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沁

82353浏览    1320参与
离离离里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自截自修4P

李沁真的太!美!了!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自截自修4P

李沁真的太!美!了!

阿七七

古风美人之李沁(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古风美人之李沁(PS:所有图片来源见水印)

琅汀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是暖,也是希望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是暖,也是希望

草枝丸

𝓛𝓲𝓷 𝓱𝓾𝓲𝔂𝓲𝓷

𝓛𝓲𝓷 𝓱𝓾𝓲𝔂𝓲𝓷

草莓泡汽水

李沁 × 遇见天坛 | 修图 9P

李沁 × 遇见天坛 | 修图 9P

x_西柚_y

一身诗意千寻瀑
万古人间四月天
沁沁真的气质绝美!

一身诗意千寻瀑
万古人间四月天
沁沁真的气质绝美!

占❤心

🔴🔴🔴
(说在前面: 以下内容纯属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图片来源——微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我对不起你>人<
先站一天洲洲和你家姑娘哈(憨憨微笑)
再次: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人< !!
这该死的民国风阿真咧四不要太可太上头啊!这谁顶得住哇请问!啊?!反正我四不行了!那个....那个...撒哥麻烦把氧气罐儿先借我吸点儿氧......
林徽因先生和梁思成先生,最美人间四月天。

🔴🔴🔴
(说在前面: 以下内容纯属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图片来源——微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我对不起你>人<
先站一天洲洲和你家姑娘哈(憨憨微笑)
再次: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人< !!
这该死的民国风阿真咧四不要太可太上头啊!这谁顶得住哇请问!啊?!反正我四不行了!那个....那个...撒哥麻烦把氧气罐儿先借我吸点儿氧......
林徽因先生和梁思成先生,最美人间四月天。

于泯枘还行个锤子

【沁爱】亲爱的你

第一次进这个剧组时,在大家互相问候“你好”之后,一向安静的李沁按照国际惯例再也没能找到话题加入剧组的闲聊之中。幸好在这闲聊之中,剧组里有男士一起打伙抽烟,她才终于得以以“闻不了烟味不,打扰大家兴趣”的让别人挑不出毛病的理由安全地退出了群聊。

她确实不太闻得惯烟味,但也没有到达不能忍受的级别,只是呆在插不上话的人群之中那股不自在让她浑身难受,与其继续坐在那儿滥竽充数,不如自己提前离席找个安静些的地方待一会儿来得痛快。

她刚走出来站在摄影大棚外面,就被冬季凛冽的寒风吹得有点打退堂鼓,冷的她差点眼角流出泪。但是心中“现在坐回去像什么样”的想法逼迫她只能自己哈气搓手跺脚取暖。还没多久,大棚里又走出...

第一次进这个剧组时,在大家互相问候“你好”之后,一向安静的李沁按照国际惯例再也没能找到话题加入剧组的闲聊之中。幸好在这闲聊之中,剧组里有男士一起打伙抽烟,她才终于得以以“闻不了烟味不,打扰大家兴趣”的让别人挑不出毛病的理由安全地退出了群聊。

她确实不太闻得惯烟味,但也没有到达不能忍受的级别,只是呆在插不上话的人群之中那股不自在让她浑身难受,与其继续坐在那儿滥竽充数,不如自己提前离席找个安静些的地方待一会儿来得痛快。

她刚走出来站在摄影大棚外面,就被冬季凛冽的寒风吹得有点打退堂鼓,冷的她差点眼角流出泪。但是心中“现在坐回去像什么样”的想法逼迫她只能自己哈气搓手跺脚取暖。还没多久,大棚里又走出来一个穿着与身材不符的厚厚的军大衣,长到几乎碰到脚后跟,让人看起来会觉得有些臃肿的人,是张天爱。

张天爱是和她几乎同时进的剧组,不过稍微比她早几天。李沁来的时候就从各方面有所耳闻——这个人在剧组里爱讲话很吵闹。她有点不懂,如果张天爱很爱讲话,那为什么要出来吹风?难道是专程穿件军大衣出来看她受冻?她不禁被自己的大胆的想法给折服了,气呼呼的把目光从张天爱脸上挪开,赌气似的把目光放在远方。

如果张天爱此刻知道了李沁内心的想法,估计也只能是一脸懵逼,然后发出“啊?”的声音。但她现在更加懵逼,毫不知情的她,还以为才刚刚见过不久,自己被这个人讨厌了。她无奈的撇了撇嘴,也跟着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站着,比李沁好一些的是,由于专门穿了件大衣,她倒不至于沦落到靠物理生热取暖的地步——虽然也好不了多少。

两个人就这样,一人在前一人在后,算得上是很“默契”的,一言不发地跟空气僵持了好久。时间一长,李沁有点冷到憋不住了,但当她发现怎么身后的这个人还在那低着头发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是觉得两个人明明之前在张天爱出来透风的时候是有正眼对视的,却没有打招呼,要想走的时候再装作“呀你怎么也在这里好巧哦”,再向下展开,她是真觉得这样就尴尬到骨子里了,与其要承受这样的尴尬,到还不如和自己过不去。

就在这个逞强的家伙冷到发抖,眼泪都快流出来的时候,她身后的那个人早就看不下去了,这下终于忍不住拉开紧裹的大衣,搭在李沁肩膀上,从后面环抱住了她,责怪语气的嗔责道:“冷就早点进去呗,在外面站着干吹风,感冒了就好受了?真是。”李沁被身后这突如其来的柔软和温暖吓得差点没跳起来,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转过头来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几乎第一次见面的人,一时说不上话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张天爱就把大衣给她好好的披好在身上,自己留下了一句:“嫌冷了就早点进来吧,别把自己冷感冒了——要是我跟你对戏你把我传染了,我可跟你没完哦。”就飞快的,逃跑似的又钻进大棚里了,留李沁在原地哭笑不得:关心的话能不能直接说啊,怎么还找个这么幼稚的理由?而且还一起白站着这么久!真的很过分好不好!想着想着,又一阵冷风吹来,李沁下意识往衣服里面缩了缩,闻起来还有淡淡的香味。嗯,香是挺香的。

第二天一大早来到剧组,李沁本来想自己亲手把大衣还回去的,可无论她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张天爱本人,无奈之下只好麻烦助理代劳了。可还没等她把大衣正式交给助理,甚至手还悬在空中的时候,张天爱出现了,不等李沁和助理反应就从李沁手里接过了大衣,顺手还往李沁手里塞了盒感冒药,一句话也没说就又准备朝着别的方向离开现场。

一连两次,李沁都没和这个几乎所有人都评价为“叽叽喳喳爱说话”的人有过任何实质性的对话,她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但这明显说不通啊,别人又是送衣服又是送药的,这明显是关心嘛!除非……她是真的是害怕被传染。李沁想到这,摇了摇头,欲把这些想法通通甩开,不行,我一定要找机会问个清楚。

终于,在休息时间,李沁找到了难得的机会可以提出疑问了,要知道,想要找到一个张天爱安静下来一个人呆着的时间可格外不容易她专门从张天爱身后绕到她身边,抓起一个凳子就近坐下,鼓足了勇气,试探性地开口:“那个,天爱啊,你是不是对我,对我怎么说呢,有点意见之类的?”张天爱像是被李沁这突如其来的审判一样的话语给吓到了,刚喝下的水更是差点没喷出来,着急的把脸都涨红了,连忙否定道:“我,我没,没有啊!怎么可能的事啊!你怎么,怎么会这么想啊?”

李沁听了回答更加惊讶了,因为张天爱的话配上表情来看不像是礼貌的狡辩,但由于这一整天在和自己相处时张天爱都是一副给她感觉生人勿近、眼神似有寒光迸发的霸道总裁的样子,于是又趁机追问道:“那你那么爱说话,怎么都没和我说话啊?”张天爱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憋了好半天,才又支支吾吾地说出一句:“因为我不敢嘛……我怕你爱安静,嫌弃我吵……想给你留下个好印象。”

害,这算什么事。

李沁一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默默责备自己多想,另一边告诉张天爱也不必多想,昨天确实只是冷得过分不想说话了。

突然间,两人同时沉默,然后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捂着嘴笑了起来。









注:文没写完(刚开头),把存着的更新了,可能没有后续了(我恨高数)
注注:天气冷了大家多穿点别感冒了

魔法少女伊莉雅

我磕了我自己的CP

🔥猛磕沁袁春的激情产物 

真人向 一起开心开心

私设袁老师单身,

轻松向 文笔渣,

有点短小

就是写着开心一下,别太认真了

《中国机长》的首映结束了,李沁打开手机像往常一样搜索“沁爱”,但是这次却发现了“沁袁春”,她刷到一条她和袁泉的合照,说两人很甜,李沁用小号点了个赞,并评论”会说话么?会说你就多说点“,李沁与张天爱的cp是她意料之中的,因为同龄,话题很多,两人又都是爱闹的性子,再加上需要更好的塑造角色 ,自然很快就亲近了,而意料之外的是那个人 , 是她曾经小心翼翼接触的存在。

作为一个喜欢收集各种漂亮姐姐照片的颜狗...

🔥猛磕沁袁春的激情产物 

真人向 一起开心开心

私设袁老师单身,

轻松向 文笔渣,

有点短小

就是写着开心一下,别太认真了

《中国机长》的首映结束了,李沁打开手机像往常一样搜索“沁爱”,但是这次却发现了“沁袁春”,她刷到一条她和袁泉的合照,说两人很甜,李沁用小号点了个赞,并评论”会说话么?会说你就多说点“,李沁与张天爱的cp是她意料之中的,因为同龄,话题很多,两人又都是爱闹的性子,再加上需要更好的塑造角色 ,自然很快就亲近了,而意料之外的是那个人 , 是她曾经小心翼翼接触的存在。

作为一个喜欢收集各种漂亮姐姐照片的颜狗 李沁对袁泉一开始的印象停留在 ——“是我手机相册里的其中一个姐姐”

 
《中国机长》是李沁和袁泉第一次合作,

“你好 我是袁泉”一声温柔的声音直击李沁的心脏,李沁愣住了,天知道,一直看照片叫着“我可以”,“我太可以了”的对象站在她面前时,她是什么心情。

 

李沁看着袁泉伸出来的手 白皙且骨节分明,她默默的咽了一下口水,轻轻握上。

 

这是故事的开始

 

李沁有一个习惯——如果合作的演员中有自家相册里收藏的美人,就会把她的照片设为手机壁纸,直到合作结束。上一个壁纸还是一起录制奔跑吧的热巴,只是李沁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一换就再也没换过别人的了

 

李沁打开相册,仔细的看着她的每一张照片,她的眼睛怎么能这么亮呢?她的鼻梁真挺啊,诶呀,嘴唇也好好看,亲起来感觉一定很棒,emmmm,亲起来感觉确实很棒,袁泉的嘴唇有甜甜的草莓糖的味道,真没想到,原来小袁这么爱吃糖啊。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袁泉的呢?大概是拍摄客舱施压时,自己被震到空中再摔落的那场戏时吧。威亚降下,李沁感觉到脚崴了一下,起初并没有什么疼痛感,可当拍摄结束,她想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却感受到脚腕传来的刺痛,腿一软坐到了地上,大家都在忙这整理拍摄现场,小助理又去帮李沁买热饮了,自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情况,正想自己站起来时,一双微凉柔软的手搂住自己的肩膀,李沁回身,是袁泉。整个剧组的关注中心扶起了她,好多人都围了过来询问情况,九月的晚上已经有点微凉,袁泉脱掉自己的米百色风衣,披到李沁的身上,“能走么?”,李沁摇摇头,看着地面,“我背你去休息好吗?下一场没有我们的戏” 说着 她半蹲在李沁面前 把李沁背在身上 李沁趴在袁泉背上 闻着袁泉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液味与冥府之路的香气混合的味道,眼眶突然有点湿润,鼻子有点发酸,李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在袁泉面前她好像特别容易委屈。到了休息间,袁泉把李沁放到座位上,让助理去买药,她蹲下来检查李沁的脚腕,还好,肿得不是很厉害,李沁轻轻吸了吸鼻子,“怎么还哭鼻子了?很疼么?”李沁没想到这么小的动作会被她发现,李沁仿佛在心里下了决定,她捧起袁泉的脸,“姐姐的眼睛真好看,里面有星辰大海,但是没有我”,袁泉笑了笑 ,凑近她,与她对视 “是么?真的没有么?你再仔细看看?” 看吧 ,她就是这样啊,在你以为你们的关系很亲近,以为自己在她心里是特殊的时候,才发现她对待谁都是一样的温柔,希望 一次次燃起,又一次次熄灭,难搞哦~
 

袁泉看着自家小孩坐在沙发上发呆,觉得很好笑,“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李沁看着她,伸着手要抱抱“在想我单恋你的时候”

这句话勾起了袁泉的回忆,“什么时候开始一颗心都放到李沁身上的呢?”是第一次见面,她亮亮的眼睛,甜甜的笑容,看着我傻傻愣愣的样子?是生理期她递来的一杯红糖水,问用不用帮我揉揉,贱兮兮的样子?是她喝多了嘴里嘟囔着沉浸在我的美色里,撒泼打滚?是她向我撒娇哼哼,说自己是我的崽崽?甜甜的回忆太多,原来不知不觉她就已经是我的心头宝了

“”是互相暗恋好么?“”袁泉揉揉李沁的小脑袋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袁泉看着跳出她怀里拿着手机激动的晃手手的李沁,只见李沁板正自己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请,正,面,上,我,姐姐”
袁泉:???
 

袁泉一下子红了脸,怎么突然说这么让人脸红心跳的话,“不对不对,是我正面上/你”,说着就压了上来,袁泉扫过扔在一旁的手机,上面播放着自己早年的电影 《蓝色爱情》…

(是的,我觉得现实生活的小袁太软了!所以觉得她适合受(* ̄m ̄))

李沁:嫉妒使我因式分解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
 

“怎么能这样呢!!!这是亲妈么!”袁泉听着李沁的抱怨,接过手机看着李沁和妈妈的聊天记录,差点笑出声。

 

12:44

沁沁:“妈,我谈恋爱了”

沁妈:“挺好啊,多大啊?哪的人啊?”

沁沁:“她是个女生”

13:20

沁妈:“沁沁,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和你爸都支持你,你幸福开心,才是我们想看到的”

沁沁:“谢谢妈妈,谢谢爸爸,她是袁泉”

15:50

沁妈:“不,你不配”

喵喵喵???

 

姐姐那段,我怎么换人称都觉得别扭,所以用了第一人称,

最后我想说我爱沁袁春,谢谢(*°∀°)

荒川

【沁爱】 女孩子的嘴唇 03

03


她说,小爱,我喜欢你。


 


张天爱陷入这亲吻中,原来女孩子的嘴唇是这样的。柔软又发烫,很轻很轻地张开嘴触碰,可是又很深很深,缱绻勾缠,像要吻到灵魂里,留下一个印记,证明此刻不是虚假。


 


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李沁这么说,弯起眼睛笑。


 


她们吻后什么都没有做,或者说这个吻也纯粹到成了一个符号,除了证明小爱也喜欢着自己,鼓起勇气来找了自己,再无其他。两个人对着微笑,呼吸交错在房间里。


 


她们很快成了热点,配合媒体一起做些有意无意...

03


她说,小爱,我喜欢你。


 


张天爱陷入这亲吻中,原来女孩子的嘴唇是这样的。柔软又发烫,很轻很轻地张开嘴触碰,可是又很深很深,缱绻勾缠,像要吻到灵魂里,留下一个印记,证明此刻不是虚假。


 


为什么喜欢我?


 


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李沁这么说,弯起眼睛笑。


 


她们吻后什么都没有做,或者说这个吻也纯粹到成了一个符号,除了证明小爱也喜欢着自己,鼓起勇气来找了自己,再无其他。两个人对着微笑,呼吸交错在房间里。


 


她们很快成了热点,配合媒体一起做些有意无意的暧昧小动作。像电影里彼此劫后余生般微笑,周雅文和黄佳走向自己生活中各自的男生,可是李沁不是,张天爱也没有,她们走向了彼此。


 


张天爱不知道这算什么,李沁在床上和她拥抱在一起,原来和女孩子在一起是这样的,一切都很轻很软很柔,可是一切又沉甸甸塞满了心房,温暖快要散发溢出来了,多巴胺让人像个傻瓜。


 


蓬松柔软的羽绒被子把外界隔绝开来,张天爱怯怯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她想起自己演过的一个少女,因为喜欢一个人到了疯狂的地步,所以甘愿毫无条件毫无理由和他睡在一起,可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了,她又发抖得想逃。


 


这两个场景毫不相同。张天爱不是个自信的人,看起来风情万种娇美迷人,一张嘴就忍不住羞涩地笑,头低下去。声音低低软软不自觉带着无助,有人说她是套在女人壳中的没长大的小女孩。


 


可是李沁说,她喜欢她,从一而终,默默的、爱她每一个角色,无论好坏照单全收地爱她。张天爱没有被这样坦荡明亮又善意地爱过,许多时候别人爱上她,都不给一个理由,直到分手也没有理由。他们不了解她是谁,只知道是一个漂亮女孩,过后觉得她的灵魂不兼容,就不爱她,且沉默着让她误会。


 


李沁摸着她柔顺发亮的长长头发,有一点点得意有一点点幸福,“小爱。”


 


张天爱被爱砸得眩晕,她又羞怯起来,任李沁摸着她的头发,很轻很轻可是每一下都把心脏撩起电流,手臂都酥麻起来:“嗯…”


 


李沁轻轻地笑,“小爱,我好开心。”


 


或许也只有小女孩才会被李沁的表白打乱了思绪,并不曾想过的一条路在她眼前展现。如果营业期过了还这么暧昧会被指责吗?她们可以好好在一起吗?未来该怎么样?…她是个初恋的小女孩,第一次陷进爱里而不自知,因为女孩子的嘴唇是最像棉花糖是会缠住你的陷阱,她被表白后翻来覆去苦思冥想了许久,终于在此刻找到答案——她要沦陷。


 


因为工作的累实在是一眼望不到头,她紧绷的弦无法松开,但是有人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像飞行员在高空开着直升机,偶尔遇见同速的小鸟,给他衔来一枚石子,石子代表不了什么,但某种意义上它又是一切。


 


到了深夜,她们才起身,一起去酒店楼下觅食。彼时是发布会的凌晨,张天爱被李沁握住掌心,慢慢走着,一路上是各种小店,她很紧张,紧张到李沁以为她发烧了才会如此抖,微凉的手掌贴在她的额头上,“小爱,你怎么了?”


 


到了店里,她们坐在安静无人的角落,热粥端了上来,配了几样清淡小菜。李沁给她用小碗装了一半,问,“够不够。”


 


“够了。”


 


李沁又乘了一勺才递给它,托腮看着她微笑,“小爱是小鸟胃。”


 


“沁姐,”张天爱理理自己乱了的头发,有些无奈的撇下嘴,双手握着传递着粥的温度的碗,“女演员呀…不敢多吃的。”


 


“做演员就是这样不好,时时要虐待自己。”李沁摇摇头,给她夹菜,“吃吧,吃再少也要营养均衡。”


 


她们就这么安静吃了一会儿,到店快打烊变成早餐店了,老板又送来一份小菜,又羞涩地说,“签个名吧行吗,美女?”


 


他挠着脑袋十分无措。


 


李沁和张天爱对着一笑,“好啊,谢谢老板。”


 


签完后,李沁的手臂自然伸过去,搭住张天爱的椅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