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朱一龙

197.6万浏览    50763参与
AD钙奶妹

画面静止的时候我在疯狂点打赏。
然而他并不想接受我的钱财吧......
🙃🙃🙃🙃🙃🙃

画面静止的时候我在疯狂点打赏。
然而他并不想接受我的钱财吧......
🙃🙃🙃🙃🙃🙃

一生悬命

陈情旧事【快穿】(十七)

「朱老师相关剧集快穿
    皮皮情在线深情作诗
    连城璧:我饿了,住口(#‵′)」

新萧十一郎 篇

【四十一】
风动。
玄铁打造的暗器,在这样的夜色里,本来是很难看得见的。
风动,竹影动。
千杆青竹摇动,已完全盖住了那细微的声响。
刀闪。
割鹿刀破风而起,刀光闪动,将迎面而来的数十枚暗器全数拆档。
也正是此刻,寒光点携一道血痕,自南向他飞来。
无影剑出,堪堪将其击落。
这柄剑,剑身无色,剑锋无色,剑柄隐在出剑人的袖中,就好似她抖出的,只是一练月华。
连城璧一怔,收刀回首。
月色下,陈情脸侧到耳后之间,已渗出一排细密的血珠。
连城璧伸指抚过那道细口,指...

「朱老师相关剧集快穿
    皮皮情在线深情作诗
    连城璧:我饿了,住口(#‵′)」

新萧十一郎 篇

【四十一】
风动。
玄铁打造的暗器,在这样的夜色里,本来是很难看得见的。
风动,竹影动。
千杆青竹摇动,已完全盖住了那细微的声响。
刀闪。
割鹿刀破风而起,刀光闪动,将迎面而来的数十枚暗器全数拆档。
也正是此刻,寒光点携一道血痕,自南向他飞来。
无影剑出,堪堪将其击落。
这柄剑,剑身无色,剑锋无色,剑柄隐在出剑人的袖中,就好似她抖出的,只是一练月华。
连城璧一怔,收刀回首。
月色下,陈情脸侧到耳后之间,已渗出一排细密的血珠。
连城璧伸指抚过那道细口,指尖染上血色,眉头紧锁。
陈情握住他的手指,缓缓摇了摇头:“她不信也好,只要我一日是沈璧君,她顾忌萧十一郎,就不敢动我。”
小公子这一击,不过是想试探她的脸上,是否又戴了一张人皮面具。
若不知缘由,的确很少有人能想到身魂易主,她所说的,是一句大实话。
她看着前方,冷冷道:“看来,我们与这位萧十一郎,注定不能善了了。”
连城璧皱着眉,也跟着她看过去。
风吹竹影斑驳,这萧然月色下,已尽是肃杀之意。
半晌,陈情幽幽叹了口气:“唉……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连城璧:“……”
一枝花拍了拍他的肩,将剑收在袖中,似是十分惆怅地走了。
虽想反驳,竟无从反驳起。
连庄主在原地吹了会儿风,才艰难地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四十二】
青山派的事,最终算是不了了之。
几月前,连城璧假扮逍遥侯,欲灭苍山剑派满门,但被我半路截下了。
他前脚被截下,后脚喝多了路过的青山派大公子就去调戏了苍山剑派的二小姐。
这小门小派,脾气却不小,硬是跟这位大公子打了起来。
于是,这位大公子,杀了几个人,终于酒醒了一半,跑了。
他跑的路上,正遇到易容成连城璧的我。
狭路相逢,都被各自吓了一跳。
我不认得他,自然没有放在心上,但他却认得连城璧,只以为自己的行径已叫盟主撞破,回家胆战心惊地跟自己爹一五一十地说了。
然而,几个月过去,盟主一点反应也没有。
父子俩刚松一口气,这位大公子,忽然不见了。
青禾先生虽不敢信,也不得不怀疑是连盟主暗地里把他给处置了,才有此一请。
谁知,防错了重点,倒让苍山剑派钻空亲自报了仇。
萧十一郎跟连城璧过不去,什么都要查两手,大约也是为此事而来。
既然凶手不是连城璧,这报仇的少年若指控起来,反倒要牵扯出“逍遥侯”。
如今逍遥侯这三字,几乎与萧十一郎划了等号。
小公子出手,倒也是替他解决一个麻烦。
江湖恩怨,概如此类。
他虽未明说此事来龙去脉,但言谈之间闪烁其词,漏洞百出,我和连城璧对视一眼,就已猜出个大概。
连城璧喝着茶,神色淡淡道:“连某当日,虽的确追查逍遥侯而去,却并不知此事。既是两派私怨,还望青禾先生与刘老前辈早日化干戈为玉帛。连某,的确不便多加干涉。”
言下之意:不感兴趣,干我何事,好自为之。
青禾先生也不再多说,谢过送客。
这整个武林,好人虽有,不多。
多的是,难分善恶之人。
纵观全武林,未必有谁比连城璧更有资格做这个盟主。

【四十三】
马车的车轮轧在土上,地势不平,偶尔一晃。
一晃,陈情就东南西北地一倒。
她在马车里像根湖里的水草,晃到东,晃到西,看表情,好像还挺自得其乐。
虽然一开始,是有些身不由己,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故意的了。
已经被不轻不重撞了好几下的连城璧一皱眉,揽过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道:“坐好。”
陈情“哦”了声,调整一下姿势,靠着他坐稳。
半晌,她道:“梅菜扣肉,池塘莲花。白汁圆菜,金陵板鸭。清炖蟹粉狮子头,清风送爽太极虾。金香饼,叫花鸡,孔府一品鱼咬羊……”
连城璧打断道:“你在做什么?”
陈情道:“作诗。”
连城璧道:“什么诗?”
陈情道:“陈情思无垢山庄开饭吟。”
连城璧垂眼看着她,无声笑了笑:“你若是饿了,可以吃青禾先生送的糕点。”
陈情道:“实不相瞒,我刚才偷偷尝过了。”
连城璧皱眉道:“不好吃?”
陈情道:“我还是更想回家吃饭。”
连城璧便又展眉笑了。
他撩起帘子,见青山绿水,白云苍穹。
蜿蜒而去的,是一条长路。
回无垢山庄的路。
那坐落在姑苏的第一庄,金碧辉煌,庄严持重,他从前踏入,只觉得那四个大字,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现在。
他想一想。
好像也只是,炊烟袅袅的寻常人家。

【四十四】
晨雾起秋草,刀风所过之处,桂香醉人。
虽然,这割鹿刀好似刀刃未开,全无传闻中的开山劈海之能,但只把它作一把普通的刀来看,连城璧已将它用得淋漓尽致了。
我看得手痒,忍不住执剑飞掠上前。
他见我来,便收刀后撤。
我连忙道:“连城璧,出招啊!”
他一皱眉,似是很不认同,侧身再撤。
我收住去势,旋身再攻。
他将刀收在背后,险险让过。
我停住,以剑指地道:“若不出刀,你可不要后悔!”
说完,两袖一摆,遮去剑柄,欺身而上。
剑身无色,只看得见剑尖一点寒芒,转瞬间,已到了他跟前。
我已想好了。
若他执意不接,就给他点个眉间妆!
三寸。
两寸。
一寸!
连城璧终于还是动了,他手一抬,牢牢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
真是打蛇七寸,一点面子也不给。
我道:“再给我一个机会行不行。”
连城璧笑了。
他笑着,一拉我的手腕,便将我整个人都拉到眼前。
然后,眉头一皱,长睫低垂,神色黯然道:“夫人真的舍得?”
我:“……”
演技派,惹不起。
铜盆落地,“哐”地一声响。
只见一团人影猛地冲上来,扒住我道:“夫人!您一定是误会庄主了!暖暖求您了!有什么话,把剑放下再说好吗?”
我窒息道:“你先……放开……”
暖暖摇头道:“不!暖暖不放!”
我真是……
连城璧道:“暖暖,放开夫人。”
他这一句,顶我十句。
暖暖立刻便将我放开了。
放开了,还委屈巴巴地看着我。
我道:“我只是想跟他切磋……”
只见她嘴一扁,鼻子一皱……
我连忙将剑收起,举手投降,改口道:“我认输!我认输行不行!”
我拉拉连城璧的袖子,示意他帮帮忙。
连城璧看我一眼,慢慢道:“夫人何必认输,城璧本来也不会还手的。”
“哇啊——夫人,夫人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庄主……庄主这么好……”
我看着连城璧。
连城璧看着我。
我道:“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连城璧微笑道:“城璧句句属实。”
我:“……”

还好,不过片刻,甜甜买菜回来了。
她一回来,便将暖暖领走去做饭了。
我松了口气,才刚坐下,连城璧已将一杯水递过来。
我接过来,一气喝完了,道“连庄主,见死不救啊。”
连城璧道:“我看夫人分明乐在其中。”
我笑笑,不置可否,只给自己又倒了杯水。
旭日已升起,照得无垢山庄中一片暖意。
秋风卷着这点暖意,吹过来,吹干了额头一点薄汗。
我转着杯口,垂眼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
我道:“城璧,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

【四十五】
那一枚吊坠,迎着初升的太阳,闪着一种奇异的光。
连城璧的眼中,也忽然有了一种奇异的光。
不过,这种光芒,又很快被一种淡淡的笑意抹去了。
连城璧没有伸手去接。
陈情道:“你难道不想要它?”
连城璧道:“你要送我的东西,我怎么会不想要它?”
他又很快地接着道:“只不过,我倒更希望你送我的,是别的一样东西。因为这样东西,如今对我来说,已不是那么重要了。”
陈情看着他。
接着,她便起了身,将这根项链,系在了他的颈间。
“虽然不重要了,不过,我还是应该将它送给你的。”
这是开启割鹿刀的钥匙。
她系好了项链,仔细理了理他的头发,然后,俯下身来,一字一字道:“人可御刀,刀亦可御人。城璧,永远不要让刀,主宰了你的心。”
连城璧笑了。
他笑着执起陈情的手,吻了吻:“可惜,城璧心中,已没有此刀的位置了。”
陈情便也笑了。
她吻一吻他的脸颊,笑道:“夫君这一句,颇有我的风采。”
顿了顿,又道:“可惜,我心中却还有一把剑。”
连城璧一挑眉。
陈情道:“这把剑,我不能放下。这把剑,只为你而出鞘。”
金乌如烈火,映亮她的眼。
正如一柄,这世间最锋利的剑。

Yuki_0106

emmmm……龙哥超好看...捏不出龙哥的美...

emmmm……龙哥超好看...捏不出龙哥的美...

成氿

魔君景X公子景(短篇小脑洞)

某天看了公子景的简介和墨姒妃太太的图后的脑洞产物。
小学生文笔警告。
后续可能会写肉?如果有人喜欢设定的话。

魔君殿内,烛火昏黄摇曳,殿中铺着华贵兽皮横椅上,坐着一名身着暗红色纱衣的男子,他闭着眼靠在椅背上,一头墨色的长发未绾未系披在身后,面如冠玉,明明是高贵清华的样貌,却因嘴角微微上挑的弧度,有了让人不敢冒犯的邪气。
“君上,当真要这样?属下听闻,这神子月……和您,是双生子……要不要……”
座上之人听闻双生二字突然睁开了眼,脸色立即转阴,他盯着殿下伏地跪着的丑陋魔族,眼神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又马上换了那副玩世不恭的面容,笑眼盈盈却未达眼底。
“什么时候我们魔族也开始念起手足亲情了?这件事若是搞砸了,你...

某天看了公子景的简介和墨姒妃太太的图后的脑洞产物。
小学生文笔警告。
后续可能会写肉?如果有人喜欢设定的话。

魔君殿内,烛火昏黄摇曳,殿中铺着华贵兽皮横椅上,坐着一名身着暗红色纱衣的男子,他闭着眼靠在椅背上,一头墨色的长发未绾未系披在身后,面如冠玉,明明是高贵清华的样貌,却因嘴角微微上挑的弧度,有了让人不敢冒犯的邪气。
“君上,当真要这样?属下听闻,这神子月……和您,是双生子……要不要……”
座上之人听闻双生二字突然睁开了眼,脸色立即转阴,他盯着殿下伏地跪着的丑陋魔族,眼神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又马上换了那副玩世不恭的面容,笑眼盈盈却未达眼底。
“什么时候我们魔族也开始念起手足亲情了?这件事若是搞砸了,你就留在那边吧,滚。”
目送那人匆匆忙忙退了出去,红袖下的手紧紧攥成拳,魔君眼中的笑意被浓重的怨念所替代。

那年楼兰大旱,数月无雨。楼兰人向月神祈雨,仪式持续了整整七日,即将放弃之时,伴随着倾盆雨落,一对双生子出生了。族长命人给他们测了命格,结果弟弟被人供奉在神台上,成为楼兰守护者——神子月,而哥哥,却因一句“楼兰煞星”,被遗弃在沙漠中,机缘巧合被魔族所救,又天赋异禀当上魔君。
他派人打探楼兰的事,听闻那神子月有神笔之能,可以画出任何人心中所想,却唯独画不出他自己心心念念之人,几番谋划,他决心派手下画影前往楼兰,告诉他若想见到自己心中所想之人,就需要画出一道人魔之间的通道。神子月久居高楼心思单纯,只要通道一开,魔族便可进入楼兰肆意妄为,不仅自己可以功力大增,也可报当年血海深仇。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次来禀报之人便是负责计划的族长,这番吩咐下去,楼兰怕是难逃被灭城的命运……

画影附身在桌上的画纸中已经一个时辰了,一边榻上小憩的人终于悠悠转醒。画影颇有些好奇打量着那位传说是魔君亲弟弟的人物。乌发束着蓝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黑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眼眸,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五官精致如玉,即便有一只眼睛被眼罩挡住,当他拿着画笔凑到画影藏身的画纸前时,画影还是沉浸在这清澈的眼眸里愣了神。
晃神片刻,画纸上已经勾勒出一纸人影。红衣黑发,五官俊逸,身姿修长。神子月落下最后一笔,清透的眼神中带着期待,他解下右眼的眼罩,红色的眼珠让整个人多了几分生气。画影看着他盯着画纸,神色由期望变为失望,最后还颇为可爱地戳了戳画上人的脸,嘟囔着什么“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不肯来见我。”,便气鼓鼓得坐在一边的摇椅上发呆去了。
画影觉得自己该行动了,他从画纸中闪身而出,躺椅上的少年被这个突然出现样貌古怪的家伙吓得不轻,楞楞得盯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轻咳一声,缓缓道出此行的目的。当他看到那个单纯的少年因他的话露出欣喜的笑容时,身为一个没有多余感情的魔族,也忍不住心软了几秒。然而魔君的命令不可违背,交代了通道的画法和时间,画影最后看了少年一眼,转身叹了口气回到了魔界。

“君上,神子月已将通道打开,安排好的魔族昨夜潜入楼兰城,楼兰族人无一幸免,但是……属下并未发现神子月的尸体,可能被某个不长眼的魔物吞了。”
画影低着头跪在殿下,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是第一次,他希望神子月能逃过这一劫,这样神仙一般的人儿不该被魔族玷污,死不瞑目。
魔君心烦意乱地遣走了汇报的画影,他大仇得报,功力大增,再怎么看也应该是值得设宴庆贺的日子,可他却第一次失了玩乐的性质,觉得这偌大的魔君殿闷得人透不过气来。一口郁结之气堵在胸口无处发泄,索性挥袖易容成普通魔族的样貌跑去夜市上散散心。
昨夜魔族刚侵占楼兰,夜市上琳琅满目全是从城里掠出来的宝贝,有的上面甚至沾着暗红的血迹,可见屠杀的惨烈。走了半晌也没寻到什么有趣的物件,魔君不爽的情绪更甚,正打算转身离开,却发现前面一个地方格外热闹,一群面相可怖的低级魔物聚在一起,兴高采烈不知为何物。他踱步过去瞥了一眼,便被铁笼里那个浑身血污少年揪住了心脏。虽然被污秽弄脏了面容,已然看不清本来的面貌,可那双眼睛,一红一黑,虽有被囚禁的惊恐和不解,却没有一丝恨意与怨念,就像他亲自前往塔中调查时无数次在暗处看见的那样。他本以为自己会恨这一双太过清透的眼眸,任由他落入最肮脏的深渊,可最终他还是出了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价格,带着人回了魔君殿。

他想过面对少年的质问、怒火和厌恶,但是不曾预料的是,少年完全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他不记得自己曾被人欺骗,害楼兰灭国,更不会知道眼前这个怀抱温暖的男子,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他们都叫你君上,你没有名字吗?”
“没有。”
“我也没有名字,不如,你给我取一个吧。”
“……你就叫,公子景吧。”

白龙灯照北居

没抢到海报版 so sadddddddddddd.............

没抢到海报版 so sadddddddddddd.............

Approximation
我特别喜欢这一段话 自从自己成...

我特别喜欢这一段话

自从自己成为小笼包之后从未后悔过

哥哥很好,哥哥认识的很多人都很好

这一段话是一个小宇宙写的啊,我觉得追星确实是这样的吧,就像璎珞大大 @王各各 说的那样“好像是一直在路边走,突然就掉入坑了”但是谁又愿意爬出来呢,那么好的人,就算天天买杂志买代言,定了无数个闹钟,也为黑子的言论感到愤怒和担忧,我们总是说自己不会产彩虹pi,还希望首页的太太们能多产粮

自从认识他们俩之后,我遇到了一群特别特别可爱的人,我们围着同一个小火苗,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让他们被更多的人看到。

我时常在想,追星的意义是什么呢?思来想去就是现实中的一个意象,一种安慰,...

我特别喜欢这一段话

自从自己成为小笼包之后从未后悔过

哥哥很好,哥哥认识的很多人都很好

这一段话是一个小宇宙写的啊,我觉得追星确实是这样的吧,就像璎珞大大 @王各各 说的那样“好像是一直在路边走,突然就掉入坑了”但是谁又愿意爬出来呢,那么好的人,就算天天买杂志买代言,定了无数个闹钟,也为黑子的言论感到愤怒和担忧,我们总是说自己不会产彩虹pi,还希望首页的太太们能多产粮

自从认识他们俩之后,我遇到了一群特别特别可爱的人,我们围着同一个小火苗,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让他们被更多的人看到。

我时常在想,追星的意义是什么呢?思来想去就是现实中的一个意象,一种安慰,一个你想起来就觉得生活没有那么糟糕的影子。所以我们做这些事情,一些别人看起来不理解甚至很傻的事情,其实是给自己一个支撑点,提醒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最好的状态莫过于,他有他的天高海阔,我过我的平凡生活。

心怀明镜台,生途如渡河,他乘舟而下,穿过自己选定的青山万重,而我在岸边目送和相随,并不会试图将他当作全部的慰藉,当然也不曾自恃过能为他的故事增色。

这一程相伴,互不干涉。

也遥遥致敬,同酒同歌。 ​​​

日子也就这么过着,你虽然还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但我甘之如饴,并祝你们未来可期。

Merthur
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照片,四舍五入...

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照片,四舍五入算是居老师和白宇最爱毛猴合照吧?🤓


照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照片,四舍五入算是居老师和白宇最爱毛猴合照吧?🤓


照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拼命三娘嗑CP
第一次用电容笔抠图,果然比手指...

第一次用电容笔抠图,果然比手指头慢慢搓要好用多了!不过还是不熟练……😭😭😭今天先这样吧……睡觉!

我果然还是爱龙哥古装!!!最爱小景景!!❤️❤️❤️

第一次用电容笔抠图,果然比手指头慢慢搓要好用多了!不过还是不熟练……😭😭😭今天先这样吧……睡觉!

我果然还是爱龙哥古装!!!最爱小景景!!❤️❤️❤️

左了亿个痴

【朱白】睡觉觉(②

勿上升真人!

大概这是前篇啊↓【朱白】睡觉觉①

白宇不止一次看见朱一龙在睡觉的时候吸手指。

他也不太想到朱一龙除了啃指甲这个习惯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吸手指的习惯,以至于他半夜醒来的时候盯着朱一龙盯了许久,直到龙哥慢慢悠悠地醒了过来。

朱一龙一睁眼就看见了白宇“深情款款”的眼,脑袋先是放空了一会,耳朵莫名其妙地开始爆红。朱一龙支支吾吾地说道:“小白……你干什么呢?”

“不是,哥哥,原来你还有这种习惯啊?”白宇没有发现微暗中朱一龙的异样,只新奇地跟朱一龙分享道,“就是,你睡觉的时候你喜欢吸手指你知道吗?虽然只是放在嘴边而已……可以我看到你吸了一下!”

说着白宇还习惯性地做出了朱一龙那个动作...

勿上升真人!

大概这是前篇啊↓【朱白】睡觉觉①


白宇不止一次看见朱一龙在睡觉的时候吸手指。

他也不太想到朱一龙除了啃指甲这个习惯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吸手指的习惯,以至于他半夜醒来的时候盯着朱一龙盯了许久,直到龙哥慢慢悠悠地醒了过来。

朱一龙一睁眼就看见了白宇“深情款款”的眼,脑袋先是放空了一会,耳朵莫名其妙地开始爆红。朱一龙支支吾吾地说道:“小白……你干什么呢?”

“不是,哥哥,原来你还有这种习惯啊?”白宇没有发现微暗中朱一龙的异样,只新奇地跟朱一龙分享道,“就是,你睡觉的时候你喜欢吸手指你知道吗?虽然只是放在嘴边而已……可以我看到你吸了一下!”

说着白宇还习惯性地做出了朱一龙那个动作,把拇指抵在自己的唇边,手指离开唇了还轻轻啵了一声。

说实话,朱一龙把关于自己的话没有听到多少,只在脑里回放着白宇刚刚做的那个动作和那个声音。

一醒来就要这么刺激吗?

朱一龙眨眨眼,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算了吧,你明天还有事呢。”

白宇:“?嗯,不是,龙哥,是亲亲,我是在想要……”

朱一龙叹了口气,真拿小男孩没办法:“好好好,我亲。”

白宇:“………………我想要知道你刚刚是亲手指头还是吸手指的。

白宇:我们不在同一个频道里🙃🙃

人物习惯不一定为真,勿上升真人!



台风过了,因为台风的假也停了,所以明天早上就上学,下次见面就是在中秋假里了
今年实在期待中秋这个生日
如果我在中秋当天破了五百粉,我就…………
嗯,想不出要干什么来……

先睡了,晚安❤

??追星阿狗??

公子景/面面 仙魔师徒文


接前面两章
在我主页里)

依旧没想好名字

走向开虐

(三)洞悉镜
这一日,老君在丹房里炼丹,看着那鼎里燃烧的真火,突然想起,景琰那孩子,也该回来了,不知他这翻游历,是否精进了些许,老君想着边走到那洞悉镜前。
这洞悉镜,乃是上古的神物,三界六道,世间万物,没有它所不及之处。
老君本想看看景琰这断线的风筝飞到哪去了,却无意间发现,景琰身边的银发小书童。镜中景琰在床榻上睡觉,旁边的银发少年就给他扇着扇子,颇有微词,但却一刻不停。景琰长了本事也收了伺候人的身边人,到了哪都一副懒散怠慢的样子,但这少年发色异于常人,定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出神的功夫,老君便看着那小书童,看着景琰的睡颜出神,一丝黑气飘散出...


接前面两章
在我主页里)

依旧没想好名字

走向开虐




(三)洞悉镜
这一日,老君在丹房里炼丹,看着那鼎里燃烧的真火,突然想起,景琰那孩子,也该回来了,不知他这翻游历,是否精进了些许,老君想着边走到那洞悉镜前。
这洞悉镜,乃是上古的神物,三界六道,世间万物,没有它所不及之处。
老君本想看看景琰这断线的风筝飞到哪去了,却无意间发现,景琰身边的银发小书童。镜中景琰在床榻上睡觉,旁边的银发少年就给他扇着扇子,颇有微词,但却一刻不停。景琰长了本事也收了伺候人的身边人,到了哪都一副懒散怠慢的样子,但这少年发色异于常人,定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出神的功夫,老君便看着那小书童,看着景琰的睡颜出神,一丝黑气飘散出来。老君很快意识到这孩子,是魔族,可当年确定不曾留下活口,若这孩子侥幸逃脱,为什么这百余年未曾洞悉天地间丝毫的魔气。
景琰!糊涂!你可知你犯下了多大的罪行。


这人间正值夏季,公子景吃了午饭,便唤夜尊来房里。
“徒儿,为师要休息一下,可这盛夏燥热。”说着递给夜尊一把扇子。
“师傅不妨直说想让我在旁扇风。”然后不情愿地拿起扇子。
“记住,这都是修行。”然后安心闭眼睡下。
夜尊一脸的气急败坏,却又不敢违抗。等我有了仙法,一定也要师傅这般照顾我。
夜尊看着公子景的睡颜。师傅这个人,平时安静淡泊,却总想着欺负我,就这睡觉的时候,没那么可恨。
师傅真的俊美,比我夜尊还要美上几分。
夜尊看着出神,却不知那太上老君已在来的路上。

公子景突然惊起,“不好!”吓得夜尊手一抖扇子都抖掉在地上。
“师傅,从未见师傅如此惊慌,莫不是梦到了什么发了癔症。”
“老君来了。”公子景挤出了四个字。
夜尊不知所以。
说着,太上老君带着风,仙气盈满的出现公子景面前。
公子景匆忙从床上下来,行了大礼,“景琰拜见师傅,不知师傅此次亲自前来所为何事”
老君没有回答。
“师傅此番前来,是否有要是,还是景琰犯了什么错,请师傅明示。”
夜尊心里还暗自窃喜,这师傅见了他的师傅却是这般局促,不见他平时的波澜不惊。
老君看了眼夜尊,“景琰啊,你可知道你犯了大罪。”
公子景心里一紧,莫非要败露,可这百余年藏的好好的,便又故作镇定“师傅若说,景琰游历百年不曾看完师傅,景琰却是犯了大罪,甘愿领罚。”
老君有些怒气“景琰啊景琰,你收个什么人不好非要收个魔族的漏网之鱼啊!”
公子景一听大事不妙,立马跪下,“师傅,徒儿当年路过幽冥山下,看着孩子坐在尸体堆里,属实可怜,便收为弟子,教他积德行善,修身渡人。这百余年,他跟在我身边从未作恶。”
老君叹了口气,“你糊涂!可你藏了他这么久,你可知道我是如何洞悉的吗?”公子景头低的更低。“这魔族被你隐去了魔气,这封印本是完好的,可魔气突然暴涨,封印就会抵抗不住这一秒的盈满,泄漏出一丝魔气。”
公子景抬头看看夜尊,也觉得奇怪,夜尊回望也不知所以,“师傅,景琰都未曾传习这孩子法术,又如何魔气暴涨。”
老君看看两人,像是询问,你们真的不知道,三人沉默了好久,老君才开口,“魔族,在动情的时候,魔气会在这一刻突然暴起。”
“你的好徒儿,对你动了情。”
公子景猛然抬头,看看老君又看看夜尊。夜尊一时不知所措,被拆穿了心思般局促不安,只是拼命摇头,张嘴想说没有,又像卡住了般,半晌只轻生叫了句“师傅。”
公子景,此刻心里如同理不清的乱麻,事情败露,定是要出大事,这自己受罚不要紧,这夜尊可能连命都要保不住。可这孩子动了情,公子景又是有些欣喜,确又知道,这更是错上加错,这界限,自古不可逾越。公子景跪在地上,盯着夜尊,眼里复杂,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沉默,这夏日的人间,有蝉在外面的树上鸣叫,仿佛鸣叫了万年,公子景才缓缓开口“师傅,我与面面相处百年,自是师徒之礼相待,从未有过半分逾矩,更提不到动情一词,师傅明察。”
此时夜尊在旁,拽着衣袖越握越紧,不知是害怕还是不安,眼泛泪光,却眼神凶恶的看着公子景。
太上老君,自知事已至此,也无需多言。“众仙马上会知晓此事,天帝怪罪,就要看你们自己造化了。”回身便消失无踪了。此时这屋里倒是十分凉快。

“师傅,我若当真是动了情哪?”

Ber.
因爲蠻喜歡朱一龍這張相片,所以...

因爲蠻喜歡朱一龍這張相片,所以嘗試的進行臨摹。

原圖網址

因爲蠻喜歡朱一龍這張相片,所以嘗試的進行臨摹。

原圖網址

奈何相思不相思
给芒果树浇水。很喜欢两位老师!...

给芒果树浇水。
很喜欢两位老师!剧情需要警告!慎点。
不是杠!

给芒果树浇水。
很喜欢两位老师!剧情需要警告!慎点。
不是杠!

Je t'aime
某人说bygg那坐姿像。。。避...

某人说bygg那坐姿像。。。避免别人误以为是一个黑。。。标签有张很适合的图,我就放弃了😂😂😂


上次多了他们样子的两个抱枕在床上,我妈眼神就像准备提着50米大刀来砍我!这次不是抱枕,估计我妈看见只会翻我白眼,笑我花痴!🌚🌚🌚

某人说bygg那坐姿像。。。避免别人误以为是一个黑。。。标签有张很适合的图,我就放弃了😂😂😂


上次多了他们样子的两个抱枕在床上,我妈眼神就像准备提着50米大刀来砍我!这次不是抱枕,估计我妈看见只会翻我白眼,笑我花痴!🌚🌚🌚

小九
截修~ 我就是那种喜欢什么就巴...

截修~

我就是那种喜欢什么就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那种人。想告诉所有人我的喜欢。

截修~

我就是那种喜欢什么就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的那种人。想告诉所有人我的喜欢。

三一月月月鸟
前两天有空,摸了一下小雪! 战...

前两天有空,摸了一下小雪!

战损超美。

前两天有空,摸了一下小雪!

战损超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