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木手永四郎

6813浏览    379参与
Voodoo Ladyら

【段子】u17の日常⑸

【u17的某一天日常】

——

【迹部的抱怨】(舞台剧&公式书梗)

入江:昨天的电影如何?

迹部:没想到……是部动漫电影……回去之后我又看了两遍实在想不出忍足那家伙是从哪里看出浪漫这几个字的。

入江:你们两去看了浪漫电影?

迹部:啊……原本是这么以为的。之前监督问大家新年愿望的时候,忍足那家伙说“今年无论如何也要跟迹部去看一场浪漫的电影”。真是个奇怪的愿望啊,对吧。每次问卷问大家想要什么的时候那家伙总是填“秘密”,这次倒是改成了“已经没有了。”果然是这个奇怪的愿望吧。

入江: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到底是什么电影呢?

迹部(艰难):冰雪奇缘……

入江(疑惑):哈……浪漫?...

【u17的某一天日常】

——

【迹部的抱怨】(舞台剧&公式书梗)

入江:昨天的电影如何?

迹部:没想到……是部动漫电影……回去之后我又看了两遍实在想不出忍足那家伙是从哪里看出浪漫这几个字的。

入江:你们两去看了浪漫电影?

迹部:啊……原本是这么以为的。之前监督问大家新年愿望的时候,忍足那家伙说“今年无论如何也要跟迹部去看一场浪漫的电影”。真是个奇怪的愿望啊,对吧。每次问卷问大家想要什么的时候那家伙总是填“秘密”,这次倒是改成了“已经没有了。”果然是这个奇怪的愿望吧。

入江: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到底是什么电影呢?

迹部(艰难):冰雪奇缘……

入江(疑惑):哈……浪漫?

迹部:而且那家伙还一直碎碎念“果然冰雪和女王是最搭的对吧balabala”。还把女主角从头到脚夸了一遍,旁边的小女孩看他的眼神仿佛看见一个痴汉。好在这只是部动漫电影。

入江(笑):的确如此。

迹部(疑惑):哈?

入江:冰雪和女王难道不是很配吗?

迹部:话虽然这么说,但问题是,这部电影到底浪漫在哪里?而且以那家伙的文青脑子,浪漫不应该是大团圆式爱情吗?

入江:对了,我记得你说准备好回礼了,也是浪漫电影吗?

迹部:不是,是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少年天才莫扎特的作品,爱情故事,大团圆式结局。不过,以现在的状况,还是不必了。

入江:诶,这场歌剧的票很难得吧。

迹部(思考):还是换成美女与野兽这样的比较好吧?艾玛沃特森应该挺适合他。

入江(说不出话):……

迹部:不过,既然你对这场歌剧这么感兴趣……下周二晚有时间吗?

入江(看热闹):当然,错过这场演出的人一定会后悔的。

迹部(疑惑):后悔?虽然都是有名的艺术家,但是错过了一次也不见得值得后悔吧。不过,那就说好了,周二见。

入江(小声):文艺青年要对冰雪女王打直球才有用啊,真是两个可爱的孩子……

——

【205日常】部长不在家的日子

日吉:啊……前辈们真是太不靠谱了!

财前:是啊,为什么总是要刻意做一些奇奇怪怪地举动呢?

切原:哈,你们学校的都不太正常吧。果然我们立海大是没有死角的啊!

日吉:是吗?迹部从来不会罚我们挥拍8000次。

财前:白石从来不会铁拳制裁。

切原:诶,你们!幸村部长也从不会喊出“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和“啊~Ecstasy~”这种话!

日吉:但他会说“最近有些担心那孩子呢,真田”。

财前:“最近有点闹过头了哦”。

切原:喂,日吉,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要不是你缠着迹部比赛,我至于被副部长盯上吗!

日吉:啊,没办法啊。以下克上是冰帝的传统啊。

财前:传统?

日吉:是啊,迹部部长定下来的规矩。嘛,当年他进校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干掉了网球部所有的前辈,所以初一就当上了部长。所以,这是冰帝的传统啊。

财前:你们立海大也是这样的吧?比如什么立海三巨头,也是初一就开始名声大噪的吧。

切原:啊?这个我不是很清楚诶。不过,我们立海大可是十五年关东大赛冠军,全国两连冠,当然很厉害了!

海堂:然后,输给了青学。

所有人(沉默):……

(短信铃声)

日吉:啊——芥川前辈又不知道睡到哪里去了。(出门)

财前:啊——小金又失踪了……(出门)

切原: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又要挥拍!副部长饶命啊!!(抓狂)

海堂(淡定):嘶——吵吵闹闹的家伙终于安静了。(看手机)乾学长?嗯?训练?新版惩罚乾汁???!

——

【201】部长日常会议

幸村(疑惑):嗯?迹部怎么没来?

忍足(怨念):和入江前辈出去了,其他人去找失踪的慈郎了,至于桦地……嘛,总要有人来凑人头。

幸村(笑):原来是这样。总之大家都到齐了……

木手:等等,为什么会混进来一个奇怪的家伙?

观月:你在说谁奇怪?!

白石:观月桑,按理说应该是经理吧?

观月(指):这家伙甚至连经理都不是!

忍足(眼镜起雾):啊,没办法的事啊,谁让冰帝没有副部长也没有经理呢……不过,有迹部在也不需要那些拿着虚职的人存在吧。

幸村(控场):总之大家都到齐了,现在正式开会吧。

白石:说起来,这次的主题是什么?后辈的管理问题?

幸村:的确是个问题,切原那孩子最近过于活泼了。

白石:啊,小金也是。抱歉啊,手冢,小金老是缠着越前比赛,给你们添麻烦了。

手冢:言重了,比赛交流也让越前成长了不少。

幸村:比嘉和冰帝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困扰诶。

木手:啊,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顿苦瓜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

白石:苦瓜?对身体很不错啊。

木手:既强身健体,又能管理队员。苦瓜,你值得拥有。

手冢:啊,青学有乾汁,或许更管用一些。

木手(艰难):还是留着你们青学慢慢喝吧。

幸村(思考):乾汁的话,立海大也有柳汁呢,下次可以试试看。

白石:感觉话题变得危险起来了。说起来,冰帝呢?冰帝应该很难管理吧,经常有队员挑战迹部的事情发生啊。

忍足:嘛,这也是管理方式之一吧。所有人都瞄准第一的位置,大家都很有动力啊。

幸村:的确很有冰帝的风格啊,上次迹部也很享受这样的乐趣吧。

木手:这样的话,迹部一旦离开就管不住那群家伙了吧。

忍足:偶尔也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不过,既然精力太过旺盛了那就找点事给他们做好了。

手冢:传说中的冰帝的团建吗?

白石:团建?

忍足:啊,的确是那个。

木手:是什么冒险活动吗?

忍足:冒险?准确来说,也算不上吧。慈郎总是会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睡着。所以经常会通知大家去找人。

白石:说起来,我们也经常去找小金。嘛,一旦找起人来大家就会忘记之前的矛盾。的确是个好方法啊。

幸村:这样说来,立海大也是。切原偶尔也会走丢,然后麻烦大家找人。但是,大家的记忆力都太好了,以至于,最后都拿切原出气了呢。不过,也的确解决了不少问题。

白石:切原那孩子在立海大长大真不容易啊。

忍足(闪光):偶尔也想把那群家伙送到立海去锻炼一下啊。

木手:这种事我们比嘉就不参与了吧。

手冢:青学……还是喝乾汁吧。

白石:还是乾汁更恐怖一些吧,手冢!

幸村(笑):不二就挺喜欢喝的。

木手:不二啊,果然是个让人看不透的男人啊。

幸村(笑):诶,圣鲁道夫好像一直没有发言呢。

观月:呵,本来这次来就是收集各校的情报的。

木手(冷笑):啊,大意了。

幸村(对视):原来是这样的吗……

忍足(接受信息,推眼镜):所以还是要……

木手(起身):丢出去才合适啊。

观月(惊慌):啊!喂!

幸村(笑):这里是部长会议哦。

——

【操场】操不完心的毛利

毛利:月光桑啊,真的没问题吗?好歹也是同校的后辈诶!

月光:没兴趣。

毛利:不过,你们冰帝的后辈真厉害啊。当然,我们立海的人也不会输!

月光:是。

毛利:嗯???

月光:立海的人的确……很厉害。

毛利:(◦˙▽˙◦)你们冰帝也是诶,后生可畏啊!

月光:还行。

毛利:不过,他和入江走得那么近真的没问题吗?那孩子会被骗得还帮他数钱吧?

月光:大概吧。

毛利:仁王那家伙现在的幻影不知道能不能骗过入江。

月光:能吧。

毛利:你究竟是哪个学校的????

月光:我毕业了。

毛利:⊙ω⊙诶,对哦。

月光:所以,很客观。

毛利: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感觉到客观啊???你们冰帝的部长对后辈都是这种风格吗?

月光:嗯,传统。

毛利:真不容易啊,月光桑。当初我在立海大的时候也是balabala……

月光:有机会的话,很想看看后辈的实力啊。

毛利:Σ(ŎдŎ|||)ノノ月光桑!你不要想不开!那可是三巨头!!!

佐久間

【rb】两周年语音·比嘉

木手:豪华版运动员狩猎严格得超乎想象。

田仁志:…对

知念:慧君回答好敷衍。

平古场:他已经满心美食了,毕竟这儿的料理看上去都好好吃。

甲斐:不过…豪华版运动员狩猎的时候,我被木手拿来当肉盾。

知念:要被部长听到咯,你最好别重提这事儿。

田仁志:瞧,这咖喱里面放了苦瓜,是冲绳的味道。

甲斐:哇!慧君干嘛多嘴!

木手:你们听见了吧,甲斐君、平古场君。一起来品尝冲绳的味道如何?

平古场:和我没关系吧!

知念:嗬嗬…部长果然听到了。

——~GOYA~——


木手:豪华版运动员狩猎严格得超乎想象。

田仁志:…对

知念:慧君回答好敷衍。

平古场:他已经满心美食了,毕竟这儿的料理看上去都好好吃。

甲斐:不过…豪华版运动员狩猎的时候,我被木手拿来当肉盾。

知念:要被部长听到咯,你最好别重提这事儿。

田仁志:瞧,这咖喱里面放了苦瓜,是冲绳的味道。

甲斐:哇!慧君干嘛多嘴!

木手:你们听见了吧,甲斐君、平古场君。一起来品尝冲绳的味道如何?

平古场:和我没关系吧!

知念:嗬嗬…部长果然听到了。

——~GOYA~——




音光幻夜

今早凌晨的抽卡实况!RB2周年纪念双池免费十连。5个new,其中一个喜来喜!!!!

今早凌晨的抽卡实况!RB2周年纪念双池免费十连。5个new,其中一个喜来喜!!!!

奥蒂列特Odelette
这个忘记搬过来了,粕的小短漫汉...

这个忘记搬过来了,粕的小短漫汉化,仅作分享,如喜欢请去P站=1137078支持太太。 ​​​

这个忘记搬过来了,粕的小短漫汉化,仅作分享,如喜欢请去P站=1137078支持太太。 ​​​

夕米鹿

【木丸】拉力牵引

*木丸我又可以了!!!

*服装设计师木手 x 歌手丸井

*啥都别问甜就完事了

*大范围ooc预警


1.

桑原抱着纸箱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化妆师正和丸井为专辑封面定妆。瞥到桑原的身影,丸井随口问了一句:“又是风筝?”

“是啊,”桑原把纸箱小心翼翼的拆开,拿出里面精致的盒子,“我特地问了送货员,据说这次也没有提供详细的来源地址。”

“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设计师到底在想什么……” 桑原嘟囔着把盒子打开,果不其然又是两套充满了设计感的服装。

化妆师正好打完了最后一层散粉,拍拍丸井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自由活动了。桑原把叠好的衣服小心地展开交给助理,丸井探着脑袋凑了过去,...

*木丸我又可以了!!!

*服装设计师木手 x 歌手丸井

*啥都别问甜就完事了

*大范围ooc预警

 

1.

桑原抱着纸箱走进工作室的时候,化妆师正和丸井为专辑封面定妆。瞥到桑原的身影,丸井随口问了一句:“又是风筝?”

“是啊,”桑原把纸箱小心翼翼的拆开,拿出里面精致的盒子,“我特地问了送货员,据说这次也没有提供详细的来源地址。”

“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设计师到底在想什么……” 桑原嘟囔着把盒子打开,果不其然又是两套充满了设计感的服装。

化妆师正好打完了最后一层散粉,拍拍丸井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自由活动了。桑原把叠好的衣服小心地展开交给助理,丸井探着脑袋凑了过去,没出意外的在盒子底部看到了熟悉的信封。

拆开后是两套衣服的设计原稿,右下角画着一个小小的风筝。

再没有多余的话,不留给旁人任何揣测的空间。

丸井拿着原稿仔仔细细看了半天,确定自己这次也没法看明白这位设计师的意图后,叹了口气把原稿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活页夹。

 

第二天的拍摄异常顺利,这次送来的服装也不意外地美契合了丸井这次的专辑概念——“假象”。不含一丝杂色的宽松羊毛衫从正面看没有任何异常,却在背后从腰部往下分成两边,露出丸井系在身上的皮带饰品。裤子也从裤缝被巧妙的分成了两个部分,正面是再平常不过的卡其色七分裤,背面的材质却换成了颜色稍深的皮革。另一套服装则相反,正面完全就是机车风的皮质外套,却在背后从肩部往下缝上了类似女士婚纱的雪纺披风。

同时存在的纯洁与性感,同时存在的叛逆与圣洁。

这样矛盾的服装被丸井驾驭的很好,摄影师连连夸奖了一番,又趁着拍摄间隙问他:

“丸井さん每次拍摄都让人眼前一亮啊!”

丸井礼貌的笑笑,没有接话。

“说起来,这次的服装也非常好看啊,到底是哪位设计师的作品?”

“抱歉,这个我也不清楚……”

摄影师只当是丸井不想暴露设计师的身份,拍了拍丸井的肩膀笑着说:“哈哈丸井さん不要这么小气嘛,我又不是艺人,不会跟你抢设计师的”

丸井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只知道对方是个署名风筝的设计师,别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风筝……好像确实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啊……”

丸井一副“你看我没骗你吧”的表情看着摄影师:“每次我要发新歌,这位设计师就会给我寄来两套服装,和专辑概念相搭配的那种。一开始我也奇怪,试着去找过,但是他隐藏的特别好,就连寄出地址都不是同一个。之后我也问过其他的设计师朋友,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人。”

摄影师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丸井,丸井撇了撇嘴:“时间长了就干脆不找了,反正免费嘛,不拿白不拿。”

“丸井さん还真是坦荡哈哈,”摄影师歪着头想了想,又说,“那个设计师不会暗恋你吧?”

“那也是被本天才的歌喉所吸引的哟~”

 

2.

丸井文太最早是有固定的设计师的,现在已经在圈子里赫赫有名的木手永四郎。

那个时候木手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毕业生,丸井也不过是个刚出道不久的新人。那时候行程忙,不管什么规模的通告都得积极的争取,丸井工作室索性和木手签了个专属合同。木手一开始是不大满意这份工作的,他是名牌大学设计专业毕业,一心想要以后开创自己的品牌,而小明星的服装设计明显不能满足他蓬勃的野心。反倒是丸井对他信赖的很,甚至推掉几次了大牌的服装,扬言奇天烈的设计才是最适合他的。

木手很感激丸井的信任,但也仅仅是感激罢了。

年末的颁奖典礼,丸井的专辑第一次入围提名。接到邀请函的那一天丸井兴奋的给木手打电话,木手记得电话那边激动不已的语调还有那个人活泼清亮的声音:“奇天烈你一定要给本天才设计一套能镇住全场的衣服!”

木手挂了电话,凝视着桌上已经画好的设计稿,抿紧了唇。

 

 

桑原一边通着电话一边走进了丸井的化妆间,看到丸井投来的焦急眼神,抬起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对着电话又快速的交代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桑原拧紧了眉,对着正盯着他的丸井摇了摇头:“还是联系不上木手,我已经让助理赶紧去品牌借衣服了,今晚只能将就一下了。”

“奇天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桑原叹了口气,“电话一直是关机的状态,短信也没有回复。”

抬起头看到丸井有些凝重的面色,桑原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文太也别太着急了,我想木手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你一会儿先去颁奖典礼,我联系到了木手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带着满满的担心坐在了典礼现场,丸井不安的时不时垂头看看手机屏幕,屏幕一直安静的暗淡着。

终于到了最受瞩目的年度歌曲奖,虽然入了围但也知道自己大概率得不了奖的丸井显得十分平静,只专心的看着台上主持人慢慢的宣布名字。最后得奖的是君岛育斗,丸井看着坐在离自己不远处的男人从容自信的上台,拿着奖杯说着似乎早就准备好的感谢词。丸井没怎么注意听,眼神倒是被君岛的衣服吸引了注意——墨绿色的类似和服的样式,下摆处零星点缀着橘黄色的装饰,独特的领口盖住了原本有些女气的设计感,衬得君岛育斗无比惊艳。

主持人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些,颇为赞赏的说:“君岛さん今晚的服装真好看啊。”

“谢谢,”君岛极为绅士的欠了欠身子,“说起来这是我最近刚发现的一块璞玉——设计界的新星木手永四郎君,这套服装就是出自他手。”

后来君岛又说了什么丸井已经记不太清,只记得自己睁大着眼睛看着木手在君岛的邀请下上台说了几句话,四周是潮涌般的掌声。

他咬着牙低喃了一句 “木手……”,大跨步提前离开了典礼。

那一天之后,木手永四郎名声大噪。

 

3.

通过邮件和木手解约后,桑原告诉了丸井一声。已经消沉了好几天的丸井听说后只平淡的“嗯”一声,拿着手机走到了楼道里。

一开始当然是愤怒的,气木手招呼都不打一声的背叛,也气自己太过于单纯的信任对方。后来也就没那么生气了,对着这样好骗的自己,木手应该也在心里狠狠的嘲讽吧。

说白了也就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丸井摁下了通话键,有些话,还是想要听到木手亲口说。

“……”

“丸井君?”

“……为什么要这么做?”

“……”

“说话啊木手。”

“……我只追随强者。”

“……那祝你好运。”

 

 

那之后丸井拼了命的写歌练舞,桑原有时候看不过眼,要他注意休息。丸井说,他得证明一下自己不是靠服装出位的花瓶。

不就是几件衣服而已吗。

 

年末的时候终于打败君岛育斗拿到了奖,丸井看着坐在台下微笑着对他鼓掌的君岛和木手,总算舒了口气,回了个真诚的笑。

 

过了几个月要发新的单曲,某天早上桑原拿着一个未署名的包裹进了练舞室,说是给丸井的。丸井停下了动作歪着头想了半天,好像自己最近没买东西啊。

“哪里寄来的?”

“不清楚,没有写。” 桑原迷茫的回答。

因为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桑原决定先让丸井站远些自己再拆开,毕竟极端粉丝寄给艺人恐怖的东西这种事也屡见不鲜了。

“诶?”桑原看着里面的东西愣了愣,“还有一个盒子。”

再把包装精美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两套华丽的衣服。

早就凑上前来的丸井拿起藏在衣服底下的信封,发现里面除了两套衣服的原稿外,还有一张卡片:

【希望丸井さん能喜欢。】

原稿右下角本应该署名的地方,画了一个小巧的风筝。

 

4.

甲斐裕次郎端着咖啡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木手恰好不在。

一年前木手有了足够的资金后,就联系了大学时候的同伴一起开了这间设计师工作室。属于他们自己的第一个品牌在半年后终于上市,水涨船高的比嘉工作室也总算有些起色。

甲斐随意瞟了两眼木手整洁的桌面,被正中央的几张线稿吸引了目光。如今很少有设计师手画线稿了,甲斐走到桌子前拿起纸张细细看了起来。

“甲斐君?”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身后的木手吓了甲斐一跳,“永四郎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是甲斐君太专注了。”说着木手从甲斐手里把线稿抽走,随手放进了抽屉。

“永四郎怎么还画线稿,说起来画的这几张我都没见过啊?”

“甲斐君这么闲的话,不如去服装厂把这次的样版拿回来吧”

“诶——?” 甲斐夸张的喊了一声,确认木手脸上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一边嘟囔着“压榨啊压榨”一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确认甲斐已经走远了,木手轻轻松了口气,把没画完的线稿重新摊开在桌上。

——这可是,秘密的礼物。

 

5.

在一个大型晚会的庆功宴上,丸井不出意外的见到了君岛。向对方的方向欠了欠身子算是打招呼,却看到对方端着香槟走了过来。

“丸井文太君。”

“……君岛前辈。”

从那次服装事件后,丸井想到君岛心里就有些微妙,几次见到对方也都没怎么好好说话。

“丸井君今晚的衣服非常好看。”

“……谢谢前辈。”

“不知道是哪位设计师的作品?”

“……我不知道。”

“哦?那可真不巧。”

丸井默了默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生硬的开口:“前辈今天的衣服也很好看。”

“那当然,这可是木手君最新的作品”

丸井抬眼看向君岛,对方也好整以暇的看过来,嘴角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丸井君介意和我合个影发ins吗,让我蹭一波丸井君的热度怎么样?”

“……” 对方一副不拍就不罢休的姿态让丸井有些无奈,“前辈客气了,是我的荣幸。”

 

 

看到君岛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坐着的时候,木手有些意外。

“君岛君对这次的服装不满意吗?”

“当然不,木手君的设计我还是放心的。”

“那恕我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需要君岛君亲自来一趟。”

君岛悠闲的抿了口咖啡,走到木手的办公桌前,把手机往木手的方向推去。

“丸井君这套衣服,是你设计的吧。” 非常笃定的语气。

木手瞥了一眼照片:“还请君岛君不要胡乱猜测。”

“木手君,” 君岛重新走到沙发坐下,“你以为我出道前学的是什么,十分不巧,也是设计。”

“……”

“是谁设计的衣服,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木手停下手上的动作,推了推眼镜认真的看向君岛:“君岛君到底想说什么。”

“别紧张,” 君岛有些好笑的看着木手严肃的神情,“觉得有趣罢了。”

“我并不这么觉得。”

“既然那么在乎丸井君,当初怎么会背叛他呢?”

木手皱了皱眉,没接话。

君岛看着木手静默了两分钟,随意的站起来:“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看在咱俩这些年的交情,”

顿了顿,走到木手身边:“丸井君好像很在意当年那件事,所以,”

“加油咯,木手君。”

 

6.

比嘉如今已经是驰名中外的品牌,设计师木手永四郎更是炙手可热,多少艺人争着想邀一套演出服却毫无回音,桑原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木手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再见到木手的时候,丸井其实并不意外。

自己如今已有不少奖项傍身,在圈子里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人物。他记得木手那句“只追随强者”,低下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奇天烈还真是把这句话贯彻的彻底。

 

一心为了丸井的桑原不是很乐意和木手合作,当年的背叛让丸井多难过桑原是看在眼里的。只不过如今对方已不是早先那个无名之辈,本来就屈尊亲自来谈合作也不能赶人家走。

“Jackal,你先出去吧,我来跟他谈。” 丸井随意拆了块口香糖扔进嘴里。

等桑原走了之后,丸井拿出手边的盒子推到木手面前:“你知道这是谁设计的吗?”

木手瞥了一眼自己精心挑选的盒子:“不知道。”

“哦”,丸井也不在意木手的回答,“你看到了吧,我有设计师了,所以不能再和别人合作了。”

木手笑着推了推眼镜:“丸井君还是和原来一样啊,有了合作对象就拒绝其他一切合作可能。就不怕再被背叛吗?”

“……好像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吧。”

“合作不合作,丸井君可以试过再下决定。” 木手自顾自的走到丸井身边,弯下腰伸出手坐了个绅士的邀请,“请丸井君站起来一下。”

虽然有些疑惑,但丸井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站了起来。木手从西服口袋拿出一卷软尺,示意丸井张开手臂。

“也不知道丸井君现在的尺寸是多少,所以还请丸井君耐心站一会儿。”

软尺顺着肩膀滑到腰线,再从臀部比到脚踝,一会儿从腰部缠绕一圈,之后又滑到臀部。每当丸井觉得自己在被冒犯时,木手的指尖又匆匆的离开,这种若即若离的触碰弄得彼此都有些口干舌燥。

从身后量肩宽的时候,木手索性整个人贴上了丸井的后背。因为身高的关系,他的呼吸层层叠叠的打在丸井的耳边,木手满意的看着对方的耳根慢慢红了起来。

这已经是正大光明的骚扰了吧。

“喂,你跟谁做衣服都得来这么一遍吗?”

“当然不,” 木手重新站回丸井的正面,刻意贴的近了些低下头,“我只这么量过丸井君。”

丸井仰着头盯着木手看了许久,轻轻问了一句:“……你现在回来,是因为我比那时候强,对吧。”

“不全是哦,” 木手凑上前,姿态暧昧的把唇贴近丸井已经红透的耳朵,“是我听到了,丸井君说想让我回来。”

 

7.

木手设计的样服很快就送到了丸井面前。丸井看着塑料模特身上样式华丽设计精致的衣服没说话, 只默默站起身把之前风筝送来的服装穿在身上,拍了张照片给木手发了过去。

【抱歉,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设计。】

 

收到信息的木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从抽屉抽出没画完的线稿慢慢画了起来,最后还不忘在右下角画上小巧的风筝。

 

8.

快要到圣诞节,品牌的新款上市可以交给甲斐他们去盯,但是各大晚会的设计稿也不能不接,工作室一行人忙的脚不沾地。虽然明知道最忙的一定是木手,但甲斐还是忍不住抱怨了好几天。看着已经12点过的挂钟和依旧灯火通明的工作室,甲斐重重的叹了口气。

为了方便和大家一起讨论设计细节,木手直接把办公桌搬到了和甲斐他们一起。此时每个人的桌上都摊开着各种各样的设计稿和布料,场面凌乱不堪,甲斐随手拍了张照片,用工作室的ins上传了动态。

【今天也在努力工作哦!请大家期待圣诞新款~】

 

桑原正等着丸井录完音送他回去,随手打开ins就看到了比嘉的新动态。本来准备划过去,却被角落的一个细节吸引了注意。

桑原把截下的图放到最大,桌子上一角露出来的一张纸上确实有一个十分眼熟的风筝标志。心里刚有了些猜测,一抬头就看到了把脑袋凑过来的丸井。

“!!” 桑原吓得赶紧把手机藏在身后,“文太你弄完了我们就快回去吧。”

丸井直直看着桑原:“风筝是奇天烈吧。”

桑原默然,了解丸井尺寸和喜好的比嘉设计师,除了木手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9.

听甲斐说丸井在办公室等自己的时候,木手突然有些不敢进去。深呼吸了一次,姿态决绝的推开门,丸井正面对着大落地窗站着。木手往自己桌上看去,一直以来寄出去的风筝的设计稿整整齐齐的摆在上面。

木手了然地叹了口气,走到丸井身后:“丸井君还是发现了吗。”

“……” 丸井转过身认真的看着木手,眼神中带着询问。

木手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我可没指望靠几件衣服就能取得丸井君的原谅。不过……知道丸井君很喜欢的时候,我很开心。”

“奇天烈……”

“终于不叫木手了吗?”

丸井愣了愣,随即转开了微红的脸。

“我可没说就原谅你了!”

“我知道,” 木手走上前,把风筝的设计稿递给丸井 “是希望木手永四郎接替造型师职位,还是继续让风筝来做,全在丸井君。”

丸井疑惑地抬头:“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 木手轻笑着,目光温柔的看向丸井,“木手永四郎很贵,但是风筝免费。”

“傻子才选木手永四郎。”

“丸井君可是不小心攻击了包括君岛育斗君在内的一大批人哦。”

 

 

“丸井君知道为什么是风筝吗?”

“之前不知道,” 丸井低头笑了笑,“知道是你后就明白了。”

——风筝,kite,Kite,Ki.Te.

“想不到奇天烈还会玩这种文字游戏啊”

“为了不让丸井君发现,我也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木手狡黠地冲丸井眨了眨眼,从抽屉拿出一个天鹅绒盒子,里面放着一条精致的项链。

——项链上挂着一个小巧的风筝吊坠。

不容丸井拒绝,木手强势的把项链戴在了丸井的脖子上。丸井低头抚摸着风筝吊坠上的小钻石没有说话。

“关于之前的那件事,我不会道歉” 木手重新直起身子,推了推眼镜,“毕竟那时候要是没有君岛君的帮助,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但是以后……”

“我不会再让丸井君难过了。”

 

“其实风筝还有一个意思,” 木手轻轻把丸井拥进怀里,“线一直都在丸井君手里,稍微拉一下的话,我就回来了哦。”

“但在那之前,” 木手轻柔的抬起丸井的下巴,不容置喙的吻了上去,“先允许我收些利息。”

 

10.

“文太,木手是不是在追你啊?” 桑原看着这个月以风筝名义寄来的第五个包裹问道。

当事人倒是坦然的不得了:“是啊。” 

凑到桑原身边,丸井有些期待的看着正在被打开的包裹:“之前有衣服,包,零食,游戏机……这次是什么呢……啊!是《xxx》全套典藏版漫画!!”

看着抱着漫画开心的打滚的丸井,桑原默默叹了口气

——被吃得死死的啊,文太。

 

 

又收到几次包裹之后,丸井直接收到了木手永四郎本人。休息日睡得发蒙的丸井在坚持不懈的门铃声中打开门,看到木手永四郎时一度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桑原君告诉我公寓地址的。” 看着丸井愣怔的表情,木手解释道。

丸井没说什么话,侧了侧身让木手进了公寓。等到自己洗完澡换好一身干净衣服出来时,木手已经自顾自把晚饭给做好了。丸井看着桌上热腾腾的饭菜皱了眉。

“我不要吃苦瓜!”

“丸井君要注意营养均衡。”

两人面对面正吃着饭,木手突然停下来问:“丸井君考虑换个公寓吗?”

“……?”

木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从桌上推给丸井:“丸井君愿意搬来我那边吗,不用打扫不用拖地还有我给你做饭。”

丸井直直的看着木手,半晌后把钥匙接过来攥在手里:“做饭就免了,奇天烈还是洗碗吧。”

——风筝果然还是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最安全。

 

 

11.

甲斐裕次郎第无数次撞见正在接吻的木手和丸井两人时,已经能够目不斜视的去木手办公桌拿文件了。倒是丸井,挣扎着从木手的怀里出来,递给了甲斐一个纸盒:

“这次也辛苦你们了,这是我做的蛋糕。”

“丸井君都没有给我做。” 木手颇有些抱怨的捏了捏丸井的脸,把丸井的视线从甲斐身上拉了回来。

“奇天烈别闹,昨天不是刚给你做了海盐蛋糕吗”

甲斐看着已经全然不顾自己的两个人,在心里默默道了句谢后帮他们掩上了门。

——永四郎应该已经找回拉着自己的那根线了。

 

 

12.

在我不顾一切要往远处飞的时候,放开我的人,是谁呢。

在我想要回头的时候,拉住我的人,是谁呢。

——一直以来都没有松开过牵引线、信赖着我的人。

——也是我绝不会放手的人。

 

END.

 

 

【木手永四郎这个男人真的不简单,比嘉的队服居然都是他一手设计的。】

 

柚子柠檬

由“新网球王子 RisingBeat”中获得的一些设定及补充剧情信息汇总(

 

地理知识大讲堂又开始了,本期比嘉中和下期四天宝寺都是这种状况【而且四天宝寺还严重爆字数了,写到关西根本停不下来】。

笔者日语废,对于日本地理文化风俗等等也是一知半解,以下内容将出现大量充斥笔者个人主义风格的臆断,欢迎批评指正。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开始。

 

比嘉中

在说比嘉中之前,日本地理小课堂先开讲。日本领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由北向南排序】4个大岛和其他7200多个小岛屿组成。

北海道的网球在pot中,笔者印象里只提及过一次,漫画内容稍多一些,动画中只有迹部暴躁...

由“新网球王子 RisingBeat”中获得的一些设定及补充剧情信息汇总(

 

地理知识大讲堂又开始了,本期比嘉中和下期四天宝寺都是这种状况【而且四天宝寺还严重爆字数了,写到关西根本停不下来】。

笔者日语废,对于日本地理文化风俗等等也是一知半解,以下内容将出现大量充斥笔者个人主义风格的臆断,欢迎批评指正。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就开始。

 

比嘉中

在说比嘉中之前,日本地理小课堂先开讲。日本领土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由北向南排序】4个大岛和其他7200多个小岛屿组成。

北海道的网球在pot中,笔者印象里只提及过一次,漫画内容稍多一些,动画中只有迹部暴躁说:“走开,母猫。”【小景风评被害】随后忍足君上前说:“快回去吧。”这个女生,就是北海道某校【抱歉历史久远笔者已经忘记她的名字和学校了】来东京打探情报的。漫画中,有她去青学做间谍,被越前龙马轻松识破的剧情。

本州岛,日本最大的岛,东京、神奈川、大阪、名古屋、千叶都在本州岛上,换言之,青学、冰帝、圣鲁道夫、山吹、不动峰在东京,立海大在神奈川,四天宝寺在大阪,名古屋星德在名古屋,六角中在千叶,npot中出现的十所初中,有九所在本州岛上。

笔者印象中,pot,似乎没有哪所学校在四国岛上,欢迎补充指正。

狮子乐中学位于熊本,九州岛上,九州双雄千岁千里和橘桔平就曾就读于该校,后双双转学【具体剧情可以在ova“九州双雄”中看到】。该校在npot U17选拔中没有一人入选。

日本最西南端的小岛群,日语称为“南西诸岛/なんせいしょとう”,包含萨南诸岛和琉球诸岛,琉球诸岛属于冲绳县,包含冲绳诸岛和先岛诸岛。比嘉中,就在这里。

比嘉中,全名比嘉中学。pot中出现的队员七名,入围U17集训的有五人【笔者是真的感觉,不知火知弥和新桓浩一就是凑数用的】,均为初三生。

甲斐裕次郎和平古场凛为同班同学,3年2班。

比嘉中的几人,都是冲绳本地人,他们的毕业小学为“琉球东/西/南小学”【为什么没有北】。木手永四郎和田仁志慧小学同校,平古场凛和知念宽小学同校。

比嘉中五人中,有两人身高超过190,最矮的也有172,而且,平古场凛和知念宽,真是意外的瘦,而木手,意外的重。田仁志慧的体型就很明显,他的体重不足为奇,但是木手72kg【在pot里就是重】,确实没有想到。

两名视力双侧2.5的队员都在比嘉中,并列第二。木手永四郎的双眼视力均为0.2,倒数第二。

在家族构成方面,木手永四郎养了鹦哥【菊丸同学也有养呢】,平古场凛养热带鱼。田仁志慧的家庭成员,在游戏中,实际上写为“父母、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姐姐、妹妹、弟弟、弟弟”……字数太多填表都填不下,他家为什么有这么多孩子啊,要是都像田仁志慧一样的体型和饭量,岂不是要吃破产?

比嘉中的槽点,集中爆发在这里:木手的零花钱都用在保养眼镜和理发上面了,每天要做的事情是做发型(1小时15分),木手,你清醒一点,看看初二的自己啊,看看你柔顺的黑发!平古场凛的零花钱用在衣服、鞋子、美容院上,其他一些资料上说他平均每月去美容院3.6次????平古场君,你是这样的精致boy人设吗????你和木手初二一起去看白谦和千橘双打找到的获胜秘密就是美容美发染头吗????为什么你俩都不约而同的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点击图二三四欣赏木手和平古场“年轻”时的美貌】

知念宽,你也是个威武雄壮的190+汉子,零用钱都用来买防虫喷雾和蚊香真的大丈夫????好吧冲绳是热带,虫子多,可以理解,一天洗五次头发又是什么鬼????这么热的吗????看到甲斐裕次郎和田仁志慧都把零用钱花在吃上,正常到令人感动。

顺说,知念宽的座右铭为什么是“垂头丧气”?Rb翻译组自己不会觉得很有问题吗?其他资料上给出的是“给蛞蝓塩(给对方最害怕的事物)”,蛞蝓就是一种软体动物,简单说,可以当做没有壳的蜗牛看待,据说,撒上盐就会融化【笔者并没有试过】,这个词倒是没问题,但是作为座右铭看待,就不那么好理解了。

平古场凛每日必做的事情是“给婆婆按摩肩膀”,与美容美发无关真是令人松一口气。结合上面的家庭成员来看,婆婆应该指的就是祖母,意外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呢。

比嘉中人均冲绳武术大师,知念宽有很好的夜视能力,田仁志慧居然把“用烤肉夹吃烤肉”归类为“特技”,这算什么嘛,桦地也可以啊。

木手永四郎喜欢的食物“软骨荞麦”,应该是“软骨荞麦面”,知念宽喜欢的“金楚糕”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冲绳特产甜点。

木手喜欢的书是“时尚杂志”,甲斐裕次郎喜欢的书是“饰品目录”,而且他还有做银饰的兴趣,精致boy组再加一分。“冲绳Walker”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书,旅游杂志?

知念宽喜欢的冲绳舞蹈曲,应该就是冲绳舞蹈的配乐。在游戏中给出的田仁志慧喜欢音乐为“智力游戏”【翻译组你们真的不检查的吗】?实际上此处应该是“啪啦啪啦(以前109辣妹间很流行的音乐)”。109是涩谷一家百货公司的名字,109辣妹就是涩谷女生的一种“时尚”装扮【这种时尚笔者无法认可】。如果有看过“无头骑士异闻录”,第一季被折原临也踩爆手机的那个不良少女,装扮就是典型的109辣妹了,日本人也把她们称为“黑面妞”。

木手不擅长的事物是“地震”,没人会对自然灾害擅长吧。甲斐裕次郎和平古场凛都对苦瓜苦手,这就是总被部长用苦瓜威胁的原因。甲斐还对“女孩子的眼泪”苦手,倒是个意外的温柔人设呢。

另外聊几句闲话,木手在日文中发音为“kite(キテ)”,但是丸井叫他的时候,很明显发出了“kiteretsu(キテレツ)”的音,有些翻译组,甚至直接音译为“奇天烈”,这大概是《キテレツ大百科》的缘故。“キテレツ大百科”通常翻译为“奇天烈大百科”,是日本漫画家藤子·F·不二雄【就是哆啦A梦的作者】的作品,和哆啦A梦一样,是一部典型的“子供向”作品。笔者不负责揣测,也许文太在家经常和弟弟们一起看这部漫画吧。

 

以上就是比嘉中的内容,下期四天宝寺。


千堂

微博已经发过了我只是想再强调一遍,他们也太!好!看!了!叭!情侣装赛高啊啊啊!!!跪谢テニラビ运营爸爸(嚎啕大哭

微博已经发过了我只是想再强调一遍,他们也太!好!看!了!叭!情侣装赛高啊啊啊!!!跪谢テニラビ运营爸爸(嚎啕大哭

仁王蟹蟹籽
『🎾🐰rabi相关翻译』...

『🎾🐰rabi相关翻译』


2019.11.09 木手永四郎生日语音祝福 

cr:テニラビ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手游

『🎾🐰rabi相关翻译』


2019.11.09 木手永四郎生日语音祝福 

cr:テニラビ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手游

ゴーヤ教室

2019.11.9 存档

木手永四郎 生日快乐

2019.11.9 存档

木手永四郎 生日快乐

奥蒂列特Odelette

木手永四郎生日快乐!

非常感谢喜欢苦瓜、服装设计、使唤人、担任恶役的你。

也感谢热爱故乡、渔火、大海的你。

感谢诞生在这世间的你。

木手永四郎生日快乐!

非常感谢喜欢苦瓜、服装设计、使唤人、担任恶役的你。

也感谢热爱故乡、渔火、大海的你。

感谢诞生在这世间的你。

叶舞翻转
木手君,生日快乐呀。言语好难描...

木手君,生日快乐呀。
言语好难描摹一个木手。应当把他比作什么呢?是黑色的海,天空,或者是雨。
是生长的声音。
真真是好帅一男的,虽然俺画不出来特色发型,但仍然是好帅一男的!如果不是小男孩不会这么帅,大概长大了也是小男孩。

木手君,生日快乐呀。
言语好难描摹一个木手。应当把他比作什么呢?是黑色的海,天空,或者是雨。
是生长的声音。
真真是好帅一男的,虽然俺画不出来特色发型,但仍然是好帅一男的!如果不是小男孩不会这么帅,大概长大了也是小男孩。

Tadashi
啊...温柔纯情又暴力的cp有...

啊...温柔纯情又暴力的cp
有粮吗

啊...温柔纯情又暴力的cp
有粮吗

浅樱微落

背叛与交涉/双视角其一/木手

非常无聊的平铺直叙/按时间线走的/应该都能对上


和丸井君的双打,或许是命运。

或许也是没想到,自己也会组双打吧。


远野一上来就要对丸井君使用处刑,是要变相变成单打吗?

丸井君经常嚼的口香糖此时起了作用帮忙挡了一击,才不至于变成二对一。


我和丸井君的配合还算不错,虽然我是第一次双打。

我负责防守,丸井君负责抓住时机攻击。


不过……

我只追随强者。


这么一想,或许还不如一开始,就变成二对一。


现在。

是三对一。


丸井君……

抱歉。

即使在攻击你之后,还是要叫你摆好架势。

你一定,恨透我了吧。


我可能本来就是个坏人的角色吧。

即使是演戏,要假装背叛同伴……

至少现在,不要...

非常无聊的平铺直叙/按时间线走的/应该都能对上


和丸井君的双打,或许是命运。

或许也是没想到,自己也会组双打吧。


远野一上来就要对丸井君使用处刑,是要变相变成单打吗?

丸井君经常嚼的口香糖此时起了作用帮忙挡了一击,才不至于变成二对一。


我和丸井君的配合还算不错,虽然我是第一次双打。

我负责防守,丸井君负责抓住时机攻击。


不过……

我只追随强者。


这么一想,或许还不如一开始,就变成二对一。


现在。

是三对一。


丸井君……

抱歉。

即使在攻击你之后,还是要叫你摆好架势。

你一定,恨透我了吧。


我可能本来就是个坏人的角色吧。

即使是演戏,要假装背叛同伴……

至少现在,不要被看出来。

至少现在……


奇幻城堡……

为了截击的守备。

到昨天之前,都是未完成的技巧吗……

为了不让我接球,真是辛苦了啊,丸井君。


即使身处这般逆境,也能以此为跳板,不断进化。

你还真是不简单。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是我输了,丸井君。


大饭匙倩,打中了……

君岛君的眼镜。

交涉决裂。


不好意思。

我……

只追随强者。


丸井君在前面防守,我在后面进攻。

是对不错的组合。


“还可以继续吗?”

“我可以相信你吧?”


当然可以,丸井君。


交涉决裂之后,远野君的攻击就一直放在丸井君身上。

或许,是时候赎罪了。


球拍脱手……

是偶然,还是必然?

可结果,就我们而言,是不利的。

奇幻城堡,已经塌了一半。


丸井君……

我应该来赎罪了。

但,也不会这么简单。


血祭,是这样的吗……

浓烈的血腥味,挥之不去。

好像,连痛感,都有所迟缓了……

这样下去,会怎么样?

会输的吧……


我还是倒下了。

可是……

我还没有赎完罪。


没想到,丸井君也和他交涉了……

不知道,交涉的内容,是什么?

他……他是谁?

(指两人对话)


“还会和我组双打吗?”

“我已经受够了。”

不过。

真想尝尝看,你的口香糖啊。


奥蒂列特Odelette

本来只是为了这个“我们表面上称赞他们的友谊但我们都知道这是爱情”的柄图神魂颠倒,结果没想到还磕到了!文太鬓角的小夹子太可爱了吧我昏了。


“丸井君,扶桑花茶怎么样?清爽的酸味和蛋糕很搭的。”

“很机灵嘛奇天烈……可,我能相信你吗?”

“呵呵。”

本来只是为了这个“我们表面上称赞他们的友谊但我们都知道这是爱情”的柄图神魂颠倒,结果没想到还磕到了!文太鬓角的小夹子太可爱了吧我昏了。


“丸井君,扶桑花茶怎么样?清爽的酸味和蛋糕很搭的。”

“很机灵嘛奇天烈……可,我能相信你吗?”

“呵呵。”
一瓢西瓜汁

#非创作型选手

#小猪是我从小学一直爱到现在的少年!所以现在才敢动手摸一个鱼,希望没有画毁(害怕)

#这场和木手一起的双打当初看漫画时真的就直接哭了,刚开始小猪一个人完全单方面被虐啊!打伤了眼睛附近炒鸡心疼难过。

#到学校后发现在寝室怎么都拍不清楚,不知道是像素变渣还是光线不好尽力了枯

#常胜立海大( ・_・)ノ⌒●~*

#非创作型选手

#小猪是我从小学一直爱到现在的少年!所以现在才敢动手摸一个鱼,希望没有画毁(害怕)

#这场和木手一起的双打当初看漫画时真的就直接哭了,刚开始小猪一个人完全单方面被虐啊!打伤了眼睛附近炒鸡心疼难过。

#到学校后发现在寝室怎么都拍不清楚,不知道是像素变渣还是光线不好尽力了枯

#常胜立海大( ・_・)ノ⌒●~*

ゴーヤ教室

wb看到的表格 随便涂涂玩一下


木应该是到了高中成人也变化不大的类型


但是 按以往的蜕变史 也许会有突然的变化也说不定 不过想象不到

wb看到的表格 随便涂涂玩一下


木应该是到了高中成人也变化不大的类型


但是 按以往的蜕变史 也许会有突然的变化也说不定 不过想象不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