你不停换姿势,惹得你老脸一红。

“你脸怎么这么红呀?”

“没,热的,这摄影棚好热啊,是吧?”

“害羞就直说嘛。”他抿着嘴笑转过头。

之后在外地就不停收到范丞丞邮过来的快递,里面都是各种零食大礼包。

“喂,这得花多少钱啊……这孩子在吃上好浪费啊,明知道我不能吃这么多,胖了工作不就没了?”

“呀,肉肉的怎么啦?范泽言以后养你啊。”

“你瞎说什么呢,被别人听到怎么...

书接上文,1.0大家自己翻看/勿上升🔝/如有雷同不可能/小红心小蓝手关注➕谢谢您/食用愉快











范丞丞

作为超模和明星小鲜肉合作代言之类的你已经习以为常,但是…这画风真的太傻了……一个大男孩对着你傻笑,说自己叫范丞丞,饭沉沉?没听错吧?但是拍照秒变范泽言,搂着你不停换姿势,惹得你老脸一红。

“你脸怎么这么红呀?”

“没,热的,这摄影棚好热啊,是吧?”

“害羞就直说嘛。”他抿着嘴笑转过头。

之后在外地就不停收到范丞丞邮过来的快递,里面都是各种零食大礼包。

“喂,这得花多少钱啊……这孩子在吃上好浪费啊,明知道我不能吃这么多,胖了工作不就没了?”

“呀,肉肉的怎么啦?范泽言以后养你啊。”

“你瞎说什么呢,被别人听到怎么办?”

“你收了我的吃的就是我的人啦,福西西和范泽言都是你的哦。”

“对了,我都吃了三个蟹棒,一个汉堡了,你咋还剩这么多!”















毕雯珺

你和毕雯珺已经算是很熟了,毕竟是老乡而且工作爱好都相同,只是你一直把他当兄弟,但是看到微博热搜里他和女微商强颜欢笑的合照,你心里一沉,毕竟工作无法选择。

“你还好吗?”你小心翼翼地拨通了他的电话。

“我…不怎么好。”他说话声音非常疲惫。

你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听着他说着日常。

“如果你在我身边就好了。”他声音温柔又认真。

“我也希望能为你分担一些啊,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知道我没有把你只是当作好朋友吗?”

你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事发突然。

“那就当你默认了吧,等我回家,毕夫人。”














木子洋

北服大名鼎鼎的木子洋居然指名要和你合作,你表示吃惊,作为离不开肥宅快乐水和辣条的人,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在超模圈站稳脚跟的,更关键的是你过了维秘的面试。所以,木子洋就约在你走秀后在国外和你碰面。

维秘秀场外,你换了私服,应付完媒体的闪光灯,看到人群外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so handsome man…he fits the coat well…”人们窃窃私语,你也觉得这个人间尤物真的是很多人的梦想,好像和你的理想型很贴近。

“这里,小妹,来洋哥这。”他自来熟的接过了你的手包。

“说吧,去哪合作?”你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着急什么。”他拉过你的手腕,力度不大,但是酥酥麻麻的触感真的很撩人,带着你去了一个人不是很多的咖啡厅。

“这里的咖啡很有名,早就想带你来试试了。”他若无其事地说。早就想?不不不,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尝着咖啡,你觉得有炙热的目光投向自己,抬头就对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迷蒙又深情的眼神让你移不开视线。

“看我干嘛?”

“我在想洋哥的女人真可爱。”他弯弯的眼角溢出浓浓的爱意,“以后顶天立地的洋哥罩着你。”

拉过你的手,轻轻的摩挲,落下了一吻。


















感谢观看

喜欢加个关注吧➕

欢迎评论 欢迎点梗

爱你们mua!

tokwin
The birds of ni...

The birds of night peck at the first stars
that flash like my soul when I love you.

夜晚的鸟群啄食这第一阵星群,
像爱你的我的灵魂闪烁着。

——Pablo Neruda

The birds of night peck at the first stars
that flash like my soul when I love you.

夜晚的鸟群啄食这第一阵星群,
像爱你的我的灵魂闪烁着。

——Pablo Neruda

liang

亲爱的oner:

未来还会有无数舞台,但出道舞台只有一个

你们的未来会有无数粉丝为你们自豪,为你们骄傲

未来能有多远,走走也就过去了

岳明辉,木子洋,卜凡凡,灵超鹅

四个要加油鸭!
       
                         19/9/2018

亲爱的oner:

未来还会有无数舞台,但出道舞台只有一个

你们的未来会有无数粉丝为你们自豪,为你们骄傲

未来能有多远,走走也就过去了

岳明辉,木子洋,卜凡凡,灵超鹅

四个要加油鸭!
       
                         19/9/2018

hanyangboo
“洋洋,你在撩我嘛?” “……...

“洋洋,你在撩我嘛?”

“……笨蛋,遮住眼睛了”

晚安,几几和了了,我的两个小宝贝

(这张还不太好,哎呀,下次努力)

“洋洋,你在撩我嘛?”

“……笨蛋,遮住眼睛了”

晚安,几几和了了,我的两个小宝贝

(这张还不太好,哎呀,下次努力)

簏凛弥银玖_堕天使

【教师节番外~关于同桌下】

咳咳~今天终于可以把挖的番外坑填完了!
但是我突然发现本来就屈指可数的粉丝数居然少了【喵喵喵?】
﹉﹉﹉﹉以下给那些有耐心看的小可爱﹉﹉﹉

于是不太开心……
所以我打算在这里立个誓:我——簏凛弥银玖_堕天使,郑重宣誓,假如上天再赐我一个新粉,我就写番外!

﹉﹉﹉﹉﹉﹉﹉﹉﹉言归正传﹉﹉﹉﹉﹉﹉﹉
今天是灵超的番外。

我想从第三角度写。试一试……

我会努力的喵(`∇´)

如果有兴趣看番外中、上的小可爱就辛苦翻一下我的主页吧。

喜欢就个点赞吧【鞠躬】

看官辛苦了(・▽・〃)
——2018/9/19献上

4、灵超

刚从老师办公室回来,如果不是主动去的,只要不是被表扬,那就是很惨—...

咳咳~今天终于可以把挖的番外坑填完了!
但是我突然发现本来就屈指可数的粉丝数居然少了【喵喵喵?】
﹉﹉﹉﹉以下给那些有耐心看的小可爱﹉﹉﹉

于是不太开心……
所以我打算在这里立个誓:我——簏凛弥银玖_堕天使,郑重宣誓,假如上天再赐我一个新粉,我就写番外!

﹉﹉﹉﹉﹉﹉﹉﹉﹉言归正传﹉﹉﹉﹉﹉﹉﹉
今天是灵超的番外。

我想从第三角度写。试一试……

我会努力的喵(`∇´)

如果有兴趣看番外中、上的小可爱就辛苦翻一下我的主页吧。

喜欢就个点赞吧【鞠躬】

看官辛苦了(・▽・〃)
——2018/9/19献上

4、灵超

刚从老师办公室回来,如果不是主动去的,只要不是被表扬,那就是很惨——因为你一定是去补作业、写检讨、读课文、搬东西甚至挨骂。

李英超很惨,他就是刚从那个“险恶”的地方回来的,而且没接受任何表扬。

他脑子里循环播放着刚才老师甩给他卷子的动作,以及那些戳人心的话:“李英超啊,你得到的处分还不够吗?下次你再给我考成这样,我也不跟你废话,直接喊你家长!”

他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泪珠最终被压了下去。

他是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的。他知道唯有笑,才能掩盖,才是坚强。

李英超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哪怕眼泪打转,哪怕再绝望,哪怕真的很难受,他都是笑着的。

含一口糖,就不疼了。

奶香味在嘴里弥漫开来,李英超的脸上重新展开甜甜的笑意。

进了教室,李英超首先看见的是自己座位旁一团小小的身影,她总是不爱把头发扎起来的。

青丝如海藻般的,懒懒散散的铺在蓝白条的校服上。一如她慵懒的个性。

“哟,回来了?”她问。“什么事?”

“没怎么,能有什么事?”他反问。说着咧出个笑容。

“别吃糖了。”她靠着椅子,双手环胸,逆光朝窗,面对着李英超,用很郑重的语气。

“为什么?”

“太累了……”她的发丝微拂,看不清她的脸,但一双一贯懒散的眸子此刻却透着认真,黑白分明的模样。

她,早已洞悉了一切。

“谢谢,但……习惯了……”李英超依然是笑着,耸了耸肩。

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自己肩负起一切。

阿波罗号

再次感谢四月洋流努娜和无眠努娜两位运营站子的姐姐授权我写小段子。
图一cr:四月洋流
图二cr:SLEEPLESS

《奥兰卡》走链接喔 洋我(做梦第一人称视角

向各位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意识到之前是没有发布成功的。
∵每次发图片都很赌运气,我的网路和信号有祂自己的想法,很抱歉,补一个卜我向的小段子吧再。

再次感谢四月洋流努娜和无眠努娜两位运营站子的姐姐授权我写小段子。
图一cr:四月洋流
图二cr:SLEEPLESS

《奥兰卡》走链接喔 洋我(做梦第一人称视角

向各位道歉,对不起我没有意识到之前是没有发布成功的。
∵每次发图片都很赌运气,我的网路和信号有祂自己的想法,很抱歉,补一个卜我向的小段子吧再。

风色

梦溺于恐

他看到未来45433421种可能,只有一种结局是好的。


木子洋失眠了,他在一段时间的微博里频繁地提及“未来”,不过是自己对未来也没有信心。半年了,其实大多数时候他很惶恐。喜欢从何而来,他见过太多的喜欢来的时候轰轰烈烈像烟花,散的时候也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怕是真的散干净了,他会在哪里呢?少年免于被死神惊吓,在别人的故事里知晓了真相,虚妄以及爱。


两种力量主宰着宇宙:光和重力。在日复一日的光和重力下,他开始做梦,每当醒来他也忘记大半梦的内容,只记得惶惑而落寞的身影,是自己。最坏不过回到从前,陷入莫比乌斯环反复复地自我肯定与自我否定。


黑暗里独对篝火
疲惫里安抚灵魂


他看到未来45433421种可能,只有一种结局是好的。


木子洋失眠了,他在一段时间的微博里频繁地提及“未来”,不过是自己对未来也没有信心。半年了,其实大多数时候他很惶恐。喜欢从何而来,他见过太多的喜欢来的时候轰轰烈烈像烟花,散的时候也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怕是真的散干净了,他会在哪里呢?少年免于被死神惊吓,在别人的故事里知晓了真相,虚妄以及爱。


两种力量主宰着宇宙:光和重力。在日复一日的光和重力下,他开始做梦,每当醒来他也忘记大半梦的内容,只记得惶惑而落寞的身影,是自己。最坏不过回到从前,陷入莫比乌斯环反复复地自我肯定与自我否定。


黑暗里独对篝火
疲惫里安抚灵魂


一名神秘网友

【你叫他大名都是什么时候/下篇】

上篇:灵超/岳岳篇 指路

本篇:卜凡/木子洋篇


照例小唠叨:纯属脑洞,剧情无关蒸煮,预祝小姐妹们观赏愉快~


然后……神秘网友心很累,老福特居然屏蔽我这个温馨小甜文,我用石墨文档试试,如果有问题留言。


下篇正文请点击此链接


-------------------------------------------------------

写这一系列的一点想法:

也许你的名字不是念起来最好听的,也不是写起来最好看的,但因为这个人是你,每一笔一画的意义都变得独一无二,只属于你。

叫你的昵称是因为亲近,因为喜欢。

叫你的名字,是因为珍重,名字和你一样在心中有...

上篇:灵超/岳岳篇 指路

本篇:卜凡/木子洋篇


照例小唠叨:纯属脑洞,剧情无关蒸煮,预祝小姐妹们观赏愉快~


然后……神秘网友心很累,老福特居然屏蔽我这个温馨小甜文,我用石墨文档试试,如果有问题留言。


下篇正文请点击此链接



-------------------------------------------------------

写这一系列的一点想法:

也许你的名字不是念起来最好听的,也不是写起来最好看的,但因为这个人是你,每一笔一画的意义都变得独一无二,只属于你。

叫你的昵称是因为亲近,因为喜欢。

叫你的名字,是因为珍重,名字和你一样在心中有着千钧重量。

-------------------------------------------------------

敬请期待下一系列:高甜合集【第一次与最“难忘”的一次】

看这样子,下一个系列没准也要石墨文档见了……qwq

zhao

【洋灵】【武侠】 草 木 。 (1)

[上次写的太墨迹了 重来]

先说好喔 瞎几把 佛系写文 说不定明年我就更新了呢(不是)

不喜别看 不要骂我 如果你骂我 我就会很生气!!! 好啦其实我一点都不凶的啾咪~

-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江月。船内。

一个身影自酌自饮。

眼角划下的泪珠被油灯照得剔透。

饮毕将手中酒杯重重放下,砸得桌上宝剑也微微弹起。

爹,您放心,终有一天,孩儿会让他血债血偿。

 

天边泛起鱼肚白时,船摇摇晃晃靠了岸。

李振洋缓缓向那条老路走...

[上次写的太墨迹了 重来]

先说好喔 瞎几把 佛系写文 说不定明年我就更新了呢(不是)

不喜别看 不要骂我 如果你骂我 我就会很生气!!! 好啦其实我一点都不凶的啾咪~

-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江月。船内。

一个身影自酌自饮。

眼角划下的泪珠被油灯照得剔透。

饮毕将手中酒杯重重放下,砸得桌上宝剑也微微弹起。

爹,您放心,终有一天,孩儿会让他血债血偿。

 

天边泛起鱼肚白时,船摇摇晃晃靠了岸。

李振洋缓缓向那条老路走去。

 

叩门。

“谁呀!”

推开门,李蓁儿的盈盈笑意转惊再转喜,手舞足蹈起来:“哥哥!哥哥!娘,哥哥回来了!”

说完便拉着哥哥的手往里走。

“嘶……”刚迈开步,李振洋就疼得弯下了腰,手捂着膝盖,眉头紧皱。

“哥哥你怎么啦?”

“一点老毛病而已,进去说吧。”李振洋摆摆手,咬着牙走下去。

 

进了屋,李夫人的眼神就没从儿子的膝盖上挪开。

李振洋不忍让母亲担心,开口解释:“娘,您也知道,江湖腥风血雨,难免受伤,我这双膝盖便是一次比试中为人所伤,本无大碍,只是刚走了一路,才疼了几分。”

说得再轻描淡写,李夫人也是半个字都听不进去。

她的儿子,她怎会不知?如若不是伤得厉害,他舍得回来?

 

好在李夫人从医数十载,不出一个时辰,李振洋的双膝就包扎好了。

“娘,谢谢您。”

“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安生些,别再受伤了。”李夫人叹气,眼中的心疼几近溢出。

 

七日后。

夕阳西下。

兄妹二人同坐院中闲谈。

“哥哥,江湖,”李蓁儿转了转眼珠,“是什么样子的呀?”

李振洋笑得温柔:“女孩子不喜欢的样子,所以你无需知晓。”

“那,哥哥还会去吗?”

李振洋脸上没了笑,直直地盯着木桌上的剑,吐出一个字:“去。”

斩钉截铁,没半分犹豫。

“那蓁儿也去!”

李振洋转过头看着妹妹,还未开口,李蓁儿便抢了先:“哥哥膝盖尚未痊愈,需要蓁儿照顾。”

“娘怎么办?”李振洋无奈。

“哥哥你一走就是五年,音讯全无,怎么没想想娘怎么办呢?”说到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子亮了些许,“哥哥放心,如今有几位师兄师弟医术不在我之下,医馆他们打理就好,师妹们也能照顾娘的起居。”

李振洋实在想不出法子拒绝,试探道:“不后悔?”

“绝不!哥哥,我们何时出发?”

“明天。”

 

翌日。

李夫人执意将一双儿女送到岸边。

“娘,您快回去吧。”李蓁儿哭得梨花带雨。

李夫人抱了抱女儿,又对儿子说:“蓁儿不懂武功,你可要保护好她。”

“请您放心,这是我的义务,妹妹的生命我会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说罢,李振洋不忍再看母亲流泪,拉着妹妹上了船。

 

新月生魄迹未安,才破五六渐盘桓。今夜吐艳如半璧,游人得向三更看。

 

彼时临安,万家灯火,姹紫嫣红,不胜繁华,李蓁儿一时看花了眼。

李振洋忍俊不禁,强咽下笑她没见识的话,改口道:“走吧,该找个地方歇下了。”

临安到底是临安,兄妹二人走了一路,每家客栈皆是满房。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在李振洋垂头丧气之时,昆寅客栈的幌子映入了眼帘。

“老板,我们要两间客房。”

“秦姐,两间房!”

李振洋闻声望去,与自己同时开口的是两名男子,一个高大冷峻,似乎比自己还高出半头,另一个瘦弱单薄,该是个还没张开的孩子。

“不巧,只剩三间了呢。”女老板缓缓张口,“后来的,你俩一间得了。”

“我不要!姐姐,他夜里打呼噜说梦话,我睡不好。”孩子有些着急。

高个子挠挠头:“弟弟,你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了,让秦姐咋做生意?再说,你不和我一间还能和人家姑娘一间啊?”

那孩子不依,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看了看李振洋,便指着他对高个子说:“我和他一间也行。”

高个子一脸不可置信,孩子的眼神却万分笃定。

眼神战打了几回合,高个子惨败,只得略带歉意地对李振洋说:“兄弟,我弟弟不懂事,不知……”

“行。”李振洋眼中含笑,目光停在小孩儿脸上,似要把他俊俏的小脸盯出个洞。

只是,这洞没盯出来,却盯出一片粉红。

 

于是李振洋先送妹妹进了房间,检查好门窗,出门。

转身就是那孩子的脸,把李振洋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能去哪儿啊?”孩子往后退了一步,“我凡哥睡觉去了。”

“你凡哥?”

“对,就是刚才那个高个子,叫卜凡。”

“那你呢?”

“我,我叫李英超。”他脸蛋儿泛红,着实可爱。

“原来是本家弟弟呀,我也姓李,叫李振洋。”李振洋轻笑,轻轻揽过小孩儿的肩,“走吧,小弟。”

 

到了房里,李英超瞧着狭窄空间里的一张床,歪头发愣。

“看什么呐,进来吧。”李振洋将行李放下,坐在床边解上衣扣子。

李英超急忙偏过头去,又觉不妥,便低头瞅自己脚尖,自顾自地说:“你我素未谋面,就要,同床……呃……咳咳……”

“不是你非要和我一块儿睡的吗?怎么,后悔了?”

李振洋边叠衣服边拿余光扫他,半分戏虐,半分欢喜。

李英超一时语塞,忽然气呼呼走上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盘腿坐在床中间,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李振洋,就像先前那人对自己做过的一样。

李振洋暗自好笑,却不理会李英超炽热的目光,只平躺在他身侧,合上眼,一言不发。

李英超又盯了一会儿,才发觉报复并未得逞,又气呼呼背对着那人躺下。

“晚安,小弟。”

“……晚安。”

 

清晨。

李振洋的梦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打断。

一股怒火直冲而上,他猛地睁开眼。

正是梦里那张脸。

李振洋怒气消了一半,稳住呼吸,温柔地问:“怎么了?”

“我饿了!”

不知这李英超是没看出他的隐忍,还是故作任性,试图激怒他。

“饿了找你凡哥去。”李振洋翻过身,不想再理他。

李英超不依不饶,扳着李振洋的宽肩将他翻过来:“我不想找他,你带我去!”

李振洋气极,蓦地起身将李英超压在身下,愤怒地盯着他。

小孩儿吓坏了,红晕从脸颊一路蔓延到耳根,搭在李振洋肩上的双手微微颤抖。

 

窗外蝉鸣无休无止,屋内呼吸声此起彼伏。

 

Tbc.

🌲Okeydokey🌲
被拉去打篮球的洋洋学长🏀 可...

被拉去打篮球的洋洋学长🏀

可以配合gravity食用啦!

被拉去打篮球的洋洋学长🏀

可以配合gravity食用啦!

是你们不是空欢喜
看到今天的饭拍图那一瞬间我就知...

看到今天的饭拍图那一瞬间
我就知道了
这该死的爱情又要开始了

看到今天的饭拍图那一瞬间
我就知道了
这该死的爱情又要开始了

英短果茶

原点S01E01

碎碎念:这个呢是以美剧的方式连载的,也就是会出现集和季,主要目的是想靠近生活,偶尔玛丽苏,因为是第一篇,所以只是认识环节


E01

你知道原点吗?

在数学上,原点的定义是数轴上原点为0点,坐标系统的原点是指坐标轴的交点。

————分割线————

13年的时候,我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北京服装学院,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

即使是在我已经拉着行李来到北服,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我懵懵的跟着人流来到了宿舍,找到了自己所在的宿舍,和普通宿舍一样,上下的四张床,两张床中间是书桌,旁边是那种打开会有“吱呀”声音的木质衣柜。

虽然是个四人间,可是门上只有我和另一个女生的名字,看起来...

碎碎念:这个呢是以美剧的方式连载的,也就是会出现集和季,主要目的是想靠近生活,偶尔玛丽苏,因为是第一篇,所以只是认识环节


E01

你知道原点吗?

在数学上,原点的定义是数轴上原点为0点,坐标系统的原点是指坐标轴的交点。

————分割线————

13年的时候,我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北京服装学院,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

即使是在我已经拉着行李来到北服,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我懵懵的跟着人流来到了宿舍,找到了自己所在的宿舍,和普通宿舍一样,上下的四张床,两张床中间是书桌,旁边是那种打开会有“吱呀”声音的木质衣柜。

虽然是个四人间,可是门上只有我和另一个女生的名字,看起来我们是两个人住。

我来的似乎比我的室友来的晚些,旁边的床上已经放了一个背包,只不过她人现在不在这里。

我打开行李箱准备收拾一下,虽然我带的东西看起来不多,但收拾起来还挺麻烦的。

在我收拾的过程中,室友回来了,不知是因为不熟还是我们都有事在忙,我们都没有和对方说话,不过我猜是前者。

收拾好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空呈现着泛着淡淡的橘红色的光的黑色。

她也已经收拾好了坐在床边,看起来她似乎晚上没有什么安排—她已经换上睡衣洗漱完在看手机了。

毕竟要一起住一段时间,相互了解总是好的。

我洗漱完,换上睡衣,坐到床沿,思索着要开启怎样的一个话题。

“你洗漱完了?”她率先开口。

“恩。”

我有了第一次观察她的机会,她的头发有些卷,大概在肩膀的位置,和我的一样长,她的五官很精致,有一些娃娃脸,很可爱,我很喜欢她的她大眼睛。

“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她直接进入了主题,“我叫范琦,来自山东,我们应该是一个学院的,我下午了解到的。”

“OK,我叫梁七,也是山东人。”

“诶!巧了!你是山东哪的?我青岛的!”

“我啊,我菏泽的。”

“诶…那也可以啊,咱俩老乡啊!”

“缘分!”

大概是就这样,我们打开了话匣子,从故乡开始聊起,一直聊到次日太阳升起……

“我今天要去学校周围转转,你有安排吗?要不一起?”范琦躺在床上,随手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没什么安排,可以一起,先去哪?”

“学校外面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什么小吃店,我听之前的学姐说这边伙食还不错!”

“好主意!正好聊了一晚上了也饿了…”说着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那一会就洗漱走吧,已经五点快六点了。”

“行啊。”

我们随意打扮了一下,她把头发扎了个丸子头,我则是直接散着了,很默契的我们都选择了一字肩的T恤配上牛仔短裤。

“人还挺多……”她看着买早餐的地方已经排起了队,“要不咱们分开买吧,我买早餐你去买豆浆一会咱俩AA。”

“好,我的那份不要辣椒啊!”

“好。”

我蹦着往前走,找了家有豆浆的店,也有一个小队伍,直接在那里排着了,反正有人排队买的味道应该不会太差。

我哼着耳机里的音乐,刷着手机等待着排到我。

食物的味道早就使我饥肠辘辘,我的肚子开始叫了起来。

“真是的…”我无奈的摸了摸肚子,抬头数着前面还有多少人,“马上就排到了…”

“你要什么?”店主问我。

“两杯豆浆!”

有一点出乎预料的是居然还有除我以外的另一个声音。

我便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

“你好,难道不是我先吗?”我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生,“排到我了啊…”

“不是到我吗?”他指了指自己身后,他的身后还排着一些人。

我又看了看自己的身后,也站着一些人,估计是早上比较混乱排出来了两个队伍。

“你俩一起的吗?”店主已经将两杯豆浆封好口套上塑料袋拿过来了,“一共4块。”

“不不不不是一起的…”我连忙摆手,“他点两杯我点两杯。”

“再要两杯等会吧。”店主指了指身后正在工作的机器,“你俩谁先付钱啊?”

“他吧……”我话音刚落,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立刻压低声音抱怨,“别叫啊…”

男生什么也没说,把手里皱皱巴巴的五块钱递给了老板,然后接过老板手里的两杯豆浆递给我。

“给。”他将豆浆伸到我面前。

“不不不不用…”我连忙摆手。

“快点拿着。”男生把豆浆塞到我的手旁边,“我没手拿钱了。”他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正递着一块钱的老板。

“…好吧,谢谢…”我双手接过他手里的豆浆,“钱给你。”我将手里捏着的五块钱我递给他。

“不用了,当我请你好了。”男生挥了挥手。

“诶??别啊……我应该给你四块来着……你的同伴不会饿吗?”

“我一个人。”

“啊?”我在惊讶他为什么买两杯。

“因为…”他指了指北服的教学楼,“两杯豆浆是我的早餐,不过我现在不饿了,你拿着吧。”

“哦,好吧……”我的余光看见范琦正在朝我招手,“那…谢谢,拜拜。”我向他挥了挥手就小步跑向范琦了。

后来的我无数次回忆这件事,我想无论重来多少次,我都不会后悔,即使我已经知道结局……

————分割线————

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时候,我和范琦结伴走向教学楼。

这是我们上大学以来的第一节课,还真有些小期待。

进来的是一位女教授,她带着厚厚的眼镜,头发盘在后面,看起来很年轻,我猜她应该比我妈小几岁。

她说她姓李,70年的人,我大概算了一下,不敢相信她是43岁的人,她看起来可真年轻。

接着她又介绍了一下我们要学的和一些课堂上的事情。

半节课的时间过去后我们进入了正题。

第一节课的时间总是很快,下课后同学们都收拾着东西往外走,我和范琦也在聊着接下来要去做什么。

无意间,我看见了一个瘦高的身影正在往外走。

是之前在早点铺遇到的男生。

我下意识的有一点惊讶,随后又觉得是在意料之内。

“你在看什么啊?”范琦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那个男生吗?”

“啊?”我回过神来了。

“看不见正脸啊……你们认识?”

“不是,之前买早饭的时候碰见过。”

“那估计会经常碰到喽……下次问问他叫什么。”

“恩。”

我们决定买杯奶茶然后去自习室复习和预习。

指路标真的是个好东西。

到自习室的时候人不算多,我们找了个比较偏的地方,戴上耳机开始学习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放下笔,稍微伸展一下缓解脖子的不适。

抬头一看才发现人已经这么多了,我环顾四周,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男生。

他似乎往我这里看了,我抬起手准备和他打招呼,他却已经看向别处了。

“噗…”我笑了一下,“幼稚。”

“?恩?”对面的范琦摘下了耳机,压低声音问我,“咋了?”

“没事没事…我去趟洗手间,奶茶喝多了。”

我起身,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响离开。

我出洗手间后手上全是水——卫生间里的纸都没了,我自己也没带。

“你可以考虑擦一下。”

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幽幽的说着,我吓的哆嗦了一下,回头一看是那个男生,他正递给我一张纸。

“谢谢…”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接过纸擦了擦手,“又麻烦你了……”

“没事。”

“下课的时候看到你了,你叫什么啊?”

“李振洋。”

“好…”

“你呢?”

“梁七。”

“恩。”

有些尴尬,我直接被打破这样的局面。

“我先回去了…”说完我就溜了。

我大概不知道之后的自己在这段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大概也会像这样吧……

————分割线————

大学可以说是一个小社会,有的会体会各种冷漠,不过我觉得这里还好,因为少不了合作,所以大多数也都叫得上名字来。

比如最近我们要合作一份设计稿,毫无疑问我和范琦一起,但要求的是这个小团队要四人一组,所以还会被教授安排和其他人一起。具体的安排会张贴在公告那里。

下课后,我们都一窝蜂的冲向公告牌寻找同伴,范琦帮我把书都带回去,我则站在人群外踮着脚尖,试图寻找自己或者她的名字。

“看见自己的名字了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大概已经可以不回头就知道是谁了。

“还没有……”我仍旧在努力踮着脚。

“…别踮着了,在很下面,人没散开看不到的。”李振洋无奈的说。

我放弃了踮脚,转身看着他,人群让我们挨得有些近,我以为自己是比较高的,但这样看我也才到他的肩膀左右。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好奇。

“我们一组。”他耸耸肩,“加一下联系方式吧,建个群方便沟通。”

“emmm…”我的表情略有一些复杂。

我该怎么说?真是巧合?我的天……

“好吧,你的电话?”我打开通讯录的界面,听着他说完电话号码后存了下来,“那晚上再说?”

“嗯。”说完他就迈着长腿离开了。

我撇了撇嘴,随意的把手机收了起来,向宿舍走去。


微醺柠檬糖
我遇见那么多人,可为什么偏偏是...

我遇见那么多人,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最应该是过客的你,最没有什么交集的你,却在我心里占据这么重要的位子。

生日快乐to  me

我遇见那么多人,可为什么偏偏是你,看起来最应该是过客的你,最没有什么交集的你,却在我心里占据这么重要的位子。

生日快乐to  m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