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戮天使

114.5万浏览    11030参与
薄晶綴荷

算是交換?(6)

B4•中


zack和ray來到了一條長廊,牆壁上塗著四幅像是小孩塗鴉的畫作。

"這什麼啊,為啥這裡也會有人亂塗鴉?還塗的跟鬼一樣。"zack以鄙視的目光對這些圖案下評價。

"唉呀.....你怎麼能這麼對待我嘔心瀝血才完成的傑作呢......"名為cathy的女聲又出現了。

"原本是想在這裝螢幕的。但是因為經費不足,所以只能我自己來了嘛......"

"好了。廢話不多說,上面那些可是我為你們精心準備的美妙刑罰喔~像是......"

"電椅,毒氣,針刑,毒劑。"ray開口說出了她思考得來的結果。

"...

B4•中


zack和ray來到了一條長廊,牆壁上塗著四幅像是小孩塗鴉的畫作。

"這什麼啊,為啥這裡也會有人亂塗鴉?還塗的跟鬼一樣。"zack以鄙視的目光對這些圖案下評價。

"唉呀.....你怎麼能這麼對待我嘔心瀝血才完成的傑作呢......"名為cathy的女聲又出現了。

"原本是想在這裝螢幕的。但是因為經費不足,所以只能我自己來了嘛......"

"好了。廢話不多說,上面那些可是我為你們精心準備的美妙刑罰喔~像是......"

"電椅,毒氣,針刑,毒劑。"ray開口說出了她思考得來的結果。

"回答正確!!ray你果然還是那麼聰明呢......不過並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啊.....果然還是Isaac比較符合我內心的標準~"cathy在發花痴著

"嘁!你說什麼呢!!什麼鬼刑罰!你圖長那樣別說美妙了我看跟屎差不多。"zack感到噁心並不爽的踹著地板。

"欸你怎麼能這樣?!真是的!算了,比起那個,我現在在這邊,給你一點~點的選項喔!"聲音的主人似乎很愉悅。

"啊?!你說什麼呢!"

"Isaac啊......我知道你的願望喔~讓我來完成你的願望吧......我也可以幫你離開這棟大樓的!"

"zack......"ray有些緊張的拉住zack的衣角。

"只要答應我......"

"你在那邊說什麼呢?!"zack大聲的打斷cathy的話。

"我可是跟旁邊的小鬼約好了啊!誰要答應你啊!"zack抓住了ray拉著他衣角的那隻手。

"我啊,可是最討厭說謊了啊!!"

"啊咧~我的話可還沒說完啊,Isaac你怎麼能打斷女孩子說話!真是的......"

"處刑的方式可是有很多種喔,像是......被永遠關在監獄裡,如何?"聲音的主人,用誘惑的語氣說著。

"可以慢慢渡過,有意義的,回首並反省自己罪過的時光。"

"我還能夠完成你的願望......很棒吧!"

"繼續往前的話,會有很多痛苦的刑罰在等待著你們呢!"告誡的語氣。

"但是.....只要答應我的話,等待著你們的,可是在監獄內被飼養到死為止的美妙生活喔~"

"吶,如何?"

"......##"

"我的回答你也聽到了吧!!而且,那種地方,有誰會想進去啊!!"

"是嗎......"聲音失望的說"難得我想飼養你們一生在殺掉你們的說。"

"畢竟,像Isaac一般的,完美的罪人......可是不多的喔。"

"若是想入獄的話,隨時都可以說喔!吶,回答yes吧。"

聲音消失了......

"聽了那一番話之後,更不可能像笨蛋一樣的答應吧?!"zack表達不爽"喂!你在想什麼呢?!"ray又心不在焉了"快繼續往前啦!"Zack拎起Ray,拖著就走。


Ray看著眼前縮小的景物,內心毫無波動。


===============================


發現自己有段時間沒更文了,趕緊更,不然等我完全沒動力的時候又要坑了。


果然,還是碼短篇沙雕什麼的比較適合我_(:3 」∠)_


藍

【ZR】《溫柔的扼殺,再被溫柔的扼殺》

※段子

-

他替Ray繫上圍巾的時候,腦袋忽然飄過一個念頭。

不用刀子,就這樣用力的把她的脖子勒斷也罷。

她的脖子細得很,過去失控中僅存的理智制止了自己扼殺她的咽喉,現在就此了結一切也不算太晚。

反正這是她所希望的,也是自己想要的。艾札克·佛斯特第一千零一次對自己這麼說。

他小心翼翼的為她披上圍巾,紅色的布料繫在纖細的脖子與金髮之間越勒越緊,只差沒打上死結了。

Ray忽然咳了兩聲,「Zack,你綁得太緊了。」

他愣了愣,Ray似乎沒意識到自己正準備被殺掉,而Zack不知怎麼搞的也說不出口,其實我剛才是想要殺了你。

一個惱怒就把圍巾都給扯了下來,「那你自己綁唄!」...

※段子

-

他替Ray繫上圍巾的時候,腦袋忽然飄過一個念頭。

不用刀子,就這樣用力的把她的脖子勒斷也罷。

她的脖子細得很,過去失控中僅存的理智制止了自己扼殺她的咽喉,現在就此了結一切也不算太晚。

反正這是她所希望的,也是自己想要的。艾札克·佛斯特第一千零一次對自己這麼說。

他小心翼翼的為她披上圍巾,紅色的布料繫在纖細的脖子與金髮之間越勒越緊,只差沒打上死結了。

Ray忽然咳了兩聲,「Zack,你綁得太緊了。」

他愣了愣,Ray似乎沒意識到自己正準備被殺掉,而Zack不知怎麼搞的也說不出口,其實我剛才是想要殺了你。

一個惱怒就把圍巾都給扯了下來,「那你自己綁唄!」

小鬼頭聰明得很,但某些時候又傻得令人抓狂。委屈巴巴的替自己繫上圍巾,在看見Zack發抖的手時,她又把圍巾給拿了下來。

她想他一定是太冷了,才會連圍巾都繫不好,而自己還這樣挑剔人家。

小鬼頭拽著殺人鬼的衣服要他彎下身子,將曾經想要殺死她的圍巾披在Zack身上。

Zack比剛才更生氣了,而圍巾上還殘留著Ray生命的熱度。一邊感受著這熱度,一邊卻還是沒能將「我想要殺死你」給說出口。

Fin.

超好吃的小团叽

血染刀鞘【1】

【食用说明】

初尝试ABO设定,很多自行理解概念。黑手党新来的暴力靠谱小混混扎克X黑手党老大冷酷严肃天才少女蕾切尔。

扎克A,蕾切尔O。很可能有各种玛丽苏和霸道总裁【?】情节。完全是任性写的,我开心就好【???】

开车,不,开始吧。


      “大小姐?大小姐?”对讲机里传来了某个没脑子的跟班神经兮兮的低声呼唤,下一秒,他的脖颈就被迫扬起,闪着寒光的短刀随着“噌”的一声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虚影。出鞘便能准确无误地斩击目标,这是他家大小姐惊人的杀人技巧。...


【食用说明】

初尝试ABO设定,很多自行理解概念。黑手党新来的暴力靠谱小混混扎克X黑手党老大冷酷严肃天才少女蕾切尔。

扎克A,蕾切尔O。很可能有各种玛丽苏和霸道总裁【?】情节。完全是任性写的,我开心就好【???】

开车,不,开始吧。

 

      “大小姐?大小姐?”对讲机里传来了某个没脑子的跟班神经兮兮的低声呼唤,下一秒,他的脖颈就被迫扬起,闪着寒光的短刀随着“噌”的一声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虚影。出鞘便能准确无误地斩击目标,这是他家大小姐惊人的杀人技巧。

      “说。”蕾切尔站在楼房外的空调外机上,冰蓝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年龄是她两倍的随从。

      “我我我们在东面、发现一个、失血过多昏迷的人……他他附近死了不少条子,看看起来都是他杀的……”惹老大不悦的黑手党畏畏缩缩地往墙上靠,生怕刀子不长眼。

      蕾切尔空洞的眼睛眯起来,收回短刀依旧挂进大腿根部的刀鞘里。最近西郊一直在发生黑道火拼和连环杀人案件,这次条子大量出动,每个人的质量想必也算是精英。居然全死在一个人手里,那个人还没当场咽气……莫非老女人那里又少了军火供应?

      “带路。”她冷冷地吐出两个字,决定去会会那个高手。

      和她的预计所差无几却又是大相径庭地,她看见了那个男人。血腥的气息弥漫在小巷里,离得很远都能闻到空气中的腥甜。很快蕾切尔明白过来这是那个杀人犯的信息素,她皱了皱眉,这个alpha强大又过于粗暴,如果把他交给警方大概会很麻烦。

      男人靠着长满青苔的墙体坐着,一大滩血迹执着地继续从他四周漫开,地上不知道谁的血迹和一条长长的血痕混杂在一起。尸体已经被蕾切尔的手下处理掉了,但这血河一时半会还洗刷不干净。同样洗不干净的是这个男人。

      即使是他昏迷了坐在那里,都没有人敢靠近他。据说刚刚有人尝试去摸了一下他的身边的镰刀,立马就被腰斩了,肠子飞溅了一地。

      等走近了,蕾切尔才看见他全身缠裹的绷带,破破烂烂的衣服和几处较为明显的伤口。她实在佩服这个alpha变态一样的愈合能力,肩头今夜刚添上的子弹擦伤已经开始结痂,浓稠的血和绷带混杂在一起,在这种肮脏的环境里都没有化脓。

      “要帮忙吗?”蕾切尔警惕地走过去,指尖抵在自己的刀柄上,“警察的支援很快就到。”

      男人垂着头坐着,很难分辨他到底是否清醒。

      “喂……”

      还没等蕾切尔说下一句话,镰刀厚重的刀面就劈过来,发出破空的沉响。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蕾切尔抛出短刀侧面挡开了那一击,冷兵器独特的脆响在小巷子里炸开。

      alpha的力道震得蕾切尔手臂发麻,她跳开一步离开镰刀的攻击范围,但男人没能给她这个机会,他几乎是像野兽一样扑过来,浸透了鲜血的衣角洒出一个血弧,溅在身后的墙上。可蕾切尔现在已经不能顾及留下DNA证据的事情了,她有些狼狈地在落地的一瞬继续向上跳起,堪堪地在脚尖擦过镰刀的情况下躲开这一击。她在空中躲开的同时侧身掏出一把精致的小手枪,对准男人握着镰刀的手就是一枪。

      他在笑,笑得还很开心。不仅缠满绷带的脸部裂开了一道难以称得上是微笑的缝,还发出了放肆的诡异笑声。镰刀借势回砍却被蕾切尔的侧身躲过,但同时子弹也被刀刃劈成两半。

      身手不错。蕾切尔冷静分析着他的举动,她手里的小型左轮一共是七发子弹,比普通的手枪多一发,而这一发也是她的杀手锏。理论上,战斗的最后一发是对手最警觉,但躲过之后就最放松的时机。蕾切尔正是能在一声枪响之中快速射击出两发子弹——第七弹,她绝对命中。但这个男人完全是依靠着他的直觉进行躲避,甚至没有半分的犹豫或呆愣。要么就是他们曾经交过手(不过她没有印象),要么就是他无法用常人的思维推论。

      对方看蕾切尔且战且退,显然得意的不行。猖狂的笑声停下来,他用沙哑的声线开口:“怎么,已经不行了吗?来吧,给我看你最害怕的表情!哭吧!绝望吧!”

      词汇量真差劲。蕾切尔淡漠着脸在心里吐槽。打斗之间除了配合假动作她不会露出什么表情,这件事道上的人都知道,还因此落下了各种绰号。这个男人并不属于哪个组织,看来是神经病院或者监狱又逃出来的人。

      男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最后一次气喘吁吁地将镰刀砍在墙上以后,他撑着地面不满地看着眼前的人:“无趣。”虽然身体也撑不下去了,但没有惊恐的表情,他没有杀/人的欲望。

      警笛的声音恰巧响起,蕾切尔叹了口气,从身侧的背包里摸出两卷绷带和一瓶止血的药剂:

      “好自为之。”


NaaN
占tag致歉QWQ吃不起饭惹出...

占tag致歉QWQ吃不起饭惹出个杀天的官方画集……!180包邮!不嫌弃的话送签绘!希望大家救救穷苦少女QwQ

占tag致歉QWQ吃不起饭惹出个杀天的官方画集……!180包邮!不嫌弃的话送签绘!希望大家救救穷苦少女QwQ

白白
他笑起来像天使不,他就是天使

他笑起来像天使
不,他就是天使

他笑起来像天使
不,他就是天使

脑洞教主

过于真实。
我讨厌所有的ky。

过于真实。
我讨厌所有的ky。

脑洞教主

杀天的魔鬼歇歇,别再ky了。没有头的就要去加拿大???我们不能给杀天招黑!!!(后面几张是惊艳的ray)

杀天的魔鬼歇歇,别再ky了。没有头的就要去加拿大???我们不能给杀天招黑!!!(后面几张是惊艳的ray)

ಲ` 一隅

如果杀戮天使和恐怖美术馆交换女主的话

  IB·札克

  〔文盲组〕

  札克:喂,这上面写了什么?

  IB:……这个字我不认识

  札克:果然还是杀了吧

  IB:emmm???

  [人家还是个九岁的孩子啊!]

 

  

  Garry·瑞伊 〔缝纫组???〕

  Garry:好痛……救命……

  [系统]是否将蓝玫瑰放入花瓶中

  瑞伊:啊,流血了,缝上吧[拿出针线包]

  Garry:猝

 

  

  

     Mary表示:都是垃圾 ,想烧

 

  

  

  

   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金发的不一定是Ray还有可能是Mary”...


  IB·札克



  〔文盲组〕



  札克:喂,这上面写了什么?



  IB:……这个字我不认识



  札克:果然还是杀了吧



  IB:emmm???



  [人家还是个九岁的孩子啊!]



 

  

  Garry·瑞伊 〔缝纫组???〕



  Garry:好痛……救命……



  [系统]是否将蓝玫瑰放入花瓶中



  瑞伊:啊,流血了,缝上吧[拿出针线包]



  Garry:猝



 

  

  

     Mary表示:都是垃圾 ,想烧



 

  

  

  

   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金发的不一定是Ray还有可能是Mary”



 

        2333沙雕作者沙雕文系列 


陌衣千芯草

太可爱了叭!
这么好看的小姐姐不!是!人!(*°▽°*)

太可爱了叭!
这么好看的小姐姐不!是!人!(*°▽°*)

炎寒

除下墙头草……
还有今日摸鱼。

除下墙头草……
还有今日摸鱼。

初霖
是ray,加了高光和微笑●v●

是ray,加了高光和微笑●v●

是ray,加了高光和微笑●v●

山夜神刀君
除草x,三分童话pa的想到的裙...

除草x,三分童话pa的想到的裙子,侵权删

除草x,三分童话pa的想到的裙子,侵权删

山夜神刀君
画了只ray,看三分的童话pa...

画了只ray,看三分的童话pa想到的一条小裙子,侵权删

画了只ray,看三分的童话pa想到的一条小裙子,侵权删

神说要有光

前两p依旧是漫画图透
后四p是神仙shian太太自己要印的周边(不是官周不是官周不止官周!)

前两p依旧是漫画图透
后四p是神仙shian太太自己要印的周边(不是官周不是官周不止官周!)

念念在养仓鼠

杀戮天使向~私奔三年后(甜文HE)(23)兑现承诺

作者:念念在养仓鼠
“Zack,我萌吗?”“……萌……”

“给。”


“乖。”


然而,Zack却没有接过那袋面包,而是将双手稍稍用力地贴在Ray的脸颊上。虽然隔着绷带和头发,可Ray却依旧能感受到从Zack手心传来的温热之感。对于Zack这样的举动,她感到有些陌生,却打心底没有任何抗拒或厌烦的想法,但当Zack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再放大的时候——


“Zack?!!……你做什么!”

念念在养仓鼠

杀戮天使向~私奔三年后(甜文HE)(22)竟敢让靠谱哄孩子?

作者:念念在养仓鼠
“Zack,我萌吗?”“……萌……”

“Zack,你笑什么?”


“……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一会哭一会笑的!你烦不烦,睡了睡了!”说着,Zack就又靠在身后的大背包上打算闭眼睡觉。可是,Ray却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她蹲在Zack的面前,想将刚才就有的疑问说出口。


“等一下,Zack。”


“又怎么了?”

念念在养仓鼠

杀戮天使向~私奔三年后(甜文HE)(21)默契配合

作者:念念在养仓鼠
“Zack,我萌吗?”“……萌……”

四下寂静如初,除了偶尔风吹树叶发出的明显声响,再也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在维持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的百无聊赖的“狩猎”后,这三个"猎人"终于等到了猎物的出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