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机甲

16405浏览    1308参与
千里冰封

玻璃棒与药液

*作文课上讲比喻论证,而我在胡想些什么?

*自娱自乐产物,40min渣文,ooc有。

“他们教会了他这么多。”

      俗话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那么夜旋风便十分聪明了——他自认为是一个完全了解自己的人。自私,冷漠,强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诸如此类都是他自定义的教条。尽管可能在影盟之外,那些都不是什么好词,但是他也毫无避讳地全盘托出:因为他是心安理得的,实际上。长话短说吧,“如果你们了解他的过去,就会宽恕他的现在。”叱风云的这句话可以用作解释——不过夜旋风不赞同宽恕一词。即使他满身罪孽,他也不祈求谁的宽恕,更何况谁又可以高高在上地...

*作文课上讲比喻论证,而我在胡想些什么?

*自娱自乐产物,40min渣文,ooc有。

“他们教会了他这么多。”

      俗话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那么夜旋风便十分聪明了——他自认为是一个完全了解自己的人。自私,冷漠,强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诸如此类都是他自定义的教条。尽管可能在影盟之外,那些都不是什么好词,但是他也毫无避讳地全盘托出:因为他是心安理得的,实际上。长话短说吧,“如果你们了解他的过去,就会宽恕他的现在。”叱风云的这句话可以用作解释——不过夜旋风不赞同宽恕一词。即使他满身罪孽,他也不祈求谁的宽恕,更何况谁又可以高高在上地坐在道德法庭上审判他,那位伪善的法官又算老几呢?

        并且,夜旋风的方法论也与他“黑暗”的世界观十分哲学的匹配。这种匹配就像是一堵冷漠的墙,记忆是很久远的,并且疑心很重,要改变起来非常慢——是的,非常慢而不是不可能。叱风云似乎用他那傻子般执着的善意与信任当做小敲门砖,在那片坚硬的壳上拍出条裂缝:

        看见叱风云与霸达通还有灵瑶在一块儿热烈而愉快地谈讲着文学与政治,117趴在队长的肩头上不时插嘴关于人类的文学政治来一次发言,而只会看动画片的车大炮此刻插不上话,显得有些气恼——不过当霸达通与叱风云把手放在他的头上揉一揉以示安抚后他便好多了。

       夜旋风竟然觉得生活也可以很有乐趣——只要身边有一堆忠诚活泼的朋友就好了——该死,他又想起了笑藏刀。

       “别人的死活关我屁事。战争死几个人老正常了。”

      但是夜旋风在律道者战舰上黑洞洞的炮口下,嗅出了死亡的味道,他还是将那个傻瓜推开了,自己却十分英勇的负了伤,就与光盟教科书上那些见义勇为的英雄一样愚蠢。更关键的是,这样愚蠢的行为,在脑模块中连划过一下都没有,是下意识的肢体支配了冷静的他——而那不正常。

       更糟糕的是,事情已经恶化到了自己的光学镜会不由自主地追随那辆蓝白跑车的地步了——这件事战千里那老炉渣都知道了,真丢面甲!

        在自省时,他对自己感到吃惊,发现自己身上还有意想不到的,对于除了夜驰风以外的忠诚之心和情感,一种心酸的自孩提时代起就已经尘封起来的情感与波动。而发现这一点又使他自己觉得有点可笑。

        但并不讨厌。见鬼!

        “我不许你这么讲他,117。就算他会抢心灵之火,但那也比光盟和影盟抢走要好得多了。我会小心的,放心吧。”

         “再说,他不是他口中所说的那样铁石心肠的人。不不不,他不是无可救药的坏蛋,有药的——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他弟弟!我相信终有一天,他的爱会从夜驰风的边缘漫出来,倾注到别人身上。——我愿意去引流。”

汪有钱
画了一个猫咪机甲=-=

画了一个猫咪机甲=-=

画了一个猫咪机甲=-=

skeletonbutterfly

Dialog.Intro

“……从你自杀前的事说起吧。”

 

从出生起,我就不是一个“人”。

因为在我的国度,我第一个带着异星因子出生。

也因为我生下来就是连体,必须摘除一部分器官。

心包”“全部生殖系统”……

 

直到14岁,我都没有发育。

也是14岁,我杀死了父母。

并且骇入和关闭了维生系统。

 

大概杀了一座城吧。

我不知道了。

因为在那之前,我就在弟弟面前吞枪自杀了。

 

“真黑深残。”

 

是吗。

历史上这么说吗?

 

“没有,你非常有自知之明,历史也把你描述成一个杀人狂。

但我想、你长得该很可爱?”

 ...

“……从你自杀前的事说起吧。”

 

从出生起,我就不是一个“人”。

因为在我的国度,我第一个带着异星因子出生。

也因为我生下来就是连体,必须摘除一部分器官。

心包”“全部生殖系统”……

 

直到14岁,我都没有发育。

也是14岁,我杀死了父母。

并且骇入和关闭了维生系统。

 

大概杀了一座城吧。

我不知道了。

因为在那之前,我就在弟弟面前吞枪自杀了。

 

“真黑深残。”

 

是吗。

历史上这么说吗?

 

“没有,你非常有自知之明,历史也把你描述成一个杀人狂。

但我想、你长得该很可爱?”

 

……大概吧。

不过,我建议你不要对我外表有太多幻想。

在我的时代,雌性的人类被当做“女人”的几率比“人”高。

她们都要化妆和穿衣服。

而我不能打扮。

因为没有曲线。

 

“唔?资料上可不这么说哦。

你好歹定时打激素维生,多少都有点货吧。”

 

大概吧。我记不清了。

 

“你难道自卑了?”

 

我很自卑。因为没法繁育后代。

心脏机能也不行,我的体能很弱。

 

“嗯,我也不在乎。其实比起你的外表,大家更在乎你的动机哦。”

 

动机?

为什么?你们都猜到了。

网络上也是,权威也是。

却无法接受呢。

 

“你是说……?”

 

我当然无法接受

——“比我优秀的个体”降生的未来。

所以我要关闭“那个项目”。

 

“你父母呢?”

 

想到父母以后也活不下去。

他们当时就该死了……

不行,不能说“比较好”。

只能说比较“实在”。

 

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

劳苦奔波,有些小钱。

所以还能往上爬。

所以要投靠下一代。

所以想要个优秀的孩子。

 

很正常,对吧。

 

“听上去你对亲子关系一点爱都没有?”

 

在我的国度。这都是很正常的思想。

 

只是他们的资源很尴尬。

只能找到个用前沿研究混饭吃的合作医生而已。

最后又生了个弟弟。

纪念手术中被他们舍弃的姐姐。

 

“比典型的少年犯孝顺那么点。

那不用问,屠城也能用清理所有潜在数据来解释了。

……但是。

如果按你的说法,你这极端的恶魔该活得比谁都快活。

到别国求政治庇护……好的,我想的太天真了。

我不是你那个年代的人。

不过我觉得乘飞船到空间站、人马座什么的,不也挺自在逍遥的吗?

大家都对为什么当初放你弟弟逃跑……都很感兴趣。

——不,我的问题不该是这些。

你说了,既然你讨厌比你强的人。那么你,

为 什 么 要 自 杀。

 

很简单。

因为顺序不同。

我在杀死父母后,关闭维生装置后,忽然发现一件事。

最后决心放弃生存。

 

“临时改谱?难道你弟弟感动你了?”

 

不。

我只是发现,也许我不是害怕比我优秀的存在。

我发现了我最害怕的东西。

 

“……没想到,你也看不透自己的内心。”

 

是的。

因此,我得出结论。

我不能留在这世界上。

 

“到底是什么。让你这种混蛋都害怕。”

 

那不就在眼前吗。

当然是,

你们这个物种——“人类”本身。

 

“…………”

 

“……………………………………”

 

“……传言你只会说真话,我想还真的没错。”

 

不。我会说谎。

但没法向你们一样,对不同的人有不同面。

无法一致。这是我会用的词。

 

……那么。

该到我问你了吧。

 

你是谁。

为什么我还有意识。

我已经毁坏了我的脑叶……

 

不,我最该问的,也不是以上的问题。

告诉我。

我真的死了吗?

 

“你的问题很哲学。

恭喜你,我们救活了你。

你又要来到那个你讨厌的未来了。”

 

我不会弃权。

也不会问你们想干什么。

 

告诉我。

“你”是人类吗?

 

“我刚想纠正你。

庆幸吧,我们并不是人类

但很遗憾,我们也是比你更优秀的个体——

才怪!

因为没法确认你的数据,谁更优秀只能是个伪命题。

况且。‘优秀’也是前人系统自订的积分而论。

执着于这个词,把命都玩进去的你,真的有够蠢。”

 

故弄玄虚。

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吗。

 

等等。

……我注意到。

你还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死了吗。

 

“……谁知道。”

 

“……………………”

 

“不如你自己证明吧。

——你能否、到‘我们的世界’来。”

skeletonbutterfly

Poetry.Intro

无意识的时候,我会抬头,寻找青鸟。

你没有自由。

却像一片学会自由的雪花,

不想落下,化进黑水的你,

振动比天空还要忧郁的色彩。

 

司奇迹的精灵呀,

将那心脏放进你的手掌,

你会否用你那又远又脆的吻,

吸取我流动的红糖呢。

 

无知之月。中空之星。

独眼之蜂,漂白之蝶。

行走在荒野上,

尽头传来粒子的风暴。

它透过我的皮肤,

那是“一个人”能感到的

最细腻的风、

与错过的雨。

无意识的时候,我会抬头,寻找青鸟。

你没有自由。

却像一片学会自由的雪花,

不想落下,化进黑水的你,

振动比天空还要忧郁的色彩。

 

司奇迹的精灵呀,

将那心脏放进你的手掌,

你会否用你那又远又脆的吻,

吸取我流动的红糖呢。

 

无知之月。中空之星。

独眼之蜂,漂白之蝶。

行走在荒野上,

尽头传来粒子的风暴。

它透过我的皮肤,

那是“一个人”能感到的

最细腻的风、

与错过的雨。

MomocolX
机动战队-女武神布伦希尔德机设

机动战队-女武神布伦希尔德机设

机动战队-女武神布伦希尔德机设

MomocolX
机动战队-毁灭之狼芬里尔机设

机动战队-毁灭之狼芬里尔机设

机动战队-毁灭之狼芬里尔机设

森屿谜鹿

惊险的捏完了daze……

是把斩马刀

这个刀形真是百玩不厌


设定:

斩马刀重刃,攻击长度与伤害高于号称【无可匹敌】的爪,但是其硕大的体积导致其攻击速度为所有装备中最慢的,但是这无法影响任何人对这把巨刃的恐惧。

惊险的捏完了daze……

是把斩马刀

这个刀形真是百玩不厌


设定:

斩马刀重刃,攻击长度与伤害高于号称【无可匹敌】的爪,但是其硕大的体积导致其攻击速度为所有装备中最慢的,但是这无法影响任何人对这把巨刃的恐惧。

夜梦

给自家女鹅布吱鸣画的机甲设

给自家女鹅布吱鸣画的机甲设

桃花酿

非典型天才(第一章)

  开学第一天

  手上戴着压缩空间手环,李旭套上一身校服就这么来到了学校,家长是是没有的,嫂子最近爱上了做衣服,在外面报了班,一大早便出了门,开走了家里唯一的一部磁悬浮小车。李旭只能和公交相亲相爱到传送点,就是那个传送点值班的大叔听到他要去的是学院星表情还挺滑稽的。而他传送到学院星还得再搭直通车自力更生。

  只是回想起一路上看着那些有人陪的,家人帮忙拖着压缩箱的,能开着豪车一路上各种超过直通车的,还是有那么点落寞的。

  李旭叹气之际也颇为无可奈何,突然间耳边的通讯器一响:“大哥,请求通话。”

  李旭稍微还是有点吃惊的,毕竟他这个大哥,除非找不着...

  开学第一天

  手上戴着压缩空间手环,李旭套上一身校服就这么来到了学校,家长是是没有的,嫂子最近爱上了做衣服,在外面报了班,一大早便出了门,开走了家里唯一的一部磁悬浮小车。李旭只能和公交相亲相爱到传送点,就是那个传送点值班的大叔听到他要去的是学院星表情还挺滑稽的。而他传送到学院星还得再搭直通车自力更生。

  只是回想起一路上看着那些有人陪的,家人帮忙拖着压缩箱的,能开着豪车一路上各种超过直通车的,还是有那么点落寞的。

  李旭叹气之际也颇为无可奈何,突然间耳边的通讯器一响:“大哥,请求通话。”

  李旭稍微还是有点吃惊的,毕竟他这个大哥,除非找不着他嫂子,不然是绝迹不会和他通话的,这个时间段,怎么会找不着嫂子?嫂子通讯器昨晚他还给充电了呢;这哥俩二人年龄差距巨大,长兄威严,李旭平时看着他家大哥都有点儿憷,本来就没什么好聊的,再加上大哥常年驻边,离的不是一般的远,就更聊不到一块去了。

  只是惊讶归惊讶,总还是得接的,李旭回了句:“接通。”大哥的声音便从那边传了过来。

  大哥说:“新的一天开心吗,祝你上学快乐。”还是强行活泼的语气。

  李旭默了,李旭很想吐槽,哥你到底为什么会觉得我上学会快乐……还有你说这句话时莫名的‘祝你新年快乐’的既视感是怎么一回事。

  真的是槽多无口,而且:“哥,是嫂子让你打过来的吧……”

  “不是……总之,好好上学,”大哥顿了顿,显然还是没找到和弟弟好好说话的方法,“军队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啊……好”李旭其实也觉得挺尴尬的,大哥下台阶了他也连忙应了,只是好字还没说出口对面就挂了。

  李旭挠了挠脑瓜子,无奈地耸耸肩便继续往学校里走去。

  校门口摊位很多,是给各个系签到入学的。

  李旭从手环里取出录取通知书和签到材料,往指示牌上指示的机甲研究系走去。

  出于无聊边走,李旭便边看着手里刚刚在指示牌处被塞的学院的介绍。

  联邦第一军校,星际家喻户晓的高等学府呢,其实就算是在大嫂拉着他生活的那破烂地儿,偶尔也是能听到的,毕竟到处都有小孩子,有孩子的地方就会有家长,虽然吧,孩子不一定能读上这么好的学校,但是说来激励一下还是有的;而且联邦第一军校的名头无论在联邦哪里,都有着特别的昭示。毕竟,第一……可不是能随便说说的……

  所以要是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来说,家里出了个联邦第一军校的学生,那都是祖上积德的好福气了……像李旭这样子走后门的……那也就不是一般人家了……

  “嫂子到底怎么把我塞进来的”李旭吐槽着,一个不留神,便撞上了人。


森屿谜鹿

是大爪子

没达到预期啊……

设定:

散热装置失效或失窃时候用来战斗的备用装备

装备后方的大槽就是散热部分

但是使用的是简单的辐射散热,因此用该装备战斗有时效性,全力战斗的时候会在12分钟内融毁


为了应对时效性 该装备的范围打击与杀伤力是其他装备无可比拟的

是大爪子

没达到预期啊……

设定:

散热装置失效或失窃时候用来战斗的备用装备

装备后方的大槽就是散热部分

但是使用的是简单的辐射散热,因此用该装备战斗有时效性,全力战斗的时候会在12分钟内融毁


为了应对时效性 该装备的范围打击与杀伤力是其他装备无可比拟的

桃花酿

非典型天才(未来星际机甲)锲子

  如果让李旭在自己今年的许愿清单上列个最希望梦想成真的排名的话,不用上学肯定位居首位,但是然并卵,他今年还是得上他人生的第一年学,即便他已经19岁了。

  或许有人会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19岁才开始上学?!让我们这些年龄还处在单位数时就已经成为了学校里的一条老狗的人情何以堪!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在家接受放狼式放荡不羁爱自由丛林法则十八式的凶残教育的文盲……没错,你没有看错,是文盲……而言,还有什么是能比让他好好坐在教室里上课要更为煎熬的事情了?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已经从煎熬中习以为常;而是刚刚步入地狱里茫然无措的小白啊!还有能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吗?

  李旭表示:没有...

  如果让李旭在自己今年的许愿清单上列个最希望梦想成真的排名的话,不用上学肯定位居首位,但是然并卵,他今年还是得上他人生的第一年学,即便他已经19岁了。

  或许有人会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19岁才开始上学?!让我们这些年龄还处在单位数时就已经成为了学校里的一条老狗的人情何以堪!但是!作为一个从小在家接受放狼式放荡不羁爱自由丛林法则十八式的凶残教育的文盲……没错,你没有看错,是文盲……而言,还有什么是能比让他好好坐在教室里上课要更为煎熬的事情了?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已经从煎熬中习以为常;而是刚刚步入地狱里茫然无措的小白啊!还有能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吗?

  李旭表示:没有,不存在的,让他听那些大学里的教授教学就是这世界上最大的酷刑!更别说他那给他报学系的嫂子还是给报的机甲研究系……泥煤!他一个战斗系人员!能打架就不说话,更别说写东西了!上什么学!还是大学!读什么书!还是研究系!还有!能不能给报个学前班!他真的不懂字啊!诶对诶,自己根本不识字,上什么学……

  仿佛计划通了的李旭同学就这么向自己哪位长嫂如母的嫂子表达了自己对上学的殷切期望及对自己不认字一事的无可奈何痛心疾首,叙述时声情并茂,颇有星际演艺界某位以出演言情剧男主角咆哮式演技让全星际观众在各种鬼畜下都认识到他了的影帝的风范……

  接着,在李旭的咆哮下——

  嫂子:啊!我差点忘了(不是差点,是直接)你不识字!没事!这不还有嫂子呢嘛!别担心,你一定可以好好上学的!嫂子给你开小灶就好了!

  然后——李旭同学就连他开学前仅有的一个星期的休闲时光也失去了……并彻底地认识到了什么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在斯巴达式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嫂子也以斯巴达式的教育教导起了自己的小舅子,李旭的这一个星期怎一个惨字了得……

  《星际通用语字典》《星际通用语词典》《机甲术语全书》《古往今来的一万条至理名言(及其解析)》《联邦通史》整整五本随便一本实体书拿起来都可以当砖拍人的巨书就这么被嫂子强塞进了李旭的脑袋里……当然还是比较精略的……所以李旭还得到了一个在学校里的任务……每天睡前在他的光脑里看五万字书上的内容,并发给嫂子……会随时抽查的那种……

  李旭:我有一个MMP不知当讲不……

  嫂子:那就别讲←_←

  李旭乖巧闭嘴JPG

  so,无论如何、在嫂子为期一个星期的小灶后……李同学鸡飞狗跳的大学生活也就宣布开始了~\(≧▽≦)/~


森屿谜鹿

挤时间还是肝出来了……

开始学习五星物语的机设

后续还有几个武器 会慢慢做的

每次码设的时候脑子里是蒙娜丽莎,写出来是素描几何体

难受

挤时间还是肝出来了……

开始学习五星物语的机设

后续还有几个武器 会慢慢做的

每次码设的时候脑子里是蒙娜丽莎,写出来是素描几何体

难受

0010

战锤无畏的异端改装

战锤无畏的异端改装

0010

战锤无畏的无端联想(毫不忠诚)

战锤无畏的无端联想(毫不忠诚)

何必不

星际便利店 1

上午九点钟,太阳已经晒的厉害。毛孔都炸开着,身上的布料根本没有防晒隔热的作用,反倒捂在皮肤上,潮湿得闷着,折磨着所有感官。


大斌左手提着电脑包,右手拿着一摞材料,准备去见客户。比约定时间早到了,所以大斌直接走进目标公司楼下的全家便利店。


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响起,这是欢迎和送客的简短音节,伴着令人重生般舒服的冷气,一起扑在大斌身上,舒爽无比。


“您好,欢迎光临全家!”收银台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简直超过所有便利店店员颜值的总和。


大斌一边看饮品,一边腹诽:“这么帅,怎么在这里当店员?是来简直的大学生吗?应该是体育生吧,这么高大。不,应该是艺术生、演电影拍广告的那种,绝对是电...

上午九点钟,太阳已经晒的厉害。毛孔都炸开着,身上的布料根本没有防晒隔热的作用,反倒捂在皮肤上,潮湿得闷着,折磨着所有感官。


大斌左手提着电脑包,右手拿着一摞材料,准备去见客户。比约定时间早到了,所以大斌直接走进目标公司楼下的全家便利店。


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响起,这是欢迎和送客的简短音节,伴着令人重生般舒服的冷气,一起扑在大斌身上,舒爽无比。


“您好,欢迎光临全家!”收银台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简直超过所有便利店店员颜值的总和。


大斌一边看饮品,一边腹诽:“这么帅,怎么在这里当店员?是来简直的大学生吗?应该是体育生吧,这么高大。不,应该是艺术生、演电影拍广告的那种,绝对是电影明星的料。假如,我能像他一样,或者不贪心的只有他一半好看,那我肯定不可能还在做小业务员。我还是踏踏实实努力工作吧,不要做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拿到喜欢口味的饮品,大斌挺直了腰,走向柜台,尽可能不要在这个魅力四射的男生面前输了气势。“他肯定见惯了人们的装腔作势,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在犯什么傻?”大斌心中自嘲。


“先生上午好,欢迎您光临全家。费列罗巧克力半价你要买一盒吗?”


若是往常,大斌肯定给出三连回应:“是,我是会员。不要,谢谢。小票不用了。”


但是今天这个小伙子的眼神仿佛要看尽他的眼底,真挚的眼神使他不忍拒绝,让他此时此刻有了开口说些什么的冲动。


“费列罗做活动?可今天并不是什么节日吧?”大斌收敛心神,让自己不要露出和明星搭话时紧张、兴奋的神情,强装镇定。


“先生,我们这是限时活动。每天店长寻找一位陌生客户,并给出一个优惠名额。今天,我选择了你。”


大斌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耳朵痒痒的,鼻子酸酸的。一时间思绪乱飞。


大学毕业好几年,没有人这么认真、笃定的看着他,告诉他你是我认定的那个人。这种小认可,无来由的,感动了他伪装坚强的心脏。


“谢、谢谢你。非常感谢你。给我来一盒吧。”大斌情绪激动,声音有点儿哽咽。


扫码结账之后,他看着店员小哥递过来的一盒巧克力,深吸了两口气,说:“我想起来要去见客户,拿着巧克力不方便,送给你吃吧。”说完,大斌微笑了一下,没敢看他的神情,佯装举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走出全家,进了旁边的商务楼,见客户去了。


店员小哥看他有点慌张的背影,小声说:“希望你一切顺利。”然后低头拿出手机,对着那一盒费列罗拍了张照片,传到自己 416 人的群里,开始打字——一盒费列罗,通用货币,原价一比一,先到先得。


两秒钟之内,先后十几个人刷了“我”“。”“要”“啊”等字眼。第一位的群名是一长串乱码,头像则是一堆烂泥。其他人眼看无望,各种表情包和长吁短叹齐上阵,还有隐隐的怪叫。


“中标的朋友,货物已经上架,去拍吧。本月出售的所有货物,三天后一起发货,请大家耐心等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