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本田葵

20952浏览    835参与
花尚菇

『本田葵』权衡

#短打

#ooc注意

#语c自戏

杯红酒如同鲜血一般,空气中弥漫着酒醇厚的香气。

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一张桌子,两个人,

“…那本田先生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呢?”

看着对面那人强颜欢笑的神情,戏谑的道:

“哦?下一步?小生当然是要考虑日/本未来的发展啊,即使…牺牲了‘最亲’的人,为了国家的利益,小生认为…也不是不可以吧”

终于,眼前人压制不住怒火,掀翻了桌子,咬牙切齿的道: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那人‘野蛮’的行为,也不在乎,细细抿了一口红酒,待酒味在嘴里弥漫开后轻声的道:


“小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本,仅此而已。”

#短打

#ooc注意

#语c自戏

杯红酒如同鲜血一般,空气中弥漫着酒醇厚的香气。

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一张桌子,两个人,

“…那本田先生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呢?”

看着对面那人强颜欢笑的神情,戏谑的道:

“哦?下一步?小生当然是要考虑日/本未来的发展啊,即使…牺牲了‘最亲’的人,为了国家的利益,小生认为…也不是不可以吧”

终于,眼前人压制不住怒火,掀翻了桌子,咬牙切齿的道: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于那人‘野蛮’的行为,也不在乎,细细抿了一口红酒,待酒味在嘴里弥漫开后轻声的道:


“小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日/本,仅此而已。”


花尚菇

『葵黯』侵夺

#短打

#如果ooc还请见谅

#语c自戏

鲜血飞溅,一具具尸体相继倒下,鲜红的瞳孔是如此的冷漠,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修长的武士刀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丝毫不留情面。

看着那人半跪在自己面前,往日的辉煌早已不见,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轻佻起他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戏谑的道

“小生还以为谁呢,没想到是黯君啊,怎么?黯君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小生能踩到你的头上吧”

肮脏的血溅到了那人的脸上

“哎呀,黯君的脸脏了呢,小生帮您擦擦”

为人抹去脸上的污血,在人脸颊上落下一吻,


“只要,小生够强,黯君就不会违抗小生了吧”

#短打

#如果ooc还请见谅

#语c自戏

鲜血飞溅,一具具尸体相继倒下,鲜红的瞳孔是如此的冷漠,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修长的武士刀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丝毫不留情面。

看着那人半跪在自己面前,往日的辉煌早已不见,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轻佻起他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戏谑的道

“小生还以为谁呢,没想到是黯君啊,怎么?黯君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小生能踩到你的头上吧”

肮脏的血溅到了那人的脸上

“哎呀,黯君的脸脏了呢,小生帮您擦擦”

为人抹去脸上的污血,在人脸颊上落下一吻,


“只要,小生够强,黯君就不会违抗小生了吧”


久雨寒浅

【黑塔利亚】交响乐

是昨天开始就盘绕脑海挥之不去的脑洞。

有异色出没。历史向。

我好菜真的。

基本都是个人向【史向的话还是不要搞cp了】,因为了解的不深可能不太对。可以猜一下都是什么历史/时政hhhh。

有些地方可能有的偏激,因为真的很气……

有错误欢迎指出。

……………………………………………………………

【一】

德军已经逼近莫斯科,已经近到了可以看到他们漂洋的红旗的地步。

“你真的要去吗?”上司皱眉。背对他有着红色瞳孔的拉斯夫人将手中的枪上膛,嗯了一声:“已经很近了。”

“伊利亚,你没必要。你完全可以待在后方指挥的。”

这是无路可退的一战,他不觉得伊利亚应该去冒这个险。

手枪上膛的声音...

是昨天开始就盘绕脑海挥之不去的脑洞。

有异色出没。历史向。

我好菜真的。

基本都是个人向【史向的话还是不要搞cp了】,因为了解的不深可能不太对。可以猜一下都是什么历史/时政hhhh。

有些地方可能有的偏激,因为真的很气……

有错误欢迎指出。

……………………………………………………………

【一】

德军已经逼近莫斯科,已经近到了可以看到他们漂洋的红旗的地步。

“你真的要去吗?”上司皱眉。背对他有着红色瞳孔的拉斯夫人将手中的枪上膛,嗯了一声:“已经很近了。”

“伊利亚,你没必要。你完全可以待在后方指挥的。”

这是无路可退的一战,他不觉得伊利亚应该去冒这个险。

手枪上膛的声音在风雪中显得清脆,像是某种狂热交响乐的第一个音符。

伊利亚转过身来,笑的自信张扬。

“莫斯科是他路德维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二】

手里的武士刀被挑飞,本田菊看着自己绝对不可能拿到的刀,咬了咬牙。

强弩之末。

“已经结束了——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黑色短发的东方人将手中的刀指向本田菊的喉咙,仿佛随时打算刺穿这致命的弱点。

“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都已经投降了,你真以为你能成功?”王黯语气里的嘲讽不加掩饰,“阿尔弗雷德之前炸了你两座城?只可惜我看不到,不过耀两天前说本田葵已经撑不住了……想负隅顽抗吗?”

“王黯!”他的声音提高上去。

“叫我也没用。”王黯的神色依旧冰冷,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当年那个和王耀一起把他们捧在手心里疼的哥哥。

“本田葵已经要撑不住了,你又指望本田罂能撑多久?又或者你希望本田樱一直面对那些豺狼虎豹?”

他说的毫不留情字字诛心,却都是本田菊无法反驳的事实。

“投降吧,已经毫无意义了。”

【三】

还未成年的学生们将打火机扔到了街道上,宽阔的街道霎时燃起火焰。

混乱。虚伪。麻木。冷漠。暴力。颠倒黑白。不辨是非。

井底之蛙一样的家伙,愚蠢的无可救药。不,不是无可救药,他们已经将自己放弃。

他们没有想过要拯救自己,只是毫无意义的控诉,以期更多的利益。

他们更不知道,独立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如今大哥一概不理是对的,他们不痛就不懂,不痛就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红衣的青年沉默的站在人群中,将手中漆黑的枪上膛,然后举向了天空。

枪声响彻。

暴乱的人群因为枪声而停下,他们茫然的巡视,看到了那个穿着红衫的青年。

他这一身红实在醒目——是他们特/区旗帜的红,是国旗的红。

他身后站着很多人。

“都带走,一个都不能少。”王嘉龙开口,声音冷的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他的家人一般。

“然后,做了‘实质性’贡献的家伙,开除国籍。”

【四】

“嗯……我记得这是首领之一,没错吧?”

青年戴着眼睛拿着折扇,一副儒雅书生的模样。他并不打算等旁边的人回答,因为他下一秒就直起身来,不再看被押住的人一眼。

手里的折扇打开,掩住了半张面孔。“去交给大哥吧,这段时间大哥也气的够呛……嘉龙那边我来说,不然他怕是要直接过来了。”

他的兄弟不善言辞,但是最近脾气倒是谁都能看出来的大。

王濠镜一边思考下次去香/港那边的时候要不要劝劝,一边慢慢走远。

嗯……看来做个小透明也挺好的呢。

【亚细亚的马修——濠镜。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听说濠镜抓到了打算交给少主,然后……然后没成?到底是怎么样其实我也不清楚来着……但就这么先写吧……】

我不是鸽手
没啥就是突然,想画这对了

没啥就是突然,想画这对了

没啥就是突然,想画这对了

夏璃

黯葵短打(你是男主系列)(新坑预告一)

花纹症:暗恋对方的那位,会从身上尾骨处的皮肤开始暗恋人喜欢的花的花纹,类似纹身的图案,并且会像植物一样慢慢生长,每一次花期,长有花纹的地方都会有强烈的灼热感,生长速度会比平时快很多,如果不能得到好的结果,得了花纹症的人,最终会全身长满花纹,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最终宿主散为花朵,即开即逝

————

  你无奈的看着站在你面前的人“王黯,您要当真怕自己活太久便直说,小生定会满足您,给您个痛快,您这三番五次混入敌方军队见敌方首领,这要是让您家上司知道了会怎样,不用小生跟您强调吧?”面前的人却没有一丝慌乱,反倒是轻轻勾起嘴角“爷今儿又不是来刺杀你的,你怕些什么,爷可是个讲信用的人,以前不是和你约...

花纹症:暗恋对方的那位,会从身上尾骨处的皮肤开始暗恋人喜欢的花的花纹,类似纹身的图案,并且会像植物一样慢慢生长,每一次花期,长有花纹的地方都会有强烈的灼热感,生长速度会比平时快很多,如果不能得到好的结果,得了花纹症的人,最终会全身长满花纹,花朵会真的脱离宿主,最终宿主散为花朵,即开即逝

————

  你无奈的看着站在你面前的人“王黯,您要当真怕自己活太久便直说,小生定会满足您,给您个痛快,您这三番五次混入敌方军队见敌方首领,这要是让您家上司知道了会怎样,不用小生跟您强调吧?”面前的人却没有一丝慌乱,反倒是轻轻勾起嘴角“爷今儿又不是来刺杀你的,你怕些什么,爷可是个讲信用的人,以前不是和你约定过,等你生日了一起喝酒,今儿不是你生日吗?爷来赴约”精疲力竭的你懒得与他争论,只好难得的顺了他的意

————

十月的风带着夏日最后一丝燥热,轻轻吹起你的衣角,你只觉得更多面积的皮肤灼烧般的疼痛,的确,十月,彼岸花的花期,你能感觉到自己整个后背都布满了花纹,这大面积的疼痛已经让你无法控制好自己的神情,好在衣服遮住了那些花纹,只要不被那个老狐狸发现就好,否则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不过等到最后肯定是瞒不住的,你只能暗暗祈祷他不曾听说过这个病症,但若他不知道你不久后就会丧命,毕竟以你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去表白,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吗?那还真是有些可悲,你从未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

————

刀剑无眼,平日里就是如此,更别提是在战场上,王黯作为一名中国士兵自然会参战,花纹已快遍布全身,疼痛让你无法正常战斗,但你又必须强撑,你抬眸看向跟你眸色相同的那个人,就在你愣神之际一颗子弹射穿了你的胸膛,不只是子弹贯穿的痛,还有花纹带来的疼痛,那个拥有暗红色眼眸的人抱着你的上半身,你用尽所有的力气开口“我爱你”,花朵没有落下,因为一切已经晚了,你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心爱之人脸上的焦急神情。这一次,我居然什么都无法改变……


正文是和某人的对戏

@白沫 别当鸽子哟


极夜汉化组

彼岸

菌類 (@KINRUI_93):
https://twitter.com/KINRUI_93?s=06

彼岸

菌類 (@KINRUI_93):
https://twitter.com/KINRUI_93?s=06

夏璃

“不得不说您还真是天真的过头了,不论遇到什么情况,小生都不会慌乱,武士不可能跪下,更何况还是向您这样弱小无能的人,王黯该醒醒了,小生只属于自己,毕竟打起来的话您也不一定打的过我”

算是上个黯葵后续?

“不得不说您还真是天真的过头了,不论遇到什么情况,小生都不会慌乱,武士不可能跪下,更何况还是向您这样弱小无能的人,王黯该醒醒了,小生只属于自己,毕竟打起来的话您也不一定打的过我”

算是上个黯葵后续?

我。
点图葵菊,画的开心, 艾特太难...

点图葵菊,画的开心,

艾特太难了!!!!!

点图葵菊,画的开心,

艾特太难了!!!!!

我。
“你不是他。你是谁。”“您猜猜...

“你不是他。你是谁。”
“您猜猜看。”

似点图,画滴开心,耀葵蛮好 @上君今天吔源石了吗

“你不是他。你是谁。”
“您猜猜看。”

似点图,画滴开心,耀葵蛮好 @上君今天吔源石了吗

看到请催我去写r18。

月亮。

黑白菊(葵菊)向。有一点点极东。一点点。


“菊。”

本田菊突然听到了谁在低语,那声音熟悉又陌生。他回头看了看,房间里没有人。

“幻听吗,果然有点上了年纪吧。”他叹了口气走出去,把大开着的推拉门关上一半,跪坐下来。


“本--田--菊--!”


突然眼睛被捂住,顿时一片漆黑。

“葵。松手。”他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啧,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聊死板啊。菊。”

“……。”本田菊抿了一口茶。“回来做什么,几十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找我?”

“因为想你了所以来看看嘛,你知道,小生那个世界可没有你这里这么太平。”本田葵整理了一下军服,挨着本田菊坐了下来。


本田菊叹了口气,把手搭在他的手上。

“说的...

黑白菊(葵菊)向。有一点点极东。一点点。


“菊。”

本田菊突然听到了谁在低语,那声音熟悉又陌生。他回头看了看,房间里没有人。

“幻听吗,果然有点上了年纪吧。”他叹了口气走出去,把大开着的推拉门关上一半,跪坐下来。


“本--田--菊--!”


突然眼睛被捂住,顿时一片漆黑。

“葵。松手。”他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啧,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聊死板啊。菊。”

“……。”本田菊抿了一口茶。“回来做什么,几十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找我?”

“因为想你了所以来看看嘛,你知道,小生那个世界可没有你这里这么太平。”本田葵整理了一下军服,挨着本田菊坐了下来。


本田菊叹了口气,把手搭在他的手上。

“说的好听,我们这里也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太平的,还有上次,不就是因为你们,才挑起的战争吗。”

“诶,可是,因为当时菊也同意嘛---”

本田菊打了个激灵,放下茶杯,抬头看向了月亮。

“这里的月亮一直都这么圆吗?”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是耀君以前说过的,在下认为您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

“当年……”

“嘘。”

本田葵刚要说出口的话被菊挡了回去。


“兔子在捣年糕哦。”

“还有桂花的香味。”


东黎君

这个漫画没有画完
明天我再发全部
用圆珠笔的

大概意思
本田菊和王黯是同班同学,一个学习委员,一个班长,体育课王黯没上。本田葵被一帮女生拉袖子,袖子断线了,他也不知道。
之后他回班取东西,然后就看见了沐浴在阳光下的王黯(并没有),当时王黯再看他弟弟妹妹们的照片,正在笑,本田葵看见后就看直了,同时袖子也短了(葵:小生的妻子就这么美。黯:滚。我:葵先生,您人设快塌了)然后就来了一句:妈妈,小生的袖子好像断了!黯:这小兔崽子又抽什么疯?

我明天就补上
但愿
明天家长会
呵呵(;一_一)
大家给我上柱香,谢谢

这个漫画没有画完
明天我再发全部
用圆珠笔的

大概意思
本田菊和王黯是同班同学,一个学习委员,一个班长,体育课王黯没上。本田葵被一帮女生拉袖子,袖子断线了,他也不知道。
之后他回班取东西,然后就看见了沐浴在阳光下的王黯(并没有),当时王黯再看他弟弟妹妹们的照片,正在笑,本田葵看见后就看直了,同时袖子也短了(葵:小生的妻子就这么美。黯:滚。我:葵先生,您人设快塌了)然后就来了一句:妈妈,小生的袖子好像断了!黯:这小兔崽子又抽什么疯?

我明天就补上
但愿
明天家长会
呵呵(;一_一)
大家给我上柱香,谢谢

kuroiyasu

七楼有买中古本的 价格白菜的很 居然被我翻到唯一一本 画风挺喜欢的就买了 黑塔、fate、网王等 是赠送的彩页啥都没写所以也不知道作者~

七楼有买中古本的 价格白菜的很 居然被我翻到唯一一本 画风挺喜欢的就买了 黑塔、fate、网王等 是赠送的彩页啥都没写所以也不知道作者~

神龙见首不见尾🐉

是两张图,想做成电影截图的感觉但是还是功力尚浅。。。

是两张图,想做成电影截图的感觉但是还是功力尚浅。。。

神龙见首不见尾🐉
「优雅旋转飞舞的蝴蝶,虽然我也...

「优雅旋转飞舞的蝴蝶,虽然我也很是喜爱。」
「这个世界却太过美丽,早已令我厌倦无比。」
               ——狂々撫子

「优雅旋转飞舞的蝴蝶,虽然我也很是喜爱。」
「这个世界却太过美丽,早已令我厌倦无比。」
               ——狂々撫子

Adel.

青石.

是和晓梅小姐的对戏——搬来了.

好像似乎是葵湾向(?)注意避雷.

架空非国设.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民国的感觉(?)

我流葵不适合恋爱.确信.本来是应该狠狠怼人的但是因为晓梅小姐太可爱而且自己想尝试一下就这样了.顺便吹吹晓梅小姐了.

戏还没对完...因为学业互咕(?)

这绝对是我写过最温柔的戏.

————————————————————————————————

湾:

纤白瘦手撑著古傘步行在巷子之間,脚步是有意的缓慢。

葵:

苍白指骨松松搭着纸伞柄,身着淡色和服漫步细雨, 脚踝上衣摆被丝丝雨点绘染至深深浅浅. 抬眸,不远处古伞下是一纤瘦少女. 依旧...

是和晓梅小姐的对戏——搬来了.

好像似乎是葵湾向(?)注意避雷.

架空非国设.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民国的感觉(?)

我流葵不适合恋爱.确信.本来是应该狠狠怼人的但是因为晓梅小姐太可爱而且自己想尝试一下就这样了.顺便吹吹晓梅小姐了.

戏还没对完...因为学业互咕(?)

这绝对是我写过最温柔的戏.

————————————————————————————————

湾:

纤白瘦手撑著古傘步行在巷子之間,脚步是有意的缓慢。

葵:

苍白指骨松松搭着纸伞柄,身着淡色和服漫步细雨, 脚踝上衣摆被丝丝雨点绘染至深深浅浅. 抬眸,不远处古伞下是一纤瘦少女. 依旧是不急不缓踏着青石板,清脆声音和着细雨连绵之声. 待稍稍近人些,微微眯眸于朦胧雨帘中看清这少女清秀面庞. 轻咳两声缓缓开口.

相必是林晓梅小姐了. 想不到大户人家中的千金小姐也会有如此雅兴. 

湾:

聞其熟悉声音猛然回首,看著站在庭眼前的身影,不禁有些惊讶。很快眼里惊讶散去,輕咽一口唾液臉上逐漸浮現厭恶表情,五指緊握著傘柄并把傘微微放下以傘面擋住臉部,過一會兒後便抬傘向對方展現一抹禮貌的莞尔笑容,一手搭在腹上,半蹲向眼前人行禮,隨即笑道。
“您就是本田先生了吧?聽老師說您是一個很有禮貌的人,很高興認識你呢~今天本田菊先生不用忙別的事情嗎?但我還是忙其他事情唷~那麼我先走了哦。”

葵:

 即使细雨模糊了面前人脸,却还是捕捉到了对方的不快神情. 微微抬首淡漠看人将伞缓缓放低心中了然轻笑声,见对方挂上拙劣的笑脸象征性的扯起嘴角,眼中却是漠然.

 对人只不过是虚假面子上的礼节回礼致意.对方稍露锋芒的话语穿过密密细雨,对对方在雨中清晰的声音似是无动于衷,只是盯着木屐的颜色逐渐变深. 末了直到空气中只剩淅沥的雨声才缓缓抬头. 

能在这雨天见到晓梅小姐也是我的荣幸. 

将视线越过人头顶冷声道. 

原来大户人家的小姐也会如此忙碌.在这细雨连绵的天气怕是脑子也不会非常的清醒---以至于会认错了人. 

硬生生的嗤笑声只是为了看对方的表情微微变化. 忽作惊讶状眼眸中却是深邃淡然. 

啊,是我疏忽了. 大户人家的小姐才没有时间和精力记得一平民的名字,更不会把时间用于和我站在雨里浪费. 是小生打扰了. 

湾:

指節不停磨蹭著雨傘傘柄,偽裝的禮貌笑容终究還是隨著雨風散去,一向閃著光芒的棕色雙眸已然隨著笑容好像被冷冰冰的雨水冲刷掉化作黯淡色彩。

很混亂——。

按常理來說,自己對他也該是毫無波動才對,準確來說,是好感和厭恶感都沒有,完全沒有。即使是看在老師的份上,也稍微有些好感罷了。

可是——。這種好感和厭恶感并存的感觉是怎麼一回事?就好像是臭豆腐搭上珍珠奶茶這種奇怪的感覺,令人煩惱,不想触碰,也不想去了解。

腦中思绪萬千,猶如西山重疊亂雲浮,一股股令人近乎窒息的厭恶感如同極目滄波吟不盡,逃避不了,簡直是到了无藥可救的程度。

基於腦中思绪和心中情緒,方才泰若自然的臉上不禁變得有些慌亂,句句話語透過空气清晰地傳入自己耳中,句句正在攻破心中城墙。

“那個……!”

老師。

“那個剛才很抱歉!我其實現在正去一間茶馆消閒,不知道本田葵先生有沒有兴趣跟我去消閒,当作剛才的……道歉禮物呢?”

雙手搭在背后,语气是明顯的喜悅,再次對對方展露出笑容,可這次不是虚假的莞尔一笑,是平時——和老師在一起,那種真心快樂,而又像極了春天花朵般溫暖而又美麗的笑颜。

可能剛才那股厭恶,就是來自對臭豆腐搭上珍珠奶茶這種奇怪感覺的厭惡了吧。


老師。


我這樣做,真的正確嗎?

——— 从这里开始我变得奇怪了...um,是从没谈过恋爱的有点慌.——

葵:

迷离飘渺冷雨间,涓滴春意深.空气里都是雨水打在树叶上的莽莽,却又令人联想到清晨花朵上露珠的芳香.沾湿了衣袖的冷雨映出泛着檀木清香的菱花窗.小巷也是潮湿的。一块块坑坑洼洼或平平整整的青石板,错落有致的相互依偎着.这有些湿润的空气稍稍柔和了人话语的棱角.歪头看着眼前姑娘面容的变化不禁好笑.看她慌乱的样子有意无意的弯弯嘴角.

——时间应该不早了.余光扫到水滴从纸伞边缘缓缓坠下,忽然想起时间的流逝微微皱眉.正欲开口告知离去却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有些窘迫却急促的先开了口,微微踮起的脚短暂的犹豫还是落下,使雨水缓缓漾出波纹.闻言有些惊讶的抬眸对上她的眼,挑眉听着她稍稍迫切的话语将表情隐在伞的阴影下显得晦涩不明.

春日的阳光照耀上来了呢.细碎明亮的阳光下,才发现这是第一次好好去审视这个女孩子.面前的姑娘撑着油纸伞,臂弯里夹着三两本蓝封线装书,衣衫掩映下皓白的手腕仿若藕段。指尖似有似无的抚过斑驳的墙壁,心中不禁疑惑这女子是否就是从那首有所耳闻的名贵的诗里走出来的姑娘——可她并不沮丧,不是那个“像丁香一样接着愁怨的姑娘”.她的嘴角噙着纯真笑意,眉眼盈盈如一口清澈的泉,就连那眸中流转的光彩都是温柔得快要化出水那般,比春日的阳光还更加明媚.连有意隐在伞下的阴影都被照亮.

我记不清莱茵河旁爱丽丝的模样,却梦见青石巷里打着油纸伞的姑娘.见此景一瞬恍惚,不知怎的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如若在平时,是绝对不会答应这种稍显幼稚的请求的.但这是在现在,这个下着太阳雨的青石巷.

只是淡淡笑笑.

既然如此,小生也不好拒绝了.清冷的声音终是被阳光温暖了.

也许,是春日的阳光太明媚了吧.

湾:

迷霧煙雨一瞬消失,化作涟涟細雨,溫柔的陽光像是偷偷走進來一樣照往自己的臉上,随后抬眸小心翼翼地看向眼前人神色,生怕他一個拒絕,以傘面微微擋住陽光与自己,停下來与他眼神接觸。接著又怕他發現自己的動作,目光移向身旁佈满青苔的墙壁,五指緊握雨傘手柄,看起來有些緊張。

哎?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剛才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那樣奇怪的举動,更重要的是,那種举動是只展露在老師和嘉龍他們面前的動作,這是面對老師的質問還有嘉龍質問著自己為什麼沒有買珍珠奶茶給他的時候心虚的表現。在初次接觸的生人面前,我會做出那樣的動作?

好奇怪。

為什麼我會對他做出那樣的動作?

對自己的動作感到疑惑且呆愕了一會兒,認為自己被拒絕,但却得到了一個完全不在意料之外的回應后,猛然抬頭,眼神与他接觸時,狂浪四湧。

他柔软的黑发因方才被雨風吹著而凌乱,一点滴溫和淺金色陽光照在他頭髮、臉部和身體,溫柔又带有友善笑意的声音沿著空气進入耳中,如同春天的小綠叶,笑容已經深深刻印在自己腦中,忘不掉了。

視覺与聽覺被一股股狂浪冲刷著,不受控制的它令人不解、疑惑、惊喜、疯狂、窒息、沉淪、最後完完全全的投降,它是无情的,好像沒有聽到那陣呼救声,第二道、第三道防線已然崩潰,若无其事地冲击最後的防線——。

心里的深处。最後一道又一道用岁月累積起來的堅固城墙被怒海狂涛攻击、冲撞著,彷彿想要佔領城墙內的一切。就像是城墙外的骑士想要带走墙內的公主。

這種令人窒息的感觉,好想快些逃離這里呢……

“那!”

与心中想法不同的是,行動。嘴角揚起對他展露大大笑容,双眼弯成月牙形状,陽光照著深棕色眼眸形成些許柔光,心里躁動的感動,化作一片朱紅,散在柔軟的臉頰上。

“一起走吧!”對著他伸出手,沒有等他回答就擅自牵起他冰凉的手掌,往前迈步高兴得就像是在校園遊乐場成功約到自己心儀對象的幼稚小孩,但很快,這股情緒又散去。

哎?

手清晰地碰到柔軟的触感,通過神經線傳入大腦系統,清晰地告訴著自己——自己正在握著他的手。

“哎——?哎哎哎——啊啊啊啊啊鳴!對不起!”

慌慌張張地惊呼著,立即松開對方的手,接著離他遠離数大步,雙手往上又往下,做出看了令人想笑的動作,其實是因為太害羞而做出這些,臉上湧上一股火熱。

葵:

深巷缱绻,和记忆中的家乡清幽得相似、雅致得相似,烟雨青檐黛瓦,粉墙黛瓦之间点缀着一丛幽篁、几棵翠树、几丛碧草、几只素洁的花,嫣然在墨卷深处。雨丝打在青石路上,朦朦胧胧。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烟岚随风浮动如纱。

面前青涩少女慌张的举措闯进这幅画卷.眸中似是深邃的,毫无波澜的凉薄的一汪泉水.只是毫无自觉地歪头挂着那不知真假的笑颇为玩味的看着面前人纠结无措的样子.

疏影荫蔽着清澈如流的青石.

女孩脸上淡淡的嫣红令人想起故国的樱花,她眼中飞扬的明艳的神采令人稍稍愣神,眼中措不及防闯入人的笑颜..

一瞬间微微失神,心中终是泛起了波澜,明暗交杂的眸中终盛了阳光微微荡漾.

欸…?冰凉手掌上突然的温暖与柔软的触感.本能的想要快速的抽回手却不自觉地陷在这暖意中.微微瞪大了眼睛对上身旁清丽少女的清澈眸子,对方嫣然的笑脸洗去了眸中最后的淡漠与凉薄.

手心微微出了些汗,大脑一瞬的空白让浅浅的粉红爬上了耳根. 碧树婆娑,巷间碎花的日光映在青石上晶亮清澈,令人稍稍清醒些轻咳了两声冷静了些,却听见对方的惊呼.偏头看去是少女的慌张无措的样子,风不经意的抚开她耳边的发丝——她的耳尖红的似乎要滴血.

噗呲.不禁笑出声来.意识到面前人更加的慌乱微微别过头,假装是欣赏巷间朦胧的阳光不在意的开口.

晓梅小姐不是要去茶馆么.再停留在这里喝茶的时间就要过了唷?

缓缓迈开了步子朝她去的方向走去,并没有做停留,仅仅留给身后人一个纤瘦的背影.

——她会追上来的.嘴角微微轻扬.

湾:

 對方由身邊經過,心里還沒有浮現排斥這樣的行動的身反應時,身體已經率先作出相對的行動了。

“等、等等——!”

由唇里吐出的請求話語,快速地轉身,迅速伸手,踏出脚步。一气呵成的動作。和平時吃飯,举起筷子、夾起蔬菜的正常動作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咽下蔬菜時,并沒有思考這個動作到底是為什麼要做?為了什麼而做?之類的想法。

因為這是個平常的動作,這是人的本能,举起筷子,只是一個很簡單又平常的本能動作而已。

可但是——

唔?

由快的脚步逐漸變得缓慢,最後再停留在原地,呆愕的表情取代了剛才的笑臉,剛才閃著光芒的雙眼忽然失去光彩,變得越來越空洞阴暗,眉頭輕輕皱著,手中的書本因為手的放松而掉落,油纸傘也跟著被主人掉丢了。

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對他做出這樣的動作——。

思绪中断——不,不是中断,而是在集中在想一個同性質的問題,為什麼我要對他做出那樣的動作?為什麼我會突然對他擁有感情?

“…………”

嗯——算了,不去思考了,令人很煩惱呢。

抿緊唇線沉默一會兒後,索性搖頭中断剛才的思考。蹲下來,重新撿起書本、油纸傘。迈起脚步,快速跑到他身邊。再度對他揚起如沐春风的笑容,弯起的眼睛里再次恢复光彩,雨水停下了,阴雲消散了。陽光恰好打在白嫩的臉頰上,喜悅輕快的話語穿過陽光,來到他耳邊中。

“——呀,本田葵先生竟然不等我嗎?我很記仇的唷,小心下次被我报复哦!”

踏出脚步,与他拉近距離,右手托起臉頰,另一手搭上他的肩膀,笑容调皮得像隻小恶魔。

“我這次沒有叫錯你的名字了呢?本田葵先生?我已經好好記住了你的名字了啦!下次我报复你的時候,你忍受不了那就大叫一声我的名字!我就會停下動作了唷~”

——————————————————————————————

好了我先咕咕咕了我们都是和平鸽.

但是晓梅小姐真的好棒那个心理描写我一辈子学不来.

我太难了.

Adel.

本田葵意义不明自戏

 下颚稍微抬了弧度,神色淡然.侧眸看着刀刃上被锋利的刀光割开的他的面容,自喉间发出一声冷笑.
赤色的鲜血溅到衣摆和脸上.斑斑驳驳,让黑色的衣服更深了一层.稍显惨白的脸庞沾染了猩红的痕迹,似是盛放了一朵彼岸花.亦如浸染骄傲的血红眼眸般深邃,即使是风,也吹不起这眸中的一丝波澜.
银光闪烁.晃眼的银白和刺目的红弄污了村麻纱亦灼伤了瞳孔,下意识的微眯了眼,有些不快的微微启唇.
あなたの血は眩しすぎます.
但是那隐隐的铁锈味大概是不会变的.
眨了眨眼,缓缓低了头很是认真的沿刀刃轻轻舔舐去这开于刀光中的血红罂粟花.
舌尖冰凉的触感冷了胸腔深处的心脏.微微怔了怔.
口腔中弥散着血的铁锈味和丝丝的甜.不对,还带有...

 下颚稍微抬了弧度,神色淡然.侧眸看着刀刃上被锋利的刀光割开的他的面容,自喉间发出一声冷笑.
赤色的鲜血溅到衣摆和脸上.斑斑驳驳,让黑色的衣服更深了一层.稍显惨白的脸庞沾染了猩红的痕迹,似是盛放了一朵彼岸花.亦如浸染骄傲的血红眼眸般深邃,即使是风,也吹不起这眸中的一丝波澜.
银光闪烁.晃眼的银白和刺目的红弄污了村麻纱亦灼伤了瞳孔,下意识的微眯了眼,有些不快的微微启唇.
あなたの血は眩しすぎます.
但是那隐隐的铁锈味大概是不会变的.
眨了眨眼,缓缓低了头很是认真的沿刀刃轻轻舔舐去这开于刀光中的血红罂粟花.
舌尖冰凉的触感冷了胸腔深处的心脏.微微怔了怔.
口腔中弥散着血的铁锈味和丝丝的甜.不对,还带有意外的苦涩.
瞳孔骤然收缩.随即很快的重新归于深邃的,不见底的暗红.看着明晃晃的刀刃映出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扯起一个晦涩不明的笑容.
指骨冰冷.心脏也没有了温度.


#事实上你们不会相信群里卢西出的题是这样的.

“那么请本田先生表演舔武士刀然后中了刀子上的毒口吐白沫原地暴毙吧.”

我太难了.


茶杯子怀里抱着两个小夜

【黑白菊】浮光掠影

#明日方舟背景

〖浮光〗

他看到海。碎冰在月光的照射下在漆黑的海面上浮动着暗蓝的色泽,同月影的残骸搅在一起。冬夜的海风刺骨,他将外套裹紧了些。

“你为什么在这儿?”从他身后传来声音,他回过头,是个年轻的鬼族人。

“我想来就来了。”他说,声音嘶哑得过分:“你最好理我远些,我是感染者。”

年轻人仿佛没听见般走了过来,他看见年轻人的眸子是血一样的红色。“你也是感染者吗?”他问。

年轻人在他身边坐下来,于是他也跟着坐下。“我不是,但也不在乎。”年轻人说:“我叫本田葵,你呢?”

他沉默着,目光落在本田葵头顶的鬼角上。黑色的独角,尖端泛着红。看上去像漆器,他想。

“不愿意告诉我吗?”本田葵...

#明日方舟背景


〖浮光〗

他看到海。碎冰在月光的照射下在漆黑的海面上浮动着暗蓝的色泽,同月影的残骸搅在一起。冬夜的海风刺骨,他将外套裹紧了些。

“你为什么在这儿?”从他身后传来声音,他回过头,是个年轻的鬼族人。

“我想来就来了。”他说,声音嘶哑得过分:“你最好理我远些,我是感染者。”

年轻人仿佛没听见般走了过来,他看见年轻人的眸子是血一样的红色。“你也是感染者吗?”他问。

年轻人在他身边坐下来,于是他也跟着坐下。“我不是,但也不在乎。”年轻人说:“我叫本田葵,你呢?”

他沉默着,目光落在本田葵头顶的鬼角上。黑色的独角,尖端泛着红。看上去像漆器,他想。

“不愿意告诉我吗?”本田葵偏过头来瞧他,月色映在他绯色的眸子里,像撒在酒盏里的光。

他将围巾又向上拉了拉,将自己埋在不多的暖意之间:“叫我kiku吧。”

“听起来不太像是男人的名字,虽然这方面我也没资格说你什么。”本田葵上下打量他:过分瘦削的身体,衣服厚重而破旧,指节苍白带着裂口。他看起来过的不怎么样,本田葵想,但是身上还算干净,看起来也不是太差。“你是什么种族?”他问。

kiku撩起自己的的额发,露出断角根部的一点残余。“被从城里赶出来的时候叫人打断的。”他说,声音平静。

“……抱歉。”

“没什么好道歉的。”kiku用手指拢了拢头发,将残痕遮挡在黑发下:“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他们坐在礁石上,像海滩上的两块石子,在海风的呜咽中沉默着。kiku看到礁石上结着的一层白霜,是露水凝成的冰。“这边对普通人很危险。”他说:“夜里你分不清礁石和源石,只需要一道小口子,你就会变得和我一样。”

本田葵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接这句话。他一直一直向远方望过去,朝着海的那一边,朝着月亮后面。“海的对岸是东国。”他说:“我哥哥在那儿,他和你一样,他在那儿治病。”月色照进他眼底,像跃动着的焰火。“我很想他。”最后一句几不可闻,几乎是脱口的瞬间就被吹散在海风里。

kiku沉默着半垂着眼,眼下有一小块结晶,一眼看上去像是泪痣。他双手合十,再打开时掌中跃动着一团浅色的水一般的光,像是捞起月色捧在手里。本田葵好奇地伸手去摸,暖融融的感觉从指尖淌向全身,像是整个人都泡在温水里。“他一定也很想你。”kiku轻轻地说。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月光被捧在掌中,是漆黑海域唯一的灯。他们并没问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冬夜的海边。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寂寞是可以被相互感知的。

我几乎要忘记我为什么要来这里了,kiku望向洒满星辉的海面,他本该在那里,让寒凉刺骨的海水渗进他的骨头缝儿里,让自己沉进海底,像落入水中的另一滴水。但他现在坐在礁石上,旁边是本田葵,带着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和他讲生活中的琐事。kiku几乎要落下泪来,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沉默地捧着手中的那一泓光,像捧着他的月亮。

他们在天亮之前道别,暗色的天空与海面之间泛起浑浊的亮光。“你还会再来这里吗?”本田葵问。

“我不知道。”kiku垂着头,指尖还剩着一点残余的光,但那光很快就熄了:“或许吧。”

他们并肩走在礁石上,然后在道路上分道扬镳。晨露落在kiku脸上,带着过分凉薄的冷意。

他回过身,长久地凝视着本田葵的背影,冬日装饰般的阳光撒在他身上。

太阳升起来了。

〖掠影〗

他们再一次见面是第二年的夏末。kiku在海边的岩洞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本田葵坐在他身边。“好久不见。”他说。

“是好久不见了。”kiku的视野狭窄,他的一只眼睛被透亮的蓝紫源石结晶翳了,模糊的视野中青年人影消瘦挺拔,在暗色的光影中剪出一个模糊的形状:“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他想起早春枝头的蓓蕾,然后是细雨中轻颤的紫阳花。他想起很多,想起过去的光和影,想起死去的曾经。

本田葵伸手去摸他脸上的结晶,像坠落的星辰,他想。“我一直在想你。”他说。

kiku看向他的脸,他眼睛里仿佛有很多东西,又仿佛什么都没有。“要看烟花吗?”他问。

本田葵点点头,kiku就笑起来,他剩下的那只眼睛里漾着光,像沉着月亮的湖水。他抬起手,指尖跃起霓光,在昏暗的岩洞里燃起焰火。

本田葵沉默着看着烟花在kiku指尖炸响,今天是花火祭,岩洞外面的海边烟花绚烂,阵阵隐约的轰响被海风送过来。我们或许本应该在海滩,在人群里,他想,但他什么都没说,只安静看着不断绽放的小小烟花。

这是独属于我们两人的烟花,他因为意识到这个想法而隐隐约约地感到心脏的悸动。“去年在海边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和你一起看烟花。”kiku说,他笑起来,笑容因为覆盖小半张脸的源石结晶显得有些怪异。

夏夜的海边算不上冷,海风的凉意中和了残余的暑气,暖洋洋的让人舒服得几乎要睡过去。“能在死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kiku慢悠悠地说,眼睛半阖着。

他看起来像残破的玻璃人偶,银沙般的生命机核从破损的地方漏下来。本田葵突然开始理解所谓的侘び¹之美。他听见浮冰碎裂的声音,和骨头折断的声音是一样的。 他张了张嘴,但喉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半点声音都漏不出来。

“……兄长。”他终于发出声音,嘶哑得像被砂纸打磨过:“您为什么……”

“被认出来了呀。”本田菊笑着,眼里突然落下泪来。

“真是太好了。”他伸手去擦本田葵脸上的泪水,眼中映着浮光:“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

本田菊躺在冰冷的岩石上,海水浸湿他的衣摆。烟花轰鸣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传过来。

他闭上眼睛,指尖的光一点一点熄下去,面上仍带着笑。

————————————

本田葵从舷窗望出去,灯光辉煌的都市一点点被夜色替代。他手中捏着一张纸条,那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兄长所在的疗养院的地址。明早他就能到龙门,兄长在那里等他。

他强自压抑着心中浓烈的情绪缓缓闭上眼,嘴角仍挂着笑意。

fin.

¹:百科蛮长的翻译一下大概就是残缺的美的意思:)

——————————

虽然是方舟pa但是只是借了个背景而已和剧情也没啥关系( ´▽` )

大概就是菊菊意外感染然后家里人骗葵葵说是送去龙门治病了然后直接把菊菊扔掉了,然后后半截是菊菊死前的幻觉这样的

呜呜呜真是太惨了有弟弟不敢认死前想见葵葵还没见到真是太惨了,哭哭(假哭)

然后葵葵拿到假地址了自己就离家出走去找菊菊了,然后就接第三四五章剧情了

我今天八点交图,而我现在在写这个的原因是我电脑卡的咕叽咕叽的渲染渲不出来保存也保存不上我真是太惨了哭哭(假哭×2)

前后又是分开写的所以接不太上么得办法了,感觉这个写的不太好,将就一下吧

然后一起看烟花是两人分开之前的约定来着(虽然没有写到)

………

快四点了我电脑还在重启我哭了

水木杉
“ MISS ME ? ” 鸽...

“   MISS ME ?    ”

鸽子王闭关回来了www友情向的枢轴花真的巨可爱!  这一个月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练习,也重新考虑了一些问题,虽然同时只是逃避了社交平台。于是希望新风格的摸鱼你们会喜欢(?),虽然原来那样的东西也不会放弃来着hh

一边做着毕设一边摸摸鱼

“   MISS ME ?    ”

鸽子王闭关回来了www友情向的枢轴花真的巨可爱!  这一个月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练习,也重新考虑了一些问题,虽然同时只是逃避了社交平台。于是希望新风格的摸鱼你们会喜欢(?),虽然原来那样的东西也不会放弃来着hh

一边做着毕设一边摸摸鱼

雨陌

堆堆摸鱼杂图
全是aph相关!
p1英sir(用手机拍的)
p2卢西sama
p3小葵
p4伊双子
p2-4指绘

堆堆摸鱼杂图
全是aph相关!
p1英sir(用手机拍的)
p2卢西sama
p3小葵
p4伊双子
p2-4指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