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易峰

139.4万浏览    31660参与
lllevanlll
加了一点字素终于不空了(ノ๑`...

加了一点字素终于不空了(ノ๑`ȏ´๑)ノ︵⌨

加了一点字素终于不空了(ノ๑`ȏ´๑)ノ︵⌨

jane_janny
丝带儿的故事~A...TI.....

丝带儿的故事~A...TI...🍃😉

丝带儿的故事~A...TI...🍃😉

Alice梅子

李易峰你再不出来,你的蜜蜂都要疯了!

李易峰你再不出来,你的蜜蜂都要疯了!

白痴二_肉爪抵御无能

又是一个订单 这次试了一下可穿戴墨镜的做法 比较成功(但是这个做的偏厚了)以后可以愉快的撸眼镜了(就是好麻烦 我觉得撸眼镜的时间这种没难度的身体我能撸俩[跪了]) ​​​

又是一个订单 这次试了一下可穿戴墨镜的做法 比较成功(但是这个做的偏厚了)以后可以愉快的撸眼镜了(就是好麻烦 我觉得撸眼镜的时间这种没难度的身体我能撸俩[跪了]) ​​​

Ara_弥耀

贴个草草!ヾ(✿゚▽゚)ノ

贴个草草!ヾ(✿゚▽゚)ノ

来一份火锅里的豆芽

毕业之后在家里面真的是要闲死了!



我手里基本不会有HE这种东西


重度虐心玻璃心的姐妹们伤不起哦!


—-——————————————————



愿(厉凡)



鬼厉:魔教血公子


张小凡:青云山大弟子


二人都希望世间不分正魔,至于虐鬼厉大大还是奶凡且看下文


———————————————————



愿—厉凡



空气中的血腥味似是又重了些,身旁横七竖八躺着的有鬼王宗的人亦有青云门的人,场中的人默默的站着,一阵风吹来,淡蓝色的袍子随风飘动,那根蓝色的发带随风慢慢的脱离了浓密的长发,发散开了,心似是也散了,重重的一...

毕业之后在家里面真的是要闲死了!




我手里基本不会有HE这种东西


重度虐心玻璃心的姐妹们伤不起哦!


—-——————————————————




愿(厉凡)




鬼厉:魔教血公子


张小凡:青云山大弟子


二人都希望世间不分正魔,至于虐鬼厉大大还是奶凡且看下文


———————————————————




愿—厉凡




空气中的血腥味似是又重了些,身旁横七竖八躺着的有鬼王宗的人亦有青云门的人,场中的人默默的站着,一阵风吹来,淡蓝色的袍子随风飘动,那根蓝色的发带随风慢慢的脱离了浓密的长发,发散开了,心似是也散了,重重的一声叹息“铛”那把剑、那把傲视群雄的诛仙剑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嘴角的血渍已经干涸,口中的腥甜不曾减退,每向前走一步牵动着胸口的剧痛…心似是也痛了几分。眼前的这个人也没好到哪去,噬魂早已脱手默默的躺在一边,红黑色的衣衫也被血迹侵染的干皱,挥了挥手让身旁的青龙等人退后,眼底似是泛上了一抹苦涩,抬脚默默的向来人走去…




是谁又伤了谁的心呢!




“鬼厉!…我信你敬你爱你,我们说好了的找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没有正魔没有帮派…为什么!…为什么!我这颗心究竟是错付了!”




“你我皆知…正魔本就势不两立,我们终究是这苍茫天地间的微小细沙,两粒沙子而已!竟痴心妄想想要对抗顽石,小凡你我皆是错了,大错特错!你我相遇本就是一场悲剧,又谈何错付一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我都有要完成的责任和使命…”




风似是又大了些,天边的黑云沉沉的压了过来,毫无征兆的一声雷鸣似是惊醒了梦中人,那人笑得痴狂,头发散了,衣襟随风飘动着在一片血泊中如一朵绽放的花蕊,胸口的疼痛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一口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襟,淡蓝色的袍子瞬间被鲜血浸染蔓延开去,一旁的诛仙剑察觉主人的异样不安的跳动起来,“叮…叮”腰间的合欢铃发出了清脆的声音,静静躺着的噬魂青芒闪耀着。




“金铃清脆,嗜血误,一生总被痴情诉!


好一个嗜血误,黑心老人在最后幡然醒悟同金铃夫人一同赴死,而我呢!而鬼厉呢!终究是天地不容!”




转眼一蓝一红两道光芒在场中闪耀,暗沉的天色被这两道光芒打破,随即两道毫光滑坡天际向后山的祖师祠堂幻乐洞府飞去。二人皆伤得不轻这番提气飞行似是耗尽了的人所有的力气一般,落地都是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像是连着命脉一样,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又何尝不是痛在了一处。


幻乐洞府前的桃树盛开着,不似大殿前的一片狼籍,这里静谧宁静、桃花的香味阵阵飘来,心头的那一丝丝煞气也被这淡淡的香味抚平,伴随着微风的吹拂,一瓣一瓣的花瓣飘落下来,落在张小凡的手中,渐渐的泪水盈满了眼眶,他转身对着那个负手而立的男人开怀大笑,眼泪没有痕迹地滴落在草地上。




“还记得吗?鬼厉!这棵桃花树,我们一起种在这的,这么多年了它都长这么大了!”




那人就在那站着,咫尺天涯就在眼前,上前抬手握住他的手,可是鬼厉终究没有动作,风呼呼的吹着,那道淡蓝色的身影就站在桃花树下,衣袍轻轻拂动,花瓣慢慢飘落,美景、家人尽收眼底…




“记得,怎敢忘记,树下的桃花酿也是我们亲手埋藏的…还有…”


“还有什么?…”


“我们的…我们的誓言…”


“你都记得!哼!原来你都记得!”


“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鬼厉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忘的!…”


“够了!鬼厉!你们魔教妖人皆是一群背信弃义,心狠手辣的妖孽,我身为青云大弟子必将亲手除之,绝不会留你们祸害人间百姓!动手吧!”二话不说张小凡提起诛仙剑便像鬼厉冲去。




鬼厉眼底的最后一点柔情也渐渐消退“既然非要分个你死我活,那么便一起共赴黄泉之路吧!”手中的噬魂冰冷的气息传遍全身,嗜血珠的光芒闪耀,迎着诛仙剑的剑势挥去。




“噗”


“噗”


法宝穿透身体的声音传来,场中突然安静的有些可怕,噬魂穿透了张小凡的身体,血液缓缓地流进了嗜血珠中,鬼厉怔怔的站着,浑身冰凉,诛仙剑没有如自己预料的穿过自己的胸膛,身后传来不干却又枯竭的低吼声,是苍松,那双血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面前的鬼厉,手中的刀还抵在鬼厉的胸口。




花香弥漫开来,四周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鬼厉木然的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张小凡,突然鬼厉害怕了,看着眼前的人缓缓的倒下去,难以抑制的情绪犹如大水漫灌一般喷泻而出“小凡!”这一声划破天际的嘶吼似是耗尽了鬼厉身体中最后一点力气,他无力地跪倒在地上,抱着怀中的张小凡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的傻,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




怀中的人看着他,眼角的泪水落在那人的掌心,张口要说什么,怎料一开口就是一大口鲜血,堪堪停止后看着鬼厉张小凡一字一句说道“傻子,堂堂鬼王宗血公子,背后有人偷袭竟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方才的那些话都是气话…咳…你不会生我的气吧!鬼厉我知道方才你是报了同归于尽的想法,可是…可是…可是我…我很爱很爱你,胜过了我的性命,答应我守护好诛仙剑,保护好自己,好好地活下去!答…答…答应…我…”




终于怀中的人不再有气息,冰冷的身体让鬼厉无法相信不停的揉搓着,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可是最终怀中的人也没有醒过来。




“轰!”天际一到惊雷劈下。




待众人赶到时,场中只剩下苍松早已冰凉的尸体,自那之后鬼厉和张小凡再也没有出现过。鬼王宗众弟子竭尽全派力量寻找血公子,青云门那把傲视群雄的诛仙剑也丢失,后来人们传说张小凡和鬼厉都死了,临死时将噬魂和诛仙剑一并毁了,也有人说张小凡和鬼厉去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种种传言就这样飘渺在了风中,谁也不知道张小凡和鬼厉去了哪里又或是死在了哪里…




多年后,幻乐洞府前桃树前两名女弟子在精心的浇灌着它


“听说了吗?这棵树是当年小凡师兄和那个魔教的血公子一起种下的!”


“早就听说了,听说当年正魔大战最后张小凡和鬼厉就是在这决斗的,最后不知道怎么了一道惊雷打了下来,他们就消失了!”


“是吗!哎那你知道…”




声音渐渐消失不见,风轻轻吹过,桃树的花瓣又一片一片的飘落,树后缓缓走出一人,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袖中的噬魂突然响起


“你也记得这呀!是他!这是他最后留给我的一处纪念…”老人自言自语地说着,肩上飘落一片花瓣。




满满的从怀中取出一物,摊开手心是一根蓝色的发带,发带两端随风飘舞着,似是在告诉着老者什么,老人转身将发带系在了桃树枝上,负手而立泪水渐渐盈满眼眶“小凡!我想你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END


厉凡—愿



等等
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

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天涯何处无芳草。此三草定理也。

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天涯何处无芳草。此三草定理也。

Miss璐小姐

李易峰






代表作:《古剑奇谭》、《心理罪》、《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老炮儿》、《动物世界》、《我在北京等你》

李易峰








代表作:《古剑奇谭》、《心理罪》、《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老炮儿》、《动物世界》、《我在北京等你》

深深

溪云初起 山雨欲来

溪云初起 山雨欲来

云不喜

李易峰好帅一男的💕👌🏻

李易峰好帅一男的💕👌🏻

来一份火锅里的豆芽

荭咻2(陈深+顾耀东)

      四目相对,他的眼里还是如当年一样少年傲气不曾消退,而他的眼中依旧是当年的沉着冷静可是似乎又多出了那么一丝丝被琐碎事物打磨出的一份沧桑。办公室的空气一时变得静默,毕忠良这时也纳闷这尴尬的气氛,陈深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他知道毕忠良天性多疑这么长时间的沉默他肯定猜到了什么,于是抬手咳嗽几声走到桌前坐下,这时怔怔看着陈深的顾耀东才回过神来,忙抬手整理自己的着装,毕忠良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陈深身上。


   “顾耀东,黄埔十六期学员,结束后在法国留学这个是个高材生呢!警局那边调过来协助我们行动,...

      四目相对,他的眼里还是如当年一样少年傲气不曾消退,而他的眼中依旧是当年的沉着冷静可是似乎又多出了那么一丝丝被琐碎事物打磨出的一份沧桑。办公室的空气一时变得静默,毕忠良这时也纳闷这尴尬的气氛,陈深也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他知道毕忠良天性多疑这么长时间的沉默他肯定猜到了什么,于是抬手咳嗽几声走到桌前坐下,这时怔怔看着陈深的顾耀东才回过神来,忙抬手整理自己的着装,毕忠良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陈深身上。


   “顾耀东,黄埔十六期学员,结束后在法国留学这个是个高材生呢!警局那边调过来协助我们行动,你看看咋样。”毕忠良喝着花雕酒问道。

      

   “怎么,警局现在也学会见风驶舵了,知道现在日子不好混派个人过来打算和我们合作?这要派也派个办事利索的,这派过来的不能出不能打,细胳膊细腿的只有一肚子洋墨水的书生这着实没用呀!”陈深打趣道。


      方才毕忠良的眼神让陈深知道他已经有所怀疑,所以陈深不得不混淆视听将目标转移至警局,而站在一旁的顾耀东心里则五味杂陈;老师为为什么这样说,特别行动队和警局那边是有多大的恩怨。。。


      正入神得想着却听见耳边毕忠良的声音“小顾呀,以后就跟着陈队长,入到一分队吧,你放心陈深是我们行动处福将你跟着他绝对安全,再说了你不知道吧陈深他是黄埔十六期教官,说不定还教过你呢!”话里话外满是试探,毕忠良用怀疑的眼光看看顾耀东又看看在桌前玩弄毛笔的陈深。


       “是呀,陈。。。”

       “你还好意思说我是福将,上次行动我可是在医院躺了整整三个星期!”眼看着顾耀东就要把二人之间的关系一股脑的捅破了,陈深急忙插嘴道。

       “唉,这气生起来还没完没了了,我知道这次是哥哥对不起你这不最近都让你在队里休息吗,还说呢我问扁头,他可是给我说你好几天都不吃饭一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干啥呢!”

        “你还好意思说,我都好几天没去米高梅了,我不管你要是今天不补偿我我就回去告诉嫂子看她怎么收拾你!”陈深闷闷地说。

        “小赤佬,我看你这辈子就泡死在米高梅,到时候一个媳妇都娶不到看你嫂子怎么收拾你。”毕忠良说着拉开胸前的抽屉将小一沓钱扔在陈深面前。

        “祝我发财”陈深打趣的说到,说着还在毕忠良面前晃晃那些钱生怕毕忠良不会收回去。

        ‘少抽点烟,别一个劲糟蹋自己!’毕忠良叮嘱道。

         “知道啦,你烦不烦呀我自己有分寸!还站着干嘛,难不成还想把刘二宝的位置给占了?”陈深看着在一旁站着听得云里雾里的顾耀东说道。


           顾耀东这才回过神来,刚刚自己还在纳闷为什么老师突然打断自己的话就听见他和毕忠良在办公室里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了话,竟是将自己晾在一旁不管不顾的,自己也不敢生气只得默默地站在一旁,脑子里想着在黄埔十六期的好时候陈深不像现在这样随意,那时候的陈深一身军装是黄埔最好的老师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午后的桥上,那时候顾耀东是黄埔所有老师口中的好学生,所有人都对他抱有很高的期望,那天下午自己抱着摩斯密码的电码本想去请教陈深,却看见陈深一个人站在桥上吹着口风琴,突然间他就被那画面给吸引住了。


         就是那么一个人,一身军装笔直的身板,宽平的肩膀,胸前的军徽被阳光照耀的闪闪发光,桥上的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了下来,转过身就看见了远远地站在一旁的顾耀东。一来一往两个人就这样每天都在桥上见面,他听着他吹出的乐曲,他贴近他细心地教会他如和使用和破解电码。可是后来陈深便不知所踪了。


         顾耀东默默地跟在陈深后面出了办公室,他迫不及待的说道“老师。。。你”  


       “我和你的关系最好还是不要让人知道为好,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我的安全,以后不要叫我老师了,“荭咻”同志!”


         陈深语出惊人,顾耀东一怔,他怎么知道我是中共派来的卧底。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陈深办公室门前。一旁的扁头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走上前说道“头儿!你上哪去了?哎你啥时候领了个儿子回来?”陈深和顾耀东都是一怔,说来也不奇怪,顾耀东本就比陈深小十多岁,长的细皮嫩肉的家里面都把这个儿子当宝贝宠,又去法国留过学这一看还真就像那么回事。


        扁头嬉皮笑脸的转头看着陈深,却被陈深阴沉的脸色吓了一跳,“队里新来的,你先带他去熟悉熟悉情况,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扁头虽然和陈深关系好,但是孰轻孰重还是分的清的,说着就勾肩搭背的拉着顾耀东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提醒陈深“药我热好放在桌子上了,记得按时喝!”


---------------------------------------------------------------------------------------------------------------手动分割线

突然觉得处花和老毕的日常会不会也很甜

哈哈哈我觉得新坑马上要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