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朱一龙

264.1万浏览    65615参与
居居的袍子呆毛酱~~

居家水仙屋(十三)朱一龙角色水仙大乱炖

文笔渣,逻辑废,occ怪我

朱一龙角色水仙文,水仙大乱斗

不喜勿入,自娱自乐

看完觉得不好,可以退出,不要说出来,因为会影响我心情,谢谢


第二天傅红雪看着黑璧不要的手环,为难起来,璧璧不喜欢,又不能去退,看来只能给小风了,于是傅红雪把手环给了林风,让林风自己带,或者送人,林风见样子不错,就打算送给冯豆子,兴冲冲的跑去找冯豆子“豆子,送你的”

“这什么啊?”冯豆子问

“我哥给我的,我平常打鼓手上最好不带饰品,就给你算了”

“谢谢啊”冯豆子笑着接过盒子,看清盒子上面的logo后,笑容逐渐消失“不用了,我不喜欢”

“你还没看呢”

“不用看,他们家的东西一概不喜欢”冯豆子生气到...

文笔渣,逻辑废,occ怪我

朱一龙角色水仙文,水仙大乱斗

不喜勿入,自娱自乐

看完觉得不好,可以退出,不要说出来,因为会影响我心情,谢谢


第二天傅红雪看着黑璧不要的手环,为难起来,璧璧不喜欢,又不能去退,看来只能给小风了,于是傅红雪把手环给了林风,让林风自己带,或者送人,林风见样子不错,就打算送给冯豆子,兴冲冲的跑去找冯豆子“豆子,送你的”

“这什么啊?”冯豆子问

“我哥给我的,我平常打鼓手上最好不带饰品,就给你算了”

“谢谢啊”冯豆子笑着接过盒子,看清盒子上面的logo后,笑容逐渐消失“不用了,我不喜欢”

“你还没看呢”

“不用看,他们家的东西一概不喜欢”冯豆子生气到

“哦,那算了,我还给我哥”林风收好东西“你别生气”

于是林风把东西拿给花无谢,让他要不干脆送给连城璧算了,花无谢拒绝了“璧儿不喜欢手上带东西,觉得碍事”

林风只能给了樊伟,樊伟看了后觉得样子不错,决定拿去哄何开,没想到何开心看见东西后,生气得把樊伟赶了出来,顺便把盒子砸樊伟脸上了,樊伟莫名其妙的拿着东西离开,只能在想办法去哄何开心,而东西最后因为人人都不需要,最后到了迟瑞手里,迟瑞看着手中的东西,想着怎样才能自然的送给如柏呢???就这样这件东西在迟瑞的柜子落了尘

再说何开心自从伤了樊伟后,樊伟就厚着脸皮天天往何开心的办公室跑,何开心也不知道樊伟给他的员工灌了什么迷魂汤,见到樊伟就热情接待,何开心觉得他会分分钟被他的员工卖了的担忧……

“你手究竟什么时候好?”何开心喂着樊伟饭问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一个月呢,早着呢”

“不是,你这么有钱,至于天天跑我这来免费劳逸我吗?”

“至于阿”

“吃完赶紧走”何开心把最后一口塞进樊伟嘴里

“这么急着赶我走~”

“我下午还有事”何开心说

“什么事?”

“要你管!!!”何开心把垃圾装好“少爷,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走了”

樊伟看着出了门的何开心,觉得无趣,起身也打算回去,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何开心上车准备离开,眼珠子一转,拦了辆车,让司机载着自己一句跟着何开心来到一家西餐厅,樊伟下了车,就直接走了,进去找了个角落观察着何开心,看见何开心坐在余一鸿的身边,亲昵的搂着余一鸿,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就看见对面的男生起身离开,男生刚走,余一鸿激动的搂住何开心“开心,多亏有你,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没事,你不也帮了我嘛~~”开心揉揉余一鸿的头发,阿~~这久违的手感~~自从家里几个崽子长大后,就再也不让自己揉了

“我家人又让我出来相亲,太烦了,我不知道找谁,只能找你了”余一鸿道

“我知道,可怜孩子”何开心心疼的看着余一鸿“不过,你为啥不和你家人说清楚??你不想相亲?”

“不敢”余一鸿小声说

“哎~~”何开心叹气,怂孩子

樊伟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危机四伏……

第二天何开心等到中午快过了,樊伟还没来,觉得奇怪,樊伟怎么还没来??会不会路上出事了?拿出手机打算问一下,何开心点开樊伟的头像,然后才反应过来,我担心他做什么???不来才最好!!!把手机丢在桌上,这时候手机屏幕一亮,来了条微信,何开心打开微信,是樊伟发过来的,,说他今天下午参加个发布会,不来了

切~~关我什么事??

何开心回到家的时候,一家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呦~~今天怎么的??人这么齐?”何开心拿起桌上一个苹果咬了一口瘫在沙发上

“三哥说好久没回来了,就回来看看,明天早上二哥你送三哥上班啊”冯豆子瘫在沙发上调着电视说

“那明天你和城璧自己去学校?”何开心问

“我送他们去”黑璧看着换来换去的频道,头痛的看着豆子“豆子,你能不能别老是换来换去~?”

“哦”冯豆子随手在一个频道停了下来,就无聊的看着上面的新闻

电视上播放着娱乐新闻,记者刚好采访到樊伟,只见樊伟手还包扎着穿着西装,面带微笑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哎~~小哥,你家无谢的三哥”冯豆子看着连城璧说“阿~~开娱乐公司的就是不一样啊~~身高腿长的,可以直接出道了”

“就你话多!!”连城璧横了一眼冯豆子

孙如柏则小心的偷看着何开心,怕他有什么异常,索性何开心并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

“樊总,最近网上都盛传,您和您鑫丰娱乐的元璇在交往,是真的吗??”一个记者问到

孙如柏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声音,紧张的看着何开心,二哥可不要破口大骂啊!!!!

妈的,渣男!!!何开心用力的咬了口苹果,还要好意思说要追回我,骗子!!!!差点当真!!幸好机智

“当然不是真的”樊伟回答

“可是前几天有人拍到你们中午一起用餐”记者接着问

这货这几天不是中午一直在我哪吗???何开心嚼着苹果想

“那就是你们拍错了”樊伟笑着说“我这一个月每天中午都在我男朋友那里,你们这么吓说,我男朋友会吃醋的”

“咳!!!”何开心被苹果呛到

“哇撒!!!他有男朋友了”冯豆子惊叹“看不出来阿~”

“您有男友了?”记者不敢相信“您男友一定和您一样很优秀吧”

“是挺优秀的,就是有些抠”樊伟笑着说

你丫的才抠,我这叫节约!!!何开心把香蕉当成樊伟,泄愤的剥着香蕉皮

“二哥”冯豆子回头看着何开心“你看看人家抠,能找到一高富帅,你看你整天抠搜搜的,能找到什么??”

“闭嘴吧你”何开心把香蕉皮丢向冯豆子

“樊先生您真幽默”记者笑着问“您男朋友和您一样也是从事影视行业吗?”

“不是,他是个心理咨询师,自己开了个心里咨询室”

孙如柏听完看着何开心,什么情况??他们复合了??还是樊伟的新男友和二哥一个行业

何开心放下手中的香蕉有些不好额预感

“呦~~和我二哥还是同行”冯豆子刚说完

“他叫何开心”樊伟的声音随着冯豆子的声音一同想起

众人默契的看着起身准备偷溜走的何开心

“哈哈哈”何开心干笑着“同名而已~~我怎么会认识他呢??哈哈哈”

“诺,我手机屏保还是他呢”樊伟献宝似的把手机大方的放在镜头前,众人一起看向电视,就看见樊伟手机上,是冬天拍的,何开心穿着圆滚滚的,带着鸭舌帽,脑顶上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圆球球,手上捧着一个小雪人,虽然带着口罩,但是从露在外面的眼睛不难看出,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何开心应该是很高兴的,笑的眉眼弯弯,手上的小雪人旁边还被P上樊伟两个字,一个小箭头指着雪人,众人一眼就认出何开心

“阿~虽然看不见全部样貌,但是眼睛很好看呢”记者夸到

“那不是我”何开心还在垂死挣扎

众人一副,你当我瞎的眼神看着何开心

“不是吧,我包那么严实你们也能认出来???”

“你说呢??”冯豆子开口

“何开心,你难道不要解释一下吗?”黑璧看着何开心,等着他的解释

“哥~我说我也是刚知道你信吗?”

“你说呢?”

“哈哈哈”何开心欲哭无泪,樊伟你大爷的!!!!!

“老实交代怎么回事?”黑璧问,暗自伤心,弟弟大了,谈个恋爱也瞒着家里了

“呜~~”何开心缩成一团“哥~~我真不知道樊伟他来这么一出,我是无辜的,其实我和他”

“改天找个时间带回来”黑璧忽然开口,硬生生的把何开心分手两个字咽了下去

我刚才是不是出现幻听了???何开心开始怀疑

“何必瞒着家里,我又不是那么古板专制的人”黑璧说着有些伤心“一个个的都瞒着我”说完看了一眼连城璧,连城璧吐了吐舌头

“不是,哥你先听我解释”何开心看着黑璧起身回房的背影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尾巴傅红雪“哥、哥、哥!!!”

“二哥,别叫唤了”冯豆子陶着耳朵“早点把那个什么樊伟带回来才是王道”

“闭嘴”何开心瞪了一眼冯豆子

“二哥”连城璧凑过来打趣“那我以后是要管你叫二哥还是嫂子啊??”

“你和花无谢才认识多久啊???”何开心恨铁不成钢戳着连城璧“就这么想嫁??啊???先不说我最后会不会嫁给樊伟,你以后就一定和那个什么花无谢结婚??”

“反正我和无谢是打算到了年龄就去扯证的”

“呦呦呦,能死你了”何开心嫌弃的看着连城璧

“二哥,你和樊伟怎么回事?”孙如柏凑上来小声问

“我还想问他呢!!!”何开心说完就拿着手机直接回房,孙如柏不明所以的坐在沙发上挠挠头

房间内,何开心发个微信给樊伟,问他怎么回事,樊伟立刻发了个号码过来说,有事打电话说,何开心看的是火冒三丈,立刻拨通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一接通何开心就质问“你丫的搞什么!!!在电视上瞎说什么!!!”

“我说的实话啊”樊伟厚重脸皮“你本来就是我男友啊,你不是一直不相信我吗??我刚好当着电视机前那么多观众朋友的面,表明我的心愿,多好??”

“我们已经分了,樊伟,分了”何开心咬重分了二字

“前男友也是男友啊”樊伟无所谓“反正啊,我已经花钱买好了通告,估计只要全市不少人知道你是我樊伟的男友,所以啊,你还是乖乖的不要在去相亲了啊”

“我相你大爷!!!”

“我拿你当爱人,你竟然想当我长辈????”

“滚!!!!”何开心挂断电话,气到头晕,等会~~他说他买了通告???何开心想着打开微博,何开心平时不怎么玩微博,当初随便申请了号,名字都是一串乱码,头像。认证什么的,啥都没有,果然热搜上高挂着他和樊伟的名字,何开心点开进去一看,都不知道是路人还是樊伟花钱买的水军,下面一水的祝福和羡慕,还有人好奇他和樊伟怎么认识的,何开心往下翻着,忽然看见一个头像是一只猫的人发了微博,转发和评论超多,何开心好奇点了进去,第一句就是,他们终于重新在一起了,他们真的太不容易了,然后下面就是樊伟骗何开心员工的那个凄美爱情故事,经过原UP出色的文笔点缀,故事更加的精彩动人,何开心看着心想,卧槽!!!要不是我和樊伟谈过,我TM的都要为此流泪啊!!!!这货不去怎么不去写小说??

何开心生气的在下面评论:都是假的!!!樊伟就是一渣男,才没这么好!!!

评论才发出去没多久,就有人回复,何开心点开一看

才不是假的,何开心是我老板,他们的事我最清楚,你就是嫉妒,心里阴暗!!

哇擦咧!!!你丫是我员工!!!!你谁!!!!何开心脑中飘起弹幕,就算你是我员工,你为什么最清楚我和樊伟的事!!啊!!!你这逻辑有BUG阿???

下面一片说何开心嫉妒,就是羡慕人家的评论,吓的何开心删了评论,妈呀~~网络世界真可怕

与此同时,黑璧也坐在电脑前看着同样一片文章,傅红雪搬个凳子一起看着

“他们受了这么多的苦吗??”黑璧问

“不知道,没听何开心说过”傅红雪

“看这时间线,何开心和樊伟在一起的时候,你还没来我家呢??知道就怪了”

可我也没听我三哥说过啊~~傅红雪默默的想

“不过”黑璧摸着下巴说“迟瑞这么古板的吗??什么年代了??还讲究门当户对,包办婚姻??”

“不会啊,我大、不是,迟瑞人很好的,一点也不古板,对弟弟也很好的”傅红雪说“这一看就是瞎编”

“你怎么会了解迟瑞?”黑璧问

“额.....我之前给他做过保镖”

“你给很多人做过保镖??”黑璧问

“还好,不多”

“也像我这样的保镖??”黑璧有些吃醋,不会对迟瑞也这么关心吧?

“没有啊”傅红雪坦诚到“我没给他们做过饭的”

“这还差不多”黑璧小声到

“璧璧,你说什么??”

“没什么,去放洗澡水”黑璧回复平常一样到 

“哦”傅红雪起身去浴室放洗澡水



啾咪

【澜巍】老赵作的死终于被面面知道了😂

我不想长篇,不想长篇,不想长篇……但目前的趋势是很可怕的😑


夜尊一直好奇,沈巍明明爱赵云澜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突然就说要离开呢?他不得解,却也是终究不敢问沈巍的,生怕一个不慎,又把人心里那点剪不断的情情爱爱给扯出来。

赵云澜现在为了找他们,几乎就要把整个龙城掀起来抖一抖了,夜尊只要一想到那大王八羔子找不到人的暴跳如雷模样,心情就倍加舒畅。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未雨绸缪,谁还没几个藏身的地方呢?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打进来,把夜尊裸露在外面的一截脚脖子照得暖洋洋的,他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听着身后传来的纸张翻页的声音,扬了扬嘴角。

近几日沈巍的心情好了不少,想来那赵云澜也没什么大本事,哥哥离了他...

我不想长篇,不想长篇,不想长篇……但目前的趋势是很可怕的😑


夜尊一直好奇,沈巍明明爱赵云澜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突然就说要离开呢?他不得解,却也是终究不敢问沈巍的,生怕一个不慎,又把人心里那点剪不断的情情爱爱给扯出来。

赵云澜现在为了找他们,几乎就要把整个龙城掀起来抖一抖了,夜尊只要一想到那大王八羔子找不到人的暴跳如雷模样,心情就倍加舒畅。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未雨绸缪,谁还没几个藏身的地方呢?


午后的阳光从窗户打进来,把夜尊裸露在外面的一截脚脖子照得暖洋洋的,他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听着身后传来的纸张翻页的声音,扬了扬嘴角。

近几日沈巍的心情好了不少,想来那赵云澜也没什么大本事,哥哥离了他,不是也照样好过。他颇有不屑的这样想着,一时间也没注意到手机响了,直到沈巍喊了他几声,他才拉回了神,拿过一看,却是烛九打来的。

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抱着这样的想法,夜尊拧着眉,起身靠在窗台边接通了电话。


“你说什么!”


这一声力量不小,着实把沈巍给惊了一下,他微微抬眼,疑惑的看向夜尊,却又被他侧身避开了目光,随后不久,电话就被挂断了。除了刚开始发出的一吼声,夜尊之后就再也没什么动静。沈巍以为夜尊会说些什么,然而他依旧什么都没说。

因为是背靠着窗台,沈巍看不清夜尊是什么个表情,但也知道夜尊是看着他的。


“夜尊?”他尝试着叫了一声,见人小幅度地动了动脑袋,随即朝他走过来,一屁股坐到了他书桌上。

“哥哥,烛九说我们那边的天气比这暖和多了,要不要回去看看?”夜尊说这话时,又挂起了他惯用的笑容。

他的乖张和邪魅是刻在骨子里的,这点在他单边勾唇笑的时候最能体现,一副阴谋的作派,沈巍皱了皱眉,他一向不大喜欢夜尊这个样子。

“好,那就回去看看吧”

似是很满意他的回答,夜尊挑着眉笑得更深了。

“那好,哥哥,我这就去安排一下”

“嗯”


等出了房间,夜尊眼中的狠厉便疯一般的肆虐开来,他就说沈巍怎么就突然想通了,要和赵云澜一刀两断,原来中间是隔着这事。

强x未遂?夜尊转了个身,从他这个位置,正好能从虚掩的门缝里看见沈巍低垂着的眉眼,由此,便更觉得这个词低秽不堪了。


哼,赵云澜,你可真对得起我哥哥的死心塌地啊……


看来这计划是得提前了,夜尊摸着摸脑后有些乱了的揪揪,舔了舔后槽牙,这样想着。


颜旼

狙击

图 想象

素材来源:微博 朱一龙
               微博 朱一龙工作室

非授权不得改传商用
微博:YM颜旼

狙击

图 想象

素材来源:微博 朱一龙
               微博 朱一龙工作室

非授权不得改传商用
微博:YM颜旼

小小小酥饼儿
仿制图章练习 开始搞才发现存的...

仿制图章练习

开始搞才发现存的图比较糊,也懒得再找了

小雪真白,想……

练习,禁一切

仿制图章练习

开始搞才发现存的图比较糊,也懒得再找了

小雪真白,想……

练习,禁一切

居居的袍子呆毛酱~~

冲喜少爷(十七)朱一龙角色水仙文迟瑞X孙如柏

文笔渣,逻辑废,occ怪我

朱一龙角色水仙文,迟瑞X孙如柏

不喜勿入,自娱自乐


等孙如柏好了之后,迟瑞对着府里下令,不准随便拿些药食给孙如柏,而两人相处和以前总是有些不同的,就好像之前隔在两人之间的墙变成了一张薄纸,一种将破未破的感觉,就这样两人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中一直过到了过年,迟府又热闹了起来,孙如柏也休假在家,整天无聊的闲在家里望天

“家里还缺点年货,我要出去买点,你去不去?”迟瑞穿着衣服问

“去”孙如柏从椅子上跳起来,迅速穿好外套,催促着“走吧”

两人刚走到门口,柳遥依就跟了过来“迟大哥,孙少爷”

“你也出去?”孙如柏问

“天气冷了,奶奶的关节有痛起来,我出去给她买点...

文笔渣,逻辑废,occ怪我

朱一龙角色水仙文,迟瑞X孙如柏

不喜勿入,自娱自乐


等孙如柏好了之后,迟瑞对着府里下令,不准随便拿些药食给孙如柏,而两人相处和以前总是有些不同的,就好像之前隔在两人之间的墙变成了一张薄纸,一种将破未破的感觉,就这样两人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中一直过到了过年,迟府又热闹了起来,孙如柏也休假在家,整天无聊的闲在家里望天

“家里还缺点年货,我要出去买点,你去不去?”迟瑞穿着衣服问

“去”孙如柏从椅子上跳起来,迅速穿好外套,催促着“走吧”

两人刚走到门口,柳遥依就跟了过来“迟大哥,孙少爷”

“你也出去?”孙如柏问

“天气冷了,奶奶的关节有痛起来,我出去给她买点药”柳遥依说

“那刚好一起吧”孙如柏脱口而出

“好啊”柳遥依高兴答应

“我们又不顺路”迟瑞在一旁到“我让司机送你去,我和如柏走着去就好,反正也不远”

“好”柳遥依瞬间低沉下来

于是三人分开前往目的地

“迟瑞”孙如柏忽然开口

“恩?”

“柳姑娘挺好的”

“哦”

“你就这反映?”孙如柏问

“你要我什么反应?”迟瑞反问

“那什么,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你要是看中那家公子和姑娘,你不用顾忌我,我这么通情达理的人,我肯定直接把这迟家正房的位置让出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迟瑞问

“就是柳姑娘喜欢你啊~~你看不出来?”

“那有怎样?”

“你要是喜欢人家不用顾忌你我之间的三年之约,我可以提前走的”孙如柏小声的说,本来孙如柏想表达的是你要是真喜欢柳遥依,我会提前走的,不会打扰你们,而听在迟瑞耳朵里却成了,若是自己喜欢柳遥依,孙如柏就可以提前结束两人之间的三年之约,一时间十分气闷,开口“她喜欢我,我就非要喜欢她是吗??放心,这三年,你老老实实的呆在我们迟家”

“你不喜欢人姑娘?”孙如柏问

“你那只眼看出我喜欢他了?”

“没啊~所以我问问”孙如柏笑着说

“???”

“哇~~炸鸡爪的摊在还在唉~~我还以为他不会出来了呢”孙如柏忽然兴奋的绕过迟瑞跑到前面摊子上,迟瑞看着盯着摊子搓搓手的孙如柏,摇头轻笑

“你到底是出来陪我买东西的还是出来吃东西的?”迟瑞看着一旁吃的满嘴油光的孙如柏问

“这两者矛盾吗?”孙如柏反问

“不矛盾,你吃吧”迟瑞妥协

两人买完东西,然店家差人送到迟府后,就空中手打算回家

“我们去铁心家吧,好久没见他了”孙如柏说

“好啊”迟瑞同意

两人到了金铁心家,敲了敲门,开门的还是小木头

“干爹”小木头乖巧的叫人“迟叔叔”

“乖~”迟瑞摸了摸小木头的肉脸

“哎呀”孙如柏抱起小木头“呦呵,又胖了??”

“没胖”小木头到“是长高了”

“你们来了”金铁心从后堂出来

“来看看你”孙如柏把小木头放在椅子上

“我有什么好看的?”金铁心给两人到着热茶

“你今年还和小木头两个人过?”孙如柏问

“不然呢??”

“铁心,要不你和我一起回迟府过年?”孙如柏试探的问

“别胡说”金铁心赶紧到“我和小木头两个人在家挺好的,不去打扰你们了”

“那我在家无聊嘛~你和小木头去还能陪我聊聊天”

“你要是无聊,我就抽空带着小木头去看你”

“哎呀~~”孙如柏拉着金铁心的手臂晃着“铁心~~”

“别闹”金铁心甩开孙如柏

“其实也不算打扰”迟瑞忽然开口“迟家看着打,其实过年的大部分人都回家了,也挺冷清的,多个人也热闹,奶奶也喜欢热闹,而且奶奶肯定喜欢小木头”

“还是算了吧”金铁心婉拒

“就当去陪陪如柏吧,他一个人在家整天闲的要长毛了”

于是金铁心收拾了些日常用的衣物,带着小木头暂住到了迟府,迟老太太自然是欢迎的,尤其是看见小木头更是喜欢的不撒手,小木头一口一个奶奶叫的迟老太太心花怒放,抱着小木头责怪的看着迟瑞“你也是,也不和早点和如柏生个孙子给我报”

“哈哈哈哈”孙如柏在一旁干笑,迟瑞则低头喝茶不说话

到了年三十的时候,照旧晚上吃饺子,孙如柏拿着碗等着饺子,看能不能吃到铜板

“希望你一次就能中”迟瑞装了一碗饺子给孙如柏

“借你吉言”孙如柏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迟瑞还没吃几口,一边的孙如柏就高兴拍着迟瑞“看,吃到了”

“看了你新的一年运气不会差”

“那是”孙如柏得意到

“干爹你好厉害哦”小木头羡慕的说

“那是哈哈哈”孙如柏把铜板塞到小木头的口袋里“干爹把这个铜板给你,你新的一年要长高高哦”

“谢谢干爹”

“多吃点啊”孙如柏捏了一把小木头的肉脸~~呀~~手感真好

吃完饭后,迟老太太早早的就去入睡了,小木头忽然说要去堆雪人,三个大人只能陪着

“你和迟瑞怎么样?”空下来的金铁心看着院中陪小木头堆着雪人的迟瑞问孙如柏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你之前哭着跟我说,迟瑞不喜欢你,可我看你们相处的挺好的呀”

“相处是挺好的那和他不喜欢有关系吗?”

“如柏”金铁心想了想还是开口“要是迟瑞一直不喜欢你,你干脆和迟瑞分开算了”

孙如柏听完默不作声

“我知道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姻,可是迟瑞如果不喜欢你,你一直待在他身边有什么意义呢?看着自己还难受,不如离开他,只是看不见也没那么多念想”

“放心,最多一年”孙如柏看着院中的迟瑞想到,反正一年后,合同就生效了,我两不离也要离

转眼间雪人就堆好了,迟瑞抱着小木头走过来“雪人堆好,乖乖去睡吧”

“好”小木头奶声奶气的回答

金铁心抱过小木头“麻烦你陪着小木头胡闹”

“不麻烦,小木头挺怪的”迟瑞摸了摸小木头的脸说

“好冷啊”小木头缩着脖子说

“还不是陪你玩的”金铁心拍了下小木头的屁股

小木头转身楼主金铁心的脖子,不说话

“好了,我和小木头先去睡了”金铁心说完就抱着小木头回房

孙如柏见金铁心走远了,才伸手握住迟瑞冰凉的双手“我先给你捂捂,别回头手冻坏了”

迟瑞心中一暖,温柔到“好”

孙如柏捂了一会,一阵冷风吹过,孙如柏冷了一哆嗦“妈呀,好冷,我们还是回房吧”

“恩”

孙如柏两手踹兜里缩着脖子走回房中,迟瑞看着还残留孙如柏手掌余温的双手有些不舍,往手上哈了哈热气,就快步跟上孙如柏

金铁心在迟家住了几日边回去了,迟老太太自然是不舍得,但是也不好强行留住两人,只能不舍的送两人出门,回过头就催着迟瑞和孙如柏早日生个孩子,两人自然是打着哈哈就过去了,倒了4月份的时候,迟瑞说要去进一批货,走之前问孙如柏要不要给他带点什么回来

“你怎么去?”孙如柏问

“走陆路可能还有些山路”

“那你小心点”孙如柏提醒“最近雨季,山路不好走”

“我知道,不是第一次去进货了”

“什么货,非要你去啊?”

“都是染布的原料,这批是特殊的原料,我去放心些”

“哦”孙如柏点点头“那你要小心哦”

“知道了,又不是小孩”迟瑞笑着说

“还不是担心你”孙如柏小声嘟囔着

迟瑞笑笑不说话



居居的袍子呆毛酱~~

花落白璧(十九)朱一龙角色水仙文,花无谢X连城璧

朱一龙角色水仙文,花无谢X连城璧

文笔渣,逻辑废

不喜勿入,自娱自乐

看完觉得不好,可以退出,不要说出来,因为会影响我心情,谢谢


夜晚,连城璧从萧十一朗那里拿了两撇小胡子贴在脸上,拿剑的手此时握着折扇,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看着面前灯红酒绿的娇兰院,深吸一口气,打开折扇,抬脚进入,连城璧一进去,俊俏的模样便引得四周的男男女女涌上来,浓郁的胭脂味,让连城璧轻咳几声

“公子,看着面生??第一次??”一女子攀上连城璧的肩膀

“我找人”连城璧挣脱女子

“找谁??姑娘还是小哥??”女子笑着问

“你们这管事的”连城璧视线避开女子

“哦,找妈妈啊~~”女子收起笑容把老鸨唤来

“公子找...

朱一龙角色水仙文,花无谢X连城璧

文笔渣,逻辑废

不喜勿入,自娱自乐

看完觉得不好,可以退出,不要说出来,因为会影响我心情,谢谢



夜晚,连城璧从萧十一朗那里拿了两撇小胡子贴在脸上,拿剑的手此时握着折扇,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看着面前灯红酒绿的娇兰院,深吸一口气,打开折扇,抬脚进入,连城璧一进去,俊俏的模样便引得四周的男男女女涌上来,浓郁的胭脂味,让连城璧轻咳几声

“公子,看着面生??第一次??”一女子攀上连城璧的肩膀

“我找人”连城璧挣脱女子

“找谁??姑娘还是小哥??”女子笑着问

“你们这管事的”连城璧视线避开女子

“哦,找妈妈啊~~”女子收起笑容把老鸨唤来

“公子找我有事??”老鸨挂着职业的微笑问

连城璧想着萧十一郎打听的消息,司马清风不在前院,而是呆在后面的雅苑

“我喜静,我听人说你这后面的雅苑不错,我想去哪”连城璧到

“公子,这雅苑花费可不少”老鸨笑道“我这前院也不差,热热闹闹的挺好的”

“安静也挺好的”连城璧拿出一锭银子

“既然公子喜静”老鸨笑嘻嘻的结果银子“那我就差人带你去”

“有劳”

连城璧跟着下人穿过后面的小花园,进入雅苑,门口的都有四人把守,看身形应该是练家子,连城璧跟着下人穿过长廊,虽然后面是雅苑但是至少想必前面安静许多,其他的并无异常,连城璧看着直接在走廊上放浪形骸的恩客,红着脸目不斜视的跟着小厮走,真不知道花无谢怎么会好奇来这种地方!!!

“啊秋!!!”花府的花无谢打了喷嚏

“二哥,你是不着凉 了?”花无颜担心的问

“没事,肯定是你二嫂想我了”花无谢得意的说“我明天一早就把你二嫂接回来”

“二哥,够了啊!!你能不能给二嫂一点自由空间??二嫂回趟无垢山庄,才住一晚,你就急吼吼的把人接回来”花飞扬看不下了

“有道理,那我明天晚点接你二嫂回来”

“唉~~~”花飞扬受不了的摇摇头“没救了”

下人根据连城璧的需求找了个视线最广阔的房间,里面布置倒也清雅,连城璧推开窗户,雅苑的环境被连城璧收入眼底,连城璧看着不远处,一个独立的小阁楼,四周没有任何建筑遮挡,只有一条长廊通往哪里,长廊的头尾,中间都有人把守,连城璧问着小厮“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司马公子的房间,只有他一人能进,旁人进不得的”

“可是司马大人家的工作司马清风?”

“是的公子”小厮回答

“知道了,你先退下,我有事在找你”连城璧到

“是”小厮弓着身子退下

连城璧看着远处的阁楼,回身把房间的门栓插好,脱去外套,露出里面的夜行衣,带上面纱从窗子跳入院中,接着夜色慢慢靠近阁楼,连城璧抬眼看着阁楼的外面的走廊死角也有人把守,连城璧拿出暗器打中一片树枝,惊起一阵飞鸟,巡逻的人警觉的跑到一出查看,连城璧趁机用轻功飞上屋顶,连城璧在屋顶轻轻走动着,找到合适的位置,挪开几片瓦片,看着屋内的情况,就看见司马清风坐在浴桶里面闭目养神,片刻后司马清风从浴桶中出来吗,雪乔替他穿好衣物

“公子药马上就好了,我去拿”雪乔到

“恩”

雪乔随后便退了出去,药??难道是抑制内力的药??连城璧想到这里从屋顶落下,在守卫反应过来前,点中穴道,顺手拿了护卫的刀直接破窗而入,司马清风听见破窗声,侧身躲过攻击,连城璧转身将内力击中在手掌朝司马清风袭去,司马清风运功接下一掌,连城璧被击退几步,这时窗外的侍卫冲了进来,连城璧不想多纠缠,从身边的窗户跳入院内,司马清风跟着一起落入院内,和连城璧打斗,连城璧被司马清风纠缠的逃不脱,暗道自己太过轻敌,司马清风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司马清风处处朝连城璧面部袭去,连城璧自然知道司马清风的打算,怎么可能让司马清风摘下面纱,连城璧又怕被司马清风看不自己的招式,处处受限制,雪乔等人听闻动静也跑到院中,雪乔打算出手帮忙,却被叶红拦住

“你做什么??”雪乔问

“你没看出来,主子逗着玩呢??”叶红淡定的说

那边连城璧也感觉不对劲了,司马清风似乎并不想要他的命,就像蛇一样围住自己的猎物只要让他逃不脱就行,而且连城璧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司马清风对他的逗弄带着几分调戏的意味,连城璧想要从腰间拿出烟雾弹逃脱,司马清风看出连城璧的意图,伸手握住连城璧的手腕阻止,连城璧抬眼看着司马清风,司马清风再次伸手去摘面纱,连城璧弯腰躲避,司马清风手腕朝下抓住面纱的末端扯下,连城璧感觉面纱被扯下,翻身背对着司马清风,连城璧趁机拿出烟雾弹丢下,雪乔拿出暗器丢向烟雾,烟雾散进后,司马清风看着地上沾着血迹的暗器,眼中带着怒气质问雪乔“谁让你伤他??”

“主子我……”

“应该是轻伤,没有大碍”叶红在一旁说

司马清风瞪了一眼雪乔将面纱塞入怀中,大步离开院中

连城璧捂着伤口从小路从一路回到无垢山庄,然后从后门回到房间,连城璧关闭房门后,脱下衣物,看着手臂上被暗器打出的伤口,颜色正常,幸好没毒,连城璧在房中找到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司马清风果然会武功,连他身边的婢女武功也不弱,看来之前山洞里面的几个面具人应该是他们没错了,连城璧处理好衣物,就熄灯入睡

第二天中午,花无谢到无垢山庄接连城璧回花府,一路上两人边走边聊

“璧儿,你知道吗??司马清风昨天被人刺杀,现在受了重伤躺家里养伤呢~~据说伤的很重,现在还在鬼门关没出来呢”

“他受伤!!!怎么可能!!”连城璧吃惊的问,明明昨晚还好好的啊~~再说了,谁能把他伤的这么重阿??

“我也奇怪不,虽说他吧平时得罪不少人,但也的不至于要他命吧”

连城璧听完眉头紧锁,自己没有伤司马清风究竟是谁伤他??或者说他就是装的??

此时司马府上

本应受了重伤卧床不起的司马清风随意坐在床上,看着手中的面纱,勾起一抹浅笑,那天晚上刚开始以为是个小贼,但是通过打斗他便认出连城璧

“不过,你是什么时候怀疑我的?”司马清风喃喃自语

“主子”雪乔端着药进来

“外面情况怎么样??”

“外面都知道您受了重伤,吊着一口气,下不了床”

“行”

“你让逍遥侯派小公子找个人易容成我,在这里替我躺着,这样我才好放开手脚做事”

“是”

“逍遥侯那边怎么样?”司马清风问

“已经抓了不少武林人,沈飞云已经准备前往天宗”

“哼,沈飞云和他是私人恩怨”司马清风说“天宗那个地方有去无回”

回到花府的连城璧写了封信,让花满天上朝的时候交给君实,里面是关于司马清风的事。

花满天接过信问“何事?还要写信告知君护卫?”

“一些私事”连城璧想了想还是觉得先不说,司马家毕竟是朝中重臣,事情没事确定前,还是越少人知道为好

不好意思这么久才更


大火锅子兄弟

拢龙进山第17天,思念成感冒(感冒吃辣的没用,拢龙你出来我不打你)。

嫉妒可以抢购优酷北京线下见面会门票的包包,带着我的爱与祝福去吧

(๑•́ωก̀๑)

拢龙进山第17天,思念成感冒(感冒吃辣的没用,拢龙你出来我不打你)。

嫉妒可以抢购优酷北京线下见面会门票的包包,带着我的爱与祝福去吧

(๑•́ωก̀๑)

梓_物语

参加了ReFa旗舰店的晒图活动



求各位走过路过给TB的晒图帖点个赞!!!



跪谢了🙏🏻🙏🏻🙏🏻🙏🏻🙏🏻



链接见评论  or  p2的图扫码  



参加了ReFa旗舰店的晒图活动




求各位走过路过给TB的晒图帖点个赞!!!




跪谢了🙏🏻🙏🏻🙏🏻🙏🏻🙏🏻




链接见评论  or  p2的图扫码  





安屿
我到底写哪对鸭? 真的都想写...

我到底写哪对鸭?

真的都想写

可是一次只能开一个坑

😭

我到底写哪对鸭?

真的都想写

可是一次只能开一个坑

😭

Azumi_衾之
想画拢龙却又无法画出他万分之一...

想画拢龙却又无法画出他万分之一好看的眼睛呜呜呜。哭了
努力!我会画完的!

想画拢龙却又无法画出他万分之一好看的眼睛呜呜呜。哭了
努力!我会画完的!

巍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一只等待铁罐的女鬼

【情定三生】【迟瑞×原创女主】春日迟青 第17章

      【一】

       两人回府的动静自是不小。

       迟瑞展现其谦谦君子的风度,双手拎着箱子走在前头,李肃青抱着蛋壳在后面悠闲地跟着。

       见到如此景象,府里还有谁会不明白?

       李肃青决定留在迟家,对此最不乐见其成的莫过于沈凌雪。

   ...

      【一】

       两人回府的动静自是不小。

       迟瑞展现其谦谦君子的风度,双手拎着箱子走在前头,李肃青抱着蛋壳在后面悠闲地跟着。

       见到如此景象,府里还有谁会不明白?

       李肃青决定留在迟家,对此最不乐见其成的莫过于沈凌雪。

       李肃青让她感觉到危险,不仅仅是她作为迟府大少奶奶的地位会受到影响,她心爱的男人和丈夫迟瑞会被抢走。最要紧的是——

       李肃青看她的目光,总是充满着令她芒刺在背的探究和怀疑。就好像是一个猎手,在富有耐心地等待猎物露出破绽,掉入陷阱。

       顾知夏对她也有怀疑,但沈凌雪并不会感觉到这种害怕和危险。因为她了解顾知夏是个什么样的人,心地极其善良,一旦她露出为难痛苦的神情,顾知夏就会不忍心再问下去。

       但李肃青不是。

       龙天泽曾说过,她是个绵里藏针的人,你永远也无法了解她那张笑盈盈的面皮之下,心究竟在想什么。

       正如此时。

       沈凌雪皱起眉头,带着桂儿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迟瑞把箱子递给前来相迎的小厮,转头见李肃青驻足不动了。问:“你在看什么?”

       “一个有意思的人。”李肃青头也不回地答道。

       迟瑞循着李肃青的视线看过去,说话的语气顿时变得反感:“你最好理沈凌雪远点儿,她身上有一股邪劲。”

       前半句迟瑞曾和她说过,但她当时只以为迟瑞是因为反感沈虎,所以才殃及了沈凌雪这条池鱼。但现在看来,好像不完全是这样。

       李肃青感兴趣地说道:“哦?愿闻其详。”

       “你肯定想不到,我跟她第一次见面是在妓院。”

       “妓院?堂堂的督军千金,竟然也有逛妓院的爱好?”李肃青的想法,已然不知道跳脱到哪里去了。

       “你在瞎想些什么?”迟瑞一脸的无语,“她是被拐卖到了妓院。”

       “她怎么会被拐卖到妓院?那老鸨胆子也太大了吧,不怕她爹沈虎吗?”李肃青更加惊讶了。

       “我忘了你是一年前才搬来金城,这件事得从一年半前开始说起……”

       当初沈凌雪从南方乡下的老家,来到金城寻父。却不料刚一进城,就被人贩子拐卖到了满春园。巧的是,那日迟瑞与程二商谈工厂那快地皮的租约,正好碰上沈凌雪被拉出来竞拍。

       程二贪慕美色,暗示看上了她,所以迟瑞便以五百大洋将其拍下送给程二。她气急之下咬伤了程二的耳朵,程二大发雷霆,老鸨要将她拖出去乱棍打死,于是迟瑞又花了大价钱为其赎身。

       之后她离开了满春园,再然后督军就找回了他失散的女儿,沈凌雪。

       “后来我听说,和她一起被拐到妓院的还有一个姑娘,可是后来阴差阳错地死了,好像叫……”迟瑞在脑海里努力地搜寻,最终抓住了他想要的:“叫翠翠。”

       “翠翠?”李肃青嘴里念了一声,又问:“有姓氏吗?还有她的老家,具体在南方的哪里?”

       “这我便不清楚了。不过,”迟瑞皱起眉头,“你这么关心她做什么?”

       “权当是我起了八卦的心思。”李肃青随意糊弄过去后,又接着问:“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要说她有股邪劲儿?邪在哪了?”

       “后来沈凌雪在酒楼碰上了程二,她叫督军府的护卫,把他的腿给打断。”

       “……”李肃青沉默了一会儿,“这怎么就邪了?程二妄图欺辱一个清白女子,还不许人家报复吗?迟瑞,我看你这是对沈凌雪有偏见。”

       迟瑞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维护沈凌雪,愠怒道:“不仅如此,她为了嫁给我,吩咐龙天泽暗地里把五十杆枪换成石头,所以才会令你……还有,她一进门就因为嫉妒桂儿的容貌,划伤了桂儿的脸。行事如此心狠手辣,称不上邪吗?”

       李肃青一怔,心情顿时繁杂难辨了起来。“原来……那个时候你并没有放弃救我。”

       迟瑞想到之后发生的种种,满含愧疚地看着她:“对不起,我以后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再让你深陷绝望的。”

       “都已经过去了。”李肃青摇摇头,心中已不愿意再往回看了。她感慨道:“只是你发现了吗?看待事物的方式,会影响你的判断。偏见、隔膜和误会,轻而易举地产生,要谈了解实在是很困难。”

       迟瑞当然感觉到了。所以如他过去那样把心事憋着不说,是极其有害的。他已决心要改掉这个坏毛病。

       “沈凌雪如此睚眦必报,我想那个老鸨应该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吧?”

       “被她开枪打死了。”

       究竟是报复还是杀人灭口,她得在这上面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今天的好奇心已经得到了满足,我为像今天这样的对话而感到愉快,所以我感谢你。不过天色有些晚了,我还要回去收拾行李和屋子,就不打扰你了。”李肃青微笑道。

       言下之意就是送客了。

       迟瑞眉毛微挑,心里颇有种自己被用完了就扔的心酸之感。

      【二】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迟瑞正陪着迟老夫人用饭。

       迟老夫人没吃几口菜,就把筷子往箸枕上重重地一搁,令其发出了瓷器特有的清脆响声。

       “她怎么回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我们迟家是什么地方?!”

       也许是因为早就等着迟老夫人的问话,迟瑞不惧她此刻的怒气蓬勃。他慢条斯理地咽下了嘴里的吃食,然后同她细细解释了来龙去脉。

       迟老夫人听完了,心里还是不大高兴,她挑刺道:“那学校是男女混合上课,同坐一席,这像什么样子?况且她还是嫁了人的,传出去多不好听!”

       “奶奶,您当初送我去北平读书,那些大学先生说的话,您认为对还是不对?”

       迟老夫人笃定道:“先生们说的话,自然是对的。”

       天地君亲师,虽然“君”已经倒了,但老一辈的人对“师”仍是十分的尊敬甚至是敬畏。虽然迟瑞并不赞同这种盲从权威的行为,但是要开导迟老夫人,还是得从这里着手。

       迟瑞用公筷往迟老夫人碗里先夹了一块排骨,才不徐不疾地说道:“四年前那场学生运动以后,就有一个大学开‘女禁’的热议。北大的教授胡适先生就讲了,无论中学大学,要男女同校,使他们受同等的预备。
       没过多久这北京大学和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一南一北两所名校,就开始招收女学生了。再加上去年又颁布了新学制,采取不分性别的单轨学制。也就是说,教育无需再分辨男女,大家都是一样的。上学堂,就是为了学习。”

       迟老夫人沉思良久,她反问道:“照你这么说,倘若不实行男女同校,恐怕还会被当做是食古不化?让人看笑话?”

       “我只知道奶奶你是个宽厚开明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顶漂亮的高帽子先给她戴上去。

       迟老夫人嘴角下撇,眼里却含着无奈和宠溺的笑意,“你费劲地说了这么一大通,我知道你是有私心的,无非就是不想我为难李肃青。”

       迟瑞腼腆一笑,“瞒不过您。”

       迟老夫人想了想,道:“好,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您说。”

       “你不许冷落了凌雪,有空要多去她屋里坐坐。”

        “奶奶,这,可是!我……”

       迟老夫人不给他拒绝的机会,断然道:“别找借口了!先不说她是督军的女儿,就论她那天对你做的事,你就应该好好对待她。”

       迟瑞皱起眉,不解地问:“为我做的事儿?”

       “你是病糊涂不记得了?!就李肃青走的那天,你发了风寒,烧了三天三夜怎么都退不下来。盖了好几床被子,身子还直打哆嗦。换了好多个大夫,结果你的烧是怎么退下来的?”

       “怎么退的?”

       “凌雪没跟你说?”

       迟瑞摇头。

       迟老夫人叹了口气,“是凌雪她呀,进到滚烫的澡盆里去,把自己的身子烫热了,然后再钻进你的被子,你这烧才退下来的。”

        ……

       “看待事物的方式,会影响你的判断。偏见、隔膜和误会,轻而易举地产生,要谈了解实在是很困难。”

       “我真的对沈凌雪有偏见吗?她曾做下不少难以原谅的错事,但已经在改、在赎罪了。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她本就喜欢我,愿意为我做这样的事也不奇怪。而她所谓的赎罪,谁知道是真心,还是特意做给我看的?”

       迟瑞想起李肃青说的话,两个矛盾的念头在脑子里,不停地争斗、辩驳。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夜半三更,朦胧的睡意才逐渐侵袭。

………………………………………………………………

百度剧情介绍故事发生时间是民国十一年,也就是1922年。之前的第十五章写到报纸内容:孙中山的军队重新杀回广州,发表《和平统一宣言》。这是1923年1月16日发生的事情,符合剧情时间线。

历史上是1922年11月才颁布的壬戌学制,亦称新学制,一直沿用到1949年。它对修业年限进行了更改,把中等教育分初高两级,各为3年。(之前1912、1913年的壬子癸丑学制,是中学4年)

但因为我要写到女主跳读高三,且男女同校的问题,所以……请大家无视这个bug,不要扣时间细节_(:з」∠)_要符合剧情时间线的话,新学制它得1921年颁布才行_(:з」∠)_

御侓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三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后来的几日,大约是我,作为新的这个我,目前拥有的记忆中,最快活的一段时光。

他画我,看我,教我画画……我们几乎把我见他时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记忆,全部补齐,重新填色,让回忆变成新的记忆……

直到那一天,我和他含着笑意睡去……

我好像置身在一片火海中,我听到了景撕心裂肺的叫着喊着我的名,我能看见他,却触摸不到他,直到他似乎明白我再也回不来了,变成默然的泪流不止,我的心仿佛狠狠揪住。

这不是这一次我的结局,似乎又是我经历过的,真实存在于脑海中的记忆,也让我隐约觉得,我与他,所谓的上一次分别,似乎应该...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后来的几日,大约是我,作为新的这个我,目前拥有的记忆中,最快活的一段时光。

他画我,看我,教我画画……我们几乎把我见他时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记忆,全部补齐,重新填色,让回忆变成新的记忆……

直到那一天,我和他含着笑意睡去……

我好像置身在一片火海中,我听到了景撕心裂肺的叫着喊着我的名,我能看见他,却触摸不到他,直到他似乎明白我再也回不来了,变成默然的泪流不止,我的心仿佛狠狠揪住。

这不是这一次我的结局,似乎又是我经历过的,真实存在于脑海中的记忆,也让我隐约觉得,我与他,所谓的上一次分别,似乎应该是永别才对……

“千年等待,一朝得偿……”在又一次失去感觉之前,听到的是一个遥远而熟悉的声音,“我,应你心愿而来……”之后便陷入了黑暗。

我还是存在的,至少这一次思维还在继续,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开始,又突然的失去,‘好像又要重新开始了’在连思绪都要被无边困意阻断前,我如是想着。

【至此,男主‘公子景’暂时下线。暂时!】

【第一篇《景与月》结束】

TBC

悄悄用标签预告下一篇男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