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易峰

妍二

错过了你的少年,但愿今后不再错过。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错过了你的少年,但愿今后不再错过。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Tail .
祝单身的易峰520快乐😶

祝单身的易峰520快乐😶

祝单身的易峰520快乐😶

小汐Eva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

甜甜喵喵萌猫猫

有关李易峰的100个秘密

『全世界最好的李易峰5.21.快乐[em]e400621[/em]』

        今天是2018,5,21,距离2016,7,31有659天,今天是喜欢李易峰的第659天。我以为自己不会追星的,但看到李易峰的那一刻,忍不住觉得自己真是肤浅。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对于李易峰,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他是忧国忧民的李政委,他是特别宠粉丝的特别优秀的爱豆,他沉稳大方,他阳光可爱,世界上为什么1还有这么优秀的人啊,让人怪喜欢的。李易峰你真的有毒,毒的我两年都舍不得你。可能就是这样吧,看到你忍不住上扬的嘴...

『全世界最好的李易峰5.21.快乐[em]e400621[/em]』

        今天是2018,5,21,距离2016,7,31有659天,今天是喜欢李易峰的第659天。我以为自己不会追星的,但看到李易峰的那一刻,忍不住觉得自己真是肤浅。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对于李易峰,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他是忧国忧民的李政委,他是特别宠粉丝的特别优秀的爱豆,他沉稳大方,他阳光可爱,世界上为什么1还有这么优秀的人啊,让人怪喜欢的。李易峰你真的有毒,毒的我两年都舍不得你。可能就是这样吧,看到你忍不住上扬的嘴角,你其实很怕疼,很不经骂,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黑料,可能是你太火了吧。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你,因为你值得喜欢啊[em]e400621[/em]
{url:https%3A//www.urlshare.cn/umirror_url_check?_wv=1&srctype=touch&apptype=android&loginuin=1900943954&plateform=mobileqq&url=http%253A%252F%252F0723437.lofter.com%252Fpost%252F1e5e19fc_12ba8a9&src_uin=1900943954&src_scene=311&cli_scene=getDetail,text:网页链接}
1.李易峰的生日在5月4日
2.李易峰在1987年出生
3.李易峰的家乡在四川成都
4.李易峰喜欢吃辣菜,比如火锅
5.李易峰还很喜欢吃巧克力
6.李易峰的粉丝叫蜜蜂
7.李易峰最喜欢蓝色
8.李易峰会做西红柿炒鸡蛋
9.李易峰喜欢唱歌和打篮球
10.李易峰喜欢的明星有王力宏,刘德华
11.李易峰喜欢贝克汉姆
12.李易峰是A型血
13.李易峰的体重有60kg
14.李易峰身高有181cm
15.李易峰是金牛座
16.李易峰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电影电视学院
17.李易峰原名李贺
18.李易峰是2007参加《加油!好男儿》出道的
19.李易峰喜欢春天和秋天
20.李易峰最满意的地方是自己的眼睛和嘴巴
21.李易峰的经纪公司是欢瑞
22.李易峰喜欢的数字是4,5,7,23
23.李易峰喜欢和矿泉水和牛奶
24.李易峰喜欢狗和海豚
25.李易峰喜欢看《灌篮高手》
26.李易峰英文名是Evan
27.李易峰喜欢马卡龙
28.李易峰排斥臭的东西,像臭豆腐和榴莲
29.李易峰喜欢西瓜,苹果
30.李易峰吃的基本上很喜欢
31.李易峰在2009年发行首张专辑《小先生》
32.李易峰的胃很不好
33.李易峰会在工作到凌晨仍带着微笑
34.李易峰很孝顺
35.李易峰会为了不让粉丝失望不走VIP通道
36.李易峰会发着高烧坚持举办演唱会,唱到嗓子沙哑
37.李易峰眼角发炎不能见闪光灯,为了粉丝拍照,他只能在后台狂滴眼药水
38.李易峰喜欢转各种各样的东西,哪怕经常会掉
39.李易峰右耳在拍《古剑奇谭》时受伤了,一直都留着疤
40.李易峰吃火锅喜欢鸭肠,鹅肠
41.李易峰喜欢舔嘴唇
42.李易峰穿43码的鞋子
43.李易峰最喜欢的城市是巴黎
44.李易峰的别名有喋喋,仙草,峰峰,李喵喵,李串串,李政委
45.李易峰有轻微洁癖
46.李易峰恐高,但他在努力克服
47.李易峰数学很差
48.李易峰是个网瘾少年
49.李易峰是个段子手
50.李易峰是根正苗红的爱国主义五好青年
51.李易峰私底下很爱开玩笑,还有点闷骚
52.李易峰眼角经常发红,因为带隐形眼镜发炎
53.李易峰默默做着慈善
54.李易峰几乎从不露肉,惜肉如金
55.李易峰其实是个很不经骂的人
56.李易峰脾气很好,对谁都是
57.李易峰是巴萨的球迷
58.李易峰是金牛座特别节俭持家
59.李易峰不太会撒谎
60.李易峰唱歌时会把手放在胸口
61.李易峰说会在35岁考虑结婚
62.李易峰喜欢喝红酒和咖啡
63.李易峰是活着的表情包
64.李易峰喜欢把裤脚卷起来露出脚踝
65.李易峰路痴还喜欢给别人指路
66.李易峰喜欢戴墨镜,反戴帽子
67.李易峰颜值高,双商高
68.李易峰会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69.李易峰喜欢吃小龙虾
70.李易峰很仗义
71.李易峰是灵魂画手
72.李易峰笑起来特别甜,眼角会有鱼尾纹
73.李易峰被称为国民校草
74.李易峰在两个家族里有六个哥哥
75.李易峰对感情的排序 亲情 ,友情 ,爱情
76.李易峰的初恋是在中学
77.李易峰坚持最久的事是健身,有两年多
78. 李易峰从小就很守约
79.李易峰喜欢听老歌
80.李易峰也别坦诚耿直
81.李易峰喜欢卖萌
82.李易峰欣赏谢霆锋
83.李易峰曾经收到过男生写的情书
84.李易峰向往细水长流的感情
85.李易峰相信一见钟情
86.李易峰表示如果自己做投资人,会开一家私房菜馆
87.李易峰自拍有专属角度
88.李易峰1比起哥哥更喜欢姐姐
89.李易峰特别白
90.李易峰唱歌很好听
91.李易峰出的第一本书叫《时间总是在转圈圈的》
92.李易峰头发天生褐棕
93.李易峰应援色是黄色
94.李易峰的应援口号是 蜜蜂无处不在,易峰无可替代
95.李易峰和父母相处很好
96.李易峰特别宠粉丝,会为粉丝打伞自己全身湿透
97.李易峰内心年龄三岁半
98.李易峰的粉丝叫做蜜蜂
99.李易峰很爱蜜蜂
100.蜜蜂都喜欢全世界最好的李易峰

绘之鱼
改编自赌博默示录,曾制作阿凡达...

改编自赌博默示录,曾制作阿凡达特效的好莱坞团队倾力打造。道格拉斯参演李易峰主演,中国首部全球十几个国家同步上映的工业电影《动物世界》。6月29日等你来约!! @我们都爱画电影

改编自赌博默示录,曾制作阿凡达特效的好莱坞团队倾力打造。道格拉斯参演李易峰主演,中国首部全球十几个国家同步上映的工业电影《动物世界》。6月29日等你来约!! @我们都爱画电影

谁家的小阔耐妳

嘿!我喜欢你

.  bug是我的,星诺是彼此的。

.  许久不写文,文笔退步,勿喷。

这篇文很久不更了,建议去看一下前文。

今天看到首页里不少的大大们更文了,关注我的小可爱们都知道我有多懒,但是你们更的文都太虐了……所以,只能自己写甜文了。

看完了不要打我哦~

我经常梦见你,也经常梦见我自己,可是却很少梦到我们在一起。

                      ――――许诺

苏星宇的神情一时间有些恍惚,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像是被人提走了全部的生气。

而这...

.  bug是我的,星诺是彼此的。

.  许久不写文,文笔退步,勿喷。

这篇文很久不更了,建议去看一下前文。

今天看到首页里不少的大大们更文了,关注我的小可爱们都知道我有多懒,但是你们更的文都太虐了……所以,只能自己写甜文了。

看完了不要打我哦~

我经常梦见你,也经常梦见我自己,可是却很少梦到我们在一起。

                      ――――许诺

苏星宇的神情一时间有些恍惚,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像是被人提走了全部的生气。

而这个人,就是许诺。

不,又或者是那些跟风的黑粉和吃瓜群众,是她们一步一步的把许诺逼到了这个境地。



不过,却也是为了自己。


果然,隔壁那个从纽约回来的律师说的没错,沾上自己的人一个保一个的倒霉。

许诺新发布的微博已经承担了一切。

“是我故意把他灌醉,一个冲动之下吻了他,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

“这件事情,至始至终和苏星宇都没有一点关系。”

他这是在走向绝路!

意识到这一点后,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迅速的穿上外套开门往外走。而不偏不倚,和正打算开门进来的人撞了一个结结实实。


那人很夸张的揉了揉头部,“喂!你走路怎么不看着点儿啊,我的这张脸可要被你给撞毁了!”


苏星宇只是没有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将手中拿着的外套甩在了他的身上,“你要脸有什么用?你是律师,靠本事吃饭就可以了,我可是演员!这张脸要是受伤了你陪我?”


“我还有事,你要是想说什么就等我回来吧。”



而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拦住。那人吊儿郎当的伸出一只手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说,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苏星宇看了他一眼,“还是说你盼着我有什么事?”


那男人换了一个姿势,一脸的不可置信,表情夸张到了极点,接下来又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徐天是那样的人吗?”


苏星宇知道不用点计策是出不去这个门了。从上到下把他打量了一个遍,最终视线定格在他手中的手机上。


徐天的拇指还习惯性的在屏幕上摩挲,动作轻柔的很。

迅速的伸出手将他手中的oppo手机抢了过来,“你要是再不让我出去,信不信我把手机给毁了?”


果不其然,徐天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


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着的衣服,站直身体后又把手机抢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明明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手机,却被保护的这么好。从认识徐天到现在,他几乎走到哪但是把手机带着的,而且时时刻刻都是满格电。


有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他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而再仔细一看,又只有他孤身一个人,手里拿着这个手机。

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懒得想真的多了,迈着大步就跑了出去。

“喂!”徐天突然在后面叫住了他。

苏星宇微微侧头,示意他借着说下去。


徐天勾起唇角,阳光正好打在他的侧脸上,看起来如梦如幻,长长的睫毛突然垂下,“你那个朋友,现在应该很不好。”

“这辈子,遇见一个喜欢你的人不容易,祝你可以顺利的和他在一起。”他缓缓的往这边走了几步,“即使不能在一起,也不要提前放手。”


苏星宇转过身,声音微冷,“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


听说,许诺今天早上四点多武装的严严实实去买东西,没想到被人认了出来。


结果,可想而知。

到了许诺家楼下的时候,苏星宇被眼前出现的这些人惊呆了。


记者们里一层外一层的把许诺住的楼围了一个水泄不通,男男女女挤在一起,却安静的很。

苏星宇知道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索性走到了一家服装店。


店里的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平常不看电视也不追星,自然没有见过他,内心却感叹了一番,真的是很俊俏的小伙子。


从店里买了一身长裙和一副墨镜,化了厚厚的妆容,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瓶刺鼻的香水,迅速的在身上喷了几下。


武装还算是成功,得意洋洋的往那边走。

苏星宇一眼就看到了被记者围在中间的经纪人,冲着他招了招手却惨遭忽略。

趁着她们不注意,迅速的溜上了楼。



脚底下踩着高跟鞋,走起路来一点儿也不方便,过了二十分钟才成功的推开了许诺那个楼层的门。


和外面的喧哗不同,许诺的房间里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悄悄的把高跟鞋脱下,缓慢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以前那个温柔的人,此刻正迷茫的看着楼下,一只手的手指触碰着落地窗的玻璃,眸中是隐藏不住的黯然神伤。可是,他的嘴角,确实微微扬起的。


这样的许诺,是他从未见过的。


蹲下身,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许诺,在想什么呢?”


许诺的后背僵住,诧异的回过头。


苏星宇的眸中凝聚着水汽,更加的透明。


“许诺,我们在一起吧。”


“我想,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吗?”


许诺又把头转了回去,“你不要你的将来了吗?”蓦地,把额头贴在了玻璃上,冰凉的触感让他又清醒了几分,“星宇,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在娱乐圈里有今天的地位不容易,我不能毁了你。”


“许诺,如果你拒绝了我,才是毁了我。如果你独自承担这一切,才是毁了我。这件事,应该让我们共同承担,如果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去爱你?”


许诺想,或许,临走之前,听到苏星宇说出这些话,他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还有什么奢求呢?

可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仍有不舍。

算了吧……

趁早放手,对谁,都有好处。

踉跄的站起身,勉强的稳住了身形,眸中似乎有璀璨的星光。

“苏星宇,我同意刚刚你的提议?我们在一起吧。”

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而后又轻轻的拥抱住苏星宇的身体。

一字一句,“然后,我们分手吧。”




从今以后,你和我,都不再有任何瓜葛。

        〖未完待续〗

我就不占徐天的tag了。

我可能把徐天给写崩了……

勿怪。

这篇文是不是挺甜?

反正是你们先伤害我的。

而且,下章就要虐了。

高能预警2333333


柒月

每个遇见过你的人,
大概都比平常会说更温暖的情话。

每个遇见过你的人,
大概都比平常会说更温暖的情话。

七月芥

与君书(23)


二十三·拨云雾

“鬼厉,你看你看——”

张小凡把一本书放在鬼厉面前。

“《神魔志》有载,百年前西北大漠之中,曾有异光冲天…”

他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一拍巴掌——“我们去沙漠吧!”

鬼厉随手翻着那本书:“你要去找天书?”

“去碰碰运气呗。”

“张小凡…”鬼厉合上书,沉声唤他。

鬼厉少见地凝重起来,张小凡不由有些紧张。

“你老实告诉我,寻找天书,是不是你师门的授意?”

“怎…怎么了?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觉得…”鬼厉斟酌着,“你师门对你的态度,有点奇怪吗?”

张小凡心里一跳。

“青云戒律甚多,门规森严,普通弟子入门,历来要经受重重考核,你的记忆残缺不全,...


二十三·拨云雾

“鬼厉,你看你看——”

张小凡把一本书放在鬼厉面前。

“《神魔志》有载,百年前西北大漠之中,曾有异光冲天…”

他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一拍巴掌——“我们去沙漠吧!”

鬼厉随手翻着那本书:“你要去找天书?”

“去碰碰运气呗。”

“张小凡…”鬼厉合上书,沉声唤他。

鬼厉少见地凝重起来,张小凡不由有些紧张。

“你老实告诉我,寻找天书,是不是你师门的授意?”

“怎…怎么了?问这个做什么?”

“你不觉得…”鬼厉斟酌着,“你师门对你的态度,有点奇怪吗?”

张小凡心里一跳。

“青云戒律甚多,门规森严,普通弟子入门,历来要经受重重考核,你的记忆残缺不全,青云没有人帮你调查过…他们就不想弄清楚你的身份来历?”

“且门中修为极高的弟子比比皆是,为何只派你一人下山寻天书?”

“还有你那时隐时现的灵力,究竟从何而来…”

“别说了!”张小凡猛然站起来,心中的不适愈发明显。

鬼厉剑眉微蹙。

张小凡脑子里一片混乱,恍惚忆起初次下山,他与师父在虹桥旁的紫藤萝下作别,师父曾告诉他——

“有一些事,别看得太重,这世间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机缘,不可强求,如果寻不回记忆,莫要太过伤怀。”

当时他只道是师父劝慰他莫要对往事太过执着,如今想来…却仿佛别有深意。

“不可能…大家都说,我是师父在青云山下捡回来的孩子…从入青云之前,就已经失去了记忆,这不会有假的…”

“派我下山…是因为…”张小凡忽然顿住.

为什么呢?

他一直都忘记了,掌门的意思,是让他杀掉鬼厉,取出天书。

可是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偏偏选他…只是因为他与鬼厉曾有交集?

…也未免太高看小凡了些。

“…师门还是怀疑我。”张小凡苦笑。

很多他曾经深信不疑的事情,忽然都变得迷雾重重。

而他身陷其中,四周全是雾障,分不清何处是陷阱,何处是深渊。

心内忽而充斥了一股巨大的悲伤,咆哮着奔涌着漫卷而来,似要将他的心神吞噬殆尽。

张小凡转身跑出门去。

鬼厉连忙追过去,却在出门几步后停下了,眼角余光冷冷扫过后方。

身后竹影摇晃,几片竹叶无风自动。

“阁下隐在暗处多时,还不打算现身么?”

深紫色衣摆缓缓落入视线之内。

“血公子,好久不见。”

秦无炎。

……

千里之外,青云山。

道玄阅过萧逸才传回来的书信,怒上心头,一掌拍在桌案上,浑然不觉手疼。

“师兄…”

道玄长袖一甩,将信笺扔到地上。

“看看你徒弟做的好事!”

“与鬼王宗副宗主共赴南海,且助魔教收伏长生堂…未有夺取天书之意…”

田不易惊出一身冷汗。

“师兄,小凡他定是…”

“受人胁迫?逼不得已?被人利用,还是自有主意?”道玄反问。

“哼…我信任他,给他自证清白的机会,甚至有意定他为下一代掌门,可看看你的好徒弟 ,呵…胆子大了,敢管魔教的事,还说他与魔教没有干系!”

“师兄…”

“够了。张小凡,他已不再值得我给他机会。我明日自会派人将他捉拿回青云!”

……

田不易匆匆回了大竹峰。

“慌慌张张的,出什么事了?”苏茹给田不易倒了杯茶。

他哪里还有心思喝茶,急急道——

“快给小凡写信,让他…逃!”

……

河水自长桥下蜿蜒而过,宛如白练,泛起层层水花,洁白如雪。

张小凡的沉默地听着水声。

“天地间,浩然正气长存。入我青云,当以维护正道为己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小凡,他作弊!他怎么可能赢得比武!”

“张小凡,你竟和魔教的人有染!”

“你若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便前去找到那魔教妖人,将被抢走的天书夺回来!”

“正魔不两立,与魔教纠缠不清,你知不知道是什么罪名?张小凡,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白衣公子的清澈瞳眸里,悲伤满溢。

“正魔之间,究竟有何区别?”

……

“你就不想知道,张小凡的秘密?”

秦无炎的笑带了几分玩味,看向鬼厉。

“不劳费心。”

“若是此事,关系到他的性命呢?你也能如此云淡风轻吗?”

“你倒是可以担心一下自己的性命。”鬼厉手中的噬魂亮了亮。

“鬼厉,”秦无炎走过鬼厉身侧,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

噬魂棍红芒大亮。

“噗 ——”秦无炎猛然飞出三尺,一面围墙被撞得粉碎,口中鲜血染红了碎石。

“你!”

秦无炎确是想激怒他,可也着实没有料到鬼厉会猝不及防地出招。

“在南海的时候,是你搞的鬼?”

“什么?”

那日云舒告诉鬼厉,说出张小凡行踪的,是一位着紫衣的年轻人。

难道不是他…

鬼厉无心再与秦无炎纠缠,飞身而起。

“呵…”秦无炎勾起一抹阴恻恻的笑,伴着唇角的血迹,着实有些诡异。

“这么在乎他…”

“在乎他才好…今日你有多在乎他,日后就会有多痛苦。”

鬼厉顺着噬魂的指引来到了河畔。

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小凡。”

张小凡没有回答他,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溪水。

“行了,别闷着了。”

“…是我不好,我不该和你说…”

血公子一生未曾安慰过人,更不曾跟谁道过歉,说到一半,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

果然见张小凡呆呆地坐在那里。

张小凡一把抱住他。

清凌凌的薄荷香气传入鼻尖。

他的肩膀宽厚而踏实。

“鬼厉,我害怕。”

害怕被师门欺骗,害怕连累师父,害怕正魔交战,害怕他们伤害…你。

鬼厉吻掉他眼角泪珠——

“别怕。”

————————————————————————

emmm…最近学习太紧,更文比较少了,

〃∀〃下章大概又要很久…

感觉质量有点粗糙…就酱吧,等放暑假再活跃~

mua~

萧六公子

#李易峰##祝李易峰0504生日快乐#

【生日会伪高清10p图片存档】

- Sen Ri kuai lo
- Fong Fong

zang da ye kuo ai
长 / 大 / 也 / 可 / 爱

Just for @李易峰 / 🚫一切
❗️原图很大所以得点可爱九连不点后悔❗️ ​

#李易峰##祝李易峰0504生日快乐#

【生日会伪高清10p图片存档】

- Sen Ri kuai lo
- Fong Fong

zang da ye kuo ai
长 / 大 / 也 / 可 / 爱

Just for @李易峰 / 🚫一切
❗️原图很大所以得点可爱九连不点后悔❗️ ​

MedicatedLiquor

李易峰 180516 隐秘而伟大上班路透 


李易峰 180516 隐秘而伟大上班路透 


湘灵Sherry

「lingrass|一生所爱」「视频同人」非正(终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张小凡?”

曾书书再见到故人,已经是整整十年后了。

隔世经年,两个人都早已经过了能被称之为少年的年纪。十几岁时,他们一起偷过杜必书师兄的法宝骰子,藏过长辈们不许看的闲书,漫山遍野地采过仙草摘过果子,约好了混下山逛市集结果半路被师父们发现,双双罚跪在大殿前。
如今那个曾经熟悉的人远远地坐在对面,暗红底色的蓬衣滑落到肩头,露出愈加成熟的眉目。只隔了几十步的距离,却远比当年罚跪在大殿两端的距离遥远得多。
那人似乎也没有十分大变,只是不再爱笑,更不是原来那个笑起来甚至显得有些蠢、却让人觉得十分明亮的少年。

曾书书看着他沉默地拨动着那丛篝火,心里想:原来真的过去这么久了。

十年前那一...


“你就是传说中的张小凡?”

曾书书再见到故人,已经是整整十年后了。

隔世经年,两个人都早已经过了能被称之为少年的年纪。十几岁时,他们一起偷过杜必书师兄的法宝骰子,藏过长辈们不许看的闲书,漫山遍野地采过仙草摘过果子,约好了混下山逛市集结果半路被师父们发现,双双罚跪在大殿前。
如今那个曾经熟悉的人远远地坐在对面,暗红底色的蓬衣滑落到肩头,露出愈加成熟的眉目。只隔了几十步的距离,却远比当年罚跪在大殿两端的距离遥远得多。
那人似乎也没有十分大变,只是不再爱笑,更不是原来那个笑起来甚至显得有些蠢、却让人觉得十分明亮的少年。

曾书书看着他沉默地拨动着那丛篝火,心里想:原来真的过去这么久了。

十年前那一战,从张小凡被七脉会审开始,到孙悟空被镇压无名山而终。前任掌门道玄真人甚至动用了诛仙剑阵,才将前来劫人的妖猴封印。没过多久,掌门自己也在闭关中羽化。地牢中的张小凡被鬼王宗宗主劫走,通天峰大师兄萧逸才正式继任掌门……
再后来,世间再也没有曾书书的那个朋友,只有行走江湖、袖风带红的血公子。

此次下山,曾书书奉掌门之命收服黄鸟,以防魔教诸宗降服四大上古神兽,再起风波诡谲——四灵血阵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他也不是没在心里想过可能会遇见那个人。毕竟三公子声名在外,于魔宗而言,做这样的大事,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人选。
可真的见到,才发现一切疑惑、牵挂,都说不出口。

鬼厉知道曾书书在看自己,但他没有回视。
两个人彼此都心知肚明,居然也成了一种似曾相识的默契。

眼前一蓬火星炸起,烤兔子散发出鲜美的肉香。跳动的火光中,鬼厉突然想起,从前曾书书也常常抓了兔子来要他烤,然后利落地撕了兔腿就跑。在这种事情上,曾书书从来不讲义气。
他在心里很淡漠地笑了笑,撕下后腿,朝曾书书扬了扬手,是一个要给的姿势。
曾书书一秒都没愣神,照旧是抓过来就啃,啃完还要感叹一句:“这么多年,你手艺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好吃!”
“这么多年”四个字无意识地脱了口,才恍然已不是那些年的好时光。

鬼厉像是没发觉气氛的凝固,笑了笑:“师姐过得怎么样?”
“你说灵儿啊,挺好的,女儿都五岁了。”
青年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曾书书被开了话头,这下却忍不住了:“兄弟一场,你也不问问我过得如何?”
“你能开口问我这句话,说明也过得不错。”鬼厉低声说。

曾书书哑然。
张小凡以前没有这么聪明,是没法从自己依旧冲动的性格来推断出他这些年的确无忧的生活的。
但曾书书还是更喜欢张小凡。

“那……你也不问问其他人?”
鬼厉不再说话了。
曾书书咬了一口肉,不客气地把另一只兔腿也撕下来,递给身边探出一个脑袋观望他们两个的男孩。他问出这句话,自己反倒先笑了:“也是……我们这些人里,当年其实也只有灵儿认真努力地救过你,还跑去找那个人。”

鬼厉没接他的话,瞥了一眼男孩:“你徒弟?”
“嗯。”
“挺像你小时候的。”
“又不是我儿子……有什么像不像的。”曾书书嘟囔。

“这一片晚上有迷雾,路上有沼泽,不好走。你们在这歇一晚,明天回去吧。我生了火,那些野兽不会来。”
曾书书叫住他:“你去哪?”
“回鬼王宗。”鬼厉按住了腰间的法器,“黄鸟我带走了——如果你不想和我动手。”
曾书书苦笑:“没来迟的话,怎么也要打一架。如今已经在你手里了,便是动手,难道我能讨到什么便宜?”
鬼厉淡淡地:“那就好。”

“小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觉得,能对抗诛仙剑阵的,可能只有四灵血阵——你还是想救他吧?”
青年回过头。
在这一晚短暂的交谈中,他第一次回视了这个儿时的伙伴:“难道我不应该救他吗?”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能救他,那之后,你会回青云吗?”
鬼厉笑了,意有所指道:“你徒弟看着你呢。”

曾书书知道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点了点头,沉默良久,又道:“谢谢……你的兔子啊。”
语气已经收敛了回来。
鬼厉便也答得云淡风轻:“不谢,毕竟青云救过我。”

青年重新把风帽拉起,遮住了半张脸。旁听很久的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口:“喂,你就是传说中的张小凡吗?”
传说中。

曾经有一个人,扯着他的脸说自己是“传说中的齐天大圣”,是一个行走的老故事。
多年以后,他也成为了别人口中的故事。

孩子见他不回答,不依不饶地接着问:“那个,张小凡,既然青云救过你,你为什么要离开青云啊?”
在孩子的是非观里,一切都太简单了。
何况青云那么好,师父也对他很好,怎么会有人想要离开青云呢?

青年蹲下身去,拍了拍孩子的头:“我叫鬼厉。”
曾书书沉默。

他站起身来,仍是淡淡地笑着:“青云救过我,可是也杀了我。”
曾书书知道,这是他最后给自己的答案。

很多年来,无名山只有一个客人,就是鬼厉。
鬼厉并不是经常来,他每年来一次,尝试各种劈山破封的办法,但一直没有成功。无名山要在整整一年叶落有声的孤寂里,才能在某一天迎来这个年轻人。因此每次鬼厉刚走到山口,山里的飞鸟走兽就会簇拥到孙悟空身边叽叽喳喳:“那个人来了哦,那个人来了哦。”
“烦不烦!”孙悟空凶他们。

他整整十年都没有和鬼厉说过话,虽然鬼厉仍然雷打不动坚持不懈地来尝试各种他听说过的方法,也和他聊天。
孙悟空仍然觉得,这个人太蠢太天真了。

鬼厉走到洞口前,从黄昏站到黎明,说了这一年来的事情。妙公子意外地想要隐退,毒公子那个阴险狡诈的师父终于死了,他去捉黄鸟的路上遇见曾书书,曾书书有了一个徒弟,田灵儿和齐昊的女儿也已经五岁了。
“听曾书书的语气,萧逸才应该没有和青云门的人说,道玄究竟是怎么死的吧。”
“我猜他也发觉诛仙剑的不对劲了——萧逸才和林惊羽毕竟都是青云上一届惊才绝艳的弟子。道玄被凶戾之气反噬之事,在我那时已经初见端倪,此后必然无法控制。”
“不过,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其实这些年我总在想……你还记不记得,你当初和我说过二郎神的故事?”
“劈山救母……是吧?现在想想,真是谶言。”
“早知如此,你不如和我多说说花果山。”

他平静地说完这些琐事,又沉默了一会儿,就想要离开,却在十年来第一次听见身后有人出声。
“怎么,放弃了?今年不试试了?”

“今年还没准备好。”鬼厉回答得很平和,“等四灵血阵布置完毕吧……只是,每年这时候都来,今年也想按时来。”
“我可没等过你。”石缝里的猴子哼了一声。
鬼厉笑笑:“我也没说你在等我啊。”

“你知道吗,其实以前我看你挺不顺眼的。”猴子的声音懒洋洋的,叼着根树枝,字句都有些模糊,“俺老孙就觉得吧,世上怎么能有人傻成这样。我想不用想就知道会结束的事情,你却毫不知情地要坚持下去,谁都敢相信。”
“我现在明白了。”鬼厉轻声说。

“但是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平静无波地讲那些事情,提起你曾经的朋友,连名带姓,没有半点情绪。我又觉得……你看起来更不顺眼了,还是从前好一点。”
猴子吐出那根树枝,呸掉嘴里剩余的木屑。
“谁没傻过呢……我还不是信过天庭那群老不死的。”

青年人有些讶异地偏过头,那双金红色的眼睛依旧烧灼明丽。即使在说这种话的时候,目光也倨傲冷冽。

“以后别来了。”
“也别做什么四灵血阵了,听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小凡,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
“你欠我的,亦不必再还。”

(六)

人生是一场自我的修行。

很多年前,唐僧终于想通的那一天,他对孙悟空说,众生是佛,众生也是魔。
那一天通天河水干,雷音寺庙显,九九八十一难是个花头。心中有真佛时,佛甚至不在彼岸,只在面前。

孙悟空那时候没懂。
张小凡也没有。

(七)

萧逸才做青云掌门的第十二年,玄门和魔宗的战争终于爆发。
奇怪的是,鬼王宗为之准备多年的四灵血阵,却并没有出现在这次交锋之中。
甚至连身为魔教三公子之首的血公子鬼厉,在这场大战中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八)

“爷爷!”
“哎哟,小环,”年纪已经算得不小的老爷子冷不防被自家孙女推了一把,低声抱怨,“你说你都二十多岁该嫁人的大姑娘了,怎么还毛毛躁躁的。”
“爷爷你看!你快看啊!”

此时正值黄昏,落日的方向也正是无名山的方向。风从东南方而来,驱逐着赤金色的流云向前翻涌。
晚霞中穿过的阳光瑰丽如金缕,而橘红色的光团朝地平线上坠落下去,上方是黯淡的云涛,下方是喷薄的、金红色的火。
火焰中有一个模糊的剪影,栩栩如生,是只猴子的模样。

老人颤巍巍地开口:“哎,这云彩是有点奇怪啊……”
“哎呀不是的,爷爷你忘了?那个方向——”
姑娘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视线的尽头,一个用风帽遮蔽了半张脸的青年人朝她眨了眨眼睛,微笑着把食指比在唇边,是噤声的姿势。
小环认出了那个人。

青年人也知道她认出了自己,笑着点了点头。夕阳的余晖下,露出的半张脸眉眼清秀。
他回头朝云霞的方向,像是在寻找什么人。然后再度回过头来,轻轻挥了挥手,转身走进了树林中。
那朵像猴子的云也不见了。

“小环,你发什么呆啊?你刚才说那个方向有什么?”
姑娘凝视着远方,直到所有的阳光都被收走,把无数树木的影子拉长又融到泥土里。

“没什么,爷爷。”
“什么也没有。”

-The End-

-

谢谢大家,这篇到这里就结束啦。
其实如果扩展来写,结局还能写很多东西。但是作为一个时间紧迫的考研党,就到此为止了。我写了我想写的东西,至于其他的,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
虽然整体并不是一个非常剧情化的故事,不过本来也就是配合羽小波太太的视频写的同人段子……再度尝试我很多年没有碰过的抒情叙述方式,也找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
省略了很多原作里有的东西,比如一些配角的人物关系,希望不会给大家带来困扰。

本来计划的是一个开放性的悲剧结局——关于很多年后,鬼厉已经去世,而无名山终于倒塌。
但最近复联三已经让人心情十分沉重了……还是有一个水到渠成的将来吧。

谢谢你们喜欢过我笔下的他们。
如果厚脸皮地说,谢谢你们在阅读这篇文的时候,短暂地喜欢过我。
如果这篇文能让你们除了这两个主角以外,想到一些更多的关于人生的思考,那就更好了。

鞠躬。

血姬一雅
这手艺还有不稳定性😂??

这手艺还有不稳定性😂??

这手艺还有不稳定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