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机器人

19210浏览    2684参与
格物斯坦机器人
格物斯坦机器人

“格物斯坦”机器人教育

作者:格物斯坦机器人

格物斯坦机器人教育一直以来的使命是:为社会培养具备“前瞻性”和“突破性”能力的新一代科技人才。让每一个孩子都有机会接受优质的机器人教育更是他们的愿景。为打造全球以机器人为载体的创新教育高端品牌的经营理念。

格物斯坦机器人

机器人教育的发展怎么样

作者:格物斯坦机器人

格物斯坦(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318日,格物斯坦机器人机器人教育“科学永无止步,探索永不止步”的格物精神与STEM教育理念相融合,贯穿于整个理论体系--激发学生的探索兴趣和创新思维,强化学生的基础知识与跨学科整合的学习能力,不管是选择机器人教育还是机器人加盟都应该像格物斯坦一样,历史悠久并且专业性很强

張小彭💭
每周一练 使用软件C4D、OC

每周一练

使用软件C4D、OC

每周一练

使用软件C4D、OC

湖南资讯客户端
11月13日,湖南省永州市江永...

11月13日,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电子信息产业园湖南中凯智创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在检测儿童智能机器人。该公司从签约到全面投产,仅用了6个月。目前日产儿童智能机器人1万余台,年产值可达到2亿元左右。近年,该县按照“产业+园区+项目”的发展模式,开展链式招商,引进了一批自动化程度高、自主研发能力强的项目,推动了县域经济转型升级。陈健林 摄

11月13日,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电子信息产业园湖南中凯智创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在检测儿童智能机器人。该公司从签约到全面投产,仅用了6个月。目前日产儿童智能机器人1万余台,年产值可达到2亿元左右。近年,该县按照“产业+园区+项目”的发展模式,开展链式招商,引进了一批自动化程度高、自主研发能力强的项目,推动了县域经济转型升级。陈健林 摄

栖林林林
荒廢好久啦,偷偷上傳一張

荒廢好久啦,偷偷上傳一張

荒廢好久啦,偷偷上傳一張

格物斯坦机器人
Mico

【场景设计】Motionblock

【场景设计】Motionblock

DEN DEN是只黑废柴

或者 以后地球真的会让🤖机器人也心碎💔

或者 以后地球真的会让🤖机器人也心碎💔

数码新发现
恶•树洞•魔

每一次呼吸

都与上一次呼吸不同

又是上一个呼吸的重复


我一直想当一个机器人

可我终究不是

都与上一次呼吸不同

又是上一个呼吸的重复


我一直想当一个机器人

可我终究不是


数码新发现
数码新发现
JackieTong

西安回民街的几个仿真机器人(用蜡像做的)
图一:一家中药香囊店的机器人药童
图二:另一家中药香囊店的机器人药童
图三:推磨的机器人老太太(磨的是黑芝麻糊)

西安回民街的几个仿真机器人(用蜡像做的)
图一:一家中药香囊店的机器人药童
图二:另一家中药香囊店的机器人药童
图三:推磨的机器人老太太(磨的是黑芝麻糊)

JackieTong

西安回民街一中药香囊店的仿真机器人药童

西安回民街一中药香囊店的仿真机器人药童

君家陆矣字留暮
嘿嘿嘿 各位都知道我干了什么吧...

嘿嘿嘿

各位都知道我干了什么吧?

快乐的元气一天~

嘿嘿嘿

各位都知道我干了什么吧?

快乐的元气一天~

KV-3
无头机器军犬,背上的枪有两把参...

无头机器军犬,背上的枪有两把
参考了杜宾和大丹

无头机器军犬,背上的枪有两把
参考了杜宾和大丹

阿黎娜.张

“你说今年的第一场雪,就是我们再见面的时候。”

肖燃在火车站的入口等着,从黎明到傍晚。那张熟悉的脸没有在人海里出现。突然间,肖燃想不起宁辞的样子。如果你太用力想着一件事,可能会有瞬间空白,就像离一幅油画太近,就看不清画上的内容。那张在心里临摹了无数次的脸,突然消散在迷雾里无从寻找。

“你一定还活着,我能感觉地到。”所有人都说宁辞为战而死的时候,只有肖燃相信他还活着。现在,此刻,他依然坚信,或许……


“你说今年的第一场雪,就是我们再见面的时候。”

肖燃在火车站的入口等着,从黎明到傍晚。那张熟悉的脸没有在人海里出现。突然间,肖燃想不起宁辞的样子。如果你太用力想着一件事,可能会有瞬间空白,就像离一幅油画太近,就看不清画上的内容。那张在心里临摹了无数次的脸,突然消散在迷雾里无从寻找。

“你一定还活着,我能感觉地到。”所有人都说宁辞为战而死的时候,只有肖燃相信他还活着。现在,此刻,他依然坚信,或许……


关山酒.

“第一次他用皮带勒死了我。”阙苏像是在讲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残忍故事,“第二次他把我扔进了绞肉机里绞成了碎块。第三次他把我泡进了硫酸池中,第四次他划开了我的肚子,掏出我的肠子和部分脏器,塞了很多炸药进去。”


Harris坚定道,“也许我应该花上几秒时间演算一下,如何能将这四种办法都还给米契尔·加里少将,而不至于死得太快。”


“你读取过这部分记忆了?”阙苏捻了下手指,虽然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最初的那一刻,我与您的那一次完全相通,可不仅仅是记忆。您的感觉、情感,一切身体数据,都已经存在Harris最深的记忆储存文件夹中了。”Harris指着自己的胸口,“Harris...

“第一次他用皮带勒死了我。”阙苏像是在讲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残忍故事,“第二次他把我扔进了绞肉机里绞成了碎块。第三次他把我泡进了硫酸池中,第四次他划开了我的肚子,掏出我的肠子和部分脏器,塞了很多炸药进去。”


Harris坚定道,“也许我应该花上几秒时间演算一下,如何能将这四种办法都还给米契尔·加里少将,而不至于死得太快。”


“你读取过这部分记忆了?”阙苏捻了下手指,虽然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最初的那一刻,我与您的那一次完全相通,可不仅仅是记忆。您的感觉、情感,一切身体数据,都已经存在Harris最深的记忆储存文件夹中了。”Harris指着自己的胸口,“Harris能够连接整个星球联网的计算机。Harris不需要占用自己的内存去计算、存储不相关的数据,那些用公共网络即可解决。Harris需要存放进本地资料库的,只有与先生您相关的一切。”


阙苏被这一段话惊了一下,随即回了Harris一个浅笑。Harris又说:“当然,除了最初的那一次,未经您的许可,Harris将不会在任何情况下擅自读取您的脑神经数据。——身体数据监控是必要的,请您原谅我。”


“无所谓。我和你没有秘密,你可以随时知道我的一切。”阙苏又笑了。


“还有,以森达退学的那名学生,已经转至我司工作了。”Harris将资料打印出来递给阙苏,“他的头脑还不错,适合做一些小团队的领头人。但也有一些性格缺陷,太过死板、专制,不太懂变通。”


“我以为这是HR的工作,现在看来你还真是全能。”阙苏打趣他,“你看着安排吧,这不是我擅长的工作。”


“您的工作只有照顾好您自己。”Harris说,“您已经在克莱因斯的白名单中了,我有把握这一场风波不会波及到您。但谈先生……”


“能保尽力保吧,也没办法。只是清除异己罢了……他们这些官场上玩儿人心的,看谁都是异己。”阙苏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常梦见战场。谈默求我拯救A国,但我能做什么?不过是杀几个人而已。克莱因斯想拉拢我,但又不想放弃吞并A国的机会。克莱因斯威胁我不要掺合这件事,我的态度又很明确。……不过最后还好,保住了谈默,也保住了A国。”


“谈先生为您在A国造了很大的势。”Harris说,“他坚持宣称那三年交战里您出了很大的力——而且是作为克莱因斯的人为A国出力。因此无论A国内部风波多大,也不会动您,毕竟表面上的和平还是要维持的。”


“是啊。所以谈默才把他的人推到我公司里来……也算是将我们两个人捆在一起。动不了我,也就动不了谈默。”阙苏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Harris为他盖了张薄毯子,阙苏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天快黑了。夜里……或许要下雨了。”



2557年

克莱因斯大教堂


“生命体征分析程序载入中。”

“红外线检测程序载入中。”

“全自动瞄准已启动。”

“系统程序全自动升级已开启。”

“正在准备资源包下载任务。”

“正在自动安装新程序。”

“正在启动主程序。”

“正在启动设备。”

“正在检查资源适配进程。”

“正在加载系统设置。”

“配置完成,正在启动。”


破败的教堂里,金子一样的阳光从碎裂开的屋顶透进来。满地的砖石木碎中,有一个仅仅十六七的男孩,蜷曲在废墟中,双目紧闭。而从那一堆废墟中,伸出了一只纤细的机械臂来,悄悄朝男孩刺了过去。


“呜、啊——!”


空荡荡的教堂里传出一声尖细的惨叫。男孩仿佛是濒死的鱼,浑身狠狠一个痉挛,又像死了一样恢复原状。


“正在获取数据。”

“正在获取数据。”

“正在读取数据。”

“正在分析数据。”

“正在存储数据。”

“……”


机械臂停顿几秒,然后朝着男孩的嘴,狠狠扎了进去。


“呃、咳……咳、呃啊!”


鲜血从他嘴里涌出,伴随着大量因疼痛而分泌出的唾液。机械臂上有一根锋利的钢针,它刺开了男孩的舌头,从中挑出一枚纽扣状的黑色芯片。


男孩干呕着。可没多久,那钢针便又刺进了他的后颈,释放出微弱的电流,使他陷入了昏迷。


“数据加载中。”

“加载成功。”

“……”


三个小时过后,男孩被后脑的刺痛硬生生惊醒。他浑身无力,甚至无法从废墟中爬出来。


“A317A - H.Z,请马上离开,请马上离开。扫描结果显示有两名人类手持杀伤性武器正在接近,您还有一分十三秒的时间提前逃离现场。距此处470米……460米……”


男孩在机械音的警告中缓缓挣扎起来。然而短短的一分钟并不足够让虚脱的男孩挪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石块木板,脚步声缓缓接近。


“嘿,这边还有一只逃出火网的小羊羔呢!”


子弹将男孩的胸口打出几个拳头大的血洞。胸口的血溅到他的脸上,他嘴里也相应地喷出很多血。两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走到角落去,将裤子解开,痛痛快快地开始撒尿。


细小的机械臂伸长了。男孩惊讶地看着它,它已经伸长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长度——它几乎是横跨了整个教堂大厅,又高高竖起,来到那撒着尿的克莱因斯士兵背后。


“咚!”


另一个撒着尿的士兵抬起头来,“喔你这孬货,放个水都能摔——”


当然他也倒下了。两具尸体歪在地上一滩腥臊的尿液里,翻着大大的白眼。


细小的机械臂将两个士兵身上的物资搜出来。它很小,却非常灵活有力,男孩艰难地吞咽着口水,“你……你是Harris吗?”


“是的。为了保证您的愈合效率,稍候再与我进行对话吧。”


男孩合上了眼睛。莫大的安全感让他感到疲倦,他颤抖着说:“谢谢……谢谢你。”


“Harris应该感谢您。”尚未有足够材料组成完整形状的Harris在周围不断翻找着。“感谢您创造出了我。”



浩劫在一个普通的、风和日丽的下午来临。A国的领导者李致宜发表了全国性的文件,要求是:将一切人类的敌人清扫出去。


这人类的敌人该作何解释呢?


“先生,您今日已经不能再摄入任何咖啡因了。”Harris坚定地把咖啡杯放到身后,“您还在担心谈先生吗?”


“怎么能不担心。出了这样的事情,谈默早已被公开资料,现在在A国就是众矢之的。”阙苏把报纸合上,“也不知道他那边情况究竟如何。”


“恐怕此事已经和联众国反外基因的人们没有什么关联了。”Harris沉吟片刻,“您放心,谈先生有您的关系,暂时没有大碍。只是要躲一阵子……而且不能到克莱因斯来,这里太远了。只能暂时安置到弗第科去。我们在A国的工厂已经全线停工,有不少厂子被打砸抢烧……所幸无人伤亡。部分可能被波及的员工也已经安置到周边国家,但保不齐其他国家不会开始清洗外基因人员。”


“以森达学院的人呢?大部分的外基因人可都在以森达上学。”阙苏蹙眉,“A国人真是疯了。”


“有一部分被抓起来了,还有一部分随着谈先生去了弗第科。”Harris说,“A国上层并不在意底层外基因人的生死。又或者说——领导人从不在意人民的存亡。A国人口有近二十亿,这其中能有多少外基因人?不过是为了清洗上层的幌子。现今被推出来全国批审的这些‘基因污染者’,只有百分之三十五是外基因人。但风浪最大的却是下层,A国下层用极其简陋的技术检测外基因人,而且还可以互相检举——局面发展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被检测出来……不,是被‘证明’是异类的这些人,会怎么处理?”阙苏问。


“A国人口众多,各个区域的处理办法各不一样。有集中活埋,也有集中焚死……个别地区还会举行‘净化基因’的仪式,例如放血、割肉、不摄入食物只摄取水分等,还有各种各样折磨人的酷刑。现在的A国,人人都是恶魔。”


“酷刑……”阙苏苦笑,“这似乎是我们这些外基因人必定会遭受的劫难呢。”


“还是来说点轻松的吧。还记得我们从以森达收下的那个学生吗?他叫余归,现在在贸易部门工作。就在上个月,他结婚了,妻子叫井桦,是A国人。”


“这么快?”阙苏惊讶了一下,“怎么赶在……这种时候?”


“他的妻子是普通人类,并非外基因人,是以森达的学生。A国清洗运动开始后,她也被贴上了外基因人的标签,尽管多次筛查都证明她是正常人类,她还是遭受了许多流言攻击。因此,为了她弟弟能够继续在A国正常学习、生活,不被她的名声连累,她嫁给了余归,连同余归的几个弟弟妹妹一起离开了A国。”


“大家都是洪流中的石子啊。”阙苏没有笑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