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杂勘

83511浏览    327参与
smwy削nm屠

【私设】勘探员/孽蜥/杂技演员的皮肤私设

其实打过一次了

然后忘存档了

我很坚强去你妈的坚强我要抱抱

ooc警告!含杂勘,蜥勘,双勘,双杂,双蜥向,注意避雷嗷

不知道这种要不要打tag,想了想还是打上了

不喜勿入

----------------------------------------

引魂人

.诺顿家老大,人妻

.一般不会生气

.想保护好自己的兄弟们

.因为被喷丑好像没什么朋友,但还是算有的,比如结晶体和愚者之心

.会看见幽灵


魔物管理人

.喜欢哭哭和小动物

.诺顿家老二

.会看见小精灵(和引魂凑个灵异组?)

.如果鼹鼠在身边会感到安心,因此经常去找鼹鼠

.永远都不可能和红鳞在一起,主...

其实打过一次了

然后忘存档了

我很坚强去你妈的坚强我要抱抱

ooc警告!含杂勘,蜥勘,双勘,双杂,双蜥向,注意避雷嗷

不知道这种要不要打tag,想了想还是打上了

不喜勿入

----------------------------------------

引魂人

.诺顿家老大,人妻

.一般不会生气

.想保护好自己的兄弟们

.因为被喷丑好像没什么朋友,但还是算有的,比如结晶体和愚者之心

.会看见幽灵


魔物管理人

.喜欢哭哭和小动物

.诺顿家老二

.会看见小精灵(和引魂凑个灵异组?)

.如果鼹鼠在身边会感到安心,因此经常去找鼹鼠

.永远都不可能和红鳞在一起,主要是两位太难遇见了


堇青石

.家里蹲一个,除了漫展就哪也不去

.诺顿家老三,天天带个眼睛

.没什么名声的小主播和写手

.有所有人的本子


锅盖头

.真的阴沉寡言

.诺顿家老四

.会蜥语,只和实验体和结晶体谈得来

.老是待疯人院里

.被迫害妄想症和肺尘病很严重


鼹鼠先生

.死傲娇

.诺顿家老五,很不满一个家里蹲和一个病人会排在自己前面

.喜欢揍结晶体,抖s

.喜欢宝石

.会各种拳法

.对魔管很是照顾(隐藏哥控?

.和雨燕先生是朋友

.除了蜥蜴们自己最高


麦当劳

.画风神奇

.诺顿家老六

.一直都很快乐

.他在狂笑!(???

.总是给愚者之心惹麻烦

.无限汉堡


解谜者

.活着的十万个为什么,好奇宝宝

.其实很聪明的,就是有点自卑

.有些腼腆

.诺顿家老七,弟控


冬装

.外冷内热

.诺顿家老八

.其实也没那么冷漠,只是装起来而已

.对那个日服私设的麦克(抱歉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很感兴趣

.实际上存在感有些低


流浪者

.有点中二

.诺顿家老九

.喜欢吃血糕,不喜欢阳光和大蒜

.因为不敢出去所以早上是位家里蹲晚上是位夜之精灵

.是吸血鬼不是乞丐哟www


还有飘忽不定的原皮和旧装

原皮和旧装算是元老,比引魂人的位置大就是了。虽然不经常理他们但闲着时会来看看他们。

旧装本来就不喜欢理人,甚至有点不喜欢其他诺顿。



愚者之心

.麦克家老大

.很少笑了,因为分裂时“喧嚣”没有了的记忆被放大

.刀子嘴豆腐心

.喜欢喝茶

.对麦当劳的捣乱很是头疼,但不至于生气

.不喜欢那位日服私设的麦克“哥哥哥哥”地叫


雨燕先生

.麦克家老二

.超腹黑,谁敢骂或者动引魂基本就凉定了。

.总是笑,可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怕伊莱(我还是忘不了伊莱喜欢飞禽这个特性

.伪受,有女装癖(和堇青石可以凑个女装组?


绿叶红

.麦克家老三

.专业说媒,可惜自己还单着

.喜欢飙车(多种意思)

.有些善变,很会说话


雨宫莲

.麦克家老四

.喜欢撩小姐姐

.脚踏亿条船

.中二病


joker

.麦克家老五

.没话可说,中二病严重,贼有表演欲


傀儡

.可能是麦克家最正常的人了

.麦克家老六

.害怕弄臣(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说每当有人抽到一个弄臣就会有一个麦克失去他的头啊搞得我都觉得傀儡好惨了!

.性格安静温和


日服私设的那位麦克

.麦克家老七

.性格活泼,喜欢蹦蹦跳跳

.经常找冬装一起玩

.其实是个攻的说,只是看着像受



结晶体

.卢基诺家老大

.天天被鼹鼠揍可是不是抖m

.沙雕一个

.看见魔管经常去找鼹鼠会有些吃醋

.希望自己能治好锅盖头和实验体

.日常把技术教坏给红鳞(不是有意的


实验体

.只会蜥语

.只和锅盖头和其他蜥蜴谈得来

.卢基诺家老二


红鳞先生

.一个很佛系的蜥,因此经常被窃梦行者鄙视

.卢基诺家老三

.很害羞,所以总是无法向魔物管理人表达自己的心意

.不喜欢魔管天天找鼹鼠可自己的心意又表达不出来


窃梦行者

.喜欢“本大爷”地自我称呼

.卢基诺家老四

.喜欢收藏梦,因此有些收集癖

.好惨一蜥,没cp

.很自信,喜欢装帅


男爵

.和堇青石同款家里蹲

.喜欢看番

.实际上很菜的说(在我的感觉里男爵手感不好),但一定要装很厉害

.卢基诺家老五


比尔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绿,难道是暗示?

. 有点厉害......吧?

.但貌似没啥存在感

.卢基诺家老六

.和事佬,但没存在感,你懂


哦对了还有麦克和卢基诺的原皮与旧装(卢基诺以后应该会有的所以wynm快点给我康老卢推演),都是住在自家分裂人格的家里的,麦克原皮喜欢凑热闹旧装不喜欢笑,所以旧装一般不会出现,除非在大事情里面才会露面;卢基诺原皮和旧装认为自己是神仙,飘忽不定。


-------------------------------------------

?好像就这么多了吧,可能有些皮肤我漏了

希望你们喜欢这些小人设吧

生病请假,头痛......

以后写写东西可能也会提及这个

惟楓

【杂勘】你笑一个嘛(补档重制版)

那是一個一如往常的午後,歐利蒂斯庄园內充斥著詭異的氣氛。


可能是因為那裡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畢竟它是個以恐怖、陰森著名的庄园。


抑或者,是大廳內某人曾不揚起的嘴角在作祟?


「哇喔嗚!那是扳手嗎?是遙控器嗎?是機器人嗎?哇!!」坐在中央,和孩子一樣大聲嚷嚷著的金髮男子是“麥克•莫頓”。


一旁的特蕾西小姐一臉疑惑地打量著這個年輕人,噢不,特蕾西好像也挺年輕的(咦?


「可以借我玩嗎?可以嗎?可以嗎?」麥克那彷彿閃爍著光芒的雙眼對特雷西投去了乞憐的眼神。


「可以是可...」


「監管者來了。」

餐桌角落邊的不速之客打斷了特蕾西交出遙控器的動作。


「知道了,抱...

那是一個一如往常的午後,歐利蒂斯庄园內充斥著詭異的氣氛。


可能是因為那裡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畢竟它是個以恐怖、陰森著名的庄园。


抑或者,是大廳內某人曾不揚起的嘴角在作祟?


「哇喔嗚!那是扳手嗎?是遙控器嗎?是機器人嗎?哇!!」坐在中央,和孩子一樣大聲嚷嚷著的金髮男子是“麥克•莫頓”。


一旁的特蕾西小姐一臉疑惑地打量著這個年輕人,噢不,特蕾西好像也挺年輕的(咦?


「可以借我玩嗎?可以嗎?可以嗎?」麥克那彷彿閃爍著光芒的雙眼對特雷西投去了乞憐的眼神。


「可以是可...」


「監管者來了。」

餐桌角落邊的不速之客打斷了特蕾西交出遙控器的動作。


「知道了,抱歉,坎贝尔先生...」

對於特蕾西的道歉,他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繼續低下頭把玩起那圓形的強力磁鐵。


「啊...沒趣...」


「好啦,乖。遊戲結束借你玩去。」


*


遊戲開始了。


與其說這是一場遊戲,不如說是一場追與逃的戰鬥。


「坐上椅子的感覺可不舒服。」

奈布盯著校准失敗的諾頓說道,語氣略帶嘲諷。


到底是什麼人类无法理解的超自然力量让这家伙每局游戏遇到的校准都能比自己一整个星期遇到的还多?


諾頓沒有說話,預料之中的反應吧?雇傭兵這麼想著。


「特蕾西招鬼了啊?」

眼看電機的進度條近乎要漲滿了,校准失敗的電流聲和特蕾西的尖叫聲一併響起。


倒了。


「意料之中啊...她盡力了。」奈布小心翼翼地套上護肘,自顾自地说着。


话说...這人怎麼這麼愛自言自語?


諾頓完成了最後一個動作,廣播中傳出一句機械式重複的句子。


「剩下 四台 密碼機還未破解。」


「好了,特蕾西的血條也快走一半了,我先去救人了啊。」


即使知道諾頓不會回應半個字,不知怎麼的總是會有人和他講話。


「吵...」某勘探員小聲地抱怨,接著便往下一台密碼機出發了。


「諾頓前輩!!」還未到達目的地,前方又是同樣惹人的聲音。


沒辦法,附近也沒電機了。


麥克在電機前揮著小手跳跃,時不時洒落幾顆星星糖在地上,那些糖果和他眼中的星芒一样耀...刺眼。


...好煩。


*


特蕾西的血條早過半了,狂欢之椅上的时钟指针指向数字“6”与“9”的中央,也不知道某傭兵跑哪去了。


特蕾西坐在椅子上,轻轻地调整了个姿势,嫩熟地操作玩偶前往下一臺電機前。


裘克心裡苦啊,電機都被那鐵頭娃修大半了。該要去攔截還是守尸來著????


呵,再叫我聲特羸弱試試?


姐可是你祖宗。


*


「專心破譯。」


「...」


诺顿看着一会杂耍一会吃糖的麦克,用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气音说道。


「可是我很專心啊!前輩,你看從頭到尾我都沒有炸機過!」


麥克仰起頭,好似有點驕傲地笑了笑。兴许是因为诺顿心里在暗笑麦克的天真,差點錯過了校准時間。


不过也對,他怎麼從頭到尾沒校准失敗過?


...玄學吧?


「话说...」麦克歪着头看向诺顿,发出疑问:「为什么我好像都没有看过前辈笑啊?」


「...」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诺顿却迟迟想不到适合的回答。


庄园里的人经历的都是生死关头,每个决定都可能影响最终的结局...


可能活着逃出,或者在从此消失,都是一秒钟能决定的事。


这种时候,大概笑不出来了吧。


可是眼前这个新人,脸上却能永远都挂着灿烂的笑容,像阳光一样,像这团黑暗里唯一的一丝光芒。


这样的孩子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我...不喜欢笑...」诺顿琢磨了一会,给出了极度不确定的答案。


也可以说,在这样的压力中...失去了笑的兴趣吧?


「欸~?那前辈,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嘛,馁?」


「...我拒绝」


*


「啊...沒電了...」

離特蕾西飛天還有一些時間,偏偏遙控器就這樣沒電了。


劣質電池...等等跟庄园主投訴去...


對於裘克來說鐵娃娃沒電這絕對是個好消息。


「紅紅火火恍恍惚惚!我裘克也不是好惹的哈哈哈!!」


裘克欣喜若狂,聽到這個消息的瞬间便马上消失去了。


某機械師...被冷落了呢。


*

「...起心跳了?」

诺顿摸着自己的胸口。当初庄园主在每个人初入庄园时於胸口安装了一只晶片,只要是监管者靠近了它便会震动,所以求生者们一般称它【心跳】。


和诺顿手上的磁铁原理大致相同吧?


「别动,安静。」

诺顿在嘴上比划了几下,示意麦克安静。他好像听见了小丑火箭冲刺时的声音。


麦克摀住了自己的嘴,蹲跪在了板子旁。


「我等一下一砸板,你就往墓碑那里跑。」


「可是前辈...」


他没来得及说完,殷红为主色的身影映入板子前。


「嘻嘻嘻哈哈哈哈——!找到你们了!」


麦克立刻缩回身子,可是已经为时已晚了,那具可笑的小丑火箭砸中了他的背。


接下来,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


麦克只能依稀记得,诺顿将板子翻下,对他大吼了一声【快走】...


接着...他好像被某种引力弹开了。


深红浸染了麦克七彩的戏服,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唯有不断重复的零碎字词——「笑」、「大笑」、「嘲..笑」...


疼痛感如此真实,为什么自己还是一样的那副笑容...?


这是...发自内心的弧度吗?


时间不由得麦克多想,他捂著背上的傷口奔跑著,心中的念頭一下子又改變了。

——「我不能浪費諾頓前輩的好意...」


現在唯一的方法...跑!


「谢谢你...诺顿前辈。」


麦克在小木屋旁倚靠着墙,还在大口地喘着粗气,好...好惊险啊...


他看着一旁红色的箱子,摆在这种地方格外地让人有想扒开它的冲动。


问题是...该放下视如命重的杂技球还是拿着等待治疗呢?


To be or not to be,that your choose.


*


「下次早点过来行吗?奈布...」


特蕾西早已下了令人恐惧的红椅子,身后的是替她治疗的佣兵,迟来的奈布先生。


「抱歉,迷路了。」


奈布正儿经八百地说出了这句话,丝毫不带点愧疚感。


「迷路?拜托...你又不是麦克...新来的都比你强多了...啊痛!」


特蕾西感觉背上插了一根荆棘,刺痛感让她不由自主叫了出来。


「哎呀,这根针管不太好使欸?」


「你他娘是故意的吧!!」


*


「咿呀哈哈——这小子挺会的嘛!」


裘克沿着血迹与脚印向前走,每一步都在拉近自己与诺顿的距离。


「溜我?可是有个代价的」


他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零件,改装自己原本就威力十足的火箭。


碰——!


「打到...了嘻」


裘克的脸上是笑容,而他那微笑永远不会消失。


*


「诺顿倒了?」


特蕾西听见了裘克拉锯的声音,估计那名英勇的勘探员不是死就是伤了。


「麦克呢?有在修机吗?」


奈布急迫地询问,因为,只剩一台密码机了。


这时的压机不处理好,基本上诺顿就是送了人头。


如果这时,麦克开了机子的话...


「你当我克拉克啊?!哪来的役鸟啊!」


*


「前辈倒了?」


麦克看着不远处下跪的身影,那是诺顿没有错。


「这台密码机快要破译完成了...再等等吧...」


可是...忍不住啊...


想去...救赎...


不知道为什么?


*


「喂,臭小子。抓你可花了我不少时间啊」


「...」


「你看看你,什么不做偏要作死哈哈哈!那个新人好像叫什么...麦克来着?」


一个名字忽然漂入小丑脑中...他是谁来着...忘了?


「...」


诺顿持续保持沉默,一颗稳重的心才配以上战场奋斗的人。


「欸欸,正说着呢人就来了哈哈哈!」


「...?!」


那家伙...怎么会过来?


*


「对不起...我来了。」


麦克忍不住想将嘴角往下拨,以一种成熟的表情面对监管者。唇角的疼痛却不断提醒着他,这张脸没有这种功能。


「滚开。」

诺顿望着距离仅仅隔一板子的麦克,用了喉咙所能及的力气嘶吼。


「咿哈哈哈哈——!想砸我板子?这个新人够天然啊哈哈哈——」


裘克手上的火箭筒早已蓄势待发,他用衣袖擦拭著本该是硬生生被诺顿与麦克的血液染成深褐色的火箭头,嘴上的笑意藏匿不住。


「我数三个数,你不过来我可要过去了嘻哈哈哈哈哈哈——」


监管者恶趣味的挑衅是何等尖锐与刺耳,但他的忠告却是有意义的,麦克不向前走,他迟早会带着推进器冲过来。


「3——」


裘克笑容愈发狰狞,像是发现了小绵羊的大野狼一般。


「2——」


诺顿放弃了挣扎,看来今天是得平局了。


「1——!」


*


「麦克不会是去救人了吧?」

这已经是这局游戏的第六次,第六次奈布把特蕾西当作克拉克的役鸟的使唤了,特蕾西很无奈。


「我现在居然反而希望他在修机了...三跑也好...」


特蕾西面无表情地准备最后一次完美破译,暗灰色的天空却响起了一句话。


虽然参杂着杂音,但特蕾西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技——员 已救下 勘...员」


「不会吧?」


*


是的,连丑皇也懵了。


「什么情况——?」


裘克看着满地的巧克力糖浆,怎么也想不明白。当他回过神时,那两只本应是瓮中之鳖的求生者早跑得老远了。


*


麦克紧握着诺顿的手,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那道令人不寒而栗的红光。


这是第一次,麦克不在乎是否有观众们的喝彩而进行的表演。表演内容很简单,是自己最擅长的杂耍。


当杂技球接触地面时所造成的冲击力足以让操作者在空中留步几秒钟。经过麦克在马戏团所受的训练,他早已能掌握这股难以控制的能量了。


看来自己真的赌对了。


那道矮墙并不是障碍,而是麦克的考验。


大门那段传出了自由的声音,麦克拉着诺顿向那个方向冲刺。特蕾西朝他们招著手,奈布在输入密码,而小丑?打现在也已经晚了,也挽留不了多少人了,索性放弃追击。


「前辈,真不敢相信我们逃了出来!」麦克摇著诺顿的肩膀,兴奋地大叫。


「你这是要把监管者喊过来吗?」特蕾西笑着说,大门开了。


「特蕾西你别贫了,这局各位同志的表现都挺不错,继续保持啊!」就连奈布少有地露出微笑,显然他对自己刚才那个差点目送队友去世的救人法感到万分满意。


特蕾西和奈布说着说着就离开了地图,剩下诺顿和麦克两人。


「...莫顿」诺顿停下了脚步。


「欸?前辈啊!叫我麦克就好了啦!!」麦克对于自己似乎对前辈留下了点印象这点感到惊讶。


「好...麦克」这么叫起来有些别扭,像是熟人的样子...诺顿腹诽,没有蠢到把所想的真相直接摊盘。「为什么要回来救人,很危险。」


寻思著自己似乎是想要感谢他的样子,话到嘴边却成了指责,但这话中多少还是能听出些担心。


「馁?哦...就头脑一热就想去救了啊!!」麦克挠了挠后脑勺,又一次拉起诺顿的手腕。


虽然是同性,诺顿却自始至终都觉得这动作很不适合,却没有反抗,只是用他那微弱得像SOS信号的声音说了一句:


「麦克,希望你下次别这么冒险了,好吗?」


「好啦好啦!!欸?等等...前辈你刚刚是不是有笑一下?!」


「...没有。」


「啊啊啊!前辈前辈!!我刚刚没有看到啦!!再一次再一次!!你笑一个嘛...!!」


「...」


好吧,这个阶段还不到他对那家伙敞开心扉的地步。


smwy削nm屠
大爷看看吧也没很用心(不)链接...

大爷看看吧
也没很用心(不)
链接https://b23.tv/av78540707

大爷看看吧
也没很用心(不)
链接https://b23.tv/av78540707

星墨镜

只是一小堆鱼,私心tag,最近实在太忙了等寒假会画cp图或条漫什么的

只是一小堆鱼,私心tag,最近实在太忙了等寒假会画cp图或条漫什么的

故里草木
是第五人格语c群,有abo因素...

是第五人格语c群,有abo因素,绿帽子麦克是严管,他处理大部分事务。
详细戳公告,再详细戳许愿墙,群略冷因为年末了,里面的人儿很和善不会冷落你,就是这样啦欢迎来玩么么么么么。
占tag致歉。

是第五人格语c群,有abo因素,绿帽子麦克是严管,他处理大部分事务。
详细戳公告,再详细戳许愿墙,群略冷因为年末了,里面的人儿很和善不会冷落你,就是这样啦欢迎来玩么么么么么。
占tag致歉。

诺顿家的小虫

飞鸟症【杂勘】

设定是诺顿得了飞鸟症,后化成白鸟陪伴在杂技的身边。

——————

那一天诺顿想起了他以前听到了一个关于一只一直挖不到地面的鼹鼠,它渴望着阳光,终于那一天来了,有一缕阳光照射了过来,小鼹鼠拼命的往那缕阳光挖去,可是它挖到了一个坚硬的岩石,就算小鼹鼠抓破了自己的爪子也无济于事,它就那么望着那一缕阳光遥不可及。。。

……

那一天诺顿参加完游戏,受了很重伤,一开始他并没有太在意他的伤口,可就当过了一天他的伤口处,但却飞出了一群黑鸟。他拖着负伤累累的身体,来到了这个庄园里唯一的医生。

医生告诉他:他的症状叫做飞鸟症,在他死后会化作一只飞鸟飞到他爱人的身边,在30天内,如果他认出了你,你将会复活,如果没有白鸟将会消...

设定是诺顿得了飞鸟症,后化成白鸟陪伴在杂技的身边。

——————

那一天诺顿想起了他以前听到了一个关于一只一直挖不到地面的鼹鼠,它渴望着阳光,终于那一天来了,有一缕阳光照射了过来,小鼹鼠拼命的往那缕阳光挖去,可是它挖到了一个坚硬的岩石,就算小鼹鼠抓破了自己的爪子也无济于事,它就那么望着那一缕阳光遥不可及。。。

……

那一天诺顿参加完游戏,受了很重伤,一开始他并没有太在意他的伤口,可就当过了一天他的伤口处,但却飞出了一群黑鸟。他拖着负伤累累的身体,来到了这个庄园里唯一的医生。

医生告诉他:他的症状叫做飞鸟症,在他死后会化作一只飞鸟飞到他爱人的身边,在30天内,如果他认出了你,你将会复活,如果没有白鸟将会消失,化作你的身体永远死去,而你的灵魂也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诺顿知道,这里的爱人指着谁,他从未被对方熟知,对方又怎么那么会在意他的死活。

就在这一刻庄园的广播响起,报道这刚刚那一场死去的人的名字,好像是一位园丁和一位慈善家。后又报道这下一场游戏的人员,有诺顿,艾米丽,奈布,还有,麦克……

游戏开始了,诺顿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可想和那位见面,就当诺顿在寻找着密码机的时候遇到了屠夫,那位屠夫很快的就察觉到了诺顿。

诺顿立马跑到了安全又可以拖延屠夫一些时间的地方。

看来这局他恐怕是走不了了。

看着只剩下一台密码机的诺顿,叹了一口气,他真的太累了,旧伤已经刚刚溜鬼时产生的新伤,血不断地流出,诺顿渐渐发现自己的视力下降,眼前大部分都是黑暗,只能勉强的看着路。在他倒下了的那一瞬间,密码机也一同修好了。

他被屠夫举起放到了大门口的狂欢椅,屠夫用荆棘缠绕着诺顿,诺顿隐隐约约看到了杂技,不敢他很快就被医生拉出大门了,而奈布则是为两人抗了一刀,一同跑出去了。

诺顿抓住荆棘藤的手慢慢垂下,血液随着他的手臂流了一下,滴答滴答。。。

诺顿的身体慢慢了发生了变化,长出了羽毛身体逐渐变小,最后变成了白鸟飞走了。。。

————

【勘探员死亡,勘探员死亡,请……准备进行下一场游戏。】

杂技离开游戏场地回到自己房间的路上听到了那么一句话。

如果,如果他当时跑去救他的话,会不会他就不会死。杂技后悔的看着自己的手心。但是他又想起了那位医生的话。

“就算你去救他,他也活不了的,快走吧。”

他不太懂这句话什么意思,也不想去搞明白,他现在很累,总感觉突然缺了什么。

就当他回到了房间趴在了床上时窗外飞来了一只白鸟。白鸟没有上去打扰麦克的休息,而是停留在窗户上望着麦克。

————

下午有人来敲麦克的门,告诉麦克已经可以去餐厅吃饭了。然后就被窗户上停留的白鸽吸引了。

麦克随着那个人的目光望去,这时候他才发现窗户上的白鸟。

“我可第一次在这鬼地方看到白色的鸟。”前锋感叹道。

麦克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只白鸟。“真美——”

————

【新系列,开个新坑~】


smwy削nm屠

来颗星星糖嘛 #2 《白沙街奇闻》

  与上次的剧情无关(狗头

我要写这篇文让我得到起舞或者维克多的初拥!(不可能

标题是不弹咕咕咕了几个月的片,不知道会不会被不弹骂死(安排),我不会想标题

  感觉有机会可以和月饼或者不弹的私设阿勘一起做个沙雕玩意(狗头

是鬼魂麦克x疯人院引魂人,麦克设定改成无邪气攻

嘛,无邪气攻是啥(我也是看360百科的):无邪气攻,幼稚型攻君,拥有懂得如何享受人生的天赋才能的人。为了活跃气氛,甚至心甘情愿自贬身价。因为在任何场合都是好好先生,在恋爱方面也会是最先向友人做出让步的笨拙的恋爱类型。平时总摆出一副调侃的样子,独自一人时,也会对事物进行一些复杂的思...

  与上次的剧情无关(狗头

我要写这篇文让我得到起舞或者维克多的初拥!(不可能

标题是不弹咕咕咕了几个月的片,不知道会不会被不弹骂死(安排),我不会想标题

  感觉有机会可以和月饼或者不弹的私设阿勘一起做个沙雕玩意(狗头

是鬼魂麦克x疯人院引魂人,麦克设定改成无邪气攻

嘛,无邪气攻是啥(我也是看360百科的):无邪气攻,幼稚型攻君,拥有懂得如何享受人生的天赋才能的人。为了活跃气氛,甚至心甘情愿自贬身价。因为在任何场合都是好好先生,在恋爱方面也会是最先向友人做出让步的笨拙的恋爱类型。平时总摆出一副调侃的样子,独自一人时,也会对事物进行一些复杂的思考。运用爽朗的笑脸和甜蜜的口吻来获取对方的心,一旦对方陷入其中,就绝对逃不掉。

好了没话了


----------------------------------------------

    ”大家都以为我疯了,可没有人能看见他。“



   引魂人托着腮,在楼顶上呆呆地看着星星。

  ”引魂,该睡觉了哦!”结晶体在下面喊道。

  “哦!”引魂跳下房顶,径直走向自己病房。

  结晶看着他寂寞的背影,只是苦苦地一笑,然后看了看手上的病历单。

  “引魂人,27岁,男,症状:妄想症。声称自己能够看见逝去的灵魂,还可以与”他们“言谈,因此造成各种混乱。”

  


  引魂躺在床上发呆,上铺的锅盖头已经睡了。

  “真的!就在你身后!有满脸仇恨看着你的怨鬼!”

  “啧......开什么玩笑......”

  “疯子......”

  他绝对不会忘记那个开始。

  那时,他在一个宴会上谈笑风生,仅仅眨了个眼,那些“逝去之人”,就缓缓出现在眼前。

  他一声惊呼,然后就产生了上面的对话。

  结果可想而知。

  还是睡不着......

  偷偷出去走走吧?

  引魂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看见那个黑漆漆又冰冷的一个个铁柱,叹了口气。

  与其说这里是“疯人院”,不如说......

---------------------------------------------------

不能用电脑了,妈妈催了。

下集也继续写这个咕

时生
原Twitter:テバサキ(@...

原Twitter:
テバサキ(@o08OO80o)
https://twitter.com/o08OO80o/status/1178705419075588096?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テバサキ(@o08OO80o)
https://twitter.com/o08OO80o/status/1178705419075588096?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我裘裘了

这个号再不经营一下怕是废了。
都是指绘的稿子。P2是情头。勘杂勘向。

这个号再不经营一下怕是废了。
都是指绘的稿子。P2是情头。勘杂勘向。

沫言gg

好。俺混更了
是麦克们给鼹鼠的欢迎会(??——(来庄园顺序指俺得到的时间顺序。细节俺不抠了

好。俺混更了
是麦克们给鼹鼠的欢迎会(??——(来庄园顺序指俺得到的时间顺序。细节俺不抠了

时生
原Twitter:ふみかほ(@...

原Twitter:
ふみかほ(@ humikaho)
URL:
https://twitter.com/humikaho/status/1201857788562956289?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ふみかほ(@ humikaho)
URL:
https://twitter.com/humikaho/status/1201857788562956289?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笙萧
摸了,勘杂太香了(动作废∠(...

摸了,勘杂太香了
(动作废∠( ᐛ 」∠)_)
这对我好爱!!

摸了,勘杂太香了
(动作废∠( ᐛ 」∠)_)
这对我好爱!!

林梵

【杂勘】【系列文/主播梗】⑦他是星星

【合集名:《他的定律》】

【章节数:⑦他是星星】

【全文字数约3k4】

【本系列cp:杂勘(主),殓先,杰佣(注意避雷)】

【ooc警告】

【纯甜小甜饼】

【治愈阳光梗王白切黑杂×少言精髓金句机勘 (是这样的设定啦,不过我不确定会不会跑偏)】

【开头也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好啦】

32.

桌上放着一碗蔬菜粥,飘着淡淡的一层热气, 能够闻到清淡的米香里掺着一丝蔬菜的素香。麦克以为诺顿指不定要弄出来什么黑暗料理,却没想到是真的会做饭。不过没食欲是真的,只舀了一勺小小地泯了一口。意外的很好,又想到虽然感冒但还是必须要吃点东西的,索性就把一碗搜刮了。麦克忽而觉得这个下午会变得...

【合集名:《他的定律》】

【章节数:⑦他是星星】

【全文字数约3k4】

【本系列cp:杂勘(主),殓先,杰佣(注意避雷)】

【ooc警告】

【纯甜小甜饼】

【治愈阳光梗王白切黑杂×少言精髓金句机勘 (是这样的设定啦,不过我不确定会不会跑偏)】

【开头也求一波小红心小蓝手好啦】

32.

桌上放着一碗蔬菜粥,飘着淡淡的一层热气, 能够闻到清淡的米香里掺着一丝蔬菜的素香。麦克以为诺顿指不定要弄出来什么黑暗料理,却没想到是真的会做饭。不过没食欲是真的,只舀了一勺小小地泯了一口。意外的很好,又想到虽然感冒但还是必须要吃点东西的,索性就把一碗搜刮了。麦克忽而觉得这个下午会变得不一样了,会比往常轻松,安逸很多……如果他没往诺顿那边瞅的话,可能就直接躲回被子睡了。但是他选择去看诺顿打游戏。

“还是不太习惯杂技演员的操作吧,有点崩,五台上挂。”

“不,二挂了。”

麦克过来就看见杂技演员被丢上了椅子,又鉴于诺顿本来就是个人皇,本能的觉得这是开局一挂。诺顿说这是二挂的时候被惊讶到无声。

“……秒倒了,手机给我的时候刚刚被A了一刀,然后……”

“反向拉板,“当”送了一阶。”诺顿不情不愿地承认。

“现在是二阶了。”开局走地的摄像师啪啦啪啦地甩牌。麦克颇有意思地看着诺顿解释。

“是……我想扔个弹跳板……”

“没跳过去?”

“……嗯”又小声地应了一下。

“唉?人皇秒倒啦?”故意夸张的问。

“……别,就当没看见……”支吾了半天诺顿才回答。

麦克没想到诺顿是这么个不经羞的类型,呆了一下,当即就笑了。

“别笑……这个分掉了我还可以给你刷。”

“行行行,那就刷到四阶一啊。”麦克当即一个狮子大开口。

像一个压榨员工的老板。诺顿当即就这么想。

“你这是个刚上四阶的号。”

【麦克你简直是剥削的地主】

诺顿愣住,看着手机侧面弹出来的那个弹幕。

“不逗你了,手机拿来,看哥哥给你秀一波。”

麦克终于笑够了,勾了勾手指头,让诺顿把手机拿来给他去挽救一下崩坏的局面。

“啊……那那个……你开的直播……带的粉丝吗……”

说话当即结巴起来。

“嗯,不然为什么刷时长呢?”

诺顿其实没听清楚麦克被他发现打游戏时候应答的那句话,尤其是后半句,他以为麦克只是单纯的打个排位不想掉分……那带粉丝的话,自己真的是拉后腿了。

“对不起,让你们掉分了。”诺顿诚恳地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我是那个香香师】

【莫得问题小诺顿都会有失误的我来接你了】

【错字受】

【噗!正在修机的小特非常悠闲地打了一长串字表示没关系,并炸了机。】

“非常感谢!”

“我……再试一下。可以吗?”

【没问题的我来救你负责天秀】

【我也可以】

【OK的】

诺顿看着杂技演员马上就要被捞下来,和旁边弹出来的弹幕。最后朝麦克那个方向歪头,问道:

“可以吗?老板?”

麦克看着对面的人,应了一下,对着诺顿笑了笑。怎么?压榨员工的老板?看着诺顿重新专注于屏幕上的角色。猛然发现,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那人。
 

他手指流畅地划出一道弧线,眼中充满了认真。

流光溢彩。影子跳动着交织在一起,光点环绕在落在屏幕的手上,其中色彩像是被晕染开来,只渲染着那个人,星星点点,构成了一幅画面。

耀眼。

脑子里突然出现这个词。

他是……星星吧……

随即垂下眼,扯开嘴角,心里回荡着初见星星的那种澄澈,仿佛坠入了梦中……

“扯了个平局,老板。”

麦克抬头,对上诺顿的眼睛。

可以看到专属于他的那种干净,专属于他的那种意气。

当然是星星啊,不然怎么这么耀眼。

迎上他的眼神,麦克笑得温柔。

“没赢怎么行啊,小朋友。”

诺顿不知为什么也笑开,眼眸微闪。

“行还是没老板行。”

可以啊,学会回呛了。麦克这么想。

 
 

“拜托你了。”

“OK,挂了啊,有了喵橘忘了妹,有了麦克忘了喵。”

滴答,通话界面被挂断,诺顿和手机一起瘫在客房的床上。可算是安排好了喵橘,那这个下午干什么?想了一会没有任何头绪,开始回忆起了刚才的事。

麦克真的不是一般憨。虽然傻笑是会传染的,两个人对着憨笑了半天,不过论憨这个方面,麦克还是更胜一筹。诺顿手探到他额头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病人有多不老实,头烫着打游戏,当即想打人的心都有了。不过病人还是有病人的好处,诺顿只得无奈地把人赶回了房间,让他和粉丝告别,卧床休息。然后又把药片和一大杯热水拿过来,死盯着麦克喝掉。

现在的话估计睡着有一阵子了……睡着的样子……什么样的?

诺顿还记得自己没给麦克关门,“不给你关门了,太闷了。我那边关上就可以。”现在打开自己这边的门,就可以直接看到麦克那边的懒人小沙发,嗯,坐上去的话什么感觉?

诺顿打开客房的门。

偷偷看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麦克房间这边的风格和客房是截然不同的,简约风的家具规规矩矩地放在应该放的地方,本该看起来很舒服的画面,诺顿看来却多了了几分生冷。没有细想是什么原因,诺顿往左回头看向卧床的麦克。

平时一直是笑颜的麦克睡着了意外地是冰冷了许多,没想过那张脸没了微笑会是这种感觉,诺顿怔了怔,脱了鞋蹭上毛茸茸的地摊,又离麦克近了些。

在公众面前出现的是阳光男孩,私底下出现的则是另外一个大家都没见过的样子……平添了一种距离感……

不知道想了点什么,诺顿眼里充斥着迷茫,疑虑和不安,突然间蹲下,飞快地伸出手。

触碰到脸的那一刻,恍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诺顿立马收回手,蜷缩在床前面的那块地毯上,脸染上了一丝潮红。

……碰到脸了!

抬头看了看床上的人,还好没有醒来的迹象。

……不是故意的!就是感觉很不真实,想体会一下真实感……

诺顿又看了看眼前的人。

“是真的啊……”

是的,那些共同经历喜悦……可以感觉到,都是发自内心的感受,都是真的。

突然释然,整个人都放松了很多。

“不打扰你了。”

怕自己惊动睡觉的麦克,诺顿起身,然后又想起了什么,附身又探上了额头,确认无误后,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房间。重新躺下,深呼吸了一次,望向天花板笑了,眉眼间流露自己都不曾觉察的温柔。

“是真的,就足够了。”

听到那边房间传来关门声的时候,麦克睁开眼睛,长长地舒了口气。“啊,笨蛋……”埋头到了被子里,露出来的一点点部分带着红色。“什么真不真的啊……”

 

33.

周日是学生党的天堂,同时也是大人的天堂,是不容错过的休息日,所以这些时候,直播间的人数也多了起来,自然粉丝增加数目也会变多。

“来了。”

【病好了吗?】

【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啊,看来诺顿把你照顾的很好?】

“没问题,昨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2天就好的体质令人羡慕】

【是吧我一向都是五天躺床上】

【我淦!谁照顾的麦克?!】

【上面的是学生党?诺顿周五在直播间代打了一下】

【话说打的好的人什么都会啊】

【zen的秀啊后来虽然开局二挂的说】

“据当场人士报道,开局二挂真的挺让人震惊的。”

【在现场,当时诺顿不知道开了直播,想让麦克保密来着,结果无良地主就势剥削让他把小号练到四阶一】

【我记得麦克小号不是刚上四阶?】

【所以说是无良地主(滑稽)】

【哈哈哈当时对面肯定飘得不行开局送】

【道歉的小诺顿真的可可爱爱】

【上面的是这么形容一个男孩子的吗?应该是很可很甜(奸笑)】

“唉,这么说人家会脸红哦,不许说了。”

【啧啧啧】

“毕竟是收了‘封口费’的人。怎么不得维护一下?”

【见利忘义】

“嘛,你们往常的关注点不是我吗?”

【哪有,我都不准备续房管了,诺顿那边少,准备倒戈。(滑稽)】

【说的很有道理啊,我怎么不得去诺顿内边带个牌子,庆祝一下麦顿建交】

【???哈哈哈人才】

【你们看着开心就好,不用特地充钱的。】

“欢迎……小民工啊。”

【诺顿顿!】

【今天也是快乐上分的一天嘛?】

【还得有一会吧,这个点他在赖床……】

【唉特老板来了欢迎欢迎】

【老板你也别客气(握手)】

【赖床属性的小哥哥,感觉很萌的亚子】

【那是雷打不动,死叫不起,岁月静好,安之若素】

【这一串是这么用的?】

【我起了,先把号挂着了啊】

【okk】

麦克刷着弹幕,边看边笑。

“好的,你睡吧。十二点叫你。”

【我真的起了】

【我要去叫喵橘】

【喂喵橘吧?】

诺顿赖床,只要是床都可以赖。本来一开始眼睛都没有倦意了,听麦克慢悠悠地说话现在又困了,不过本着早起的心态,诺顿还是从窝里挣扎起来。猛然发现赖的不是自家的床。

不是吧,不是自家的床!恍惚间记得今天早上有人叫我……我是不是把再睡一分钟跟他念叨了几十遍啊!我就知道不应该留下来,为什么昨天晚上这个家伙还病着今天就好了?啊!我要不要现在溜回家?

于是飞快地换了衣服,把房间收拾好,拉上拉链就准备跑。

但是打开门的那一刻,好巧不巧的碰见了出来接水的麦克。

“赖床属性的哥哥真的好萌哦~”

“咳!”

“雷打不动,死叫不醒,岁月静好,安之若素。”

“咳咳!”

■预告

“这波帅吗?”

麦克瞅了瞅抱着平板在后面小沙发上手搓的诺顿。

“帅帅帅,双击666啊老铁。”诺顿面无表情。

“???”

 

■【本章、完】

【这里林梵,固定结尾鸭,有问题可以评论(热爱沙雕评论???)(被打死)追文关注比较方便(疯狂暗示)请求小红心和小蓝手。白嫖是一种不帅气的行为(扶眼镜)】

■作者的话:【啊!给妈妈结婚结婚!】

■番外

诺顿疑惑1:
猛然想起,自己上手的时候,弹幕一直没有动静,二挂之后蹦出来一条才发现麦克开了直播,那个时间段为什么没有弹幕出来?

今日解惑1:
那个时间段粉丝自建的没有麦克的小群:
〖我淦!〗
〖szd啊!〗
〖真好吃嘿嘿〗
〖我错了真的很宠啊!有没有?〗
是的,cp粉的某群,非常热闹。

smwy削nm屠

沙雕改图好好玩噗哈哈哈
是私设的性格,右下角结晶体是因为鼹鼠喜欢揍结晶的特性
相信我雨燕晚上会去淦鼹鼠的
(其实我自己配的话是结鼹和雨魂)

沙雕改图好好玩噗哈哈哈
是私设的性格,右下角结晶体是因为鼹鼠喜欢揍结晶的特性
相信我雨燕晚上会去淦鼹鼠的
(其实我自己配的话是结鼹和雨魂)

愛月撤燈🍊

只是小男孩搂搂抱抱亲亲罢辽

只是小男孩搂搂抱抱亲亲罢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