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易峰

139万浏览    31652参与
⑤od
又有一百年没复健啦

又有一百年没复健啦

又有一百年没复健啦

Miss璐小姐

李易峰






代表作:《古剑奇谭》、《心理罪》、《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老炮儿》、《动物世界》、《我在北京等你》

李易峰








代表作:《古剑奇谭》、《心理罪》、《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老炮儿》、《动物世界》、《我在北京等你》

清语

#李易峰##李易峰DreamVisit生日会#
190504成都生日会 10P
突然好想李❤️ ​
【图禁一切@李易峰 除外】

#李易峰##李易峰DreamVisit生日会#
190504成都生日会 10P
突然好想李❤️ ​
【图禁一切@李易峰 除外】

jane_janny
大李老李和小李😉😊😘

大李老李和小李😉😊😘

大李老李和小李😉😊😘

来一份火锅里的豆芽

荭咻1

(陈深•顾耀东)陈年一顾 (BE)



陈深身体不好是从上个月开始的,红灯笼湘菜馆那一次的共党围捕行动中亲眼看着最后一个中共地下党的交通员被捕,自己又受了枪伤,子弹不偏不移正好打穿了肺,害的陈深在医院躺了两三个星期,毕忠良还开玩笑说,这次行动队的福将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陈深心里其实不好受,自己没有办法提前传达出消息,眼睁睁的看着共党同志被抓,扁头又告诉他,那个被捕的交通员在审讯室自杀了……陈深连着几天不吃不喝,这便落下了病根,日日上气不接下气,每每咳嗽起来都牵动着伤口,嗓子腥甜往往顺带着一口的鲜血,伤了肺部本应该不再吸烟的,可是自从那之后陈深每日吸烟越发不可收拾,有时一...

(陈深•顾耀东)陈年一顾 (BE)




陈深身体不好是从上个月开始的,红灯笼湘菜馆那一次的共党围捕行动中亲眼看着最后一个中共地下党的交通员被捕,自己又受了枪伤,子弹不偏不移正好打穿了肺,害的陈深在医院躺了两三个星期,毕忠良还开玩笑说,这次行动队的福将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陈深心里其实不好受,自己没有办法提前传达出消息,眼睁睁的看着共党同志被抓,扁头又告诉他,那个被捕的交通员在审讯室自杀了……陈深连着几天不吃不喝,这便落下了病根,日日上气不接下气,每每咳嗽起来都牵动着伤口,嗓子腥甜往往顺带着一口的鲜血,伤了肺部本应该不再吸烟的,可是自从那之后陈深每日吸烟越发不可收拾,有时一日能吸一整包,好说歹说陈深都一副闭目养神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日子久了也就随了他。




出院之后陈深就时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很少露面了,大家都纳闷这以前总能在行动处里面听见陈深和扁头的笑声,总能看见一个走路吊儿郎当手里提着一瓶格瓦斯毫无规矩的进出处长办公室的人最近是怎么了,其实陈深是接到新上级通知说最近会有一个代号“荭咻”的联络员来行动处任职协助他窃取“归零计划”,这让陈深不由得心里一松,幸好交通站沦陷之后地下党组织还没有忘记他这个表面汉奸实则卧底的同志,但又陷入了无尽的担忧中,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这一次的联络员再陷入困境,会不会这次来的人会是他,如果是他那怎样才能让他全身而退,会不会因为自己对毕忠良的顾虑让任务最终失败,一面是自己的信仰,一面又是自己的兄弟,这一来一回的身子日渐憔悴,连扁头都忍不住责备陈深不顾及自己的身体,面色越发惨败。陈深大抵也是知道这病是治不好了也就破罐子破摔任扁头如何劝说都不去医院了。




这一日陈深正在办公室里面吞云吐雾,抬手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咳咳…咳咳,我是陈深。”刚刚抽过烟,一口气没顺过来说话间又咳嗽了起开,嗓子里面立刻泛上一股腥甜,陈深忙用手捂住免的一口血喷出来,到最后还得自己收拾残局。




“小赤佬……怎么了,不是让你少抽点烟吗!你能不能听听哥哥的话!等好了在挥霍行不行!你嫂子成天就在我耳边念叨念叨,听点话吧行吗陈深!你这样迟早害死你自己……”毕忠良刚拿起电话就听见一阵咳嗽声,心不由得就是一揪,再怎么说陈深也是自己过命的兄弟,每一次受伤毕忠良都打心底里觉得对不住他这个兄弟,结果这次偏偏还落下了病根,他这心里面就更对不住了。




“没事…咳咳,有什么事就说吧。”陈深堪堪擦干净嘴角渗出的鲜血,提气说道。




“来一趟办公室,有个新来的我打算入到一分队,你过来认认人。”




“好,我马上到。”说罢挂了电话,陈深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关上门向处长办公室走去。




这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倒像是活见鬼一样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深。




“这…这陈队长是怎么了,怎么一副病怏怏的!”


“唉,你没听说吗,上次行动受了枪伤,那子弹正好打穿了肺,听说呀在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来,估计是落下病根了……”


“唉呀,这可咋办呀!这陈队长多好的人呀,都还没有娶老婆这怎么就先让病给糟蹋成这样了呢!”


行动处的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而此刻陈深的脑子里满脑子都想着组织安排的联络员应该是到了,自己心里希望是那个人又不希望是那个人,黄埔十六期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离开没能和他说一声而感到抱歉,现下如果是在见面自己倒不知道说点什么,心里面五味杂陈,脑子也混混沌沌的,思索间便到了处长办公室门口,抬手敲门,内间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进”,推门进去后发现不是毕忠良一人,桌前还站着一个人,而那个人的身影和记忆中那人的身影重叠,走进了只见那人转过身


“报告陈队长,我是新来报道的“023”顾耀东。”


———————————————

(手动切割线)

(我不是学医的所以具体子弹打穿肺因该是能活的吧!总不能让处花一开场就狗了吧!)


锦瑟夜音
绝美身材的三哥生出了绝美的孩子

绝美身材的三哥生出了绝美的孩子

绝美身材的三哥生出了绝美的孩子

好吧...我没天分

追星只不过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他,是一个发光发亮的人,总有一天,他会离开,去保护他应该保护的人,而我们爱了整个青春的人,终会是别人的,盖世英雄。

但,我不后悔,我依然会追随着他,直到,我不爱了...

追星只不过是一场,盛大的暗恋,他,是一个发光发亮的人,总有一天,他会离开,去保护他应该保护的人,而我们爱了整个青春的人,终会是别人的,盖世英雄。

但,我不后悔,我依然会追随着他,直到,我不爱了...


MedicatedLiquor
​李易峰 190614 成都-...

​李易峰 190614 成都-北京

​李易峰 190614 成都-北京

平情
真的很喜欢你啊。晚安。还有明天...

真的很喜欢你啊。
晚安。
还有明天不上班 啊哈。

真的很喜欢你啊。
晚安。
还有明天不上班 啊哈。

Miss璐小姐

李易峰




代表作:《古剑奇谭》、《心理罪》、《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老炮儿》、《动物世界》、《我在北京等你》

李易峰






代表作:《古剑奇谭》、《心理罪》、《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老炮儿》、《动物世界》、《我在北京等你》

星月惊山河

夏夜狂想曲

陈深是黑夜里的火焰,只在黑夜里燃烧。他皱着眉头抽樱花烟,舒展眉头喝格瓦斯,剃头刀在食指上打个转,只笑着说,小姐,需要剃头吗。他热烈但内敛,火热一半在表皮,一半在内心。他这种人不该动心,国家,国家,国在前,家在后,所以他内心深藏着爱恋。嘘,谁都不知道。

宁致远是魔王岭桃花镇穿透桃树枝叶的那束阳光,三分温柔藏在七分张扬里。他是可以把喜欢说出来的,一束花送到人手上,觉得自己一定能成功。有谁不喜欢他呢,那么好看,那么明亮,连黑夜都可以照亮。可他应该被娇生惯养,被养得不食苦厄,而不是在某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里。

顾耀东是不一样的,像你随处可以见到的石子,他看起来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石子坚硬,洗涤之后在太...

陈深是黑夜里的火焰,只在黑夜里燃烧。他皱着眉头抽樱花烟,舒展眉头喝格瓦斯,剃头刀在食指上打个转,只笑着说,小姐,需要剃头吗。他热烈但内敛,火热一半在表皮,一半在内心。他这种人不该动心,国家,国家,国在前,家在后,所以他内心深藏着爱恋。嘘,谁都不知道。

宁致远是魔王岭桃花镇穿透桃树枝叶的那束阳光,三分温柔藏在七分张扬里。他是可以把喜欢说出来的,一束花送到人手上,觉得自己一定能成功。有谁不喜欢他呢,那么好看,那么明亮,连黑夜都可以照亮。可他应该被娇生惯养,被养得不食苦厄,而不是在某个动荡不安的时代里。

顾耀东是不一样的,像你随处可以见到的石子,他看起来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石子坚硬,洗涤之后在太阳底下反射几道光芒,就会变得刺眼,光亮。他仰望月亮,叫陈深的月亮,他想接近月亮。他说,月亮你真好看,我好喜欢你。

顾耀东俺真的不行,一点东西都没有,你不草率谁草率。人设大概凹好了,我等剧了。草粉好卑微。我要喜欢我深哥。

星月惊山河

话俺撂这,隐秘六月份出来俺立马六千字,深远/陈年一顾,香辣小车。梗随点,不会我学。

话俺撂这,隐秘六月份出来俺立马六千字,深远/陈年一顾,香辣小车。梗随点,不会我学。


慧慧宝贝

创维草草很清爽帅气呦😍

创维草草很清爽帅气呦😍

慧慧宝贝
看看宝宝的自拍水平有进步吗😁

看看宝宝的自拍水平有进步吗😁

看看宝宝的自拍水平有进步吗😁

云不喜

生图也很好看鸭~💕👌🏻

生图也很好看鸭~💕👌🏻

清语

#李易峰##李易峰DreamVisit生日会#
190504成都生日会 9P
halo everybody👋 ​
【图禁一切@李易峰 除外】

#李易峰##李易峰DreamVisit生日会#
190504成都生日会 9P
halo everybody👋 ​
【图禁一切@李易峰 除外】

来一份火锅里的豆芽

(文笔烂呀,将就将就吧……)


大竹峰夜晚的风又冷了许多,靠近西边的院子已经三天三夜亮着灯了。



本该是孤寂冷清的院子最近似是添了新人一下子热闹了许多,每天都能看见进出忙碌的弟子,但进出的人们脸上都是同样的表情-担忧和无奈。



院子里的大黄和小灰也似是没了兴趣,整日无精打采的靠在一起望着高大陡峻的青云山怔怔地出神。



“哎,已经是第四天了!”田灵儿叹了口气对一旁的苏茹和田不易说道。



面前床榻上静静地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一点生息都没有,若不是微微起伏着的胸口,看上去竟真的和死了一般。



苍白的面色,没有血色干裂的嘴唇,窗外吹来...

(文笔烂呀,将就将就吧……)


大竹峰夜晚的风又冷了许多,靠近西边的院子已经三天三夜亮着灯了。




本该是孤寂冷清的院子最近似是添了新人一下子热闹了许多,每天都能看见进出忙碌的弟子,但进出的人们脸上都是同样的表情-担忧和无奈。




院子里的大黄和小灰也似是没了兴趣,整日无精打采的靠在一起望着高大陡峻的青云山怔怔地出神。




“哎,已经是第四天了!”田灵儿叹了口气对一旁的苏茹和田不易说道。




面前床榻上静静地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一点生息都没有,若不是微微起伏着的胸口,看上去竟真的和死了一般。




苍白的面色,没有血色干裂的嘴唇,窗外吹来的风似是又冷了些,吹的人后背阵阵发凉,风吹的男子鬓边的发丝不住的拍打着苍白的面孔,可是…可是床上的人还是没有一丝转醒的迹象。




“按理说这几日爹和娘不断的给小凡输灵气,再加上大黄丹内调和镇魂散外用,小凡这也该醒了呀,怎么…怎么…哎”说着田灵儿端着木盆走了出去。




“哪是不能醒呀,怕是心里不愿醒吧!这孩子怎么就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呢……人既然已经死了,就让这事随风去吧,怎的就是放不下呢?”苏茹淡淡地说着。




“夫人这便是错了,小凡这孩子是你我看着长大的,从小不就是个心中执念太深,固执的小子吗,记得吗,那时候刚来我大竹峰,就那么大一点,心里成天就想着给草庙村的村民们报仇,真真是个固执的臭小子,后来啊慢慢的自己也看开了,我大竹峰几百年来好不容易出了个聪慧伶俐的弟子,青云和鬼王宗这次是真真让这孩子伤了心呀!”田不易理了理张小凡鬓边散落的头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间。随即苏茹也默默的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窗外的风似是又大了些,吹的窗户吱吖作响,榻上的男子身子似是又单薄了许多,面色苍白不减,气息也渐渐弱了下去。不易察觉的,眼角划过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张小凡还是那样每日早起忙碌着大竹峰上下的早餐,后山的那片竹林里依旧有一个全身黑衣,带着兜帽的人在那等着他,他们就这样坐在倒下的竹子上。蓝色和红黑色在一片翠绿中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又那么的别具一格,两人靠在一起闭眼享受着后山清凉的微风,蓝色的发带随风飘舞,黑色的衣襟似是在作出回应,一蓝一红两根棍子在彼此的怀中相互呼应着…




“阿厉,如果能一直这样和你靠下去,永远都不要醒来多好呀!”怀中人喃喃的说道。




“嗯”揽入怀中的力度又大了几分,那人不爱说话,世间人只知道鬼王宗的副宗主性情冷淡,手段狠辣,世人皆退避三分,而此时的人竟是满满的柔情,像是后山的静湖,哪怕石子落入水中也只激起小片涟漪。




“凡儿,你…你可…你可愿随我回狐岐山?”支支吾吾的从那淡泊性子的人口中说出。




“可以呀,待我和师父说一下,我想过去住几日也是…”




“我是说…我是说…我是说你愿意一辈子都和我在一起,一起住在狐岐山吗!”




张小凡还没说完就被鬼厉这句话打断了,一辈子和这个人住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张小凡有点愕然,怎么,怎么就这么突然的问了这句呢?心里想着面上也泛起了阵阵红晕……




“没事,我可以等你!等到有一天你真真真正正愿意了,我就叫上我爹堂堂正正的来青云迎娶你!”抱着怀中的人儿,鬼厉坚定的说着,可是眼神中却又充满了担忧-小凡你会原谅我爹那时犯下的错吗?




那一天终究是来了,张小凡被通天峰的萧逸才带走了,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和丢了魂一样,竟是被脚下的一个石子绊倒便起不来了。张小凡的身手自然是不用说,大竹峰田不易座下的得力弟子,田不易见到这场景也是吓了一跳,上前询问被师兄们搀扶起来的小凡“老七怎么了,一颗石子竟能把你给绊倒!”




“师父…师父!…师父你是知道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眼泪夺眶而出,是谁又伤了谁的心呢!




田不易心下了然,这事看样子是瞒不住了,抬头看了看其他弟子,背手走开“小凡,你随我来。”




守静堂,师徒二人坐在内间




“不是为师不愿告诉你,只是为师怕你心中执念太深,陷入心魔当中你让为师如何是好,为师知道你与那鬼厉暗许心愫,可是老七呀!你要知道你们两终究是有缘无份呀!师父现在不求你能为草庙村村民报仇,你现在就好好呆在为师身边,平平安安的好吗!”




“师父,那人徒儿怕是放不下了,徒儿想放下可是…徒儿…徒儿忘不了更放不下,徒儿不想与他刀剑相向,可是徒儿不知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这件事本是他爹的所作所为可是…可是为了草庙村的村民,我必须…可是…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我和他…”




天突然就暗了下来,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忽然天际一到闪电斜斜的劈了下来,躺在床上的人依旧没有转醒…似是陷入了深深的梦中…




(我烂尾了,我也不知道咋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