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机械师

61.3万浏览    9873参与
九千穗

没有挂人和黑角色的意思,就是劝大家和谐相处。占tag致歉!

没有挂人和黑角色的意思,就是劝大家和谐相处。占tag致歉!

还瞳子
参加学园祭的第二个作品部分截图...

参加学园祭的第二个作品部分截图
是秃头的味道

参加学园祭的第二个作品部分截图
是秃头的味道

子吟
一份来自欧利蒂丝的蔚蓝天空 终...

一份来自欧利蒂丝的蔚蓝天空

终于憋出来了,投稿的时候忘记传封面了 qaqq希望系统截个好封面
同学友谊,没有cp,有互动可以脑补对话
欢迎神仙飚戏hhh

一份来自欧利蒂丝的蔚蓝天空

终于憋出来了,投稿的时候忘记传封面了 qaqq希望系统截个好封面
同学友谊,没有cp,有互动可以脑补对话
欢迎神仙飚戏hhh

薩諾利恩
是稿子 時裝為內測限定

是稿子

時裝為內測限定

是稿子

時裝為內測限定

余希谣不是太太
儿童画①不想上色乱入的蛛机【好...

儿童画①
不想上色
乱入的蛛机
【好颓废啊

儿童画①
不想上色
乱入的蛛机
【好颓废啊

喵喵喵?(^・ェ・^)

看上去我也没有那么鸽的亚子嘻嘻嘻
画好了换了俩背景都不满意啊我恨背景
是十二月朋友的生贺所以不可以抱图
作业好多啊我太难了

看上去我也没有那么鸽的亚子嘻嘻嘻
画好了换了俩背景都不满意啊我恨背景
是十二月朋友的生贺所以不可以抱图
作业好多啊我太难了

小丑金皮等二週年

最近丑机中心的涂鸦。腦洞虛構。(对还跟新屠夫撞了)


p3是丑皇瞎画,p1是六哥和汪总的机械。


名字忘了写只好打tag。


谢谢他们让我喜欢上这款游戏。


最近丑机中心的涂鸦。腦洞虛構。(对还跟新屠夫撞了)


p3是丑皇瞎画,p1是六哥和汪总的机械。


名字忘了写只好打tag。


谢谢他们让我喜欢上这款游戏。


莫瑟.季

坑——监管者全员向

(先提前说好,是沙雕


(内含微量杰佣微量蝶盲微量蜥堪微量摄殓微量鹿幸


(真的是很微量那种


(还有十分微量十分微量十分微量的玻璃渣


(同样是很微量的那种


(请谨慎食用♡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一位先生的宝物找不到了。


“到底在哪里呢?”他很疑惑。


他翻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但他依然没有找到他的宝贝。


于是他选择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出门寻找


这次他翻遍了庄园的每一寸土地


“真奇怪……我明明记得最后一次比赛是在这里呀?”


他不停地抱怨着,摇头晃脑的走出军工厂


“……所以我的宝贝磁铁到底去哪了?!”...

(先提前说好,是沙雕


(内含微量杰佣微量蝶盲微量蜥堪微量摄殓微量鹿幸


(真的是很微量那种


(还有十分微量十分微量十分微量的玻璃渣


(同样是很微量的那种


(请谨慎食用♡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一位先生的宝物找不到了。


“到底在哪里呢?”他很疑惑。


他翻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但他依然没有找到他的宝贝。


于是他选择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出门寻找


这次他翻遍了庄园的每一寸土地


“真奇怪……我明明记得最后一次比赛是在这里呀?”


他不停地抱怨着,摇头晃脑的走出军工厂


“……所以我的宝贝磁铁到底去哪了?!”


今夜月黑风高


哦,是字面意思的“翻遍了整个庄园”呢:D


——————『∮◆∮』——————


第二天


“嘭!!!!!”


第一位受害者是兢兢业业在休息日加班的里奥先生。


他站在坑底沉思三秒,然后反手一个傀儡娃娃将自己传送出去顺便落地震慑。


“这怎么有个洞?”


“可不能让艾玛掉进这个土坑里……裙子会脏的。”


“得找庄园主或者巴尔克报修才行。”


————:/(:D————


听说第二个受害者是小丑先生。


他在永眠镇宽阔的大路上练习拉锯,时速是180迈,心情是x你妈嗨。


然后就掉进了一个说大不大,但也绝不算小的坑洞。


可能是因为他胸肌比较发达的原因,只有腿陷进坑里还是可以出来的。


但,毕竟,满配锯断了呢:D


“淦!!!!!”


“老子要投诉!!!!!!”


——————_:D」∠)_——————


据刚刚完赛的佣兵先生说


第三位受害者是杰克先生


小先生说这事时憋着笑,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让他不看庄园主下发的紧急通知还死追我,看他不爽很久了。”


“教堂小门那的破窗后边有个大洞,我翻过去时是直接贴边弹走的。”


“但他当时有点上头”


“就直接翻了窗”


“噗嗤……”


还是没忍住,佣兵先生捶着桌子脸都笑红了。


“对不起,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他翻窗的姿势真的很像泼妇跨栏hahahahaha……”


我没忍住接了一句——


“你说的那个泼妇跨栏,它标准吗?”


“很标准,可惜的是当时他迈的太急,我没看清,他一jio踏空就卡了裆,掉坑里没稳住还崴了jio,最后一企图一jio蹬上来的时候又扯了一遍裆。”


“那局四出:D”


————†∮†∮†∮†∮†————


第四位受害者是美智子小姐


她在练习闪现时落入了窗后的一个大坑


“虽说妾身的移魂离魄可以使妾身直接脱出洞口……”


“但实在是太过分了啊,这种事”


“如果海伦娜小姐掉下去……”


她以扇面遮掩怒容。


“如若查明闯事者烦请第一时间告知妾身。”


(看我不把他骨灰都扬在湖景村里!)


——————QwQ——————


据范无咎先生所言,他是第五位受害者。


“也忒吓人了些,这庄园莫不是那劳什子的三无产品吧?!”


“要不是哥哥在我几乎以为要死第二遍!”


他似乎受了惊,紧紧地抱住怀里那柄贴着黄符的纸伞。


“幸好你还在”


“幸好你还能带我出来”


啊……所以是六位受害者呢。


——————|・ω・`)†\——————


在排位赛时出现了第七位受害者


是卢基诺先生


虽然它在掉下去之后的下一秒又跳了出来


“哦,你说那个啊”


“原来不是巴尔克研究机关时候留下的洞吗?”


学者眯着冷血动物特有的竖瞳。


“那确实挺危险的。”


“我好像有点头绪……但我需要确认一下。”


“明天应该就能知道真相了:)”


——————O-|-O——————


在午餐时分,第八位受害者出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庄园


“是约瑟夫先生哦!”


特蕾西叼着一片面包,说话时有点含糊的可爱


“要不是看到了相机,我都不知道这局是约瑟夫先生。”


“开始我也没想那么多,毕竟抱着卡尔先生逛gai不管比赛的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눈_눈)”


“直到我通过儿子看到独自修机的卡尔才意识到没那么简单。”


“我们开始寻找约瑟夫先生。”


“但走遍了整张地图我们甚至都没有感到心悖。”


“赛后我们求助了夜莺小姐。”


“然后我们在地下室的一个大洞里找到了约瑟夫先生。”


“说实话,当我们找到他时他已经昏迷了”


“虽然艾米丽说他其实只是腰扭到了而已,其他没什么了”


“哦,还有面部、”


“摔裂了:D”


————◆†◆†◆†◆†◆————


联合狩猎结束后,瓦尔莱塔带来了第九位和第十位受害者的消息。


“居然这么多人遇害了吗……”


“也难怪,坑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防不胜防。”


蜘蛛小姐叹了口气。


“本来我和黄衣神约好了联合一起佛系养老……”


瓦尔莱塔因为坑坑洼洼的地面而烦恼着,所幸身上安装的巨大义肢让她没有掉进洞里。


正犹豫着要不要退出时便看到了黄衣神用深渊之触把本体拖出坑洞的一幕……


着实是有点掉SAN值.


“然后那个先知跑过来告诉我们他这局好像看到了四个监管者。”


“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另外两个模糊的影子。”


瓦尔莱塔在第一个坑上看到了一个支着的裙摆,因为颜色特征都过于明显,就由她过去确认了一下。


嗯,果然是玛丽小姐呢。


“真可怜,她脖颈处的缝合线都断掉了。”


据玛丽小姐说,她是和罗比在公园散步时掉进洞里的,本来在通过镜像和小罗比玩,所以隔的并不近。


然后一个没注意就掉进洞里了,半身的裙撑还留在上面……


“另一个应该是……”


正说着,门忽然被推开了。


第十一位受害者回来了,是罗比。


这个瘦弱的男孩看上去狼狈极了,他的“头”失去了一大片布料甚至于露出了里面的干稻草,衣服也破破烂烂的,还沾上了泥灰。


小哭包扑到瓦尔莱塔小姐的怀里。


『玛丽姐姐怎么样了?』


『我去找她……可是我也掉进洞里了』


『我是踩着斧头和安息松上来的』


『她还好吗?』


瓦尔莱塔再次叹气.


“我先带他回去了”


“我要再给罗比做个头,还有艾米丽小姐的缝合线。”


“这两天伤者太多了。”


“失陪。”


(别让我知道是谁:)


(茧刑警告:)


——————◆†:D†◆——————


说起来今天没见到巴尔克先生呢


大家说,他去迎接新的监管者了


班恩先生今天也没出门呢


啊,原来他和那个“幸运儿”去不归林散步了~


总而言之所有的受害者都已经被找到且妥善安置真是可喜可贺呢:D


但我似乎…忘了些什么?


嘛,算了吧~


——————∠(:D」∠)_——————


今天嫌疑犯找到了,是鼹鼠先生哦。


在新监管者的欢迎会上,他忽然以猛虎下山之势扒在了新监管者的PP上涕泪横流并大喊着:“啊啊啊我的宝贝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当众人疑惑懵逼而不知所措时,鼹鼠先生的下一句话为他们作了答——


“我跑了那么多遍地图,挖了那么多的坑,你知道我有多煎熬吗?!快!跟我回去吧!”


说完,他从新监官者的pp上拔下来了一枚装饰的花里胡哨的磁铁然后转身就走。


众人目瞪口呆。


“很高兴认识你,邦邦?”


哦,对了,新监管者是一个可爱又帅气的机器人,他叫邦邦。


——————.†.†.†.†.†——————


当时没有发生命案完全归功于孽蜥先生他及时地把鼹鼠先生揪去了庄园主那里。


“庄园主找他商量善后事宜,失陪”


随后连跑带蹦的逃离现场


不然这件事可能会变得血腥又暴力呢:)


——————◆-◆-◆-◆-◆——————


一周后,所有的地洞都已填补完毕


犯人也取得了所有人的原谅(在经历了监管者的针对和同队声情并茂的倾情演出后)


这件事也终于完美落幕。


emmmmmmm


我真的没忘记什么吗?





庄园里的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那里有一个被忽略的坑洞


那就那么往里一看也是空荡荡的


即使有人路过也不会特别在意


于是随着庄园时间的流逝


它也慢慢的填平了


小土坑上还开了一朵小花


说起来很久没有看到伊德海拉大人的信徒了呢:D


咕咕斋不咕咕

【我不需要你的喜欢】第五章

  飞鹰默默跟在茴香身后,除了被饥饿笼罩以外还有寒冷和恐惧,雨水滴在不久之前被擦干的长袍上,被雨水渗透的布料紧贴在因为干冷而苍白的皮肤上。而茴香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扛着不久之前拿的电锯往前走,飞鹰咽了口唾沫,这把电锯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下半部分锯齿边缘已经完全生锈了,不只是保留着生锈的痕迹,还沾有血,也不知道是动物的血还是人类的血。

  她曾经是用斧头杀人的,飞鹰不由自主看向姐姐,她比任何人都熟悉它的用法不是吗?直到后来斧头柄断了,现在换成了电锯——比斧头还要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不远处有犬科动物的身影,雨水打在它们厚实的皮毛上,它们经过交错的树枝时皮毛发出了沙沙的脆响,如同萤火虫般亮的...

  飞鹰默默跟在茴香身后,除了被饥饿笼罩以外还有寒冷和恐惧,雨水滴在不久之前被擦干的长袍上,被雨水渗透的布料紧贴在因为干冷而苍白的皮肤上。而茴香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扛着不久之前拿的电锯往前走,飞鹰咽了口唾沫,这把电锯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下半部分锯齿边缘已经完全生锈了,不只是保留着生锈的痕迹,还沾有血,也不知道是动物的血还是人类的血。

  她曾经是用斧头杀人的,飞鹰不由自主看向姐姐,她比任何人都熟悉它的用法不是吗?直到后来斧头柄断了,现在换成了电锯——比斧头还要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不远处有犬科动物的身影,雨水打在它们厚实的皮毛上,它们经过交错的树枝时皮毛发出了沙沙的脆响,如同萤火虫般亮的眼睛闪着贪婪的光,飞鹰不安地瞥了瞥它们,她可以感觉到这些狼正瞪视着自己,稍有不慎就会被它们咬断喉咙,变成它们的晚餐。

  茴香眯起眼睛:“这些狼是不久之前到这儿来的,他们脾气相当暴躁。”

  “看不出来。”

  “当你被它们咬住脖颈时,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姐姐反驳道,直到那些狼稍微靠近她们一点,她翻起嘴唇狠狠瞪了它们一眼,“如果它们离我们距离过近,你不要出手反抗,不然容易出事。”

  飞鹰重新把头转过去:“话说,你带我打算去做什么?”

  “送你回庄园。”茴香可能是注意到了脚下有丛交错的荆棘,自顾自地跨过去,电锯的重量让她的腿有点发抖。

  听到庄园的字眼,她惊恐地瞪大双眼:“我不能回去!”

  “为什么?”取代的是写满惊讶的面孔。

  “他们现在对我的印象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完美了,因为我吃了太多东西,包括他们没来得及吃的饭。”她皱着眉解释道,“特蕾西因为此事挨过不少骂,如果我回去……”

  “如果你回去会受到他们的排斥对吗?”

  那我在那里待着还有什么意义呢?飞鹰沮丧极了,她刚准备开口把这句话说出来时茴香突然拽住她的手,巨大的力度让她差点叫出声,直到姐姐一把捂住她的口鼻:

  “你听那里。”

  

  “如果飞鹰在这附近怎么办?”

  “我们已经找遍了。”

  “但我不能抛弃她,除去卡尔,她已经是我唯一了。”

  特蕾西!飞鹰瞪大眼睛朝刚才声音根源看过去,她就在这附近,隔着支离破碎的树叶她能看见特蕾西正套着银灰色的皮衣,她金色的尾巴和耳朵在黑暗中尤其瞩目。

  茴香松开她:“去找她吧。”

  飞鹰竖起耳朵,她忍不住想要尽快见到母亲,但是在抬脚的一瞬间她忍不住转向身后的茴香,此时茴香正打算离开这里。

  “你不去吗?”

  茴香眼里闪着光,但她没有说话。飞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如果茴香突然出现在特蕾西他们的视线内会被吓傻的,况且茴香还扛着带血的电锯。

  可是……

  特蕾西一定非常想她。

  “你跟我一起去见她吧。”她乞求道,“你知道吗?你不在的时候特蕾西非常想你,就让她见一面,不会出事的。”

  姐姐耸耸肩膀,她的心随之沉下去了,飞鹰舒了口气,她强行从交错树枝荆棘内钻出来,特蕾西在转身的一瞬间看到了她,飞鹰注意到她黯淡无光的棕色眼睛恢复了往常的光泽。随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紧紧搂住,接下来取代的是特蕾西充满欣喜的话语:

  “飞鹰!真的是你吗?”

  “真的是飞鹰欸。”薇拉和约瑟夫急忙迎上去。飞鹰突然感受到了温暖,特蕾西正轻抚着她被雨水打湿的发丝,虽然卡尔不在,但是她从未见过特蕾西如此高兴。

  “你跑到哪里去了?”特蕾西凝视着她,“你让我们担心了。”

  她垂下肩膀:“对不起,我这个时候不应该乱跑。”

  “你应该好好待在房间的。”薇拉训斥道。

  飞鹰推开特蕾西,然后转向茴香所在的地方,姐姐警惕地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从交错的树枝间钻出来。

  “茴……茴香?”特蕾西的眼睛睁的很大,因为恐惧差一点摔倒,飞鹰急忙扶起她:“不用担心,是她把我送回来的。”

  母亲点点头,但是眼睛仍不安地瞪着茴香。

  “可是她已经死了啊。”薇拉难以置信地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少女。

  “这说来话长,不过——”茴香绕到飞鹰身边,特蕾西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连忙后退了几步。茴香见状,失望地垂下肩膀。

  “茴香现在已经改变了。”飞鹰替她辩解道,我到底在说什么啊?她咬紧牙关,她并不了解现在的茴香,她甚至不知道现在的茴香和以前的茴香有什么区别,茴香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以杀戮为乐,她并不了解。

  约瑟夫清澈的蓝色眼睛内写满了警惕,他故意插到特蕾西和薇拉前面,飞鹰注意到他的手正不安分地摸索着掖在身后的刀。

  随着扳机被扳动的脆响,茴香突然一个趔趄,飞鹰感觉一股暗红色的液体溅射到自己脸上,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口鼻,让本来就处于极度饥饿状态的她难忍猎食的冲动。但是她很快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她转向茴香,发现姐姐正躺在湿冷的泥地上咳嗽,她一红一蓝的暗色眼睛睁的很大,眼角余处布满了鲜红的血色。

  “……茴香?”

  茴香咳出一口血,她紧捂住自己的肩膀,缩小的瞳孔疯狂扫视着刚才枪击到自己的人。

  “她怎么了?”薇拉惊恐地问。

  特蕾西瞪大眼睛看向刚来到自己身边的人,魔术师举着枪的手抖得很厉害,他暗棕色的瞳孔缩的很小,反射着茴香的倒影:“她在这里做什么?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要不是因为我和莱利偷偷跟在你们身后,你们还不……”

  “不是的,茴香她只是……”

  “你们难道忘了吗?她很危险啊!”瑟维嘶吼道,怒火在他眼里燃烧着,“你们不知道她已经杀了庄园多少人了吗?”他举枪的手逐渐平稳,枪口重新指向茴香。

  薇拉急忙拦住他:“瑟维!住手!茴香她这次来没有任何恶意!”

  “你难道忘了她杀了你的孩子吗?”有人拽住她的肩膀,律师同样两眼冒火,“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尽快解决她?”

  “我没有忘,可是……”

  茴香重新站起来,飞鹰想要伸手扶她,但是她注意到茴香的眼神和刚才有些不对,被硫酸腐蚀的手颤抖着伸向掉在一边的电锯,鲜血顺着被子弹击穿的肩胛疯狂向外流,她缓缓抬起头,眼角余处闪着可怕的红光。


沐烟

好早之前画的第五,当时还没坑来着,虽然现在又继续玩了,依然那么菜的我✧٩(ˊωˋ*)و✧

好早之前画的第五,当时还没坑来着,虽然现在又继续玩了,依然那么菜的我✧٩(ˊωˋ*)و✧

璐咕咕今天做人了吗
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以退游为代价...

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以退游为代价我妈才同意让我报名

结果,我爸拦住了
两个人最后还是把我骂了一顿

原因还是因为报名要发身份证户口本照片

我已经求了三天了

也被骂了三天了

对不起,我不报名了

对不起,我放弃了

对不起。

反正也不一定会得奖的,对吧?

最后谢谢在我画作品期间为我鼓励的所有劳斯和列表

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以退游为代价我妈才同意让我报名

结果,我爸拦住了
两个人最后还是把我骂了一顿

原因还是因为报名要发身份证户口本照片

我已经求了三天了

也被骂了三天了

对不起,我不报名了

对不起,我放弃了

对不起。

反正也不一定会得奖的,对吧?

最后谢谢在我画作品期间为我鼓励的所有劳斯和列表
柳月轻影

校园里的爱情(4)

校园里的爱情(4)

ooc预警,私设如山,文笔渣渣,作者鸽子,想要评论和红心。


        艾玛将关于艾米丽的主要资料都记了下来,匆忙向原地升天的老父亲道了别,用刘翔看了都惊讶的速度飞奔到402门口,将衣服整理好,轻轻叩叩门并摁下了门把手,屋子里只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机器人?看到愣在原地的艾玛,那女孩便主动介绍了自己:“你好呀,我是特蕾西,平时叫我小特就好,以后在一个宿舍,还要多照顾哦。”一番话说完,艾玛才醒过神来:“哦……嗯,我叫艾玛伍滋。那个机器人是?”特蕾西得意的拍拍那个机器人:“这个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是它让我成为了父亲的骄傲!”便说...

校园里的爱情(4)

ooc预警,私设如山,文笔渣渣,作者鸽子,想要评论和红心。


        艾玛将关于艾米丽的主要资料都记了下来,匆忙向原地升天的老父亲道了别,用刘翔看了都惊讶的速度飞奔到402门口,将衣服整理好,轻轻叩叩门并摁下了门把手,屋子里只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机器人?看到愣在原地的艾玛,那女孩便主动介绍了自己:“你好呀,我是特蕾西,平时叫我小特就好,以后在一个宿舍,还要多照顾哦。”一番话说完,艾玛才醒过神来:“哦……嗯,我叫艾玛伍滋。那个机器人是?”特蕾西得意的拍拍那个机器人:“这个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是它让我成为了父亲的骄傲!”便说这话还忍不住脸上的笑容,艾玛也回了一笑,还问了一句:“你看到艾米丽老师了吗?”特蕾西托着腮,思考了一下:“是不是长的特别好看的那个老师,她和美智子老师出去检查女生宿舍了。”艾玛得此消息,向小特道过谢,关好门就一路飞奔而去。特蕾西刚想叫住艾玛帮她抬一下行李,人家就不见了,羸弱小特只好在线自闭。

        边跑边想着艾米丽的艾玛只顾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前面,以至于都快撞上人才看到,可已经来不及刹车了,艾玛只能直直的扑到这人怀里,这人的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消毒水味,这并不让艾玛感到反感,她甚至有点喜欢,等一下,消毒水味?这回艾玛很快就反应过来,这种味道好像在艾米丽身上闻到过,难道自己就这么巧撞上了艾米丽?(没错就是这么巧)事已至此,艾玛在控制住自己的平衡时还下意识用一只手护住了艾米丽的后脑勺,同时艾米丽几乎是下意识的搂住了艾玛。一声闷响过后,一边的美智子和海伦娜都过去想拉她们两个起来,可看清楚后,美智子立刻牵起海伦娜的手:“海伦娜酱,我先送你回宿舍吧。”海伦娜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不是说过不要在别人面前叫的这么亲密了吗,美智子……老师。”“先不纠结这个了,我们先回去。”海伦娜明显还是有些担心:“那她们两个。”美智子摇摇头:“艾米丽是医生,会处理好的,走啦。”

        等两人完全离开后,艾米丽才开了口:“艾玛啊,看来你很享受把我摁在地上呢,今天已经第二次了哦。”然后把艾玛垫在她头底下的手抽了出来,轻轻握住:“怎么样,有没有哪里疼,需要我帮你看看吗?”此时骑在艾米丽身上的艾玛,脸反而红了起来:“我……没什么事的,就是这只手有一点,疼。”艾米丽将握着的这只手泛红的地方放在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随后那双蓝色的眼睛就盯着艾玛碧绿的眼睛抿嘴一笑:“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啊。”透过对方的白手套,艾玛清楚的感觉到了艾米丽细腻的肌肤,刚刚自己被亲的地方好像还热热的,明明年龄差的并不多可为什么人家这么会撩啊。看到艾玛的脸越来越红,艾米丽还是握着她的手让艾玛赶紧站起来,毕竟这学校可不止她们两个人。

        终于回到宿舍,艾米丽很是自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床铺,艾玛全程低着头掩盖着自己的脸红爬上了床,然后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下面的蒙蔽三人组,在小声讨论着:“海伦娜,你刚刚和美智子老师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只有一声闷响。”“那小特呢。”“我只感觉我被闪到了眼。”三人点点头,也不知在同意什么。很快就分开了。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第五人格 take your...

第五人格  take your heart  致操纵命运的天才。
珍视着将她从孤单和自缚中拯救的友人,感谢着这次“改心”——与正义为伴,天才少女终于行走在阳光之下。 

【心之怪盗团绝密档案---NAVI】

姓名:佐仓双叶  代号:NAVI

拥有超越常人的计算能力,以及程序编写技术的15岁天才少女。但相对地,极度不擅长与人沟通,总是待在居室不想出现在其他人面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加入了心之怪盗团呢?

说到这,侦探应该都联想得到,她这次将化身为哪位角色潜入庄园了吧?没错,那就是我们的机械师!期待她的大展身手♪

第五人格  take your heart  致操纵命运的天才。
珍视着将她从孤单和自缚中拯救的友人,感谢着这次“改心”——与正义为伴,天才少女终于行走在阳光之下。 

【心之怪盗团绝密档案---NAVI】

姓名:佐仓双叶  代号:NAVI

拥有超越常人的计算能力,以及程序编写技术的15岁天才少女。但相对地,极度不擅长与人沟通,总是待在居室不想出现在其他人面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加入了心之怪盗团呢?

说到这,侦探应该都联想得到,她这次将化身为哪位角色潜入庄园了吧?没错,那就是我们的机械师!期待她的大展身手♪

东方初月
·难过哦&mid...

·难过哦
·尴尬哦
·论画了一半人儿没位置了的感受
o(︶︿︶)o早知道横着画惹……
·算了算了,溜了溜了

·难过哦
·尴尬哦
·论画了一半人儿没位置了的感受
o(︶︿︶)o早知道横着画惹……
·算了算了,溜了溜了

阿大大迪迪

来自韩国画手 체셔캣 (@cheshirecat090): https://twitter.com/cheshirecat090?s=09

来自韩国画手 체셔캣 (@cheshirecat090): https://twitter.com/cheshirecat090?s=09

八奈⇔是汪不是狼☆

【第五人格同人文】 人心

*机械师个人向

*轻微ooc


正文

  她自身本该拥有的一切,就这么毫无预料的,被上天无情的没收了。

  跌坐在地上,看着大火吞噬着她的所有。

  除了哭泣,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害怕,害怕…只有无尽的恐惧。

  她不知道泪水中包含着怎样的情绪,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而哭。

  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着,想做最后的胜利者。

  只是因为那一张图纸。

  过于胆怯了,所以她把一切都担在自己的肩上。

  “凶手是我,根源是我,罪过也是我……”不断的自我催眠着。

  压抑着的痛苦,就全部宣泄在手上的工作了。

 ...

*机械师个人向

*轻微ooc


正文

  她自身本该拥有的一切,就这么毫无预料的,被上天无情的没收了。

  跌坐在地上,看着大火吞噬着她的所有。

  除了哭泣,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害怕,害怕…只有无尽的恐惧。

  她不知道泪水中包含着怎样的情绪,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而哭。

  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着,想做最后的胜利者。

  只是因为那一张图纸。

  过于胆怯了,所以她把一切都担在自己的肩上。

  “凶手是我,根源是我,罪过也是我……”不断的自我催眠着。

  压抑着的痛苦,就全部宣泄在手上的工作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疲惫的做着,像是抱着某种希望……

  直到制造出‘它’的那一刻,她感觉泪又涌出来了,心脏也随着它的活动而跳动了。

  她轻轻将脸颊贴在它冰冷的胸膛上,假装一切都还在……


  她自己动手创造出来的一切,就这么毫不留情的,被监管者无情的没收了。

  缩在角落里,看着队友被他打倒。

  除了修机,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胆怯,胆怯…只有无尽的恐惧。

  她不知道心中包含着怎样的情绪,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麻木。

  他冷眼旁观着,想做最后的生还者。

  只是因为那一个愿望。

  过于胆怯了,所以她把一切都推卸在别人身上。

  “你们不修,你们不救,你们也不牵制……”不断的自我催眠着。

  压抑着的害怕,就全部宣泄在‘它’的身上了。

  看着他把它打碎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笑了,心脏也随着零件的破碎停止跳动了。

  她轻轻地将冰冷的碎片贴在自己脸上,假装一切都还在……


  于是人心就在这么不知不觉的改变了。

 


复苏

据本人真实事件改编
(没错我就是那个牛仔)
设定是调香师想让杰克公主抱
然后我和野人拼命救她
结果我先上了椅子
调香师在我刚刚放上椅子时
就再椅子面前守着
先被杰克打了一下变成残血
我的内心:快救我!
结果她开始用扔筛子的动作一直往我脸上抛筛子(???)
不知道什么原因杰克也不打她了
于是她一直扔筛子做各种嫌弃的动作直到我飞了(我们有仇吗???)
之后野人也飞了
机械师一直在努力修机最后逃走
整场比赛我一直没见到她
所以认为机械师应该不知情
(大概是这个亚子)
第一次尝试用指绘画小漫画
感觉没把我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有些不足的地方尽情提
下次我一定改正(认真脸)

据本人真实事件改编
(没错我就是那个牛仔)
设定是调香师想让杰克公主抱
然后我和野人拼命救她
结果我先上了椅子
调香师在我刚刚放上椅子时
就再椅子面前守着
先被杰克打了一下变成残血
我的内心:快救我!
结果她开始用扔筛子的动作一直往我脸上抛筛子(???)
不知道什么原因杰克也不打她了
于是她一直扔筛子做各种嫌弃的动作直到我飞了(我们有仇吗???)
之后野人也飞了
机械师一直在努力修机最后逃走
整场比赛我一直没见到她
所以认为机械师应该不知情
(大概是这个亚子)
第一次尝试用指绘画小漫画
感觉没把我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有些不足的地方尽情提
下次我一定改正(认真脸)

England英兰岛

【第五人格】奇怪的收容所庄园

 先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



ooc注意



会有一些过激描写,慎入



小故事的内涵分别为



小红帽机械师:讽刺开挂



忧郁蓝佣兵:讽刺无脑求佛



囚徒&糕点师:讽刺口吐芬芳



消防员前锋:讽刺骰子队,演员。



白纹大触:讽刺公屏乞讨



请大家务必读完背景故事!



背景设置:


这里有无数的庄园,每个庄园的配置大体相同。庄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时时刻刻被记录着。


庄园主(玩家)来掌控所有的游戏由谁来参加。


同时,所...










 


 先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




ooc注意




会有一些过激描写,慎入




小故事的内涵分别为




小红帽机械师:讽刺开挂




忧郁蓝佣兵:讽刺无脑求佛




囚徒&糕点师:讽刺口吐芬芳




消防员前锋:讽刺骰子队,演员。




白纹大触:讽刺公屏乞讨






请大家务必读完背景故事!




背景设置:


这里有无数的庄园,每个庄园的配置大体相同。庄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时时刻刻被记录着。


庄园主(玩家)来掌控所有的游戏由谁来参加。


同时,所有人和庄园主都是可以见面的,庄园主每一天会钦点一人留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处理各项事务。(游戏中对应归宿大厅中选择的那一位)


庄园之外的地方为公共区域,管理局(wy),商城(幻像大厅),银行(氪金界面),位于庄园之外,同时庄园外的空间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在自己庄园的庄园主带领之下,庄园之间也可以互相拜访(游戏中对应组队)。


当一位角色首次被带到一个庄园时,他与庄园主的连锁即成立,若是角色个人在外世界停留时间超过1个月,连锁就会被切断,这名角色将不能自己回到原庄园,此时角色可以进入管理局进行或是通知原庄园主将迷路的孩子领回家,或是确定被遗弃后洗去记忆重新进行分配。若是庄园主切断了与本庄园所有角色的连锁,那么庄园就会消失,所有角色或是选择流浪或是选择等待重新分配。(对应退游玩家)


其他庄园的庄园主可以将流浪的角色带回自己的庄园暂为管理,此时如原庄园主上门提出要回自己的角色,需要两个庄园的庄园主与角色同时到管理局,在上一任庄园主确定没有任何对于角色的虐待行为之后,由角色自身同意才能够回归。




————




这是一个收容所庄园。


顾名思义,是收留流浪角色的特殊庄园。


这位庄园主的日常工作就是每天带着自己的刺客佣兵走遍大街小巷,带回各种流浪的角色。


在这个庄园成立之初,也是众多普通庄园中的一个,一切的契机都是在一次交流中,他无意中发现了某一个庄园主家的小红帽机械师比其他机械师跑得更快,便知道了这位庄园主给自己庄园的角色们用了违禁品。使用违禁品虽然会让角色成为超出其他角色强度数倍的存在,但是对于角色本身则是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长期使用违禁品的角色最终都会因为慢性中毒而在痛苦中死去,所以管理局是绝对禁止生产和使用违禁品的。对于使用了违禁品的庄园主,会0容忍的进行肃清。


所以收容所庄园的庄园主将这位机械师的主人告发了,庄园主被推上了断头台,切断连锁的角色们大多数选择了重新分配,只有小红帽机械师为了报答这位正义的庄园主,选择了易主,从此成为了收容所庄园的一份子。


从此,收容所庄园成立了。




————




这里的佣兵有一位很特殊。


他是忧郁蓝,在所有的佣兵中,忧郁蓝本来就是长得最可爱的那一个,上一代的庄园主就看中了他这一点,通过一次游戏中的重伤,庄园主得到了机会,他将忧郁蓝绑在了床上,进行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欺l凌,还砍掉了他的左臂,终于在洗脑和强l暴下,忧郁蓝终于彻底成为了玩物。庄园主会把他带去各个庄园进行游戏,对局中的他要做的就是请求庄园主不要让监管者打他这个残疾人,然后乖乖的任庄园主宰割,而自己的庄园主则是在一边点钱就行了。


幸好,有一天晚上,忧郁蓝罕见的还保留着些许意识,趁着自己的主人睡的熟,偷偷溜走了,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流浪最终又累又饿的倒在小巷里,被收容所带回去了。


收容所的庄园主和其他角色用了很长时间才把忧郁蓝的身体调整回正常角色的状态。


但他已经永远不能再回到“佣兵”了。




————




囚徒和糕点师是十分例外的,他们是自己来到收容所庄园的。


原主人不喜欢糕点师粉色的衣服,好像糕点师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一样。


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输掉了游戏会被骂,一局游戏打出太多次恐惧震慑会被骂,做蛋糕少放了一些糖会被骂。总之就是一切会被鸡蛋中挑骨头的小错误都会被骂。


而囚徒则是糕点师的恋人,两个人不敢公开,一直偷偷摸摸的牵牵小手,在角落里亲亲抱抱。最后还是不小心被庄园主发现了。


庄园主大发雷霆,扬言要打断糕点师的腿,囚徒忍不住打了庄园主,最后被双双切断连锁逐出庄园。


好在艰难的流浪生活只持续了两天,囚徒就听说了这个收容所,和糕点师徒步走了20公里到新的庄园,两个人都累坏了,是被当天守卫的金匠鹿头和庄园主抬回去的。


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新庄园的两大主要战力,顺带一提,下个月办婚礼。




————




消防员前锋的前主实际上是一个很正直的人,问题主要是出在他本身。


作为一个前锋,本职工作应该是抱着自己的球来守护队友的。但是这个消防员前锋却利用了管理局规则的漏洞,暗地里和其他的前锋勾结起来,在对局中开局就抱着球对着对面的监管者一通乱撞,反正刷够了场次自己就能得到一定的奖励。


原本庄园主没看在眼里,觉得他玩够了自己会停下来,然而一天又一天,消防员始终没有停下自己错误的行为,最后一封一封的举报信送到了庄园,不仅是消防员自身,连整个庄园的声誉都收到了影响。庄园主觉得消防员已经不再适合待在这个庄园里了,将他逐出了庄园。


后来威廉在流浪的时候混成了个小混混,抢走别的流浪者来之不易的食物,或者仗着自己跑得快在商城附近抢走别人的食物。还是收容所的庄园主的包差点被抢的时候,让自己身边的刺客披风直接把人撂倒押回收容所了。


到了收容所之后,消防员没有被安排任何一场游戏,反而是被分配了一块不小的田地。庄园主说这片地里有四季的食物,种出来的东西都归消防员,但是他也只能吃这片地里的东西。


简而言之就是想吃饭,好好干活。


地里有一些当季的食物,这些够他吃几天的,所以前几天消防员并不把这当回事,然而当食物越来越少的时候,当下一季作物的秧苗半数枯萎的时候,他终于开始慌张了,亡羊补牢的开始每天浇水,定时施肥,每天从早上忙到晚上,都是为了弥补之前那几天的懒惰。消防员也终于把自己反省透了,现在任劳任怨的耕着地,为自己那些口粮而努力着。


现在收容所的庄园主正在联系消防员以前的庄园主,大概这个冬天过去之后,焕然一新的消防员就可以回到之前的主人那里了。




————




白纹大触是被人送到收容所的。


实际上收容所庄园主已经是白纹的第三个主人了。


白纹的第一代主人很器重他,每一次的重要对局上阵的一定会是白纹,并且庄园主每天都会让白纹陪伴在自己身边。被器重的白纹自然十分开心,毕竟这是对他最好的肯定,久而久之就有了一直陪伴在庄园主身边的习惯,也坚信着庄园主会一直让他陪在身侧。


但是白纹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用一大串的甜言蜜语以及一个伴手礼就能让自己信任的庄园主把自己作为礼物送走。


没有任何预兆的,自己就不再是这个庄园的一份子了。新的庄园主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她对白纹很好,比之前的庄园主还好。但白纹始终认为是因为自己之前做的不够好才会被送走,每天都在自责,每天都在用尽身体的极限去参加游戏,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有用,更优秀。第二代主人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她开始后悔当初甜言蜜语的把白纹要过来,然而又不能简简单单的把他送回去,因为之前的庄园已经有了其他的白纹了。


最后在征得白纹的同意下,第二任庄园主把白纹送到了收容所,这里等着之前的主人来接他。之后那位庄园主便带着几分不舍的离开了。


在收容所的白纹每天都看向窗外,等着他最初的主人来接他回家,在不安和无助之中日渐消瘦,收容所的庄园主看着也不是滋味,也没有任何办法告诉他那个人已经不会再来了,只好每天多给他一点好吃的,给他准备更舒服一点的床。


最后终结这一切的是一张通知单,白纹最初的庄园主切断了与庄园的联系,再也不会回来了。当时的白纹依旧看向窗外,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下来了,一直流个不停。


之后,白纹再也没有在窗台张望过,对于第一人主人也开始变得厌恶,认为他是一个没有担当肆意玩弄感情的人,大家都以为白纹已经接受了主人的离去,觉得他应该走出来了,实际上白纹自己也欺骗自己走出来了,毕恭毕敬的效忠这现在的庄园主,但是有一天庄园主从白纹无意间掉落的笔记本上看到了一行字,突然眼眶就湿了。那上面写着:


您还会回来吗?您还能回来吗……


庄园主终于知道了,白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努力让自己不会再被送走,他已经无法承受被抛弃的痛苦了,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伪装,他还是无法走出来。


目前白纹很勤奋的在现任庄园主身边忙来忙去的,庄园主也在努力的让白纹感受到自己在这个庄园的必要性,争取让他那一天从阴影中走出来。




————




这就是这个奇怪的庄园发生的一些事情,那么,下一个来到这里的孩子会是谁呢?无论他是谁,到了这里,他就有家了。




END



说明时间

白纹的第一代主人的确是个渣,只不过白纹自己不知道还傻乎乎的等着庄园主来接他。

第二代主人实际上是一个后来想明白改过自新的乞讨玩家,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并且这一堆庄园主中只有这一位女性

收容所庄园的庄园主和上一篇本丸庄园的庄园主大概是一个人,但是这个世界线的庄园主没有任职审神者。


tag瞎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