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破狼

411.7万浏览    21523参与
李家傲娇初长成

这回是彻底凉了,有没有小伙伴去不了把票卖给我的啊?价格好说!!不卖可以帮忙带个周边吗!救救孩子吧!!

这回是彻底凉了,有没有小伙伴去不了把票卖给我的啊?价格好说!!不卖可以帮忙带个周边吗!救救孩子吧!!

东野扶桑

求票qwq

占tag十分抱歉!请问有没有仙女出杀破狼见面会的票呀,什么席的都可以,可以加价,如果有的话可以联系我吗球球了,救救孩子!!谢谢!!

占tag十分抱歉!请问有没有仙女出杀破狼见面会的票呀,什么席的都可以,可以加价,如果有的话可以联系我吗球球了,救救孩子!!谢谢!!

仙人掌科仙人掌属仙人掌

占tag求票

抱歉占了tag,请问有没有好心的妹子出见面会门票,280的就行,可加价😭😭😭

抱歉占了tag,请问有没有好心的妹子出见面会门票,280的就行,可加价😭😭😭

白鹭为霜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九畹兰

我要开始复习了,再不复习我就要挂科了
说着我打开了lofter(……)

我要开始复习了,再不复习我就要挂科了
说着我打开了lofter(……)

明月奴。

年终冲业绩

其实是准备送人的,抽空上色

年终冲业绩

其实是准备送人的,抽空上色

wenyancy

[长顾] 清欢14

现代pa,长庚带有前世记忆,有点时空重叠的意思

学生长庚x影帝顾昀

融了很多梗,见谅

中二气息爆棚,ooc炸裂,表白甜甜


“李旻,给我老实交代,你跟顾昀到底什么关系。”长庚一回寝室就被江书墨按在了椅子上,身后站在看热闹的周钦扬和苏楠,在长庚求助的看向他们时,都摆出无能为力你自求多福的样子。

长庚无奈,避重就轻道:“偶像和粉丝的关系。”

“少来,顾昀也是我偶像,我怎么没有和我偶像一起打电玩的待遇。”江书墨十分愤慨,自从顾昀和长庚在电玩城的照片被刷上了热搜,就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身边有这样一个近水楼台的人,平时怎么没多点福...

[长顾] 清欢14

现代pa,长庚带有前世记忆,有点时空重叠的意思

学生长庚x影帝顾昀

融了很多梗,见谅

中二气息爆棚,ooc炸裂,表白甜甜

 

 

“李旻,给我老实交代,你跟顾昀到底什么关系。”长庚一回寝室就被江书墨按在了椅子上,身后站在看热闹的周钦扬和苏楠,在长庚求助的看向他们时,都摆出无能为力你自求多福的样子。

长庚无奈,避重就轻道:“偶像和粉丝的关系。”

“少来,顾昀也是我偶像,我怎么没有和我偶像一起打电玩的待遇。”江书墨十分愤慨,自从顾昀和长庚在电玩城的照片被刷上了热搜,就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身边有这样一个近水楼台的人,平时怎么没多点福利呢?说起热搜上的照片,尽管站在投篮机前的两个人都只入镜了侧脸,顾昀还戴了口罩和帽子,但顾昀的粉丝一眼就认出了顾昀,而且顺藤摸瓜,扒出顾昀身边的人是顾昀曾在机场调戏过的帅哥,纷纷在群里感慨,果然养眼的人都凑到一起去了,不过粉丝们也都有分寸,没有去人肉小帅哥的信息。

长庚之前还想过顾昀带他出去那么多次了,一次也没被拍到,运气着实不错。说起来长庚其实不怕和顾昀一起被拍,他纵然心里有什么,也有的坦坦荡荡,他只怕影响顾昀。但顾昀显然更不上心,要不是怕被认出来麻烦,连口罩也懒得戴。在顾昀态度的潜移默化下,长庚本来有些紧绷的心也放松下来,更何况,自从和顾昀同床共枕后,和顾昀的关系就有了实质性的进展,顾昀每天都会和他微信互道晚安,知道医学生苦,周末会变着花样儿的带长庚去吃有名的小吃店,带他穿行在各有风味的大街小巷,会一时兴起拉着长庚当模特,他们甚至一起去过游乐园,顾昀好似要将迟到的这些年一股脑的全补给长庚,让长庚既感动又心酸。长庚被有滋有味的生活磨得警惕性差了很多,他和顾昀又这样毫不避讳,被拍到也是迟早的事。

顾昀在送长庚回校的路上接到经纪人的质问电话的时候倒不怎么在意,他本想对经纪人说“他们爱怎么写怎么写,只要不暴露长庚身份就行”,但瞥见长庚似乎有些紧张,想着长庚可能会介意,便改口让经纪人等他回去商量。

“长庚你别担心,照片不熟悉你的人应该认不出来。”顾昀腾出一只手抓了抓长庚的头发,然后不怎么走心的感叹道,“谁让我天生爹娘养的美男子呢,都遮成这样了还能被认出来。”

长庚:“……”被顾昀这么一闹,长庚本来有些忐忑的愁绪也消散了大半,“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么?”

顾昀轻笑一声:“对我能有什么影响?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带小朋友去玩儿电玩了,没事儿。”顾昀一幅见惯大场面的模样,“干嘛,搞得像英勇就义似的,别以后我找你都不出来了啊。”

长庚:“.…..”

看长庚轻松不少,顾昀才正色道:“这条热搜会很快撤下去,我也会做个声明,你别多想,别影响你学习。”

 

“李旻,跟你说话呢,走什么神,再不说实话严刑逼供了啊。”

长庚的思绪被江书墨拉了回来:“我是跟子……嗯,顾昀哥哥认识很久了”。虽然是单方面的,不过这半句长庚没说,他迅速想了个不容易被揭穿的借口,“不过也很久没见了,我回国在机场碰见了才联系起来。”

“这样啊。”江书墨觉得哪里有些奇怪,但一时说不上来,他晃了晃长庚的肩膀,“你跟我偶像认识竟然隐瞒不报,还装他粉丝。”

长庚忙举手投降:“我没装,我真是他粉丝。”

江书墨倒也不是真的兴师问罪,闹了这么一通,得到了一个还算满意的回答,松开长庚,拿出手机一边刷一边迅速切换成“谄媚”的知心大哥哥:“李旻,帮个忙,替我转告我偶像,我非常喜欢他。”

长庚:“.…..”

绝对不转告!

长庚刚要起身,又被江书墨按了回去,他把手机举到长庚眼前:“看看看,顾昀发微博了。”

——顾昀难得发了条原创微博:“带家里的小朋友出去玩儿。大家没事也可以去打打电玩,多活动活动,有益身心健康。”这条微博颇具顾昀风格。

“家里的小朋友”这个称呼其实相当模糊,不过顾昀的粉丝倒是被转移了注意力,纷纷表示要响应偶像的号召,并求电玩城的具体位置,期待着能和顾昀偶遇。长庚红了红脸,不由自主的想起下车前顾昀安慰他的话:“宝贝小朋友,下次哥哥带你去更好玩儿的地方玩。”这才刚刚分开,又开始想念了。

 

过了几天,长庚收到顾昀的快递,拆开一看,有一小本相册——都是这段时间和顾昀出去玩拍的,还有几幅素描——是顾昀以长庚为模特画的,顾昀说,这都是他们一起走过的证明。

顾昀总喜欢小孩儿小孩儿的唤长庚,但分明和长庚在一起的时候,顾昀更像个孩子,挎着相机蹦来蹦去,糖果买一堆,后面跟着收拾的长庚。顾昀带着长庚走遍这个城市他曾经去过的地方,仿佛是在无声的告诉长庚:“欢迎来到我的城市,以后这些风景我与你同看。”

看着顾昀令天边云彩都失色的笑脸,长庚想,这就是他的烟火人间了。

长庚收了快递,还没开始整理,被李庆年的电话扰没了所有的好兴致。李庆年先是质问长庚为什么没有听他的警告离顾昀远一点,然后假惺惺的表示是为长庚好。

长庚没心情听李庆年的教育,也受不了虚情假意的试探,直白地抛出一句:“为什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母亲?”长庚顿了顿,又问了一句:“你又为什么如此戒备顾昀?”

听着耳边“嘟嘟”的声音,长庚面无表情的将手机揣回兜里。


唯爱龙哥

撒野完整版的那个已经发完了,我现在只能混合发了。

撒野完整版的那个已经发完了,我现在只能混合发了。

_EIKO

还是前几天发的那个杀破狼长顾娱乐圈pa

想了个标题→《顾老师,我们假戏真做吧》←虽然听起来有点狗但是我觉得娱乐圈爽文就该配这种标题(你在说啥),不过当然该有的剧情不会少,沙雕文我不太会写x

其实说是娱乐圈可能更偏向演艺圈一点,毕竟是实力派演员。然后标题里那个“老师”,是圈里对一些前辈的尊称,差不多咖位的演员之间也会相互这么称呼。


↓来发一下现在想好的人设↓


顾昀

童星起步,自小受家族熏陶,演技精湛。十五岁时出演了陈老爷子的电影之后一炮而红。

粉丝囊括范围从十几岁的小青年小姑娘,到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反正基本就没有没看过他的戏的。拿过各种奖,也登上过各种时尚杂志封面,也参演...

还是前几天发的那个杀破狼长顾娱乐圈pa

想了个标题→《顾老师,我们假戏真做吧》←虽然听起来有点狗但是我觉得娱乐圈爽文就该配这种标题(你在说啥),不过当然该有的剧情不会少,沙雕文我不太会写x

其实说是娱乐圈可能更偏向演艺圈一点,毕竟是实力派演员。然后标题里那个“老师”,是圈里对一些前辈的尊称,差不多咖位的演员之间也会相互这么称呼。


↓来发一下现在想好的人设↓


顾昀

童星起步,自小受家族熏陶,演技精湛。十五岁时出演了陈老爷子的电影之后一炮而红。

粉丝囊括范围从十几岁的小青年小姑娘,到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反正基本就没有没看过他的戏的。拿过各种奖,也登上过各种时尚杂志封面,也参演过舞台剧。影帝级别的人物,国民偶像。

人缘很好,非常宠粉,微博下的评论经常能看见他,时不时就会给粉丝发些小福利。

大概有个叫顾子熹的艺名,有自己的工作室(XT工作室)。但是XT工作室算是隆安集团旗下的,隆安集团的定位之一大概是工作室的投资商。

轻微近视,如果没有戳隐形眼镜的话会戴一副金边细框眼镜。头发大概到肩胛骨,但完全不会显得阴柔(总之就是很帅x

唱歌很好听,乐器不行x

《杀破狼》开拍时是25岁,饰演安定侯。


李旻

小名长庚,只有亲近或者非常熟的人才会这么叫他。被李家丢在顾家,在顾昀身边长大,从小就看顾昀的戏,走上演员道路也是想追随顾昀。“看着他在圈子最顶层光芒万丈,想成为能够配得上站在他身边的人。”←大概这种感觉叭。

中学时是校草。人物形象会比原著里更偏向小奶狗一点。

报过表演班,已被中戏录取。偶尔会被顾昀带着去参加一些活动,或者去给拍戏的顾昀探班,在幕后台下看着顾昀。认真钻研过顾昀所有的戏,但不愿仰仗顾昀的资源,想自己在娱乐圈杀出一条路。←所以参演《杀破狼》的机会是他自己争取来的,顾昀在看到剧组给的名单前并不知道这回事儿。

《杀破狼》开拍时长庚18岁,饰演小殿下即雁亲王。

长庚家庭背景有待商榷。初步定下是隆安集团总裁李丰同父异母的弟弟叭。李丰的母亲意外身亡后他爹又找了一个,生了李旻。小时候出于某个原因(还没想好x)李旻被丢到了顾家,稍微长大一点后他也没兴趣回李家,安分地赖在顾昀身边不走(反正顾昀也不想让他走∠( ᐛ 」∠)_


沈易

顾昀经纪人,嘴碎老妈子的属性。跟顾昀打小就认识,大学专业是管理学,被顾昀抓去当经纪人了。日常跟顾昀斗嘴,日常斗不过顾昀,顾昀刚火起来还跟个棒槌似的那段时间简直为他操碎了心。

工作室老板名义上是顾昀,但很多事实际上都是沈易在管,属于一边疯狂抱怨顾昀压榨他,一边把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类型。


陈轻絮

《杀破狼》剧组导演,陈老爷子的孙女,跟顾昀私交不错。

为人比较高冷,自带让陌生人退避三舍的气场,看起来不太好搭话,做事非常认真。著名导演,基本只拍电影,拍的片子都是比较有深意的。


曹春花

长庚经纪人,化妆技术高超。沈易带出来的,虽然日常犯花痴,但是在处理正事上还是很靠谱的。

女装大佬。


葛晨

顾昀工作室的技术人员,控流量控数据,承包各种公关。也就是所谓的带节奏之类的。

 

↑人设上暂时想了这么多↑

想到了新的再补√


最近差不多要进考试期了,没太多时间写正文,《血界》可能会耽搁一下,这几天应该会时不时发一下娱乐圈这篇的各种设定爽一爽,等多发几篇就搞合集辽∠( ᐛ 」∠)_

✨一只什锦团
哦吼~今天不发文了,写张字好啦...

哦吼~今天不发文了,写张字好啦。

一直很服气甜甜这句诗安排,大帅是不想陈姑娘说出后面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在当时几近亡国的情况下,表示自己一片冰心在玉壶真的是忠骨了。

哦吼~今天不发文了,写张字好啦。

一直很服气甜甜这句诗安排,大帅是不想陈姑娘说出后面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在当时几近亡国的情况下,表示自己一片冰心在玉壶真的是忠骨了。

叶归荑🌿
装模作样放个预告 明后天大概能...

装模作样放个预告

明后天大概能发吧(?)

感觉咕了很久

装模作样放个预告

明后天大概能发吧(?)

感觉咕了很久

六游

【长顾】未央(12)

  • ao校园地下党爱情ing
  • 接前汉广(1——18)
  • ooc天雷滚滚预警

—————

等到长庚第一次可以和顾昀通信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彼时已经是快要到腊月的时候,冷气气势恢宏的南下侵略,颇为霸道的夺了半壁江山,树枝上的叶子都承受不住的囫囵落了个精光,留下个光秃秃的叉,矗在冷风当头可笑得很。


到底是顾及这些个异国他乡而来的交换生,寻了个温暖的时候,一辆黄色校车从山沟沟里出去,打着社会实践的名头,谁不知道是出去同家里人叙旧的呢?


长庚坐在窗边握紧了手机,一颗心激动的快要跳出来。


他从未离开过顾昀这么久,少年时上学,也只是因为学校太远的缘故周末才回,那时候觉...

  • ao校园地下党爱情ing
  • 接前汉广(1——18)
  • ooc天雷滚滚预警

—————

等到长庚第一次可以和顾昀通信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个月了,彼时已经是快要到腊月的时候,冷气气势恢宏的南下侵略,颇为霸道的夺了半壁江山,树枝上的叶子都承受不住的囫囵落了个精光,留下个光秃秃的叉,矗在冷风当头可笑得很。


到底是顾及这些个异国他乡而来的交换生,寻了个温暖的时候,一辆黄色校车从山沟沟里出去,打着社会实践的名头,谁不知道是出去同家里人叙旧的呢?


长庚坐在窗边握紧了手机,一颗心激动的快要跳出来。


他从未离开过顾昀这么久,少年时上学,也只是因为学校太远的缘故周末才回,那时候觉得从学校到家里的一小时路程太长了,长到好像永远也走不到尽头,林荫大道上的枫叶飘了又落,好像永远也走不出去那个轮环似的。


直到现在了,他才发现离别也可以拉到这么远,一道重洋相隔,就连时间也都是岔开的。


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眨眼就过去了的日子,一分一秒的细想起来,又平添了份不安。是焦躁也是忧思,是急切也是火热。


一时重山出了个头,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个别个离别的日子迎来了第一个重逢,算算这个时间,那边的顾昀还是在夜晚的睡梦里。怎么能把他从梦里叫醒呢?他睡了后不会自觉醒,一天的辛劳过去要安神养神,他巴不得把自己的小义父养在家里,不用工作也不用应酬,好好成个金枝玉叶的富贵模样。


“哎,大哥,到了!”曹春花伸手去摇他,长庚回神才发现车已经靠了站,停在市中心的一条街旁,两道鲜有人在,尽头还建着个奋起的雕塑。


长庚再低头看去,信号是满格的,嘴角再也克制不住就要扬起的笑意,甜沁人心。


—————

顾昀是在一片燥热中被惊醒的,梦里的火光把他拉进深不见底的深渊中,一会儿是钩棘长铩下的金戈铁马,战火纷扬中洒下把潇潇君子骨,尚未有宁息的灼热感自脖颈后面呼啸而出,温热的气息洒在他最脆弱的后颈,藏着丝掩藏在面具傀儡下的肃杀。


这梦做的真实,立起了他一身汗毛,一惊一乍间身体猛地前倾,踉跄着跌进一个温软的怀抱里,一瞬,硝烟战火尽数褪去,安神散的香味极尽温柔的包裹住他,双臂一揽揽进个温香软玉中。


时至那双唇研磨上他的时候,顾昀的大脑才轰然炸开,胸膛里的心脏跳得甚快,就要破体而出,情绪决堤一拥而上的转瞬,才恍若不信般得喊出那个名字——“长,长庚?!”


———回应他的是一片漆黑中的天花板。


卧室里黑成模糊一片的阴影,顾昀反射性的把手往身边一搭,伸出锦被碰到一片冰凉时才彻底被冻醒,仓皇着又把手伸回来,干脆裹着被子一齐下床,冰水下肚才堪堪压下了梦里被挑拨起的歧念。

完球子,夜半三更喝凉水,小兔崽子回来又要数落他一顿。


顾昀有些丧气得垂下那双看不见的耳朵,转瞬又支棱起来,三步作两步的光脚踩着地板小跑回屋里,被冷的一哆嗦,盘腿坐床上裹成一团坐好,就着昏暗的月光摸过手机,瞥了一眼时间,尚且还是大半夜。


今天,听说长庚他们要去市中心社会实践。


两个月没见了,小兔崽子也不知道咋样了。顾昀大拇指在绿色的小电话前犹豫了番,隔夜里就打好的满腹草稿迅速在脑子里过一遍,最后有些壮士一去兮得摁下去,“嘟——嘟——”的背景音响了几个来回,蓦然被接通的时候,顾昀却突然哑了。


对面的小崽子哑着嗓子,喊了声:“义父?”


只是听见一句声音,顾昀半边骨头都酥了。


—————

看到手机来电上顶着的“义父”名字时长庚还有些不相信,以为自己昨夜没睡好觉花了眼,对面还是大黑天的时候,怎么就给他打电话了呢?可那字眼又勾得他心动,抿住唇角就要飞起来的笑意,刻意后退几步避开队伍的主流,摁下了接听。


“义父?”


对面那人好像浅浅得吸了一口气,良久才缓缓道:“小,小长庚呀,怎么样?”


好久没听见那人的声音,惹得长庚晃了好一会儿的神,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道:“很好,义父那里是黑夜吧,怎么还不睡觉?义父,晚上不睡觉对身体不好,你……”


“嘶,知道了知道了。”顾昀头疼样的揉揉眉心,“唠唠叨叨的,学什么沈易?让我睡觉,成啊,你是想跟我聊天说话呢,还是想让我睡觉啊?”


这话说的轻佻,故意在长庚已经乱了的心口勾了一下,痒意顺着四肢百骸而去,又被耳机的立体环音刻意放大,成了个毒入骨髓的后果。长庚红着耳间不肯说话,干抿着唇角不吱声,只严肃的跟上队伍。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咯?”顾昀轻笑,“你也不问问义父为什么不睡觉,个小王八蛋!”


长庚一愣,心里腾起股期待:“那为什么……?”


“我想你啦!”不等他问完顾昀便迫不及待的接上,语速快的像是要跟他邀宠讨抱,乖巧的不像话,“半夜也被小狼崽骚扰,惹出我一身火气呢~”


长庚步伐一乱,虽说早就料到了顾昀说话没几句正经,三不离不开一个“撩”,却未想过这般撩,朝思暮想的爱人的声音好像在与他耳鬓厮磨,顺着耳机立体环绕在周遭,与世隔绝一样。


“义父.....”长庚吐出口浊气皱皱眉,“我半夜入你梦了吗,嗯?”


顾昀其人真是太不知死活,料他长庚长久以来不见身上人在身侧,现在听见声音便已经思念决堤了,时下里又给他干柴烈火来了把油,稀里糊涂烧了个旺,长庚几乎能感受到顾昀那扬起眉毛轻佻笑的模样,双眼弯起荡的不是风月也是风月。


只是风月无关,只写着他的名字而已。


“是啊小崽子。”顾昀拿鼻音轻哼了一声,就着被子腰一软,直接失了力气地跌进锦被里,也不管那团被子连着床单被自己糟蹋成了什么样,只管着手脚不受冻便舒服了,哼了声软语回了神,这才冲着电话那边仿佛被天雷轰顶后的长庚道:“不好好学习跑来义父梦里作妖,惹我一身火气不算,现在还翻脸不认,白眼狼也没你这样的!”


“我……”长庚一时噎住了,半句话也没有吐出来,方才那一声鼻音铁棒槌一样正好砸中他心底,险些没把他生生砸晕过去,当下拽下两边的耳机抬脚快走几步,当着一队人的面子请了假,自己一人背着包走了,这才重新戴上耳机去关照那个被自己冷落了的顾大祖宗。


“义父。”长庚深吸一口气,“我请好假了,怎么给义父消消火,嗯?”说完又笑笑,干脆直接蹲在了路边口,迎面就是早就预定好的宾馆,他们出来实践本就不是一天能做完回去的。


顾昀被长庚这个请假的壮举吓到了,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请假?嘶——小长庚你学坏了啊?”


“哪有。”长庚道,“分明是义父更重要。”


顾昀听见话一哂,刚要给这个被美色误了国的小昏君来上一课,手心攥着点不合时宜地被端起的长辈架子,故作老师与为人父母的严厉:“说什么小胡话,你现在是学业更重……”


“义父。”


长庚断了他的话,最后一个“要”字被顾昀吞回了肚子里,小狼崽好像站在他面前,不管过了多久都是那个对他赤诚如一的孩子,总能轻而易举不费一兵一卒的毁了他好不容易建好的所有防线。


“义父…我很想你。”


要命,顾昀不着调的想,今天可能又要栽跟头。


——————

两个月的时间很长也很短,一不回神,已经是过去半个学期了。学校里凭空出现的那几个金头发的异邦人着实好玩儿,走了个小长庚,顾昀平时最喜欢去逗他们,只是语言不通可玩性很小,寻常问候带上几句寒暄,别的什么也说不了了。


沈易同陈轻絮的关系几乎全靠一个顾昀在中间周旋,沈易那玩意儿实在忒不中用,品味差也没个基金支持,满tb的找礼物是顾昀每天最大的乐事,只是到底不是给自己的枕边人挑,万事或多或少都带了点和该有的敷衍。


说想倒是没那么想,说不想也不可能。


全当小狼崽子出去住校了,其实事情简单得很,也不知道那天机场临别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紧张。


眼看着九月份步入初秋,凉风习习又是一阵乍暖还寒的风景。去年那个棕色的旧围巾又回到了他脖子上,饱受寒气侵袭的后颈终于得了层温,只是仍旧没有沈易那碎嘴玩意儿有个保温活物的舒坦。


十一月已经很冷了。不知道哪天突然刮起一阵风,破开了阀门又引寒冬南倾,往这先前还略温的地方加上了把冰碴儿。单衣外褂是再也穿不得,只能依照小崽子的叮嘱用羽绒把自己裹成个球状。

其实顾昀再怎样也裹不成球,他生来就不是个骨架大的,总是春夏养起二两肉,秋冬又被老天爷狂风一吹尽带走,长庚为了这个没少下过心思。


长庚呀。


只有听到电话那头小狼崽子阔别已久的声音时,顾昀才惊异的按住了发热的左胸膛,咽了下喉咙发觉自己原来这么想他。被电话线传来的声音无疑是变了的,可那不变的语调与里面满含的深情,是他熟悉的长庚指哪儿打哪儿的精准,偏中他软肋。

惹出火气是半真不假,真正的火挑起来的时候,分明是长庚那一声哑了嗓子的“义父”。


“小兔羔子。”顾昀好像是轻笑了一下,“想什么想,老实学你的学去,到时候怎么养我?”


长庚呼吸重了几分,好像是自己爬楼梯的结果,索性宾馆楼层本就不多,长庚上去开了房门,这才如释重负的喘了口粗气:“子熹不想我吗?”


“小毛孩子,我多大你多大,早就过了离别一下就想人的地步了。”顾昀翘起他那条大尾巴大言不惭着,长庚也乐得看他大尾巴狼时的样子,抿唇轻笑了几声不回话,话锋一转挑去了别的地方:“义父,外面跟国内很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长庚半道停了声,“没什么,最近有些趣事,义父要听吗?”


顾昀:“成啊,我也想跟你讲沈易和陈姑娘间的破烂事儿,那碎嘴老妈子看东西忒没品味,交往了他俩还一个老师一个姑娘的喊,哈哈哈哈哈!”


长庚一乐:“嗯,他们都要时间也熟络的,义父,曹春花又想追一个长得好看的A了,是我们带队老师。上次他们坐在海边踩点,小曹盯了别人一路。”


“嗤……小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以前是不是想过要追你?后来因为你是个O停手了?”


长庚一惊:“义父这个也知道?”曹春花也就肖想了他几天,长庚上去唱了首歌就打碎了小少年心里的混乱心思,朋友依旧还是朋友。


“说起来小长庚你那时候唱的什么来着?”顾昀蹙眉一想,听的时候他满脑子乌七八糟的破烂事,光被人一双含情的眼睛勾了魂,一只耳进一只耳出,半道还摔板子走了,现在想来那歌儿……


“是给我的?”


“嗯。”长庚话回的干脆,“义父当时没听完。”


“我……”顾昀被狠狠地噎了一口,那事说来终归是他心里的歧念作祟,最不欢喜被人看出端倪的事儿给人挖了出来,顾昀一怒反驳回去,“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长庚笑道,“那想吗?”


顾昀一顿,直觉在警醒他下一步长庚就要说出口的掉德行的话,下意识的却没有去拒绝。


临近电话线传来的呼吸好像重了几分,就像小崽子把自己圈成一团,唇畔就贴着话筒处,分明呼吸出去的气息他是感受不到的,却清晰地感受到了那处的温热,真的好像有人把吐息扔在他后颈,顾昀全身一个激灵,心道这火是扑不灭了。


“义父,我很想你。”


“这才两个月就这么想?”顾昀一哂,“你还要待一年呢,多大了都,你还是个吃奶孩子吗?”


长庚干脆无视了他的话:“想要你…子熹…”


顾昀整个心一颤,色心难以抑制的跳了起来,烫手山芋般松开了握着手机的手,活见鬼一样屏幕朝下扣上床,却张皇地将挂电话摁成了外放。


“义父。”这回顾昀听见的话出奇大,全身一僵得坐直了身子,双眼紧盯着面前的祸害,“你想要我吗?”


要说不想是绝对不可能的,算上学前的暑假和上课的光景,长庚本身不是太重口腹的人,顾昀也时常自襟长辈的身份,从区联运动会的那场胡闹后算,已经至少小五个月没有碰过对方了。

梦里拥过他的炙热掌心就是把干柴油,烈火上浇了把愁更愁,顾昀自认自裁得又跌回床榻里,认了个长江后浪翻前浪的儿大不中留。


—————

长庚觉得顾昀乖极了。

以往从来没有看他那么乖过,长辈身份是其一,自己放不下的身段是其二,再怎么喜欢也是义父子在前,父慈子孝变成颠鸾倒凤,任谁也没有消化过来。到了锦塌里也是不到忍不住了绝不泄出一点声音,话虽漏着老气横秋的骚,身体却同赤子。


就同要临走时顾昀对他说的那样,顾昀喜欢他什么呢?全身上下唯有一颗心能送给人的自己,给不了什么许诺,也给不了能让他安心的安全感。

他好像伸出了一只手穿过无线波走过的山川大海,远隔万里像寻常一样安慰得摸过他劲瘦的腰。


颠鸾倒凤也不顾了,伦理纲常也不看了,甚至深知时下的事情那么荒唐,偏偏还要义无反顾的凑上去,凑上去给对方个最不知廉耻的自己,乖巧懂事是装的,父慈子孝也是装的,李旻从来就不是一个恬静的人,最起码在顾昀面前从不是。


那不是安静本分,是野兽崛起前的伏击。


隔着耳机传进耳畔的声音被人压抑在喉咙里,呜呜咽咽的不肯念出来,那间屋子里应该是溢满了寻常顾昀不乐意放出的信香,每次情到浓处都腻得发慌,时下里他的小义父,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把自、wei漏出的声音给儿子听。


归根结底就因为长庚说的一句:“你想要我吗?”


顾昀有时候觉得自己太禽兽,太没脸。同沈易说的那样,躺在地底下的顾慎和亲娘要是知道了自己亲儿子做的缺德事,估计真的能被气活过来。他打小没有自己碰过自己几次,无非就是信期一口药下去算了,这下可算是感受了把欲火中烧的无奈,五指探上茎、身也打不出来一点气力,只能靠着长庚循循善诱着蛊惑他如何动作。


也不知道究竟谁是老子谁是儿子。

被小自己七岁的儿子教真是太丢脸。顾昀面上一烧,神思一走手上的动作又重了几分,一个没拿捏住狠狠地刺激了自己一下,两腿软得使不上力,手一松没咬住终于漏出了低吟,隔着个小电子烧红了长庚一对儿耳朵。


他就这么听着,好像看着顾昀在自己面前自、wei。


“义父,你喊出来。”长庚压低了嗓子道,“你喊出来吧,我喜欢听。”


那声音着实惑人,顾昀猛的被长庚一句话骇了个激灵,半边的骨头都酥得提不起劲儿,好歹给了自己缓一口气的机会,随手撩过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软绵绵道:“你个小兔崽子……嗯…看你义父自己做…很开心吗,嗯?”


“嗯。”长庚答得干脆,“义父还说不想,分明只是通个电话就有感觉了。”


放屁!分明是因为你梦里勾引人!


“小混蛋,啊,你等着…等你一回来,我立马把你绑起来……嗯,就绑在床头,让你吃尽教训!”


“不成,义父。”长庚轻笑一声,“儿子还要伺候您,您把我绑起来了,还怎么享受?”


嘶———小兔崽子蹬鼻子上脸!

顾昀被气得手上又重了几分力道,拇指不经意间滑过了铃口给了个十成十的刺激,许久未用过的身体也敏感的出奇,顾昀大脑头皮一炸,恍然没有听见小长庚说得下一句什么话,只是耳目嗡得一声没了意识,再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xie在了自己手里。


太没脸。


长庚估摸着解决了顾昀那边的问题,伸手揉了把眉心想着一会儿还是要催人睡一觉后自己去浴室里淋把凉水。时下里顾昀那儿没了音,只有人软绵绵得喘着气,料想着自己的小义父应当是红着脸软倒在床上,手指间尽是白浊,分外情色。

“小长庚?”顾昀缓回了些力气终于出声,“你足够优秀的,回来留校也可以。你上次说你想出去看看世界,这一年就好好看,嗯?”


长庚一顿,摸不着顾昀说这话的头绪。


“我想明白了,你看啊,之前我一个人的工资就足够养活咱俩,多添一个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顾昀自顾自得说着,撑起无力的胳膊勉强直起身,看着身下狼狈不堪的一片顿了顿,裹起被子又倒向另一边,“义父不想让你走得太远,咱们偏安一隅,过些小生活,寻常欺负下沈易也挺好不是吗?”


“你要是这次回来后还想出去看啊……”顾昀沉了一口气,“咱们一起去,嗯?”


长庚呼吸蓦地就乱了,好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反复确认了下自己有没有打错电话。


他以为顾昀今日不同以往的举措纯碎是时隔两月后通话而昏了头,或者也只是单纯到过分的宠溺,却从未想过对方心里面抱着这样的心思,以前他站在仍是义父的角度上希求他大富大贵,小小的离开片刻,竟也把那点辈分上的隔阂抹去,同行同往,所有的道都并肩下来,尽数剩下恋人间的温存了。


“……这是你说的顾子熹。”长庚喃喃道,语气有些哽,“以后不管怎样,你陪我去名山大川看,去哪里都听你,只要你陪着就成?”


“嗯,我说的。”顾昀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说完又好笑极了,他这心境一变化按道理讲长庚应该是乐开了怀,怎么那边一哽一哽的倒像是哭了?

“哎,小长庚?”顾昀试探性的问一句,“怎么了?怎么还哭了?个没出息的!”


“……”


长庚一时被气的有点发懵,不过这话一出倒是把他逗乐了,顾昀从来只会逗他乐,招人心烦的却压在自己心里只拿欺负沈老师出气,别人对他好他还之以千,他这一生是得了什么福祉,爱恨情仇都系在对方一人身上,也能得到那人最坦诚的感情呢?


顾昀一直都懂他,知道他唯一想要的不过是个有顾昀的地方,强迫自己出去也是为了回去能和心上人比肩站在一起,顾昀站得那么高,那么远,有好几次他都要觉得自己追不上了,天宫上仙便是上仙,是注定要在云间驰骋的。


而现在神仙为了他剔去仙骨下凡,只笑盈盈地站在他身边要对他一起面对所有的不可知与未知。


“没什么……”长庚敛住胸中汹涌的情绪,顿了好一下才找到个突破口,这话压在他心里头好几年,溢着厚重的责任,只想单一的送给那人。


“我爱死你了,顾子熹。”


——————

成,又ooc了(我自刀


刀枝🌸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 “战...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

“战无不胜。”

“我大将军一言九鼎……”

“战无不胜。”

尽欢

“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果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

“顾昀那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杀伐果断的铁血中,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摘自酷狗音乐《月若流金》评论


春归秣陵

临流钓月/长顾 车

大帅中药&咬&dirty talk&轻微求饶

以上避雷

不喜慎入

4k+剧情车

翻车了评论区讲一下就好 我会尽快补哒

题文无关 只是因为喜欢吾恩的玉洞仙源那首歌哈哈哈

走个链接

https://shimo.im/docs/3slhZTHF3Z0Pec2a/ 

大帅中药&咬&dirty talk&轻微求饶

以上避雷

不喜慎入

4k+剧情车

翻车了评论区讲一下就好 我会尽快补哒

题文无关 只是因为喜欢吾恩的玉洞仙源那首歌哈哈哈

走个链接

https://shimo.im/docs/3slhZTHF3Z0Pec2a/ 

陆沉之

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夸杰大了……

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夸杰大了……

蓝色还是橙色
今天也腿一下画完遥遥无期 搞不...

今天也腿一下画完遥遥无期

搞不出子熹美貌

溜了(´;ω;`)

今天也腿一下画完遥遥无期

搞不出子熹美貌

溜了(´;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