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泽言

812.6万浏览    29532参与
暮雨浔茶

对于金币池一比一百的概率大家怎么看|ω・)

对于金币池一比一百的概率大家怎么看|ω・)

宅嘟嘟-Du

上新啦!


宅嘟嘟 犬系恋与制作人亚克力立牌全款预售中!只售17.9RMB!

还有买二赠一or买二包邮的福利活动!(详情可咨询客服君)


QQ群:644901802  加群了解最新产品信息与优惠٩(๑>◡<๑)۶

微博:宅嘟嘟-Du    点关注不迷路,时不时掉落小惊喜哦~


购买链接戳这里: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s.w4002-18743843022.18.345d21df3UZYw6&id=574767725427

https...

上新啦!


宅嘟嘟 犬系恋与制作人亚克力立牌全款预售中!只售17.9RMB!

还有买二赠一or买二包邮的福利活动!(详情可咨询客服君)


QQ群:644901802  加群了解最新产品信息与优惠٩(๑>◡<๑)۶

微博:宅嘟嘟-Du    点关注不迷路,时不时掉落小惊喜哦~


购买链接戳这里: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5-c-s.w4002-18743843022.18.345d21df3UZYw6&id=574767725427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s.w4004-18797359901.16.19ce6b6fvWlND8&id=575645054322

(两个链接均有效)


橙独袖
谁仍在纸间遥看,灯与火翩然 刚...

谁仍在纸间遥看,灯与火翩然


刚好在听闻说笔端有风月(✿◡‿◡)

谁仍在纸间遥看,灯与火翩然


刚好在听闻说笔端有风月(✿◡‿◡)

柳清缘

李总的前女友

番外三 七夕

迟到的七夕贺文
r18预警!!!!

ok我放弃外链 链接见评论

番外三 七夕

迟到的七夕贺文
r18预警!!!!



ok我放弃外链 链接见评论

蓮葉間
喵喵言(*ΦωΦ)ノ

喵喵言
(*ΦωΦ)ノ

喵喵言
(*ΦωΦ)ノ

蓮葉間
(˶‾᷄ ⁻̫ ‾᷅˵)

(˶‾᷄ ⁻̫ ‾᷅˵)

(˶‾᷄ ⁻̫ ‾᷅˵)

蓮葉間
请李总出门旅游。站着吧!ヘ( ̄...

请李总出门旅游。站着吧!ヘ( ̄ω ̄ヘ)♪

请李总出门旅游。站着吧!ヘ( ̄ω ̄ヘ)♪

玄wu
世界第一甜🙈私心想看这货穿浅...

世界第一甜🙈
私心想看这货穿浅色

世界第一甜🙈
私心想看这货穿浅色

Sagiri绘里里酱

今天李泽言他生气了吗?(《恋与制作人》同人文,全员向!)

没错又是我,我又作死了
开了个新梗,我真的很想皮李泽言啊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李夫人们不要打我,真的(//∇//)
此处艾特一下我的李夫人朋友 @时卿格xxxx_

▲前方超级高能预警!
▲全员向(应该是吧?)主李泽言×悠然(其实有隐藏的白起线许墨线周棋洛线,但白起线糖会更多吧?我是白夫人.jpg)
▲ooc!ooc!ooc!
▲平行时空设定×穿越时空而来的他(其实也没穿越吧)
▲那边的李泽言怎么高冷,这边的李泽言就能被我气的想把我丢出去hhhhh
▲私设如山!另外设定白起和悠然是异父异母兄妹,白起是悠然父亲领养的孩子,嗯

Chapter  1.28岁的“父亲”和16岁的孩子...

没错又是我,我又作死了
开了个新梗,我真的很想皮李泽言啊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李夫人们不要打我,真的(//∇//)
此处艾特一下我的李夫人朋友 @时卿格xxxx_

▲前方超级高能预警!
▲全员向(应该是吧?)主李泽言×悠然(其实有隐藏的白起线许墨线周棋洛线,但白起线糖会更多吧?我是白夫人.jpg)
▲ooc!ooc!ooc!
▲平行时空设定×穿越时空而来的他(其实也没穿越吧)
▲那边的李泽言怎么高冷,这边的李泽言就能被我气的想把我丢出去hhhhh
▲私设如山!另外设定白起和悠然是异父异母兄妹,白起是悠然父亲领养的孩子,嗯

Chapter  1.28岁的“父亲”和16岁的孩子

李泽言至今还记得,那两个孩子第一天来家里的时候的情景。
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站在他父亲的身旁,一脸冷漠的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自己,而小女孩则缩在小男孩的背后,从他的背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那个时候,李泽言还很不能理解自己父亲为什么会答应那个叔叔的请求,揽下了照顾这两个孩子的重任。
直到现在,这个“爸爸”的担子突然交到了他的身上,他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什么。
“哥哥好!”小女孩那一声稚嫩的叫声如今还在李泽言耳边萦绕。
如果她能一直都这样永远长不大就好了。
然而事实上……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爸爸!起子哥他凶我!”
一声喊叫突然从楼下的大门口传进了在楼上书房的李泽言的耳里。
李泽言拿着名著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很快他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假装什么也没听到似的继续淡定看着手里的书。
“爸爸?李爸爸?李泽言?”见李泽言没有搭理自己,楼下的人依然锲而不舍的喊着李泽言。
李泽言皱了皱眉头,但他依然是在沉默着,根本没有想要开口应她一声的打算。
“爸爸!”终于,楼下的人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她直接就从楼下冲了上来,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走了进来。“爸爸!你一定要帮我教训我哥!他凶我……嗷!”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拳头毫无预兆的落在了悠然的脑袋上。
“好痛啊,李泽言你干嘛揍我啊!”突然挨了李泽言一顿揍的悠然捂住脑袋上长出来的一个包,委屈巴巴的看着黑着脸的李泽言说。
“白痴。”李泽言很是冷静的吐出了两个字。“我不是你爸爸。”
悠然假装没听见李泽言后面说的那句话,仍然不怕死的迎了上去:“爸爸,你听我说啊!刚刚起子哥他凶我,他居然凶我!我……”
“再叫一句爸爸,今晚的点心充公。”
“……对不起,我错了。”

“然后呢,白起他和你吵架了吗?”过了一会儿,李泽言拎着悠然走下了楼,他把悠然丢在了沙发上后,自己便系着围裙走进了厨房。“想吃什么?”
“也不算是吵架吧,就是我想叫他一起回去,结果他凶我让我自己走……”悠然坐在沙发上抱着沙发上的靠枕,气鼓鼓地控诉着白起的“罪行”。“啊,我要吃牛扒,五分熟的,要红酒汁。”
“驳回,我没那么多功夫给你弄这些。”李泽言说。“你说他让你自己走?白起他是不是又在学校闯祸了?”
听到李泽言这么问,悠然一时语塞:“啊?啊不是,就是……”
没等悠然把话说完,李泽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传来了振动。
而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来电显示上,写着“许墨老师”四个大字。
完了,完犊子了。
悠然看见这样便立刻伸过手去打算拿起手机掐断这个电话,可她的手才刚刚够到茶几,一只修长的手突然从她身后伸了过来,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我是李泽言。”李泽言一脸淡定的拿起了手机接通了那一通宣告着死亡的电话。
那一刻,李泽言脸上的表情真的是堪称精彩啊。悠然心里如是想到。
试问一下,有谁能看到平时不苟言笑,对任何事情都是保持着严谨的态度沉着对待的华锐总裁李泽言,竟然也会有如此丰富的表情?
悠然真的是平生第一次看见李泽言除扑克脸外的其他表情。
短短几分钟内,她亲眼看着李泽言从没有一点表情的扑克脸慢慢地黑下去,隐隐约约都已经能看见太阳穴边上的青筋凸起的盛怒的表情。
真的……很恐怖。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来,带着他妹妹悠然一起。”
说完之后,李泽言黑着脸挂断了电话。
“悠然。”李泽言幽幽的开口,叫住了鬼鬼祟祟的想要开溜的悠然。“快开饭了,你又想跑去哪里?”
被李泽言叫住的悠然身体突然一僵。
“那个,我……”
“跟我走。”
“诶诶诶?去哪里啊?”
“学校,去接你那个混蛋哥哥。”

白起是真的没有想到过,李泽言会亲自来学校这里领他回去。
不过在他看见李泽言和被李泽言拎着进办公室的悠然之后,他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小子,挺有本事。”把大吵着要拽李泽言领带的悠然丢在一边后,李泽言黑着脸走到了白起的身旁。“打架打到让许墨亲自打电话到我这里来,让我亲自来学校一趟接你回去,挺有本事。”
白起沉默的转过头去,刚刚被李泽言丢在一边的悠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的身旁,突然靠近的小脸把白起给吓了一跳。
“哥!你没事吧?”悠然抓着白起的肩膀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差没有当着李泽言的面掀了他的衣服将他的身体仔仔细细检查一遍了。
等她确认白起并没有受什么伤后,悠然一把抱住了白起,差点就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
“太好了,你没受伤真是太好了!担心死我了!”
被悠然熊抱着的白起脸上的温度极速升温,干净的脸蛋马上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绯红。
“……傻瓜,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可是我很担心你啊!对方可都是会舞刀弄枪的人啊!”
“咳……傻瓜,你抱的太紧了。”
一旁的李泽言看着熊抱着白起的悠然,心里有一股无名火在熊熊燃烧着。
这两个孩子,白起和悠然,12年前因为父亲的关系寄住在李泽言的家里。
从那天过去到现在已经12年过去了,当初那个怯生生的躲在哥哥白起身后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不是,小姑娘。而那个从小就警惕着自己的小男孩,也变成了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大男孩。
只是有一点不同的是,小时候软软糯糯的悠然,长大以后变得更加的调皮了。
而她的哥哥白起?呵,长大之后就更过分了,天天四处找茬打架滋事,现在还弄得他被许墨叫来了学校。

sue-mar

对他提问: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他提问: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sue-mar

屏息和樱落 气泡款壁纸……

屏息和樱落 气泡款壁纸……

酒生儿。

【雾里看花】李泽言x我

“遇他之前她沉迷过往,遇他之后她盘算余生。”
#为恋与游戏里的所有李太太正名#自己就是自己,我们都不是悠然#第一人称视角#字数1.4k#ooc属于我#

  我登上游戏,看到的是在不远处等我的李泽言。他站的笔直,身型颀长,正低头看着腕上手表,确认时间。
  他总是谨慎而守时的,约会从来不会迟到。
  要在以往,我定是会把他这个良好的习惯当做话题好好夸一夸他的,直到他耳根泛红,低低的声音压着隐约的愠怒和气恼,而又无可奈何:“……别说了。”
  可今天不同。
  我是来和他告别的。
  我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看今天的着装有没有什么不妥的,还是悠然的白...

“遇他之前她沉迷过往,遇他之后她盘算余生。”
#为恋与游戏里的所有李太太正名#自己就是自己,我们都不是悠然#第一人称视角#字数1.4k#ooc属于我#

  我登上游戏,看到的是在不远处等我的李泽言。他站的笔直,身型颀长,正低头看着腕上手表,确认时间。
  他总是谨慎而守时的,约会从来不会迟到。
  要在以往,我定是会把他这个良好的习惯当做话题好好夸一夸他的,直到他耳根泛红,低低的声音压着隐约的愠怒和气恼,而又无可奈何:“……别说了。”
  可今天不同。
  我是来和他告别的。
  我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看今天的着装有没有什么不妥的,还是悠然的白色裙子,又叹了口气,大步走到他身边,似乎怕自己会反悔似的,快速地说了:“从明天起,我不会再上游戏了。”
  他好气又好笑,垂下眼帘看着我:“这又是你想的什么点子,嗯?”
  “我没和你开玩笑。”我心虚地移开视线,看了看街上的一草一木,这可能真的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了。
  他的声音以紧张和薄怒做底,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吃惊,还隐隐透着担忧,他双手抱臂,目光直直盯着我:“说说理由?”
  我再次深吸一口气,猛地转过头,对上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喜欢的是悠然,不是我。”
  听到这个理由,他把手握拳,轻轻掩住唇,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竟是低低地笑了。
  我微微踮起脚尖,企图在气势上显得自己更凶一些:“你笑什么?”
  “笑你。白痴。”他敛了笑,还是一如既往的语气。长臂一勾,竟是当着街上众人的面把我揽进怀里。
  我抑住砰砰的心跳,可身边都是他温热而美好的气息,终于放弃了想要挣开他的念头,抬头问道:“我有什么可笑的?”
  他把我环的更紧,认真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和她有挺大差别的。我实话实说。”
  “我没有她那么乐观,没有那么强的工作能力,她身上的优点,有一部分我都没有……她能做出来的有些决定,我根本都做不出来。”
  我说了前面的一大串,更加沮丧了,这句都变成了小声嘟囔:“可你喜欢的是她……不是我。”
  “……嗯。”李泽言居然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这个不用你说,我早就想到了。”
  “……那我走了。”我脸瞬间黑的像锅底,用力甩开他。
 
“先听我把话说完。”他先是依着我挣开,然后复温柔地把我重新锁进怀里。
  “会因为我训而生气地嘟着嘴皱起眉,会因为我出现在身边而莫名心安心跳如擂,会因为我的付出而默默流泪的人……”
  他眸光闪闪,只消只言片语就能打乱我自以为缜密无比的心绪。

“……是不是你?”
  “嗯。”
  “那我就可以确定,我爱的人是你。”

  “会把自己最笨拙而热烈的爱借助悠然表现出来的人也是你。这点你无需证明。”

  “我知道,若实际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你,你这样的性格可能难以道出那些炙热的恋语,而借助她,你可以在私下把全世界的情话对我说遍。”
  “只要你说的,我都能听见。”
  脑子里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我吃惊地对上他的眼睛。他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感觉到我有这种念头了吧,又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和悠然之间做了选择。
 
  “我穿过她这个媒介,洞悉的是你的灵魂。”
  感到自己的手被人强有力的拉起,然后被轻轻放入掌心,他温柔地抚上我的脸,嘴角是一丝外露的笑意,我从那抹笑里,读出了他对于深爱之人是我的坚信无疑。
 
  “你是不是忘了,在游戏的最开始,你就已经改过名字,从那一刻起,我所注视的人——是你。”
  “在你熟知的许多故事中,你都只是个置身事外的看客,而在与我的故事里,自始至终,我爱的人都是你。”
  他的唇贴上我的额头,细细密密地吻了下来……
-END-

竹亭漪叶

<恋与F4>女朋友做噩梦了怎么办

人物属于恋与,ooc属于我。
最近天天晚上做噩梦心态炸了,火速摸个段子混更。
然后捞一下之前给墨墨写的大长文流浪于心,真的是超心血了QAQ求各位夫人老爷们去看看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催更呀!(趴在地上打滚爆哭)
我知道我还欠你们一辆车,我……努力。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来看看四位选手如何哄自己做了噩梦的女朋友
.
那么现在进入正文。
请各位太太轻喷,我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装傻.jpg

ver.许墨
  她半夜哭醒,死死的抱着我。
  
  说梦到我又骗她又一个人面对危险了。
  
  一直抱着我不让我走。
  
  我揉了揉她的头发,“小傻瓜,我不会再骗你了。也不会再走了”
  
  ——《小傻瓜,对不起》《我又骗了你...

人物属于恋与,ooc属于我。
最近天天晚上做噩梦心态炸了,火速摸个段子混更。
然后捞一下之前给墨墨写的大长文流浪于心,真的是超心血了QAQ求各位夫人老爷们去看看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催更呀!(趴在地上打滚爆哭)
我知道我还欠你们一辆车,我……努力。

好了好了,现在我们来看看四位选手如何哄自己做了噩梦的女朋友
.
那么现在进入正文。
请各位太太轻喷,我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装傻.jpg



















ver.许墨
  她半夜哭醒,死死的抱着我。
  
  说梦到我又骗她又一个人面对危险了。
  
  一直抱着我不让我走。
  
  我揉了揉她的头发,“小傻瓜,我不会再骗你了。也不会再走了”
  
  ——《小傻瓜,对不起》《我又骗了你》《刚才那两句话,是假的》
  
  
  
  
  
  
  
  
  
  
  
  
  
  
  
  
  
  
  
ver.白起
  她睡的很不安稳,喃喃自语,“白起,不要不告而别……”
  
  我愣了一下,紧紧搂住了她。
  
  她终于重新熟睡,我也松了口气。
  
  因为我没有办法给她这样的承诺。
  
  ——《只要能保护你》《不认也得别离》《只能承诺,我一定会回来》
  
  
  
  
  
  
  
  
  
  
  
  
  
  
  
  
  
  
ver.周棋洛
  今天玩游戏我们一直在输,她说她昨晚没睡好做噩梦了。
  
  我刚想准备带她去吃点好吃的,她却一本正经的拉住了我。
  
  “洛洛会不会有一天你不认我了?”
  
  阿薯怎么这么敏感啊,这种事怎么可能嘛。
  
  ——《太敏感了真的不是好事》《这样我以后该怎么办啊》《真怕狠不下心去演戏》
  
  
  
  
  
  
  
  
  
  
  
  
  
  
  
  
  
  
  
  
ver.李泽言
  她今天带来的报告一团糟,有无数低级错误。
  
  可是看着她的黑眼圈我又狠不下心责怪她。
  
  她忽然抬起头,眼泪婆娑的说,梦到我们反目了。
  
  我气急反笑,“笨蛋,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
  
  ——《这个白痴》《我跨越时间》《一直想破了这个死局》
  







八千里星
吃鸡的evol 4(1)。晚上...

吃鸡的evol 4(1)。

晚上吃鸡的时候,隔壁同学总是单曲循环卡路里,杨超越小妹妹的暴躁奶音激情喊麦一直在我脑袋里挥之不去,燃烧好几晚卡路里了。

燃烧我的卡路里!

...

吃鸡的evol 4(1)。

晚上吃鸡的时候,隔壁同学总是单曲循环卡路里,杨超越小妹妹的暴躁奶音激情喊麦一直在我脑袋里挥之不去,燃烧好几晚卡路里了。

燃烧我的卡路里!

...

稚南Sophie

恋与李泽言同人《冲锋陷阵》国王篇2

KING.2/稚南
“混蛋李泽言,一张扑克脸。毒嘴又傲娇,根本是个受!”

“你说谁是个受。”该死的,竟然在说本王的小话?
“……(惊吓)”
“看来,你的任务量还不够重。”我扫了一眼她面前如山一般多的粮草,无情地下了一道指令:“D7军库的粮草也运到前线吧,就当是小惩为戒。”
呵,敢说我的小话,D7军库的粮草是她现在面前的3倍之多,估计运到前线,她也没有精力出去打仗了,这样也好,免得这个白痴被枪弹轰到。
不过……光是她一个人运那么多粮草,怕是会耽误战斗。
“魏谦。”我的一个亲卫兵,也是得力助手。
“陛下。”魏谦低着头上前一步。
“通知第二小队,让他们帮这个白痴把粮草运过去,记住,不要让她发现。”我暗暗吩咐着,自...

KING.2/稚南
“混蛋李泽言,一张扑克脸。毒嘴又傲娇,根本是个受!”

“你说谁是个受。”该死的,竟然在说本王的小话?
“……(惊吓)”
“看来,你的任务量还不够重。”我扫了一眼她面前如山一般多的粮草,无情地下了一道指令:“D7军库的粮草也运到前线吧,就当是小惩为戒。”
呵,敢说我的小话,D7军库的粮草是她现在面前的3倍之多,估计运到前线,她也没有精力出去打仗了,这样也好,免得这个白痴被枪弹轰到。
不过……光是她一个人运那么多粮草,怕是会耽误战斗。
“魏谦。”我的一个亲卫兵,也是得力助手。
“陛下。”魏谦低着头上前一步。
“通知第二小队,让他们帮这个白痴把粮草运过去,记住,不要让她发现。”我暗暗吩咐着,自以为一切周全。

KNIGHT.2
三天后,卡希尔前线。
“呼——终于运到了,累死我了。”我把粮草车交给了前线后方的一位骑士手里,便一屁股坐在土地上。
太累了,不过这个粮草是不是运得有点快?按照常理来说应该需要一周的时间才对……都怪那个奇葩傲娇的国王,搞什么啊,我现在就算是空袭都没有精力应对了。
“滴滴滴——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敌方战机即将进入我方空袭,全体进入防空洞,全体进入防空洞!”
哎哟,不是吧,我这嘴……
我愣在那里,防空洞……糟了!我不知道防空洞在哪!
该死!我环视四周,注意慌乱的人群将往哪里躲避空袭。
咦……那件披风……
人群中一道身影吸引住我的注意力。
那是……
那不是那个傲娇国王吗!
啊,他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很着急啊……
四周有炸弹爆炸的声音,也有草木烧焦的味道。
有人被炸死,有人哭泣,有人哀嚎……
这才是战争的真正模样。
以前,在我的国家,从未看见过。
那一场战争,还要打吗?
“李泽言!”我看见一道炸弹,向李泽言方向投去,思维跟不上身体,我下一秒将李泽言护在身下,哪怕我的身躯炸成灰烬。
“……!”在弹片呼啸而过时,在黑暗将我吞噬之前,我看见了这个不可一世的国王露出了慌张的神情。
慌张……这个词,好像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他总是纹丝不动的扑克脸,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但是他为什么会在前线?
前线,应该是骑士为国王冲锋陷阵的地方。
他……
来不及思考太多,我便沉溺进黑暗之中。
“以后换我为你冲锋陷阵。”
是谁在说话?

瑾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