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本德双子

35771浏览    413参与
Damian Chuck
昨天的专访扔个链接吧B站: h...

昨天的专访扔个链接吧
B站: https://b23.tv/av75707065
油管原址: https://youtu.be/ofB3DNuqAo4
大家gkdgkdgkd

昨天的专访扔个链接吧
B站: https://b23.tv/av75707065
油管原址: https://youtu.be/ofB3DNuqAo4
大家gkdgkdgkd

Damian Chuck

你纹当年选球衣号码的举措一直很戳我, 爱与思念他不必说出口, 但所有人都看得到. 我做出选择, 我离开你, 我们都知道这是必须的, 知道分开会使我们快速成长. 但这一天来临的如此之快, 但我依然想和你在一起. 我们是散落异地的双生子, 不论多远的距离也无法阻碍灵魂的相通.

你纹当年选球衣号码的举措一直很戳我, 爱与思念他不必说出口, 但所有人都看得到. 我做出选择, 我离开你, 我们都知道这是必须的, 知道分开会使我们快速成长. 但这一天来临的如此之快, 但我依然想和你在一起. 我们是散落异地的双生子, 不论多远的距离也无法阻碍灵魂的相通.


呱唧蛙

【足坛乙女】春天(上)

╳ooc恋爱脑

斯文专场

为了保险走链接
 我果然是个存不住稿的人/捂脸

病娇(?)斯文专场 雷者误入 


---------------------

约稿+粉丝群见置顶


╳ooc恋爱脑

斯文专场

为了保险走链接
 我果然是个存不住稿的人/捂脸

病娇(?)斯文专场 雷者误入 

 

 

---------------------

约稿+粉丝群见置顶


 

Damian Chuck

【本德双子】A surprise gift

关于双子的第一次分离。瞎写一下。

A surprise gift

“那是家好大的球队。”Sven说,“我终于可以踢德甲了。”

“嗯嗯。”Lars心不在焉地应着。欧青赛之后他也收到了很多家球队的报价,他只是还没想好选哪个。Sven再次先他一步敲定了多特蒙德。他总是先他一步。

“唉,”Sven叹气,不假思索地说,“如果他们也把你买下来就好了。”

Lars翻了个白眼。“开什么玩笑,我还想好好谈个恋爱。才不会继续和你这个拖油瓶住一起。”

“……你以为我很需要你吗,我是担心没了我你就不能自理了。”

“我谢谢你。小时候怕黑非要和我睡一起的不知道是谁。”

“……”

这局还是Sven输了。...

关于双子的第一次分离。瞎写一下。




A surprise gift

“那是家好大的球队。”Sven说,“我终于可以踢德甲了。”

“嗯嗯。”Lars心不在焉地应着。欧青赛之后他也收到了很多家球队的报价,他只是还没想好选哪个。Sven再次先他一步敲定了多特蒙德。他总是先他一步。

“唉,”Sven叹气,不假思索地说,“如果他们也把你买下来就好了。”

Lars翻了个白眼。“开什么玩笑,我还想好好谈个恋爱。才不会继续和你这个拖油瓶住一起。”

“……你以为我很需要你吗,我是担心没了我你就不能自理了。”

“我谢谢你。小时候怕黑非要和我睡一起的不知道是谁。”

“……”

这局还是Sven输了。

Sven的假期于是仓促结束。他要提前去多特蒙德报道。他以为自己会准备很久,但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他不得不应对这一切。

他买的是六点的早班车,父亲会拉他去车站。出发那天一早他就被继母叫起来,睡眼惺忪在床上磨蹭一会儿,翻身下床去吃早餐。

Sven路过Lars房间时稍微停了一下。很安静,他知道Lars睡相极佳,他那种是连睡觉都能达到完美标准的人。

餐桌前的父亲已经吃完,正在收拾自己的餐具。Sven看着他忙碌的样子忽然心就柔软下来,从背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父亲转身,拍拍他的肩,“长大了。”

“那当然。”

“快点吃,我们提前去一会儿,省得排队。”

“哦哦。”

“Lars呢,他不送送你了?”

“他在睡觉啦,别叫他了。”

“……一放假这毛病那毛病都出来了。”父亲嘟囔着离开房间。Sven听到他穿外套,蹬上鞋子,拿钥匙,开门,关门。声音很轻,但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真的要离开家了。一个人。

Sven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炒蛋上。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Sven抬头一看,是Lars。

“我的早饭呢?”Lars语气轻快,“你不会吃了两人份吧。”

“你自己去厨房找啦。”Sven回他的同时忍不住露出傻笑,能看见Lars总使他感到安心。

Lars于是去厨房窸窸窣窣找了一阵,出来端着盘子在他对面坐下。“怎么还没走。”

“等你的告别礼物呢。”

“没有礼物。”Lars说得理直气壮,“又不是不见面了,送什么礼物。”

“你真是混蛋。Lars。”

Lars根本不买他的账。“快点走,别赶不上车了。爸在等你。”

Sven决定不要脸一回:“醒都醒了,你不陪我去了?爸不介意多拉一个你的。”

“我俱乐部还有点事。经纪人找我。”

“什么啊……”Sven小声嘟囔,“不是因为我才早起的?”

“哈。”Lars笑了,“美得你。”

Sven两眼一翻几欲一头昏死在炒蛋里。“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兄弟。”

“很可惜,就是我了。”Lars说,“你要不找个音乐喷泉扔个硬币,许愿人生重来一次,看看能不能找到个更好的兄弟。”

Sven被他逗笑。“去你的。”他起身整理好餐具,把它们送进洗碗池。Lars一边嚼着东西一边看镇上的报纸,一切似乎和往常一样。

Sven磨磨蹭蹭到门口,还是忍不住回头。他最终说出来一句“那我走啦。”Lars看他一眼,放下手中的餐勺,起身走到他面前,朝他张开双臂。

“——来吧。”

Sven的身体比大脑率先做出反应。他紧紧地、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兄弟,把他箍在自己怀里。他感到他们在那一刻再度相连。他发现他真的舍不得他。他是那个自始至终陪伴他的人,现在他们也要分开了。

“好了,好了。”Lars拍拍他的后背,“你太大力了。”

“抱歉……”Sven松开手,说话的同时感到鼻尖发酸,“……真的走了。”

“你磨蹭够久了。”

Sven深呼吸一口气。

“我肯定会非常、非常想念你的。”Sven说,眼睛闪动着热忱的光,“你知道我爱你。”

这之前他们似乎很久没彼此说过爱。小时候兄弟之间的幼稚爱语不算。他们太熟稔了,他们知晓对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他们本来就该在一起。而当不可控的命运将他们分离之时,这告白就这么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Lars动容。他用同样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胞弟,真心实意地说:“我也爱你。”

他没有告诉他自己已经打算接下勒沃库森的合同,也没有告诉他他们即将再会。这是他送给他的惊喜礼物。

Lars Bender才不会做那种连个离别赠礼都不送的混蛋。他可是个好哥哥。

fin

Damian Chuck

【本德双子】悖论

星际穿越au. 被lof屏了, 没脾气了……我改, 我改还不行吗.

悖论

只要祈求,就能得到;只要寻找,就能发现。

-儒勒·凡尔纳

“这是个悖论。”

“如果不相信这个,我们还有机会吗?”

“是吗?”Lars的声音尖锐地响起,“你指望我相信,未来的我可能会通过虫洞给现在的我一枪?这算什么?”

Sven沉默了一下,“我相信。并且你会死在我怀里。”

“那你就会像几个世纪前的苦情剧男主一样可笑。”Lars毫不客气。

他们在几个小时前来到NASA。坦白来说不算什么愉快的旅途,但他们别无选择——特别是当你腰上顶着把枪的时候。

途中押送他们的那...

星际穿越au. 被lof屏了, 没脾气了……我改, 我改还不行吗.



悖论




只要祈求,就能得到;只要寻找,就能发现。

-儒勒·凡尔纳



“这是个悖论。”

“如果不相信这个,我们还有机会吗?”

“是吗?”Lars的声音尖锐地响起,“你指望我相信,未来的我可能会通过虫洞给现在的我一枪?这算什么?”

Sven沉默了一下,“我相信。并且你会死在我怀里。”

“那你就会像几个世纪前的苦情剧男主一样可笑。”Lars毫不客气。



他们在几个小时前来到NASA。坦白来说不算什么愉快的旅途,但他们别无选择——特别是当你腰上顶着把枪的时候。

途中押送他们的那个长官——Kießling,他的胸牌上写着这个名字——倒是长着一张和善得好像被派去维和而不是绑人的脸,并且全程都好奇地盯着他俩。最后Lars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率先开口问他:“看我干什么?”

“呃……我只是在试图……你俩长得真的很像。”

Lars指指Sven的脖子,“他这里有痣。”

“嘿,”Sven表达不满,“你不能就这么把我卖了。”

“他又不瞎。”

Kießling露出笑容:“有兄弟是个好事。”

“哦。”Lars干巴巴地回应道。虽然对面坐着的人摆明立场不会伤害他们,但刚刚拿着枪指着自己的也是他们。

Sven没话找话:“我一直看着的只有Lars,Lars看着的只有我。”



Sven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想过拯救人类拯救地球之类的重任会落在他和他哥哥肩上。他感觉自己就像老超级英雄电影里傻里傻气的主角,被迫穿上花里胡哨的戏服丢到舞台上表演。

“呃,所以我们是要拯救地球什么的?”

在得到了他们的负责人——或者说,他们的未来boss Völler的肯定之后,Sven迟钝地开始怀疑他们在做梦。他悄悄地靠近旁边的Lars,后者的脸色比平时还臭。

“您不会真的相信我,和我的弟弟,我们两个在无人区沙丘长大的孩子是什么拯救世界的关键吧?”Lars皱着眉义正言辞,“简直是开玩笑。”

“当然不是只有你们。我们需要优秀的士兵。不能辜负纳税人对我们的期盼。”Völler说。

“我们也是守法公民……”

“根据调查你们差不多……十年没交过税了,虽然你们住得那么偏远。”

Lars仿佛看到了狐狸尾巴。

“那我们下午开始训练。”

Sven混沌的思绪偏离了重点:“下午?”

“当然。”Völler看起来一脸理所应当,“不然你以为NASA救你们是为了什么?做慈善吗?”

如果拿枪顶着我腰窝也算做慈善的一部分的话。Sven把这句话吞回肚子里。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Lars和Sven都是那种标准苦情剧套路的相依为命兄弟俩。母亲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父亲和继母带着他们在沙丘生活。在他们十岁那年,两个大人相继去世。

Lars和Sven把他们埋在院子外面。当Lars把最后一铲子土盖上的时候,Sven终于忍不住开始嚎啕大哭。

然后Lars也哭了。他抱着自己的弟弟,在沙丘里待了一晚上,希望沙尘暴能把他们带走。但这该死的天气从不遂人愿,那一夜还算得上风平浪静。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他们都灰头土脸,但还活着。同时因为埋得太浅,他们父母的尸体露出来半截。

“我们怎么办?”

“我们得把他们埋了。”Lars说,松开搂着Sven的手,“然后回去吧,我会照顾你的。”

Sven的劲儿又上来了。“我只比你小12分钟。”

“所以你是弟弟。 ”

Lars露出这几日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结束NASA的训练后两人把自己摔在床上。他们没心情洗澡,也没心情说话。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快到他们来不及反应。

最后Sven先开口:“我还是觉得这太不现实了。”

“你指哪一部分?”

“NASA,英雄,还有……”

“还有我们。”

Sven顿了一下。“啊。差不多吧。”

Lars看着他,忽然发问:“如果我们不在当下这个时代的话,你想做什么?”

“……我没想过。或许当运动员。”

“哈,你那玻璃体质。”

“你少说我。”Sven掐他一把,“你也一样。”

Lars不说话了。

“我们前二十年的人生过得跟狗屎一样。”他忽然开口,“我不觉得有什么会比这更糟糕了。”

Sven看着他:“也不全是。”

他记忆里最美好的时光便是没有风暴的晚上,他和Lars躺在沙丘里什么也不干。这很奢侈。星光洒落在大地上,事实上可见度很低,但在他们眼里那光芒放大了数十倍。这些星星跨越无数光年出现在他们头顶的天空上,Sven想想都觉得很美妙。而他身边还有Lars。他有时候看着他,会想他是不是也是一颗星星,是无数光年外的一个触摸不到的存在。但依然美好。

然后他又会想,他们长得太像了。但总有一些微妙的差别。他们永远是两个人。

而他爱Lars胜过爱自己。

这些话Sven不会去跟Lars说。永远不会。这是唯一的属于他自己的秘密。这秘密关于他的Lars。

他握住Lars的手,肌肤的触感温热而干燥,来自他的哥哥。Lars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抬头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他反手握住Sven的。

欲望落在他的眼底。爱意交融在血液里。

Sven的心开始狂跳。


【真的是肉渣我也没脾气了】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82199947.html?weibo_id=4396512601546674



“Sven。”Lars哑着嗓子叫他。

Sven注视着他。

“我会死在你怀里。”

Sven笑了笑,想起他们来这第一天的那次小小的辩论,“但这是个悖论。”

“它一直是。苦情剧男主。”

Sven赞同他。“好吧。一直是。”




FIN

基妈鲁迪, 我还是爱你们【.】

六角铜铃

那个……拜仁双冠
然后……一百粉
……抽奖
感谢所有看过我文与我互动过的朋友,爱你们。
奖品p2钥匙包,卡贴,明信片(自制)挂件(自制)抽两个小伙伴
点蓝手或者评论跟我唠嗑说想要啥就算参与
十人以上参与算有效不然就作废啦
二十八号晚八点截止 ,开奖

怕没人理我所以打了奖品有关的tag(抱头)

那个……拜仁双冠
然后……一百粉
……抽奖
感谢所有看过我文与我互动过的朋友,爱你们。
奖品p2钥匙包,卡贴,明信片(自制)挂件(自制)抽两个小伙伴
点蓝手或者评论跟我唠嗑说想要啥就算参与
十人以上参与算有效不然就作废啦
二十八号晚八点截止 ,开奖

怕没人理我所以打了奖品有关的tag(抱头)

Michelia_alba

Ghost[ Lars&Sven]

GHOST

    斯文按掉闹钟后没有马上起床,倚在床边读了一会书才起身洗漱。

    而后他坐在壁炉旁,静静地看火焰升腾陨灭。宁静的生活总让他想起过去,想起同样安逸的罗森海姆,想起小时候和拉斯一起踢球的草坪。

    外面的雪刚刚停下,天还灰蒙蒙的,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这个靠近北极圈的小镇有自己独有的宁静,在这里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嘿,你好!"斯文没有想到邻居会突然出来,他停下手里的活,想要解释他只不过想帮忙清扫出一条路来。

    "谢谢...

GHOST

    斯文按掉闹钟后没有马上起床,倚在床边读了一会书才起身洗漱。

    而后他坐在壁炉旁,静静地看火焰升腾陨灭。宁静的生活总让他想起过去,想起同样安逸的罗森海姆,想起小时候和拉斯一起踢球的草坪。

    外面的雪刚刚停下,天还灰蒙蒙的,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这个靠近北极圈的小镇有自己独有的宁静,在这里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嘿,你好!"斯文没有想到邻居会突然出来,他停下手里的活,想要解释他只不过想帮忙清扫出一条路来。

    "谢谢。"老人指了指脚下的路,"如果不介意的话…进来喝杯咖啡怎么样,我的手艺还不错。"

    老人家里的陈设都是20世纪初的风格,好多物件都是斯文从博物馆里看到过的。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仿佛一个穿越者,老人却笑着说,"总是忘不了年轻时的生活,那会儿意气风发,拥有一切。"

    "现在世界变化的真快,要不是为了等我女儿回来,我早就不想活啦。"老人还是笑呵呵的,言语间隐藏的悲伤故事仿佛是别人的。

    斯文没有说话,他的世界同样变化迅速,一夜之间他失去一切,不知道何去何从。

    "哦对了…你还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到这里了?"

    斯文的目光一下子暗淡了下去,他盯着手里的杯子,"我哥哥去世了。"他眼里含着眼泪,眉头深锁,"我始终无法接受,我觉得他还活着。所以…所以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想一些事…我们…我们是双胞胎,很多事心意相通。"

    "你们长的像吗?"老人给斯文添了咖啡,笑眯眯的看他。

    "像。"斯文在手机里翻出几张照片,都是年轻时一起踢球的照片。

    "嚯,真是另一个你。"老人看着照片,话里话外都是称赞。"不过…早点回家吧,家里总有人在等你。"

    斯文和老人道别,而后他回去收拾行李,订了第二天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家。

    

    斯文下了飞机先去了墓地,可却找不到拉斯的墓碑,埋葬他的地方只是一片枯黄的草。他疯了一样给所有人打电话,没有人接听。他跑回家,发现大门都没有锁。

    "有谁在!!!"斯文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混作一团,是梦是现实已经不重要,他现在想要哥哥。

    "是谁?"有人从厨房走出来。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

    "为什么是你…"拉斯一把搂过斯文,嘴里一直念着为什么是你。

    "拉…拉斯…怎么回事?我…"可他一瞬间又明白了,20世纪初的房子,没有墓碑的墓地…不是拉斯活了,是他死了。斯文说过如果拉斯比他先去世,那他也活不下去多久,一语成谶。

    1月27日,斯文乘坐的飞机坠毁,无人生还。

    

    我追着你出生,追着你死亡,如今总算没有让你等太久。


建议收听歌曲Ghost–BANNERS  (*˘︶˘*).。.:*♡

Kapitän Fips🇩🇪
双子都奔四了,岁月何曾饶人

双子都奔四了,岁月何曾饶人

双子都奔四了,岁月何曾饶人

Michelia_alba

双子[ Lars&Sven]



     人人都知道本德太太生了一对双胞胎。好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这个小镇,亲朋好友纷纷登门道贺。

     本德先生给大儿子取名拉斯,给小十二分钟的小儿子取名斯文。兄弟俩很少哭闹,瞪着溜圆的蓝眼睛似懂非懂的和爸爸一起看足球。直到他们会走路的时候,俩人也学着电视上的球星,在院子里抢皮球踢。

    "拉斯,进来,妈妈有话和你说!"本德太太在门口招手,拉斯怕弟弟等的着急,让他先和邻居去玩。

    "宝贝,妈妈今天中午要出去办事,没办法按...



     人人都知道本德太太生了一对双胞胎。好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这个小镇,亲朋好友纷纷登门道贺。

     本德先生给大儿子取名拉斯,给小十二分钟的小儿子取名斯文。兄弟俩很少哭闹,瞪着溜圆的蓝眼睛似懂非懂的和爸爸一起看足球。直到他们会走路的时候,俩人也学着电视上的球星,在院子里抢皮球踢。

    "拉斯,进来,妈妈有话和你说!"本德太太在门口招手,拉斯怕弟弟等的着急,让他先和邻居去玩。

    "宝贝,妈妈今天中午要出去办事,没办法按时回来给你和斯文准备午饭。不过我把食物准备好了,中午加热一下就可以了。妈妈不在要照顾好弟弟,不要去危险的地方。"本德太太亲了亲拉斯就出门去了。

    拉斯打开冰箱,看到了妈妈准备好的午饭,心里盘算着中午要给弟弟做哪个好吃的。拉斯看时间还早,就拿好钥匙准备出门玩,即使斯文比他高半个头,他也要把弟弟照顾的好好的。

    拉斯刚走出院子,就看见斯文捂着头,血从指缝里往外渗。扶着斯文的小伙伴赶忙喊拉斯带他去诊所。

    拉斯不敢耽误,直接把斯文带到诊所,医生紧急处理之后给伤口缝了两针。斯文全程咬着牙,没有掉一滴眼泪,即使他才四岁。

    "怎么回事!怎么刚出去就成这样了!"拉斯大声问,气愤之余更多是心疼。

    "是马里奥打的!"送斯文回来的小伙伴说,"马里奥的妈妈来球场揪他回家不让他踢足球,说他不如你们俩踢得好,他气不过,就在争顶的时候故意伸手打到了斯文。"

    拉斯听了以后什么也没说,向医生道谢后背起斯文回家。

    "哥哥我可以自己走。"斯文趴在拉斯背上说,他知道哥哥不如他强壮,所以额头再疼他也不想让哥哥背。

    "受伤就不要逞强,我背你走的还快。"

    到家后拉斯让斯文好好在沙发上躺着,他包好一个冰袋敷在斯文的脸上,嘱咐他好好在家休息。

    拉斯走到球场,看见马里奥还在球场上玩,他比附近的孩子年龄大,身体也强壮,经常仗着自己力气大欺负人。拉斯站在场地边看他们踢球,一句话也不说。

    "这不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拉斯本德先生吗?请问有什么可以指点我们的吗?"马里奥阴阳怪气的说,他知道自己打伤了斯文,但觉得拉斯顶多就是抱怨几句,这俩兄弟虽然踢球不错,但很怂,没有什么血性。

    "有。"不等马里奥回答,拉斯一拳打倒了马里奥,整个人骑在他身上,狠狠地向马里奥挥拳。

    马里奥被打懵了,他没有料到拉斯会打他,拉斯的那一拳确实不轻,头昏脑涨的只能躲避。

    路过的大人赶忙将拉斯拽开,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小本德这么凶狠。"如果你以后再欺负我弟弟,我会打的更狠!还有!我们就是罗森海姆最好的足球运动员!"拉斯甩手离开,他开始哭了起来,打的他手都痛了,弟弟脸破了,该多疼。

    "哥哥你说这是不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十八岁。"更衣室已经没人了,两个本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头盯着地板。"爸爸妈妈不在一起了,球队的状况也不太好…"

    "我会保护你的。"拉斯走过去搂住斯文,他知道斯文在哭。斯文从小就爱哭,尤其在他面前,所以拉斯就像小时候那样搂住他。"我会帮你解决一切困难啊。"

    他们紧紧抱在一起,像在悬崖上依偎的两棵树,盘根错节,枝丫掩映。他们是认识最久的伙伴,最无间的亲人。

    能成为双子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