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慕白

2443浏览    14参与
防患未燃
“把手握紧,你什么也没有。把手...

“把手握紧,你什么也没有。把手松开,你拥有这一切”

“把手握紧,你什么也没有。把手松开,你拥有这一切”

茯苓/沈妄迟Eliane

存一发自己做的表情包,我对不起发哥啊哈哈哈,看电影的时候居然满脑子都是表情包。然而朱古力真的是太可爱了呜呜呜……吴志辉也是真的好欺负……!

存一发自己做的表情包,我对不起发哥啊哈哈哈,看电影的时候居然满脑子都是表情包。然而朱古力真的是太可爱了呜呜呜……吴志辉也是真的好欺负……!

半聋灯

一个咸鱼梗

今天重温卧虎藏龙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清朝的李慕白反穿越到李问的时代遇到了黑问

黑问腹黑狡诈,李慕白温文儒雅

然后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或者是白问穿越到李慕白的时代

白问软糯可人,李慕白体贴细心

也是爱情的火花啊简直不要太美!

【捧碗】要粮

有没有太太产粮!

很想吃了!

今天重温卧虎藏龙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清朝的李慕白反穿越到李问的时代遇到了黑问

黑问腹黑狡诈,李慕白温文儒雅

然后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或者是白问穿越到李慕白的时代

白问软糯可人,李慕白体贴细心

也是爱情的火花啊简直不要太美!

【捧碗】要粮

有没有太太产粮!

很想吃了!

向日葵會長

[雷白] 那些沒說的事-名字

*<著魔>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腦補

*和阿飄聊天聊到的破音字梗

*雖然劇裡好像是念"ㄓㄨㄥˋ",但覺得另一個念法比較順,所以寫了這篇


從小到大,雷重鈞只要遇到新的人,或新的學期開始,一定都會遇到這個問題,


-你的名字中間那個字是"ㄓㄨㄥˋ"還是"ㄔㄨㄥˊ"?


一般人下意識都會選擇自己覺得順口的唸,但大多時候都是錯的,更正久了,雷重鈞也懶的提醒了,反正他想,只要大家知道是他就好了,名字怎麼唸都不重要。


「逸辰,你說我們那天遇到的那個地痞流氓,他名字中間那...

*<著魔>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腦補

*和阿飄聊天聊到的破音字梗

*雖然劇裡好像是念"ㄓㄨㄥˋ",但覺得另一個念法比較順,所以寫了這篇



從小到大,雷重鈞只要遇到新的人,或新的學期開始,一定都會遇到這個問題,


-你的名字中間那個字是"ㄓㄨㄥˋ"還是"ㄔㄨㄥˊ"?



一般人下意識都會選擇自己覺得順口的唸,但大多時候都是錯的,更正久了,雷重鈞也懶的提醒了,反正他想,只要大家知道是他就好了,名字怎麼唸都不重要。




「逸辰,你說我們那天遇到的那個地痞流氓,他名字中間那個字怎麼唸?」李慕白上課中途沒頭沒腦丟了這個問題給邵逸辰,


「嗯…應該唸ㄓㄨㄥˋ吧?」邵逸辰認真的抄著筆記,這個老師講課速度很快,如果一個分心會錯過重點,他只好隨口回答李慕白,


「是喔,但這個字有破音字,會不會他是唸ㄔㄨㄥˊ啊?」


「你自己去問他不就好了,你不要吵我抄筆記啦!」邵逸辰小聲的抱怨。


「喔…」李慕白趴在全白的課本上,思緒完全飄到窗外跟白雲一起在藍天裡玩耍。




“還是有點在意那個流氓的名字唸法啊。”李慕白一直把這個疑惑放在心裡。




「嘿!小白目!」

雷重鈞今天打工地方的老闆臨時有事,所以不用上班,在街上閒晃,物色著要吃什麼好的時候,遠遠就看到了那個最近常常被自己騷擾的小大一生。


李慕白頭也不用回就知道自己碰到了誰,剛進學校還沒有認識很多人,而且會這樣叫自己的也只有那個痞子而已。


「小白目,學長在叫你欸!」大手一勾,自然的把李慕白往自己攬過,


「齁學長,你連在學校外面都要這樣叫我喔?」李慕白小小的瞪了一下雷重鈞,嘴巴也稍稍的嘟了起來,


看著被自己勾在胸口的李慕白嘟著嘴,雷重鈞莫名又想捉弄他,


「小白目。」


「就說不要…」李慕白一個抬頭,嘴唇就這麼擦過低頭的雷重鈞的嘴,


「!」

「學、學長我…我不是故意的!」


慌張的掙脫開雷重鈞,李慕白覺得尷尬但心跳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加快,他拔腿就要跑,


「哈哈哈哈哈小白目你的反應真的很有趣,哈哈哈哈哈」


看到李慕白的反應,雷重鈞在一旁笑到不能自己,但還是在對方要逃跑的時候出了聲,


「我逗你的啦哈哈哈哈哈」走向前拉住李慕白,摸摸後者的頭,彎下腰看著李慕白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的,


「無聊欸…」拍掉一直弄亂自己頭髮上那隻手,不開心的看著雷重鈞,


「不要生氣啦,今天學長請你吃飯,走!」不顧李慕白有沒有答應,雷重鈞逕自的往前方走去。




「學長,你很沒誠意欸…」看著桌上的肉粽跟一碗四神湯,李慕白默默在心裡吐槽著就知道這個人不會那麼慷慨。


「小白目你懂什麼,你學長我可從來沒請過誰吃飯欸,快吃快吃」雷重鈞筷子拿了就往自己眼前的那顆肉粽下手。


李慕白嘆了口氣,肚子還是要顧,也開始吃了自己的那份。



「學長,我有個問題。」李慕白看雷重鈞吃完後,提了那個他一直有些好奇的問題,


「說!」雷重鈞抽了張衛生紙遞給李慕白後,就看著眼前的人,等待著他的問題。


「就是啊,你名字中間那個到底唸什麼?」


雷重鈞頓了一下,這好像是第一次有人認真的想知道自己名字正確的唸法?


突然內心對李慕白有種說不上來的奇妙感覺。


「學長?」李慕白問完後,看著雷重鈞發呆的表情,手在對方的面前揮了揮,


「啊…這個問題嘛,你真想知道?」


雷重鈞還沒從自己的感覺裡走出來,他沒有想過,除了給自己取名字的爸媽外,這是第一次有人重視他的名字。


也許是從小到大參雜著錯誤的唸法,即便是朋友也是,雷重鈞把自己的名字看的沒那麼重要。


有些人很在意自己的名字必須被唸對,一個錯誤的發音或者順序顛倒,都很有可能踩到那人的地雷。


雷重鈞其實有認真思考過,自己到底該不該為了名字被唸錯而生氣?一個人在這世上,名字就如同大家知道你這個人的存在的一個印記。




「幹嘛神秘悉悉的啊?不過就是名字而已啊!」李慕白有點不懂,平時痞子無賴不要臉到極點的雷重鈞,怎麼在一被問到名字,就好像機器短路一樣停止運作?


「那你覺得我的名字應該怎麼唸?」沒有回答問題,反而反問了李慕白,


「這個嘛…大家第一眼可能就都會唸ㄓㄨㄥˋ,但是我想起來這個字有破音字唸ㄔㄨㄥˊ,我個人是覺得,唸ㄔㄨㄥˊ比較順口啦,所以到底是哪一個?」


好久沒聽到正確唸法的名字了,因為過了一段好長的時間,自己也都快忘記名字本來的唸法了。


「欸學長,你幹嘛一直發呆?還是…我問到你不想回答的問題了?」看著雷重鈞的反應,再怎麼神經大條的李慕白也覺得有些不對勁。



看到李慕白有點擔心的樣子,下意識的又揉揉李慕白的頭髮,


「沒有,沒事。」


「學長,我如果真的踩中你什麼點要說啦,我沒有真的那麼白目!」李慕白認真的回答。


「真的沒事啦~看到小白目擔心我,我好感動啊~」雷重鈞勾過李慕白的脖子,又惹的李慕白一陣掙扎。


「齁學長,你真的正經不過三秒欸!」又諾諾的抱怨,但看到雷重鈞又恢復像往常一樣,李慕白內心倒是鬆了一口氣。




「學長,所以那個名字…」雷重鈞執意要送李慕白,明明兩人的宿舍是在反方向。


已經走到宿舍門口,準備要跟雷重鈞說再見的時候,李慕白還是忍不住再問了一次。


「小白目。」


「幹嘛啦?」


「只要是你叫的,我都喜歡。」雷重鈞轉頭對著李慕白露出笑容,但這不像之前捉弄李慕白那樣輕浮,好看的嘴角帶著些許真誠,像雷重鈞但又是沒看過的樣貌。


「什麼啦…撩妹撩到我這裡來,好啦學長你趕快回去啦!」


李慕白在稍早前的那種心動,悄悄的浮現,但本人好像沒有自覺。


向日葵會長

[雷白] 那些沒說的事-相遇

* 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寫

李慕白今天是第一百次埋怨自己的多管閒事。

自從那次在上學時看到被追殺的雷重鈞,然後自己心軟的關心他,害的他跟邵逸辰差點也完蛋後,這個雷重鈞時不時的出現在他跟邵逸辰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江勁騰在找邵逸辰了,現在又一個地痞流氓纏著他們不放。

「欸逸辰,我們這樣是還要怎麼上課啦?」李慕白下課後和邵逸辰到圖書館讀書,至少他們發現這個地方不會被抓到,

「我也不知道啊!江勁騰那麼煩。」一想到江勁騰,邵逸辰又不自覺的厭惡,但好像又不能真的狠下心的討厭他。

「你到底哪裡得罪他了?」這個問題李慕白問了很多次,但兩人始終沒個答案。

「還有,...

* 雷重鈞x李慕白

*因為戲份實在太少了,只好自己寫


李慕白今天是第一百次埋怨自己的多管閒事。

自從那次在上學時看到被追殺的雷重鈞,然後自己心軟的關心他,害的他跟邵逸辰差點也完蛋後,這個雷重鈞時不時的出現在他跟邵逸辰身邊,就已經有一個江勁騰在找邵逸辰了,現在又一個地痞流氓纏著他們不放。

「欸逸辰,我們這樣是還要怎麼上課啦?」李慕白下課後和邵逸辰到圖書館讀書,至少他們發現這個地方不會被抓到,

「我也不知道啊!江勁騰那麼煩。」一想到江勁騰,邵逸辰又不自覺的厭惡,但好像又不能真的狠下心的討厭他。

「你到底哪裡得罪他了?」這個問題李慕白問了很多次,但兩人始終沒個答案。

「還有,那個地痞流氓也很煩,幹嘛跟江勁騰一樣一直跟著我們啦!」

「你說我們要不要去拜拜,改個運啊?」李慕白氣餒的趴在桌上,一想到開學沒多久就過著逃亡生活,就覺得很累。

邵逸辰沒回話,自顧自的繼續看書,留下李慕白一個人繼續用小腦袋瓜運轉著目前找不到解答的問題。



兩人某次在校園散步,就這麼不巧的被雷重鈞抓到,還半推半就的進了雷重鈞那快倒了的萬能研究社。

江勁騰消息靈光的令人意外,才剛進社團沒多久,他就找人找到社團來,還用錢要求雷重鈞讓自己入社。

「他怎麼還追到社團啊?欸逸辰,你跟他到底…」李慕白邊吃著麵包邊轉向邵逸辰,

「我不知道,我也覺得很煩啊!」明明重活一次已經決定要擺脫他了,怎麼江勁騰還是陰魂不散?

自從被江勁騰時時盯住後,李慕白發現自己常常找不到邵逸辰,下課鐘一打,轉個身就不見人影,這也促使自己時常一個人被雷重鈞抓走。

「學長,你又要幹嘛啦?」李慕白有時候都覺得雷重鈞沒朋友,要不然幹嘛每次都到教室堵自己?

「小白目,能被我找可是你的榮幸啊!」手很自然的又搭上比他矮上一些的李慕白的肩膀。

「算了吧你,學長,你是不是沒有朋友啊?」說完李慕白的頭就被敲了一下,

「笑話,我堂堂萬能研究社的社長怎麼可能沒朋友?是我不屑跟他們一起走。」雷重鈞有自信的拍了下自己的胸膛,

「喔…」才怪,這樣一定就是沒朋友,李慕白心想。


某天晚上,李慕白讀書讀累了,本來問邵逸辰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但邵逸辰拒絕了,他怕他出門又會被江勁騰逮到,李慕白只好自己一個人走出去買吃的。

「不會吧!為什麼偏偏今天沒開啦!」李慕白看著寫著臨時休息的鹽水雞攤子,獨自崩潰了好幾分鐘。

「再往前走一下吧,我記得前面好像還有一間。」摸摸還是很餓的肚子,喃喃自語的繼續走。

「欸!站住!」

「我又不是白痴,站著讓你們追啊!」

李慕白遠遠就看到有一個人被兩三個手上拿球棒的人追跑,他默默的趕快閃到一邊,不是說自己沒有同情心什麼的,只是因為上次雷重鈞的事件,讓他不想再惹麻煩上身。

那群人越來越近,李慕白忍不住還是偷偷看了一下,不看還好,一看,

“媽呀!是重鈞學長?”

這下李慕白開始天人交戰了,今天要是換做不認識的人,自己可能還不會那麼罪惡;但現在這個可是同系的學長,雖然平常覺得他實在很煩人,但想想其實他也沒做過什麼過份的事,如果今天他真的被人打死了,自己應該會良心不安一輩子吧。

「學長,這裡!」李慕白拉著奔跑中的雷重鈞趕緊躲到暗巷裡,還好那群人跑的比較慢,沒有注意他們躲起來。

氣喘吁吁的雷重鈞定睛一看,

「唷!是小白目啊!你是特別來救我的嗎?」雷重鈞抱住李慕白,那輕浮的態度讓李慕白很想送他一拳,推開了對方,

「學長你又把到別人的女朋友了喔?」李慕白沒好氣的問,

「先說好,我這次沒有再對有男人的女生下手啊!」

「那你為什麼又被追殺?」不是調戲別人的女朋友,那怎麼又被追?難不成是仇家?

「這次還不是因為上次那些人來店裡鬧事,還傷到店裡的人,忍不住只好動手啦!」雷重鈞講的很平淡,好像是他今天動手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蛤?」李慕白懷疑自己的耳朵,這學長現在是說他為了保護店裡的人然後讓自己被追打嗎?

「蛤什麼蛤,我可是很講義氣的!」講完不忘自信的抬起頭,挺了挺胸膛。

「喔…是喔…」想不到,這個平時很痞很無賴的學長,也有這一方面啊。

「幹嘛?什麼反應?難不成我會騙你嗎?」雷重鈞的臉往李慕白湊近,後者下意識退了下,

「沒、沒有,學長…太近了」

「怎麼?害羞啊?」又是一貫的輕佻語氣,李慕白默默翻了白眼,推了下雷重鈞,

「好了,如果沒事,我要走了。」李慕白的肚子叫聲提醒他剛剛出來是為了買宵夜。

還沒走幾步就被人拉了回來,

「學長沒說可以走,你急什麼?」

「齁還要幹嘛啦?」現在就拿學長身分出來,是想壓誰?

「手機給我。」雷重鈞伸手,

「幹嘛?」

「學長說拿來就拿,囉唆什麼。」

李慕白默默把手機拿出來,嘴巴嘟的跟什麼一樣,差點都可以吊豬肉了。

雷重鈞在李慕白手機裡噠噠噠的輸入自己的號碼跟通訊軟體後,就把手機拋回李慕白手上,轉身就走。

「喂不要用丟的啦!」李慕白手忙腳亂把差點親吻地板的手機接好,卻發現對方已經的背影慢慢離開。

「什麼嘛,莫名其妙。」打開手機看了下,通訊錄跟通訊軟體裡的稱號讓李慕白又翻了一百個白眼。

-帥學長雷社長

用户6267119804

该打2

哎 这就是开坑总填不完的报应。

认命了,没人看也得写,写的像狗屎也要写,凭什么这道貌岸然的$&%*¥(突然乱码)就能得个好死,天王老子来了我也得说一声“我不服”!

我说一句想吃高进X阿珍没人反对吧,要写要写


此篇


李慕白x玉娇龙


“哎,”

她态度软化了点儿,“那时候你——”

思来想去,话在嘴边儿,说不出来。

她恹恹的拍着水面,不肯继续了。

他翻了一页书,背对着她,声音轻轻淡淡的:“有话就说。”

她没说话,水声又继续响;不多会儿,唰啦啦的声音传过来,她站起身:“我洗好了。”

他“嗯”一声,翻过一页书,视线随着书页动:“穿上衣服。”

“我...

哎 这就是开坑总填不完的报应。

认命了,没人看也得写,写的像狗屎也要写,凭什么这道貌岸然的$&%*¥(突然乱码)就能得个好死,天王老子来了我也得说一声“我不服”!

我说一句想吃高进X阿珍没人反对吧,要写要写



此篇


李慕白x玉娇龙



“哎,”

她态度软化了点儿,“那时候你——”

思来想去,话在嘴边儿,说不出来。

她恹恹的拍着水面,不肯继续了。

他翻了一页书,背对着她,声音轻轻淡淡的:“有话就说。”

她没说话,水声又继续响;不多会儿,唰啦啦的声音传过来,她站起身:“我洗好了。”

他“嗯”一声,翻过一页书,视线随着书页动:“穿上衣服。”

“我要穿的!”她又一阵火气:“不会给你看光了!”


他从鼻子里出气儿,又笑话她——这招无论何时都好使,她跑过来,他一瞥,姑娘白生生的大腿晃得人眼瞎——到底是没穿衣服。

他像不耐烦似的皱起眉,闭起眼睛,书一合,摸索着放在旁边小桌上:“你又作。”

她撇嘴,伸手就去拉他的胳膊:“——你这道貌岸然的贼!”

他手上使了两分力气,岿然不动,嘴上却不肯落下风:“我是贼——那我得问问,谁偷了我的青冥剑?”

“你少扯这些!”她头发一晃一晃的,擦的他衣袖也湿了,有点刺挠:“你睁开眼睛!”

“不睁!”他来了火,手稍稍一探,胡乱抓了一把,又下了狠劲儿,手掌根一掼:“走开!”

她登时倒退两步,腰磕在石头上,疼的声儿都变了调:“——李慕白!”

 他既不动,也不睁眼,就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儿。

她恨恨的爬起来;翻翻滚滚的狼狈,声音却还是中气十足,吊得高,活像唱戏:“缩回你的乌龟壳子里去!我现在就回京城!”

“你敢!”他喝:“你出了这儿就死无全尸!”

南方人讲官话总囫囵个儿,她偷偷笑,转过身:“死什么?”

“死无全尸!”他也憨直,操着不利落的官话又喊了一遍。

她被逗的笑出声,一手搁在前胸,另一只手捂嘴:“李慕白,你师父没教你怎么讲京话么?”

他头侧过去不讲话了。


“你说话呀,”不多会儿,她一边系着肚兜带儿,轻轻巧巧的走过来坐在他对面,脚搁在他膝头,怼怼他的下腹:“你睁开眼睛吧——我把衣裳穿好了。你回答我呀,你师父不教你讲京话么?”

他瞥她一眼,又转回头,仍旧不说话。

“你快说呀,”她又笑起来,两只脚夹着他的膝盖来回摇:“——啊,你师父也不会,是不是?”

她得意的笑:“我就知道你李慕白——”

他扑上来,身体整个压在她上头,双手握着她的肩头,双眼逼视她:“你也得叫我师父,不能总是李慕白李慕白的叫。”

她仰着,发丝垂落各处:“你松松手——压着我头发了。”

他使劲儿一箍她:“你听到没!”

“你不撒手我就继续叫!”她那个倔劲儿上来就没得治,小嘴一张一连串:“李慕白李慕白李慕白李慕白李慕白!”

活像念经!他没多想,双手抓的更紧,鼻尖对鼻尖,“叫我师父!”

“我不!”她也动了气,眼一横看到桌上的剑,伸手拿来就想砍——剑没抓着,倒是被他抓住手腕箍在头顶。

两厢安静,他气息悠长,她像条鱼离了水喘不过个囫囵:“你.....你放开我!”

“你想弑师,”他眼神乌沉沉的:“你要弑师?”

她顿了顿,慢慢抬起眼,他似乎能感觉到她睫毛刮过他的皮肤。

她就这么瞧着他,嘴唇儿一张一合的;

“我没有呀,李慕白。”


(写到这还没有车,我都没有血性了!)


用户6267119804

该打

看完无双看龙虎,结果在龙虎这儿出不去了。

实在难写,实在想写。

安导啊安导,死之前把心中的猛虎放出来给大家见识见识吧。


“他们都说你死了。”

姑娘这样说,清泠泠的一双眼睛盯着他。

“他们为什么要说你死了?”

她垂下眼,又咕哝了一句,

“说我也死了。”


“还说什么了?”

他心情好,难得跟了一句。

她背过身,脚尖蹭着地,落在他眼里,难得有些扭捏情态。

“还说——说俞姐披了缟素。”大家小姐,用词到底文雅。

他没话儿了——她等了等,到底还是转回来,一张罗刹脸,小嘴儿一撇,怒气冲冲的,

“李慕白!”

斩金断玉的,在心里留出足够的回响。

他没接翎子:“想你额娘...

看完无双看龙虎,结果在龙虎这儿出不去了。

实在难写,实在想写。

安导啊安导,死之前把心中的猛虎放出来给大家见识见识吧。




“他们都说你死了。”

姑娘这样说,清泠泠的一双眼睛盯着他。

“他们为什么要说你死了?”

她垂下眼,又咕哝了一句,

“说我也死了。”


“还说什么了?”

他心情好,难得跟了一句。

她背过身,脚尖蹭着地,落在他眼里,难得有些扭捏情态。

“还说——说俞姐披了缟素。”大家小姐,用词到底文雅。

他没话儿了——她等了等,到底还是转回来,一张罗刹脸,小嘴儿一撇,怒气冲冲的,

“李慕白!”

斩金断玉的,在心里留出足够的回响。

他没接翎子:“想你额娘吗?”

她撇撇嘴,仍旧硬气的很:“不。”

他就从鼻子里出气儿,笑话她——这招有用,她登时像个炮仗,蹬蹬蹬的登云梯使的太顺,转瞬间就到了他面前:“你笑话我?你笑我撒谎?”

“没有。”他这样答。

“就有!就有!李慕白,你们武当山的人果真没一个好东西!你——”

剩下的话打断在短竹竿儿上,他像个老学究,照着她的腿侧就来了一下。

“妄议师门,该打。”

他简短地下了定语。

她咬牙:“说什么三招之内——你就是逼我拜师,李慕白!”

这回他叫她说完了。

“妄议师父,该打。”他在另一侧也来了一下。

她一声惊叫,躲的远了点儿:“你别碰我!”

她不敢说话了,知道拜了师,龙的爪子被剁了。

悉悉索索的躲在一边儿,她撩起裤子,红痕一左一右,被打的起了檩子。

她恨恨回头,瞥他一眼,剜他一眼。

劲道十足,眼冒金星。


打她不是一次两次,次数多了,玉娇龙难免心烦。

她浑身叫他抽的没好地方,师徒就该是这样,他挺满意。

竹竿儿断了几支,都让他用来烧火了——她来月事那几天,折磨的两个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心里是从来没有什么忌讳的,被抽的时候多倔,这时候就能多作,滚到他的怀里又抓又咬,疼到不行的时候直蹬腿,嘴里喊着他,还得嚷嚷“但求一死”之类的胡话。

作完一通,她像刚从水里钻出来,冷汗湿了满脸,还琢磨着孙猴子学艺,抻着脖子,青筋都露出来:“——你们不是有斩赤龙的法子吗,你怎么不传给我!”

“快疼死了还敢逗嘴。”他被闹的鸡犬不宁,作势要拿竹竿。

她躺在那儿,看他要拿竹竿,双眼立刻紧紧合在一起,下意识的缩起脖子。

他一愣。

两行眼泪从眼角流到鬓发里,有点痒。

她侧头蹭了蹭脑袋下面垫着的衣服,也没吱声。

只剩下一点点微微的水滴声滴答滴答的,还有火堆里木材爆开的声儿。

这一刻,他心里的叹息都要漫溢出来了。


他逆着光走进来;她一声惊叫,呲溜一下滑进水里:“不是叫你别进来——快滚出去!”

“晒得我头疼。”他说,“我没想到,潮州的太阳会这么毒。”

她不说话了,撩水清洗的声音也小了点儿。


tbc.



PK107

[卧虎藏龙]漏水

*李慕白X玉娇龙

之前写的,存个档。

--

树林密而高,切出一窄条的天。

玉娇龙蹲在山洞口,往水里甩了片石子。

李慕白的衣服上一串斜飞的水迹。

石块吱呀,玉娇龙点着水面来到他面前,鼻尖戳上男人的眼,“念什么诗,我要饿死了。”

李慕白负手而立,望了望洞口晾的一排衣服。

他说,“天不怕,地不怕,饿又算什么。我以为你也不会怕。”

玉娇龙甩脸就要走。

李慕白捉住她的单边袖子。

玉娇龙手里勾着一包砂糖,围着件长褂,光脚坐在火边。

李慕白顺手拨了下火苗,用树枝在周围画了个圈,“给你烧个糖水喝。”

玉娇龙憋着个歪点子,听到他的声音吓得闪了一下。
“谁要喝那东西。我要吃饭。”

她的人中亮亮的,讲话不依不饶。

李慕白分神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他头...

*李慕白X玉娇龙


之前写的,存个档。


--

树林密而高,切出一窄条的天。

玉娇龙蹲在山洞口,往水里甩了片石子。

李慕白的衣服上一串斜飞的水迹。

石块吱呀,玉娇龙点着水面来到他面前,鼻尖戳上男人的眼,“念什么诗,我要饿死了。”

李慕白负手而立,望了望洞口晾的一排衣服。

他说,“天不怕,地不怕,饿又算什么。我以为你也不会怕。”

玉娇龙甩脸就要走。

李慕白捉住她的单边袖子。



玉娇龙手里勾着一包砂糖,围着件长褂,光脚坐在火边。

李慕白顺手拨了下火苗,用树枝在周围画了个圈,“给你烧个糖水喝。”

玉娇龙憋着个歪点子,听到他的声音吓得闪了一下。
“谁要喝那东西。我要吃饭。”

她的人中亮亮的,讲话不依不饶。

李慕白分神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他头一回私下看她。在贝勒爷府上,院子里的假山边,玉娇龙伏在栏杆前喂鲤鱼玩,耳垂上晃着缀连的珠玉,背影无精打采。


李慕白低下眼皮,水开了,“糖,给我。”

“不给。”

玉娇龙鼓气吹掉唇边的头发丝,“不给。”

“我说过拜师之后,都由着你。给不给,随你开心吧。”

李慕白把碗举起来,“今天你不吃不喝,我由着你;等到明天,等到王府的人追来,我也由着你被抓——”

他皱眉,像个为生计发愁的长工那样,“自由,不就是这么回事。”

玉娇龙接过满满一碗开水,仰脖咕咚咚就是喝。离了家,日子流散如风烟,她戳了戳水,是热的,是烫手的,那饱满的热让玉娇龙感到心安。

李慕白怎么端得了这么久。铁砂掌他也练?

水入口,她的牙一麻,瞬间没了知觉。那时听见李慕白说:“听话对你来说这么苦吗。”

摔了碗,玉娇龙伸出舌头喘气。她囫囵着叫,“烦死了。要我死,你才闭嘴是不是?”

李慕白说,“你不能死。”

玉娇龙说,“那你闭嘴。你说了我也不会听。”

李慕白说,“只有你了。”


山洞里滴滴答答,夜里的雨急,顺着头顶漏下来。

玉娇龙捧了一捧把脸洗净,又伸指点了,放进嘴里尝。

雨倒是甜。

不要那糖。不要他的东西。



糖包砸在李慕白怀里,洒出来一点,他说,“小孩子喜欢甜的,没错的。”

他把纸对折成三角形,白糖顺着沟,滑向水中。

玉娇龙突然伸手一捞。

砂糖半化,透明的晶体黏了。

她和李慕白较劲,“别泡了我不喝。留着做干粮吧。”

李慕白看见她跑到一边去舔手。脸贴在手心上,五指炸开,一粒糖渣子也不放过。

“你哭什么,”李慕白屈指蹭蹭她的脸,“大小姐脾气。”

玉娇龙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住。刚刚洒出来那些糖,全叫她吃掉了。

多日的风餐露宿,吃到有味道的东西不容易,玉娇龙抱着锅,喝了个底掉。

李慕白觉得好笑,“我呢?”

少女舔着嘴,不说话,牙关软了下来。



玉娇龙不懂李慕白。

李慕白是天下剑法第一的大侠。

为什么把青冥剑送人?为什么收自己做徒弟?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不和俞姐成婚?

玉娇龙问李慕白,“你是不是像人家说的,真的得了道?”

李慕白笑笑说,“又怀疑我的本事?”

玉娇龙呵了口气,把手上的发丝绕了一圈又一圈,“什么侠,说来清高,我看你就是没有感情,和那些方丈大师一样。”

李慕白说,“我和他们一不一样,你不知道?”



那时候玉娇龙刚开始同他学心诀,李慕白为师严格,是个心术正派的良师,玉娇龙一边学他的剑法,一边找他身上破绽。

天下人都是破损的,完美无缺的是佛像。供在庙里,宝相庄严。

李慕白不像圣人。他手劲很大,罚人的时候力气只用半成,再加上她是女的,只剩下四分之一的力度。

这四分之一到底有多少水分,玉娇龙是知道的。

玉娇龙不是个好徒弟,李慕白做他的师傅,时常要动气,气的半死。她又娇气又倔,说不得碰不得,而玉娇龙这些年在王府里修炼的牙尖嘴利,是个吵架能手,李慕白说过不他。

打也不敢打。

他在她扎马步时平举的两拳上,搁上两片小叶梧桐,“别掉了。我给你看钟。”

玉娇龙狠狠剜他一眼,吸匀了一口气吐出来,平静的立在树荫下,白衣动动,跌落如晚钟。

一水的汗流过耳畔。

玉娇龙不动。

风卷起一地枯叶。

玉娇龙不动。

李慕白想,这丫头。

如果生成小子,混世魔头一个。

他摇摇头,不知该为她可惜,还是为世人侥幸。

他们奔波好久才落脚在这个客栈,因为怕被查到,一路很少吃喝,谨之又谨。李慕白由碗底把银耳汤从凉水中端起,水落在地上。

“香要烧到头了,上来吧,喝汤。”

玉娇龙不看他。

高大的树附庸在身后,是她的同僚,飒飒着长了她的威风。

“你喝吧。我要去洗澡。”

女孩深深闭上眼睛,呼出一口长气,覆手抓住平放在手的叶子——风也没有把它吹跑。玉娇龙像个瘦骨嶙峋的狗熊一样,蹭了蹭满脸的汗。

头也不回的走了。




洞里漏水的地方越来越多。

玉娇龙用衣服蒙住头,不管不顾地睡。

又一觉醒来,成了落汤鸡。铺盖也湿了一大半。

李慕白在洞口,寻思半天,绑了张吊床。

玉娇龙趁他闭眼,蹑手蹑脚跃到吊床上去,晃晃悠悠梳头发,编成长辫,绕在脑后。

李慕白醒了。他睡的浅,还容玉娇龙放肆了些。

玉娇龙的腿搭在他身上。

吊床左边摆一道,右边摆一道,晃得人头晕。

李慕白想把玉娇龙甩下去。

相反的是,如玉娇龙所想,李慕白从吊床上滚了下去。

地全是潮的,这洞里已然呆不了。

他悄悄叹了口气,听见那姑娘咯咯笑了。

李慕白盘腿坐起来,“笑什么?”

玉娇龙捧着脸,不看他。脑袋光光,小和尚似的。

“你安静点。这里大声说话有回音。”

玉娇龙还是懒得搭理他。她越笑越痴,声音尖脆,山洞响起的回声阴森森的。李慕白于是扑上去,捂住她的嘴。

玉娇龙的眼睛像水,泼泼洒洒,让李慕白想起初见时,她身后就是海水拍打江崖,一针一线,在屏风上泛滥成灾。玉府的大小姐扬起下巴,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这里就你我二人,还能笑什么?笑的就是你,我的好师傅。”

她穿金戴银、无忧无虑,风平浪静,李慕白见得太多。

“我笑你呀误我一生,却说自己无情。”

君子不窈窕

【重鈞x白目】起名廢,又來一發

雷重均覺得自己應該是瘋了,不然怎麼會被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學弟攪的心亂如麻,做出平時自己不會做的事情。

自己真的是著魔了,雷重均一邊這樣唾弃自己,一邊又把懷裡的人抱緊了一些。真是瘋了瘋了,看到小白目要哭不哭的樣子,硬是把他帶到社團的活動室,讓他情緒不要那麼激動。“好啦,你冷靜一點,不要哭了,我剛剛只是開玩笑啦,”連安慰這麼不靠譜的事情,他雷重均才不會做嘞!然後又把白目抱緊一些。

“我喜歡你!”
“!!!”雷重均還想著要說的什麽,懷裡的人突然來了一句。

慕白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可能是被這樣抱在懷裡給了他勇氣,也可能是終於找到一個發洩口,就這麼說出來,被拒絕就徹底死心!

可是真的說出來後,抱著自

雷重均覺得自己應該是瘋了,不然怎麼會被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學弟攪的心亂如麻,做出平時自己不會做的事情。

自己真的是著魔了,雷重均一邊這樣唾弃自己,一邊又把懷裡的人抱緊了一些。真是瘋了瘋了,看到小白目要哭不哭的樣子,硬是把他帶到社團的活動室,讓他情緒不要那麼激動。“好啦,你冷靜一點,不要哭了,我剛剛只是開玩笑啦,”連安慰這麼不靠譜的事情,他雷重均才不會做嘞!然後又把白目抱緊一些。

“我喜歡你!”
“!!!”雷重均還想著要說的什麽,懷裡的人突然來了一句。

慕白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可能是被這樣抱在懷裡給了他勇氣,也可能是終於找到一個發洩口,就這麼說出來,被拒絕就徹底死心!

可是真的說出來後,抱著自己的人突然僵硬,慕白就清醒了!

……也要清醒了……

就知道會這樣,逸辰說的沒錯,自己是大白目!
“我知道了!放開!”慕白活了快二十年,終於知道失戀原來是這種感覺,雖然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真正被戀過。現在也只想離他遠些。

雷重均還沒從那句話里醒來,小白目喜歡自己!原來是這樣,那自己呢?看到他難過自己會難過,他哭自己會六神無主,他笑自己就開心,那自己也是喜歡他咯!對啊,我也喜歡他!

雷重均才理清思路,不小心就又被掙扎開了!
該死的白目,已經是第二次掙扎自己了吧!不過這次雷重均心情卻是不錯。回過神的雷重均重重關上被慕白打開的門,把慕白壓在門上。

“小白目,告白不是這樣子的,”雷重均勾起
嘴角“讓學長教你”壓低聲音慢慢靠近李慕白

“我,喜歡你”說完,雷重均便淺淺的親了一下慕白的唇,然後滿意的看著呆住的人,看到小白目因爲吃驚而長開的唇,雷重均重重的吻上去,在把那兩片唇蹂躪到紅豔後,迫不及待的向內部發起進攻……

而慕白呢?整個人都呆住了,只有唇上輾轉的感覺告訴他發生了什麽,學長的呼吸還軟軟的撲到臉上,他反應不及,什麽情況,從辛苦單戀怎麼就兩情相悅了?剛剛學長是說喜歡自己了嘛?

感覺學長的手伸到衣服裡,凉凉的感覺讓慕白一下子驚醒。一把推開雷重均。“學長你幹嘛!”李慕白一片混亂。

被推開的雷重均一身慾火正熊熊燃燒,一下子被推開,心裡正是焦灼。一掌拍在門板上,把李慕白困在自己和門上“老子説,老子他媽的也喜歡你!喜歡的不得了!滿意了嘛?!!!”

李慕白萬萬沒想到,他被嚇了一跳,以爲要被打了,結果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雷重均呼吸還有些粗,熱氣打到李慕白臉上,熏的李慕白腦子一片狼藉,整個人陷入暴風中,却又忍不住懷疑“真……真的嘛?”

雷重均整個人要炸了,什麽鬼!從來沒有人敢質疑他!至少沒人敢這樣說出來!老子第一次告白就遭到懷疑?他深呼吸一口,然後抵住李慕白的額頭“你見過我雷重均和誰告過白!老子這麼深情告白你居然敢懷疑老子?”

慕白一下子又變成平時被使喚的精明小白目,好像……是哦,平時雷重均幾句好話一個笑容就哄的女孩子們門都不知道在哪,好像是從來沒有說過喜歡誰這樣的話……那……他是真的也喜歡自己咯?

雷重均翻個白眼,是怎樣!老子都這樣說了,這個小白目還轉不過來!看著又出神的李慕白,雷重均想,要是小白目還敢推開自己,就親死他算了!該死,到底還要想多久,老子要忍不住了!
雷重均什麽時候這樣等過一個人的回答啊,從來都是別人等他!這個可惡的小白目。

“真的……唔……”慕白還想繼續問,結果又被壓到門板上堵住。

         沒錯,小白目,我雷重均也喜歡你!這樣你可以不要露出難過的表情了嘛?
         至於現在,你得趕快成爲我的所有物!其他的到時候再慢慢和你算賬!

………………………………………………………………………………開車…………………………

怕被和諧哎,車就先不開了。
好啦,雷重均學長和小白目可以開開心心的過沒羞沒躁的日子啦……

君子不窈窕

【重鈞x白目】起名廢,來第一發

“這都開學多久了哦,現在才辦迎新露營!”慕白一邊和逸辰收拾帳篷一邊嘀咕,又忍不住去瞟指揮大局的那個人,自己真是白痴哦,明明看到他和女生調情還是忍不住要關注那根花心大蘿蔔。

“哎,有沒有什麽方法,可以解決那個瘋子啊!”逸辰突然開口,慕白想了想發小的情況,還是笑了,“你要先解決哪一個啊?一個瘋錢,一個瘋你。”逸辰一個白眼給慕白,

慕白突然心裡有個也瘋狂的想法,大概是被江勁騰的執著影響了“哎,逸辰,你要不要考慮接受他啊?反正,你也喜歡江勁騰啊,”慕白感覺像在說服自己一樣,“等他膩了,你就自由啦!”

是啊,江勁騰還一個勁的追著你,不像我,可能重均學長考都沒有考慮一下我吧,慕白苦笑,笑自己,居然會...

“這都開學多久了哦,現在才辦迎新露營!”慕白一邊和逸辰收拾帳篷一邊嘀咕,又忍不住去瞟指揮大局的那個人,自己真是白痴哦,明明看到他和女生調情還是忍不住要關注那根花心大蘿蔔。

“哎,有沒有什麽方法,可以解決那個瘋子啊!”逸辰突然開口,慕白想了想發小的情況,還是笑了,“你要先解決哪一個啊?一個瘋錢,一個瘋你。”逸辰一個白眼給慕白,

慕白突然心裡有個也瘋狂的想法,大概是被江勁騰的執著影響了“哎,逸辰,你要不要考慮接受他啊?反正,你也喜歡江勁騰啊,”慕白感覺像在說服自己一樣,“等他膩了,你就自由啦!”

是啊,江勁騰還一個勁的追著你,不像我,可能重均學長考都沒有考慮一下我吧,慕白苦笑,笑自己,居然會對一根大蘿蔔動了心,怎麽可能哦,自己這個大笨蛋,笨蛋。慕白把自己罵了一頓後,心裡更不舒服了,感覺自己真的好白目

                      ……劇情省略一丟丟……

“哎,逸辰,你要不要去幫一下!”才逸辰說完,結果就看到邵逸辰給江勁騰半路劫走 。
“!”慕白剛想上前解救逸辰,結果一下子被抱住。

“小白目, 你要去哪?厚,那天看到學長被圍住,也不救一下哦,你都幾次了啊你”雷重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就看著那個小學弟勤勤懇懇的忙碌和嘴角的苦笑時,心也跟著不舒服起來,更實在少了那兩個電燈泡之後迫不及待的抱住他,本來只是想拉一下就好,可是看到他個小身板又忍不住想要抱一下。

“學長!你先放開我拉!”慕白被嚇一跳,心也加速起來,耳朵也快要冒火了!拼命掙扎起來,只想先離雷重均遠一點。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

“幹嘛!又不是女人,抱一下是會懷孕哦!”被掙扎的雷重均一下子不爽起來,是怎樣!平時不是和邵逸辰勾肩搭背的,換我就不行!?

雷重均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也許是被拒絕讓他不爽,也許是懷裡一下子空蕩蕩的讓他不爽。口氣也不好起來。

“……是,我不是女人,那學長去抱女人啊!”慕白承認,是被刺激到了,學長果然是喜歡女人的,可自己是男人,性別相同,要怎麼在一起!完蛋了,又要哭了,心也跳超快,慕白難受帶不行,只想找個地方大哭一場,轉身就跑。

雷重均沒想到小白目會反應這麼大,本來就沒多少的怒氣值更是被小白目那紅眼睛打的七零八碎,看著對方退場,身體居然比思想先動的追上去。

君子不窈窕

【重均×白目】起名廢,並不知道能來几發

寫history感覺就是要用繁體字哎……
莫名覺得雷重均和小白目這對很吸引人~
嚶嚶嚶,自己腦補一場大戲……
渣文筆,只為喜歡,麽麽噠~
只會小甜餅,不會寫虐……

李慕白和邵逸辰第一次來圖書館找书的時候就遇到神奇的一幕。

“逸辰,我找好……”慕白抱著书從書架中出來的時候看到那個凶巴巴的法學院大佬居然在給趴在桌上的逸辰遮陽光。看不到大佬的臉,但是是一種柔和的感覺。雖然感覺畫風不對,卻依然讓慕白心跳的突的快起來,就像那天在教室外面被雷重均學長摟住腰的時候。

慕白抱著大把的书衝到社團,這時候心跳的還是有些快,但是還是想要見他。 “哈哈,真假……”慕白剛到門口,就聽到活動室裡有女孩紙的笑聲,慕白的心

寫history感覺就是要用繁體字哎……
莫名覺得雷重均和小白目這對很吸引人~
嚶嚶嚶,自己腦補一場大戲……
渣文筆,只為喜歡,麽麽噠~
只會小甜餅,不會寫虐……

李慕白和邵逸辰第一次來圖書館找书的時候就遇到神奇的一幕。

“逸辰,我找好……”慕白抱著书從書架中出來的時候看到那個凶巴巴的法學院大佬居然在給趴在桌上的逸辰遮陽光。看不到大佬的臉,但是是一種柔和的感覺。雖然感覺畫風不對,卻依然讓慕白心跳的突的快起來,就像那天在教室外面被雷重均學長摟住腰的時候。

慕白抱著大把的书衝到社團,這時候心跳的還是有些快,但是還是想要見他。 “哈哈,真假……”慕白剛到門口,就聽到活動室裡有女孩紙的笑聲,慕白的心突然就冷靜了, 是啊,人家是風流瀟灑的美男子,美人環抱,怎麼會看上自己這個男人。自己真是想多了……

“學長,书找好了,我累了,先回家咯”慕白敲門進去,放下书就想出去,眼睛疼了起來,不行,再不走怕是要哭出來了。

“小白目,哎,小白目” 雷重均本來想和慕白說說話,擺脫這些不請自來的女生,結果慕白像被狗咬了一樣轉眼就跑了,真是太不義氣了!不要被我抓住!這個不救學長的傢伙!話說這家伙像是要哭了,江勁騰不會欺負他了吧,敢欺負我的人,江勁騰給我等著!老子的人只有老子可以欺負!

南楼一味凉

【影评】《卧虎藏龙》

                      温婉如莲,情淡一生

                           ...

                      温婉如莲,情淡一生

                            ——  评《卧虎藏龙》中的感情处理

        看完李安的《卧虎藏龙》心中总有种挥之不去的武侠梦一直萦绕在心头,这是李安的武侠梦,是任何一个有武侠情结的人心中的梦。故事里的侠骨柔情,江湖道义令人荡气回肠,然而对故事里面的李慕白与俞秀莲的爱情却让我牵念,他们的感情处理得是那么含蓄内敛,或许正是由于这份“收敛”才能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他们之间的感情犹如一杯淡而清香的茶,茶汤虽淡但味道醇厚。

        电影里最精彩的关于他俩两段戏,无论是台词对白还是演员表演还是画面调色都带有中国古典诗书画卷的意味,不得不为李安的导演手法拍案叫绝。
     
         这个源自于王度庐小说的故事,不仅有江湖侠士的恩恩怨怨,快意恩仇也有江湖儿女的潇洒恣意,柔情似水。李安给我们营造了一个如梦似幻的武林,有一袭白色长衫,侠气逼人的李慕白,有气质如兰,武艺超群的俞秀莲,有豪放不羁,向往江湖的玉娇龙,有情深意重,豪情万丈的罗小虎,有江湖定海神针般人物的铁贝勒,也有阴狠毒辣,可怜可恨的碧眼狐狸. . . . . .他们共同组成了《卧虎藏龙》里的人物群像,正义与邪恶,道义与良知,江湖与庙堂,在这个江湖里总有着我们想看的一面。

        故事似乎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紧锣密鼓地展开了,从俞秀莲一出场,那种习武之人所带有干脆利落,英气逼人就扑面而来,一句“恩兄李慕白”将二人的关系明确地摆了出来,李慕白对她有恩,她对李慕白有情这是她眼神里所藏不住的,当提起李慕白时,她眼神里有钦慕,有依赖,奕奕生华,那份神采不是普通人对于大侠的仰慕之情,随着故事的娓娓道来,她与李慕白之间的情如细水般温润地浸透与整个故事里。
      
       一纸婚约抵不过造化弄人,与她有婚约的孟思昭在一场比武中为救李慕白而死,李慕白与孟思昭本是同门师兄弟,情同手足,李慕白对于俞秀莲有一份亏欠,这份歉意要远远大于对她的爱恋,尽管自己再喜欢她,也不能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这是对于兄弟情义的承诺,这是他所守护的江湖道义,兄弟妻,不可欺。俞秀莲对于李慕白的感情,也在这相守相伴的几十年逐渐地沉淀下来,以为二人谁都不去说这个“爱”字,就这样平平静静地过完一生也就足以。
       
        每一次话到嘴边,每一次眉目相对,每一次相对而坐总以为他们的爱可以脱口而出,可是话到嘴边又放下,情到深处是无言。

       蜻蜓点水的爱情,点到为止的感情这就是几千年来中国人传统的表达情感的方式。含蓄,内敛,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似乎就是感情表达的最好的方式。整部电影最喜欢的就是二人感情的处理,两段戏,一段情,观之犹如品一杯好茶,茶汤穿肠,仍有回甘,令人荡气回肠。
   
      李慕白:秀莲,我们能触摸的东西没有永远。

                    师父一再的说……

                    把手握紧,里面什么也没有

                    把手松开,你拥有的就是一切。

       俞秀莲:这世间不是每一件事都是虚幻的

                     刚才你握着我的手  你能感受到它的真是吗?
  
        喜欢这一段对白,看似富含哲理却含有深意,李慕白与俞秀莲本是去找玉娇龙找回青冥宝剑,在一处驿站休息,黛瓦白墙,与青翠的竹林遥相呼应,秀莲唤慕白喝茶,当慕白接茶时却不经意地握了秀莲的手,秀莲心底一惊,转而抬头看向慕白四目相对,满含深情,接着就出现了上边的对话,慕白把秀莲的手放在自己脸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分钟的静谧,在这个小空间里只有二人,那恣意生长的情愫却越发地使人感受到两人之间那可恋不可说的爱情。握着彼此的手似乎就是拥有了整个世界,那一刻,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大侠也会有如此温情脉脉的时刻。

        俞秀莲:压抑只会让感情更加强烈

        李慕白:我也阻止不了我的欲望  
 
                      我想跟你在一起    
 
                      就像这样坐着  
 
                      我反而能感受到一种平静

        俞秀莲的话是在说李慕白也是在说自己,“压抑”是从头至尾的,她压抑着自己情感,压抑着对李慕白的爱,压抑着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感受,李慕白何尝不是?酒经过发酵会变得更加醇香,感情经过沉淀也会更加让人忘怀,那份积压在自己心底的思念也会更加强烈。一句“我想和你在一起”胜过千言万语,最深沉的爱变成了最简单的渴望,世间所有的相思,所有的有情人不都期望能够永远在一起吗?可是这个简单的愿望出自心怀江湖的大侠之口,一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悲哀袭面而来,或许这就是二人之间的悲哀吧,想爱不敢爱,迈不出去世俗江湖的藩篱。
   
       世间的悲哀莫过于有爱却不能相守吧,江湖侠士看似风流潇洒,落拓不羁却也会拘束与世俗的目光,甚至要忍受超于常人的约束。一分钟的相守抵得过一千年的等待,就这样坐着,彼此就算无言也能静守世间美好。

       李慕白:我已经浪费了我这一生

                     我要用这口气对你说   
   
                     我一直深爱着你  

        故事的结局,生命的结束。为什么“爱”要等到生离死别的时候才能说出口呢?一句“我一直深爱着你”似乎要道尽这辈子的爱恨纠缠,这就是古典爱情小说里的那种心中有,口中无的爱情,传统,隐忍,犹豫,等待,别离。一句深爱二人之间的窗户纸也算是彻底捅破,但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死别。俞秀莲抱着李慕白,泪已经弥漫了她的双眼,痛已经撕扯着她的心扉,她的吻似乎回应着那句深爱,之前的不敢爱在面对生死离别时候才会有莫大的勇气,因为或许下一秒就没有机会了。  
      
       看完电影,这份淡如水的爱情却让我久久不能放下,几千年来,中国人面对感情的表达有着独特的方式,即使是面对自己最爱的人却迟于表达,羞于表达,就算表示也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借物抒情,聊表相思。将一片真心寄予心有灵犀,将满腔热忱化作无声细语,于无声处表达自己深情厚谊,眼角眉梢都是情,于无声处表心声。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依旧守今朝。

云东一
如果李慕白没死的话.....速...

如果李慕白没死的话.....速涂

一种精神吧 

渐渐模糊渐渐消失

说不清楚的感觉


如果李慕白没死的话.....速涂

一种精神吧 

渐渐模糊渐渐消失

说不清楚的感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