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朱白

4993.6万浏览    14.5万参与
顷慈
【巍澜衍生 富强民主语c群】群...

【巍澜衍生 富强民主语c群】
群规:
1.国际三禁,禁黄豆
未成年请专注学习,16岁以下请勿入群。
2.进群24小时内选皮。选皮慎重,禁止重皮,进群即上皮,尽量避免崩皮,严重崩皮者强制换皮或劝退。
第一次换皮免自戏,第二次换皮自戏500 +
3.本群朱白衍生语c,可水仙不逆,禁ABO,禁生子,巍澜朱白固定🔒
***巍澜朱白选皮自戏100+
4.上墙请谨慎,解锁下墙两人各自自戏500+  上墙后请负责,有cp者注意撩人分寸,不可勾搭有cp者。
5.水聊适度,皮下带套。
6.请群员保持活跃度,群内月清。请假私聊群主或管理。(请假时长禁止超过两个月)
7.撕逼吵架请小窗,破坏群内气氛严重者清。
8.下设戏群,...

【巍澜衍生 富强民主语c群】
群规:
1.国际三禁,禁黄豆
未成年请专注学习,16岁以下请勿入群。
2.进群24小时内选皮。选皮慎重,禁止重皮,进群即上皮,尽量避免崩皮,严重崩皮者强制换皮或劝退。
第一次换皮免自戏,第二次换皮自戏500 +
3.本群朱白衍生语c,可水仙不逆,禁ABO,禁生子,巍澜朱白固定🔒
***巍澜朱白选皮自戏100+
4.上墙请谨慎,解锁下墙两人各自自戏500+  上墙后请负责,有cp者注意撩人分寸,不可勾搭有cp者。
5.水聊适度,皮下带套。
6.请群员保持活跃度,群内月清。请假私聊群主或管理。(请假时长禁止超过两个月)
7.撕逼吵架请小窗,破坏群内气氛严重者清。
8.下设戏群,游戏群。赌博内容请勿刷主群屏。
9.除人物设定外,禁止随意认亲。
10.随意退群者不再欢迎。

祝愉。

【by48】
白宇√
赵云澜√
罗非√
韩沉√
杨修贤√
曹光
微光
牧歌√
谢南翔
尤东东√
章远√
陈骁
真水无香
裴文德√
冯庸√
伯力
蔡晴川
法海√
芒果
昆仑
舒展
君君
林大宇
吴凡
joker
陆远
白起√

【zyl48】
朱一龙√
沈巍√
罗浮生√
冯豆子
傅红雪
何开心
花无谢
胡杨
井然√
连城璧
夜尊√
林风
樊伟
朱厚照
赢稷
傅成勋
毛猴
公子景
吴邪
岑子默
罗勤耕
程慕生
迟瑞√

靳非鱼√
齐衡
孙如柏
蒙少晖
椰子
小鬼王
朱常洵
宫铁心
柯泽√
沈放
叶凡
麦禾
洛怀风
庞嘉

【特调处】
大庆√
祝红
老楚
小郭
林静
老李
汪徵
桑赞
大吉
从波
烛九√

【民政局】
夜尊x韩沉
沈巍x赵云澜

斥

【丑非x生非】《Cola》 上 PWP

  • 双性,3P,偷窥,没有三观,我流罗非,脏,观看体验差


  • 其实是电影《双重人格》的AU,车半路熄火了所以分上下不好意思


  • 能接受的去评论找链接,这篇想给补给引子 @引子PAPA 


  • 双性,3P,偷窥,没有三观,我流罗非,脏,观看体验差


  • 其实是电影《双重人格》的AU,车半路熄火了所以分上下不好意思


  • 能接受的去评论找链接,这篇想给补给引子 @引子PAPA 



朱白宇龙巍澜找文bot

求【朱白/巍澜/衍生】:女装大佬的文

1158


 @丙戌 投稿


有没有女装大佬梗,好想看两位哥哥穿旗袍啊。朱白,朱白衍生,巍澜都可以的

1158


 @丙戌 投稿


有没有女装大佬梗,好想看两位哥哥穿旗袍啊。朱白,朱白衍生,巍澜都可以的

朱白宇龙巍澜找文bot

抽奖——白宇同款Yuritan耳骨夹(27号22:00开奖)



大家好,我是bot的代班君 @GEKKA 

我于4月29日入职bot当代班君,很开心能够为自己喜欢的cp做小小的贡献,因为三次元的原因,我马上就要离职啦。如果过去的两个月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这里说一声抱歉。很感谢大家两个月以来的包容和理解,(也为我明天的期末考攒欧气),所以我就趁bot半岁生日做一个小抽奖啦!评论区留言即可参与,邮费自付

希望大家以后继续关注和支持bot,也给代班君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一声镇魂女孩,一生镇魂女孩。

那,大家,再见。




大家好,我是bot的代班君 @GEKKA 

我于4月29日入职bot当代班君,很开心能够为自己喜欢的cp做小小的贡献,因为三次元的原因,我马上就要离职啦。如果过去的两个月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这里说一声抱歉。很感谢大家两个月以来的包容和理解,(也为我明天的期末考攒欧气),所以我就趁bot半岁生日做一个小抽奖啦!评论区留言即可参与,邮费自付

希望大家以后继续关注和支持bot,也给代班君多一些理解和包容。

一声镇魂女孩,一生镇魂女孩。

那,大家,再见。

点我收获拉黑名单
?本未满二十的童工脂粉希望可以...


本未满二十的童工脂粉希望可以领到一份来自不知道哪方的老板的工资
(最好是简图老板给我报销杂志钱,因为黑子大哥们说我没给🐯花钱)

并且自掏腰包给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抽一份简图老板的杂志٩(•̤̀ᵕ•̤́๑)ᵎᵎᵎ7.1开奖
老规矩推荐(小蓝手)+评论

另外还希望老板们可以私发我一点双人照片,小黑吃到新粮必然尽心尽力为朱白tag死守最后一道防线且黑名单绝不拖更(发出鸽子的声音)

今天考完了系解还出了玄晶和毕业武器心情好吼吼吼


本未满二十的童工脂粉希望可以领到一份来自不知道哪方的老板的工资
(最好是简图老板给我报销杂志钱,因为黑子大哥们说我没给🐯花钱)

并且自掏腰包给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抽一份简图老板的杂志٩(•̤̀ᵕ•̤́๑)ᵎᵎᵎ7.1开奖
老规矩推荐(小蓝手)+评论

另外还希望老板们可以私发我一点双人照片,小黑吃到新粮必然尽心尽力为朱白tag死守最后一道防线且黑名单绝不拖更(发出鸽子的声音)

今天考完了系解还出了玄晶和毕业武器心情好吼吼吼

千年空城👻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 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如何?补档看第二张……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 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如何?补档看第二张……

水至寒

祝白白第一部大银幕电影大卖!

祝白白第一部大银幕电影大卖!

一只帅气的咸鱼

【井贤风远】归去来昔

“欠债”还文系列


半夜逛老福特,看见某太太在线求领文,于是……连续N天深夜码文ing~


灵感来源 @石锅米线里的辣白菜


【井然×杨修贤×林风×章远】


【章远视角】【上】


【风自息自生,轻拂过山川林木;


井蕴藏悠远,归来兮宛然在目。】


章远是海城大学计算机系的大三生。


他有个算不上男朋友的“男朋友”——林风。


林风是章远的高中同桌,高一开学第一天起,他坐上林风旁边的座位起,林风就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


“我叫林风。”


“你可真好看,你叫什么呀?”


章远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还大他几个月,脸...

“欠债”还文系列


半夜逛老福特,看见某太太在线求领文,于是……连续N天深夜码文ing~


灵感来源 @石锅米线里的辣白菜


【井然×杨修贤×林风×章远】


【章远视角】【上】


【风自息自生,轻拂过山川林木;


井蕴藏悠远,归来兮宛然在目。】


章远是海城大学计算机系的大三生。


他有个算不上男朋友的“男朋友”——林风。


林风是章远的高中同桌,高一开学第一天起,他坐上林风旁边的座位起,林风就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


“我叫林风。”


“你可真好看,你叫什么呀?”


章远看着眼前这个明明还大他几个月,脸却依然有些稚气的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地清了下有些干涩的嗓子,回了一句——


“章远。”


只两个字的回答实在算不上有多走心,甚至还有点儿敷衍的意味。


林风倒是笑得一脸灿烂,也不知是这个名字戳中了他哪个笑穴。


说是“追”,倒也没有多明显,左右不过是总爱粘着靠着,课间操结束多买份冷饮,听歌时顺道也递给他一个耳机,放学后用单车捎带他去吃个路边摊之类的。


少年人不需要太多山盟海誓和金钱浪漫,有些时候,一瓶牛奶,一根烤串儿,一颗甜兮兮的奶糖,就可以透出澎湃的爱意。


其实也都是很平常的事和物,本不会被反射弧略长的章远归类到“喜欢”里去。如果不是林风曜石般的眼睛太过耀眼,把映在其中的影子轮廓勾勒得过分明显的话。


其实很奇怪,那双如宇宙黑洞般深邃的眼睛,想藏什么藏不住,怎么会把这三分的喜欢都尽数迸发出来了?


答案,可能只有林风知道了。


林风虽然很皮,但总是会在章远面前扮乖学生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林风脑子少根筋,做什么都很粗心,以至于到现在章远也没能明白为什么一个在月考连2B铅笔也忘记带着的人会记得他笔记本里的哪一页夹了霍华德的明信片。


总而言之,作为一个追求者,林风可以说是非常合格了。尽管……


他并不喜欢林风。


是的,他不喜欢林风,更妄论爱。


对于林风,章远只停在比朋友稍多一些的好感上。但是,这并不妨碍章远坦然接受来自林风的热烈追求。毕竟他也没有讨厌过林风的任何行为,只是没有同等的感情去回应而已。


仔细想想,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他或许真的会选择就这么和林风过了。


但他还是遇见了井然。


在章远去海洋馆实习的那一天。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那个站在演讲台上的男人。男人意气风发,说着自己的设计理念,与那个镌刻在章远记忆年轮里,无论时光如何席卷也覆盖不了、无法抹去的身影交织、重叠——


“小远,快过来,给哥哥抱抱。”


“小远,哥哥给你带了好吃的。”


“小远,我的小远,哥哥最喜欢你了,小远也最喜欢哥哥了,对吧?”


这本是很遥远的过去了,不该再成为他的羁绊,也不该成为井然的束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和他一样,把那么缥缈的往事一直记挂在心头。


没错,章远一开始的确是这么想的。


可是,当他在厕所隔间听见井然和另一个男人暧昧的接吻声,以及看见那个男人的脸时,他承认,他确实产生了别的念头。


因为那张脸真的和他很像。


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他妈的岁数,他几乎要怀疑这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哥。


他兴奋,是不是井然其实也记得自己,他只是找不到自己了,所以才会和一个长得这么像自己的人在一起?


他也害怕,害怕自己自作多情,害怕这一切虚无的幻想只是他一厢情愿。


但他想赌一赌。


事实上,章远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即使井然还记得自己又如何?对方现在,显然并不是单身。


但章远还是赌了。


当他成功在某条路上截到了井然的车时,也庆幸自己赌了一把。


他借口自己的车被盗,恳请对方捎他一段路。这其实都是很低级的套路,章远算是个好学生,没有什么骗人的经验,这个理由也过于生硬。


但坐在车后座的井然答应了。


可直到到了目的地,两人也并没有说一句话。章远暗自沮丧着,可能对方是真的不记得了吧。


就在他向井然道谢后想要下车走人时,却被身后的人扼住了手腕。


章远顿觉重心不稳,就这么直直地往后倒了下去,然后摔进了一个带着淡淡古龙水味的温柔怀抱中。


“小远,不留个联系方式就走吗?哥哥会伤心的。”男人轻柔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章远似乎是有点懵,机械般地往井然手机里输了一串号码后就走了。直到回到家,听见林风贱兮兮地问“去趟海洋馆还把脑子淹水里了?”后,章远才反应过来——


天!!!


井然喊他小远?


他居然真的记得自己?!


他们刚刚还“拥抱”了!!!


亲昵的语气,暧昧的行为……几分钟前发生的一切在此刻将章远炸成了烟花。以至于第二天接到井然电话的时候,他的脑子依旧处于崩坏的边缘。


然后,吃饭,约会……直到章远坐在酒吧的豪华包厢里被井然抵着沙发靠垫亲吻,他仍有种不着实际的感觉。


几十个小时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居然全部都变成了现实,任谁都会觉得这是一场颠倒人间的大梦。


滚烫的舌尖穿过唇缝在牙关处临摹,但并不浅尝辄止,而是继续深入。在觅得那藏着口腔深处的小舌后,便带着点强势的意味一点点将其勾过,然后丝丝入扣,似要将每一寸的味道都细细品尝。


井然的吻技很好,不同于林风那种还带着青涩和惶恐的试探性触碰,夹杂情欲几乎抵死的纠缠似乎充分表明着,他已经惯于做这些事。


章远不想去猜测这娴熟的技法来自何处,只是轻环住那人的颈,闭着眼,享受这份由唇舌碰撞带来的快/感。


在这段不太能见的了光的感情里,章远其实是有些自卑的。


毕竟,井然是那么优秀的人。海归设计师,才华横溢,事业有成;他却还只是一个刚半只脚踏进社会的学生。


章远没有直白地表露过自己的情感,井然也同样没有对章远说过喜欢。但章远已然习惯了不去问,不去求一个所谓的……


爱的理由。


就像当初对林风那样。


但章远依旧会惶惶不安,不仅因为他和井然之间的差距,更是因为——


他和杨修贤之间的差距。


杨修贤,就是之前和井然在厕所隔间接吻的男人。他是个自由画家,喜欢去酒吧,然后在那里和无数的男男女女扯上关系。


章远打心底里是很不屑于和这种人有什么来往的,散漫,滥情,又浪的一批,成天就是勾个人去飞。


但他不得不承认,作为井然的情人,在某方面,杨修贤比他更优秀。


明明是相似的眉眼,却能露出万种的风情和无限的魅惑。还有总是勾着诱人弧度的嘴角,尤其是那随时能被只手揽过然后软在他人怀里的腰肢……


那是章远耗费一生的时间,也无法学来的招数。


章远见识过杨修贤的本事,自然也不意外井然会和他好上。


“小远,分心了哦。”男人低哑的声音响起。章远尝到了从破皮的唇角处传来的,血的味道。


突然,腰上传来一阵痒意。然后,他发现井然的手正从他衣摆下方探入,贴着细瘦的腰肢抚摸、揉捏。同时,大腿内侧感知到了一个硬挺的存在。


大家都是成年男人,接下来要做什么章远心里也很清楚。他喜欢井然,但他还是对这种事带着点未知的恐慌。


他和林风“交往”五年了,但不知道是对方太害羞还是碍于两人之间有些尴尬的关系。林风只停在接吻这一步,连生理需求都是自己用手解决。


感觉到章远的不适,井然稍微顿了一下。但并没有不悦,看上去反倒还挺开心。然后,井然的手搭上了章远的裤子边缘,以很慢的速度褪了下来。


章远有足够的时间——去后悔,反抗,拒绝。


但是,他看见了……


隐在门缝处的,那双能够颠倒众生的透着极致魅惑的眼睛。


几乎是一瞬间,他环上了井然的脖子,把刚刚被吻得有些发肿的嘴唇又凑了上去。


虽然还不确定是否两情相悦,但是在这里,孤男寡男,干柴烈火,那么做到最后一步,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彻底进入章远身体的那一刻,井然似乎才意识到,对方是第一次。他似乎是有点懊悔,又好像也有些庆幸。但他还是继续做了,眼底染上一层浓墨,将倒映在其中的不住哭喊的赤裸身影彻底覆盖。


第二天,章远没有等井然醒来,就独自离开了。昨晚的彻骨疼痛让这副未经过人事的身体现在还隐隐发抖。


在回到家,看见林风那张显然没怎么睡好的脸的时候,章远就后悔了。他应该整理好自己再回来的,因为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肯定应付不了林风。


果不其然,章远刚进门,林风就有些慌乱地抓住他的手问:“章远,你去哪了?为什么一晚上都没回来?”


章远没有回答,其实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被井然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可以说是身心俱疲,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编一个能够圆得过去的谎言。


林风却没有急着逼问,反而是看章远脸色不太好,脸上有多了一分关切。


“我,我只是担心你。昨天打你电话的时候,你手机关机了。”


章远看着林风的脸,心中突然有点自责。这个人对他其实很好,一直都很好。是自己,没办法去回应他。


要不要……直接坦白?


“我,我想去洗个澡。行吗?”


他还是没能下定决心……


章远一手掰开后/穴,一手拿下花洒对着清洗。今天早上走太急,没来得及清理,井然的东西还留在身体里。


温热的水流冲刷着疲惫的身体,遍布的青紫痕迹在透明液体的覆盖下更显迷蒙,也将章远脑中的暧昧回忆添上了一层雾气。


章远走出浴室,发现坐在客厅的林风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章远躲闪了一下,便转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突然,林风从背后环住了他。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有些痒。林风喜欢打鼓,手臂比井然还要有力。此时环在腰上,却没有用太多力气。


“林风,怎,怎么了?”


林风没有出声,只是靠着他的肩,嘴唇有一下没一下地碰着后颈。章远怕痒,本能地想挣开,却听到耳畔粗重的喘息。


亲吻变成了啃噬,两个人就这么缠在一起,然后跌跌撞撞地进了卧室。


章远几乎是被摔上了床。


林风欺身压了上来。


章远的手腕被扼住,无力承受着林风的亲吻。林风的吻不同以往,带着不容忽视的怒气和怨恨。


章远不知道林风为什么突然这样,但他没有力气去反抗,就这么闭着眼,任由林风予取予求。


突然,章远感觉到脸上湿了一片。睁开眼,却发现林风漂亮清澈的眼里全是怎么也收不回的泪。


林风是个很有心气的人。在学校老师管不住他,在家里父母也管不住他,只有在面对章远的时候,他会妥协,会脆弱,会不安,会愿意放下所有的骄傲。


但,这是他第一次见林风哭。


章远心狠狠揪了一下。他起身拥住林风,手放在他后背轻轻抚着。


“林风,对不起。”


“你是不是……知道昨天的事了?”


章远能感觉到林风努力想要稳住情绪,却还是有无数的悲伤在他身体里叫嚣着想要喷薄而出。


“章远,为什么?”


“章远,我以为我可以的。”


“章远,你是不是很爱他?”


“章远,我看不懂你。”


“章远……”


时光的脚步在这一刻停留了很久。


然后,又立刻飞速掠过。


章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家里已经没了林风的身影。他往身旁的被子里摸了摸,似乎还能感觉到暖意,那是独属于林风的温度。


已经是傍晚了,残阳淡淡的光从窗外照进来,洒了满床的不舍与眷恋。


江月深

朱白龙宇,驯龙计划

Part.3 上天

龙飞计划Plan B 模拟飞行计划

一计不成,白小宇再想一计。

这天他在勤勤恳恳地给龙祖宗捕鱼时,感受着温暖的海水没过脚面,他突然想到空气和水都是没有形态、无法捉摸的流体,如果红龙学会了游泳,是不是也能学会飞了呢?天上飞和水中游要掌握的技巧,大概,也许,应该能通用的吧?

于是他趁红龙在海边泡澡午睡时,用草绳绑了红龙的爪子,还担心不保险,又是用手拉又是用嘴撕扯的,再多缠绕了几圈。然后他摸摸红龙的鼻子,这是他这几天经过无数惨痛教训总结出来的,唯一能让红龙打喷嚏然后注意到他的方法。

果然,红龙皱皱鼻子,猛地喷出一股气,嘴巴张开,再次糊了白小宇一脸龙涎。

“没事,我习惯...

Part.3 上天

龙飞计划Plan B 模拟飞行计划

一计不成,白小宇再想一计。

这天他在勤勤恳恳地给龙祖宗捕鱼时,感受着温暖的海水没过脚面,他突然想到空气和水都是没有形态、无法捉摸的流体,如果红龙学会了游泳,是不是也能学会飞了呢?天上飞和水中游要掌握的技巧,大概,也许,应该能通用的吧?

于是他趁红龙在海边泡澡午睡时,用草绳绑了红龙的爪子,还担心不保险,又是用手拉又是用嘴撕扯的,再多缠绕了几圈。然后他摸摸红龙的鼻子,这是他这几天经过无数惨痛教训总结出来的,唯一能让红龙打喷嚏然后注意到他的方法。

果然,红龙皱皱鼻子,猛地喷出一股气,嘴巴张开,再次糊了白小宇一脸龙涎。

“没事,我习惯了”白小宇很阿Q精神地安慰自己。

红龙清醒过来,抗议地拿着被喷嚏逼得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白宇,但还是好脾气地没啃他,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却突然发现自己爪子被束缚得不能动弹。

白小宇看着红龙憋屈受气的小媳妇样,心里可得意了,哼,叫你一直压榨我,这回吃瘪了吧。白小宇嘚瑟了一会儿,就抱起一箩筐的鲜鱼,一条一条朝着海洋扔向远处,还嫌不过瘾,干脆一箩筐都往外抛,红龙被这可耻的浪费行为惊懵了,嚎叫一声,扑腾着大翅膀就往海水里扑,可是他扑地远一点了就止不住地往下沉。这可把白宇吓坏了,赶紧拿起铁剑潜水过去帮红龙割绳子。

幸好草绳绑的都挺规整的,被利刃一割就轻易地散了。白宇在水里看见挣脱束缚的红龙很轻易地就凭借爪子划拉出水面,也跟着浮了起来,观望了片刻,确认红龙并无大碍、也没受到惊吓后,开始发愁怎么把这个傻大个拉回岸边。

他也没能发愁多久,很快他就发现红龙在悠然自得地捕鱼,一爪下去串了好几条,人家优哉游哉地划拉着另一只爪子游泳,举起有鱼的爪子嗷呜就是一口下去,一干二净。

但人家就是不用翅膀游。

红龙还是不会飞,但他学会了游泳,并且游得乐此不疲。

龙飞计划Plan B 模拟飞行计划失败

 

驮宇计划

来自上篇评论区“名字很容易撞的饭啊”的点梗~ :“小白的龙会游泳吗驮回去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仰躺在水里,露出个大白肚子晒太阳的红龙,白小宇突然有了新想法,空路不通,走水路总可以吧,于是更改计划开始训练红龙驮他出海。然而结果是:

红龙以为白小宇在跟他戏水,于是就出现了游一段就下沉咕噜咕噜鼓泡泡,再浮上来,再游一段,再下沉吹泡泡……(青春环游记里白宇刚嘚瑟完就被扔水里的样子真的爆笑哈哈哈哈哈)

傍晚,终于玩得尽兴的红龙游回了小岛,被迫上上下下玩了一天浮潜、被折腾得直翻白眼的白小宇艰难地从龙背上爬下来,发誓要是再跟这祖宗出海我就是一头小猪仔。

  今天的白小宇也依然没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驯龙高手呢

 

  白宇绝望了,还是老老实实认命去准备造船用的木材。这天他发现岛上还有一片椰子林,可把白小宇激动坏了,他兴奋地蹭蹭蹭就爬上树,慢慢挪到顶端,等不及下树就抱起一颗椰子砸开喝,空气里都是甜蜜清新的味道。

  可惜白小宇的欢乐时光持续不了多久,很快他的龙祖宗就循着气味来找他了。只见红龙在树下琢磨了半天,就下定决心试探着爬上来,可是越爬树颤抖得越厉害,白小宇快抱不住树干了。

  “快下去!”白宇大喊,“祖宗,你跟我的体重哪里是一个量级的啊,我上树不代表你也能上啊”

  红龙爬到一半,懵懵懂懂地仰头看着惊慌的白宇,见他不断向自己比出向下的手势,便听话地跳下树,准备到底下等白小宇的投喂。

  然而65Kg的人类体重哪里抵得过远远大于65Kg的弹跳力?

  早就被红龙压弯的椰子树迅速回弹,白小宇嗖地一下就上了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小宇觉得这回自己死定了,闭眼在脑海里开启了走马灯,回顾他短暂又悲壮的一生。再见了妈妈,今天我就要远行,别担心,最后的最后,我还有一只蠢龙陪着我……

  咦,为什么这么久了他还没有落地?

  白小宇睁眼一看,发现他被红龙叼着,正翱翔于高空之中。

  妈妈!我上天了!

 

Part.4 妈妈

  等到真正上了天,白小宇才发现这座岛其实离家也就一天一夜的航行距离,远远眺望还能望到岛上竖起的旗帜,只是还在地面上时被海上浓雾遮挡,白小宇眺望不到罢了。

白小宇:老天你仿佛是在开我玩笑。

我差点以为我要被困在这岛上当鲁滨逊了,你却告诉我离家不过几百海里?

原来海难那天其他出海的勇士都被海浪卷回家了,只有白小宇被卷到了龙岛。龙岛只有在日食之际才会整个浮上来,其余时间都是一座小小的岛屿模样,其实底下是龙族借助温暖的海水孵卵的栖息地。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大概也是一种龙骑士经过上天的考验后,来跟自己的龙相遇的仪式。

不过这一切,白小宇还没能探知。

 

  回家的那天,白小宇随着红龙降落,兴致勃勃地大叫要吸引人来看自己的红龙。然而小时候的玩伴们到来时,只看见他和一个衣不蔽体的男人。白小宇的宿敌甚至还嘲笑他失心疯了

  白小宇回头一看,咦,我龙呢?我放在这里这么长这么宽还特别能吃的一条龙呢?

  那位穿着草编围裙的先生,你谁啊?大白天只围这个小毛巾很失礼人诶。

  在白小宇发愣之时,赶来的维京壮士们尽管担心这位大难不死的小伙伴看起来好像脑子出了点问题,但是看到他平安归来还带回了渔产还是很开心的,很快就分工合作扛着鱼走了。

  夜色将至,正当白小宇准备上前询问这位看起来很古怪的先生有没有见到他的龙的时候,这位先生突然很豪迈地把围裙一摘……

白宇摇滚手势捂眼睛.gif

  滴,您要寻找的红龙小可爱突然出现。

  白小宇再次露出“老天又玩我”的表情,所以说他的龙先天不会飞,但是会变身?白小宇来了兴致,掀开龙翅膀、摸摸龙爪这样那样检查了红龙全身一番后,又试图逗弄红龙变回人身看看。可是红龙一点也不给他面子,自顾自地坐在原地打哈欠,偶尔不耐烦了还会躲避白小宇的戳弄,但还是脾气很好地没啃他。

  “小宇——”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呼唤,那是白小宇母亲的声音。

  “妈妈!”白小宇激动地热情回应,经历海难,千辛万苦找到了回家的路,此刻的他分外思念自己的母亲。

红龙在一旁灵敏地抖抖耳朵,站起来翅膀一收,嗖地一下又变回了人身。

白小宇的母亲听闻儿子安全回岛的消息,激动万分,放下手中的活紧赶慢赶来接儿子,远远地瞧见儿子站在沙滩上,海浪悠扬地拂过岸上的砂砾,不知何时爬上天穹的月牙和暖地照耀着这对久别重逢又近乡情怯的母子。

母子两隔着一段距离凝望彼此,眼里都含着泪花,嘴唇也都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妈妈。”夹杂着少年音的磁性声音响起,不是来自白宇,更不可能来自白宇的母亲。

母子两的深情凝望宣告结束,两个人都诧异万分地看着这个看不懂氛围的男子。

“妈妈”他又叫了一声,这次是冲着白宇。

白宇羞得恨不得立即上前捂住他的嘴,这都哪学来的词汇,还敢到处乱叫。

白妈狐疑地把目光从自己儿子身上绕了两圈,又飘到这位陌生人身上,停驻片刻,又绕回到自己儿子。这一趟出来自己还多出来个孙子吗?

白小宇被自家亲妈的死亡视线扎得直跳脚,又不知如何解释现在诡异的形势,只得用力拍拍红龙肩膀,示意他赶紧变成龙,向妈妈证明自己已经成为龙骑士了。红龙不解,看了他半晌,又随着他焦急的眼神望向白妈,认真地思考了片刻,突然灵光一闪,转头冲着白母笑出一口白牙:

“妈妈!”

白宇绝倒,这都哪跟哪儿啊,看来这条龙今天是要我死。

无奈的白宇只能绞尽脑汁,编出了个勉强合乎情理的理由,说红龙是跟自己一起遭遇海难漂到小岛上的人,更惨的是他失去了记忆,脑子看起来也有些问题,无处可去,白小宇只能看在共患难一场的份上把他带回家了。

信以为真的白妈摸了摸红龙的圆脑壳,叹了口气,“也是个可怜孩子,暂时先在我家住下,跟白宇挤一个房间吧。”

说罢,白妈就在前面举着个火把引路,白小宇和红龙走在后头,亦步亦趋。一路上白小宇死命地瞪红龙,无声地表达谴责“你没事乱认什么妈?!”

  红龙感到很委屈:你们人类打招呼难道不是叫mama吗?我入乡随俗,跟你学打招呼的礼仪还学出错来了?你刚刚明明叫了好大一声mama,现在你却凶龙家,龙家不要理你了啦。

 

To be continued……

插播一条预告~,应一位读者小可爱的要求,生非义父梗《以父之名》我码了一个短篇,准备当做百粉福利来发,这次自我感觉写得挺好的,还开了车,嗯,大家可以敬请期待一下~

老福特为什么不能出个定时发布的功能呢,这对海外党一点也不友好,睡前发现明天要提前出门,可能赶不及在大家睡前刷手机的黄金时间发了,只能现在发,这个时间点还有人看文吗,担心。

只求别再像朱大虎和小白虎那样出现开篇大家都很喜欢求后续然后更新了就没人看了的现象了……

谁在反反复复追问可曾遗忘——请勿带出lof
巍巍昆仑 山巍水澜 千里江山...

巍巍昆仑

山巍水澜


千里江山


镇魂守护


【镇魂巍澜 永生挚爱】

这图怎么看都是我们山巍水澜

那句话怎么说的

从此见山是巍,见水为澜

巍巍昆仑

山巍水澜


千里江山


镇魂守护


【镇魂巍澜 永生挚爱】

这图怎么看都是我们山巍水澜

那句话怎么说的

从此见山是巍,见水为澜

水至寒
这个梗太太们有兴趣吗?递笔

这个梗太太们有兴趣吗?递笔

这个梗太太们有兴趣吗?递笔

火星二姐🐯🌹
肯德基霸霸😍😍😍

肯德基霸霸😍😍😍

肯德基霸霸😍😍😍

绿豆抹茶
涂一个芭莎婚庆👬👀👀👀

涂一个芭莎婚庆👬👀👀👀

涂一个芭莎婚庆👬👀👀👀

谁在反反复复追问可曾遗忘——请勿带出lof
#时尚芭莎婚庆公司# 就热s要...

#时尚芭莎婚庆公司#

就热s要洗不该这样洗吗?

实在不懂dw的脑回路

我就负责沙雕好了


顺手再看一遍双人电子刊

#时尚芭莎婚庆公司#

就热s要洗不该这样洗吗?

实在不懂dw的脑回路

我就负责沙雕好了


顺手再看一遍双人电子刊

石锅米线里的辣白菜

【宫君】想念

说摸鱼就摸鱼,解压
温存的后续

说摸鱼就摸鱼,解压
温存的后续

잊다

大虎…鲸( 。• 👅 •。`)

大虎…鲸( 。• 👅 •。`)

超级玛丽

找文!

一篇外链的文

竹马文 北北在里面叫白小羽~

刚看了一半 老福特崩了 然后就找不到了

一篇外链的文

竹马文 北北在里面叫白小羽~

刚看了一半 老福特崩了 然后就找不到了

朱白宇龙巍澜找文bot

求【生非】文: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的文

1157


 @April 投稿


求生非追妻火葬场及破镜重圆的类型文

1157


 @April 投稿


求生非追妻火葬场及破镜重圆的类型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