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戮天使

90.5万浏览    9903参与
久沉

【zr】月饼

-迟来的中秋贺文


-爆肝而成未经思考


-我超短小的【哭】



-正文



ray站在原地,看着手里zack刚刚塞给她的东西,有些呆的眨了下眼睛。



“蓝色的……月饼?”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



“zack…两天之后是中秋哦。”



“蛤?那是什么东西啊。”刚被ray叫起来的zack虽然压抑着起床气,但语气里还是有明显的不耐烦。



领着zack走向餐桌,ray答到:



“……是一个节日。每个人会和亲人聚在一起,看月亮吃月饼。”



正吃着三明治的zack顿了一下,察觉到少女语...

-迟来的中秋贺文


-爆肝而成未经思考


-我超短小的【哭】




-正文




ray站在原地,看着手里zack刚刚塞给她的东西,有些呆的眨了下眼睛。




“蓝色的……月饼?”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




“zack…两天之后是中秋哦。”




“蛤?那是什么东西啊。”刚被ray叫起来的zack虽然压抑着起床气,但语气里还是有明显的不耐烦。




领着zack走向餐桌,ray答到:




“……是一个节日。每个人会和亲人聚在一起,看月亮吃月饼。”




正吃着三明治的zack顿了一下,察觉到少女语气里的失落,下意识伸手在垂着的金色脑袋上揉了一把。




“啊……知道了。你也快给我吃饭啊。不是你说的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吗。”




“……嗯。”整理好被揉乱的头发,ray的心情好像变好了一点,在zack对面坐下。




“早安,zack。”ray认真的补上一句。




“唔……早安,ray。”咀嚼着的zack含混却耐心的回答了她。






时间回到现在。




“月饼……是zack买的吗?”




“啊啊,是啊。不然它是凭空变出来的吗?”zack想起自己那蠢得要死的,一家家店铺到处找蓝色月饼的样子,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啊,他现在在家不带帽子了。当然,是因为ray是这么要求的。




“……为什么是蓝色?”ray还在问。




因为她老是提起蓝色的月亮,还有那双蓝眼睛,不由自主就会想到了吧?但这话要他怎么说啊!!




“……”




见zack没有回答,ray没有再追问下去。




“……谢谢zack,但是zack还是应该注意的,出门对zack来说很不安全……”在ray看来的叮嘱还没说完就被zack暴躁的打断。




“啰嗦死了啊!要不是你这家伙露出一副很失落的表情,谁要辛辛苦苦去买月饼安慰你啊!”




“……”ray呆住了。




突然,她放下月饼,快跑了几步冲进毫无防备的zack怀里。




“!!……”




“对不起,zack。谢谢你,谢谢你……”




愣了一下,zack不知所措的手试探的圈住了ray,又抬起一只轻轻拍了拍埋在自己怀里的脑袋,又顺着头发抚了抚。脑海里感叹的居然是ray的发质真好。






“……喂,月亮出来了。要不要去看?”




“……嗯。”




ray有些不好意思的想退出zack的怀抱,却被搂的更紧。然后被zack带出了房门,又护着跃上了房顶。




蓝色的月饼被递到她手里,映着天空中的月亮好像也泛着蓝。




ray被zack半圈着防止她摔落下去,于是心安理得的缩进男人怀里。




小小的咬了一口月饼。




嗯,是甜的。

玉米粒o

【ZR】回廊(中)

*ooc
*乱七八糟
*胡言乱语
(五)
Zack享受着这片没有吵闹的男孩干扰思维的,属于亡者的宁静,即使车内其他人仍在发出声音。他刻意让自己的脑子放空,不再回想由于Sam的问题而再次出现在他意识中的女孩。他又闭上眼睛,尝试入睡,忽视着频繁的颠簸。
Zack觉得他记忆起那个少女的次数有些过多了——这不是好事,他想。这几年的酒精麻痹,以及不断杀人而不用顾虑波及到身边「拖油瓶」所带来的快感足够让他忘记她,事实上他也觉得的确如此。然而在随便什么人提起那个名字时,他甚至感到焦躁不安。
「她早就死了。」
他对Sam这么说着,语气带着粗暴不耐的意味,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只是一种……
什么呢。
这个罪犯只是单纯的不想再说些过...

*ooc
*乱七八糟
*胡言乱语
(五)
Zack享受着这片没有吵闹的男孩干扰思维的,属于亡者的宁静,即使车内其他人仍在发出声音。他刻意让自己的脑子放空,不再回想由于Sam的问题而再次出现在他意识中的女孩。他又闭上眼睛,尝试入睡,忽视着频繁的颠簸。
Zack觉得他记忆起那个少女的次数有些过多了——这不是好事,他想。这几年的酒精麻痹,以及不断杀人而不用顾虑波及到身边「拖油瓶」所带来的快感足够让他忘记她,事实上他也觉得的确如此。然而在随便什么人提起那个名字时,他甚至感到焦躁不安。
「她早就死了。」
他对Sam这么说着,语气带着粗暴不耐的意味,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只是一种……
什么呢。
这个罪犯只是单纯的不想再说些过多的,关于Rachel的事情,无论什么都好。他几乎不希望听到「R」这个字母,仿佛那样就可以掩盖住一切似的,可以抹除Ray这个人存在过的痕迹,就像他们从未相遇过,如嘀嗒作响的古老钟表上的时针。
但他绝不会逃避他杀了她的事实,虽然这么说似乎自相矛盾。
Zack坚定的原则性和并不精致的美学追求被镶嵌在他的灵魂中,他相信他一生中也不会出现任何一个谎言。而若不是遇到Ray,他可能永远不会走出那栋大楼,他也不会有感受那种奇异情绪如何滋长在心里的机会。
是的,那可以称之为奇异。
因为再没有一个像Ray一般的人,即使失去生气,成为了花园里最平平无奇的,可以用来灌溉土壤的肥料之后,她的影子也时常出现在他所知道的各个角落,比如他的梦。要知道世上没人会认为他这种魔鬼也有作梦的资格,就算有,也必然是如炼狱般的血腥场景。可与Ray紧密相关的梦境,从没有沾染上肮脏的东西。
大多都是一些他们以前四处逃亡时相处的琐事,没什么意义,模糊却又清晰的不可思议。
他往往会疑惑,那个小姑娘是否还在离他不远的垫子上,在冬天里穿着廉价的白色长袜,依然套着他那对她而言有些大了的帽衫,蜷缩着躺在上面,白皙的手臂攥着床单,发出一些无法辩识的呓语。这一点难得的符合她的年龄。
然后他会想到把他那份布满了补丁的薄被去给她披上,反正他根本不惧怕寒冷。以及,他还很有些在意,他遗留在薄被上挥之不去的血腥味是否会让Ray在入睡时皱起她天真的眉头。微微思考后感到自己像个白痴。
接着Zack真正清醒过来了。
她已经死了。
她被我杀了。
她早就……不在了。
已经完成了那份愚蠢至极的约定啊。他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是约定,早些完成才最符合他的原则,而且,谁叫她该死的看起来那样幸福呢。如果错过那次的话……或许以后再也看不到能那样激发他渴望的笑容了吧。
Issac.Foster就是这样简单的想着,接着拿起昨天喝了一半的酒瓶。
可是他又会想,是不是再迟一点达成约定才好呢?这个纯粹又温柔的死神一次次的将镰刀舞进他人的胸膛,鲜血喷涌在肢体上的同时,茫然的发现自己的胸膛也疼痛不已,时常心悸,而他也没在乎。
Zack只是遗憾着,他再遇不到如Ray一般的人了,因为他将她亲手葬送。他满足于杀死她时感到的充实,尽管他的手指愚蠢的微微抖动——他把这归因于兴奋。Ray注意到这点,随即轻握着它,温和的抚摩着,好像他是个什么易碎品似的。
尽管他的力度也比不上平时杀人的三分之一。
没人能杀了她。
除了我。
这个男人毫无理由的相信着,喜悦着。
Zack并没有拥有过什么值得他感到快乐的玩意儿。他无法言说的情绪中混杂着一丝病态的乐趣,他在内心深处认为Ray之所以笑得那样幸福,是由于他的存在。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好像杀掉Ray的时候,她是只属于他的……他的东西。
可是之后就失去了那份甜美的乐趣,取而代之的是胸腔中沉甸甸的重量,肿块似的卡在里面。他近乎偏执地痛恨着一点,他永远无法控制住他的梦境,无法控制那位金发少女的形象生动的出现在他眼中,不论是活着时还是死亡后的模样。
「我啊……」
他在曾作过的一个梦里,看到Ray趴在一块木板上朝他示意,她写着「Z—A—C—K」几个字母,每一笔都写得非常认真,和商店里招牌上的印刷体一模一样。Zack知道她总是什么都做的很好。她一个个指着,教他说这是他的名字。
他说了一句在现实中没有说出口的话。
「说不定,想和你待的时间久一点之后,再杀了你。」

(六)
「……Foster先生?」
Zack注意到Sam叫他。男孩谨慎地盯着他瞧,将手在他面前晃了几下。
「啊?」
或许被Zack刚才无神的双眼吓了一跳,Sam的声音都低了几分。「看样子我们得下车了。」
闻言,Zack的余光撇向人流聚集的焦点。原本封闭着的墙壁莫名出现了巨大的方型口子,姑且可以称作车门。之前所谓的「领路人」,那位白袍男子又站在最前方,疏散着惶惶不安的人们,直到大多数已经踏了出去。没有人问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毫无反抗之心,也不再畏惧他们已经历过一次的死亡,只如行尸走肉缓缓而行。
只需打几个响指的功夫,车里只剩下二人。
「那就走吧。」
Zack站起身不紧不慢的向出口走去,Sam便赶紧跟在他后面。
几秒钟后,他们见到了被窗外浓雾遮蔽着的真面目。不远处一座以白色为主色的,高耸着的哥特式建筑物映入眼帘,顶端伫立着带有死亡意味的十字架,整体造型类似于教堂。只是看上去大的多,并且更无生气,更为肃穆。
Zack讶然于他们所踏着的「地板」。
向下方望去,是一片白茫茫的云,延伸成各种诡异的形状。看上去明明只有虚无,但却有踏在真正实地上的触觉。他虽然感到好奇,但并未表现出在意的模样,而是扛着镰刀,开始大摇大摆的让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径直朝那座巨大的建筑物走去。
「这儿看起来不像是地狱……就连油锅也没有。」Sam四处张望着,样子很困惑。「太奇怪了,我还以为要上一次被火围绕着的绞刑架呢。」
人们跟着白袍男子有秩序的进到开着的大门处,进了门,他们的身旁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接着Zack就再也没看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了。
「他们是不是被刻耳柏洛斯给吞到肚子里了?」Sam紧盯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异想天开的对着Zack说着。
Zack对希腊神话毫无了解,他不知道男孩在讲什么。他只是不在乎的耸耸肩,便直接向门内大步向前,随意的回道「如果都是你这种小个子,那很正常。」
他的语气带着嘲讽的意味。
他认为试图寻找其他路线也是徒劳无功,也想看看这栋大房子里面装了些什么。Sam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Zack稍微回过头——那辆载着他们过来的「车」已经看不到了。
「Foster先生……」
Sam放弃希望般的望向他的脸庞,「我们非得进这门里吗?」
「你来不来对我都无所谓。」
Zack回道。
「啊啊……」Sam低下头,叹了口气。「那很有可能碰到什么危险,您就再也见不到我啦。」
他的话没有得到回音,男孩撇撇嘴,而又不在乎的继续着。
「我还有很多遗憾……比如,我是个孤儿,直到死为止,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您呢,您知道吗?」
Zack觉得Sam是疯了,才会问他这种恶心人的问题,而他听到那个字眼后,他却感到自己的某个部位隐隐作痛起来。他的睫毛不自觉的轻轻颤动。Sam似乎在为这个话题沉思着,便没有再打扰Zack。Zack从喉咙里稍微吐出一点儿声音,但并不明显。
快走到大门的时候,男孩又蓦地停止了脚步。
「臭小鬼?」
Zack注意到他的停顿。
「哈,你还真是够胆小的。」
Sam只是摇了摇头。「如果……我是说如果,踏进门之后我们就此分别的话,我会苦恼的。」
他说「毕竟那件事情我还是没能明白。」
「什么?」
Zack一时没能搞清楚他话中的含义。
「不过我还是相信……就算您可能是个比我还残忍的多的疯子,您之前也已经告诉我您都做了些什么。但我想您肯定知道。这是您的眼睛告诉我的。」
他的笑容灿烂的惊人。
还没来得及疑问,Zack就已经踏入门中。一阵刺眼的强光造访了他的眸子,让他不得不抬起手隔空遮掩住面部。
他在最后听到了Sam不太完整的一句话。
「您肯定知道什么是爱。」
Zack的瞳孔因为惊讶而缩小。他想再问些什么,而随即感受到漩涡似的失重感,无法开口,并紧接着头痛欲裂,好像全身被电流麻痹。

「呐……Zack。」
又来了……
「爱……你明白什么叫爱吗?」
那个少女高高地抬起双手,接住落下的雨水。那猝不及防的雨水打湿了他们两人的身体。Zack一边咒骂着,一边将上衣下摆拧干。
「不要问这种恶心的问题啊,你这家伙。」
少女深邃到几乎透明的蓝眸凝视着天空,她任由耳鬓的发丝随风飘动,低声说着「是啊,Zack的话……肯定不会明白的吧。」
像是接收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她淡然的勾起嘴角,转过头。Zack总觉得她还有什么没说出口的话,但他那时并未探究下去。
(七)
Zack的视野内出现一个白色的房间。
这个房间相当简洁,令人联想到鸟儿新作的巣。只有一面大大的,镶着金边的圆形镜子安静的竖立在他对面的方向。像这样华丽的镜子,Zack倒是很少看到过,也完全不符合他的品味。在那阵强光闪烁后,他在顷刻间便到达了这里。他站了一会儿,深吸了口气,使自己冷静下来,不打算深究刚才Sam话中的含义,并且他想忘却那段记忆。
他眯着眼,以此看得更加清晰。
Zack才发现Sam从刚才起就不在他身旁了,毕竟那孩子就跟沙粒一样不起眼。他有种预感,恐怕正如男孩之前所说,他们已经就此分别了。
Zack绕着这个未知的神秘房间走了一圈而一无所获,他还尝试将镰刀刺进雪白的墙壁中。跟他想的一样,镰刀直接穿了过去,他所能感到的破坏对象空空如也。
他烦躁的挠了挠脑袋。
这让他想到曾经在大楼里破解谜题的场景,可现在他只有独自一人,除了蛮力什么也没有,这时候便无可避免地再次触碰到关于某人的地平线。他走到镜子对面,尽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他在镜子中也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您肯定知道什么是爱。」

「Zack的话……肯定不会明白的吧。」
这两句话无法自制的在脑海中回响。
「他妈的……」他咬了咬牙齿,好像那能完美掩饰住他内心的动摇一般。Zack曾以为「那个字眼」带给他的只有无穷的不适感。可当他人认真的提起它时,Zack隐隐约约地感到头脑一片混乱。他不愿去细想,因为他是不该思索那种东西的,那不像他,一点也不。仿佛他好像真的和什么人相爱过似的。
「Issac.Foster。」
一个毫无波动的,听不出性别的声音响起了。
那应该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他无法找到准确的方位。
「喂,」Zack把镰刀扛在肩上,他的闷气有了发泄的出口。「别装神弄鬼的,赶紧给我滚出来。」
他从心底明白这一切都是超现实的,而嘴上依然不会有一丝敬畏。世界上早就没有什么值得他害怕的,所谓的「神」更是一直被他唾弃。
「你是这第258次的集会中,染上罪孽最重的一个人。」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好像没有听到Zack那能让教徒们抄起火把的用词。
「集会?」
「这是属于“罪孽者”的集会。手上沾染他人性命的人类,死后的灵魂便会归于此地。」
「……是吗。」
Zack忽然笑了出来。「既然我是罪孽最重的那个人,你让我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是想干什么?要用什么狗屁方法来折磨我?」
「并非你所想的那样。」
那个声音停了一秒,继续说道「虽然你是个不折不扣的“罪孽者”,但神了解你的一切。比如,你有一颗赤子之心。」
「你的灵魂,是纯粹且无垢的。」
Zack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尽量控制住自己夸张的表情。他嚷道「你们这些神神叨叨的家伙,说的话都让人快要把饭吐出来了。」
「你的罪恶与你的纯洁相互维持着平衡,但这样的情况与神的规则相悖。」
「哈……神的规则?那是什么?」
他问。
「将罪孽深重的人投入地狱,对尚可赎罪的人给予试炼的机会,若通过便能让其进入轮回之门,在下一世重新开始。」
如果Zack是一名诚挚的教徒,此刻恐怕要感动到落泪。可惜他对自己的罪大恶极认识极为清晰。即使他不认可自己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但他同时也明白不论在何处,法律永远会牵制并束缚着人们,尤其是对他这样爱好杀戮的家伙格外紧凑。而就算明白有罪,他也从不打算停手。
他不假思索的回道「地狱怎么走?」
「来到这里的人,不论深浅……心中还留着一丝光亮。只有那些骨子里真正凶残的人,才会去往地狱。」对方答非所问。
Zack认为自己绝无疑问是后者,他的骨子里也必定流着怪物的血。所以他对这个谜一般的家伙口中名为「光亮」的词语感到非常荒缪。
「你这样的存在非常特殊……即使是神,也会对这样复杂的人类感兴趣。经过商讨,神决定对你网开一面。但若你——」
那个声音的语气不容置疑。
「真啰嗦……」
Zack抬起异瞳,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语。
「你凭什么就认定我会认可你的“网开一面”?你们这样的,所谓的神灵……谁知道。你们和其他人类又有什么差别?」
「……」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你难道不想拥有轮回的机会吗?」
「我很满意现在的样子——我不想,也不需要去改变什么。」
「不,」那个声音干脆利落的回道「你在说谎。你的内心深处,还存在着心结。」
Zack没由来的从心底冒出一团火气,他已经烦躁到了极点,喉咙酸涩的发干。
「你之前的那个同伴,心里已毫无牵挂,所以他已经同意试炼了……正是这样没有负担的人,才会得到重来的机会。你必须知道,我们这儿的规则,是对“罪孽者”相当仁慈的。」
Zack想这家伙说的应该是Sam。他不太喜欢同伴这种说法——最多也就是一个在死亡旅行中遇到的过客罢了。除此之外,那小鬼还非得提一些让他不愿回答的东西,也是到此刻也仍在脑海中盘旋的他躁意的源头。
「心结?负担?真是笑死人了——」Zack嘲讽的说着,「我从生在世上开始,就没有过那些玩意儿。」

「你错了。」

「……你没资格否定我。」

「那么,就如我所说的,来玩个试炼的游戏吧。若你通过,我就回答你一件你最想知道的事情……关于一个对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对方散播着毫无感情的回音。「你无法拒绝。」
「你这家伙……!」
Zack近乎恼怒的下意识喊着。然而当对方提到「最想知道的事」这几个字,却仿佛让他已经失去生机的心脏又跳动起来。
他最想知道的事……
只有一件。

「如果Zack没能到天堂的话,那就是和我在同一个地方。那样的话,我就会等着你,等多久都没关系。」
那个说要等着他的,比他更先离去的少女的灵魂,是不是也在此地呢。
无法抑制的,想知道这件事情。
Zack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面前的场景已经模糊起来,扭曲成棱角分明的几何图形,就像是抽象派引以为豪的油画。他察觉到那个所谓的「神」一定在玩什么不招人喜欢的把戏。
「以及,你该明白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等一下……喂!」
等他回过神来,一切都变得不同。
洁白的房间消失了,取代它进入他视线的是一片熟悉的布景。
他注意到身旁脏兮兮的墙壁,他不禁用手覆盖上去,竟然领略到了实体的硬感。那墙壁上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字母样涂鸦,那是他自己留下的痕迹。他很清楚这是他曾经住过许久的那栋老旧房屋。
「如果是那家伙建造出来的幻境……还真是不错。」Zack望着屋内的简陋摆设,这里的物品原封不动,比如不远处一台不断发出「滋滋」声,画面上只有雪花的电视机,Zack曾想过它的年龄是否比他还大。就连灰尘也是无比还原。
如果没有之前的对话,他或许会相信自己真的回到了他还活着的某个时期。
紧接着,Zack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向对面的影子望去。
「……Ray?」
那位少女用如Zack记忆中一样美丽的眸子注视着他的脸庞,微笑着。
她是活生生的——不是定格在Zack怀中的那个流淌着铁锈味液体,身体中开出血花的人偶,而是活生生的。或许是Zack太久没出声,Rachel歪了歪头。她小声问着「Zack,准备好了吗?」
Zack告诉自己这都是幻境,是所谓的「神」大手一挥,随意给他展示的,一个粗制滥造的赝品。但他无法让自己的眼神离开面前的少女。他已经太久没有看过她的脸了。
他贪婪的看着她,怔愣的一动不动。
「Zack……你是想杀掉我的,对不对?」
Rachel的语气意外的让人感到其中的怜爱。她凑上前来,直到与Zack只有一毫之差。他与少女对视着,名为茫然的碎片在他眼中闪烁。
「来吧?」
Rachel的长发落在他肩上,她慢慢拥住这个男人,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喟叹。Zack甚至能感到她的体温——虽然那可能是错觉。
「没关系的……因为是Zack啊。」
她小鸟似的声音中充满包容。
Zack终于完全明白了。这个熟悉的场景,正是他在杀死Ray的时候所产生的。
「杀了她,就像你曾经做过的那样。」

「神」这么说道。
Zack僵硬的手指轻轻插入少女发间的缝隙,他发觉Ray将一把匕首放到他怀里——那是他以前为让她防身而随意送给她的一把,而她一直相当珍惜。
她说「我绝对不会再弄丢Zack送给我的东西了。」那样认真的样子让他都有些疑惑。

少女乖巧的探着头,仿佛等待着审判钟响。
「杀了她。」
它重复着,「这就是你,Issac.Foster内心深处的魔咒。若你能再次将她杀死,就说明你已了无牵挂。这样的你,就能得到被救赎的机会了。」
「救赎……?」
他喃喃。
Zack机械的望着幻境中的Ray将匕首塞到他那比起她要大的多的手中,他紧握住匕首,对准她有着黑天鹅般优美曲线的脖颈。
Ray闭上眼睛,睫毛轻轻颤动。
这几乎完美的还原了当时的情景。Zack本以为他不会记得如此深刻。
「再一次……杀了你。」
身体每个角落的细胞,突然疼痛到发抖般,不断叫嚣着。
他明白大概只有按对方说的那么做,才能破除这个幻境的束缚。但是他依然握着匕首,却无法如预想中的一样作出行动。
「杀了她。」

「……闭嘴。」Zack发现自己握着匕首的胳膊微微颤着,「别命令我……混蛋。」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Ray睁开眼睛。不得不说,这个虚幻的少女不论是哪个方面都和Zack记忆中的完全一样,相貌也是,语气也是,连微笑时眸子微微眯起的弧度也一样。
「怎么了,Zack?」她说,「这是我们的约定……所以,是必须去完成的。」
「那么……杀了我吧。」
Rachel作出标致的祈祷姿势。

「……烦人的家伙。」
Zack松开手掌,他的匕首径直掉落在地上,那突兀的脆响声像平安夜街头四处挂着的铃铛,被风轻轻一吹就会摇晃。
「约定什么的,我早已经完成过一次了。」
他说着,「所以啊,我才不会再做第二次。而且……」
Zack依旧凝视着面前的少女。
「你不是她。」
呆立了一会儿后,少女才回道「……不对,我就是Rachel.Gardner啊。」她的表情有些困惑。「Zack,你到底怎么了?」
Zack轻笑起来,过了几秒钟便逐渐演变成了大笑。等他平息下来,才开口道「因为,她早就已经死了。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面前的那个「Ray」睁大眸子。Zack能看到她的眼中,虽然充斥着熟悉的深蓝,但更多的是晦暗的黑。她的眼中映不出他的存在,因为这一切,就算再如何精致,如何真切,从根本上都是虚假的,是那个他所不承认的「神」创造出的幻境。Zack知道,这个少女的眼神中,缺少了什么他非常怀念的,重要的东西——
一种非常重要的,他一直以来都不愿去面对的,纯真而柔软的感情。与此同时,他亲手让盛满那份感情的眼眸闭上,徒留朦胧坟墓旁栀子花上的灰尘。
Zack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庞,藏住他让人害怕的笑脸,随即又缓缓落下。
「与其让她独自一人背负着誓言死去,还不如让我早些履行这份约定……我不想成为一个骗子。」他说着,「即使我对她的感情,和她对我是一样的,我也绝不会后悔。」

「什么被救赎的机会……我本来就不需要。」
那就是他一直知道,却不断背对而驰的真相。
而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躲避。
Rachel.Gardner和Issac.Foster这两个沾满了罪孽的灵魂……
早已互相拯救过了啊。
TBC

郄墨

【ZR】中秋和月饼和月亮般的你



#私设如山,撞梗致歉。(求生欲)(●─●)
#余高三了,更新不存在的,来年又是一条好汉。
#没有更新,只有诈尸。
#ZR好甜啊,我想吹爆这俩小可爱。 (*≧▽≦)
#甜文写手,在线码糖!!!
#不甜你打我,自信ing!(✪ω✪)

------------------------------------------

“中秋?”

金发蓝瞳的女孩看向吊在天花板上不亲自来的客人,淡淡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唉,Rachel明明很聪明,却老是不太关心这种事情啊⋯⋯”

带着椰子形头套的小男孩摇晃着垂下的小短腿,一边无奈的抱怨着。

Ray收回分给Eddie的注意力,目光回到面前的书籍上。

“Ray别这么冷漠嘛~好歹中秋也是一个东...





#私设如山,撞梗致歉。(求生欲)(●─●)
#余高三了,更新不存在的,来年又是一条好汉。
#没有更新,只有诈尸。
#ZR好甜啊,我想吹爆这俩小可爱。 (*≧▽≦)
#甜文写手,在线码糖!!!
#不甜你打我,自信ing!(✪ω✪)






------------------------------------------





“中秋?”

金发蓝瞳的女孩看向吊在天花板上不亲自来的客人,淡淡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唉,Rachel明明很聪明,却老是不太关心这种事情啊⋯⋯”

带着椰子形头套的小男孩摇晃着垂下的小短腿,一边无奈的抱怨着。

Ray收回分给Eddie的注意力,目光回到面前的书籍上。

“Ray别这么冷漠嘛~好歹中秋也是一个东方那边比较有名的节日啊~”

Ray一边翻阅着书籍,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哦?那具体是什么呢?”

Eddie这时已经从上面跳了下来,他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说:“呀,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清楚,听说要吃一种叫月饼的东西来着⋯⋯”

“还有呢?”

“嗯,对了!好像是要和家人一起看月亮来着!”

翻着书的手指停下了。

“中秋⋯⋯是什么时候?”

Eddie疑惑的看了眼好像哪里不对的Ray,但还是认真的回答道:“那个啊,好像是今天。咦?你在看什么⋯⋯”



------------------------------------------



“中秋?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在B6楼发生着相似的一幕,浑身缠满绷带的男子暴躁的向一名神父装扮的人吼道,一把匕首抵在神父的脖颈上。

“嘛,Zack冷静一点嘛。”站在一旁看着热闹的Danny抱着手看着。

“哈?你个眼睛混蛋说什么呢?”Zack愤怒的看向那个悠闲的人。

“哎呀,这可是我们难得的好心啊~真是不领情呢。”

“轮不到你来说我!”

“闹够了没有!”神父怒道,仿佛脖子上的匕首并不存在一样。

“切。”Zack看了看神父,到底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凶器。

“所以你们来这里到底是干嘛来着?”Zack烦躁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满的看向两人。

“刚刚说过的吧,今天是中秋节啊。”

“哈?所以跟我没关系吧?没必要特意跑一趟我这里吧!”

“我可不是特意为了你来的,可以的话我更想去Rachel的身边啊。”

“你!!”

“好了,Danny,别玩了。”神父看着控制不住激怒Zack的Danny,又看向因为自己出声而将目光投向自己的Zack,“Zack,你知道中秋节是什么吗?”

“这种事我为什么要知道啊!”

“所以我现在不是在告诉你吗!认真听人说完啊!”

神父揉了揉有点发疼的额角,无视Danny憋笑的样子,开口道:“中秋,是和家人一起吃月饼看月亮的节日。”

“⋯⋯所以呢?”Zack捏了捏手里的刀,不自在的问道。

“你也是迟钝的可以啊。走吧,神父大人,我说过的,不用白费时间。”Danny一边说一边抬脚往电梯方向走去。

“⋯⋯”

神父回头看向沉默不语的Zack,微微摇了摇头,也向着医生走了。

“等等!”



------------------------------------------



傍晚。

今天是一个清澈的夜晚,夜空中的月亮圆得不真实,皎洁中透着冷静的蓝色,撒在窗前的女孩身上映出天使的模样。

使站在她身后阴影里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

“喂,Ray。”

女孩回头,眼睛是月亮的蓝色。

“Zack。”

Zack看着Ray,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该死,一时冲动就上来找Ray了,我到底在干什么啊,现在应该说些什么?

Ray看着身前有些手足无措的男人,温柔的笑眯了眼。

“中秋快乐,Zack。”

“啊?啊!中秋快乐。”

Zack回过神来,盯着女孩走向柜子边上,看着她弯下腰翻找什么,金色的发闪烁着月亮的光。

他捏了捏背在身后的袋子。

“我想既然是节日就应该送点什么,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不过我觉得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了。”

Zack呆呆的看着递到他眼前的黑色镰刀,和崩坏的那柄一模一样。

“一直都想给你,只是没什么机会。”

“Zack,中秋快乐。”

一直面无表情的人笑起来,都这么惊艳吗?

Zack看着女孩珍视的将镰刀举起,轻柔的吻落在镰刀上,眼里尽是月光般的温柔。

“呐,Ray。”

“?”Ray疑惑的抬头。

眼前的男人难得表现出了不好意思的情绪,他将藏在身后的手提到她前面。

一盒月饼。

“嘛,我向那个老头要来的。”

这下轮到Ray呆住了。

“想和你一起过中秋,不对吗?家人一起吃月饼,看月亮。”

啊,真好,不是我一个人在在意着。

“喂!你干嘛那副恶心的表情啊!我才刚刚知道有这个节日,哪里出了问题吗?”

“不,没有哦,我和Zack一样,也是才知道中秋呢。”

“那赶紧把你的眼泪擦一下,来吃月饼啦!”





------------------------------------------



突然结束。
大家中秋快乐,(虽然迟到了但是心意得传达出来!)|・ω・`)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相处模式的ZR~
评论,了解一下?(弱弱出声)(˶‾᷄ ⁻̫ ‾᷅˵)

玉米粒o
迟到的中秋贺图……又是赶出来的...

迟到的中秋贺图……
又是赶出来的(爆哭)

迟到的中秋贺图……
又是赶出来的(爆哭)

真是令人窒息☆d5黑,谢谢

【zr】睡着的猫与他

#欧欧吸我的,人设官方的

#极限一小时,稳

#中秋快乐!!

#想要红心蓝手评论!欢迎捉虫和评价!想要变得更好!


Ray已经整整一天没理Zack了。


靠谱的成年男性认为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步。


真香,对吧√


终于忍不住的Zack还是主动去找了Ray,平静的如同一汪湖水的蓝眸盯着Zack,蓝眸的主人动作轻柔的为怀中的黑猫顺毛。


“Zack已经想好了吗,关于它。”Ray像是没看见Zack盯着她怀中的猫那恼怒的视线一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Zack。


这件事还要从前几天说起。


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出门时间极短,频率又低的...

#欧欧吸我的,人设官方的

#极限一小时,稳

#中秋快乐!!

#想要红心蓝手评论!欢迎捉虫和评价!想要变得更好!



Ray已经整整一天没理Zack了。



靠谱的成年男性认为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步。



真香,对吧√



终于忍不住的Zack还是主动去找了Ray,平静的如同一汪湖水的蓝眸盯着Zack,蓝眸的主人动作轻柔的为怀中的黑猫顺毛。



“Zack已经想好了吗,关于它。”Ray像是没看见Zack盯着她怀中的猫那恼怒的视线一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Zack。



这件事还要从前几天说起。



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出门时间极短,频率又低的Ray突然一反常态,外出变的频繁了起来,时间也增加了,最初的Zack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Zack有时甚至一天只能见到Ray几面,早知道,他们现在可都在被通缉,Ray这家伙,万一被发现了可怎么办?!!Zack这么想着。



这直接导致了昨天他偷偷跟着Ray出了门,然后看到了这只猫。



被发现的Ray仿佛无事发生,倒不如说因为被发现了所以更加胆大了,直接抱着猫回了他们现在的落脚点。



然后跟Zack说要养。



不得不说,这只猫和Zack长得像极了,这是只黑猫,身上的毛有些乱,但摸着柔顺极了,眼睛也是一金一黑,虽然异瞳的猫也不少,但是金黑双色的确实不多见。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被Ray喂养,在她怀里时它乖巧的不行,可当Zack把猫从Ray怀里拎出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它直接亮的爪子,锋利的爪子抓在了Zack的胳膊上,若不是因为有衣服和绷带的阻碍,他的胳膊绝对要多出几道血印子。



猫不是最主要的,哪怕真的被抓出了血印子,说实话,Zack也不会怎么在乎,但令他有些后背发凉的是Ray的目光。Ray还是那副平淡的面孔,但是那个眼神Zack却十分熟悉了。



是他在发现Ray是B1层主后Ray的目光。



像是要杀了他的那种。



说不出为什么,但Zack还是把猫扔回了Ray的怀抱,



Ray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她想养这只猫。



“……嘁,你想留着那就留着吧!!!”



Ray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也隐约带了笑意。



嘁,不就养只猫吗,有什么可开心的。



“喂Ray,我先说好,管好这只猫,要是它在我面前窜来窜去的搞得我一不小心把它砍了可不怪我啊!”



“嗯。”Ray已经连目光都懒得分给Zack了,一心一意的给怀中的黑猫顺毛。



在这之后一段时间,除了家里多了只猫外,他们的生活倒也没什么太大变化,Zack倒也渐渐接受了它的存在,甚至不时的还会去逗逗它,不过每次都被甩了脸色就是了。



直到有一天,外出采购的Ray回到家,意外的没听到任何声音。安静的环境让她瞬间警惕起来,Ray轻轻关上门,放好刚刚买的东西,一手伸进包里握住其中的手枪,轻轻走进里面的房间。



映入眼帘的是躺着睡觉的Zack和边上也在打盹的猫,不知道什么时候,Zack已经和它相处的不错了,Ray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小心的钻入Zack怀中,闭上了眼。
























过了一会,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钻入Ray的鼻子,她睁开眼,轻轻将Zack的手臂放回原本的位置,叹了口气。



Zack在前段时间晃悠着出门的时候被发现了。



虽然靠着过硬的身体素质甩开了追捕的警察,但身上却也留下了几个洞,他强撑着绕了回来,但哪怕Ray想尽了办法,药物的缺失也是弥补不来的。身上被子弹开了几个洞,先不说感染的问题,失血就够他受的了。现在也不像在大楼里的时候,Ray根本没有办法去给Zack买药,只能一遍一遍的给他尝试缝合,包扎,试图挽留住这个人的性命。



但是没用。



Zack的身体素质再好,他也是个人。



他也像Ray的父母一样,永远不会再和她说话了。

那只猫原本就是死的,像曾经的那只小狗一样,是被Ray带回来的。



每一次,每一次,Ray回来后,都会对着被她好好放置的“Zack”说一会话,再小心翼翼的钻入他的怀中入眠,假装他还在一样。



梦醒了。



End


想不到吧!!

梦辰清泽

【一个沙雕的想法|・ω・`)】

  如果zr成功私奔后ray坚持一定要和zack一起睡,那zack不是很煎熬?每天熬到ray睡着默默地挪到床的角落,第二天醒来却发现ray不知何时又缩进了自己的怀里内心的崩溃感愈发强烈。直到有一天终于忍不住对ray怒吼道:
“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个发育正常的成年男性!”
  此时ray眨巴眨巴眼无辜而又坚定的回答:
“但是我相更信zack你是个靠谱的成年男性!”
  zack:mmp
我不是恶魔我不是恶魔我只是个想参加zr婚礼的小沙雕|・ω・`)请无视我的沙雕想法

  如果zr成功私奔后ray坚持一定要和zack一起睡,那zack不是很煎熬?每天熬到ray睡着默默地挪到床的角落,第二天醒来却发现ray不知何时又缩进了自己的怀里内心的崩溃感愈发强烈。直到有一天终于忍不住对ray怒吼道:
“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个发育正常的成年男性!”
  此时ray眨巴眨巴眼无辜而又坚定的回答:
“但是我相更信zack你是个靠谱的成年男性!”
  zack:mmp
我不是恶魔我不是恶魔我只是个想参加zr婚礼的小沙雕|・ω・`)请无视我的沙雕想法

~BLanker~
昨天刚看完angels of...

昨天刚看完angels of death,忍不住动手了😂希望手残的我不要影响你们看番的兴致

昨天刚看完angels of death,忍不住动手了😂希望手残的我不要影响你们看番的兴致

marmalade的

「特别的气氛」
『今日美国大雪,在街头采访一对情侣时,女方表示「和恋人在一起时的雪会让人陶醉在特别的气氛中,我很喜欢」,男方娇羞着转头捂脸。』
P2没有界面,P3原图~
*中秋快乐!大家吃到月饼了么(>▽<)
*2014年的日推老梗
*抽空摸鱼,原本想做全员但意外的花了些时间(:3_ヽ)_

「特别的气氛」
『今日美国大雪,在街头采访一对情侣时,女方表示「和恋人在一起时的雪会让人陶醉在特别的气氛中,我很喜欢」,男方娇羞着转头捂脸。』
P2没有界面,P3原图~
*中秋快乐!大家吃到月饼了么(>▽<)
*2014年的日推老梗
*抽空摸鱼,原本想做全员但意外的花了些时间(:3_ヽ)_

香糯米糍
略沙雕的封面图hhhhhttp...

略沙雕的封面图hhhh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2303916?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820893DB-8B0E-40A8-A4D6-AECF4A3906D112703infoc&ts=1537797201346

略沙雕的封面图hhhh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2303916?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820893DB-8B0E-40A8-A4D6-AECF4A3906D112703infoc&ts=1537797201346

苏林幸子
当两个护妻狂魔相遇哈哈~

当两个护妻狂魔相遇哈哈~

当两个护妻狂魔相遇哈哈~

梓童——开学

p1突然没压感


p2有压感也画成狗粪


总结:画他个屁。

p1突然没压感


p2有压感也画成狗粪



总结:画他个屁。

jshzhajanwsk
中秋节快乐 (想着中国风ray...

中秋节快乐

(想着中国风ray,于是变成了熊猫装

中秋节快乐

(想着中国风ray,于是变成了熊猫装

黎君

这是一条跨了三个圈的沙雕中秋节摸鱼
还有原创p3和自设p1-2

这是一条跨了三个圈的沙雕中秋节摸鱼
还有原创p3和自设p1-2

黄☆闪☆闪!

我警告你们不要惹我(×

我警告你们不要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