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死灰背隼

165浏览    3参与
butter老吐司

【亚梅】杀死灰背隼(2)

贵族瑟x奴隶梅

是和 @赐雪 的联文

(伪)中世纪  哥特  ABO

02.

马蹄重重的击打在柔软嫩草铺成的林间路上,十字弩的箭在箭筒里碰撞,发出短促的闷响。身姿矫健的Alpha们驾着骏马于林中寻找猎物,这可是狩猎,每个人都想拿出点成绩。

Arthur自进入森林时鞭马快跑了几步,就一直不紧不慢的任马行走。“Arthur,你怎么不让你的良驹跑快些?”原本行在前面的Lancelot发现他们的金发小王子不知何时掉了队,又原路折返回来,“再不快点你可就什么都猎不到了,ah,看,Gwaine已经猎到一只小母鹿了。”Arthur顺着Lancelot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左手...

贵族瑟x奴隶梅

是和 @赐雪 的联文

(伪)中世纪  哥特  ABO

02.

马蹄重重的击打在柔软嫩草铺成的林间路上,十字弩的箭在箭筒里碰撞,发出短促的闷响。身姿矫健的Alpha们驾着骏马于林中寻找猎物,这可是狩猎,每个人都想拿出点成绩。



Arthur自进入森林时鞭马快跑了几步,就一直不紧不慢的任马行走。“Arthur,你怎么不让你的良驹跑快些?”原本行在前面的Lancelot发现他们的金发小王子不知何时掉了队,又原路折返回来,“再不快点你可就什么都猎不到了,ah,看,Gwaine已经猎到一只小母鹿了。”Arthur顺着Lancelot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左手提着一只腹部中箭的花鹿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Gwaine。Arthur笑了一下,“放心Lancelot,我这是利用动物的通性,让我的马带我去找猎物,不是更加省时省力?”言语中充斥的是专属Pendragon家族的尊贵与骄傲。



此时金色的阳光正好从林叶间漏下,星星点点的洒在Arthur微扬的嘴角上,Lancelot晃了晃神。“那我们各自出发吧,如果我们俩什么都没猎到,到时候Gwaine不知道会得意成什么样。”Arthur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冲Lancelot点了点头,就松开缰绳,让马前行。




Lancelot回过神的时候,Arthur已经走出好大一段,或许是感受到了Lancelot的目光,Arthur回过头,微微一笑。Lancelot掩下眸中的情动,向Arthur点了点头,驾马走了另外一条路。



他的眼睛真好看。Lancelot如是想着。




Arthur由着马前行了好长一段时间,除了几只肥大的灰兔和一只半大的红狐狸,任何稍微大些的动物都未曾猎到。他很明显的感到自己心底的焦躁,骄傲如Arthur,他的自尊不允许他成为末名。




Arthur停住马,翻身而下。“咔嗒”,Arthur警觉的抬起十字弩,静止在原地仔细观察着四周。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不远处飞快的掠过。是鹿,Arthur心喜,抬腿追了过去。鹿跑的很快,心急的Arthur把弩丢在一棵古树边的灌木丛里,拔出长剑加快速度追赶。




天助Arthur,那灵巧的生灵被逼到了水边,背后是石壁与水瀑。




“啊哈,无路可逃了吧。”Arthur停步在离白鹿五米左右的石边,微微喘气说,“成为我的猎物是你的荣幸。”说完,Arthur举起长剑,向白鹿走去。日光打在剑锋上,映照着Arthur的柔软金发。





“wait!”一声惊呼制止了Arthur斩向白鹿的动作,与此同时,白鹿掉头冲进了石洞前的水瀑中。Arthur有些愤怒的转头,他明明就要抓住这只鹿,并且成为此次狩猎的赢家,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叫住Arthur·Pendragon。




是个女孩,脸上和衣裙上都有新鲜的泥印,红扑扑的脸颊,看来是一路跑来的。Arthur转身正对着女孩,皱着眉问:“为什么你阻止我杀那头鹿,她是你的?”女孩攥着衣角,低头嗫嚅着,Arthur把剑插在地上,俯下身歪着头看那女孩。“Now,tell me,她是,或不是你的?”女孩咬了一下发白的下唇,像是确定了什么事,“Yes,my lord,她是我的。”Arthur不可抑制的挑了挑眉,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疑惑:“你怎么可能有一头这样漂亮的鹿,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不像能养鹿的。”女孩无奈的笑了笑,说出的话令年轻的Alpha满脸震惊与迷惑。







“她是我的omega。”“what…你是说你的omega是一头鹿?how?”女孩注视着Arthur的背后,面带微笑的说:“不,她很美,不可方物。”Arthur疑惑转头,女孩不能看见他的表情,只听见深深吸气的声音。“God…”Arthur只能发出一声感叹,再无别话。



那个omega真的很漂亮,浅棕色的卷发散在腰间,如刚刚萌发的嫩草般的眼睛,四肢修长,身材丰满不过她现在没穿衣服。Arthur回过神,低头尴尬的咳了一声,“算了,我就…先走了。”拔起剑转身快速离去。




女孩拥抱着她的omega,捏着Arthur丢在她脚边的钱袋,声音很轻,但是风把它送到了快步离开的Arthur耳边。



“Thank you,my lord,God bless you。”




“Arthur,Where have you been? ”听见呼喊赶来的Lancelot担心的问刚刚从水边回到马上的Arthur。他很明显心不在焉,Lancelot笃定的想。Arthur失焦的眸子看向Lancelot,又像穿过他看向别处什么东西。“这太奇怪了,Lance,根本…根本不可能的事。”Arthur喃喃道,Lancelot蹙起眉,低声问道:“Arthur,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Arthur回过神,看着Lancelot担忧的神情,“Nothing,Lance,我们应该去和Gwaine他们会合了。”说完,Arthur拽了拽缰绳,马飞奔而去。Lancelot紧跟上去。





最后,不出意外的,狩猎桂冠落到了Gwaine的头上。Arthur看着坐在他对面得意洋洋的向他眨眼的挚友,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一只手搭上Arthur的肩,“Arthur,what's wrong?”Arthur仰起头,是他的姐姐,Mogana。Arthur伸手轻轻握住这位高贵优秀的女Alpha套在黑色真丝手套里的纤纤玉指,“没事,Mogana,我很好。”




烛光给Arthur的蓝眸铺上了一层暗影,漂亮的能够吸走在场每一位omega和beta的心神。




Mogana抬头,扫视了一眼所有在桌上的人。像是发现了什么,她忽然俯下身,原本搭在Arthur肩上的左手把他的头微微抬起,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修长的右手食指轻轻划过年轻Alpha初露棱角的下巴,然后点了一下他的下唇。Arthur盯着Mogana薄荷色的眼里的戏谑,配合着扬起嘴角。




“叮当”银质酒杯掉在了大理石地板上,Mogana猛地抬头,眼光锐利的捕捉到了两个和其他人动作不一样的,Gwaine,还有Lancelot。




Mogana勾了勾唇,放开抬着Arthur的左手,冲Arthur眨了眨眼睛。Arthur回笑,转头看向Lancelot,他和旁边的Vivian聊的正欢,Vivian在他脸上留了一个香吻。Arthur抬了一下眉,又看向对面的Gwaine,同时Gwaine也看向他,手里捏着杯子尴尬一笑。Arthur向他点了点头。




宴场又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欢乐的气氛依然延续着。Mogana抿了一口Matrise,和身旁的米希安交换了一个吻,抵着额头狡黠的笑着。




“My lord”一声呼唤在Arthur背后响起,Arthur转过头,是他的仆人乔治。“什么事乔治?”Arthur压声问道,乔治俯在Arthur头边小声说道:“今天有一个‘展览’,my lord,据说都是新鲜的漂亮货。”Arthur将手肘撑在精巧的鎏金扶手上,略微粗糙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暗红的唇边。“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安排吧。”“Yes,my lord。”





Arthur看着沉浸在宴场欢愉的人们,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涩。





Mogana坐在主位,搂着已有几分醉意的米希安小口的抿着酒,眼眸深沉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忽然变了脸色。Arthur侧过头,与Mogana对视,感受到目光里的审视,Arthur抬起眉,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Mogana只是低下头和米希安缠绵。Arthur看着Mogana的动作,抬起的眉又紧紧的蹙起。





像是想起了什么,Arthur忽然笑出了声。被打断的众人都好奇的看着他,Arthur撑着桌沿站起身,腰间的饰链互相碰撞,叮当作响。





“朋友们,我的仆人告诉我,今夜,会有一个‘展览’,据说全是新鲜漂亮的,连过场的小姐都不可小觑。不知各位是否愿意…”





话未说完,一个声音便插了进来“我去!Arthur,你都这样说了,怎么能不去?”Arthur看向声音的主人Gwaine,他双颊发红,满眼的醉意和,淡淡的Cherry brandy混合Bitter的信息素的香味。Arthur皱了皱眉:他是忘记自己是Alpha了吗!喝这么多酒,是准备丢谁的面子?Arthur正欲开口让人把Gwaine带回平日的客房,Lancelot却忽然开口:“我也去。”Arthur疑惑转头,只收到Lancelot让他放心的眼神。


Mogana有些好笑的看着这几人的眼神交流,不怕乱的添了一句:“我也去,带上米希安,说不定还能给她找个称心的,让她玩几天。”Mogana说完,原本闭着眼安静的缩在她怀里的米希安仰起头,在Alpha柔美又坚毅的下唇轻轻咬了一下。Arthur看着Mogana微扬的嘴角和轻轻抚额的手指,笑了。



“那各位,咱们出发?”“好,出发。Eina,去准备马车。”“Yes,my lady。”



夜幕降临,银月爬上古堡的塔尖,几只百罗鸟从月光下飞进黑暗的灌木林。



“你应该休息,Gwaine,而不是来这凑热闹。”坐在Gwaine另一边的Leon皱皱鼻子,嫌弃的说到,“行了Leon,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之前就该拦着点他让他少喝点。”被迫处理呕吐物的Elan苦着脸出了包厢门。Gwaine仰着头,大口大口的排着发酸的酒气,“Come on,我都这样了你们还冷嘲热讽的…柠檬水给我漱漱口。”



Arthur狠狠的拍了几下在他旁边散发着迷人酒香信息素和酸味呕吐物混合气体的Gwaine,“都闭嘴,展览开始了。”




“ Ladies and gentlemen,欢迎来到‘暗夜’展览,我是今天的商介人,今天能上台的,每个都是新鲜漂亮,技术极佳的。各位尽情摇铃,老规矩,价高者得。但是,最后压轴的宝贝,拼的可就是各位的手速了。”




伴随着礼花的炸开,掌声夹杂着几声尖锐的口哨也一同在Arthur耳边炸开。“接下来,有请我们第一位‘驯养人’和他的漂亮宝贝上场!”佳人出场,惊叹欢呼和“叮叮当当”的摇铃声使得第一次来这种场合的Alpha们显得有些无所适从,Mogana看了看自家弟弟和他那群朋友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两指捏起铜铃的木柄,象征性晃了晃,便放下了。




Mogana的铃声在那群嗜肉成性的人型铃铛里不值一提,刚出场的漂亮宝贝很快被一个富商拍下带走。Arthur看着斜上方的Mogana松开铜铃的手势,他微微偏过头,左手食指一下又一下扣在雕花木柄顶端。




古朴精巧的沙漏倒来倒去,Arthur撑着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尽管旁边喝高的Gwaine和看见美人兴奋的Leon把包厢闹的完全不适合困倦的出现。Arthur觉得这个展览有些,太过无聊了。毕竟Pendragon家族可不是什么普通富商或者是靠一些下三滥的手段而发展起来的三流家族。





Uther·Pendragon,Arthur和Mogana的父亲,手腕强硬果决,正统Alpha军人,而他的母亲是皇室血统Beta,父亲是个庄园主Alpha。家室显赫,Uther出生时他的母亲就去世了,失去母亲庇佑的Uther被他的父亲严苛管教到发丝的整齐度都必须一丝不苟。于是就有了二十年后震惊整片卡梅洛特土地的“雨夜弑父放火案”,于是Uther成了庄园主,没人敢问原因,何为前车之鉴,管理庄园的老管家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既然有如此强大的父亲,Arthur和Mogana见识自然比同龄的族裔要广的多。两人在分化前就跟随Uther见过不少优秀漂亮的omega和beta,以及Alpha。






Uther一直认为Mogana会分化成一个高贵令他骄傲的omega,于是各个方面占优的Alpha都被寻来让十七岁的Mogana挑选,直到Mogana正式分化后与其成婚。这是已经躺在地下五年的Uther的想法,这个想法在Mogana分化那天晚上被她亲手结束。除了Arthur,谁都不知道Mogana为什么选择在分化那天杀死Uther。




但是,谁在乎呢,不过是一段沾染血液的旧事。





沙漏流的极缓慢,Arthur看着金色的细小颗粒一点一点的从中间的缝隙里掉落,眼神认真的像这支小小沙漏才是真正的美物。而此时,先前喧闹不已的场子忽然寂静了。





怎么回事,Arthur揉揉有些干涩的眼睛,转头看看之前一直叽叽喳喳的Gwaine和Leon,此刻也安安静静的端坐在椅上,眼睛莫名闪光。搞什么名堂,Arthur随意的转头瞟向下面的展览台,懒洋洋的目光一瞬间钉直。




Merlin感到自己被人从笼子里拽出来,抬过带着水露的灌木丛,进了一个带柔软天鹅绒门帘的房间。等等,天鹅绒?God,Merlin悲哀的想,这下完了。




戴着口枷神志不清的Merlin被丢进了放满柔嫩玫瑰花瓣的牛奶浴桶,两个男Beta拿着浴巾和紫绸以及一篓叮当作响金银装饰来到Merlin泡着的桶前。“God,看看这张脸蛋,森瑞德也真狠得下心来,把人折磨成这样。”“要不然你以为森瑞德怎么混成现在这幅模样,据说有一次还在运送途中,就把人给弄死了,听说还是个挺漂亮的omega”“啧啧,他可真行…”





“你们两个唧唧歪歪什么呢,还不快点把人擦干净装饰好!”一个女Beta走进来打断了两人的交谈,“Yes, Elena。”Elena看着两人熟练的把Merlin套进那些衣物金饰,叹了口气,多漂亮一个omega,不知道又要被哪个老男人折磨玩弄了。“算了,放下东西,我亲自来。”“Yes。”







Elena拿起紫绸给Merlin重新“穿”了一遍,换了个更精巧的口枷,再把金银和妆容上好,便让那两个人把Merlin放入了铁笼。Merlin就这样上了场。





现在Arthur知道为什么全场寂静无声,看着台上那个少年,Arthur咽了咽口水。他真是…真是……漂亮极了,Arthur不由自主的感叹着。





那高高吊起的细白双臂,手腕处因为粗糙铁环的摩擦而泛着由浅入深的红,微微低着的脑袋有一头微鬈的黑发,而现在发尾因为之前的玫瑰牛奶浴而湿漉漉的贴在曲线优美的后脖颈和瘦颊上,金色项圈的镶边是细碎的红水晶,连着长长的锁链束在纤细的脚踝,私密之处用一块紫绸遮挡,隐隐约约的线条,腹部和裸露的大腿上星星点点的红痕,以及银铃铛上的祖母绿宝石晃花了Arthur的蓝色湖泊。





这时,森瑞德抽出鞭子,狠狠的打在笼子上,“把头抬起来给大爷们看看!”Merlin颤了一下,微微扬起了头。全场惊呼,看着那些人恨不得立马扑上来将他拆吃入腹的眼神,Merlin闭上了眸子,一颗晶莹的泪从眼窝里滑落。这下真的完了,Merlin想。





“God,他还戴了口枷!”Arthur惊呼出声,Arthur看着银丝粘连在金色的口枷上,而Merlin鲜红的唇瓣和涂了亮粉的微微发颤的睫毛更是抓挠着Arthur的心。






最后压轴的宝贝,拼的可是各位的手速了。Arthur忽然想起这句话,立刻喊来了自己的仆人。“乔治,去把幕后人叫来,我要和他谈谈交易问题。”“Yas,my lord。”Arthur放松下来,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端起放在旁边一动未动的杜松子酒喝了一大口。




“Arthur,Gwaine哪去了?”Leon撑着脸问到,“Gwaine?他刚刚不是还在这吗?”Arthur看着台下回答着,“我去找找他,看他今天晚上的表现可指不定出什么事儿。”Elan起身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还有我。”Lancelot和Leon都站起身来。




Arthur看了看齐齐望着他的好友们,好吧好吧,Arthur系上披风:“我们都去,把那个酒鬼找回来。”




踏出门前,乔治回来了。“怎么样乔治?”“放心吧my lord,今天回家您就能看见那只漂亮的omega了。”乔治信心满满的说,“干的不错乔治,明天你就能拿到奖赏。”Arthur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跟去寻找Gwaine。




坐在Arthur斜上方目睹全程的Mogana有些玩味的挑了挑眉,与此同时,那个梦里的压抑感又一次漫上她的心头。




但愿Arthur买下的这个少年,不是我梦里的那个结局。这是Mogana离开包厢向下看Merlin的最后想法。

  

      ———————TBC———————

*查看前文/后文可使用tag功能

赐雪

【亚梅】杀死灰背隼 (1)

贵族瑟×奴隶梅


 和 @butter老吐司 的联文


(伪)中世纪背景,哥特风,abo


 


01.


 


卡梅洛特的冬日刚刚过去,春季的到来使贵族的猎场再次生机盎然。布谷鸟藏匿于高树阵阵啼鸣,远处钟楼声缓缓传来。


莫甘娜正倚靠在那棕榈色木制窗架上,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外是刚抽嫩芽的树枝,一抹新绿色点缀在瘦弱的枝干上。她乌黑的波浪长发散在腰间,薄纱蕾丝睡衣完美地勾勒出她曼妙的身躯,尽管她是个强势优秀的alpha。活泼开朗的女仆小姐帮她梳理着发丝,将那血红色的昂贵珠宝嵌在她发顶,折射出夺目的流光。


 ...

贵族瑟×奴隶梅


 和 @butter老吐司 的联文


(伪)中世纪背景,哥特风,abo


 


01.


 


卡梅洛特的冬日刚刚过去,春季的到来使贵族的猎场再次生机盎然。布谷鸟藏匿于高树阵阵啼鸣,远处钟楼声缓缓传来。


莫甘娜正倚靠在那棕榈色木制窗架上,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外是刚抽嫩芽的树枝,一抹新绿色点缀在瘦弱的枝干上。她乌黑的波浪长发散在腰间,薄纱蕾丝睡衣完美地勾勒出她曼妙的身躯,尽管她是个强势优秀的alpha。活泼开朗的女仆小姐帮她梳理着发丝,将那血红色的昂贵珠宝嵌在她发顶,折射出夺目的流光。


 


她在梦境中隐隐约约又看见了些什么——一些不实的幻象。人们如是说,但只有她自己内心深知其中的景象多多少少都成为了现实。昨晚本是个月圆宁和的夜晚,然而莫甘娜却在梦中见到了满面悔恨与自责的Arthur——她的亲弟弟。还有一位浑身枷锁、面色苍白的少年。她虽并未预见到真切的画面,悲恸欲绝的哭嚎声却时刻萦绕在耳边。莫甘娜宁愿这痛哭声是假的,却无法逃脱梦魇。


 


清晨醒来时,她才发现后颈处的冷汗,不安的分子与恐惧从四肢百骸蔓延开来直至冰凉的脚趾尖。良久后,金发碧眼的女仆照例推开了门,将娇艳欲滴的鲜花插入瓶中。


 


女仆Eina哼着小曲,看起来心情大好。莫甘娜回忆着昨晚的梦境,眼神呆滞地望着远方,靛蓝色的眸子里透出几丝忧虑。直到外边的嘈杂的声响吸引了她的主意,莫甘娜才晃过神来,迷茫地眨了眨眼。


 


楼下远处是Gwain兴冲冲驾着马狂奔而来,丝毫没有贵族的样子,反倒更像个民间游侠,那匹桀骜不驯的黑马正用力嘶鸣着。Lancelot和Leon则紧随其后,侍从的队伍不远不近跟在后方,浩浩汤汤像极了游行的队伍。年轻气盛的alpha都身着着狩猎的传统服饰与红色,极为耀眼。


 


“Gwain伯爵又来啦,”Eina一看到为首的男子便露出了笑靥,“莫甘娜小姐你看!哦,他可真像个骑士。”


 


莫甘娜被她的言语给逗乐了,昨夜噩梦的阴影也消散了几分。她接过女仆手中的银镜照了照,随性地打趣道:“Eina,怎么不见你称赞侯爵Lancelot或者Leon子爵?让我猜猜,你钟情于Gwain先生,对吧?”


 


而正处豆蔻年华的少女只是羞红了脸颊,缄默不语。年纪尚轻的她还尚未分化,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蓝澈的眼眸中却满是心上人的身影。莫甘娜莞尔一笑,并未再继续戳穿她的心事。


 


“Arthur,你怎么像个公主似的磨磨蹭蹭,”Gwain特意提高了嗓门,在潘德拉贡家族宅邸门口停下了马,管家先生忍不住小声提醒着他的失礼,可他向来是不喜欢那些繁琐冗杂的礼仪的,“再不来狩猎就要开始啦。”


 


“来了来了。”Arthur急匆匆整理好繁琐的锁子甲,乔治小跑着帮他理好鲜红的披风,把十字弩等捕猎武器装入马背上的背包中。初升的日光格外灿烂,洒在身上传来阵阵暖意。Arthur的一头金发也被照耀得分外灿烂。


 


他呲牙一笑,蔚蓝的眼眸中也满含笑意。Arthur轻松翻身上了马,缰绳策得飞快,还未反应过来的乔治被马尾飞快扫过。那匹鬃毛繁茂的白马数打猎中上好的,跑上个一整天也是不知疲倦,Arthur爱极了马术运动,于是这匹马的性子也被他训得愈发温和起来,十分乖顺,少了几分刚到马厩时的戾气与不羁。


 


那质朴单纯的生灵眼中所流露出的善意在无声地告诉他——它的全部灵魂早已臣服,归顺与他。彼时的Arthur正逢年少意气风发之时,一心想着如何去征服,却遗忘了驯化。*


 


 


商旅的车队一刻不停地赶着路,尽管拖着沉重货物的马匹早已疲惫不堪地咕噜着,马车夫愈发加重了鞭子的力度,企图让这牲口再快个几分。


 


“这畜生,这批货要是日落前赶不到卡梅洛特就卖了你,没用的东西……”驾车的老头操着严重的南方口音,Merlin从他的句子中只能听懂他们此行前往的是卡梅洛特城,阿尔比恩的都城。


 


他绝望地抓着有几分生锈的铁栏杆,试图判断自己目前的方位。春日的寒流呼啸而过,而几乎衣不蔽体的他猛地打了个寒颤,指尖冻得发白。他瞥了眼与自己处于同一个牢笼的同伴,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分的男孩,而对方早已昏睡过去,不知是死是活。


 


马车一路在小石子的作用下颠簸着,Merlin愣是一觉都没睡安稳过,饥肠辘辘的胃也酸涩地拧成一团,使他无法安心入眠。自父母将自己送给这位凶神恶煞的奴隶贩子,也将近过去了不长不短小半个月了。他原本在北方流亡,名声上好歹也算是个贵族,只不过家族已落魄许久了。然而在被交给臭名昭著的森瑞德一行人后,Merlin的日子愈发艰难起来。一般留给像他这种小奴隶的都是隔夜的残羹剩菜,水更是少得可怜。他身侧这个瘦骨嶙峋的男孩想必大抵也是饿晕的,而他却没空关心别人,他自己的嘴唇都干燥得要裂开,喉咙如火烧了一般。


 


关于卡梅洛特,Merlin幼年时也有所耳闻。那是个富饶美好的国家,君主宽容贤德、从善如流,正直之士比肩于朝。要不是落得当下这个境地,他倒是挺想去看一看。而如今,他大概是沦为了某个贵族的玩物,或者苦力——也好过把他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笼子里像一只被剪断翅膀的金丝雀般凄惨。


 


正午时分,良心发现的车夫终于掀开了那块遮盖货物的黑布,拿着一小瓶晶莹的液体朝他走来。Merlin只感觉喉管里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细细啃噬着使他保持清醒的理智,以至于他会蠢到乖乖接过那瓶子,急不可耐地拔开木塞一饮而尽。清凉的感觉顺着唇尖流淌到内心深处,Merlin不禁产生了幻觉,幻想自己正在与父母一起外出,享受着闲暇的美景。


 


只是不久后,残酷的现实便张牙舞爪叫醒了他。Merlin神志不清地梦呓着,感受到体内像是有火焰在燃烧般,周深仿佛置身于地狱的烈火。而这一切无力的反抗只换来车夫一连串恶毒的咒骂,叫他管好自己的破嘴别让它们发出一点声响,免得坏了事儿。可他实在忍不住,呻吟声支零破碎从指缝里流出,这害得他被堵住嘴,戴上了更富有屈辱意味的口枷。


 


接近黄昏时分车队终于抵达了卡梅洛特,Merlin才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车夫给自己灌了药,使原本还十分遥远的发/情/期提前了许多。不过好在有人将他放了出来,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听到了歌舞声……


 


——TBC——


 


*驯化:与后文有关。


*Eina:原型是梅传512~513高爷身边的金发小姐姐。


*灰背隼:双关语。


*并非十分考究的中世纪风,因为中世纪服饰与哥特风存在悖论。本文仅借用中世纪贵族背景与设定。


 查看后文可使用tag功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