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本田樱

16714浏览    1020参与
佐伊陈

都是广告牌,但是风格很不一样(不同时间画的)

都是广告牌,但是风格很不一样(不同时间画的)

佐伊陈
我很喜欢这种都是花纹的背景 (...

我很喜欢这种都是花纹的背景

(这是我第一次画这种背景画的画)

我很喜欢这种都是花纹的背景

(这是我第一次画这种背景画的画)

极夜汉化组

小樱那张原文是日本有名的一段描写美女的文字。
【我翻译的好渣啊,我认为翻译地不错的是小埋的op23333】
艾米丽真的太美了!

にのぬこ (@nk_NNNK512): https://twitter.com/nk_NNNK512?s=09
にのぬこ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004501

小樱那张原文是日本有名的一段描写美女的文字。
【我翻译的好渣啊,我认为翻译地不错的是小埋的op23333】
艾米丽真的太美了!

にのぬこ (@nk_NNNK512): https://twitter.com/nk_NNNK512?s=09
にのぬこ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3004501

Moony🌝

学校五毛狂草摸鱼

【p2女装注意】

学校五毛狂草摸鱼

【p2女装注意】

从零开始的零零
传一下燕穿樱的和服,樱穿燕的旗...

传一下
燕穿樱的和服,樱穿燕的旗袍这样的。

传一下
燕穿樱的和服,樱穿燕的旗袍这样的。

uphandC

轴五版本来啦~
感觉风格跟联五有点变动了。。。控制不好我的手_(:з」∠)_

轴五版本来啦~
感觉风格跟联五有点变动了。。。控制不好我的手_(:з」∠)_

墨桃

甜甜的画风我不配拥有(   :∇:)

tag有私心ǁ͚٩(•͈⌔•͈⑅)۶

甜甜的画风我不配拥有(   :∇:)

tag有私心ǁ͚٩(•͈⌔•͈⑅)۶

山月崽
第15话,总而言之,世界に一つ...

第15话,总而言之,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世界上唯一的花。

“大家把东西都拿好,B组的人现在去会议室,我昨天刚从伦敦回来,和英国那边的警方碰了面。看来我们还要在纽约留一段日子了。”
早上9点的时候,我们的大老板安东尼奥端着很多杯咖啡走进了办公室。其实除去光环和骂名,国际刑警也只是普通职工。对于我们这些国际刑警而言,柯克兰游轮案的总组长就是大老板,接下来的A,B,C三个分组副组长是我们的小老板。42岁的西班牙人安东尼奥.卡里埃多是总组长,是从马德里省警察厅调过来的,很擅长侦破经济类案件。剩下的A,B,C三组副组长都是和柯克兰游轮案有牵连国家的刑警。比如耀先生,之前侦破了中俄列车大劫案,发现了中北亚...

第15话,总而言之,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世界上唯一的花。

“大家把东西都拿好,B组的人现在去会议室,我昨天刚从伦敦回来,和英国那边的警方碰了面。看来我们还要在纽约留一段日子了。”
早上9点的时候,我们的大老板安东尼奥端着很多杯咖啡走进了办公室。其实除去光环和骂名,国际刑警也只是普通职工。对于我们这些国际刑警而言,柯克兰游轮案的总组长就是大老板,接下来的A,B,C三个分组副组长是我们的小老板。42岁的西班牙人安东尼奥.卡里埃多是总组长,是从马德里省警察厅调过来的,很擅长侦破经济类案件。剩下的A,B,C三组副组长都是和柯克兰游轮案有牵连国家的刑警。比如耀先生,之前侦破了中俄列车大劫案,发现了中北亚的一条贩毒线,他是B组的副组长,我,娜塔,本田,还有好几个刑警都是在B组的,不过我只熟悉自己周围的几个人,剩下的也不太来往。A组和C组的人我就跟不熟悉了,有很多美国这边的刑警,也有从FBI直接调过来的。
直接集中于柯克兰游轮案的专案组警力就有几十名,更不要说世界各地其他国家的分警力了。这是一场下的很大的棋局,牵扯到很多明里暗里的利益关系网。我已经在纽约呆了快一年多,不知道接下来又要去哪。反正我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有安东和耀先生在前面,我觉得这场案子肯定能破。如果我今年审核成功,我就去申请转正,做刑警应该还是比较适合我的。
“伊万,你要的冰美式;还有本田,你的卡布奇诺;娜塔也是卡布奇诺吧?还有卡迪夫的拿铁,哎对,克里斯蒂的是不加奶的对吧?还有这杯热巧克力是谁的,举个手……”安东把咖啡一杯杯放在我们的桌子上。
“谢谢你,安东。”
“客气什么,大家都是并肩作战的伙伴,不要把我当你们的上级。最近大家辛苦了,但现在是紧急时期,希望大家理解下。我看看,还有最后一杯,这是什么?哦珍珠奶茶,这都不用问了,一看就是Big Brother的。”安东走到耀先生的桌子前面,而耀先生还在蒙着毯子在桌子上打盹。“醒醒,别睡了,奶茶来了。”
“啊?奶茶来了啊……你啥时候改名叫奶茶了,安东?”耀先生睡眼惺忪看着自己的上级。
“你才叫奶茶,天天喝奶茶也不怕牙疼。赶紧醒醒,B组的要去开会了。”
我敢打赌,安东是我见过世界上最没有架子的老板了,你见过有哪个老板大早上跑出去给下属买咖啡和奶茶的?而且下属一点都不怕老板,嘻嘻哈哈和老板打成一片,这真的是很少见。
“不够甜。”耀先生猛吸了一口自己的珍珠奶茶,“我说要全糖的。”
“我让他们给你做了3分甜,大早上就你喝珍珠奶茶,前几天不是还嚷嚷着牙疼吗?”
“为什么啊,人生好没乐趣啊……”耀先生垂头丧气趴在桌子上,“我要我的奶盖……布丁……烧仙草……波霸……”
全组的人都像看智障一样看着耀先生,包括同样喜欢喝奶茶的本田妹子。这人的奶茶每次加料都加的像粥一样,里面塞得满满当当,本田说他某一天迟早会在吸珍珠的时候被噎死。不过我感觉她说的是气话,因为耀先生顿顿奶茶+垃圾食品也长不胖。
“大家吃早饭了吗?没吃的话带到会议室一边开会一边吃也是可以的。”
“老板,本田医生今天做presentatio吗?”耀先生一边吨吨吨吨吸奶茶一边问安东。
“当然啊,那个跳楼的秘书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还有之前那个被分尸了的o性男子。”
“那算了,挨到午饭再说吧。”
“我也是。”
“加一。”
“加一。”
……
环顾四周,大家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会心一笑。
本田没有理会,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跑过去打耀先生,也没有开玩笑回击我们。我感觉她最近状态也不太好,毕竟连续验了两具尸体,整个人也很疲惫。她直接举手问安东。“老板,我什么时候可以有公休假?我想抓紧时间把自己的试考了,因为我想去评定高级职称。”
“唉,现在肯定不行啊,拖泥带水的一直都是这个死样子,这案子3年前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还在牵扯更多的人。我知道你一路读医学院很辛苦,也想抓紧时间备考,但现在是真的没办法给你批假期。上级不给我们批别的法医,只能你来了。”
“但是我12月就有职称评定考试了。”
“我知道。”
“我没有主动申请要参与柯克兰游轮案,是纽约警察厅把我强制性分过来的。”
“我知道。”
“我再不考就来不及了,错过今年12月的考试,我就得再等4年。我现在备考压力特别大,每天还要上班,书都背不下去……”本田妹子越说越激动,感觉眼泪都出来了。“我从小就想做法医,但我是o,又是女生,如果没高级职称我肯定在犯罪鉴定中心留不下去的……而且我老公也说如果考不上就不要做法医了,让我回去做家庭主妇。”
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我们见过本田的老公,他和本田刚结婚不久,是个很优质的α,但是一开口就让人感受到了“大男子主义”,他觉得o性生来就应该在家生小孩带孩子。
“抱歉,我不能给你批假期,上面的人也不会允许你请假的。”安东明显也很愧疚,“你只能抓紧时间备考了,祝你考试顺利。”
“你们是在毁掉一个人的梦想!”本田妹子情绪爆发了,她哭哭啼啼的质问安东,说为什么上面不派其他的α法医过来。本田平日里不是这样子的,她有个外号叫草莓大福,因为大家都觉得她很甜很乐观,但她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本田的父母都是日裔美国人,但他们一直保留着传统日本人的观念,貌似最近也有带本田搬回日本的打算。
他们一直很反对自己的独生女儿做法医。
我总觉得最近本田和她的父母起了冲突,前几天在走廊看见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哭,就像现在一样。
“我要是留不下来,我这么多年的书就白读了……我现在……根本复习不下去……我脑子里一片白,什么都记不住……而且我现在特别怕怀孕……”本田越哭越厉害,让人感觉很难过,但是我们确实是没有办法。调什么人过来也不是安东可以说了算的,全看上面的人怎么指使。领导们只是坐办公室,他们才不管你要不要备考或者其他什么的。
“来来来,老妹妹,别哭了别哭了。”耀先生走过去抱住本田,“我知道你最近很委屈,害怕考试不过,天天上班还得干乱七八糟的破事。辛苦了辛苦了。你看,我也是o,也考了好多试。还有伊万,这家伙啥都不知道,零基础开始学的,不还是留下来了吗?”
本田妹子抱住耀先生嚎啕大哭。
“我又……不是你们呜呜呜呜……你们看什么东西一眼就记住了……我特别笨,书上的东西全记不住呜呜呜呜呜……我前几天看过的东西全忘了,我今年肯定考不上呜呜呜……”
“谁说你笨了?你笨能考上医学院吗?而且一遍记不住就多看几遍呗,放松心态,备考压力不要太大了。又不是说职称评定考试只有这一次,以后还会有的。”
“但我考不上他们今年就肯定不留我了……”
“谁说不留你的?我给你说,只要你老哥还在,就没人能把你挤出去,知道吗?老妹妹,别的不说,你可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法医了,你要是考不上,那群α一个都考不上。而且你不要怕,大不了四年以后再考,老哥我到时候估计也升了,绝对要你!乖,别哭了,老哥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但是我父母和我老公……”
“你父母那边我给他们说,至于你老公,离!想离就离,怕什么?东大毕业的很吊吗?律师很吊吗?哪里找不到东大毕业的?谁敢让你回去做家庭主妇,我一拖鞋直接飞过去抽死他!一双拖鞋抽完再换新的一双,我绝对把我柜子里的拖鞋全抽他脸上!”
本田妹子被耀先生的“拖鞋言论”逗笑了,因为耀先生有好多双很骚气的Hello Kitty的粉色拖鞋,他说是在义乌小商品城批发的,有整整几十双。
“本田,你去卫生间整理一下,我们现在先去会议室,稍等会你准备好了就来做汇报。王耀先上去做汇报吧,讲讲昨天亚瑟柯克兰的供述。”安东示意耀先生和其他的人去会议室。
“伊万,你最近好像拉肚子了,是不是想去卫生间?”耀先生看了我一眼。
“啊?哦对对对,我也得去一下卫生间,最近急性肠胃炎,没办法,四月病。”
“啊……你们这一个个的……行吧赶紧去解决,不能再耽误了,剩下的人赶紧去会议室!”
“谢谢老板。”我对安东说。
“你去看看本田,我感觉她最近状态不对劲,也许是因为他老公。”临走的时候耀先生对我低语。他笑着对本田做了个很夸张的鬼脸,“会议室见!”
所有人走后,本田也出了门。我悄悄跟在本田后面,发现她接了个电话,然后坐电梯走出了办公楼。出楼后,她的老公在外面等她。他气急败坏对本田说了些什么,本田就开始哭,然后两个人吵了起来。他们说的是日语,我听不明白,但我觉得大事不妙。
“Slut!”男子怒吼着说了这么一句话,直接打了本田一个响亮的耳光,本田被他推到在了地上。
“你在干什么!”我冲了上去,一把推开男子,把地上的本田扶了起来。
“我打我老婆关你什么事?”
这句话真是让我愣住了,这是在纽约啊,而且是科技如此发展的新时代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说这种话,仿佛他的配偶是不是独立的“人”,而是一件属于他的物品一样。
这个人还是什么东大毕业的律师,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我真想当场就还手,可是本田拉住了我,示意我不要管。她对男子说让他先回家,说我是她的同事,来找她去会议室开会的。
男子气呼呼地走了,临走的时候用日语说了些什么。那个时候,我明显能感受到本田在发抖,她不自觉地往我身后躲。
“他为什么打你?”我是真的很生气,真的想一拳就揍过去,但想到身边的本田,我还是克制住了。
“因为我一直在吃避孕药和抑制剂,被他发现了……他想让我怀孕……”
“可是你现在又要工作又要备考……”
“别说了,伊万,我们回去吧。”
“你胳膊上是怎么回事?”我突然看见了本田胳膊上的伤痕,“给我看看。”
“没什么。”
“给我看看。”我一字一句对本田说。
本田卷起袖子,我看到了她胳膊上的几片烫伤,伤疤还没有结痂,明显是刚烫不久的,有些地方甚至开始发炎化脓了。
“这是怎么回事?”
“做饭的时候没有小心。”
“是他弄的吗?”
“你不要管了。去开会吧。”
“你遭遇家暴为什么不报警?你现在才24他就敢这样,那以后呢?你必须要――”
“你很喜欢多管闲事吗,伊万?你什么都不了解,就站在这里说我应该怎么怎么做,就站在这里指责我,好像什么都是我的错一样!”本田回头朝我吼了一句,然后就又开始哭了。“我确实很无能,也很软弱……”
“对不起。”看着本田,我为自己刚才的样子感到羞愧,我确实什么都不了解,但是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先去医院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我现在给耀先生发消息。”
“可是――”
“如果你不去,我现在就报警。”
本田拗不过我,只得和我上出租车去了附近的Saint Portiff医院。
“赶紧来开会,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安东在上面讲话,我现在还在得偷偷给你们发消息!”
我的手机上收到了耀先生的消息。
“我们现在要去Saint Portiff医院,之后给你说,你先找个理由向安东搪塞一下。”我回了他这么一句消息,就直接拉着本田去了医院挂号。唉,预约,预约,美国医院全需要预约,等预约时间到了伤口都好了。
我拉住一个护士,问能不能快一点,她说我得和别人一样,等到一周后得预约时间到再来。
这个时候刑警证就派上用场了。我现场编了一个故事,说了一通什么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我们需要让这个女证人去作证,如果耽误了医院也要负责之类的鬼话。护士打了个电话,最后说我们可以得到“特殊待遇”。
医生看了看,说看伤口形状这像是用烧红的餐具烫的,问本田原因。她说之前去BBQ,想把餐刀加热一下然后切肉,结果不小心烫伤了好几处。
这个理由太拙劣了,医生用怀疑的语气问我是不是真的。
本田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
我忍住了。
我说,是这样的。
“伤口虽然有点发炎,但处理得当就没事。我开了点药,我现在很忙,还要去做手术,你现在先去另一位医生那里处理一下吧。本田医生――”
然后,医生的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同时回应。
“唉?”本田愣住了,因为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一个男性“本田”。
“您好,请问您是在叫我吗?”男性本田见到此景有点疑惑。
“废话,不叫你还叫谁?全Saint Portiff就你一个实习医生叫本田。”
“我也姓本田,也是医生。”
“唉?您也是日本人吗?”
“您也是吗?”
“我是本田菊,是Saint Portiff这边的烧伤科实习医生。”
“我是本田樱,是法医。”
“这也太巧合了!哇,您是法医,真是了不起啊……”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说日语了。
“嘿,要聊的话以后再聊OK吗?本田,你赶紧去处理一下病人的伤口,另一台手术马上就开始了,你得赶紧把麻醉泵找回来。”
“真的十分抱歉,我马上就去处理,主任!”本田菊急忙示意我们跟他去另一间办公室,打开照明灯,开始给医疗器具消毒。
“伤口化脓了……这里有一些地方已经溃烂了,需要剃除掉。我帮您用一点麻药吧,这样……”
“不要用麻药。”
“您是担心麻药会影响什么吗?没关系的,局部麻醉还是可以的,也不会影响大脑的记忆力……”
“不,请不要给我用麻药。”
“那冷凝剂可以吗?虽然冷冻作用消散后还是会疼,但是至少在剔除的时候不会。”
“不,我想让自己记住一些教训。请您直接开始吧。”
“好吧。”
因为这是患者自己的决定,医生也没有办法干预。哪怕是濒临死亡,如果患者主动放弃抢救,医生也必须尊重患者意愿。
“会很疼。”
“我知道。”
本田菊医生的动作已经很谨慎很缓慢了,但是我还是能看到本田樱额头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她咬着牙,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伤口溃烂的地方被剔除掉。而本田菊医生也是,他的刀几乎不敢动,生怕弄疼了本田樱。
但是本田樱一声没吭。
气氛凝固了,我们都没有说话。
“您很勇敢 ,我很佩服您。”在处理完毕后,本田菊医生递给了本田樱一张纸巾,“您肯定很疼,请您擦擦汗吧。”
“谢谢。”
“如果有什么紧急状况,下一次您可以不用预约。”本田菊顿了一下,“我可以直接帮您处理。”
“谢谢。”
本田樱向本田菊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就和我一起出了医院。
“真是神奇啊,居然有这么奇怪的事。你知道吗,Sakura和Kiku在日语里都是花。”
“那你们都是Honda Flower。”
“哈哈哈哈Honda flower?你这么一说,我想到日本有一首歌,是SWAP唱的,很有名,叫世界に一つだけの花。”
“什么意思?”
“世界上唯一的花。”
“现在有两朵了。”
“真神奇,简直像世界上的another me。我们都姓本田,我们的名字都是花,我们都是日本人,我们都是医生,我们都在纽约……”本田樱喃喃自语,“平行宇宙这种事说不上也是存在的。”
“你当时为什么不用麻药?”
“不感受到疼痛的话,我是没有勇气剔除溃烂的部分的。”
“为什么?”
“你知道吗,伊万,”本田樱走在路上,看着我们面前熙熙攘攘的人流,“我一直在随大流,我从小到大都在随大流。别的小女孩从小就有公主王子梦,于是,我也说服自己有这样的梦想。我告诉自己,找个完美的男朋友,结婚,生小孩,然后相夫教子,就这样,和千万个女孩子一样。但是我总是觉得不甘心,然后,我就把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我老公是东大毕业的,现在又在美国工作,还是律师。我年纪很轻,大学一毕业就结婚了,现在也算结婚2年了吧。所有人都很羡慕我,年纪轻轻就不用奋斗了,老公是个α,工资很高,地位也不差,仪表堂堂,确实是个王子。我呢又有美国国籍,这么看来,我的婚姻真是最完美的婚姻。”
“但并不是这样,他们并不了解。”
“是啊,花瓶里的花很美,但其实已经凋谢了,我也不是世界上唯一的花,只是很普通的花而已。你看路边,有那么多樱花树,其实我只是里面的其中一朵,4月一过就凋谢了。哈哈,我在说些什么呢?走吧,回去肯定又要挨大老板的训,耽误了这么久。”
我和本田樱一起回到了办公楼,会议早就结束了,但是安东和耀先生都没有说我们什么,他们似乎都知道了。安东说耀先生可以把会议要点发我们,让我们不用担心。
下班的时候,大家都走了。我看见本田樱的办公室灯还亮着,我敲开了门,看见她泪流满面的脸。
“你还好吗?”
“我没有勇气剔除溃烂的部分。”她摇头,哭着看向窗外。“我不是一个很有勇气的人。伊万,你先回家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
她执意要我走,我也没有办法,只能离开。
在路上,我给耀先生打了电话,我说了本田樱的情况,耀先生说他已经报警了。如果本田樱问起,他说他会负担全部责任。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报警?为什么她一再向她的老公妥协?本田医生是一个那么好的女生,她明明可以直接向她老公提出离婚――”
“人人都有本难念的经。因为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所以是很难做到感同身受的。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那离婚总是可以的吧!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就那么难吗?告诉别人自己过的并不好……”
“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这样做的,可能这样做会让他们更痛苦。”
“但是她可以更有勇气一点。”
“你也不能强行站出来要求别人有勇气啊。”电话一头的耀先生苦笑。“反正很多事情就是很难言说,我自己甚至都没搞明白。”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保持沉默?”
“你昨天和柯克兰谈了话,你觉得他以前为什么保持沉默?”
“我……我不知道。”
“因为无法独自承担后果。柯克兰是很有胆量的人,现在他也没有能力承担后果,但是他有面对的胆量。这种人很少见,你不能以他的标准要求所有人。”
“唉……算了,你今晚把会议的要点发我吧。明天见。”
“好的。另外,你明天要去接替娜塔监护柯克兰。之后我们一起去法兰克福。”
“知道了。”
我挂断了电话,看到了一边的本田菊医生。
“我一直在等您打完电话,不知道您现在方便吗?”
“本田医生?抱歉,我没注意到。”
“没事,我也是恰巧遇见您。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本田菊犹豫了一下,“今天看到伤口,我觉得本田小姐应该是遭遇了家暴。”
“是这样,已经报警了。”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没事。”
“其实我……我一直很疑惑。我看到了你的刑警证,也知道本田小姐是法医。你们应该就是警方吧,为什么家暴还会发生在本田小姐身上?你们应该更有手段处理……”
“那医生就不感冒吗?”
“抱歉……我……问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冒昧了。她今天那样,我真的很担心。”
“没事,大家都是普通人。”
“但是我觉得今天的本田小姐真的很勇敢,她是个勇敢的人!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以后我们也可能没什么交集,但请您把这个给她,就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祝她早日康复。”本田给了我一个小小的玻璃植物标本。
“是樱花吗?”
“是的。我没有从日本带来太多东西,只有上中学游学的时候在京都买的一件小纪念品。”本田不好意思的笑了,“我觉得……这个更有象征意义,樱花是很坚强,很灿烂的花。”
“好的,我会转交给她的。”
“那么我就告辞了,很感谢您。”本田菊向我鞠了一躬,便匆忙转身离开了。

标本里的樱花保持着灿烂绽放的形态,仿佛是谁把时间凝固住了。透过路灯的光芒,我可以看见标本的纹路,花瓣的轮廓……

世界上唯一的花啊。

(未完待续)
(图源百度)

唐圄

她们太好了,我画不出她们好的万分之一

她们太好了,我画不出她们好的万分之一

黎暮晦朔
女巫是什么做成的?是糖果,黑药...

女巫是什么做成的?
是糖果,黑药水和闪闪发光的宝石。
甜美又危险,邪恶又天真
黑猫是什么做成的?
是高傲的态度,危险的爪子和慵懒的身姿。
女巫用糖果诱惑了黑猫,黑猫用魅力驯服了女巫。
黑魔法的光在暗夜中肆意,女巫在篝火中狂欢,黑猫舔舐着爪子,跳上了女巫的肩膀。

是鸽子妹妹给的神仙文案!
太爱了(捂心口)

万圣节快乐🎃🎃🎃
是极东姐妹的女巫和猫妖

女巫是什么做成的?
是糖果,黑药水和闪闪发光的宝石。
甜美又危险,邪恶又天真
黑猫是什么做成的?
是高傲的态度,危险的爪子和慵懒的身姿。
女巫用糖果诱惑了黑猫,黑猫用魅力驯服了女巫。
黑魔法的光在暗夜中肆意,女巫在篝火中狂欢,黑猫舔舐着爪子,跳上了女巫的肩膀。

是鸽子妹妹给的神仙文案!
太爱了(捂心口)

万圣节快乐🎃🎃🎃
是极东姐妹的女巫和猫妖

黎暮晦朔
一只要吃糖的小小猫妖樱果然手速...

一只要吃糖的小小猫妖樱
果然手速慢的人就是赶不上
万圣节快乐

一只要吃糖的小小猫妖樱
果然手速慢的人就是赶不上
万圣节快乐

山月崽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a...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anotheryou,也许你们有千里之遥,毫无血缘关系,成长环境完全不同,出身家庭完全不同,甚至观点立场也完全不同,可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another you。


那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你。

总而言之,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anotheryou,也许你们有千里之遥,毫无血缘关系,成长环境完全不同,出身家庭完全不同,甚至观点立场也完全不同,可这个世界上就是存在着another you。


那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