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斯特

22296浏览    478参与
只是半个幽灵

小李和另一位老派的钢琴家一起表演双钢琴,对方知道他的习惯是背谱演奏但是不想冒险,于是要求他至少把谱子放在琴架上装装样子,结果到了演出那一天,两人各拿着一卷乐谱走上台,对方刚把乐谱放好准备开始的时候,李子拿起自己的乐谱往后一扔 ——

李子魔改门哥的曲子,之后被门哥报复在社交晚会上画了一张讽刺漫画,他还很委屈:干嘛啦,我明明是按照你的谱子弹的,只是稍微觉得弹起来有点单调(就魔改了一下)——

有时候觉得他没有被其他音乐家打死还挺幸运的【。。。。】

小李和另一位老派的钢琴家一起表演双钢琴,对方知道他的习惯是背谱演奏但是不想冒险,于是要求他至少把谱子放在琴架上装装样子,结果到了演出那一天,两人各拿着一卷乐谱走上台,对方刚把乐谱放好准备开始的时候,李子拿起自己的乐谱往后一扔 ——

李子魔改门哥的曲子,之后被门哥报复在社交晚会上画了一张讽刺漫画,他还很委屈:干嘛啦,我明明是按照你的谱子弹的,只是稍微觉得弹起来有点单调(就魔改了一下)——

有时候觉得他没有被其他音乐家打死还挺幸运的【。。。。】

淮之
自己瞎填的表格( 抱歉很乱

自己瞎填的表格( 抱歉很乱

自己瞎填的表格( 抱歉很乱

三分之二十的氢氧化铝
忘了是哪首曲子下的评论了 真是...

忘了是哪首曲子下的评论了

真是头都给笑掉

忘了是哪首曲子下的评论了

真是头都给笑掉

Carolingian
感觉超好玩填了一个!CL一ji...

感觉超好玩填了一个!CL一jio把我揣进西音史(……)

感觉超好玩填了一个!CL一jio把我揣进西音史(……)

只是半个幽灵
shopping list(。...

shopping list(。。。

昨天一下子花掉了四位数但是真的很快乐

shopping list(。。。

昨天一下子花掉了四位数但是真的很快乐

绍石

百粉点梗

鄙人这个又渣又懒的穷画手居然也百粉了!

那么就免费点梗吧!

图一张或者文一篇,咳,再多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可点范围:西音史,西美史,科学史,战争史,音乐剧,沉睡魔咒,好兆头等欧美电影电视剧……拉郎/娘可点,r18可点。

鄙人这个又渣又懒的穷画手居然也百粉了!

那么就免费点梗吧!

图一张或者文一篇,咳,再多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可点范围:西音史,西美史,科学史,战争史,音乐剧,沉睡魔咒,好兆头等欧美电影电视剧……拉郎/娘可点,r18可点。


NasiGoreng
看到这个很有意思也忍不住填了一...

看到这个很有意思也忍不住填了一个😂

看到这个很有意思也忍不住填了一个😂

只是半个幽灵

“We must live our lives to the full, loving and suffering to extremes.”

—— Franz Liszt, from a letter to Marie D’Agoult written c. September 1834


现在再看这句话反而不会觉得很迷了,这让我想到王尔德对于节制与过量的比喻(有时候觉得他俩真该认识一下x)——适度就好比吃饭充饥一样不带劲儿。过量才像丰盛的筵席一样热闹。

生命的极端不是好与坏,而是不确定性和一成不变。一成不变不仅是字面意义上的无聊,同样适用于描述物理意义上的热力学平衡状态,...

“We must live our lives to the full, loving and suffering to extremes.”

—— Franz Liszt, from a letter to Marie D’Agoult written c. September 1834


现在再看这句话反而不会觉得很迷了,这让我想到王尔德对于节制与过量的比喻(有时候觉得他俩真该认识一下x)——适度就好比吃饭充饥一样不带劲儿。过量才像丰盛的筵席一样热闹。

生命的极端不是好与坏,而是不确定性和一成不变。一成不变不仅是字面意义上的无聊,同样适用于描述物理意义上的热力学平衡状态,是真正的死亡。


Lucy
看到万老师的文章【原文链接】想...

看到万老师的文章【原文链接】想到了门德尔松,李斯特和肖邦历史上一次真实的cosplay整人事件,不过他们的变装没有柏辽兹夸张。感觉他们在这次事件中玩的挺开心的,所以他们应该很喜欢这种玩法。

关于这四位年轻音乐家的化/妆恶/作/剧:有一位前辈钢琴家卡尔克布雷纳不仅缺乏内涵还喜欢巴//结王///公/贵//族,闹尽笑话,令人看不惯。

四位当时才二十出头的年轻音乐家打算嘲弄他一下。于是门德尔松,肖邦,李斯特和希勒就妆扮成乞丐模样,在一家高级咖啡馆里闹哄哄的作弄了这位虚荣的前辈一番!

出处:《不朽的钢琴家》

看到万老师的文章【原文链接】想到了门德尔松,李斯特和肖邦历史上一次真实的cosplay整人事件,不过他们的变装没有柏辽兹夸张。感觉他们在这次事件中玩的挺开心的,所以他们应该很喜欢这种玩法。

关于这四位年轻音乐家的化/妆恶/作/剧:有一位前辈钢琴家卡尔克布雷纳不仅缺乏内涵还喜欢巴//结王///公/贵//族,闹尽笑话,令人看不惯。

四位当时才二十出头的年轻音乐家打算嘲弄他一下。于是门德尔松,肖邦,李斯特和希勒就妆扮成乞丐模样,在一家高级咖啡馆里闹哄哄的作弄了这位虚荣的前辈一番!

出处:《不朽的钢琴家》

LOFFINTA

在学校声乐比赛的候场教室和朋友画的
→是她!大佬! @Yolanda
除了右下角肖邦是我画的其他都是她的呜呜呜呜呜呜我真是哭爆,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俩唱歌的天天画画,靠
p2大佬正在临摹👿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在学校声乐比赛的候场教室和朋友画的
→是她!大佬! @Yolanda
除了右下角肖邦是我画的其他都是她的呜呜呜呜呜呜我真是哭爆,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俩唱歌的天天画画,靠
p2大佬正在临摹👿专业的就是不一样(。)

只是半个幽灵

[瓦格纳&李斯特] 瓦格纳教你写情书…

因为很久以前发在百度的帖被吞过很多次且经常消失看不到,最终还是决定复制过来,在原本的基础之上重新作了些补充和修改。但本质上依然只是八卦,可以不用认真对待。还收录了很多我觉得很厉害的情书写法。

如同题目所表示的,这是一段非常复杂的关系,这段关系中包含有三个隐藏的三角关系,其一是瓦格纳-李斯特-柏辽兹的大三角,其二是瓦格纳-李斯特-维特根斯坦公主的大三角,其三则是瓦格纳-柯西玛-彪罗的大三角。


  • 时间线

初次见面在1841年(但是李子根本不记得自己见过对方),1848-1860密友时期,1861年因瓦与李的女儿柯西玛的结合导致两人友谊破裂,最终于1872年和好,1883年瓦去世前...

因为很久以前发在百度的帖被吞过很多次且经常消失看不到,最终还是决定复制过来,在原本的基础之上重新作了些补充和修改。但本质上依然只是八卦,可以不用认真对待。还收录了很多我觉得很厉害的情书写法。

如同题目所表示的,这是一段非常复杂的关系,这段关系中包含有三个隐藏的三角关系,其一是瓦格纳-李斯特-柏辽兹的大三角,其二是瓦格纳-李斯特-维特根斯坦公主的大三角,其三则是瓦格纳-柯西玛-彪罗的大三角。


  • 时间线

初次见面在1841年(但是李子根本不记得自己见过对方),1848-1860密友时期,1861年因瓦与李的女儿柯西玛的结合导致两人友谊破裂,最终于1872年和好,1883年瓦去世前几周两人在威尼斯见了最后一面。


  • 简单的介绍

“Beloved, come and with me here in Zurich.” —Wagner to Liszt

瓦格纳曾说,我所有的成就都要归功于一个人,我最伟大最亲爱的朋友,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前两人曾经在1841年见过一面,那会儿李子已经闻名全欧洲而瓦格纳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因此李子完全不记得自己见过他了(对此瓦格纳还颇有微词),但在偶然一次听到瓦格纳的剧之后,李子被他的天才所折服。

1848年李斯特接受魏玛大公的邀请搬到了曾经以歌德席勒文明的小城魏玛,开始专心作曲。同时他也希望自己像两位前辈一样,由他和瓦格纳一起领导音乐的繁荣,将魏玛变成一个音乐中心。


同年,瓦格纳参加革命失败被德国政府通缉,他先是躲入李斯特位于魏玛的家中Altenburg(阿尔腾堡),随后李斯特协助他伪造了护照,提供了大量资金,助他逃往国外。(*阿尔滕堡是维特根斯坦公主为了协助李子的创作租下来的,后来被魏玛大公的夫人买下让他免费使用)

魏玛大公拒绝上演瓦格纳的作品也是由于他是德国的通缉犯。据说瓦格纳在逃走之前躲在剧院的角落观看了李斯特排练的歌剧片段。在某部电影里还特意拍出了这个镜头⬇️

因为拍的太gay了感觉好还原哦就放上来了


李斯特非常佩服瓦格纳的天才——将音乐、戏剧、美术与诗歌整合在一起的整体艺术。可以说从一开始他就把对方视作高于自己的存在,因此在这段关系当作可以看到各种抖M窒息操作……

有位作者写“李斯特从没有对瓦格纳说过不(也没有对可爱的姑娘说过)”(我就想这两者有可比性吗?谁不喜欢可爱的小姐姐?但是有几个会喜欢瓦格纳???)

“Liszt now ranked Wagner at the highest pinnacle, above Beethoven and Goethe, because of his ability to creat an artwork that combined poetry, music, and the stage.”

“If I had to write a book on Wagner, I would happily use as an epigraph this remark by Victor Hugo on Shakespeare: ‘I admire everything’‘I admire like a fool.’

Nine years later, Liszt remembered that moment with an emotion and an intensity that is typical of the first years of their correspondence:

“How could I fail to think of you always with love and fervent devotion, especially in this town, in this room, where we first drew nearer to each other, and your genius flashed its light on me?” 

瓦格纳在他心中的地位甚至有可能超过了贝多芬莫扎特歌德……他曾在信中声称自己的书桌上仅放了瓦格纳一人的半身像,其他那些人都没被允许进入这个房间——他称之为the heart of my house

撇开艺术不谈瓦格纳这人纯粹就是个大猪蹄子,借钱不还、睡别人的老婆、欺骗路德维希二世的感情——只要是能够使他取得成功的手段,他啥事都做得出来。李子显然是没有将【人】与【作品】分开看待,因此在他的天才面前所有的缺点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瓦格纳逃亡期间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第一次是在1853年:


第二次是在1856年,李斯特的生日:


(图片为两人共同出席的音乐会)

Liszt’s visit to Wagner is in October 22 was not auspicious. The Princess was there and a distinguished company.

Although Liszt remained steadfast and did all in his power to further Wagner’s interest, it was the Princess who began to drive the wedge between the two.

第三次是在Dresden:

The third meeting is in Dresden, in a hotel, where the two sealed a friendship that was meant tohave been eternal.

两人的关系趋于破裂则是当彪罗指挥的乐剧被打断,李斯特与魏玛剧院反对者的矛盾陷入最尖锐境地的时候,他给魏玛⼤公写了⼀封辞职信。远在瑞⼠不明情况的瓦格纳在错误的时间写了⼀封信向他借钱寻求帮助,被对⽅认为是不关⼼自己。

“Have you nothing at all to say to me? What is to become of me if everyone ignores me?” Liszt’sangry reply was one of the sharpest he ever sent to Wagner. He told him that he no longer saw anypoint in sending Wagner copies of the Dante Symphony or the Gran Mass (which he had earlierpromised to do).

(Wagner to Bulow)“I don’t know in what style to write to Liszt. I worry myself for weeks, intending towrite to him. All that I get from him is at most a reply, and about half the length of my letters. Hedoesn’t bother about me. I talk about him as an excellent friend, but he does not talk about me...”

尽管之后瓦格纳写了⼀封⻓达六页半超过2200词的长信请求原谅: 

Sink your pride for once and write to me as plainly and as comprehensively as I too frequently do to you, much to your annoyance.

然并卵,这一次李子并没有原谅他,这件事也就成为了后续各种事件的导火索。最终的爆发则是因为瓦格纳与柯西玛的恋情——这件事远在两人的关系冷淡之后,但还是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需要提一下这封手稿是“Liszt's own copy of Wagner's letter to him in 1872”(手抄版!)


由于之前信中提到的会面各种原因没有去成,于是这次见面改到了魏玛。李斯特亲口说给学生西洛蒂(这位小同学写过一本回忆录):

“[瓦格纳的演讲]非常另人感动,以至于我忘记了一切,除了他所有好的方面。”´_>`

李斯特对瓦格纳的帮助可谓是无私的,无论是怎样的要求他都会尽可能地帮助对方完成,有次瓦向他借$200,目前并没有什么钱的李子向彪罗借了$200来支持他,而这时候李子自己的交响诗的盈利状况甚至还不如瓦格纳的乐谱。

另一个例子是为了筹集剧院的资金,瓦格纳拟在匈牙利布达佩斯举办一场演出,但当地人都不买账。于是李子表示要加演弹一首贝多芬的曲子,然后票就都卖出去了。

不仅仅是对瓦格纳,李斯特对所有的朋友都很天使(他不仅是希望自己成功,而是希望世界上所有一切美好的作品都能被大家看到。),而反过来……几乎没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有一次他写道“Once Liszt helped Wagner, but who will help Liszt?”

-

不过若是说两人之间只存在虚情假意的话,我是不同意的,从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无论李斯特还是瓦格纳都曾有意维持过这段友谊。

比如瓦格纳曾写过一篇反犹小作文《音乐中的犹太主义》,不支持反犹的李子曾经写信询问他这篇文章是否出自他之手,瓦格纳给出的回复是(他知道对方一定是明知故问):不管你怎样看待这些——只是想象——我并不知道你的确切想法。我知道也真切地感受得到你是怎样的人,在这一点上你一定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但是到此为止吧。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事情会造成我们之间意见的分歧,如果你不喜欢我提到的任何观点,闭上眼不要去管它们就好了。(so its possible to be a Wagner-lover without being a Jew-hater.)

瓦格纳是真的很会讲话!!!他曾经亲口对李子说“For me, thou art(=古英语,就是you are的用法) the whole of Germany.”这谁受得住啊!!!?

其他的一些节选:

瓦格纳在《Eine Mittheilung an meine Freunde》(与友人的通信)中写道:“我现在知道了最满足、最高贵、最为完全的爱,唯一真诚的爱,……这爱将我提升到了艺术的高度!……我知道了即使所有的人——即使最亲密的朋友——都离我远去,他也依然会在我身边帮助我、他的名字就是FRANZ LISZT。”

“By our very love for a great artist we as good as say that, in taking his creation to our heart, we adopt with it those individual peculiarities of view which made that creation possible to him.—Now, as I have nowhere more distinctly felt this love’s enriching and informing power than in my love for Liszt…”

“But above all greet my Franz for me, and tell him the old, old story, that I love him!”(写于给Marie的公开信中)

“ While I am compising and scoring I think only of YOU, how this and the other will please you, I am ALWAYS dealing with you.”

还有一些写给柯西玛的:

And when she[Cosima] " asked him[Wagner] childishly " whether he loved her, he replied: " Ishould like to know what else I do but love you.”

But he was in high spirits and said on one occasion, throwing his arms round Cosima: " Yes, a charming wife was what Beethoven never had. It was reserved for a poor old man like me that is why I have this irrational belief in myself." And one fine morning in the garden he picked her apansy and offered it to her with the words: " I was thinking about our love! I do not know what to call it, but I know that it is the most ardent of things, and will never allow us to leave each other.”

Then he came to her bedside in the evening and said: " I simply cannot say how I love you, it is still like a dream to me that I am wholly yours."

太强了吧orzzzzzz


  • 瓦格纳李斯特通信集(又名:情书写法大全)

这本书里除了对于艺术的讨论和借钱(狗头)以外就是各式各样的表白和表白,以至于英译者在前言部分引用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台词(认真的吗)……

里面的画风是这样的:

W: You, my only one, the dearest whom I have, you who are to me prince and world, everything together, have mercy on me.

L: Continue to love me, even as I am cordiallt devoted to you.

W: A thousand kisses from
Your
Richard Wagner 1853


W: I now ask you, who at the bottom of his heart share my faith more than do you, who believe in me, who know and demonstrate love as no one else has proved and praoticed it yet?... Well, my higest hope will be fulfilled: I shall see you again.

W: How can I describe my feeling? When has an artist, a friend, ever done for another what you have done for me? Truly, when I should be inclined to despair of the whole world, on single glance at you raises me again high and higher, fills me with faith and hope; I can't conceive what I should have done without you have made of me; it has been indescribly beautiful for me to observe you during that space of time...


W: My brain is a wilderness and I thirst for a long, long sleep, to awake only when my arms are around you. ...best and dearest of friends, have my eternal thanks for your divine friendship, and be assured of my steadfast and warmest love.


L: Be happy in the Grisons, you godlike man. When you work at the 'Nibelungen', let me be with you, and keep you have received me -- in truth and love.


W: However, in this matter also you must do as you like. Before all, take care that you continue to love me, and we see each other soon.


L: Send me soon what I ask you... I'm always and wholly yours.

L: You know that my whole soul is devoted to you, because I love you sincerely, and that I always try to serve you as well as I can...


W: Remember me to all at Altenburg; and if you can, continue to love me... if you can, love me with all your heart. Will you not?... Farewell for today. I send you many greetings from a longing heart.


L: The essential thing is that you love me, and consider my honest efforts as a musician worthy of your sympathy. This you have said me in a manner in which no one else could say it.


W: Take my hand and take my kiss. It is such a kiss as you gave me when you accompanied my home one evening last year.--You remember, after I told you my sad tale. Many things may lost their impression upon me. The wonderful sympathy whuch was in your nature, will follow me everywhere as my most beautiful remembrance.


W: Be mine today, wholly mine, and feel assured that by that means you will be all that you are and can be.

有位作者在一本名为《瓦格纳与自杀》的书中声称瓦格纳他想要跟一部分朋友(特指李子)以及那位魏森冬克夫人殉/情(dbq我想不到a joint suicide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翻译)。后来他在《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确实写了这样的剧情。


为了与不懂法语的瓦格纳通信,一直用法语进行书写和思考的李斯特用德语跟他写了十几年的信。虽然德语才是他的母语,但是由于很小就搬去法国,母语基本上忘干净了。一开始他的德语讲得并不好:“Liszt tried to speak German to them, but they claimed they understood his English much better.”在波恩音乐节上他也试图用德语演讲,但由于说得很磕磕绊绊最终放弃了。就算在魏玛那几年,他与魏玛大公的通信也是用法语完成的,他很少在家中会使用德语。

While the title are in German, the contents are mainly in French, the language in which Liszt always perferred to communicate. Liszt, in fact, was never at home in the German language. It is true that he was brought up in a German-speaking part of western Hungary, by German-speaking parents, and that Germab was therefore his mother tongue.…Thereafter he lost his German; it was only in later life and with difficulty that he recovered its partial use. This is rather surprising when we recall that the mature Liszt spent thirteen years in Weimar.

此外,他所写过的所有支持瓦格纳的文章都是用的法语(瓦:朋友你看到我绝望的眼神了吗)……而且为了用法语念起来更容易一些还擅自改了歌剧的名字,文章的题目把“Tannhäuser”写成了“Tannhaüser”……(换作别人估计要被原作者削哈哈哈哈)

To promote Wagner's cause where he could not speak up for himself, Liszt wrote two essays in the wake of the Weimar performance of Tannhäuser. (As was his wont, he wrote in French and gave his essay the misspelled title "Tannhaüser", which, he argued, made pronunciation easier in French.)

而这一边,瓦格纳的法语比李子的德语糟糕多了。他待在巴黎的时候就因为糟糕的法语而迷路,“With my bad French, I am simply lost.”因此1876年他就立了一条规矩,在我家“万福里德”只准讲德语,不过晚年时期他的法语已经说的相当不错了,偶尔还会教自己的孩子们说一两句(讽刺意味)。

另一件很好玩的事是只要跟李子待在一起就一定会听到他吹法国或者拿破仑,瓦格纳曾经目睹了有人发表反对意见结果被教育所以他从来不会说233。虽然他很喜欢黑法国但其实他身边一群法国人还有他很喜欢用法国香水还给李子送过一顶淡粉色的帽子x


  • 第一个三角

“We, Liszt, Berlioz and Wagner, are three equals, but we must take care not to say so to [Berlioz].”

——Wagner wrote to Liszt

这三个人的关系就很迷,在外人看他,他们明显属于同一派别,也同样是先锋音乐家的代表,但其实三人之间存在很深的矛盾(主要是瓦格纳与柏辽兹)。

产生这个大三角的主要原因在于柏辽兹的高冷...被他用亲密形式“tu”称呼的朋友只有三个人,李子还是其中唯一一个音乐家,可见李子在他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而瓦格纳的出现不仅影响了他们之间的友情,也使得两个人的艺术目标愈加遥远。后来,他与同样讨厌瓦格纳的维特根斯坦公主结为同盟。

两人早在1840s其实就认识了,因为瓦格纳曾经在巴黎的报纸上发表了10篇文章和一篇短篇小说…(两个搞音乐的文学家.jpg)那会柏辽兹对他的印象反而还好,在1855年之前——也许是他还没有意识到瓦格纳带来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两人基本上还算是友好的。

但在1855年之后,柏辽兹明确表达出了对瓦格纳的反感,他曾嘲笑瓦格纳的音乐是“猫叫派音乐。柏辽兹拒绝将自己与瓦格纳联系到一起,甚至在回忆录的背面注明:“ was nothing bearing on either Liszt, or Wagner, or the music of the future. ”(与李斯特、瓦格纳或未来音乐没有任何关系。)(在这之前,他曾经将回忆录寄给李子,拜托对方译成德文并且在自己死后发表。)他在写给维特根斯坦的信中也常常跟对方一起吐槽瓦格纳有多么sb😂



(图片:瓦格纳与柏辽兹的会面)

相反地,瓦格纳倒是出乎意料地佩服柏辽兹,他在很多篇文章中都提到了对方,还曾将《特里斯坦》的乐谱寄给对方(毕竟花可谓浪漫主义革新派的万物起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就在同一年,柏辽兹在巴黎发表了一篇针对瓦格纳及其追随者的讽刺文章。他在文章中发明了一个词叫做 ‘school of mayhem’ (l’école du charivari),指向瓦格纳的音乐。

To the dear and great author of Romeo and Juliet

By the grateful author of Tristan und Isolde

——Wagner, inscription on the score of Tristan presented to Berlioz in 1860

瓦格纳在自己的文章里经常提到柏辽兹,而柏辽兹对于瓦格纳的提及——几乎没有。瓦格纳的话题对他来说已经变得敏感,以至于他把它完全从自己的记录中删去了。在跟李子的通信中两人也都小心地避免去谈论瓦格纳。

关于瓦格纳与柏辽兹的详细研究可以看这篇文章:瓦格纳&柏辽兹

这里面可能还带有一丝自私的成分,瓦格纳曾经在信件中阻止李斯特复兴柏辽兹的音乐,但柏辽兹从未做过类似的事情,他对待自己的作品推广也非常之佛系,他认为没有必要将将自己的音乐强加给不情愿的观众。

他对李斯特写道:I persist in my plan to stop walking towards the mountain; perhaps the mountain will finally start to move in my direction. (我并不想朝山走去,或许山会向我走来)。

而李斯特认为:I maintain and defend the right of the artist to impose on the masses what is beautiful and superior(我维护并捍卫艺术家向大众强加美和优越的东西的权利)。

李斯特显然希望调和他最崇拜的两位当代作曲家:这是他宏伟设计的一部分,领导一场以魏玛为中心的先进音乐运动。但是另外俩人——很大的一个缘故是语言不通的问题,瓦格纳憎恶法国和法语,柏辽兹的德语水平也十分捉急——这导致他们不能很好地理解对方(也没有兴趣理解)。

虽然柏辽兹李斯特两人的友谊依然保留了下来,其代价是:

“由于我们谨慎地避免了任何音乐有关的话题,我们一起度过了愉快的几个小时。”

Liszt came to spend a week in Paris, we dined together twice, and since we carefully avoided any musical conversation we spent a few delightful hours together.

最后用这段来作为总结好了

These last few days we talked here a great deal about you with Wagner, and you can imagine with what affection; take my word for it, I believe he loves you as much as I do myself. (Berlioz to Liszt)


  • 第二个三角

维特根斯坦公主为了支持李子的创作而租下了整个阿尔滕堡,两人之间显然存在于某种协议,比起情人,更像是合作者的关系,又或者兼而有之,李斯特在一封信中提到“Princess Wittgenstein (my new discovery of a princess, as Mme Allart would say, with the difference that we have no intention of falling in love).”?

公主作为李子的忠实粉丝,自然不能理解他对于瓦格纳的奉献,其中必然隐含着嫉妒之情,据说公主曾要求李子在书信中以“tu”相称,但李子却坚持使用敬语“vous”(也许这是他的习惯,他与女性的通信往往都是使用敬称),他与与瓦格纳的通信则不是如此。

她对于瓦格纳的厌恶可以从这段话中体现出来:“Ah, sir! Don’t talk to me ofthese great betises?” In after days, when ever Wagner’s name was mentioned, her favourite expression was “these great stupid things.”

公主对于1872年两人和好也感到十分⽓愤,她在信中⽤过一个⽐喻是说您去找他就像耶稣去找加略人犹大。李子在写给公主的一封信中给出如下回复:“In all the circumstances, I couldnot refuse [Wagner], it was against my nature, which I do not separate from myconscience...”

而后当公主指责他对于指环表达了过度的热情时,李子直接给她写了一封信称:我放弃了回罗马见您的打算。

相同地,瓦格纳也非常不喜欢维特根斯坦公主。



瓦格纳曾在自己的回忆录《My Life》中记录了一个小插曲,关于李斯特的《但丁》交响曲:



李斯特在这首曲子的结尾设置了一个开放性结尾,让指挥可以自行选择跟随pianissimo弱音或是fortissimo强音,这种做法纯粹是由于维特根斯坦公主坚持将结尾描绘得壮丽,但瓦格纳认为这样修改纯粹是垃圾,于是他保留了两个版本。

瓦格纳在得知不止一个版本的结尾被保存下来之后,用一种不无讽刺的口吻总结道:这就是我与李斯特那位朋友维特根斯坦公主的典型关系!

公主跟李子的关系似乎也很难解释,不同的作者持有不同的看法……很多李子的早期传记作者,都认为他和公主的关系是based purely on friendship。。。柏辽兹把公主称作他的companion(同伴),而瓦格纳在自传里干脆说成了“his friend”。无论如何,两个人关系其实相当不错,当时巴黎有很多人嘲讽公主长得不好看,李神还写了一封信专门回应,说公主非常美,拥有非常美丽的心灵之类的,但在爱情层面…鬼知道…

另外,“小天使”这个称呼也是有据可考的!公主对李子的称呼经常是“angel”,什么my beautiful angel, poor angel(。)

公主带着一个女儿叫Marie,这位小公主却意外地跟两人关系很好,瓦格纳曾写过一封著名的公开信给这位小公主,题目为《论李斯特的交响诗》,可以看这里。瓦格纳在信中会用“the child”代指小公主。他们几人还有一次迷之旅行,李子回巴黎探亲不知道为什么带上了瓦格纳…然后小公主要去,公主不放心也加入了陪着女儿,于是场面就奇怪地变成了某人同时带着男友和女友以及一个别人家的小朋友回巴黎探亲…而这次是瓦格纳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妻子。



据同时代人回忆,瓦格纳曾经表示他很遗憾过去从未与李子真正地生活在一起(live in real union),并且谴责公主的不良影响,还说公主是一个野人x。而且连他都怨念对方太过于浪了,总是到处跑,他向彪罗抱怨说他很⽣气,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呢? 

据说⽡格纳曾经邀请他一直住在Wahnfried,但是被拒绝了(这件事在柯⻄玛日记中有提到,在李子与他们⼀起待在威尼斯的那段时间,⽡格纳有好⼏次⽣气都是因为他擅自离开)

Richard Wagner had also expressed a desire to bring him to Munich and wrote to Billow that he was out of humour with Liszt because he would not stay there. " Why, why can he not be one of us? "

这几个人的艺术观其实到最后都是分道扬镳了的。拜罗伊特的艺术氛围并不是一个像魏玛那样包容开放的地方,李子当然不会想留下。


  • 第三个三角

瓦格纳与柯西玛的爱情故事暂时不在讨论范围之内,只提一下与本次主题相关的部分。

首先彪罗——他称自己的名字为B(erlioz)ul(iszt)ow(agner),他是魏玛学派的忠实支持者,同时也是瓦格纳与李斯特共同的学生,就算在自己被绿之后也依然尊重瓦格纳,后来因为实在受不了别人的风凉话才投奔到莱比锡乐派。

至于柯西玛,据同时代人的描述,她非常地像她的父亲,⽐如彪罗说她在某些⽅面就像一⾯镜子,瓦格纳描述她为"Liszt's wonderful image, but of superior intellect."

彪罗就在写给李子的信中曾这样表达过自己对柯西玛的感情(令人迷惑)


基于以上,有些作者提出了如下观点:

One of the reasons why Wagner fell in love with his second wife, Cosima, was because she reminded him of her father, Franz.

One of the reasons he fell in love with Cosima was because she was the daughter of Liszt. Marrying Cosima was a way for Wagner to keep a part of Liszt with him always.

还有人说其实瓦格纳更喜欢李子的大女儿Blandine,但是她嫁给了拿破仑三世的外交官而且很早就去世了。这个故事有些谷歌图书上有提到,我没有很仔细看所以也不讲了。

顺便提⼀句瓦格纳跟彪罗的关系其实是这样的:每当⽡格纳遇到不方便向李斯特直说的事情,他都会告诉彪罗(比如他说公主的坏话,他们闹矛盾了之类的),还有他的各种倾诉也会写信给彪罗,然而结果……(。)

历史真的比小说狗血系列

凌空小军宅
纸片人 (不是cp,单纯想画X...

纸片人

(不是cp,单纯想画XD)

纸片人

(不是cp,单纯想画XD)

只是半个幽灵
说一下李子的美妆穿搭博主梗是从...

说一下李子的美妆&穿搭博主梗是从哪里来的

李子巡演途中给女友挑衣服:“我要为您购买两件poplin礼服,一件是黑色,另一件是蓝色。 我喜欢黑色的朴素,但是蓝色也让人无法抗拒。 您一定会发现它们非常令人着迷。”

女友表示非常满意:蓝色的长袍简直就是我梦中的款式…!

或许是同行的Steele小姐帮他挑选了这些衣服,但是显然他在为自己挑选商品上花了更多的时间,给女友挑一件衣服的同时自己能买三件。

Parry对此印象深刻:他买了两件金布制成的背心!它们被称为poplins—但全是金线—它们太华丽了。

根据某位朋友(忘了是谁)所说他刚到巴黎的时候并不擅长此道,是巴黎...

说一下李子的美妆&穿搭博主梗是从哪里来的

李子巡演途中给女友挑衣服:“我要为您购买两件poplin礼服,一件是黑色,另一件是蓝色。 我喜欢黑色的朴素,但是蓝色也让人无法抗拒。 您一定会发现它们非常令人着迷。”

女友表示非常满意:蓝色的长袍简直就是我梦中的款式…!

或许是同行的Steele小姐帮他挑选了这些衣服,但是显然他在为自己挑选商品上花了更多的时间,给女友挑一件衣服的同时自己能买三件。

Parry对此印象深刻:他买了两件金布制成的背心!它们被称为poplins—但全是金线—它们太华丽了。

根据某位朋友(忘了是谁)所说他刚到巴黎的时候并不擅长此道,是巴黎的姑娘们教会了他关于时尚的良好品味。

克拉拉也很欣赏他的穿搭……在一次宴会上她发现李子戴的胸针简直太好看了,忍不住夸了几句(然后李子把它摘下来送给克拉拉当礼物)舒曼也说从没见过他戴重复的领结。据说他衣柜中有360个小领结⬇️

The man had 360 cravats in his wardrobe and, rumor had it.

His love for fine clothes revealed itself in a richly stocked wardrobe that included 60 waistcoats and a magnificent collection of Hungarian costumes. 

简直就是梦中的理想好闺蜜啊👭x

只是半个幽灵

F5的迪士尼公主pa【????

给万万这篇文的配图➡️请看完文再来看图

F5的迪士尼公主pa【????

给万万这篇文的配图➡️请看完文再来看图

助攻鲸的旮旯底

【 Welcome back to my Channel 】(浪漫主义F5群像)

☆原意只是想搞美妆博主李斯特和女装大佬柏辽兹直播的梗,结果后来脑洞失控了,别问我为什么变成介个样子……

☆没有CP,全程沙雕,各种梗乱入!!!


公主们的梦幻妆容←(鱼君画的小仙女们真的太仙了我第一个晕倒!)


…… …… ……


李斯特正坐在他的C位宝座上冥想,耳内传来经纪人贝利尼指挥架设摄像机、全场布光、放置道具的动响。


今天这场直播会非常重要,且有趣。他的朋友们都会来客串——不管是高高兴兴自愿过来的柏辽兹;还是斗琴输了不得不来的门德尔松和肖邦。


顺便一提,一切的起因是这样的:为了拯救因凯鲁比尼经营不善而即将被砍掉的音乐学院,五位英俊的年轻人...

☆原意只是想搞美妆博主李斯特和女装大佬柏辽兹直播的梗,结果后来脑洞失控了,别问我为什么变成介个样子……

☆没有CP,全程沙雕,各种梗乱入!!!


公主们的梦幻妆容←(鱼君画的小仙女们真的太仙了我第一个晕倒!)


…… …… ……


李斯特正坐在他的C位宝座上冥想,耳内传来经纪人贝利尼指挥架设摄像机、全场布光、放置道具的动响。


今天这场直播会非常重要,且有趣。他的朋友们都会来客串——不管是高高兴兴自愿过来的柏辽兹;还是斗琴输了不得不来的门德尔松和肖邦。


顺便一提,一切的起因是这样的:为了拯救因凯鲁比尼经营不善而即将被砍掉的音乐学院,五位英俊的年轻人决定成为偶像,为破产边缘的学院筹集经费。


起初他们只是组织巡演,结果发现虽然有的成员人气惊人,演奏完毕还能把手套拍卖了作为后续活动经费。有的成员却总是在成本核算上出岔子,时常一场演出下来账面极其漂亮,但去除给外聘乐队、场地租金和安保等一系列费用后,真正的利润只够大家一起吃几顿饭。


后来李斯特的天才经纪人贝利尼建议团队成员靠社交网络经营自己,大家尝试后发现果然不务正业反而效率更高,受众更广…… 比起直播练琴(虽然这个栏目依然保留着),观众更愿意看每个人的副业——「李斯特的美妆与穿搭指导」、「柏辽兹的烹饪教室与爆破艺术」、「舒曼夫妇的塞狗粮日常」、「门德尔松的枯燥生活」以及「薛定谔合作款:肖邦今天开播了没?」……


总之,今天也是(认真)应付观众的一天。李斯特准时向以优雅的姿态向大家打了招呼,评论滚屏中立马有大把女孩表示自己已经激动到当场去世,使用最后的波纹打字。


“今天我邀请了朋友们来到我的频道,我要为大家呈现一个梦幻般的主题——给每个人都化上迪士尼公主系妆容。”李斯特首先声明今天的直播内容。镜头扫过颇为兴奋的柏辽兹和面无表情坐一旁沙发上的其余人,互动区瞬间充满了各种角色猜测。


柏辽兹显然看到了那些文字,他不按流程不等李斯特暗示强行挤进镜头并问道:“那么你要让我扮演谁呢?”


“我不会浪费你那一头惹眼的红发。”李斯特并不介意有人打乱节奏,他在哪儿都喜欢即兴发挥,不然未免过于无聊,“显然你会是海的女儿。”


“哦,小美人鱼!我觉得这主意不错。”柏辽兹一脸期待地坐稳。任由李斯特先为他打上底妆,接着他向对着摄像机展示出今天要用的几罐单色眼影。


“他有非常精致的轮廓,不需要额外的修容。我们彻底跳过这一步。”李斯特边说边拿出刷子将点在眼位的橘红色晕染开,“只要让眼妆更可爱一些就足够了。”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夸我漂亮吗?”柏辽兹自说自话拿起一只海绵美妆蛋把玩起来。


李斯特笑了笑假装没有听见,按住柏辽兹的额头画上上扬的眼线。当他拿出睫毛夹为他夹起睫毛,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令一群耳机党表示自己已然耳膜穿孔变成贝多芬。


“哦,抱歉,我弄疼你了吗?”李斯特低头问道。


“没有。”柏辽兹否认道,“只是这样很好玩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李斯特自顾自进入下一个步骤,“我得处理一下你那反重力的头发。”他拍了拍对方头顶,从抽屉里拿出卷发棒和吹风机。


“万千观众见证我们的友谊!否则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我的发型!”柏辽兹感慨道。等整套妆容完成,他拗了几个摆拍动作,满意地看着互动区夸赞“哪里来的小仙女”、“太漂亮了我可以”……


“我去换套衣服。”他拍了拍李斯特的肩膀,飞快地跑走了。


李斯特其实有点担心他自备了怎样的服装,但他不能走开去查看,于是把一直状况外沉思状的门德尔松拖了过来。两人先进行了一段关于化妆与绘画之间有何联系的讨论,然后完了点猜价格的游戏。末了门德尔松表示比起他的一些颜料化妆品还是很便宜的,成功引发一串对死有钱人的嫉妒。


此时柏辽兹回来了,他穿了一套跟小美人鱼尾巴颜色相仿、图案是海洋主题的Lolita服装。


“我的天呐,柏辽兹……”门德尔松使劲摇头,“我简直都不想承认自己认识你。”


“我差点以为你会真的穿一条鱼尾巴,然后脱掉上衣把贝壳黏在胸前。”李斯特暗自松了口气。


“不至于,我不想把你的小粉丝们吓死。”柏辽兹拿出一把匕首,“我本来想穿那套从未有机会穿上的女仆装的,可我现在觉得倘若去复仇,小美人鱼的装扮更好。刺死王子,把他的血滴在腿上我就能回到大海的怀抱。”他故意抬起腿,仿佛有意炫耀那双蕾丝长袜。


“收起你的腿毛吧,它戳到袜子外面了。”远处飘来肖邦无情冷淡的声线。


“你为什么如此大惊小怪?难道你没有腿毛吗?”柏辽兹回敬道,不过他很快被李斯特的话语吸引回来,后者说要把门德尔松化妆成白雪公主。


“为什么?我有别的选择吗?”门德尔松率先抗议道,接着就看见柏辽兹把他包里的调色盘拿了过来,还有几支绿色的颜料。


“白雪公主和豌豆射手你选一个吧。”他幸灾乐祸道,“你可以把自己涂绿哈哈哈哈哈哈……”


“那我为什么不直接选豌豆公主!”门德尔松几近自暴自弃,“还有豌豆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不停地提,还有人给我寄冷冻豌豆粒。”


“原来你自己不知道吗?”李斯特替他解释,“有传闻说你其实是生物学教授孟德尔的儿子,是他种豌豆的时候一起种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我劝你还是选豌豆射手吧。”柏辽兹起哄道,又跑到肖邦身边,“然后你可以把他涂成阳光蘑菇站在你边上。”


“消停一点吧,你这颗爆炸樱桃。”肖邦企图把他打发走。


“别这样嘛!为什么你总是一副不愿参与的样子,明明已经在跟着设想了。”柏辽兹欢快地回到镜头那儿提议道,“下次我们玩这个吧,可以让舒曼当荷叶,把向日葵克拉拉种在上面。”


“然后帕格尼尼请过来当僵尸吗?”李斯特反问。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柏辽兹摊手。


此时李斯特放下眉笔,满意地看着细巧向下压的眉尾,这让门德尔松看起来更无辜了,最后他那拿起一支正红色的口红,边用小刷子描出唇线边回答观众那是什么色号。


“可不可以剧透一下肖邦是哪位公主。”柏辽兹问出了许多人都在关心的问题。


“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来劲?”门德尔松表示不能理解。


“这个世界中的大多数人都那么无聊,更别提还有许多敌人会蓄意搞坏你的心情,学会在沉闷中给自己多找点乐子不好吗?”柏辽兹说着把肖邦拖了过来,后者还是一副气呼呼的表情却没有反抗。


“来吧,贝儿公主。”李斯特示意门德尔松把位置让给肖邦,并对着镜头事先声明,“桑,你有没有在看直播?有的话请不要过度联想,我没有说你是野兽的意思。”


“明明你不说不见得有人这样想。”肖邦皱了皱眉,“那么你自己呢?你不会打算置身事外吧?”


“哦当然不会。”李斯特挑选着遮瑕物品,看起来肖邦这几天又在半夜练琴了,黑眼圈有些重。


“让我来猜一猜,你会是金发蓝眼的辛德瑞拉对不对?”柏辽兹再度插嘴。


“你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他冲他笑了笑。


“我就不能选乐佩吗?呆在无人打扰的高塔里更适合我。”肖邦全程闭着眼睛逃避现实。


“你要是愿意带上那超长金色假发我不反对。”


“那还是算了。”


“看看看,到最后只有你认真考虑性格细节是否搭配。”柏辽兹咋舌几声,“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玩得很高兴很难吗?”


“我下意识就会考虑哪些问题。”肖邦不顾是否会给李斯特增加操作难度继续说话,“就比如小美人鱼的故事归根结底劝人理智恋爱,你应该学着点。别老为了一双小红鞋从十二岁惦记人家到现在。”


柏辽兹刚想反驳爱情的迷狂是具有神性的,哪能由理智规制。结果门德尔松问了个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所以舒曼到底来不来?”


“他本来说晚点到,但贝利尼刚刚接到克拉拉的电话,说他忽然发起高烧,无法来赴约。”李斯特遗憾地回答,从住手手中抱过递来的一条狗,“所以我们要用这条棕色的硬毛梗来代替舒曼,这是克拉拉自己提议的,她很喜欢《小姐与流浪汉》这部动画。”


“那我给你做点道具。”柏辽兹说着有一溜烟跑走了,紧接着厨房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响。


“我的朋友,如果你要做菜的话请千万不要把我的厨房炸了。”李斯特回过头叮嘱。


“不会!放心吧!”柏辽兹大声允诺,“啊!你家没有番茄吗?哦哦哦~我找到了!”


半小时后,李斯特搞定了肖邦和自己的妆容,要求肖邦和门德尔松都换上公主相应的裙子,末了花了几分钟给那条梗犬梳理毛发再带上一只红色项圈。此时柏辽兹端着一盘新鲜出炉的肉丸意面从厨房里跑出来。


“来,只可惜大概没人愿意跟‘舒曼’还原《小姐与流浪汉》的面条吻!”他把盘子放在桌上,也不管会不会被馋嘴的小宠物打翻,“谁还想要意大利面当午饭吗?厨房里还有一锅。”


“不要,感觉吃下去会中毒。”门德尔松抢先拒绝。他看见柏辽兹还是返回厨房,不过并没有违反他的意愿为他端来意大利面,而是举着一只色泽鲜亮的红苹果来到他面前。


“可爱的小姑娘,你要不要一个又红又香的苹果呀?我送你一个吃吧,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他故意模仿老巫婆的语气,把苹果递给对方。


门德尔松接过苹果咬了一口,直愣愣倒在沙发上“死掉”了。


“啊哈,那你可要睡到天荒地老了,这里可没有王子来吻醒你。”柏辽兹贴心地为他盖上一条毯子。


“明明小美人鱼用歌声换取了双腿,你怎么还那么聒噪呢。”肖邦又白了他一眼。


“好了,亲爱的朋友们!我们来拍个合影吧。”李斯特宣布道,抱起“舒曼”来到白雪公主门德尔松躺着的沙发那儿。


肖邦依然带着忧郁的神情坐在沙发扶手上,捂住耳朵,因为柏辽兹已经忘情地唱起《Under the Sea》。


互动弹幕拼命刷着「请你们下次演奏也这样打扮」、「请出女团写真集」、「专辑封面也请务必女装」,李斯特偷偷瞄了眼另一台电脑上的后台监测流量数据,对这次直播的效果非常满意。


下播后卸了妆,四人一狗吃着柏辽兹煮的意面,跟病恹恹躺在床上的舒曼挂了个视频,一起听贝利尼汇报这个月的财务报表。


“再下去我们赚的钱够把学校炸了重建了。”柏辽兹跃跃欲试地搓手。


“请帮我把法学院一起炸掉。”本来一直沉默着的舒曼忽然开口。


“请帮我把经济学院也炸掉。”门德尔松附和道。


“又没人逼你学!”柏辽兹看起来不愿意接门德尔松的订单,“你有什么要炸的吗?大家一次性说完。”他转向肖邦。


肖邦似乎在考虑其他事情,他放下叉子,后知后觉地抬起头,语出惊人:


“我们什么时候Cosplay植物大战僵尸?”


“贝利尼,我们安排一下。”李斯特要求道,“看来最喜欢这个游戏的并不是柏辽兹。”他浅淡一笑,看见他提到的人和暗示的人都冷哼起来。



-END


只是半个幽灵

“We, Liszt, Berlioz and Wagner, are three equals, but we must take care not to say so to [Berlioz].”

——Wagner wrote to Liszt

??????????嗯???

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们不要告诉他

“We, Liszt, Berlioz and Wagner, are three equals, but we must take care not to say so to [Berlioz].”

——Wagner wrote to Liszt

??????????嗯???

偷偷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们不要告诉他

绍石

这张沙雕表格迎来了第二弹!嘿嘿嘿又找了几个同好做了!不难看出是被迫害的琴童(bu)

这张沙雕表格迎来了第二弹!嘿嘿嘿又找了几个同好做了!不难看出是被迫害的琴童(bu)

只是半个幽灵
考完法语来摸沙雕漫减压 画了那...

考完法语来摸沙雕漫减压

画了那个“假如小李子进入音乐学院”的AU,感觉会很好玩XD

完全不会分镜啊我好菜

考完法语来摸沙雕漫减压

画了那个“假如小李子进入音乐学院”的AU,感觉会很好玩XD

完全不会分镜啊我好菜

助攻鲸的旮旯底
那个音乐家不接触音乐会从事什么...

那个音乐家不接触音乐会从事什么职业的表格,发现自己没填过就来填一份......充满黑粉气息我忏悔!!!

那个音乐家不接触音乐会从事什么职业的表格,发现自己没填过就来填一份......充满黑粉气息我忏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