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杀破狼

685.1万浏览    30189参与
雒尧

想了想还是把这张大梁锦鲤发出来
👋💦正比杀我

想了想还是把这张大梁锦鲤发出来
👋💦正比杀我

入云栖

6.25—6.26中考

还有八天,我去学习啦!

删掉的文也都不补链了,不太满意

这段时间也去沉淀一下练练文笔,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自己给你们❤️


大梁年事表+感情线补链看我

https://shimo.im/docs/L49WxBmBuJ4UCPVY/

tag明天删不好意思

还有八天,我去学习啦!

删掉的文也都不补链了,不太满意

这段时间也去沉淀一下练练文笔,希望能有一个更好的自己给你们❤️


大梁年事表+感情线补链看我

https://shimo.im/docs/L49WxBmBuJ4UCPVY/

tag明天删不好意思

沐蘭

占tag致歉
果然😂
所以接下来云岫的车要怎么办?
难不成要我弃坑???😂😂😂

占tag致歉
果然😂
所以接下来云岫的车要怎么办?
难不成要我弃坑???😂😂😂

久不见,甚相思

渡不渡在我,信不信由你。

渡不渡在我,信不信由你。

折言_
再梦归雁回提剑披霞,偏安一隅清...

再梦归雁回提剑披霞,
偏安一隅清粥淡茶,
冬去春来捉光阴作画,
谁披素裳立于花下。
——《渡雁》

再梦归雁回提剑披霞,
偏安一隅清粥淡茶,
冬去春来捉光阴作画,
谁披素裳立于花下。
——《渡雁》

辛墨染

久不见,甚思念

小学文笔,我就是想写长庚离家的四年








以下原文:


                    【义父,”长庚静静地说,“这次累你从西北赶来,我心里很难过,但你要是不讲道理,我也只能任性以对。我能跑一次,就能跑两次,你不可能永远看着我,侯府的家将关不住我的。”


    顾昀气懵了,侯府一直是他心之归处,无论多不...

小学文笔,我就是想写长庚离家的四年








以下原文:


                    【义父,”长庚静静地说,“这次累你从西北赶来,我心里很难过,但你要是不讲道理,我也只能任性以对。我能跑一次,就能跑两次,你不可能永远看着我,侯府的家将关不住我的。”


    顾昀气懵了,侯府一直是他心之归处,无论多不想返京,一想到可以回家,总归还是有所期待的,他这时才知道,原来在长庚眼里,那里就像监狱一样。


    顾昀:“你尽管试试。”


    两人再一次不欢而散。】


              等到顾昀兜兜转转再回到西北时,长庚也已经走远了


        


              院中有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陈轻絮正在挑选草药,她身边站着一个青年,聚精会神的看着针灸书。


              半月前【长庚乌尔骨发作时,被师父撞见,这个只有天知地知和他自己知道的沉重的秘密终于有了另一个出口,他师父自称不通医理,带他辗转多地,最后在东都找到了陈轻絮。只可惜乌尔骨乃是北蛮巫女的不传之秘,见多识广的陈神医一时也没有头绪,只好一边给他开些平心静气的药,一边慢慢钻研。】


             【 长庚突然问“陈姑娘,世界上有没有一种人,耳目时灵时不灵的?”


                 陈轻絮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不便多嘴,于是只是简单地回道:“有。”


    长庚又问:“那什么样的耳目不灵能用药缓解?”


    陈轻絮答道:“天生的不行,后天受伤造成的视受损情况而定,中毒的或许可以。”


    她以为长庚拐了这么多弯,接下来会直接问出顾昀的事,可是没有,她发现自己好像低估了这少年的聪明通透。】


             长庚沉默了很久,陈轻絮已经开始忐忑不安时,长庚恳请她收自己为徒


         陈姑娘犹豫了,虽然她们家没有“家训不能外传”的规定,但是她也是个未出师的。但看到长庚坚定的眼神,她一愣接受了。


        


        长庚入了夜躺在床上,手上还紧紧地攥着铁腕扣。心里的事情乱哄哄的在一团,想着他的小义父的耳目就是一阵心疼,他的小义父啊...


       而那乌尔骨却见缝插针的钻了进来,编织了一个长庚最惧怕的幻象--他拿着一把刀,刀上还有血液在缓缓流下。身边横七八竖的躺着很多尸体,有亲近的,有不认识的,顾昀他面前冷冷的说:长庚,你真是个怪物。顾昀每说一个字,他的身体就会透明几分。长庚慌了,他想伸手去抓住他,却做不到。


        长庚大叫着醒来,他害怕顾昀会消失,说他是怪物。他一把拿过桌子上的茶水,几口喝完。点上安神的药物,看了一会儿医术,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他拎起一把重剑,在院子里开始练。练着练着,眼前又浮现起顾昀的身影。长庚狠狠地掐着自己的胳膊,暗暗骂着自己“你真是畜生”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回到屋里。他想:我真是个畜生,竟然对我的义父起了这种心思,我不能这样下去...或许,这只是对小义父的依赖罢了。



          长庚心如乱麻,廉耻心本能反应想去逃避,但只要一想到顾昀,顾昀的关心,照顾...与怀抱,他贪恋这一切,不舍得将它们丢掉


          “算了”他这样想到“不如将这龌龊的心思藏起来,连同这将伴我一生的...乌尔骨 ”


           十天后,他向了然告别,说自己要去看一看古丝路,和顾昀,但后半句没说出来。了然也应了。长庚骑着马,在路上走着。 


           虽说长庚才十七岁,但模样已经可以看出来以后的俊模样了。小姑娘们都纷纷羞红了脸,长庚也收到了很多姑娘家的手绢。


           古丝路已是一片安然,运货的运货,卖东西的卖东西,吆喝声此起彼伏,热闹的很,长庚亲眼看着这一切,才感叹它处的“民不聊生”。


           长庚似乎看到里不远处巡逻的玄铁营士兵,他想去看看顾昀,但却紧紧的勒住马缰绳,“他现在一定不想见到我,我还是不去露面烦他了吧。”长庚眼神黯了黯,在古丝路上走了一大圈才骑马绝尘而去。


           回来和了然大师与碗筷会合,葛晨问“大哥,古丝路怎么样了?对了,你见到侯爷了吗?”“哎呀~你看看大哥刚风尘仆仆的回来,还不让大哥去洗漱?”长庚看着他们,无奈的说“古丝路我义父治理得很好,我却没见到他,唔,他军务繁忙,也没时间啊。”


           长庚转头问了然:大师,我们接下来又要去到哪里呢?


          了然:去陈家吧,陈姑娘前不久刚回到陈家,把可以清心静气的药材都找了出来,正在等你。


          长庚:嗯,我们明日正午便启程吧。


         “平心静气,”陈姑娘道“除去乌尔骨就是要平心静气,你静不下来心,是为何,心里是清楚的,掷去你心中的事,要放任自流”


           心中的他该怎么放下?


           陈轻絮不知道他为什么困扰,但长庚的乌尔骨发作频繁,没办法,只能嘱咐长庚,并配一些安神的药物。

           她惊喜的发现桑葚,朱砂,获神等药物可以使长庚安眠。为长庚配了几服,便赶往京城。

           长庚在院子里练剑,又想到京城的那一隅侯府...想到顾昀

            长庚回过神,想子熹真讨厌时不时就到心里来。远在千里的无辜的顾昀打了一个喷嚏。


            四月后,长庚的医术有所提高,长庚也决定去探查民情。长庚在外出不久,发现自己多了个“小跟班”,那“小跟班”支支吾吾的交代了是顾大帅派他来的。无奈,只能让他跟着


           【一个年轻人轻轻的掀门帘入内】

           


爱凉薄恨轻薄

p家的三对“天家无情”

赫连翊——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七爷——臣不胜犬马惧怖之情,谨拜表以闻。

长庚——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顾昀——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盛灵渊——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宣玑——只恐翰林前世是襄王,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赫连翊——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七爷——臣不胜犬马惧怖之情,谨拜表以闻。

长庚——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顾昀——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

盛灵渊——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宣玑——只恐翰林前世是襄王,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李蝮

顾昀遗书续写

顾昀遗书续写/李蝮


   致长庚


   昀戎马一生,征四海,平九州,功高震主,不负山河。

   烦助民安顿,铸大梁铁骨铮铮。

   乌尔骨忌思虑劳神,切勿受烦忧杂念侵扰,及时添香,有恙请神医诊之。

   侯府简陋,偏安一隅,尽数归尔,任凭处置。

   想来相识数十载,颇生顽幸,昔日雁回小小少年,砺得一身君子骨。巧舌如簧,位高权重,武艺精湛,望善用临渊势力,助盛世万兴。

   书信寥寥,只言片语,遐思纷繁,余未能亲身呵护,心有愧焉。

  ...

顾昀遗书续写/李蝮


   致长庚


   昀戎马一生,征四海,平九州,功高震主,不负山河。

   烦助民安顿,铸大梁铁骨铮铮。

   乌尔骨忌思虑劳神,切勿受烦忧杂念侵扰,及时添香,有恙请神医诊之。

   侯府简陋,偏安一隅,尽数归尔,任凭处置。

   想来相识数十载,颇生顽幸,昔日雁回小小少年,砺得一身君子骨。巧舌如簧,位高权重,武艺精湛,望善用临渊势力,助盛世万兴。

   书信寥寥,只言片语,遐思纷繁,余未能亲身呵护,心有愧焉。

   透亮玉笛,阴冷玄铁,干枝红杏,埋骨成酿。

   倾心不过数数春秋,卿本佳人,莫要伤悲。

   自天光乍破,终未能与卿共暮雪白头,愿以身作踏,寂寥尸骨清寒,来世再续前缘。

   耳鬓厮磨,未存余温,恐卿一人孤寂,待梦中相见,续弦作罢。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

   余述至此,肝肠寸断矣。

   南国红豆,春来发几枝?

                             夫 顾昀


萤久

【杀破狼/长顾】魇

*

江南的水乡颇为热闹,就连夜里也是渔火通明,远方的天空刚刚翻出微白的肚皮,晚市的摊户便匆匆动身收起摆放了一晚的杂货,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中补眠,紧紧张张地只给早市来交接位置的摊主留了个约莫的影子。

不过,江南的一战硬生生地摧毁了千家万户,昔日的繁华落幕,空留一地断壁残垣。

夜是无端的静,黑压压的天空一眼望不见尽头,一阵风缓缓流过,带着叶上的夜露摇摇晃晃,而那露珠儿却执拗地不肯离开,兀自在肥大的叶上转了个圈,久久逡巡着。从海上吹来的风冷得有些瑟骨,吹得夜旅人背脊发凉,心中隐约埋着惶恐。泥沼之上的磷火发着淡蓝的光芒,配合地显着这无边黑夜更加的诡异。

按说江南驻军处也不该如此荒凉一片。新皇御驾...

*

江南的水乡颇为热闹,就连夜里也是渔火通明,远方的天空刚刚翻出微白的肚皮,晚市的摊户便匆匆动身收起摆放了一晚的杂货,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中补眠,紧紧张张地只给早市来交接位置的摊主留了个约莫的影子。

不过,江南的一战硬生生地摧毁了千家万户,昔日的繁华落幕,空留一地断壁残垣。

夜是无端的静,黑压压的天空一眼望不见尽头,一阵风缓缓流过,带着叶上的夜露摇摇晃晃,而那露珠儿却执拗地不肯离开,兀自在肥大的叶上转了个圈,久久逡巡着。从海上吹来的风冷得有些瑟骨,吹得夜旅人背脊发凉,心中隐约埋着惶恐。泥沼之上的磷火发着淡蓝的光芒,配合地显着这无边黑夜更加的诡异。

按说江南驻军处也不该如此荒凉一片。新皇御驾亲临,水军刚刚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将一干倭寇赶回了西洋老家,论道理,哪个不都是令人欢欣鼓舞,以致手舞足蹈的到处欢呼雀跃。可偏偏这安定侯身上挨了一炮,主帅重伤在身,哪个兵卒敢不要命地趁着这月黑风高在军帐中来个风风火火的庆贺,何况皇帝陛下亲自住进帅帐里,照料着这名义上的义父,将守夜的将士赶得一个不剩,余下的将领心里是欢喜,却也只能心中徒高兴,带着若干人去了离军营稍远点的荒野客栈,对酒当歌,感慨着人生几何,不敢叨扰了顾昀的清净——倒也不是怕了顾昀,只是承受不住皇帝面上带着三分和煦,实则却十足凌厉的眼神。

将军躺在皇帝怀里——他生病时的睡眠向来不好,此时身受了重伤,处在锦烛帐中,自然是夜夜被长庚妥帖地搂在怀里,玉韫珠藏一般好生待着。帐外刮了阵呼啸的风,将军微不可见地皱了眉头,登时给惊醒了,梦里的场景太过骇人,顾昀喘息着,胸口大幅度的振动不小心牵连地触碰到了抱着他的人。

“子熹?……”长庚见他满目忧愁,大约料到了什么,便将手放在他鬓角的穴位,用中指反反复复地轻轻按压,而后继续温声问道:“做噩梦了?”他的动作过于轻柔,近乎有些虚幻。

“……”顾昀静静地卧在他怀里,却不经意间将头埋上了长庚肩头。

梦里的画面一遍遍闪现在脑海中。

乌金西沉,汪洋大海是一片烧火的红,分不清是日暮垂落的红芒,还是肆意流淌的血水。长庚的眼眸带血,重瞳紧紧钉在其中,在不计其数的尸身上笑着,狰狞的笑容活像一个猖狂的疯子。

“若我没有醒过来……怎么办?”

长庚的呼吸陡然凝滞,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迷茫了——这么多年风雨路,他都有办法一步一脚印地踏过去,唯独面对顾昀,算是行到尽头,束手无策。

若他真的就埋骨他乡之地,他会怎么办?

“……我会疯了,子熹……”

长庚的乌尔骨在京城时已近乎去除,他心里到底心里清楚,所谓的疯,只不过是个不知道怎么将胸腔中的阴暗暴虐喧之于口的托辞而已。

我会一刀刀手刃了那帮人,再一把火烧干了所有的残尸,拉着所有人去为你陪葬,然后……

一瓶鹤顶红,便去寻了你。

长庚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贴在顾昀耳边轻轻讲了一句,“索性……我还能再见着你。”

……还能再触碰到你的温度。

温热的气息缭绕在顾昀耳边,他靠在长庚的肩上,心里的落寞竟悄然退去,化为苍山作雪的宁静,惊觉是少时咬牙埋葬而后经年深藏未见的心安。

将军向来不怕死,早早把自己一身铁骨紧紧钉在了战场的板上,认定了自己的归宿便是那无边漠漠的沙场,偏偏莫名地闯来了个长庚,让他无所适从,只得改弦易辙,从长计议。

亏得当初一切都交待好了,竟留了时间让他在倒地后还多了担惊受怕。当时闭眼的一瞬,堪堪生出了些许惧怕——举目不见故人,他如今只剩了长庚。他若撒开了所有,不顾一切地就这么走了,谁来管着长庚……

他想着,若能再见一眼长庚,怎么苟且也得撑着一口气陪他度个余生。

如今劫后逢生,是他顾昀活到现在最庆幸的一件事。

“到底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睡吧。”

“我的大将军。”




君墨漪

       看了那么多阅读体
       突发奇想
       如果是《琅琊榜》和《杀破狼》两个世界的人读这两本书呢?
       虽然具体说不出来,但是总感觉两个故事有微妙的相似……
    so,有人会动手吗?w

       看了那么多阅读体
       突发奇想
       如果是《琅琊榜》和《杀破狼》两个世界的人读这两本书呢?
       虽然具体说不出来,但是总感觉两个故事有微妙的相似……
    so,有人会动手吗?w

露华浓.non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血肉下 杀...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血肉下

杀伐决断的铁血中

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可惜顾昀那地痞流氓的血肉下

杀伐决断的铁血中

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

沐蘭

当骆闻舟遇上顾昀

骆闻舟:我是骆闻舟。
顾昀:我是顾昀。

骆闻舟:我是市刑侦大队大队长。
顾昀:我是大梁四境统帅。

骆闻舟:我颜值超高。
顾昀:我是堂堂西北玄铁三部一枝花。

骆闻舟:我养猫。
顾昀:我养鸟。

骆闻舟:我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顾昀:我又聋又瞎还身中奇毒。

骆闻舟:我厨艺不错。
顾昀:我笛子吹的不错。

骆闻舟:我把费渡那小崽子捡回了家。
顾昀:我把长庚那小崽子带回了侯府。

骆闻舟:费渡是我爱人。
顾昀:长庚是我心肝儿。

骆闻舟:费渡管我叫哥。
顾昀:长庚管我叫义父。

骆闻舟:费渡那小崽子还没个眼镜腿结实。
顾昀:长庚小崽子乌尔骨发作力大无穷。

骆闻舟:费渡要我把他关在我家里。
顾昀...

骆闻舟:我是骆闻舟。
顾昀:我是顾昀。

骆闻舟:我是市刑侦大队大队长。
顾昀:我是大梁四境统帅。

骆闻舟:我颜值超高。
顾昀:我是堂堂西北玄铁三部一枝花。

骆闻舟:我养猫。
顾昀:我养鸟。

骆闻舟:我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顾昀:我又聋又瞎还身中奇毒。

骆闻舟:我厨艺不错。
顾昀:我笛子吹的不错。

骆闻舟:我把费渡那小崽子捡回了家。
顾昀:我把长庚那小崽子带回了侯府。

骆闻舟:费渡是我爱人。
顾昀:长庚是我心肝儿。

骆闻舟:费渡管我叫哥。
顾昀:长庚管我叫义父。

骆闻舟:费渡那小崽子还没个眼镜腿结实。
顾昀:长庚小崽子乌尔骨发作力大无穷。

骆闻舟:费渡要我把他关在我家里。
顾昀:长庚喜欢我把他腿打断关小黑屋。

骆闻舟:费渡为了像个正常人没事电击自己玩儿。
顾昀:长庚为了对抗乌尔骨背着我自残。

骆闻舟:我一个月工资不够费渡一杯咖啡。
顾昀:长庚过年压岁钱顶我半年俸禄。

骆闻舟:我宝贝儿就算财完了家产剩下的零花钱下半辈子也花不完。
顾昀:我心肝儿是大梁皇帝陛下。

骆闻舟:费渡是我打算共度一生的人。
顾昀:我想给长庚,一生到老。

骆闻舟:我上了费渡那小崽子。
顾昀:……(四下张望确定没人)我被长庚那小崽子上了。。。

(天哪我在写什么。。。捂脸。。。)

小哪吒

闭关两个月,感觉自己找不到梗了😳
我得再恶补一下了看来。
话说这个时间,大家都在上课是吗,感觉没发对时间。

闭关两个月,感觉自己找不到梗了😳
我得再恶补一下了看来。
话说这个时间,大家都在上课是吗,感觉没发对时间。

孚森-NZ

永远在一起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

‘噼啪!噼啪!’火炉里的煤炭烧的直响,两个影子印在了窗户纸上

“长庚现在战事吃紧 ,我不可能再呆在皇宫陪你过年了。等北蛮大败,我再陪你好好的过年……”

‘为什么我的小长庚长的如此好看?这还让我如何舍下他去那鸟不拉屎的北蛮荒地?’顾昀看着眼前的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义父!你这一走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可否等到十六,过完你的生日再走?”长庚握着顾昀的手紧紧攥着,似乎顾昀下一秒就要从他手里脱开走了...

顾昀被握痛了皱着眉“还过生日,如若过完生日再走你以前说过的话就真可以成真了,开个面馆来养我...”

“我说到做到,面……”长庚话还没说完就被截胡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现在是大梁的皇帝,...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

‘噼啪!噼啪!’火炉里的煤炭烧的直响,两个影子印在了窗户纸上

“长庚现在战事吃紧 ,我不可能再呆在皇宫陪你过年了。等北蛮大败,我再陪你好好的过年……”

‘为什么我的小长庚长的如此好看?这还让我如何舍下他去那鸟不拉屎的北蛮荒地?’顾昀看着眼前的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义父!你这一走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可否等到十六,过完你的生日再走?”长庚握着顾昀的手紧紧攥着,似乎顾昀下一秒就要从他手里脱开走了...

顾昀被握痛了皱着眉“还过生日,如若过完生日再走你以前说过的话就真可以成真了,开个面馆来养我...”

“我说到做到,面……”长庚话还没说完就被截胡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现在是大梁的皇帝,你有这么多的子民难不成还要因为你的一点小心思,而对他们不管不顾吗?”顾昀的怒气被点上了,直接抽出手来不让长庚再握着

“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出发了。你就在皇宫给我呆着好好想想我和你说的话……”话完顾昀甩开披风直径走出了门

“义父!义父!你等等……”长庚追着顾昀出门

顾昀的脚步十快,长庚最终没能再与顾昀说上话,只能在城墙上看着顾昀骑马带兵离去的背影

‘义父,你明明知道子民和你我哪个都放不下,但是哪个在我心里的分量更重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这是让我如何去想’看着已经没有影踪的军队,长庚心里破涛汹涌

‘义父,已经过去一年了又是冬天,今年的冬天雪比往年的都大你身子弱可有多穿件衣服?’

‘义父今年是你离开的第二年冬天了,也不知你怎么样了?战事如何了?你还在因为我赌气的话生气吗?你离开这么久了为什么不给我回封信呢?’长庚听着大臣们的禀奏心里却是在想着远在千里之外的顾昀

“陛下,大捷!陛下,北蛮战败,我们赢了……”一个身穿轻甲的将士急匆匆的进入大殿

“恭喜陛下!”四周的大臣弓手作揖向长庚贺喜

“朕问你,顾大帅呢?”

一瞬间场面安静了下来

那人闭着嘴不回话

“朕问你,顾昀顾大帅呢?”长庚急了

“顾大帅...顾大帅被敌人用紫流金炸成重伤,浑身是血命悬一线现在沈将军他们已经快把大帅运回来了,估计就这两天了……”所有人都说男人流血不流泪,但是当前的男人却是咽呜了起来

‘炸成重伤、浑身是血、命悬一线……’长庚脑子里嗡嗡乱响

‘噗!’

“陛下!……”一阵骚乱

长庚碰出一口血来,竟直直的在龙椅上倒了下去

‘长庚!我让你思考的问题你可思考好了?看样子你这是没有,我以后再也不能在你身旁了,你要……’

“义父!”长庚惊醒

“陛下您总算醒了,可吓死老奴了!”老太监抹着眼泪说道

“义父呢?义父回来了吗?”长庚焦急的问

“陛下,大帅在偏殿由陈姑...陛下!陛下您别……”长庚连邪都没有穿就向偏殿跑去

‘啪!’“陈姑娘!义父怎么样了?”

“长庚!陛下!”陈轻絮行礼

“大帅...大帅全是失血过多,有些内脏都被震裂了还有头部被震伤了,伤情极重”陈轻绪说道

“那,那义父什么时候会醒?”长庚一下一下的摸着顾昀苍白的脸

“大帅伤及头部,虽然经过救治本人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会醒,而且……”陈轻絮顿住了

“而且什么?”长庚问道

“而且大帅醒后可能不会像正常人一般了,他的心智会如孩童一般”陈轻絮直言不讳

下时长庚说了一句让陈轻絮大吃一惊的话

“不管他醒来会变成怎样,他就是我的义父,这永远不会变的”

长庚就这样等在床边,累了就在床边趴会儿,他不敢离开

“呜~”顾昀睁开桃花眼,转头看了看四周,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就一下抽了出来却把伏在床边的人惊醒了

“你是谁?干什么要攥着我的手?”顾昀痴痴的问

“义父!你醒了”长庚开心的又要握住顾昀的手

顾昀吓到连连向后退“你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你是谁?”

长庚被难住了思考半晌“我是你的儿子,你之前头部受伤了所以不记得我了,你以前最喜欢我了...”

顾昀慢慢放松下来“你说到是真的吗?”

“嗯,真的我从来不骗人的”长庚又慢慢抚上顾昀的手

“义父,你再等等我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纷争之地了”

我的将军啊!你答应了我不会再理会战事,你说到做到了虽然拿走了一部分最为代价。现在重要的是只要你在我的身边,我们再也不分离,我们永远的可以在一起了

太始三十二年皇帝李旻传位自己的侄子,并把自己的亲信都留在小皇帝身边,而自己却和顾昀,顾大帅消失不见

有人说是太上皇(长庚)要去完成自己和顾大帅的约定,其实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一年后


乡下的一个面馆


长厮面馆(即长相厮守)


“长庚,长庚我要吃你煮的面,上面要放几根青菜对了还要放一个荷包蛋哦!不要忘了”顾昀撒娇的说道


“好!”


“长庚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你过来,凑过来我告诉你

长庚,我喜欢你!我要永远的和你在一起!”


“好,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


麻麻呀他撩我QwQ
嘛… 一应发一下 不混圈很多事...
嘛… 一应发一下 

不混圈很多事儿不太知道 

东西本身很满意 600块我觉得不亏 

以后还有这么神仙的物件我还会买的www 


赞美729 


(729品控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了 从声优事务所到这么全面的啥都想自己来 那也只能一步一步来吧 中配的商抓路才刚刚开始而已)


提几个特别惊喜的www

有声趴趴超棒 

台词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

这边走火入魔 那边救驾来迟

这边一言九鼎 那边战无不胜

这边义父子熹 那边小崽子 

超可爱 特别勾人 


然后U盘挺好的 

特别语音里面有沈易...


嘛… 一应发一下 

不混圈很多事儿不太知道 

东西本身很满意 600块我觉得不亏 

以后还有这么神仙的物件我还会买的www 


赞美729 


(729品控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了 从声优事务所到这么全面的啥都想自己来 那也只能一步一步来吧 中配的商抓路才刚刚开始而已)


提几个特别惊喜的www

有声趴趴超棒 

台词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

这边走火入魔 那边救驾来迟

这边一言九鼎 那边战无不胜

这边义父子熹 那边小崽子 

超可爱 特别勾人 


然后U盘挺好的 

特别语音里面有沈易结婚把子熹的遗书上交给长庚 然后子熹装醉把遗书抢回来那段www 这个真是特别惊喜www 


然后几个番外有几个是新的 不混圈完全不知道有更新233 

听到了才去找的原文 又吃了好几口粮 

729尽职尽责 啥都做了 真心神仙制作

 

除了加了密不是日本那种普通的cd碟可以压音轨的 导致我想听众筹版却不能随身就很气qwq 其他的都挺好的 


骨渡

初见

•大概只是个初见的印象吧~

•先发这些,其他慢慢更~( ̄▽ ̄~)


[长顾]


原来雪是暖的,药气是甜的,原来有人的眸中碎了一潭璀璨而冰冷的河汉,原来那些看似无坚不摧的风刀霜剑也会惧怕一个怀抱的温暖。


原来,那时我就见到了,我今生全部的阴谋与奢望。


[燃晚]


接天的海棠花下,少年眉目清隽,款款回眸。光影自通天塔的尖顶滑坠,跌碎成满地斑驳。


那时他还不知,那是他穷尽一生都逃不出去的十丈软红尘。


[温周]


身无长物唯有一身孤傲,且让天涯将心怀撑得无处安放牵挂。


江湖恩仇放下,浪迹一生潇洒,醉梦天涯。


[乌溪,景北渊]


总以为是轮回七世所...

•大概只是个初见的印象吧~

•先发这些,其他慢慢更~( ̄▽ ̄~)


[长顾]


原来雪是暖的,药气是甜的,原来有人的眸中碎了一潭璀璨而冰冷的河汉,原来那些看似无坚不摧的风刀霜剑也会惧怕一个怀抱的温暖。


原来,那时我就见到了,我今生全部的阴谋与奢望。


[燃晚]


接天的海棠花下,少年眉目清隽,款款回眸。光影自通天塔的尖顶滑坠,跌碎成满地斑驳。


那时他还不知,那是他穷尽一生都逃不出去的十丈软红尘。


[温周]


身无长物唯有一身孤傲,且让天涯将心怀撑得无处安放牵挂。


江湖恩仇放下,浪迹一生潇洒,醉梦天涯。


[乌溪,景北渊]


总以为是轮回七世所见所有可悲可叹可敬可鄙之事,让我贪恋一个孩童的天真与直率。


谁知千帆阅尽后才明白,原来始终都是自己


参不透来世今生,看不破劫数命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