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泽言

812.6万浏览    31369参与
沈辞

   言白
※时间线是两人同居之后
※没有车,一块小甜饼(ooc,幼稚园文笔)
by:安囡(无授权禁转载)
  李泽言忙碌了一天,回到家,打开门就看到沙发上睡着一只四仰八叉的白警官。大概是做任务真的累了,他连外套都来不及脱,身上也沾满了灰尘和鲜血。李泽言叹了口气。
  白起本来就浅眠,听见声音,警觉的坐起来,看见是李泽言,放下心来,揉揉眼睛:“回来了?”“嗯,今天怎么这么累?”李泽言打横抱起白起进了浴室。白起打了一个呵欠:“紧急任务,有Evol突然在市区出现,就打了一架。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洗。”其实刚开始白起也很震惊,常年坐在办公室的李boss竟然可以公主抱一个...

   言白
※时间线是两人同居之后
※没有车,一块小甜饼(ooc,幼稚园文笔)
by:安囡(无授权禁转载)
  李泽言忙碌了一天,回到家,打开门就看到沙发上睡着一只四仰八叉的白警官。大概是做任务真的累了,他连外套都来不及脱,身上也沾满了灰尘和鲜血。李泽言叹了口气。
  白起本来就浅眠,听见声音,警觉的坐起来,看见是李泽言,放下心来,揉揉眼睛:“回来了?”“嗯,今天怎么这么累?”李泽言打横抱起白起进了浴室。白起打了一个呵欠:“紧急任务,有Evol突然在市区出现,就打了一架。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洗。”其实刚开始白起也很震惊,常年坐在办公室的李boss竟然可以公主抱一个几乎和自己一样重的男人,刚开始觉得挺羞耻,后来被禁欲♂多年的李泽言折腾到起不来床,就习惯
被抱着了……虽然还是有点别扭……
   浴缸里的水是24小时恒温的,白起泡在水里,迷迷糊糊想起几个月前,他和李泽言两个直男思维的人,别别扭扭,该亲的该牵手的都做了,就是不肯向对方表白,结果制作人小姐比他俩还着急,就特意选了5.20的时候,和李泽言提了提“白警官好帅啊,特别是一身警服的时候,禁欲又色气。”“他还会夸人,上次他带我去买衣服,全程帮我提包bla  bla bla……”“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坐怀不乱的李总裁终于慌了,晚上就急急忙忙口不择言,上句不接下句,结结巴巴的告了白。白起记得当时李泽言别扭的说:“咳那个,嗯,就是,我……你……你缺人包养吗?”在旁边偷窥的制作人小姐差点没把包甩在李泽言脸上。
但是最后他还不是被李泽言包养了……呸,什么包养,明明是恋爱……
  白起快要睡着了zzz,感觉有人轻轻的抱起了他,熟悉的气息,白起没有任何警惕,彻底放松的睡着了,还往李泽言怀里蹭了蹭。
    李泽言看着怀里棕色头发的青年,眉眼温柔,眼底的温度能把人灼伤。
  把人放在床上,在他淡粉色的唇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晚安,我的小奶狗。”
  无论你有多凶,在我的眼里,你只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狗而已。

是墙不是玉
没采用的喵泽言,速度糊了个色●...

没采用的喵泽言,速度糊了个色●^●

没采用的喵泽言,速度糊了个色●^●

暮雨晨风

【恋与f4】我自闭了

※四段画风迥异的对话,不过主旨都是分享这套以我自/闭了为首的系列表情包!

※恋与的个志筹备挺久啦,不过一直没有决定对话体的排版方式,所以想买本的朋友们可以戳【这里】提供下意见w


全文走外链->[我自/闭了?不,我又想开了]


※四段画风迥异的对话,不过主旨都是分享这套以我自/闭了为首的系列表情包!

※恋与的个志筹备挺久啦,不过一直没有决定对话体的排版方式,所以想买本的朋友们可以戳【这里】提供下意见w



全文走外链->[我自/闭了?不,我又想开了]



らいつ/小司

新刊节录/李泽言x妳(猫)

*猫化设定,请斟酌观赏

*名字一样是私设(是李泽言取的(照旧甩锅

*鲜食食谱参考好味小姐的樱花猫布丁(看起来炒鸡好吃!)


——


  厨具碰撞,铿锵作响。墙上的钟,指针分别指着十一和十二。


  「喀──」


  李泽言边翻炒着在电磁炉上的无盐蔬食,听见这不大的声响,就将火力转小,走到一侧打开电锅。锅盖一掀,一阵勃腾腾白烟后,蛋与鱼肉的香气随之蔓延。


  他用隔热碗夹夹起锅中小碟,上头用以塑型的小碗被他裹着帕巾的手指倒扣过来,一道特制的料理就此出炉。倒着的特制布丁像是少了尖端的小丘陵,顶端用新鲜鲑鱼肉泥和了蛋白、洋菜水,看起来晶莹透亮,粉嫩如正酣睡的幼猫脚掌上的肉球...

*猫化设定,请斟酌观赏

*名字一样是私设(是李泽言取的(照旧甩锅

*鲜食食谱参考好味小姐的樱花猫布丁(看起来炒鸡好吃!)


——


  厨具碰撞,铿锵作响。墙上的钟,指针分别指着十一和十二。


  「喀──」


  李泽言边翻炒着在电磁炉上的无盐蔬食,听见这不大的声响,就将火力转小,走到一侧打开电锅。锅盖一掀,一阵勃腾腾白烟后,蛋与鱼肉的香气随之蔓延。


  他用隔热碗夹夹起锅中小碟,上头用以塑型的小碗被他裹着帕巾的手指倒扣过来,一道特制的料理就此出炉。倒着的特制布丁像是少了尖端的小丘陵,顶端用新鲜鲑鱼肉泥和了蛋白、洋菜水,看起来晶莹透亮,粉嫩如正酣睡的幼猫脚掌上的肉球一般;底层蛋黄被蒸得鹅黄松软,因为刚移出锅中,周围烟气腾腾。


  没有添加过多调味的猫咪料理,却仍然香气四溢,虽然过没多久就被男人放进冰箱冷藏,当作乖乖的下午茶点心。


  他继续回到锅炉前,继续翻炒着他和猫的午餐。


——


有个会料理的男人真的很棒(自豪语气)

叉烧盖饭

高中二三事(1) 李泽言x我

轻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and日常剧情

   开学了,熬啊熬终熬到高中了。
   
    来到高中一个人也不认识,找个靠窗的位置就随便坐下了,教室渐渐热闹起来,我身边还是没有人坐,上课铃响了,我身边依然空着,这时,一个高高的男生踏着最后一声铃声进了教室,我近视有没戴眼镜,只看到那个男生在讲台上看了一圈就径直向我走来,他的脸随着他的步伐一点一点清晰,我看着他心里惊叹怎么会有那么帅的男生,天知道我祈祷了九年要一个帅哥同桌,他看了我一眼就坐下了,我一直盯着他,他也看着我
    ...

轻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and日常剧情

   开学了,熬啊熬终熬到高中了。
   
    来到高中一个人也不认识,找个靠窗的位置就随便坐下了,教室渐渐热闹起来,我身边还是没有人坐,上课铃响了,我身边依然空着,这时,一个高高的男生踏着最后一声铃声进了教室,我近视有没戴眼镜,只看到那个男生在讲台上看了一圈就径直向我走来,他的脸随着他的步伐一点一点清晰,我看着他心里惊叹怎么会有那么帅的男生,天知道我祈祷了九年要一个帅哥同桌,他看了我一眼就坐下了,我一直盯着他,他也看着我
     “有什么问题吗?”,我“哦。没有没有,就是你怎么都不问问这里有没有人?”“上课铃都响半天了这里也没人,你是白痴吗?”我被他怼的哑口无言,这是我们刚遇见的时候,第一印象,长的好看但嘴巴毒。

    后来我听老师点名才知道他叫李泽言,嗯,
这名字真好听,听起来就很有钱。听见我这么说的李泽言只是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又转头了,啊,虽然整天被李泽言怼怼怼,有个帅哥同桌的好处就是,他上个厕所的时间抽屉就被塞满了,回来看见这一幕的李泽言只是皱了皱眉头说了句“麻烦”就以占位置为名全给我了,又有零食又有情书,真是大收获,当我第一次看见写给李泽言情书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把它订起来做一本情书大全哈哈哈哈哈哈。

    咳,回到正题。看见李泽言总是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我老忍不住拿他打趣,比如现在,我一本正经装作很娇羞的样子拿着女孩子给他写的情书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读了出来“李泽言同学,你好,我是xx班的xxx,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还没说完就被李泽言一本书盖过来,“别吵,老师来了”我正想开骂,听见他说老师来了立刻正襟危坐摆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过来一会老师还没来,我偷偷把头从书本后探出来,什么嘛,又被他骗了,老师好好的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却看到他嘴角稍纵即逝的笑意,我瞬间就没了脾气,好吧我就是这么个贪恋男色的人,真是好看,太好看了,以后要让他多笑笑。

凉城丶梦然

20话,更新提醒!!!!

李泽言,我们离婚吧!

lof同步更新,点下关注,更新提醒,每日推送!(注意避雷,超强ooc)

(不晓得会不会被屏蔽,速看速决咯!试试K站屏蔽程度)

考虑到手机党点不进去链接的原因,每话更新链接,戳评论。
【各种预警!不保证清新脱俗,可能套路狗血,看下去的我信是真爱了。】

没看过前文的小阔耐,戳下面☞同名的tag(图片的那个是前篇哦)

连载更新中,(关注K站,更加方便阅读)

刀片↓↓诸君心证吧!(别打我)
虐向,刀片预警(慎)其他男主友情客串。戏份不定,糖渣随机触发。

李泽言,我们离婚吧!

lof同步更新,点下关注,更新提醒,每日推送!(注意避雷,超强ooc)

(不晓得会不会被屏蔽,速看速决咯!试试K站屏蔽程度)

考虑到手机党点不进去链接的原因,每话更新链接,戳评论。
【各种预警!不保证清新脱俗,可能套路狗血,看下去的我信是真爱了。】

没看过前文的小阔耐,戳下面☞同名的tag(图片的那个是前篇哦)

连载更新中,(关注K站,更加方便阅读)

刀片↓↓诸君心证吧!(别打我)
虐向,刀片预警(慎)其他男主友情客串。戏份不定,糖渣随机触发。

小藏小藏藏

言归于好(李泽言×你,微r向)

《言归于好》,李泽言×你,微R,🚗

BGM:http://163.lu/o8cBu3


老套的破镜重圆梗,大纲在备忘录里躺了快半年了,终于……[跪了](不小心又破万字)

导致我刷朋友圈找这一条找了很久[跪了]

很久没有动笔写老李了,如果有ooc的地方都归我,老李归@乱世未央 和@砂罐娘 [跪了]


(在群内成员的胁迫下)老李私藏本安排上啦,让我再努把力憋一憋……大家看p6就知道我天天焦头烂额了!


全文戳这里:

Zine:http://zine.la/article/0245306e019d4e77b5f9c78e99c00081/


石墨:http://...

《言归于好》,李泽言×你,微R,🚗

BGM:http://163.lu/o8cBu3


老套的破镜重圆梗,大纲在备忘录里躺了快半年了,终于……[跪了](不小心又破万字)

导致我刷朋友圈找这一条找了很久[跪了]

很久没有动笔写老李了,如果有ooc的地方都归我,老李归@乱世未央 和@砂罐娘 [跪了]


(在群内成员的胁迫下)老李私藏本安排上啦,让我再努把力憋一憋……大家看p6就知道我天天焦头烂额了!


全文戳这里:

Zine:http://zine.la/article/0245306e019d4e77b5f9c78e99c00081/


石墨:http://t.cn/EZ7b4uK 


“我们都喜欢熠熠发亮的星星。”

   

所以我在大家睡着的深夜里—— 

踮起脚,亲吻了那束光。 

VJ的小本本

终于画完了!!!来个集合!

许墨的一气呵成!纸鹤上色太丑不要介意!

李泽言的纠结了挺久的他肯定不会配合啊

然后想着是偷拍睡颜好呢还是不如让认养的熊猫摔什么的

然后听从亲友的建议画了穿着熊猫装的富豪言宝

原本想着画宏伟的积木大厦……放弃了…… ٩(๑´0`๑)۶


终于画完了!!!来个集合!

许墨的一气呵成!纸鹤上色太丑不要介意!

李泽言的纠结了挺久的他肯定不会配合啊

然后想着是偷拍睡颜好呢还是不如让认养的熊猫摔什么的

然后听从亲友的建议画了穿着熊猫装的富豪言宝

原本想着画宏伟的积木大厦……放弃了…… ٩(๑´0`๑)۶


JUPITER

#有一个忙到没影的男友是什么感受#短篇合辑,目前更到六,会不定期搬运过来所以随便看看就好(洛洛篇 老李篇)

不喜欢点图片的可以走外链→http://t.cn/EZZ7oZU http://t.cn/EZZLV7J

#有一个忙到没影的男友是什么感受#短篇合辑,目前更到六,会不定期搬运过来所以随便看看就好(洛洛篇 老李篇)

不喜欢点图片的可以走外链→http://t.cn/EZZ7oZU http://t.cn/EZZLV7J

若水流之

【恋与Evol4】万圣节特别装扮一个也别想跑

看样子狗叠是不会出万圣节活动了

自给自足一下呜呜呜


<<李泽言>>


万圣节他的装扮跟平时并没有太大不同。

白色衬衣,黑色西装,以及一条血红色的领带——还是你特意给他新买的。

不过换的背头发型,配上他指尖的半杯红酒,倒是颇有些……衣冠禽兽……的感觉。

禁欲还勾人,优雅还撩人,总之很引人犯罪。

他瞥了一眼你夸张的装束,绷带,露肩,还故意在衣服上抹了血浆。

“不冷吗?”他皱起眉。

“不…”有点抖的声音差点就出卖了你,你赶紧重新清了清嗓子,“不冷!”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脱下外套披到你肩头,把你的手拢进掌心。

“手这么凉还...

看样子狗叠是不会出万圣节活动了

自给自足一下呜呜呜






<<李泽言>>

 

万圣节他的装扮跟平时并没有太大不同。

白色衬衣,黑色西装,以及一条血红色的领带——还是你特意给他新买的。

不过换的背头发型,配上他指尖的半杯红酒,倒是颇有些……衣冠禽兽……的感觉。

禁欲还勾人,优雅还撩人,总之很引人犯罪。

他瞥了一眼你夸张的装束,绷带,露肩,还故意在衣服上抹了血浆。

“不冷吗?”他皱起眉。

“不…”有点抖的声音差点就出卖了你,你赶紧重新清了清嗓子,“不冷!”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脱下外套披到你肩头,把你的手拢进掌心。

“手这么凉还说不冷。”

“笨蛋。”

 

 

 

 




<<许墨>>

 

万圣节party,许墨十分配合地换上了你给他准备的吸血鬼套装。

披风,尖牙,单片镜,以及一块挂在胸前的怀表。

他本来就带着英国绅士的气质,跟吸血鬼的邪魅感融合在一起居然也很和谐。

“先生,要来一杯红酒吗?”

他抬头看向你,接过杯子晃了晃:“当然。”

你们举杯相碰,他忽然笑了笑,把杯底余下的一点红酒倒到了你的锁骨上,揽着你的腰把你桎梏在怀中,低头慢条斯理地品尝干净,又一路吻过脖颈,尖牙咬住你的耳垂磨了磨。

带着笑意与酒香的气息喷在你的耳廓。

“今天的酒比平时更醉人呢。”

 

 

 

 




<<白起>>

 

游乐园的万圣节特别场是绝不能错过的。

你特意早早结束手头工作提前下班准备晚场派对,逼着白起穿上了恶魔骨翅的道具,他伸手摸了摸头上的角,无奈道:“你喜欢就好。”

你笑眯眯地拉着他到镜子前面:“上次游乐园你都没有穿我给你的衣服,这次不能放过你了!”

“天使恶魔的情侣装,多好看呀。”

“嗯,”他弯下身抱住你,“你比较好看。”

“万圣节到处都是妖魔鬼怪,恶魔先生要记得保护我!”

他唇角弯了弯:“好。”

“无论天使还是恶魔,我守护的都只有你。”

 

 

 

 

 



<<周棋洛>>

 

“不给糖就捣蛋!”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溜到了你背后,突然袭击捂住了你的眼睛。

“别闹啦。”你笑着把他的手拉下来。

今天的周棋洛化妆成了一个破碎的布偶人,让剧组的特效化妆师做这种活实在是大材小用,画在手腕跟脸颊上的缝针线还有点点血迹都逼真的不得了,你没忍住伸手摸了摸。

“诶诶诶!不要乱摸哦,会掉的!”周棋洛急忙护住自己的脸,蓝色的眼睛透过张开的指缝眨了眨,“不过薯片小姐的话,给点糖果我就同意让你摸一下!”

你掏出口袋里准备好的五颜六色的糖果递给他。

他剥开一个塞进你的嘴里,然后吻住双唇。

“还是薯片小姐最甜。”




月从

【李泽言】【甜】练字

尽量不欧欧西。

才不会说我是因为写不下许先生的刀才摸的这篇鱼呢。

🎀🎀🎀🎀🎀🎀🎀🎀🎀🎀

窗外的树叶渐渐被秋风染成褐黄色,慢慢干涸,在深秋湛蓝色的天空下轻轻摇晃。

阳光、凉风和偏低的温度都昭示着这是一个极其适合出门逛街的天气,而此刻的你却只能被迫待在家里与字帖和钢笔为伍。

“专心点。”

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所带的些许严厉辞色也被拂过你耳廓的温柔气息所化解。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昨晚。

“你说的,这可是最后一次了!”

你眼角飘红,用湿漉漉的眼睛瞪着他。

“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李泽言边说边微微用力,果不其然地听到了身下小人儿压抑许久的...

尽量不欧欧西。

才不会说我是因为写不下许先生的刀才摸的这篇鱼呢。

🎀🎀🎀🎀🎀🎀🎀🎀🎀🎀

窗外的树叶渐渐被秋风染成褐黄色,慢慢干涸,在深秋湛蓝色的天空下轻轻摇晃。

阳光、凉风和偏低的温度都昭示着这是一个极其适合出门逛街的天气,而此刻的你却只能被迫待在家里与字帖和钢笔为伍。

“专心点。”

醇厚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所带的些许严厉辞色也被拂过你耳廓的温柔气息所化解。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昨晚。

“你说的,这可是最后一次了!”

你眼角飘红,用湿漉漉的眼睛瞪着他。

“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李泽言边说边微微用力,果不其然地听到了身下小人儿压抑许久的甜美嗓音。

落于下风的你不甘示弱,急于从记忆里找出他“食言”的证据。

体力比不过,记忆力总可以比一比的嘛。

“你、你说过要教我练字的……”

你装着颇有气势地开口,在这种被动到了极致的情况下却怎么也不会有所谓的“气势”存在。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当时你和他还没有在一起,他只是你的上司,你也只是他的众多下属其中之一。

你看他笔下生风、签名潇洒,便在本子上临摹他的签名。

后来被他发现,奚落之后获得了一个“教你练字”的许诺,可因为他实在是日理万机、繁忙不堪而落空。

你在当时提起这件事,倒不是因为记仇,也不是真的记挂这次“练字”,只不过当前遭人捏弄的境况让你不爽,实在想扳回一城,才口不择言地蹦出了这么一句。

“哦?”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还是就只是随口敷衍了一句。

而此刻不得不端坐于书桌之前一笔一划如同小学生一般的你深刻地意识到,李泽言这男人真的没有敷衍你……

“怎么又走神了?”

李泽言整个人靠了过来,你的后背与他的胸膛几乎完全贴上。

“不过如此。”

好吧,这是你意料之中的他的“高度评价”。

“这一笔这样的话会更好看。”

猝不及防地,他的大手握住你拿笔的手,稍稍移动,便划出了一道极好看的撇。

你怔愣于当前的情况。

你整个人几乎完全被李泽言的臂膀环住,把你的手握在手心,往前是书桌和自己写的不成样子的签名,往后是李泽言胸膛的温度。

而就在脸颊旁边,是李泽言刚刚为了看你的成果而愈发凑近的鼻息。

似乎察觉到你已经跑神太久,李泽言一转头,深眸直直对上你的双眼。

你快速转头,祈祷头发能够帮你遮住泛红的脸颊。

“累了?”

你有气无力地哼唧一声,累到不是很累……

“那就休息吧。”

嗯,你身边同意,不停点头。

“毕竟,我能教你练字的时间,还有很多。”

💕💕💕💕💕💕💕💕💕💕

欢迎评论提梗呀!

海老牛蒡卷

 用开场bgm做了个新的视频 沉迷

 用开场bgm做了个新的视频 沉迷

comic喵喵

想起今天会议开始前,为了解开那一团乱的数据线居然花费了十分钟,一定会被李泽言吐槽的!拿出手机一看朋友圈,果不其然又被他嘲笑了!唔……不服气,留个言给自己辩解一下。“都怪数据线老要跟我纠缠QAQ”

过了半分钟李泽言回复了我:“你确定老要和你纠缠的是数据线?”

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还有谁纠缠我吗?吓!难道是指black swan的那些人?!

正当我成功地把自己吓一跳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李泽言低沉的嗓音:“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还一边想一边说出声来,我任由你被那些家伙纠缠吗?笨蛋。”

“!!!李泽言,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吓我一跳!”

“嗯?你确认是我吓的你?”李泽言撑着墙壁俯身玩味地问我...

想起今天会议开始前,为了解开那一团乱的数据线居然花费了十分钟,一定会被李泽言吐槽的!拿出手机一看朋友圈,果不其然又被他嘲笑了!唔……不服气,留个言给自己辩解一下。“都怪数据线老要跟我纠缠QAQ”

过了半分钟李泽言回复了我:“你确定老要和你纠缠的是数据线?”

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还有谁纠缠我吗?吓!难道是指black swan的那些人?!

正当我成功地把自己吓一跳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李泽言低沉的嗓音:“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还一边想一边说出声来,我任由你被那些家伙纠缠吗?笨蛋。”

“!!!李泽言,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吓我一跳!”

“嗯?你确认是我吓的你?”李泽言撑着墙壁俯身玩味地问我。

“呃……好吧,是我自己吓自己,不过你的言外之意是指谁啊?”我好奇地仰起头追问他。


“李泽言凑到我的耳边轻声地说:“你自己想。”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我感觉脸的温度窜高,颜色大概也跟着变了吧……


窘迫地答:“想……想不到。”

李泽言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低头衔住我的嘴唇轻轻啃咬了一下后加深了这个吻,片刻后拉开一些距离粗喘道:“现在知道是谁了吗?”

“嗯……知道了。”我说着主动抱着李泽言的脖子回吻……

淑倩

早恋这件小事【恋与F4】【擦擦边球】【一发完】

你和年少的他们谈恋爱[痴汉笑]


李泽言篇-我男朋友管我比我爸严

李泽言实在是烦。

你悄咪咪瞪他一眼,少年表情严肃,眼神专注地盯着黑板,仿佛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但他桌底下牢牢握着你的手,不许你挣脱。

“你放开我啦。”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你放轻声音,小手摇一摇,像在撒娇,又像在求饶。

李泽言一动未动,仍端正坐着,你却敏锐发现,他连连眨了两下眼睛,他自己没有意识到。

你在心里暗骂:闷骚!

明面上还是要讨好他,你拿小指勾挠他掌心,试图跟他讲道理:“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不在课上玩手机,你就放开我的手吧,我都没法子记笔记了……”

李泽言反而握紧你的手,他掌心温热,一点都不像他这个...

你和年少的他们谈恋爱[痴汉笑]


李泽言篇-我男朋友管我比我爸严

李泽言实在是烦。

你悄咪咪瞪他一眼,少年表情严肃,眼神专注地盯着黑板,仿佛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无法自拔。但他桌底下牢牢握着你的手,不许你挣脱。

“你放开我啦。”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你放轻声音,小手摇一摇,像在撒娇,又像在求饶。

李泽言一动未动,仍端正坐着,你却敏锐发现,他连连眨了两下眼睛,他自己没有意识到。

你在心里暗骂:闷骚!

明面上还是要讨好他,你拿小指勾挠他掌心,试图跟他讲道理:“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不在课上玩手机,你就放开我的手吧,我都没法子记笔记了……”

李泽言反而握紧你的手,他掌心温热,一点都不像他这个人冷冰冰的。

“别动。”

靠!来人啊!李泽言凶他女朋友了!

怒从心头起,偏偏拼力气压根弄不过李泽言,你手肘一横,碰掉了靠近桌沿的一枝水笔。啪地一声,笔滚落到水泥地上。

李泽言偏头瞥你一眼。

你不管不顾,别扭地弯下腰捡笔。你的一只手完全被李泽言包裹在掌心里,放在他腿上,少年修长的手指弯折着,指甲修剪得齐整干净,洁白的小月牙乖巧地躺在指甲盖上。

你酝酿着的计谋更加汹涌地叫嚣着出头,这下倒不全是出于报复心理。

你猛地凑近他的手,呼吸跟着打在他手背,趁他没反应过来,你闭着眼,嘴唇轻轻碰了碰他蜷缩着的拇指,又使力撞过去,嘴唇软软地塌陷下去一块。

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你唇下这片肌肤滚烫,那热度腾地烧上你的脸颊,以至于你忽略了李泽言被你亲的手指颤了一下。你红着脸从桌子底下起来,笔也忘捡了。

你都不敢看李泽言一眼,浑浑噩噩过了一节课。下课铃响后,老师意犹未尽地说了下课,你蹭地从座位上起来。

被李泽言拽着坐了回去。

“放开我!”

你又羞又怒,握拳作势要打他,李泽言不躲不避,任你的手落在他胸膛。他凑近你,低声问:“上课为什么亲我?”

“我没有亲你!”你对上他的眼神,心虚地偏开视线,声音也低下来:“那是不小心碰到的。”

李泽言“哦”了一声。

下节是体育课,班上人都走光了,就你俩磨磨蹭蹭,你寻着机会,连忙说:“先别管那些啦,我们再不去操场肯定会迟到的。”

你们离得很近,你看着他的眼睛,为表真诚,还朝他眨了好几次眼。李泽言忽然用手遮住你的眼睛。

“喂!要迟到了——”

剩下的话你没有机会说出口,你的男朋友竟然堵住了你的嘴唇。你的手还抵在他左胸口——噗通、噗通、噗通的心跳声无法掩饰,少年的热烈席卷了你,你的心跳也渐渐被带得失了韵律,乱七八糟地瞎蹦一通。

你唯一有印象的便是他略有停顿后,与你唇齿间模糊低哑的一声:“上课了。”


许墨篇-人生何处不亲亲

你日常撑着下巴,对着男朋友发花痴。

许墨坐在窗边,他正低头写字,窗外光线从一侧投射进来,你的视线划过他低垂的眼睑,接着是嘴唇、喉结、锁骨,落在握着笔的指节上。

无一处不性感。

你看得发痴了,少年声音带笑,清朗温润的声音里沁了笑意,淌过你耳边时微痒:“好看吗?”

你疯狂点头,脑袋一动一动的,像一只小鸡在奋力啄碗里的米粒。许墨放下笔,视线落在那一张单薄的纸上,风撩起纸张一角,墨香沁人,幽幽晃过你的鼻尖。

你闭上了眼睛,感受心里一闪而过的奇妙情绪,睁开眼时,直直落进一双漆黑的瞳孔里。男朋友的眼睛是近乎纯粹的黑色,你很难从中辨清你的倒影,他忽地就笑了,眼睛变成了弯弯的月牙形状。

“闭眼睛是想让我亲你吗?”

原来没想过……

你的思路被许墨这么一带,自然而然地走歪了。刚谈恋爱那段时间,你日日沉迷许墨美色,一次过马路时只顾着扭头看他,红灯明晃晃摆着发亮,你就往前迈了一步,立马被许墨扯回怀里。

许墨叹一声气,勒令你好好看路。他手臂绕过你的腰身,把你小心抱着,你们靠得极近,他低声说话时上下嘴唇张合,你忍不住凑近一吻,把许墨的话音吻熄。

你们在大马路上接吻,可称不上是浪漫,绿灯亮起又熄灭,你们享受初次亲密接触后的温存,令人脸红心跳的热度,一一化作他眼底漾开的笑意。

第一次后,便是第二次、第三次,数不清的更多次。你们接吻的场所千奇百怪,和许墨交往前,你衍生过许多千奇百怪的脑洞,你终于找到机会实现,许墨多看你几眼,你便闹着要亲他。

热恋期的情侣,毫无理智可言,你曾经认定这句话只适用于你。直到有一天,在黄昏时候的教室,遍地铺满霞光,许墨抱你到桌上,教材书扫落一地,他倾身下来与你深吻。期间,温热的手掌有意无意触碰到你光裸的大腿,“换掉。”他罕见拿命令的腔调说话。

第二天你朋友问:“ 昨天那条短裤很配你。”

你笑嘻嘻的:“有人嫌太短了。”

朋友抱怨你父母太老古董,你余光略过身边人,许墨翻过一张书页,整个人透出一股疏淡。你倒从他神色里看出几分满意。

别人眼中的许墨,年少早慧,波澜不惊。唯有你是特别,他的情绪波动为你明了,连难以启齿的情色欲望也为你掌控。

你回神过来,许墨正捏着你的下巴,嘴唇印在你的唇角。你干脆伸手圈住他的脖颈,使他更重地压迫着你。

“干什么?”

许墨从来洞悉一切。

此时却佯装不知。

他眼里因洞察起了笑意,像等一只无怨无悔去撞树桩的兔子。

他如愿以偿,听见兔子说了:“好喜欢你。”

初生的日光洋溢着星点的暖,太阳慢慢升到了合适它的位置。


白起篇-我的男朋友是校园老大

“大嫂好。”

迎面而来一个红毛,毕恭毕敬地朝你打招呼。

你挥手示意,活脱脱一副微服私访的领导派头:“小同学好。”

红毛心满意足地告退。

闺蜜噗嗤一声笑:“你啥时候还混上黑了?”

你摸着下巴,“托白哥洪福。”

“你俩真在一块啦?”

你往前走,没注意到闺蜜放光的眼神。这间接导致晚上你和你男朋友甜甜蜜蜜地挨边坐着上晚自习时,你收到你闺蜜的某乎邀请。

《男朋友是校园老大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题主的问题描述简单粗暴:我是来替我闺蜜秀恩爱的!我闺蜜的男朋友人狠话不多,打眼一看:哟呵!酷哥!长得没话说,非常帅,迷妹一大把,声音还特!别!好!听!邀请了我闺蜜来答题,给你们倒倒狗粮,题主已经吃撑了[doge]

闺蜜真是个人才,你没忍住笑出声。

白起听见,问你:“笑什么?”尾音已带上了笑意。

迟钝的你意识到,白起的声音真的像你闺蜜口中描述的那样:特别好听。清朗干净的少年音色,与你说话时总是显得温柔,话尾缀上的两三分笑意,更是把声线衬得极佳。

这是你在白起那里专属的语气。你听过他跟哥儿们聊天,断字干脆利落,有时还贫两句,搭话有一句没一句,大多是他哥儿们在扯、吹牛逼。一次你去找他,一群男生聚在一块,白起身边那哥儿们说了一句什么,一伙人通通笑开,白起也低头笑,笑完拍了一下说话的男生肩膀一下。

那男生回头朝他挤眉弄眼,这时你离他们近了,听清一两句男生间玩笑的荤话,你脸颊泛红,下意识转身避开了,脑海里却总是浮现白起通透的笑意。你心里清楚,男生该懂的不太懂的都很早懂。但你没法想象白起说荤话的样子,往往这样的想法刚冒出苗头,就被你急急掐掉。

脸颊肉被扯着,白起在你耳旁说:“又走神。”

你回望他,正想说话,目光落在他耳侧,你眼神一定。白起忽然偏过头,手掩在嘴前,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他的耳廓通红,阳光穿透血液,呈现非常漂亮的橙红色。

你忍不住笑,和一点小惊奇:“你真去打耳洞了啊?”

少年修长的脖颈延伸往上,是利落帅气的侧脸线条,你伸手去碰他耳垂上黑色的耳钻,“不会真是我想的那样吧——噗哈哈哈哈。”

指腹间的皮肤更烫手,白起不发一言,你眼看着他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了红色,你在心里下定结论:白起就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大醋杠子。

“不准笑了。”

你嗤笑一声,笑得更厉害了,东倒西歪的,把脑袋靠在白起肩膀上。

这件事起因是你粉的爱豆被爆出来一张左耳戴耳钻的照片,你转发到朋友圈嚎了一下午。你朋友打趣你:有这么帅吗?比你男朋友还帅?

你当时随手回的是:他啊,他不戴。

你又瞄一眼白起:哟,是左耳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起只装作听不见,你不许他这样做,一手抓着他的耳朵,要他转头看你,他顺势握住你的手,男朋友的瞳孔是浅淡的琥珀色,仿佛散落着细碎的光点。

你笑嘻嘻地凑上去,“叭”地亲在白起嘴角。你做了坏事要跑,白起眨了一下眼睛,肩膀被他按住了。

你恐吓他:“你早恋,我要告老师……呜。”

白起把说话的你亲了个正着,你想控告他犯规,拿手使劲推他,手指划过白起腹部的肌肉,好几下。白起顿了下,欺负你更狠了,你险些喘不过气,他滚烫的呼吸打在你脸上,唇舌也滚烫。

你放弃挣扎,白起控制住你作乱的手指,带你的手向上,你迷糊地感到指尖触到一点冰凉。

是那一颗耳钻。

白起说话时,嘴唇时不时碰着你的:“他不是你的,我是;你不要喜欢他,”他顿了顿,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放轻声音急促过了一遍:“喜欢我。”


周棋洛篇-我和隔壁班的偶像谈恋爱

校十佳你去了,当时周棋洛压轴出场,少年立在空荡荡的舞台上,全场灯光骤然暗下,一束光柱将他通身笼罩之下。那一刻全场寂静,蓝白色校服套在周棋洛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他抬起手,宽大的衣袖就落下去一截。大光屏里清晰地呈现,周棋洛握住话筒,手指渐渐收紧。

你在场下屏住呼吸,所有人都说周棋洛是天生的偶像,你不得不叹服,有些人天生适合在镜头下生活。

说起来,是你先追周棋洛的。当时你并不知道,隔壁班校草竟然还是某著名造星公司尚未出道的练习生,你仗着貌美,每天堵在人家班门口,见着周棋洛跟他打一个招呼。

第一天你只说:“早呀!周棋洛。”

周棋洛愣了一下,抬手朝你挥了一下,进了教室。走廊里几个学生都在看你,你朝他们笑了笑,男生的目光默契地在你身上停留地更久。

第二天、第三天……

一个月后,你还是每天只跟周棋洛说一句话,你渐渐察觉到,周棋洛看向你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好奇,打招呼时,你便说:“早呀!周棋洛。我是隔壁班的悠然。”有时随意扯话题跟他搭话,他也不会故意冷落你,反而兴致盎然地顺着你的话题聊天。

你常常觉得他像小孩子一样,但有些时候,他表现出不同常人的冷静与睿智。不论什么时候的他,都让你神魂颠倒。

你们先是成为朋友,在你有意而为后,你们成为了亲密的异性朋友,你在他面前毫无掩饰,你肆意展现你的美丽、狡黠,甚至是对他的小心思。周棋洛似懂非懂,却从不抗拒你的接近。

一次你为了他的甜筒朝他撒娇,周棋洛摇头说:“我也想吃。”他后退一步,拿手挡着,还生怕你抢了去。

你真的有被气到,下一秒就破功。

周棋洛弯下腰,轻轻笑起来,甜筒归了你去,你心不在焉地啃着脆皮,心里却在想周棋洛那个笑。周棋洛在一边笑:“被我骗了吧?”

“你真的很幼稚诶。”

周棋洛摸了一下鼻子。

“只是对你这样啊。”

他声音略低、很轻。

乱说什么啊?不知道少女心很容易被撩到的吗?

顺其自然地,你如愿泡到了隔壁班的周棋洛,表白那一天惨不忍睹,你自告奋勇替那天的寿星挡酒,高估了自己,酒意有些上头了。

你歪倒在KTV包厢里的沙发上,围观一群女生撺掇周棋洛唱歌。周棋洛爽快地答应了,寿星红着脸,递给他一把崭新的吉他,周棋洛看看吉他,又看看她。

“谢了。”他笑了一下。

你闭上眼睛,包厢内音乐关了,干净的少年音响起,他唱的是一首欢快的英文曲子,你听懂了一些暧昧的词句。你蹭地,诈尸一般从沙发上跳起来。

所有人都在看你,周棋洛也歪头看你,他嘴里唱着甜蜜的歌,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看着你却弯起唇角笑了。

酒精在血液里上窜下跳,你脑子充血,张了张嘴,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说完就晕在地上睡着了。事后据同学八卦,周棋洛把吉他随手一放,单手撑在高脚椅上跳下,弯腰去抱你。他走的时候说的是:“我女朋友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家。”

你恨死了!!!这么鸡血的场面你竟然在睡觉!!!

问你的同学还挤眉弄眼:“悠然,我没想到你这么杠诶!不愧是成功泡到周棋洛的少女。”

你:?

同学惊奇道:“你忘了吗?你对周棋洛喊:‘周棋洛不要玩吉他了!玩我!’”

你木然道:“行了,闭嘴吧。”

以至于第二天上学,你并没有脸去隔壁班找周棋洛,周棋洛来找你了,他把你同桌赶走,撑着下巴看你。你被盯得受不住了,“咳咳,周棋洛你干嘛?别打扰我学习。”

周棋洛笑:“我女朋友好看,我多看几眼怎么了?”

你抿着嘴唇,心里乐开了花。

后来你再找周棋洛讨甜筒吃,他就不比从前安分了,周棋洛要你亲他,亲一下就给你吃。

不亏!双赢啊。

你当机立断环住他的脖颈,踮脚亲在他嘴唇上,周棋洛一手举着冰淇淋,一手搂紧你的腰。他亲了你很久,分开后一下没一下蹭着你的嘴唇。

冰淇淋化了他满手粘稠,你嫌弃死了,周棋洛作势要抹你脸上,当然没舍得下手。最后他牵着你的手,绕了半个商场才找对地方把手洗干净。

水流冲净粘稠的液体,周棋洛牵紧你的手。

你们相视一笑。

阳关正好,青春正好。






END






断断续续写了hin久,总算杠完了

虚脱😭

求小心心和小手手💅

宝贝们给我留言吧!说什么都可以哦(疯狂暗示)

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我第一次嫖周棋洛小天使的文:

小少爷【矜贵少爷x痴心厨娘】

紅豆湯的糰子

【戀與】當妳生了一對雙胞胎-白起

「老公~你難得連休怎麼還想泡在健身房裡,不是應該跟親愛的老婆風花雪月,增添夫妻之間的小情趣嗎?」
抱著白起的手臂,妳用身體擋住門板,不滿的抱怨道。
「咳.....不是我,是兒子們。我想檢查他們的訓練狀況。」
妳這才發現白起身後全副武裝的兩個兒子,一年365天不是制服就是運動服,看著父子三人的打扮,妳覺得頭上青筋直跳。

雖然在兒子面前撒嬌讓妳很彆扭,但為了能夠一同出遊,妳牙一咬,狠心決定捨棄了不值錢的面子,深呼吸、吐氣,盡力放軟了語氣,不依不饒央著白起笑道:「老公~你難道不覺得難得的假日,全家出遊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嗎?」
聽罷,白起的面色陡然一沉,撫著脖子,僵硬的別過頭,似委屈似埋怨的說道:「........

「老公~你難得連休怎麼還想泡在健身房裡,不是應該跟親愛的老婆風花雪月,增添夫妻之間的小情趣嗎?」
抱著白起的手臂,妳用身體擋住門板,不滿的抱怨道。
「咳.....不是我,是兒子們。我想檢查他們的訓練狀況。」
妳這才發現白起身後全副武裝的兩個兒子,一年365天不是制服就是運動服,看著父子三人的打扮,妳覺得頭上青筋直跳。

雖然在兒子面前撒嬌讓妳很彆扭,但為了能夠一同出遊,妳牙一咬,狠心決定捨棄了不值錢的面子,深呼吸、吐氣,盡力放軟了語氣,不依不饒央著白起笑道:「老公~你難道不覺得難得的假日,全家出遊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嗎?」
聽罷,白起的面色陡然一沉,撫著脖子,僵硬的別過頭,似委屈似埋怨的說道:「......我以為妳只想跟我在一起。」
妳被白起突如其來的直球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紅著臉低聲囁嚅:「我......」
妳正糾結著,兩個兒子卻不約而同的吼道:「爸、媽,我們去鍛鍊了。」
不待妳答話,兩個兒子就急匆匆的衝出門。
「除了基本訓練,回家前操場跑十圈,我會讓韓野盯著你們,別想偷懶。」
眼看孩子走了,妳也沒什麼好害臊的,只能半撒嬌半抱怨的嗔道:「自己愛鍛鍊就罷了,連兒子也不留給我。」
白起牽起妳的手,放在唇邊輕輕落下一吻。
「我不在的時候,我希望兒子們可以保護妳。
而且.......他們已經每天窩在妳身邊,就讓我,獨佔妳幾分鐘吧。」

小劇場:韓野和他的小祖宗們

「韓野叔叔早!」
聽到白家兄弟的稱呼, 韓野的內心是崩潰的,他追隨白哥十幾年,同時魯了十幾年、被餵了十幾年的狗糧,白哥成家立業、婚姻幸福美滿,如今他卻依舊孤苦伶仃,孤苦伶仃也就罷了,韓野好端端的「傑出青年」(自稱)居然被幾個毛頭小子叫叔叔。
當韓野沉迷於自己逝去的青春年華,無法自拔時......
「叔叔,你別再分心了!爸爸要你監督我們訓練的!」
看著白家兩兄弟在健身器材上揮灑汗水,俊俏的面孔、 挺拔的身形以及結實的肌肉,韓野默默低下頭, 望向自己一片平坦的腹部--果然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TAT)
幾年前,他還能仗著身高優勢逗弄兄弟倆,而今,兄弟倆只消一拉、一扯,就輕而易舉的把韓野撂倒在地。更過分的是, 白起知道這件事後的反應:
「不是所有犯人的身形長都像韓野那樣瘦弱,你們摔了韓野也沒什麼好自豪的。」
蒼天啊!小弟不求尊重,求您至少施捨點憐憫好不啊!?

「韓野叔叔,我們今晚能去你那裡嗎」
二度被孩子們喚醒,韓野連忙反駁:「可是,白哥不是要檢查你們的訓練結果嗎?」
「如果我們現在回家去,打攪了爹娘的情趣,老爸是絕對不會放過我們的!」
男孩們一左一右拍了拍韓野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叔叔,認命吧!咱們是一條船上的人。」
(在他親爹眼中,除了媽媽,天底下其他人都是一樣的)
韓野按捺著唇角的抽搐,心道:「我究竟是造了什麼孽才攤上你們這群冤家。」

紅豆湯的糰子

【戀與】當妳生了一對雙胞胎-李澤言

常言道:「兒女是父母的前世情人」,產檢後,妳笑咪咪告訴他:「剛好一男一女,看來咱們前世都挺專情的!」
理所當然的,他回了妳一句笨蛋。

--------------幾年過後的分割線--------------

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但是你家女兒卻完美的繼承了李澤言的基因,
獨立、懂事以及青出於藍,懟死人不償命的一張嘴,明明妳給她生了一張漂亮的臉蛋,女兒卻總是皺著眉、臭著臉,滿臉嫌棄的嚇跑想跟她告白的小男孩,就連李澤言放下身段想跟女兒親近,也只會得到這樣的回應:
「幼稚、無聊、我看爸爸你是不清醒吧!」
難得能看見李澤言吃癟,妳抱著親愛的兒子笑得很不厚道:
「李澤言,你老實告訴我,你上輩子到底是怎麼虐待...

常言道:「兒女是父母的前世情人」,產檢後,妳笑咪咪告訴他:「剛好一男一女,看來咱們前世都挺專情的!」
理所當然的,他回了妳一句笨蛋。

--------------幾年過後的分割線--------------

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但是你家女兒卻完美的繼承了李澤言的基因,
獨立、懂事以及青出於藍,懟死人不償命的一張嘴,明明妳給她生了一張漂亮的臉蛋,女兒卻總是皺著眉、臭著臉,滿臉嫌棄的嚇跑想跟她告白的小男孩,就連李澤言放下身段想跟女兒親近,也只會得到這樣的回應:
「幼稚、無聊、我看爸爸你是不清醒吧!」
難得能看見李澤言吃癟,妳抱著親愛的兒子笑得很不厚道:
「李澤言,你老實告訴我,你上輩子到底是怎麼虐待我女兒的?」
男人用陰惻惻的眼神瞪著妳身上的粉糰子,沒好氣地回道:「母子倆一樣笨。」
與李澤言悲慘的境遇不同,兒子完美的繼承了妳的好相處的個性以及異於常人的吃貨本性,看著你們母子倆成天膩歪在一塊兒,搞的李大總裁越發憋屈。
「你嫌棄我呀?那下輩子我嫁給你兒子。」
無視低氣壓的男人,妳在兒子臉上大大的香了一個。

那天晚上,待孩子們入睡後,李澤言將妳按在床上,把妳徹頭徹尾地吃乾抹淨。

「此生,來世以及此後的每個輪迴,除了我妳誰也別想嫁。」

小劇場:學園裡的高嶺之花

戀語市最高級的私立小學中,
有個不成文的傳統:凡是跟校花告白的男孩,
都是笑著走過去、哭著跑回來。
今天是小男孩暗戀校花的第一百天,他鼓足了勇氣走到校花面前。
「那個,我、我喜歡妳很久了!請、請收下這封信!」
冷眼望著面前的男孩,校花用稚嫩的童音義正嚴詞的訓斥:「老師說過,和人說話要看著對方的眼睛,你剛才的行為很不禮貌, 我根本不認識你!所以我不會收陌生人給的,來路不明的東西!還有......」
話還沒說完,男孩就紅著眼哭著跑開了,然而,校花卻不打算輕易放過他,冷冷地補了一槍。
「說沒兩句就哭出來的男人實在太窩囊了!」

Prentiss鱼

归来(你×李泽言)

【镜中世界,一花一景皆虚幻  第九篇】
【很久没发刀片了,来自昨晚的,有关十八章的梦境和猜测】
【有点忐忑,和我以前的叙事方式不同,仍然谢谢你们读到它】

猎猎秋风,裹挟着沉沉的夜色。

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站在门口望着街道远远的尽头。

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但,不知道会不会等来。

“我梦见,一个是我,另外一个也是我。”

“沿着一道白光,走了出来。”

“李泽言呢?”

尘埃落定,你的将军迟迟不归。

于是你习惯在那之后的每天晚上,出来等上一会儿。

突然,肩膀被一股温柔的力量按住。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回头,看着心里描画无数次的眉眼,嘴唇颤抖了起来。

时至今日,你合上窗帘...

【镜中世界,一花一景皆虚幻  第九篇】
【很久没发刀片了,来自昨晚的,有关十八章的梦境和猜测】
【有点忐忑,和我以前的叙事方式不同,仍然谢谢你们读到它】

猎猎秋风,裹挟着沉沉的夜色。

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站在门口望着街道远远的尽头。

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但,不知道会不会等来。

“我梦见,一个是我,另外一个也是我。”

“沿着一道白光,走了出来。”

“李泽言呢?”

尘埃落定,你的将军迟迟不归。

于是你习惯在那之后的每天晚上,出来等上一会儿。

突然,肩膀被一股温柔的力量按住。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回头,看着心里描画无数次的眉眼,嘴唇颤抖了起来。

时至今日,你合上窗帘,摁亮了一室温暖的光。

墙上的时钟已过七点,他随时都会回来。

自从那场生死离别,你们之间添了很多不需言说的默契。

桌子上,已经被你摆了几道新学的菜。

绿的绿,白的白,散发一阵阵的香。

你解下围裙,走到门口,在他敲门的同时打开。

“如果我是坏人……”

“我知道,你不是。”

他的眉毛微微皱起,神色中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摇了摇头。

“不能掉以轻心。”

“好。”

他脱下外套,你接过来好好放在沙发上,转身走到厨房里盛汤。

“我们公司接到了恋与卫视又一次的合作企划,要联合做一档城市走访的节目。”

你的声音娓娓而来。

“另外,人气偶像节目又出新章,这次打算带他们去尝试一下潜水。”

李泽言缓缓地走向厨房。

“目前看,大部分公司运转已经恢复正常,但还是要夸一句华锐。”

你转过身,看着走来的他笑了笑:“处变不惊。”

李泽言抬起手,似乎僵了一瞬,轻轻拍了拍你的头。

在他的身影笼罩下,你闭上眼睛,深呼吸。

没有,没有清冽的味道,什么都没有。

你颤抖了一下,迅速转过了身。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身后的声音迟疑着,载着无奈和隐忍。

“不对。”

你摇头。

“你应该学得再像一点,再霸道一点。”

“用很多成语,练习口是心非。”

“不然……别人也会发现的。”

你咬着嘴唇,疼痛混合着腥甜的味道让你又一次清醒。

那天,你有一肚子的话要问,却在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五脏六腑刹那冻结。

“这个,为什么还在?”

你艰难地取下,手指上,表链紧紧缠着,勒出一片红痕。

那个男人站在你面前,微微错愕了一下,释怀似的叹了口气。

“果然,你骗不了她。”

“李泽言,在哪儿?”

你又一次重复,声音中带着颤抖与决绝。

“他和时间做了交易,现在,到了还债的时候。”

“你是谁?”

“我也是李泽言。”

眼泪失控着汹涌而出,流进你的嘴里。

苦,咸。

你捂着心口,固执地不让男人靠近。

隔着不到一米的距离,你清晰地听到他说,这一切早就被预料到了。

代价,在你安然归来后产生,有人替你计划好,自愿承受了一切。

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时空中的幻影。

“你不是。”

你的声音已经嘶哑,努力直起身子看着对面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李泽言。”

多不可思议,无论在哪儿,他真的都会找到你。

即便他不是他,你也不是你。

那天的结束,男人告诉你,会每个星期来看你一次。

你却只想知道李泽言在那个地方会不会很痛苦。

男人闭了闭眼睛。

答案不言而喻。

“这就是他打的赌么,这就是一定会赢的结果……”

你嘲笑着自己的愚蠢,抹了抹眼睛看着那个人。

“好,你告诉他我一切都不错。”

他守护了你爱的世界,现在换你来守护他爱的人。

“你再告诉他,再坚持一会儿,我就在这里。”

“我等他回来。”

你揉了揉头发,擦干还没流净的泪水说。

那天,你盯着男人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现在,他又要走了。

“走之前,帮我带句话。”

你追上去,拉住已经出门的人,轻轻说着。

虽然不知道何时能再见,也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缘分。

你关上了门,揉了揉红彤彤的眼睛。

但现在想告诉那个人,我喜欢他。

不,不对。

我爱他。

森

【李泽言×你】

难得的把手头工作都做完,你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本想一觉睡到十二点,却在大清早就被身边人惊醒,你揉着睡眼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才六点的时候转头嗔怪的瞪了身旁人一眼。
 
“这才六点…”
 
你嘟嘟囔囔的开口表示超级困,却还是伸手双臂环住了自家先生的腰腹,软软的开口笑着说,
 
“泽言,我帮你打领带好吗。”
 
也不管那人同不同意,你趿拉着拖鞋下床,在柜子里抽出领带来绕在人脖子上,由于困得不行频频打着哈欠,手中的领带也打得乱七八糟,最后索性将领带一扔抱住他脖子咬了一下。
 
“不会打。”
 
额头被人印上一吻,温润的触感使你缩了缩身子,而后你只感觉身子一轻就...

难得的把手头工作都做完,你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本想一觉睡到十二点,却在大清早就被身边人惊醒,你揉着睡眼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才六点的时候转头嗔怪的瞪了身旁人一眼。
 
“这才六点…”
 
你嘟嘟囔囔的开口表示超级困,却还是伸手双臂环住了自家先生的腰腹,软软的开口笑着说,
 
“泽言,我帮你打领带好吗。”
 
也不管那人同不同意,你趿拉着拖鞋下床,在柜子里抽出领带来绕在人脖子上,由于困得不行频频打着哈欠,手中的领带也打得乱七八糟,最后索性将领带一扔抱住他脖子咬了一下。
 
“不会打。”
 
额头被人印上一吻,温润的触感使你缩了缩身子,而后你只感觉身子一轻就被人抱上了床,刚要说什么便听见李先生略有沙哑而又克制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来。
 
“笨手笨脚,乖,等我回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