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栋旭

30.4万浏览    4099参与
墙头女孩

【祖宗】骨灰瓮

  • 嘀嘀!!超速请注意,三千加,一发完,有些血腥,两千都在飙车。


  • 有些意识流。

  • 前言请看这里


“尹宗佑发现一面镜子,一面通向过去,一面面着未来,那过去的主角并非自己,是

刚降生的撒旦;那未来又似是自己,更是发了芽的恶果。他在镜中迷路

怎么走也走不到现在的路,只是手中多了一副骨灰瓮,盒子很轻,但有东西在跳动

,噗咚,噗咚,鲜血膨涨,又沉的厉害,像是两副躯骸,囚禁黑暗。”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05517


点链接然后点proceed,如果跳出一个页面就在“i have read ”打勾,再点继续的那个...

  • 嘀嘀!!超速请注意,三千加,一发完,有些血腥,两千都在飙车。


  • 有些意识流。

  • 前言请看这里


“尹宗佑发现一面镜子,一面通向过去,一面面着未来,那过去的主角并非自己,是

刚降生的撒旦;那未来又似是自己,更是发了芽的恶果。他在镜中迷路

怎么走也走不到现在的路,只是手中多了一副骨灰瓮,盒子很轻,但有东西在跳动

,噗咚,噗咚,鲜血膨涨,又沉的厉害,像是两副躯骸,囚禁黑暗。”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05517


点链接然后点proceed,如果跳出一个页面就在“i have read ”打勾,再点继续的那个按钮

尘世情歌

第一世,他是高高在上的孤独的王,而他是所谓的逆反罪臣之弟;兰因絮果,最终他没从任何人身上得到爱。
第二世,他是住在考试院的变态牙医,而他是在地狱中挣扎沉沦的小说作家;你我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第三世,因为前面犯下了罪过,他为地狱使者,不记得自己的过去,有一天他碰上了一个同行,不一样的是,那个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尹宗佑”。
“德华,为什么见到一个从未相见过的陌生人会流泪呢?”

“这枪里可是有子弹的,如果不想连魂魄碎成渣子,那就乖乖去吧,去那个地狱。”
【夫夫搭档,干活不累。阿者宠溺的看向自己的小娇妻。“亲爱的,超级超级厉害。】

第一世,他是高高在上的孤独的王,而他是所谓的逆反罪臣之弟;兰因絮果,最终他没从任何人身上得到爱。
第二世,他是住在考试院的变态牙医,而他是在地狱中挣扎沉沦的小说作家;你我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第三世,因为前面犯下了罪过,他为地狱使者,不记得自己的过去,有一天他碰上了一个同行,不一样的是,那个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尹宗佑”。
“德华,为什么见到一个从未相见过的陌生人会流泪呢?”

“这枪里可是有子弹的,如果不想连魂魄碎成渣子,那就乖乖去吧,去那个地狱。”
【夫夫搭档,干活不累。阿者宠溺的看向自己的小娇妻。“亲爱的,超级超级厉害。】

言吾

【牙医×使者×律师】洗白·中下

水仙和bg真是冷啊

为什么全世界都在磕祖宗??!!!

——————————————————————

       《世家》有载:亲英侯李氏之族,生嫡、长二子,名佑、魏,其年相若,仅子、寅之差。有曰:长子魏天生异瞳,能见地府阴浊之物。又曰:佑,人之右,尊也;魏,委于鬼,不祥者。

      

     
       黑云翻滚,雷声隆隆。不时有婢女朝屋外张望,担心明日...

水仙和bg真是冷啊

为什么全世界都在磕祖宗??!!!

——————————————————————

       《世家》有载:亲英侯李氏之族,生嫡、长二子,名佑、魏,其年相若,仅子、寅之差。有曰:长子魏天生异瞳,能见地府阴浊之物。又曰:佑,人之右,尊也;魏,委于鬼,不祥者。

      

     
       黑云翻滚,雷声隆隆。不时有婢女朝屋外张望,担心明日嫡少爷和长少爷的及冠礼会被这鬼天气耽搁。

       李魏隐隐觉得有雨落在脸上。这儿已是围墙的角落,眼前的人逃不掉了。

       他把佩刀狠狠刺进李佑的胸膛,能感觉到对方本奋力抵抗的身子瞬间僵硬脱力,停止挣扎。

       “哥……”

       李魏微怔,扶住李佑的肩拔出刀子。

       八岁以后他就只叫自己兄长了。他们小时候关系明明那样好,多久开始有隔阂的?好像是意识到父亲的偏心时,还有被强行灌输嫡子高于长子观念时,李魏就开始恨他了。

       李魏拧着眉,脸上却又扯着一弧扭曲的笑,他重新握紧刀柄,在上一刀的伤口又补上一刀,慢慢顺时针扭动,“去死吧。”

       李佑彻底没了气息。

       李魏撒开手任他瘫在地上,理了理衣袍收起刀从暗道绕回自己屋子。

       使者马上就会来,他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如此狼狈血腥的模样。

       “李佑,十九岁,乙丑年,丁卯日,亥时死亡,他杀。是本人么?”没过多久使者果然穿着黑斗篷来到围墙角落。

       “……是。”

       使者对李佑的冷静感到诧异,看向他的眸子——平淡如水又深不见底。

       “跟我走吧。”

       使者不会注意到身后人看自己的眼神,透着隐忍的惊喜,和那句呢喃:“真的是你。”

    

       亡者茶舍。

       李佑小口抿着那盏独属于自己的茶,等着对面人看多久才愿把那已到嘴边的话说出。

       “你……恨李魏吗?”使者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斟酌词汇,怕哪个字会伤到这个刚被亲兄弟杀害的人。

      “如若我是他,也会如此。”李佑没有直接回答使者,却也表明了态度。他从来都不想争抢这些,生在这个家庭,又是嫡子的身份,他有太多不得已。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早出生几个时辰就好了。”

       “就是嫡长子了,不必再有这些与长子的争抢,一切都是你的。”使者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几十年来他遇见太多死后感叹出生不如意的人。

       “不是。这样我就可以保护他,他也不必这样,他想要的我都可以给……或他是嫡子也好。”

       使者瞪大了眼,他不曾想竟是这样的回答,一时不知该接什么。

       “对了,李魏有个秘密,与你有关。”

       “什么?”

       “那会耽搁他……不过也无妨。”李佑咽下了本已想好的话,其实不止李魏,他也是。不过无碍了,用母亲的话说,他不应该爱会一见钟情深陷其中的人,反正也没机会了。

       李魏的秘密他知道,却没人知道他的秘密。

       李佑猛地灌下最后的茶,自嘲地笑了笑,这或许是他们兄弟最后的相似之处。那副画上的人他也挂念了数年,只可惜他没有那双阴阳眼。

       是命该如此。李佑闭上眼,感觉到使者正看着自己一点点消散。

      

       使者再见到李魏已经是第二日。李府上下混杂着长子及冠之喜和嫡子惨死之伤。

       但嫡子死后大家都心知肚明以后李府就是长子李魏说了算,也都尽量在脸上挂起笑容,热闹地准备及冠礼的物什。

       “少爷您说那李佑也真是的!非在您生辰死,真是连死了都要给您招晦气!”一直跟随李魏长大的小厮为自己“可怜”的长少爷抱不平。

       李魏正站在小亭里看众人忙碌奔走准备典礼,瞥了小厮一眼,“你是在同情我?”

       小厮身躯一怔,意思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举起手准备掌自己的嘴,“是奴该死!”

       李魏拉住他的手紧紧握住,俯身直视他的双眼,“今天不也是李佑的生辰,缠着我是自然的。”

       他的脸上还挂着笑意,小厮却只感觉连阳光都是冷的,“是是!……诶!公子您来了!少爷我先走了。”

        李魏闻言松手移开视线,果然见使者如自己所料来找自己。

        “你果然来了。”

        “是……祝贺啊,成年了。”

        “使者是想问些什么吧。”李魏笑着看着对面比自己还高点的人抿着唇挠头,问出这个带着肯定语气的疑问句。

        “对,”使者有些惊讶,“为什么杀李佑,他不是你弟弟吗?”

       使者说完就有些后悔,低了些头,“抱歉,我不该干涉你们的生死。”

       李魏眼中的柔和一直未变,也没直接回答他,移开在他身上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绣球花,缓缓开口:“有时候杀人只是一种必要的选择。”

       使者突然意识到,这个他以为还单纯如初的孩子早已变成他看不懂的模样。

       《世家》又载:……嫡子佑于及冠礼日前于府中遇害,死因不祥……李氏遵循古制,立长子魏为侯位第一继承人。

        ……

        ……

      

       “权律师,真是麻烦你了还来家里一趟。”金信笑着招待这位他特意找来给阿使一个惊喜的人。

       “不麻烦,我只是想知道您的房产转让承受人是谁?”权正禄提着公文包环视了一圈委托人的别墅,并没有找到委托人口中到家就知道的承受人。

       “啊啊,他马上就来。”金信笑容也是有些僵,在心中大吼:使者你给我出来!

      难得空闲正躺在床上休息的阿使被金信吓了一跳,抱怨了一句又怕真有正事,想着家里也就他两人,连衣服都没换就瞬移到了客厅。

       在看到客厅出现的第三个人时,阿使在心中爆了句粗口。

       “害,就是他,承受人。”金信笑着将一脸震惊的使者拉近了些,“你们是不是已经认识了?”

       权正禄邹眉,看着眼前还穿着睡衣呆呆的“熟人”,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人见到自己都是一副这么……“可爱”的样子?他伸出右手,“正式介绍一下,我是权正禄,以后你的房产转让代理律师。”

       使者没太理解他口中的房产什么的,但也伸出手。手到一半阿使猛地惊醒,连忙收回手夹在腋窝下,瞪大双眼,“什么房产?!”

       “这栋房子,我不要去国外了嘛,送你了。”金信拍了拍他的肩,一脸正义凛然坦荡荡,心中传话:为你做了这么多,不用太感谢我。

       使者听完满眼怨念看着金信,惹得对方讪讪地收回手。

       “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要做房产登记。”权正禄不在意使者缩回去的手,但不得不打断两人莫名的互动。

       使者闻言又是一脸呆滞,懵懵地看着律师,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抿着嘴沉思了会儿:“李魏。”

       你的名字我先自作主张收下了。

       使者默默收下金信投来的诧异目光,努着嘴警告他快要咧开的嬉笑。

       他其实在期待,期待权正禄听到这两个字会有特别的反应。

       可惜没有,权正禄只是点了点头,说到“你好,李魏。”

      

      

       结束后金信硬是拖着三人一起吃饭,“听说新开的一家日料店很不错,去尝尝!”

       权正禄没有理由拒绝委托人的邀请,使者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三人就在日料店尴尬地坐在了一张桌前。

       使者不吃肉,只是埋头嚼着店里的特色素氏菜品。权正禄坐在他的对面不时抬头看他,得到的都是一脸懵懂的表情。

       “waiter……给他一杯三号桌红衣女士点的饮料。”权正禄突然开口,不一会儿waiter就端来一杯半透明饮料放在使者跟前。

       权正禄不自然地咳了一声移开目光,“看你一直在看那杯。”

       “谢谢。”阿使唅住吸管,突然感觉这杯金桔柠檬汁别样的好喝。

——————————————

我低估了它,我一章完结不了

下章完结

      

      

      

      

   

      

一起走小路

maya~李栋旭也太帅了叭!啊啊啊!!!

maya~李栋旭也太帅了叭!啊啊啊!!!

绿酱

「这世上我付出多少并不会回报什么,这是很悲伤的现实」

「这世上我付出多少并不会回报什么,这是很悲伤的现实」

HYUNWOO

买的CQ终于到了
于是分享几张老李头的截图
ps:意外发现有孔刘的小图👏

买的CQ终于到了
于是分享几张老李头的截图
ps:意外发现有孔刘的小图👏

1106号星球居民
李栋旭 | 截图 我耳边 飘荡...

李栋旭 | 截图


我耳边


飘荡着玫瑰花

李栋旭 | 截图


我耳边


飘荡着玫瑰花

G-morn
鬼怪阿加西x长发老李 -阿怪阿...

鬼怪阿加西x长发老李

-阿怪阿怪~♥见面吧见面吧♥

-吹灭蜡烛,我就在你身后哦...

#李栋旭想talk#
甜甜的售后太满足

嗝-(*๓´╰╯`๓)♡

鬼怪阿加西x长发老李

-阿怪阿怪~♥见面吧见面吧♥

-吹灭蜡烛,我就在你身后哦...

#李栋旭想talk#
甜甜的售后太满足

嗝-(*๓´╰╯`๓)♡

江鸟集
《狼的诱惑》32—三十六计 “...

《狼的诱惑》32—三十六计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我没地方去了。”

两人同时出声。

“你——”

“我——”

两人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半饷,赵贤秀出声打破了这尴尬的平静:“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徐文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微微侧过头往他身后望去:“锡润和宗佑都在吧。”

“回答我!”赵贤秀呵道。

屋内,尹宗佑和姜锡润闻声一下子站起来,往门口这儿走过来。

徐文祖抿了一下嘴“我实在没地方去了,就拜托了一下办案的警察,说你们还欠着房租,想讨回来。”

赵贤秀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没起一丝波澜,毫不避讳地看了回去。

“我倒没听说过警察会将联系地址随便给人的,更没听过...

《狼的诱惑》32—三十六计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我没地方去了。”

两人同时出声。

“你——”

“我——”

两人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半饷,赵贤秀出声打破了这尴尬的平静:“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徐文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微微侧过头往他身后望去:“锡润和宗佑都在吧。”

“回答我!”赵贤秀呵道。

屋内,尹宗佑和姜锡润闻声一下子站起来,往门口这儿走过来。

徐文祖抿了一下嘴“我实在没地方去了,就拜托了一下办案的警察,说你们还欠着房租,想讨回来。”

赵贤秀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没起一丝波澜,毫不避讳地看了回去。

“我倒没听说过警察会将联系地址随便给人的,更没听过牙医缺钱到宾馆都住不起。”赵贤秀冷冷地说。

“我习惯用现金,都在火里烧掉了,处理好大家的后事以后,剩下的遗产全部捐献了,至于诊所——”

他顿了一下。

“实在不愿意留在伤心之地了,诊所的工作已经辞掉了。”

“那就去找你的朋友和同事,为什么要找上我们,啊? 我们之间连陌生人的算不上吧。”

“我没有朋友。”

徐文祖平静的回答道,好像只是在回复吃饭了没一样的小事。

他身上的水滴了一会儿,在脚下的地板上留下一摊小水洼,也许是因为冷,原本红润的嘴唇此刻濡嗫着,泛出惨白的色调。

再加上湿漉漉的中长发,这一身造型,直接去恐怖片演水鬼都不需要补妆。

姜锡润似有不忍,几次想开口都忍住了,毕竟是别人家里,自己都是寄人篱下。

赵贤秀回头走到客厅,从外套口袋里翻出钱包来,抽出一张卡,走过来路过鞋柜的时候,又顺手从伞架上取下一把黑色长柄雨伞。

他拉过徐文祖的手:“密码是6个0,金额会让你满意的,此事一笔勾销,不要再找过来了。”

——总觉得这句话哪里听过啊

徐文祖低头看着他一番动作,在他即将抽手的那刻突然一把握紧。

赵贤秀下意识就是一脚! 徐文祖脚下一滑,后背猛的着地,闷哼了一声。

姜锡润吓了一跳:“没事吧?”

地上的人没有动作,也没有声响,尹宗佑赶忙要去查看,却被一臂拦住。

赵贤秀换下拖鞋,走到徐文祖身边蹲下身观察了片刻,出声道:“把拖把拿来。”

“拖、拖把嘛?”姜锡润赶忙把头伸回门内,嗵嗵嗵跑进去又跑出来,“给!”

赵贤秀没有接过来,只是说:“好好拖。”

“所以人有事吗?要不要去医院啊?”尹宗佑忍不住说。

“死不了,打个的吧。”

……

徐文祖睁开了眼,眼前是白花花的天花板,用力撑起身体,“嘶!”背部的阵痛传来,他呼出一口气。

在给隔壁房吊水的护士见了这一幕,赶忙喊到:“徐先生!不要乱动,你后背还有伤呢!”

——真狠啊,他眉头紧蹙,不知道想到什么,睦的又舒展开来,眼角带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

这人笑起来还怪好看的,出声提醒的护士瞥见这一幕心想。

“是个年轻人送我来的吧”他抬头问,“长的很好看的那个”。

“额,对,一对双胞胎送你来的,话说他们人呢?”护士往四周看了下,正逢尹宗佑两人推门进来,“来了。”

她回过头,徐文祖躺回床上,苍白着一张脸。

护士:?

“我已经预留了医药费,用多少直接从卡里扣,卡的密码也告诉过你了。”赵贤秀道。

“不用了。”徐文祖撇过头。

“随便你,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你要是再纠缠的话。”赵贤秀抬眉,“尽管试试看。”

“不是、打了人起码关心一下吧?这样算什么?”徐文祖看过来。

——居然是这种富二代打人戏码嘛?双方颜值都这么高,好赤鸡!  我喜欢! 今天午饭的头条到手了,护士脑中的灯泡瞬间点亮。

病房中的病人和家属也纷纷屏息,坐等吃瓜,尹宗佑不自在的动了下身体。

和我玩这种把戏吗? 赵贤秀环视一圈,目光复尔又回到徐文祖身上。

“苦情戏就到此为止吧,就算再喜欢我弟弟,请你停手! 如果你再悄悄跟踪我们,甚至这样想溜进我们家,我们就报警了,监控就在那儿,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哦哦哦!大反转! 护士和病房中竖起耳朵的众人皆是一脸镇定,眼睛滴溜溜的转。

“走吧。”赵贤秀推了把呆若木鸡的尹宗佑。



阿柴不是阿才_🐕

受到惊吓的阿加西
捂嘴嘴的阿加西
可爱啊~~~~
阿使就像在笑阿怪一样
该死的甜
最后两个人的小动作都超可爱的啊!!!!!!!!!!

受到惊吓的阿加西
捂嘴嘴的阿加西
可爱啊~~~~
阿使就像在笑阿怪一样
该死的甜
最后两个人的小动作都超可爱的啊!!!!!!!!!!

1106号星球居民

李栋旭 | 壁纸


李演员已经把我逼死了,没有文案。

他就是最好的文案

李栋旭 | 壁纸


李演员已经把我逼死了,没有文案。

他就是最好的文案

孤寡老人。

【他狱混剪\极致踩点】黑暗诱导向。亲爱的,这个世界本就不公,而我们为王

【他狱混剪\极致踩点】黑暗诱导向。亲爱的,这个世界本就不公,而我们为王

Nicon

今周份摸鱼
没有手机追星只能自个摸鱼了

今周份摸鱼
没有手机追星只能自个摸鱼了

沈先生不会养猫

刚说最近没什么可修的。。
害 这该死的甜美

刚说最近没什么可修的。。
害 这该死的甜美

1106号星球居民

李栋旭 | 调色


没有文案,不会写。

除了一句:卧槽

李栋旭 | 调色


没有文案,不会写。

除了一句:卧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