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商隐

11922浏览    423参与
凡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出自唐代李商隐的《锦瑟》,全文是:“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出自唐代李商隐的《锦瑟》,全文是:“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百度资料

口占

中秋例行摸鱼

咳咳复健失败

中秋例行摸鱼

咳咳复健失败

灵犀一线

【桃李】朱砂

  朱砂,是辰砂矿研磨筛净后的红,是章印钤盖下的标记,是墨迹间的醒目,是想说的话落句句于该说处。


  六旬的老人端坐岸前,腰背还是笔挺,精神却没往日的矍铄,花白的头发早已挽不成曾经厚实的发髻,斜插着一根木簪,看着就有些年头了,只是主人护得好,并不见多少旧痕。


  案上分门别类的堆着许多稿,老人把自己点了朱的诗词文章仔细的誊写到新纸,编上号辑录成册。


  这日他从书箱里包出几个木匣,按着新旧打开,笔提起又放、提起又放,砚上的朱砂已都干透,却又无端被几滴带温的水珠子润湿。终究还是重新在砚堂点了水,颤着手把...



  朱砂,是辰砂矿研磨筛净后的红,是章印钤盖下的标记,是墨迹间的醒目,是想说的话落句句于该说处。

 
 

  六旬的老人端坐岸前,腰背还是笔挺,精神却没往日的矍铄,花白的头发早已挽不成曾经厚实的发髻,斜插着一根木簪,看着就有些年头了,只是主人护得好,并不见多少旧痕。

 
 

  案上分门别类的堆着许多稿,老人把自己点了朱的诗词文章仔细的誊写到新纸,编上号辑录成册。

 
 

  这日他从书箱里包出几个木匣,按着新旧打开,笔提起又放、提起又放,砚上的朱砂已都干透,却又无端被几滴带温的水珠子润湿。终究还是重新在砚堂点了水,颤着手把可录的一一点了点,不可录的一一旁批了朱。就想着,那一日他也走了,就只随这几个信匣。

 
 

  停笔掌灯,如今倒真是寻思有底忙了。

 
 

——————————————————————————————————

 
 

 @兔纸  @跳水冠军a 交作业。。。

 
 

最近真的是在deadline前来回横跳😑😑😑。。。

 

张生写字
25-《嫦娥》 唐&middo...

25-《嫦娥》

唐·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

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

碧海青天夜夜心。

25-《嫦娥》

唐·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

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

碧海青天夜夜心。

海越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牡丹》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无题》


@酒卿   @郑小双 

竟然评论里的诗都是小李的!那就放在一起发好了!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牡丹》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无题》


  @酒卿   @郑小双 

竟然评论里的诗都是小李的!那就放在一起发好了!

SoOnna.
Day2 其实好多都很符合hh...

Day2

其实好多都很符合hhhhh感觉墙头里都是超有意思的人

硬要说一个的话,还是义山吧。

李商隐。

一个曾经让我觉得他是个痴情人设的男人。
那个义务教育里留下最多无题诗的男人。

后来我得知了他在两个派系里被挤兑的事,两边都没讨着好,还有他和他夫人的故事。

李义山的形象就在我心里饱满了起来,不再是单薄的晚唐诗人了,是一个鲜活的在朝堂有些失意在爱情面前又有些颓唐的苦情人?

他的诗里总是有一种,我喜欢把这归之为兰波那类颓废美(?)就像是从高山上往下看,有美景,但也会让人想要情不自禁往下跳的诱惑力。

一开始喜欢义山还是因为他也痴汉牧之哈哈哈大小李杜可真是一报还一报,太有趣了。我爱唐朝...

Day2

其实好多都很符合hhhhh感觉墙头里都是超有意思的人

硬要说一个的话,还是义山吧。

李商隐。

一个曾经让我觉得他是个痴情人设的男人。
那个义务教育里留下最多无题诗的男人。

后来我得知了他在两个派系里被挤兑的事,两边都没讨着好,还有他和他夫人的故事。

李义山的形象就在我心里饱满了起来,不再是单薄的晚唐诗人了,是一个鲜活的在朝堂有些失意在爱情面前又有些颓唐的苦情人?

他的诗里总是有一种,我喜欢把这归之为兰波那类颓废美(?)就像是从高山上往下看,有美景,但也会让人想要情不自禁往下跳的诱惑力。

一开始喜欢义山还是因为他也痴汉牧之哈哈哈大小李杜可真是一报还一报,太有趣了。我爱唐朝诗人!

灵犀一线

【桃李】墨

  墨,是浓淡相宜的洇色,是辞藻文章的姿容,是雪月交光的夜深,是缠绵梦境的幽思。


  时隔许久,才又收到了义山的书信。信很薄,被他妥帖的放在怀里捂了整天。今又轮着他在翰林院当直,从早开始落的雪现已铺满了宫殿,此时右银台还真如其名,月光下宫墙殿脊都如银盘上錾出仙家世界。


  令狐学士着人烧了个炭盆来,拥被盘坐榻上,展信凑近了灯烛细看。信里并未多说什么,字色清淡,晕开的墨色把他一手好字边沿都化了,倒是逗笑了看信的人。


  从自己箱格里取了信纸、笔墨,一时兴起又打窗台上拈来些雪研墨,边赏着窗外的雪夜景色,边...



  墨,是浓淡相宜的洇色,是辞藻文章的姿容,是雪月交光的夜深,是缠绵梦境的幽思。

 
 

  时隔许久,才又收到了义山的书信。信很薄,被他妥帖的放在怀里捂了整天。今又轮着他在翰林院当直,从早开始落的雪现已铺满了宫殿,此时右银台还真如其名,月光下宫墙殿脊都如银盘上錾出仙家世界。

 
 

  令狐学士着人烧了个炭盆来,拥被盘坐榻上,展信凑近了灯烛细看。信里并未多说什么,字色清淡,晕开的墨色把他一手好字边沿都化了,倒是逗笑了看信的人。

 
 

  从自己箱格里取了信纸、笔墨,一时兴起又打窗台上拈来些雪研墨,边赏着窗外的雪夜景色,边细细的打圈磨着。

 
 

  不会有人来催他的书,磨至墨色浓厚才提笔蘸墨,拣一些可说与他的,将言语落下笔尖。

 
 

  末尾亦给他附了首绝句。

 
 

————————————————————————————————

 
 

 @兔纸  @跳水冠军a 交作业啦~交作业啦~!

 
 

没有存稿,生活辛苦。。。我对着我家义山果然刀不起_(:з)∠)_。。。

 

青冥不垂翅

【墨魂设|牧隐r18】烛泪

  • 杜牧×李商隐

——皆因李商隐先为之。

这是杜牧脑中最后一句苍白的辩驳。

盈满星辰的天庐四面八方罩着,眼下是随风而动轻拍着他手的细草。杜牧卡住李商隐的手腕将他制在地上,李商隐仿佛毫不在意,抬头看杜牧。杜牧不知冠簪掉在哪里,满头墨发皆垂下挡碍着脸,还偏偏杜牧此刻腾不出手去理。李商隐亦是衣裳半开。

还能说什么?事已至此,杜牧不知还能何以唾嗔李商隐,李商隐也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就仰封住了杜牧的嘴,自己也无法说话。杜牧瞳仁猛一收缩,想无回头路了。然李商隐分明每一步都给他留足了后路,他早完全可以推开李商隐自顾离去,甚至可以阻止并斥骂李商隐。是他竟惯着那人,以至如此。

无端之甘...

  • 杜牧×李商隐

——皆因李商隐先为之。

这是杜牧脑中最后一句苍白的辩驳。

盈满星辰的天庐四面八方罩着,眼下是随风而动轻拍着他手的细草。杜牧卡住李商隐的手腕将他制在地上,李商隐仿佛毫不在意,抬头看杜牧。杜牧不知冠簪掉在哪里,满头墨发皆垂下挡碍着脸,还偏偏杜牧此刻腾不出手去理。李商隐亦是衣裳半开。

还能说什么?事已至此,杜牧不知还能何以唾嗔李商隐,李商隐也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就仰封住了杜牧的嘴,自己也无法说话。杜牧瞳仁猛一收缩,想无回头路了。然李商隐分明每一步都给他留足了后路,他早完全可以推开李商隐自顾离去,甚至可以阻止并斥骂李商隐。是他竟惯着那人,以至如此。

无端之甘已在口中漫开,杜牧心恐连神智一起融去了。杜牧紧咬着齿关,长时间按着李商隐以至指尖发麻。李商隐却仿佛怕杜牧挣脱,咬住他不放。可杜牧还能往哪逃?即使他把李商隐按在地上,他还是心知是李商隐在控制自己。杜牧因多出的二分力气掌握了看上去的主动权,精神上却处于完全的弱势。

倦了,身体和心都是。杜牧松开了加于李商隐的力道,干脆最后一点抵抗都不做。李商隐反扣住他手,抽出另一只手搭在杜牧后颈上。吐息和心跳都在杜牧不远,杜牧模糊忆起上一次的此般景,应是千年以前。

为何不拒绝?

杜牧的前生风流之至多醉青楼。与佳人共卧一榻,狎抱吹烛。却情场宦场皆是失意,一生落拓。杜牧化为墨魂后彻底断了念想,只是蜷缩着在大千沉浮。

他焚去了平生大半诗稿,以为如此便能筛出自己在后世留下的痕迹。最后大半心也随着焚稿一起被烧死,使墨魂只有残缺的神魂。就连这残缺的神魂,竟还要看遍炎凉世态。

那时杜牧的剑才出鞘,夕阳就已被唐民的恨和血染红。唐覆灭了,杜牧一生的希望和失望和遗恨被天嘲弄了。杜牧跪伏于地,十指陷入泥中,喉被扼住般嘶喊不出一声。只能怀着一腔恨以手指扣抓着土地,竟使眼下的泥都被染了色。李商隐靠近他身边,被杜牧一掌推到一边,衣上只留一个手印。

这算背德吗?当下李商隐已经伸手去扯杜牧的衣带,杜牧便就着褪下李商隐的衣物。李商隐身形较之杜牧显得瘦削,月下又被照得苍白,至此才反应过来自己正何为般颤抖了一下。杜牧胡思乱想着他魂会不会来寻他们,会不会找到这里。但事已至此,不由杜牧。

杜牧顺着李商隐的脊背一路下抚,好像在摩挲一张琴。李商隐微喘着舐吻杜牧侧颈,直镌下咬痕。杜牧不禁想明日教人见吻痕可和解,不觉加重了手下的力道。从齐于一名到似乎被迫地在此地留志,是自己一张承受着李商隐所带来的。他为何不能承受我所承受的哪怕一半?杜牧低头狠狠咬住李商隐双唇,直撬开齿关,轻车熟路得自己都惊异。李商隐初时收紧了指节,很快又放松下来。杜牧按着李商隐的腰又去啃噬他的锁骨,只觉那人垂眸注视自己,也全然不抵抗。

自杜牧去吻噬李商隐起李商隐便一直在微微呜咽,声却困于喉间叫不出,最后只盈了满眼霜雾。杜牧每一下都正拨在弦上,李商隐只能伸手拥着他低啜,这分明是李商隐自讨之。

李商隐提着酒壶把杜牧半狭半骗带到这里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支红烛,现在红烛却不知存何处。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多谓此二诗烛泪意象异曲同工,殊不知一自怜、一伤别。杜牧独临褒和贬,多将他和李商隐置于一处。甚至他还在李商隐之下。初时每闻之就愤然郁郁良久;后来便如同充耳不闻,只在心里咬碎牙关。

烛在满天星辰之下坚定地燃着一点零星火光,杜牧以烛灸灼李商隐,李商隐初不躲避,吃痛了才哀求杜牧放缓动作。本自凝魂以来从未经情事,更何况以星夜为幔,以芳草为榻。杜牧耳边已可辨泠泠声,而李商隐烧红了耳根。许是杜牧有意夜黑撑舟,来来回回使水声更为充耳,李商隐忧恐他人知之,可开口只能低吟喘息

李商隐只能紧拥杜牧被动承受,可杜牧又何尝不是在浪潮中被卷来卷去,沉浮不定?烛浸在泪中飘飘摇摇,火却不曾灭。杜牧感水落在他身上,不知是因李商隐抑或天上星落的泪。李商隐又吻住他,却止于相触,仅将两人的体温融于一处。

“我是君何人?”李商隐感一道温潮自杜牧身上漫开才叹息着问。生前杜牧不曾理会他,身后时聚时离的共处可千年,李商隐常待在杜牧身侧。几乎所有为他置于心上者都走了,故国也徒存思。他只想变易史册上不曾记下的二三笔,求得此问的一个完整的回答。

你是——

我还有何人?杜牧的残余的记忆中勉强求索。他还剩什么,他连墓都不剩。

啊……少陵大约算是有联络者。杜牧本与杜甫同宗,生前相隔太远只是渺茫,在墨痕斋中倒时常共谈。杜牧对弈多胜,少陵只坦然道:“走棋谋划,我不及卿。”杜牧也笑道:“文章词律,我却远不及君。”那样的坦荡广博之器,他心知这是他生来便难缘的盛唐气象。

李商隐于杜牧又是何人?他深没于其中的,唯一始终在他身边的,同历好几番狂风骤雨的……

另一座坟。

杜牧的尸骨朽烂的地方已经被推平翻开,什么都不剩。许只有李商隐,可安顿诗文字句中余下的这一缕饱经摧折的魂。

烛灭了,烛泪滴滴渗入广袤的土地。李商隐阖了双眸难知寤寐,杜牧抱着他偏头见星辰皆是天灯上正燃往下滴泪的烛。一瞬时此之已熄彼之正旺,明明灭灭辗转难测。

杜牧下意识地将李商隐护在怀中。冥冥中他的一切都被嘲渎、被曲解、被丢弃,他荒唐了半生了湮泊了几世,恰如不知孰人手中的戏偶。纵是粱稻之谋,他也不能再舍去自己所能持之拥之的最后一点自由。

纺织娘哀叫了一夜。

————

我再开车我不姓杜了

我写得好垃圾我哭得好凄惨为什么我这么烂

青冥不垂翅

【牧隐】春宵大梦

都说狡兔三窟,然与月远不可敌。

恒娥自是多情,人已辗转反侧不可眠,还偏要倾一脉清华入远人床前。李商隐却最是清楚,月光是凄透骨髓的。烛在月光的浸染下也变作了跳跃的冰。

此刻无人在身边,他散发跪坐于月笼处斟酒入盏,望月慢呷。月最无情,月自古至今始终在这里,冷着千万游子心而不为之所动。几片云环绕在她身边享受夜时整片天空仅有的照亮。

可——只有月这一故人未去了,已与妻分于两地不短;令狐綯也没有消息,他寄出的一封一封书好像如掷入了汪洋一片,无一携回音信,唯月仍在可望不可即的天际俯视着他。

曾经李商隐也并非没有见过柔和而清明,就像以团扇遮挡半脸的少女一般的下弦月。彼时他方至扬州,阴错阳差与书记杜牧...

都说狡兔三窟,然与月远不可敌。

恒娥自是多情,人已辗转反侧不可眠,还偏要倾一脉清华入远人床前。李商隐却最是清楚,月光是凄透骨髓的。烛在月光的浸染下也变作了跳跃的冰。

此刻无人在身边,他散发跪坐于月笼处斟酒入盏,望月慢呷。月最无情,月自古至今始终在这里,冷着千万游子心而不为之所动。几片云环绕在她身边享受夜时整片天空仅有的照亮。

可——只有月这一故人未去了,已与妻分于两地不短;令狐綯也没有消息,他寄出的一封一封书好像如掷入了汪洋一片,无一携回音信,唯月仍在可望不可即的天际俯视着他。

曾经李商隐也并非没有见过柔和而清明,就像以团扇遮挡半脸的少女一般的下弦月。彼时他方至扬州,阴错阳差与书记杜牧相逢。时晚春已近,李商隐本要扫落花,偏偏碎瓣总扬起又飘转回尘泥中。他正皱眉,忽明众生岂不也与这花一般?于是干脆就不去扫它,就任落花自葬。

杜牧就倚着树睨目望着李商隐,良久才轻叹又微勾嘴角道:“你总该理出一条道罢?”李商隐还未应答,又闻杜牧道:“其凋时,抑或朽时自由天定,花亦为造化之一啊……”他以指尖抚过花丛,又惹了一阵落英。

如此,你我亦为命定耶?李商隐只在心里问。花在空中短暂的缤纷后打着旋挣扎着仍不免跌入尘泥,他最后只是说:“为君拂落之亦是造化吗?”杜牧不应,反是他脚下的花似是为他不平,略向上飞飞又回到香泥。

在扬州,白日里繁华似景笙歌曼舞,于李商隐大部分时候空洞但热闹。常是晚上独自提一灯笼徘徊到后半夜,看遍夜寂复匆匆落下几笔刻意之愁,近乎每一字都要来回渡步思量半天,一首罢才自嘲。

旧时之月又何如?

“小义山,你看,月亮出来了。”李商隐正埋头于骈文,忽被令狐綯推了一把。李商隐就站起把窗吱呀一推,月亮立马冲了进来。他瞬时什么都忘之云外了,只顾着决目伸颈望那白玉盘。

“这非月亮。”李商隐忽然回头对令狐綯说。

“那依你意为甚?”令狐綯疑惑道。

李商隐对着月光展开双臂,仿若要将这整个玉阙抱入怀中,眸子也跟着发亮:“乃千古来遗恨相思之魂,瞻望此间人间,天下之一日不清明,其之一日不了尽!”

月又失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冷冷看着人间可笑成何样。李商隐抬手问月,汝旁观人间一切岂不寂寞?月拢拢清纱,指向长安——尔核实又非旁观者?

无以应答的李商隐只得掩面离去,一任蟾蜍砧药声敲打心上。几片云又阻住他的去路,他在一片雾蒙蒙中摸索,最后仿佛被一双手牵住,才依从地跟着走——尽管不知此为孰。

一道光将迷雾生生扯裂,掌心的温热才徐徐透过来。李商隐略一抬眼,见杜牧朱衣成焰声音也如天边往:“醒了?再不醒鱼儿都灌你醒酒汤了。”一旁的伎女鱼儿正以袖掩口窃笑。李商隐迷着眼坐起,才感头痛欲裂,低头按着眉心。杜牧起身到他面前,轻轻给他揉着太阳穴:“又无人同你抢,这般连饮不休何苦?天都暗沉了。”

李商隐这才道了声谢拨开杜牧的手,窗外早已黑了——分明他们至此处时日还高挂着。鱼儿附在杜牧耳边说了句话,杜牧笑着点点她的额头。李商隐心烦意乱地整个人趴在几上,只觉眼前如一曲与己毫无关系的昆腔。

鱼儿却打破了这第四道墙,扶起李商隐道:“见君今日郁郁不乐,想非吃了谁的醋,则是大器作废石也。”可杜牧就在一侧,更何况还有鱼儿这姑娘在,又如何说得出口?他求助的看向杜牧,杜牧向鱼儿示了歉便带着李商隐步出门。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了?”路上杜牧才问起。

“无甚,只是……”李商隐迟疑了很久最后不得以答,“近日忧来无方,一宿不眠。”

“如此?”杜牧笑道,“怎不早说,来我家睡一觉就好了。现在总睡够了罢?”

“够是够了,然……”

“然甚?”

“……还未睡醒。”

杜牧的居所不算豪华,却也有几件红木雕,几个婢奴。月色已依着窗纸在房内画了几格浅湾,杜牧秉着烛走入,李商隐忽想写意一房清冷意境又没敢想。杜牧一弯清俊眉眼调笑道君非姑娘家,至于进人房门都要迟疑么?李商隐在半暗中低头掩饰生红的脸道非,只是忘我了。烛焰摇了几下,满室光影便随之流动,却只绕着杜牧。

走过去只有几步,李商隐却觉得自己在蹚过鸿沟与云端,他叹一声“美人啊……”,不知是言杜牧或之前所见的伎女鱼儿。对方愈是像贬入凡间的仙,愈感自己低微入尘。被杜牧伸手揽住肩,温存却轻飘飘的恰如踏于云,身体里分出一个质疑的声音,诫之或者此景是梦罢,抑或至少李商隐已死。

那人应是在论着兵法或诗律,眉宇间清晰地透出那般能倒覆沧海、撼动天下之器。李商隐只能应和着渴望抱明月魄入怀中,只是他不敢去触碰,只恐力道过重亲手葬了醉他的幻想。他只能望着杜牧清明光彩的眸子吟“高山安可仰”、叹“风流天下闻”,最后近到无法看清他的双眼也无法呼吸和言语。

榻上本可以望见星光的,只是发略阻碍视线。李商隐才想拨开就被杜牧以外衣蒙住眼道你不需要看。除依从杜牧,确是无法,李商隐却用触觉感到了那束光。或明或暗的光微烫地在他意识里徘徊。他轻声叹息着唤道牧之、牧之……杜牧却没让他唤下去。光猛然一亮,以至那一霎李商隐甚至能看清杜牧眼中的星斗汪洋——可而后熄灭了。他竟在黑暗中落下泪又被人轻轻拂去。

这般的夜晚深沉迷醉,陷在其中太累。李商隐翌日险些无力起身,还是杜牧扶了他一把。昨夜星辰是真,而当下的大昼才是梦。

那夜后大病一场,寤寐之间闻语,恍惚觉孰,问“牧之呢?”。只隐约听家僮道杜牧是孰。梦里是党争不绝污秽不堪的腐朽朝政,怎不念回到现实候他天人。

世道在眼可观地衰隐,李商隐却远离了可力挽狂澜的浪下。他本无意争党,却为牛李两党咬定为对党,因此只能在夹缝中漂泊,连令狐子直都弃他旧情。更绝心肝,听闻杜牧亦在落拓。李商隐只在与令狐的书中写道:“不用商隐也罢,然为何怠了斯人!太宗德是尽了耶?”

李商隐不知自己何时起心就已断,念起杜拾遗所写文章竟是字字沥着血。时政可斥,但无人听。佛门语他曰是超脱则往西净土,不超脱则入轮回又一生。可若饮孟汤,下世与他何关?时已生苍发的李商隐问僧,既将死,蚕为何还吐尽最后一寸丝?春蚕命短,缚茧而亡,安知如何化蛾?有人因无眷而寄空门;有人因有恋而难断发。

僧合十道:“公情已早逝,胡执迷?”李商隐默然不以应。

是王氏走了,李商隐未来得及向她道别。此情本是一切劫困之因,如今佳人去了,根亦断了,他忽成了断线筝绝弦琴。李商隐一夜不寐,往事还历历,月却掠过帘嘲笑他了。他明明醒着,却做了一梦。王氏着素衣一步步踏上银河,不时留恋地回头探目,寻找着他的影子。如此清晰,她声声呼着“李君”,李商隐亦在狂奔追寻她的纤影,呼啸她的幼名。可她却不闻,最后隐入满天无边的繁星云海。妻走了,爱人走了,李商隐伫在原点面朝没有尽头的天与地,感觉自己已经流尽了泪,哭哑了嗓,以至只是痴呆般伸手去捉飞过的蝶。他没有追见妻,只是抓住了一只蝶,蝶死在他手里。

是啊,此情早衰,徒徒成忆,胡执迷?为何要存此爱憎?

愁绪成诗,又以淡墨小楷在旁抄一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笔悬在空中片刻,又在旁略重的添一句“刻意伤春复伤别,买醉青楼详风流。”*

李商隐此生本最是堪笑多情,到头来所爱尽散。他未悉人间时没能开口问杜牧“你我亦是命定耶”,此言就闷在心里酿成惆怅——无题,亦无解。

蒹葭苍苍,他在万根蒹葭中洄游寻从,伊人却反反复复,甚至同时出现在多处。李商隐从白露采采追至晨雾全收,只见无边的蒹葭没有尽头也无出口,蒹葭已经刺破他的脚,他只能坐在水上看川折如北斗。终是倦了,便又起一梦。

梦中李商隐和杜牧在桥头分别。杜牧笑着挥手道:“那么别了,义山。可记得互通鱼雁,有缘可再见!”李商隐也挥手,清风便扑陵陵地灌满衣袖。他所说的话模糊了,夹着尘使两人沾了别意的大风却清晰如斯。杜牧说着“有缘再见”,可最终将李商隐骗了个彻底,连汗青上都不尝记过一笔。经年许多之后李商隐才听闻被杜牧焚去的诗稿成乌,在屋上哀哀盘旋了三日才与那人的灵一起离开。

樊川墓待到了李商隐路过樊川,已是阴阳两茫茫。李商隐伸手摩挲墓碑,不觉洒泪几多。孑然一人,不过如此罢。樊川晚时又升玉阙,明月魄却再也难捕了,李商隐离开此地,樊川于他本就非故地而是他乡。

又是月,当年照过杜公扁舟的月,宛如锦瑟,那个名意即琴曾与李商隐对奏的琴女。她低头垂发慢慢以素手抚弦,李商隐的荒唐一生与她弹过的曲哀转迷离。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正是当时已惘然……

注:*“刻意伤春复伤别,买醉青楼详风流”:前半句出自李商隐《杜司勋》,后半句为杜撰生捏。


Z黎厌
今日份的安利——李商隐 【前几...

今日份的安利——李商隐

【前几天军训莫得时间,今天是关于樊南生小哥哥的故事】

●简介: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谿)生,又号樊南生。  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的刻意追求诗美的诗人。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以《锦瑟》为代表)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

◎配偶:王晏媄

◆版1

公元837年的一天,李商隐被好友韩瞻拉着前往王茂元宅府,说他岳父邀请李商隐前往作客。李商隐跟随来到王宅,走进大门...

今日份的安利——李商隐


【前几天军训莫得时间,今天是关于樊南生小哥哥的故事】

●简介: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谿)生,又号樊南生。  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的刻意追求诗美的诗人。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以《锦瑟》为代表)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

◎配偶:王晏媄

◆版1

公元837年的一天,李商隐被好友韩瞻拉着前往王茂元宅府,说他岳父邀请李商隐前往作客。李商隐跟随来到王宅,走进大门,在走廊上,看见有两妙龄女子嘻嘻哈哈地说笑在前面走着。

韩瞻对前面女子大喊一声,两女子回头来看。李商隐看清一女子为韩瞻夫人,另一女子笑盈盈地看过来。眉里、眼里都带笑的女子就这样撞进了李商隐心里。

经韩瞻介绍,那女子原来是他的小姨子、王茂元的小女儿王晏镁。同时,韩瞻也把李商隐介绍一番。

两人互相打量着,暗自欣赏对方的情愫油然而生。

后来,王茂元聘请李商隐做节度使府幕僚。李商隐与王晏镁相互接触时间多了,慢慢两人走在了一起

在两人相恋期间,李商隐赠送王晏镁一首情诗:

闻道阊门萼绿华,昔年相望抵天涯。

岂知一夜秦楼客,偷看吴王苑内花。

在诗里,把王晏镁比拟为仙女萼绿华,绝色美丽,李商隐表白能得到她的爱很开心,希望两人心心相印到永远。

公元838年,李商隐27岁。在征得王茂元同意后,李商隐正式迎娶了王晏镁。婚后夫妻的甜蜜生活,让李商隐很满足,希望能长久下去,牵着她的手走到老。于是他写了一首诗赠给他的新婚妻子。诗名为《赠荷花》: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亲爱的夫人,我与你是天赐良缘的一对,愿我们能真诚相待,同甘共苦,终生相守到永远。

这情话,甜到王晏镁心里。

公元838年,李商隐到长安参加授官考试,但因令狐楚的儿子令狐绹一句“此人不堪”,在复试中被除名。

李商隐的落榜信息传回身在泾州的王晏镁那里。她知道李商隐难过,立即写信安慰李商隐,并鼓励李商隐下次努力后再来。

李商隐看着妻子的来信,心里暖暖的。这时,李商隐无比想念家里的妻子,想念她的芙蓉般衣裳、想念她插在美发上的翡翠钗,多希望现在就在你身边,于是满腔思念的话语化为一首诗:

照梁初有情,出水旧知名。

裙衩芙蓉小,钗茸翡翠轻。

锦长书郑重,眉细恨分明。

莫近弹棋局,中心最不平。

公元839年,李商隐再次赴长安参加授官考试,这次一考就过了,被授予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

在校书郎的职位上没待多久,李商隐被调到弘农做县尉。在做县尉时与上司发生矛盾,很快就辞去该职务。李商隐辞职后,回到家里与妻子两厢厮守。两人共同一起生活了六年,虽然没有大富大贵,甚至过得有点清苦,但夫妻俩却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成为他们人生中相守一起最美好的时光。

公元845年,李商隐在秘书省工作没多久,被调到地方去任职。夫妻俩开始两地分居模式,李商隐在外地工作,王晏镁无怨无悔承担起家里的一切。

公元847年开始,王晏镁身体因操劳过度,越来越虚弱,但在与李商隐书信往来中,却只字不提自己身体的事。

公元851年,未等李商隐归来,王晏镁就撒手而去。

李商隐日夜兼程的回到家里,终究没有见到心爱的女人最后一面。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回来,为什么总是把她扔在家里,让她承担家里的一切。他十分后悔和自责。

望着家里的一切,看着一双泪眼涟涟的儿女,李商隐捂着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心疼意识到,从此斯人已去,只剩自己徘徊泪凝,迷茫路上伴孑影。

他突然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回房里,拿起书桌上的笔,写上一首《房中曲》:

蔷薇泣幽素,翠带花钱小。

娇郎痴若云,抱日西帘晓。

枕是龙宫石,割得秋波色。

玉簟失柔肤,但见蒙罗碧。

忆得前年春,未语含悲辛。

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

今日涧底松,明日山头檗。

愁到天池翻,相看不相识。

李商隐在诗里呐喊:我的妻!你出身高贵,嫁给我后,没有享受几天好日子,你就离我而去,我的世界瞬间失去了颜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怕到时能相见的时候,你已经不认识我了。

然而,生活还需继续,宅在家里大半年的李商隐,安顿好小孩,不得不到外地寻找生计。

公元851年冬天,李商隐启程前往四川赴任,途中遇到大雪,不由想起妻子王晏镁,于是作诗《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

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

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我要到剑外去任职,路途遥远,没有了你,就没人给我寄寒衣了。散关的白雪有三尺厚,我在梦里梦到你在为我织棉衣,醒后,发现已没你,心痛不已。

思念的心从未歇息。李商隐每当思念妻子难以抑制时,就写诗歌向亡妻述说自己的思念。

公元853年,七夕,李商隐看着天上的牛郎织女星,又想起自己妻子,写下一首思念诗《七夕》:

鸾扇斜分凤幄开,星桥横过鹊飞回。

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得年年一度来。

看着天上牛郎与织女还能每年一次相会,而你离开已经第三个年头,这样死别,怎么样才能换得像牛郎与织女那样一年一次的相见呢?

公元862年,王晏镁离世十一年。李商隐正月前往洛阳老家崇让宅居住,看着眼前的宅子,物是人非,不由得想起妻子,于是写了一首诗《正月崇让宅》:

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迥此徘徊。

先知风起月含晕,尚自露寒花未开。

蝙拂帘旌终展转,鼠翻窗网小惊猜。

背灯独共馀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

看着曾经与你生活过的地方,多年过去显得如此荒凉,在夜晚难以入睡,独坐灯台前,想念与你窃窃私语的的情景,让我不知不觉唱起了《起夜来》,你在另一方能听到吗?

李商隐在王晏镁死后,也没再娶。从遇上她开始,已经深爱成瘾,即使半世流离,仍对妻子一往情深,在篇篇诗里写下思与念,只为在诗里找寻她的踪迹。他的深情、他的执著,一直延续到他死那天。他对王晏镁的爱恋正如他的《无题》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https://m.baidu.com/sf_baijiahao/s?id=1627533136705792192&wfr=spider&for=pc

◆版2

〈坎坷三段恋情〉

①       王屋山主峰玉阳山有东西对峙的两座山峰,其上各有一座道观,东玉阳山叫灵都观,西玉阳山叫清都观。李商隐那时二十三岁,太和九年(835年)便上玉阳山东峰学道。而玉阳山西峰的灵都观里,邂逅了侍奉公主的宫女,后随公主入道的叫宋华阳的女道士,

      宋华阳年轻美丽,聪慧多情,两人很快双双坠入情网。观里观外,到处留下了他们滞云尤雨的印记。李商隐有诗《赠华阳宋真人兼寄清都刘先生》曲折地证明了这件爱情。后来这两个多月的偷欢被发现了,李商隐的被逐下山,宋华阳怀孕被遣返回宫。 离开玉阳山的李商隐到洛阳,寄居在堂弟李让山家,

②        一次在洛阳西郊,遇上了洛阳商人的女儿柳枝,并与之相爱,但命运再次让李商隐与爱失之交臂。是年李商隐二十三岁,柳枝女十七岁。柳枝天姿巧慧,率真热情、李商隐曾在《柳枝五首》序中描写柳枝“吹叶嚼蕊,调丝弄管,作海天风涛之曲,幽忆怨断之音。”柳枝特别喜欢李商隐的诗歌,也正是以诗为媒,撞击出了爱情火花。柳枝将自己衣上的长带绾成结,隔墙投赠,并相约了见面的日子。

         李商隐因令狐绹所荐急赴长安应举,终于未能见面。当他再回洛阳时,他的堂弟告诉他,柳枝已“为东诸侯取去”。李商隐感伤不已,作《柳枝诗》五首题在柳枝的旧居墙上。 杜阳杂编》有一段记载:“宝历二年(公元八二六)浙东贡舞女二人曰飞鸾轻凤。帝琢玉芙蓉为歌舞台,每歌舞一曲如鸾凤之音,百鸟莫不翔集。歌舞罢,令内人藏之金屋宝帐,宫中语曰‘宝帐香重重,一双红芙蓉!’”这一对姊妹花就是即李义山所钟爱的宫嫔,卢姓,一名飞鸾,一名轻凤。唐代宫闱本来不肃,道观与宫禁有往来习惯。开成元年,则李商隐二十四岁,以羽士身分入宫中做参与王德妃的醮祭,与鸾凤姊妹相识,便产生了爱意。长安水边,曲江池畔的避暑离宫里,开始了幽会,虽然潜行出入的次数有限。但这一次次偷情,已结成连理鸳鸯,情早不能自己了。李商隐虽然色胆如天,他记叙了这些相会,但也怕留下证据 ,写得含蓄隐晦。 李德裕和牛僧孺互相仇怨,令狐楚、李宗闵、杨嗣复等属牛党。义山初见赏于令孤楚,后又藉其子之力,登进士第。

③       二十六岁应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邀请,入泾原幕府为从事,就在这时,他与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七女儿相爱。这一年过小年时,李商隐得遂所愿,与其成婚,从此开始了一段至死不渝的爱情。王茂元家有权有钱,但李商隐却与王氏婚后甘苦自守,过着清贫的生活。婚后第五年,岳父王茂元病逝。娶王氏为妻使他陷入党争的漩涡,从此仕途坎坷,壮志成虚。李商隐为爱情找到了归宿,也为爱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王茂元属李党,所以牛党的人,从此瞧不起义山。令狐说他背恩,更加嫌恶他。为着功名与生计,李商隐在婚后一次又一次离别爱妻。对于未来欢乐憧憬的“共剪西窗烛”终成画饼。李商隐奔波在外时,王氏突患病离世,可怜其妻死前,夫妻俩竟未来得及见上一面。有虽然两心相知相惜,但如此锥心的打击,使李商隐再度跌入黑暗的谷底。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539908771.html

〓备上李商隐的诗文

《锦瑟》

唐·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银河吹笙》

         怅望银河吹玉笙,楼寒院冷接平明。       

          重衾幽梦他年断,别树羁雌昨夜惊。

         月榭故香因雨发,风帘残烛隔霜清。

          不须浪作缑山意,湘瑟秦箫自有情。


余禾

无形门的小李杜 设定我爱

虽然没有互动还是好残念……

想扩一起嗑的姐妹抱团取暖——!(大声)

创了个群 556522369

无形门的小李杜 设定我爱

虽然没有互动还是好残念……

想扩一起嗑的姐妹抱团取暖——!(大声)

创了个群 556522369

谩道Xucaiyl

【义山个人向】独恨无人作郑笺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

        李商隐的诗,最初大家都很喜欢,每发出去必是999+评论几万阅读,经常风靡一时,成为流行体。

        比如有一次,他找到工作了,准备努力为国做贡献。顾忌到可能有人说他贪求名利,于是有了两句诗: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

        李商隐的诗,最初大家都很喜欢,每发出去必是999+评论几万阅读,经常风靡一时,成为流行体。

        比如有一次,他找到工作了,准备努力为国做贡献。顾忌到可能有人说他贪求名利,于是有了两句诗:

        “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

        粉丝就很可爱。“赞!”“义山好棒!我超爱!!”“呜呜呜简直说出了我的心声啊……”评论区和谐美满,李商隐虽说不上受宠若惊,但有这么多人喜欢他的诗,他不能说不高兴。

        后来,他一个人在外地,晚上睡不着喝了点酒,想起远隔千里的夫人了,又写了两句诗: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发在了微博上,艾特了王夫人。

        这下粉丝似乎更喜欢了,直呼他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子,“好心疼义山”“报名陪大大西窗剪烛”“神仙诗人我哭辽……”

        文艺青年也没有闲着,迅速整理出了李商隐的应援词:“剪烛三更,半曲夜吟”,并且在所有关于他的弹幕下刷了屏,夜雨寄北甚至跟着挂上了热搜。

        李商隐人气大涨,小号成了大佬,时不时的还会与温庭筠段成式等知名诗歌博主互相唱和两句。

        那天休息,李商隐独自跑出去闲逛,不知不觉走到了隋宫的遗址。回想起隋炀帝不理朝政昏庸无能,又联想到越来越黑暗的唐朝,心里颇有几分感慨。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但这次似乎没人去仔细想想诗句下隐藏的讥讽个无奈,仍是往常一样的一通乱吹:“义山大大好神秘”“我怎么jio得有种长吉的感觉诶”“看不懂我也喜欢!打爆电话!!!”

        ……

        李商隐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偶尔也会在家整理过去写的诗,无疑翻到年轻时的《燕台四首》。想起那个听到诗后格外激动的柳枝小姐姐,李商隐蓦地有些难受。

        他把这四首诗发了出去。

        吃瓜群众显然没有柳枝姑娘的高度,看这种诗十分吃力,顶顶如云变成了十脸懵逼。甚至有人出来指责李商隐以辞掩意,堆砌典故;又有人跟他说,不要写这样的诗,会失去粉丝的。

        李式呵呵。

        之后他的诗就公一下母一下了。流行体依旧出现,“夕阳无限好”“成由勤俭破由奢”,更多的却是“一春梦雨常飘瓦”“荀令香炉可待熏”。

        这时李商隐的热度已经过去了,读他诗的人又变得很少很少。

        他常常在外,不怎么回家陪夫人。但夫人身体一直不算好,前几天病得很重。

        等李商隐好不容易回家了,夫人已经过世了。

        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

        更无人处帘垂地,欲拂尘时簟竟床。

        他是诗人,不管再落魄,再不出名,再深奥难懂,他都是诗人。

        他要提笔,将自己最深的悲哀诉说。

        《锦瑟》成篇。

        可是似乎没有人再愿意花心思去理解他的意思。那些华美却痛苦的文字,终于落寞成灰。

        曲高必然和寡,

        “只是现在又有谁能懂我。”

-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

表白义山~

里面用的许多诗的背景什么都不一定是对的,诸君不要跟我杠,认真你就输了(滑稽护体)

蓝汐

《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 唐代:李商隐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字猫
为有 | 唐 ·...

为有 | 唐 · 李商隐

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
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感觉大家还是更喜欢小楷?

为有 | 唐 · 李商隐

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
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感觉大家还是更喜欢小楷?

《王维诗选》

这两天闲着没事做了三款信封~

以后我也是有自己定制信封的人惹!回头给朋友们寄东西就可以用这个了!

两款元白:
(一)
“微之微之,走与足下和答之多,从古未有。足下虽少我六七年,然俱已白头矣,竟不能舍章句,抛笔砚,何癖习如此之甚欤?而又未忘少年时心,每因唱酬,或相侮谑,忽忽自哂,况他人乎?”
/白居易《重序》
“何意枚皋正承诏,瞥然尘念到江阴。”
/元稹《酬乐天八月十五夜禁中独直玩月见寄》
(背景是对象不知哪年画的元白)
(二)
“人亦有相爱,我尔殊众人。”
“离恨若空虚,穷年思不彻。”
/元稹《酬乐天赴江州路上见寄三首》
(背景是我随便找了本繁体竖版拍的x)
(三)
最后一款是黄生的《感旧》:“讵有青鸟兼别句,聊将...

这两天闲着没事做了三款信封~

以后我也是有自己定制信封的人惹!回头给朋友们寄东西就可以用这个了!

两款元白:
(一)
“微之微之,走与足下和答之多,从古未有。足下虽少我六七年,然俱已白头矣,竟不能舍章句,抛笔砚,何癖习如此之甚欤?而又未忘少年时心,每因唱酬,或相侮谑,忽忽自哂,况他人乎?”
/白居易《重序》
“何意枚皋正承诏,瞥然尘念到江阴。”
/元稹《酬乐天八月十五夜禁中独直玩月见寄》
(背景是对象不知哪年画的元白)
(二)
“人亦有相爱,我尔殊众人。”
“离恨若空虚,穷年思不彻。”
/元稹《酬乐天赴江州路上见寄三首》
(背景是我随便找了本繁体竖版拍的x)
(三)
最后一款是黄生的《感旧》:“讵有青鸟兼别句,聊将锦瑟记流年。”
可能因为都是有青鸟所以又想到了小李!于是写了他的《无题》:
“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黄生那面背景是在他纪念馆里拍的!小李的是网上找了一下他集子照片xx)

半池烟雨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字猫
风雨 | 唐 ·...

风雨 | 唐 · 李商隐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风雨 | 唐 · 李商隐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