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2809浏览    6203参与
伊州孤星

我经常想说点什么,可一到嘴边又噎住了。这世上话太难讲,一旦出口便不再是我一人的东西。有人会歪曲它,那时这话就成了从我嘴里生出的妖魔,而我便成了罪人。

我经常想说点什么,可一到嘴边又噎住了。这世上话太难讲,一旦出口便不再是我一人的东西。有人会歪曲它,那时这话就成了从我嘴里生出的妖魔,而我便成了罪人。

墨尘丨GLPhotos
【石头、木头、墙头】 一组不明...

【石头、木头、墙头】

一组不明所以的静物练习

【石头、木头、墙头】

一组不明所以的静物练习

纪鸟鸟不想挪窝
刚调完屏的窝(눈w눈)每天加把...

刚调完屏的窝(눈w눈)每天加把劲练习调色

刚调完屏的窝(눈w눈)每天加把劲练习调色

伊州孤星

长发柔顺一丝不乱理在纤柔文质的耳后,毛衣蓬松纯白无暇披罩柔软细瘦的胴体。世上竟会有这样精致的生物。我无法理解,没有机会理解,也不想有这个机会。恐怕在我接触到之前就会被她们所散发出的光芒所融解,恐怕我一旦有能接近又不被消灭的机会,她们就会失去光芒。


长发柔顺一丝不乱理在纤柔文质的耳后,毛衣蓬松纯白无暇披罩柔软细瘦的胴体。世上竟会有这样精致的生物。我无法理解,没有机会理解,也不想有这个机会。恐怕在我接触到之前就会被她们所散发出的光芒所融解,恐怕我一旦有能接近又不被消灭的机会,她们就会失去光芒。


十六
光把天空捅了一个窟窿。

光把天空捅了一个窟窿。

光把天空捅了一个窟窿。

ebi
太后大人的基友送了绿植给我,给...

太后大人的基友送了绿植给我,给了两株大的,三株小的被我塞进了一个盆了,每天给它喷水,总算好像活了没给养死,现在是不是考虑下给三小株安排个单独的盆儿?

太后大人的基友送了绿植给我,给了两株大的,三株小的被我塞进了一个盆了,每天给它喷水,总算好像活了没给养死,现在是不是考虑下给三小株安排个单独的盆儿?

ebi
霞仔出差迪拜从杭州机场出发,免...

霞仔出差迪拜从杭州机场出发,免税店Jo Malone香水100ml打八折,正好海盐味儿秋冬季似乎清淡了点,大虾没纠结超过一分钟火速入手。早上喷了出门,赶脚自己时不时能闻到剥橘子的清香,对于爱吃橘子的我来说,完美!喜欢的香水,从早晨开始的美好心情。

霞仔出差迪拜从杭州机场出发,免税店Jo Malone香水100ml打八折,正好海盐味儿秋冬季似乎清淡了点,大虾没纠结超过一分钟火速入手。早上喷了出门,赶脚自己时不时能闻到剥橘子的清香,对于爱吃橘子的我来说,完美!喜欢的香水,从早晨开始的美好心情。

纪鸟鸟不想挪窝

试光斑试到天边去了哈哈哈哈

试光斑试到天边去了哈哈哈哈

狭心症
双11的信仰充值、不得不说质量...

双11的信仰充值、不得不说质量…

收那么久日谷简直觉得这是中古二手otz

亚克力划痕多到爆炸(。) 

强迫症发作撕开薄膜也没用 


也可能是我脸黑、算啦~

反正澄可爱w


ps:危险发言


RD真的不行(。) 

就算……也不会出现真香!


真想养娃可以来……问我

质问箱传送、看心情回答


奥斯卡我来惹!!!

被老V安排的明明白白

说来也巧www

小伙伴们都猜准我肯定喜欢


GSC DOLL终于尼玛到了

丢去做衣服然后继续改头毛

我为什么要改头毛……

随便扣一个喷色不好吗(不好


双11的信仰充值、不得不说质量…

收那么久日谷简直觉得这是中古二手otz

亚克力划痕多到爆炸(。) 

强迫症发作撕开薄膜也没用 


也可能是我脸黑、算啦~

反正澄可爱w



ps:危险发言


 

RD真的不行(。) 

就算……也不会出现真香!


真想养娃可以来……问我

质问箱传送、看心情回答


奥斯卡我来惹!!!

被老V安排的明明白白

说来也巧www

小伙伴们都猜准我肯定喜欢



GSC DOLL终于尼玛到了

丢去做衣服然后继续改头毛

我为什么要改头毛……

随便扣一个喷色不好吗(不好


小甜饼烘焙专家

一点点波澜

看到了一篇癌症美少女的文章,理智孤独又温情。

有所触动。

大抵只有把自己置身于绝望的境地想一想,才会觉得自己过的其实还不错,也才会有想挣扎着做点什么的想法。

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也许有惺惺相惜的片刻灵犀。

于是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的一些所思所想记下来,说到底是个有所期待的俗人,渴望理解,也渴望留下点什么印记。

尽管渺小,但我存在。

看到了一篇癌症美少女的文章,理智孤独又温情。

有所触动。

大抵只有把自己置身于绝望的境地想一想,才会觉得自己过的其实还不错,也才会有想挣扎着做点什么的想法。

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但也许有惺惺相惜的片刻灵犀。

于是还是鼓起勇气,把自己的一些所思所想记下来,说到底是个有所期待的俗人,渴望理解,也渴望留下点什么印记。

尽管渺小,但我存在。


冷锋过境

拿施工中的查挡一下

是这两天的【质问箱回答】,感谢捧场

可以点梗的

https://peing.net/zh-CN/52f9a39681fd9f?event=0

拿施工中的查挡一下

是这两天的【质问箱回答】,感谢捧场

可以点梗的

https://peing.net/zh-CN/52f9a39681fd9f?event=0

伊州孤星

别忘了你是为自己写,为自己画的!你决不可能讨好每个人。

但你可以尽情地愉悦你自己,顺带给和你相似的人投来一点点小小的快乐。

别忘了你是为自己写,为自己画的!你决不可能讨好每个人。

但你可以尽情地愉悦你自己,顺带给和你相似的人投来一点点小小的快乐。

梦娴
Adamlinn

一个月之后 1112

又是一个心情很down

心态很崩的一天


改变吧 change urself

一个月之后 1112

又是一个心情很down

心态很崩的一天


改变吧 change urself

🐟zzZ

把lof下回来毒害你们眼睛辽
以后这就是个放傻吊摸鱼的地方👌嫌丑没用我皮厚
考试期间的先打个包传一下

把lof下回来毒害你们眼睛辽
以后这就是个放傻吊摸鱼的地方👌嫌丑没用我皮厚
考试期间的先打个包传一下

邱二

读《十年风雨录》手记

不敢说有感,权当做是一个随手记的小东西吧。

讲真知道这篇文章是民国和现代两条时间线融合起来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涉及民国时期的同人小说多半是要提一句文革的,即便知道这是be也难免痛心好几天。但纠结来纠结去,架不住这是某圈为数不多的“镇圈文”,还是勉为其难地去看了。

不得不说,此前我大概是有心理准备的,又看了目录,对剧情也就有个预设。比如两框背信弃义当了官,把少年时的意气风发踩在脚下勉强活了下来,然后文革惨死;比如三框四处挑事到处革命,被两框举报惨死;比如大角为掩护两框惨死——我自以为这是民国文be的惯常套路,结果文却啪啪打了我的脸。

且不说这文让当年武侠科幻奇幻圈的人几乎全都死于非命,事...

不敢说有感,权当做是一个随手记的小东西吧。

讲真知道这篇文章是民国和现代两条时间线融合起来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涉及民国时期的同人小说多半是要提一句文革的,即便知道这是be也难免痛心好几天。但纠结来纠结去,架不住这是某圈为数不多的“镇圈文”,还是勉为其难地去看了。

不得不说,此前我大概是有心理准备的,又看了目录,对剧情也就有个预设。比如两框背信弃义当了官,把少年时的意气风发踩在脚下勉强活了下来,然后文革惨死;比如三框四处挑事到处革命,被两框举报惨死;比如大角为掩护两框惨死——我自以为这是民国文be的惯常套路,结果文却啪啪打了我的脸。

且不说这文让当年武侠科幻奇幻圈的人几乎全都死于非命,事后回想,觉得两框的结局虽震撼却狗血,大角的结局却是真真算得上是意难平了。而且正文略过就已经令人唏嘘,还偏偏在番外里详说一遍——正文里用匕首割破了你的脖子,番外不虚情假意地医治一番,反而用砍刀砍断了你的腿,作者真是好狠的心啊。

至于三框,我不禁怀疑作者是两框的铁粉三框的黑了,如此安排,真是……我只能说,我在看到最后的时候想的都是:“死了吧,还是死了吧,为什么还会活着呢?”哪怕我只是两框的粉,看到这里也觉得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并非是说作者的剧情设置,而是时局和命运)。看到报馆避难,我以为三框会死,结果张作霖没难为他;看到香港刺杀,我以为三框会死,结果苏冰挡了一枪就没有后续了;看到婚礼绝交,我以为三框会死,结果被杨小邪救了;看到医院被围,我以为三框会死,结果两框居然舍生取义;看到火车被炸,我以为三框会死,结果他放弃逃难阴差阳错活了下来……但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因自己而死,后半生再无故人,甚至连敌人都不在了,只有噩梦一样的场景纠缠不休,又怎能不疯?

关上文档的时候感叹了一句,果然还是悲剧更加感染人,也难怪各个圈子里的“镇圈文”都是be,以后还是敬而远之吧。

—————————————次日补——————————————

我以为这篇文最终困扰我的应该是番外二里大角不明不白的死,同文里的三框一样,“那是一具具焦黑的尸体啊,绵延几百米,燃烧在火焰里,那是今何在半生的噩梦。”但是在最初的震撼、唏嘘、遗憾、痛心之后,这种难过的情绪还是被压了下去,一觉过后,竟然神奇地消散了。而最终成为了我的噩梦的,却是季慈堂大火之前的最飘忽的一句:“江南并没有料到的是,自己走进这个房子之后,就再也没有走出来。”

说实话,自从看了三框的残篇《花痴帮》之后,我对“多年以后……”这个句式有些过敏,所幸这篇文章里还没有太多地运用这种“将来过去完成式”。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已将近晚上十二点,民国风故作艰深的白话、江今二人之外的剧情和民国历史的走向极大地消耗了我的耐性,所以并没有什么感触,也并未意识到这其实也是一个“多年以后……”式的剧透,甚至前面提到了季慈堂大火、后面银子讲述事情的缘起的时候,我还坚定地认为两框一定活过了内战,活到了文革。直到银子讲到日本人来了,三人退无可退,我想的不过也就是两框救了小姑娘,跟三框死于大火,算是应了那句“九州两大天神同时毙命,他们再也无法分开了”,万万没想到……

但是照着我看书不看第二遍的习惯,这个情节虽然震撼,这句话却着实轻描淡写地被翻篇了,然后是大批眼熟的人死于非命,关上文档之后感叹宁为盛世狗不为乱世人。结果今天早晨不知道怎么了,仿佛被那句话惊醒,然后脑子里就像装了商店里滚动的广告霓虹灯一样反反复复地播,背景就是两框一身黑西装从汽车上下来,走进一个普通的门。没有大火,没有日本人,没有三框,但就是挥之不去,睁开眼是文字,闭上眼是画面,想生气却郁结在胸,想大哭却恼怒非常,生生从六点半循环到七点一刻闹钟响,才恢复些神智。

邱二

惊闻沧月是江南的干妹妹,还有些吃惊,算来他们当年风头正盛的时候,恰好是我废寝忘食看金庸的时候。初二时的好友看《七夜雪》我还感慨这书名作者名有种别样的霸道之感,至于《镜》系列,说不上时什么原因,大概是霸道之中带着一种奇怪的公主病气场,所以最终放弃了沧月选择了《八月未央》,当然,这并不见得是一个好选择。近几天对旧事感兴趣,查资料的时候发现沧月的多本小说被质疑抄袭,其中《七夜雪》被质疑高潮剧情照搬《雪山飞狐》,这让我本想着有时间回头看看少年时代曾被追捧的小说的想法彻底烟消云散了。

初三的时候舍友抱怨新买的书用了太多武侠小说的梗看不懂时,我一时兴起借来读,那就是当时已极有名气、后来更副盛名的《此间的...

惊闻沧月是江南的干妹妹,还有些吃惊,算来他们当年风头正盛的时候,恰好是我废寝忘食看金庸的时候。初二时的好友看《七夜雪》我还感慨这书名作者名有种别样的霸道之感,至于《镜》系列,说不上时什么原因,大概是霸道之中带着一种奇怪的公主病气场,所以最终放弃了沧月选择了《八月未央》,当然,这并不见得是一个好选择。近几天对旧事感兴趣,查资料的时候发现沧月的多本小说被质疑抄袭,其中《七夜雪》被质疑高潮剧情照搬《雪山飞狐》,这让我本想着有时间回头看看少年时代曾被追捧的小说的想法彻底烟消云散了。

初三的时候舍友抱怨新买的书用了太多武侠小说的梗看不懂时,我一时兴起借来读,那就是当时已极有名气、后来更副盛名的《此间的少年》。说实话,我的整个学生阶段对校园小说是无感的,如果不是江南借用了金庸的人物,我是断然不会看这么一本书的,以至于十年之后金庸起诉江南《此间的少年》侵权时,我的心情是即为复杂且感慨的。

不过话说回来,江南的文笔是足以让我入坑的,无论是当年不知不觉当成金庸武侠同人看的我还是若干年后大学毕业之后怀旧的我,这本书里的故事、叙事方法、行文方式,都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这种影响是当年看了毕淑敏余秋雨之后在语文试卷上仿写所不能掩盖的,此后多年中我日记中的叙事部分,乃至于高考后的怀人小品都有很深的江南文风的影子。

高中后我终于有了可以自由连2G网络上网的手机,偶尔也会上网看看小说,机缘巧合看了《一日囚》,惊为天人,想搜一下作者,补一下他的其他作品时,却得知作者已逝,顿时满心遗憾,失了进一步搜索的心,错过了最后一个了解我国幻想小说(科幻、奇幻、魔幻)圈的机会。

再后来大学看《盗墓笔记》,工作后追马伯庸,都没有再做进一步的了解,完美错开。

现在想想,大二的时候在人人网上认识的朋友里,便有整天喊着“铁甲依然在”的少年,算起来那时候2013年,正是《九州志》停刊的年份;2017年《悟空传》上映的时候,也有朋友一边骂着电影一边安利小说,只不过丝毫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直到我在知乎关注了唐缺,才在只言片语里了解了“九州”,刨根究底的毛病让我知道了南北九州,知道了江南最有名的作品其实是《九州•缥缈录》。

至于冒学入坑,不过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但是这“块垒”到底是那一块,恐怕我自己也说不清,从一见知交到挚友反目,从放弃前程追随到割袍断义,都好像有,又好像都没有。由于统共没有几天,所以只是补了几个短篇和相关的人物关系,但是我越发觉得作为一个童年就通读凡尔纳和金庸,少年时还试图在金庸武侠世界观上写现代武侠的中二少年,没有在中学阶段听说《科幻世界》《今古传奇》《九州幻想》是十分不科学且遗憾的,以至于今天我要隔着十年的时间去翻当年豆瓣的帖子,至于金庸客栈和清韵,真的就只有心驰神往了。

—————————————分割线——————————————

入坑之后仓促之间看了今何在2001年的一个坑《花痴帮》,感觉风格介于古龙与金庸之间,剧情之诡异偏古龙,文笔之厚朴偏金庸。但是《百年孤独》开头梗滥用的令人发指。想到曾经与菊神讨论过类似“多年后回想此时此景”的套路,我认为可以瞬间营造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显得沧桑悲凉,而且我是一个无剧透不读书的人,这种句式可以说是官方剧透,令人愉快。但是菊神觉得《百年孤独》珠玉在前,别人再学也学不来这种神韵,在整篇小说的悲壮苍凉感不足时使用这种句式,只是暴露了作者对剧情的驾驭能力有限,文笔不够时还有作者人格吐槽的跳戏感。当时那场讨论后我其实是不以为然的,直到前几天我看了《花痴帮》,不过想来这是将近二十年前的网络玩笑之作,用这个梗大概还是新颖的,最关键的是,在这篇只写了开头的小说里频频出现这种句式,可以最大限度的让误入此坑的读者推出最接近作者原始想法的结局,勉强算是一件幸事。

—————————————分割线——————————————

以上写于2018年10月29日,次日金庸先生辞世,更添唏嘘。

十六

会一直喜欢大家的

我是智障16

会一直喜欢大家的

我是智障16


十六

看到大家给我的小蓝手小红心和评论 真的好高兴好高兴

虽然不算是很多,我还是感到很快乐呢

屏幕前的我正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看到大家给我的小蓝手小红心和评论 真的好高兴好高兴

虽然不算是很多,我还是感到很快乐呢

屏幕前的我正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mondsuchtig

[雜][科普向吧] 菊池寬其生平

副標題: 關於我頭像裡那個男人(X


最近手感不好, 寫點自己筆記的科普吧

如果有什麼有興趣的文豪軼事也歡迎討論! 


今天想討論介紹的是, 一個絕對不可能在文豪野犬裡出場的作家


菊池寬


原因無他, 因為朝霧一旦讓他出場, 文野芥川龍之介部分的人設就得崩了(.....)

這原因大概同樣套用到所有作為芥川老師大親友的文豪們身上, 

(不過也不是不可能啦, 畢竟迷弟太宰都那樣了(?


首先要澄清的是, 文豪芥川龍之介的交遊非常廣闊, 在田端故居的時候, ...

副標題: 關於我頭像裡那個男人(X


最近手感不好, 寫點自己筆記的科普吧

如果有什麼有興趣的文豪軼事也歡迎討論! 




今天想討論介紹的是, 一個絕對不可能在文豪野犬裡出場的作家



菊池寬



原因無他, 因為朝霧一旦讓他出場, 文野芥川龍之介部分的人設就得崩了(.....)

這原因大概同樣套用到所有作為芥川老師大親友的文豪們身上, 

(不過也不是不可能啦, 畢竟迷弟太宰都那樣了(?


首先要澄清的是, 文豪芥川龍之介的交遊非常廣闊, 在田端故居的時候, 做為當時文壇的龍頭還吸引了同樣當時許多聞名的文人住在附近, 

例如菊池寬, 室生犀星, 萩原朔太郎 等等

所以首先在交友面, 跟文野芥川龍之介就已經完全不同

(可以想像如果真實文豪的交友關係套到文野中, 太宰一定是會被一眾芥川的好友們直接抓出來道歉的(欸

(真實文豪的芥川與谷崎之間的友情, 也僅在文野小說Beast中不同世界線體現出來

我猜朝霧真是不想去動芥川老師人際關係這塊.....畢竟要成群結黨芥川的交友圈文豪重要度可以自己組成一個黑手黨)


但是比起谷崎, 菊池寬先生在《文豪與煉金術師》中作為可使用角色出現前, 名聲在日本以外的地區辨識度相當低,

但是我本人很喜歡他.....

如果說芥川龍之介是天才的代表, 菊池寬就是貼近我們凡人的存在


首先基本資料吧, 菊池寬是這位


(轉自Wiki )

1888年12月26日~1948年3月6日(59歲

きくち かん Kikuchi Kan


在文豪與煉金術師中的形象如下, cv是三木真一郎


"寬" 一字在日文發音本來是Hiroshi (比呂志), 但是一般都讓人稱呼"Kan"(寬)


說到這邊或許對他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 但是如果提到他便是日本文學雜誌《文藝春秋》以及日本文壇上『芥川賞』,『直木賞』的創辦人, 或許就清楚很多


對就是這個男人創造出了芥川賞讓太宰治搞事(不

既然他會以芥川龍之介的名稱幫獎項命名, 首先就先得說到他跟芥川龍之介的關係


簡單講, 就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

好吧兩人其實是在一高(第一高等学校, 現東京大學教養學部)時期認識的同學, 菊池寬比起芥川大三歲, 二十二歲才入學

兩人關係有多鐵, 大概可以從以下看出


芥川跟菊池寬, 久米正雄一起出了同人誌 《新思潮》

芥川將自己長子命名為芥川比呂志 (就是菊池寬"寬"的另外一個念法)

芥川死後將自己的遺書交給了菊池寬

芥川龍之介的葬禮上, 由菊池作為好友代表致上弔辭

菊池寬以芥川之名設立了芥川龍之介賞, 專門給予日本文壇上的新人作為文學賞



他們關係好嗎, 我覺得用好友名字給自己兒子命名已經挺明顯了(.

所以之前說文野 菊池寬不可能出現就是這樣, 給芥川當好友吧從此以後又多一個樋口型的老哥在罩芥川(X

不給當好友吧菊池寬的人設分分鐘要崩(.

只能期望當時七個在貧民街裡的小夥伴有他了(遞刀片給朝霧)



回到菊池寬身上來, 要先講菊池寬這個人的八卦跟他的作品風格

先看看菊池寬跟芥川龍之介在文煉中的分類




菊池分類是大眾小說



芥川是純文學


文煉分得很精闢, 菊池寬比起芥川龍之介的作品, 的確更加普及親民一點

他創作了很多戲曲, 與在雜誌上連載的通俗小說

例如當時火紅一時的戲曲 《父帰る》(父親歸來)

小說則是《真珠夫人》《恩讐の彼方に》算是中文譯本裡最為通俗的幾篇了其他我也找不到譯本連日文本都好難找(.

這也注定了他跟好友芥川相差甚多的文學路線

比起芥川(還有同期好友久米正雄)以純文學迅速的得到了當時文壇巨巨夏目漱石的賞識, 只在雜誌上連載輕小說(不 的菊池可說是在當時文壇巨巨眼裡有點難登大雅之堂了(以純文學的路子來看,並非貶低菊池寬先生)

但是他依舊沒有修改自己的文學路線, 一路往大眾文學的路線奔去

(雖然是這樣說, 但是他也曾經嘗試過純文學, 只是似乎被夏目狠狠地批評了一番)

除此之外, 我個人最喜歡的還是一篇《無名作家の日記》(無名作家的日記)

這篇作品要從菊池寬的一個小八卦開始(.



菊池寬少年的時候為人仗義, 非常有義氣,同時也似乎是美少年不要問我後來照片怎麼了大概是男大十八變(.

被芥川評價為"跟他相處有一種跟兄長相處的感覺"

同時性向也被後世的文學研究者懷疑, 因為曾經找到他與學弟的信件中以女性語氣與自稱回復, 宛若情書一般的信件(不過感覺好像也還好你看那個太宰都有《女生徒》了更不用說川端康成的各種小說遊走在危險邊緣(.)

但是這次事件跟他性向其實也沒有多大關係(那為何要講


在一高相識的幾名同學中, 有一名為佐野文夫(有些文獻中為假名青木)相處甚密, 身為學生兩人的生活都不是很寬裕, 佐野有一次向別人借了一件昂貴的披風, 然後並未歸還, 謊稱那是自己的東西穿在身上顯擺甚至還借給不知情的菊池寬穿(搞事) , 

這個侵占(竊盜)案件不意外的被發現了, 但因為佐野的父親是教職人員, 面對害怕這樣會無顏見父親的佐野, 菊池寬站出來說這是他偷的

雖然當時知道菊池寬性格的友人與老師都相當驚訝甚至知道他根本是頂罪, 但是在他本人的堅持之下, 還是受到了懲罰,在畢業前夕被退學, 因此最後沒有跟芥川與久米一起在一高同年畢業

雖然沒有了高中畢業證書(. 但是還是想跟同學(應該是芥川等人)一起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就讀的菊池, 卻在這時候又一次受到了挫折, 被東京帝大的上田萬年所拒絕入學, 因此留在了京都大學文學部就讀, 在此時失意的他寫下了《無名作家の日記》



「九月十三日。

 とうとう京都へ来た。山野や桑田は、俺が彼らの圧迫に堪らなくなって、京都へ来たのだと思うかも知れない。が、どう思われたって構うものか。俺はなるべく、彼らのことを考えないようにするのだ。」


這是《無名作家の日記》的開頭, 講明了一個是被壓迫而來到京都的失意作家

全篇以第一人稱敘述(並沒有說到自己就是菊池寬), 並且作家有一名友人「山野敏夫」年紀輕輕就已經在雜誌上刊載小說, 並且得到了文壇大老K氏激賞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 但是這其實已經跟當時芥川以《鼻》一篇得到夏目激賞, 迅速的在雜誌上擁有刊載專欄的事情不謀而合



 「もう「勝負はあった」という気がする。俺の負けは俺自身にさえ明らかだ」

文中主人公如此想, (跟山野的文學競爭)已經分出勝負了, 也早就意識到自己的失敗

文中甚至還提到, 由東京來信的山野說起要辦同人誌, 想邀請主人公一起參與, 並且對於主人公不得不居住在京都一事給予同情.

但是等到主人公寫了小說寄去之後,又被山野"失望""不適合刊載"等言論所打擊, 

這也與菊池寬一直以來過於偏重大眾小說而飽受批評, 以及在東京的文壇上發光發熱的芥川的事蹟相符合 

這對於當時還年輕且抱負理想的他是多深的折磨, 尤其一方更是自己的摯友, 同窗

即便是關懷或是往來信件, 裡面的言詞在此時聽起來都像"諷刺" "為使我丟臉所設下的陷阱"

已經接近心灰意冷的主人公, 寫下了這樣的句子

「俺と彼らとの距離は、もう絶対的に広がってしまった。かえって、こうなると、もう競争心も、嫉妬も起らない。」

我與他的距離, 已經遠到無法迄及了, 事實上已經連競爭心, 嫉妒心都已經消失

「一人の天才が生れるために、百の凡才が苦しむことが必要だ」

為了襯托一個天才的誕生、幾百名平庸之人的痛苦是必要的



在文豪與煉金術師的召裝neta中, 也有提到類似的話


概要: "要說不羨慕那個才能的話, 應該是在說謊吧

但是到了現在, 已經是可以笑著談論這件事情了"


菊池對於芥川大概一直都是嫉妒又羨慕的心情吧



但是實際上他之後仍與芥川維持著良好的關係, 並且1923年用私費成立了雜誌《文藝春秋》一舉得到成功成為有錢人(

後來更用自己的富有資助當時許多文豪後進們, 包含後來有名的川端康成, 橫光立一, 小林秀雄都曾經受到他資助

其實就連太宰在《奔跑吧、梅洛斯》創作靈感的逸聞中, 也曾經對被抵押在旅館的檀一雄說道, 會去找菊池寬借錢來贖他(結果並沒有)


這之後也曾經當過東京市議會議員, 擔任大映新聞社的客座記者等等

最後在二戰後因為被公職追放(這裡原因比較糾結一點, 大概是與當時他所戰的立場有關, 因此被禁止擔任許多公職與禁止於大型民間機構任職) 59 歲因狹心症死去



最後提一提芥川葬禮上, 菊池寬所給的弔辭

我覺得這是最能夠體會兩人友情的一段


「芥川龍之介君よ

君が自ら擇み 自ら決したる死について 我等 何をか云はんや

たゞ我等は 君が死面に 平和なる微光の漂へるを見て 甚だ安心したり

友よ 安らかに眠れ!

君が夫人 賢なれば よく遺兒を養ふに堪ふるべく

我等 亦 微力を致して 君が眠の いやが上に安らかならん事に努むべし

たゞ悲しきは 君去りて 我等が身辺 とみに蕭篠たるを如何せん

                                     友人總代 菊池寛」


「芥川龍之介君:

這是你自己所選擇的, 自己所決定的死去, 我等無從置喙

只不過當看到你死去的面容, 散發著平和的容光, 此讓我們甚為安心

友人啊 , 請安心的長眠吧

你的妻子與兒女我們都會好好養育照料

此為我們所能盡的棉薄之力, 希望能讓你的永眠更加安穩

只是面對你的離去, 我們還是感到了悲傷, 自此以後我們身邊又將是如何的蕭條寂寥啊


如果有機會投票選最希望在文野中出現的角色, 我覺得我還是會投菊池寬的

現在就只能嗑點文煉糧了嗚嗚嗚我私心放個召裝圖(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