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杂技演员

31.4万浏览    3078参与
MerLin★*☆

The Best Partner
送同学的那张马戏团三人组!!我终于画了三人同框了呜呜呜(┯_┯)
二页是现代的甜甜麦克,他好可爱啊啊为啥国服没有这皮!!

The Best Partner
送同学的那张马戏团三人组!!我终于画了三人同框了呜呜呜(┯_┯)
二页是现代的甜甜麦克,他好可爱啊啊为啥国服没有这皮!!

辛有巳

团子们

画作业画到神志不清开始迫害庄园里的男孩子们(不是)

团子们

画作业画到神志不清开始迫害庄园里的男孩子们(不是)

斑鸠今天依旧不想写文

摸鱼……
勘杂冬季装我真的很可!

画的时候没有看原图,所以会有很多bug还请见谅👀💦
(比如眼镜(尴尬),描完线打好阴影后才发现忘画了……)

P1是原画,P2是滤镜
滤镜玩我发现诺顿的头被我画大了?……

画得实在是太丑了,就当我是在练姿势得了(然而姿势也别扭的一批……)

卑微JPG.

摸鱼……
勘杂冬季装我真的很可!

画的时候没有看原图,所以会有很多bug还请见谅👀💦
(比如眼镜(尴尬),描完线打好阴影后才发现忘画了……)

P1是原画,P2是滤镜
滤镜玩我发现诺顿的头被我画大了?……

画得实在是太丑了,就当我是在练姿势得了(然而姿势也别扭的一批……)

卑微JPG.

阿大大迪迪
冻黄衣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

冻黄衣
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冻黄衣
来自韩国画手수달 (@KM_NE0): https://twitter.com/KM_NE0?s=09

流泪麦麦头
我被屏蔽了(…)🥺🥺重发一...

我被屏蔽了(…)🥺🥺重发一遍
世界上最棒的杂技演员、麦克·莫顿的周边挂件——!!
@匿名E 代理销售~
一共有四款,是4cm左右的大小,✨预售截止到12.25,然后是五天左右的定做时间,最后由厂家发货~✨时间较长,请大家耐心等待~
预售链接!!!
关于这一套的娃娃五千老师给了我厂家的联系方式虽然那边还没有回复我不过暂且可以期待一下(……)等厂家回复了不出意外可以拥有四款娃娃!!!
关于这个系列的其他角色也有可能会出,不过是在年后了,想要的小伙伴同样可以进群 204274666 期待一下!!

我被屏蔽了(…)🥺🥺重发一遍
世界上最棒的杂技演员、麦克·莫顿的周边挂件——!!
@匿名E 代理销售~
一共有四款,是4cm左右的大小,✨预售截止到12.25,然后是五天左右的定做时间,最后由厂家发货~✨时间较长,请大家耐心等待~
预售链接!!!
关于这一套的娃娃五千老师给了我厂家的联系方式虽然那边还没有回复我不过暂且可以期待一下(……)等厂家回复了不出意外可以拥有四款娃娃!!!
关于这个系列的其他角色也有可能会出,不过是在年后了,想要的小伙伴同样可以进群 204274666 期待一下!!

惟楓

【雨燕先生/杂勘】乖孩子该睡觉喽 EP.4 何谓胜利

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显然的,莱利对那点失去的事物不是很计较。


因为那不过是,社会中最为底下道德感罢了。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他得到了玛莎,他得到了胜利。


Start——


“乖孩子,”麦克歪着头看向刚才进入梦境空间的诺顿。


“最近怎么都这么晚啊?”


“睡不着。” 看得出麦克本想再问些什么,但诺顿很快地带过了话题。


“今天去哪?”他揉着眼睛,揉红了的眼睛旁渗出了些许透明的液体。


“嘛,你是已经习惯了一整套流程了是吧?”麦克笑了笑,也没太在意方才的异常。


反正时间也所剩不多了,这反而是个好现象吧?


麦克打了...

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显然的,莱利对那点失去的事物不是很计较。


因为那不过是,社会中最为底下道德感罢了。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他得到了玛莎,他得到了胜利。


Start——


“乖孩子,”麦克歪着头看向刚才进入梦境空间的诺顿。


“最近怎么都这么晚啊?”


“睡不着。” 看得出麦克本想再问些什么,但诺顿很快地带过了话题。


“今天去哪?”他揉着眼睛,揉红了的眼睛旁渗出了些许透明的液体。


“嘛,你是已经习惯了一整套流程了是吧?”麦克笑了笑,也没太在意方才的异常。


反正时间也所剩不多了,这反而是个好现象吧?


麦克打了个响指,周边的一切立即扭曲得不成样,令人不禁思考梦境的主人究竟是谁,是那只迷茫跟随的羔羊?还是那个掌控了一切的牧羊人?


场景变换到了一间灯光通明的办公室内,坐在正中的男子正忙着处理一叠又一叠紊乱的文件。


“律师?”诺顿猜测著。


眼前这个人和之前遇到的艾米丽医生类似,身上都散发著上等人的高贵气息。 不同的是,后者较为明显的是颓废与无奈,前者则是充满了自信,翻找著文件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进行舞蹈动作一般优雅。


“Bingo!” “每次都是这种人...”诺顿小声地说着。 这就像是麦克的一套规则一样,每次都是与上等社会有关的,和那些老古板的黑白电影几乎没有区别。


“富人的恶总比穷人的多嘛!”麦克大笑,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


“为什么?”


“因为穷人没有心思去搞这些有的没的,他们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存活!”


两人一来一往地交谈,正中的男子也正处理著事务,但仿佛他们处于平行空间,各自做着自己做的事,影响不到彼此。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梦境究竟是什么呢? 好像彻头彻尾曾未怀疑过,好像这一切都是直接灌入潜意识的一样理所当然。


不是从来不相信那种童话、神话的鬼话的吗?


“歪,乖孩子,发什么呆啊?”麦克歪着头问。


果然还是注意到了。


见诺顿摇头,故事也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了。


一通电话打破了和谐,只见男人作势清了清喉咙,对着话筒说: 「亲爱的玛莎,这时候找我,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声线变得油腔滑调,并停下了手边的一切,专注於电话中有些沧桑的女声。


“弗雷迪•莱利,名律师,有个妻子叫玛莎•贝克”麦克说著,眼神自到这里为止压根没移到男人身上过。


...


“然后呢?”


“什么然后?”麦克耸肩。“他又没死”


“...別用那種失望的样子说出这句话。”


“馁?被你发现了”


它是如何做到如此轻视一条人命的?


...


「我知道,我不会 让你失望的」 莱利的脸上浮现一丝魅笑,眼神像是一条缠人的藤蔓一般,在写着大量文字的纸张上勾勒出爱人的样貌。


“他现在通话的那个女人是合伙人的妻子,据说这通电话结束后,合伙人在刚买下不久的军工厂里自焚了,女儿从此下落不明,妻子么...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了。”麦克说着,这次倒是直接爽快地递出了信封。


“喏,盲猜你这次还要给。”经过这几次的测试,发现...乖孩子的道德感似乎出意料的高啊?


不,不对的。


那他就不可能会做出“那种事”,而且还搞不好在这里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吧?


来个测试?在你没有时间准备好你的措辞之前!


诺顿正要接下信封的手停在了半空,犹豫片刻后,他退却了。


“你猜错了。”他说,这不是一个笑话。


忽然兴起的一种没有意义的罪恶感。


况且,要是不递出信件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其实自己也是挺好奇的?


啧,就当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


“...”


两人似乎都在互相试探著。


【他现在才意识到已经来不及了!】


【现在才怀疑他...会太迟吗?】


*


最后那封邀请函还是没有送出,麦克面带不舍地将它收回了,说是留着下次还能用。


“馁,乖孩子!”黎明将至,麦克坐在诺顿床头旁,对着紧闭双眼,呼吸平缓的他说。


“你听过楚门的世界吗?”


“我想说的只是,不要去探究无谓的真相...”


“你可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它说,眼睛直视著的那人依然无任何表情运动或回答。


麦克悄悄地关上门,离开了。


泥巴是狐狸

正在擔憂排位時遇到佛系
有蜥蜴和雜技我好了

P4夫人帶下去的

正在擔憂排位時遇到佛系
有蜥蜴和雜技我好了




P4夫人帶下去的

战卡鸣火

雨燕先生

【反派设定!!!ooc警告】


即使被人窃走,他也会再次为自己筑起巢穴,天性使然。


一场华丽的宴会,麦克.莫顿坐在长桌的边角,与宴会的热闹气氛显得格格不入。没人注意到他,他在与身边的管家说着什么,语气看起来再平常不过。可就在这平静的氛围中,透露出一丝危险。


“呐,five,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麦克嘴角微微翘起,嘲讽的笑了笑。


“这...MK先生,还是不要太乱来...”


“啊...不严重的,这可是令人开心的游戏啊!”麦克的脸上浮出轻蔑和一丝期待。


夜幕悄然降临,雨燕先生褪去了笨重的绒毛,换上了轻巧的燕羽,带着“名号”--“MK团队的领导者”开始这场荒缪的游戏。...

【反派设定!!!ooc警告】


即使被人窃走,他也会再次为自己筑起巢穴,天性使然。


一场华丽的宴会,麦克.莫顿坐在长桌的边角,与宴会的热闹气氛显得格格不入。没人注意到他,他在与身边的管家说着什么,语气看起来再平常不过。可就在这平静的氛围中,透露出一丝危险。


“呐,five,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麦克嘴角微微翘起,嘲讽的笑了笑。


“这...MK先生,还是不要太乱来...”


“啊...不严重的,这可是令人开心的游戏啊!”麦克的脸上浮出轻蔑和一丝期待。


夜幕悄然降临,雨燕先生褪去了笨重的绒毛,换上了轻巧的燕羽,带着“名号”--“MK团队的领导者”开始这场荒缪的游戏。


“砰--”随着一声巨响,王室照明工具全部被销毁,一场“游戏”即将开始。紧接着,天花板上砸下无数雨燕先生特制的胡椒粉球,引起人们阵阵咳嗽,慌忙逃离。


“是谁!”国王扶着墙,怒骂到。


“是我--”一个轻巧的身影跳上房檐。“谢谢你们的招待,兜里的钱我就收下了!”夜幕将雨燕先生衬托的模糊不清,加上夜晚的风,没人知道他是“麦克.莫顿”


“哈哈,那些所谓贵族的钱真好赚”麦克手里把弄着三颗小球,向上一抛,小球精准的落入了口袋。


“今天很开心呢,可是--”麦克拉长了声调“为什么会有人背叛了我呢?”语气开玩笑般,正是这样,让下手们心里发毛。


“波比?你说那个背叛我的人是谁呢?”


“是是是...five!对!five!”波比还是以往的胆小,尽管在队里是个麻烦,但MK因为看他好玩而留下了他。“啊...是嘛...”雨燕先生像fived所处的地方走去。“呼......”波比长呼一口气,是他背叛了MK


“MK先生”five行了个礼


“晚上一起杀死波比,在警察找到这里前,逃走”


半夜,five敲响了波比的门。“唔...”波比带着睡帽,揉着眼睛。麦克抢先越过门,将匕首抵在波比脖子上。“为什么要背叛我呢?”波比见谎话被识破,也脱下平时懦弱的皮囊。“是啊,那又怎么了,反正你们最后也得死。”波比直视着麦克,眼里不再有恐惧。


“那么,在解决那些愚笨的士兵之前,先解决掉你吧!”麦克将匕首刺入波比胸膛。几个小时前,波比这个混蛋三番五次的往士兵那跑。雨燕先生让人去跟踪,发现这个小家伙背叛了自己。


“啊,愚蠢的人连谎话也不会撒呢!”麦克拔出匕首,楼下传来打斗和士兵笨重盔甲的声音。


“啧”雨燕先生从二楼跳下,在士兵的头盔上飞舞,像一只真正的雨燕。


在那些愚笨的士兵还在寻找雨燕先生的时候,他已经逃了。


“啊啊,多好的城镇啊......”


-------------------------


x年x月x日报道


某城镇某贵族家的钱财被洗劫一空,有人目称看到了MK团的头号人物--雨燕先生


HeadMarguerite

第一次指绘,菜鸡来丢人了


指绘太难了( ˙-˙=͟͟͞͞)

第一次指绘,菜鸡来丢人了


指绘太难了( ˙-˙=͟͟͞͞)

奈斯爱邮杂
这对太香了!感谢五千年间太太让...

这对太香了!感谢五千年间太太让我吃上这对!

这对太香了!感谢五千年间太太让我吃上这对!

色弱选手贵腐酒

又做了几个简单的表情包。


爬,有空再做复杂的吧,咕咕。

又做了几个简单的表情包。


爬,有空再做复杂的吧,咕咕。

-白筱-

即使我知道勘杂圈里都是神仙,我也要用腐朽的双手丢出我的垃圾【?】
p1是动图,很……粗糙,看看就好
p2后面基本就是沙雕和摸鱼。
北极勘杂伤不起啊

即使我知道勘杂圈里都是神仙,我也要用腐朽的双手丢出我的垃圾【?】
p1是动图,很……粗糙,看看就好
p2后面基本就是沙雕和摸鱼。
北极勘杂伤不起啊

黑瑟塔嗷呜
几个月前画的。。。凑更吧★杂技...

几个月前画的。。。凑更吧
★杂技演员
炒鸡喜欢麦克鸭

几个月前画的。。。凑更吧
★杂技演员
炒鸡喜欢麦克鸭

白水泉

【勘雜】一夏

現代pa 2000字短打

青梅竹馬/雙向暗戀/過去捏造/OOC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日子輕得像天邊浮著的一層雲,不仔細分辨便看不出哪部分是白色哪部分是藍色。數學課上老師點麥克起來回答問題,他站起來,斷斷續續地說出一道貌似是追擊問題的解題步驟,調皮好惹事的後桌趁他不注意踢開他的椅子,他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哄堂大笑,他笑著地跳起來,和後桌打鬧了幾下便坐下,看見窗外湛藍的天空散發著刺目的光。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午休時太陽炙熱灼人,操場上冒著恍惚的白煙。麥克從教室辦公室出來,搬著厚厚的作業本慢慢地走。諾頓從走廊的一頭走來,他輕輕掃了一眼,發現了麥克散掉的鞋帶。 ...

現代pa 2000字短打

青梅竹馬/雙向暗戀/過去捏造/OOC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日子輕得像天邊浮著的一層雲,不仔細分辨便看不出哪部分是白色哪部分是藍色。數學課上老師點麥克起來回答問題,他站起來,斷斷續續地說出一道貌似是追擊問題的解題步驟,調皮好惹事的後桌趁他不注意踢開他的椅子,他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哄堂大笑,他笑著地跳起來,和後桌打鬧了幾下便坐下,看見窗外湛藍的天空散發著刺目的光。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午休時太陽炙熱灼人,操場上冒著恍惚的白煙。麥克從教室辦公室出來,搬著厚厚的作業本慢慢地走。諾頓從走廊的一頭走來,他輕輕掃了一眼,發現了麥克散掉的鞋帶。 

不動聲色地抬腳踩過去,麥克「哎呀!」一聲朝前倒,諾頓站得近,已經發育厚實臂膀擋住他的半個身子,砰的一聲,作業本晃了晃,窗外遙遠的地方飄來籃球擊打地面的聲響。 

「你還真是笨手笨腳,注意點啊。」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隔壁婆婆的貓丟了,麥克幫她找貓,半路上遇到了從補習班回家的諾頓。在學校他們幾乎不怎麼說話,這時候也十分尷尬,兩個人低著頭找了一路。沿著河堤,穿過草地,在沙地公園裡。一直找到夕陽西沉,麥克很不自在,貓還沒有現身。

諾頓和麥克坐在小時候常玩的鞦韆上,分食一根草莓味的棒棒冰。老規矩,冰多的那一半歸麥克,諾頓不怎麼喜歡甜食,安靜地吃完手中甜甜的冰沙。

幾個小孩在沙地上踢球,球飛過來,諾頓長腿一伸便把球踢到操場中間。冰快吃完了,小野婆婆的貓踱著悠哉的步子出現,躺在麥克的腿上,懶洋洋地打哈欠。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每次下午放學的時候,麥克在圖書館的露台上,總能看到好大好寬闊的天空。看書的間隙他漫無目的地想東想西,想來想去。

要怎樣才能長高兩公分呢?多喝牛奶可以嗎?地球之外有外星人嗎?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嗎?這個世界真的公平嗎?他什麼時候能夠長大? 

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於是他繼續想:今年生日的時候邀請諾頓他會生氣嗎?如果他每天多喝一杯牛奶多跑1000米,他能在今年夏天長得跟諾頓一樣高嗎? 

夜深人靜的時候麥克倒在柔軟的床鋪上,雙腿大開,姿勢放鬆,幻想充滿陽光氣味的被褥里傳來拔節生長的成長的聲響。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距離自習課結束還有五分鐘,前排的女生突然低呼了一聲「有彩虹!」,整個班都轟動了,擠在窗前探頭探腦,仰視著雲彩間七彩的虹光。麥克抬起臉,朝窗外看去,夕陽的金色光輝落滿同學們整齊的製服,變成一種令人難忘的柔和顏色。 

諾頓微微笑了笑,回過頭,毫無準備地與麥克激動的視線在空中相撞,兩個人不自然地挪開視線,一個故作冷淡煩躁,一個有些懵懂驚慌,他們都沒看到,那架難得的雨後彩虹,從遠處看,就彷佛橫亙在他們中間。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同學們一起去徒步,分組的時候諾頓又照常落單。森林的地貌有些複雜,走到半夜他就迷失了方向。麥克一邊吐槽為什麼在徒步前奈布還要冷冷靜靜地講滿三個鬼故事,一邊朝前走。 

麥克也迷路了。

突然的,漆黑的小徑前方閃出一道筆直白光,麥克沿著光走去,撥開草叢後倏地發現其他人都在路口等他。人群中間的諾頓舉著手電筒,表情很臭。 

「這也能跟丟?走吧。」他這麼說道,雖然自己也是。


那個夏天,那個時候。 

麥克的腦袋裡裝了許許多多奇怪的問題,他年輕和善,和每個人都好好相處,單單為成績落後就能責怪自己很久。他想變得更勇敢,想能夠保護身邊的每一個朋友,想這學期的考試成績比上學期再好一點,想今年暑假能有機會跟諾頓再打一次電動。

突降暴雨,麥克沒帶傘,只得去避雨,意外地發現了屋簷下的諾頓。他們都是跑來躲雨的,白襯衫濕透了,衣角滴答地滲著水。腳前的水窪一點一滴地積累起來,搖晃著倒映出他們沉默的年輕臉龐。 

「雨真大。」麥克習慣性地自言自語道。片刻後,他聽到耳邊傳來低沉的一聲: 「是啊。」 

砰砰砰,好像是心跳加快的聲音,雨聲太吵了,於是雙方偷偷認定聲音的來源不是自己。  

一星期後,他們去附近的寺廟完成這學期最後一次社會實踐。擦地板要脫鞋,諾頓默默的將自己的鞋擺在麥克的粉紅球鞋旁邊,被發現後的理由是這樣方便他找。十幾雙各色各樣的鞋擺在鞋櫃上,有的歪歪扭扭,有的整齊乾淨。他們在長廊上比賽擦地,最後把場地弄得一團亂,被氣得青筋直蹦的老師一個個趕回去。 


不知不覺,他們畢業了,長大了。

諾頓結束了工作,照舊來到拉麵館吃麵。透過乾淨的窗玻璃,他看見兩個初中生模樣的男生一前一後走過街頭,球鞋有些臟舊,書包帶子收得很緊。也是那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少年時代早已徹底結束。

歲月這個小偷悄悄地將那些曾經很重要的東西一件件拿走,十六歲的時候,畢達哥拉斯定律對於他價值整整十五分,現在,畢達哥拉斯和他可能不會再有任何联系。 

 有人推門走進來,是麥克,他要了一碗料湯拉麵,熟門熟路地在諾頓身邊坐下。 

立體幾何,平面幾何,可數名詞和不可數名詞,明治維新的基本內容,哥德巴赫的數學猜想,地球之外有沒有外星人,人是善良還是邪惡,他什麼時候才能再長高兩公分。 

這些問題,麥克已經很少再想起。

有些問題的答案他已經知道,有些問題的答案他不再需要知道。 


諾頓偷偷看著麥克汗津津的側臉,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少年時代也不是離開了畢達哥拉斯、阿基米德或者川端康成,就沒什麼剩下。

 起碼他剩下了。 


他笑起來,這時候有一雙筷子伸進他的碗裡,快速地夾走了最後一片魚板。 諾頓怔怔地抬起臉,看見麥克像當年一樣頑皮的吞下了那片魚板,表情自然得好像他就是它的主人,他就是所有稍微多一點點冰的那一半棒棒冰的主人。

 室內的空調運轉的聲音很吵,窗外驕陽似火,年輕的男孩女孩嬉笑著走過大街小巷。他們忽然發現,所有的夏天都是和對方一起度過的,包括這一個,包括下一個。


THE END


-五千年间-

之前的点梗在这里发一下~


P1-P7是 【如果牛仔救人的时候不小心将红夫人脑洞拽下来会怎么样?】
P8-P9是【想看F5的大家喝奶茶~】 

之前的点梗在这里发一下~


P1-P7是 【如果牛仔救人的时候不小心将红夫人脑洞拽下来会怎么样?】
P8-P9是【想看F5的大家喝奶茶~】 

⚜静水云烟

《我二挂!!!(中)》
画风逐渐潦草,雨宫莲。。。。知道是杂技演员就行
佣兵因为开局被追后第2次碰机子,习惯性的认为自己一救回来了,然后带跑了调香一起演了杂技的故事。
佣兵:哈哈哈,种崽,你看我一救无伤回来了!(连搏命都没有用呢)
调香:进展太快有点跟不上啊
杂技:你搏命交没交你心里没点b数吗!!!!她救没救人你心里没有B数吗!!!
空军:???

《我二挂!!!(中)》
画风逐渐潦草,雨宫莲。。。。知道是杂技演员就行
佣兵因为开局被追后第2次碰机子,习惯性的认为自己一救回来了,然后带跑了调香一起演了杂技的故事。
佣兵:哈哈哈,种崽,你看我一救无伤回来了!(连搏命都没有用呢)
调香:进展太快有点跟不上啊
杂技:你搏命交没交你心里没点b数吗!!!!她救没救人你心里没有B数吗!!!
空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