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白

86.8万浏览    39583参与
①个初阳

最近的摸鱼。
P1是那个帽子!!巨可爱!!衣服是淘宝上看到的
P2🤐
P3是上课被脑斧打扰 两人打♂起♂来
♂ 最终被老师叫到外面罚站的故事。
剩下的好像是偶像pa

P5 7 9 10王者不相关😗

最近的摸鱼。
P1是那个帽子!!巨可爱!!衣服是淘宝上看到的
P2🤐
P3是上课被脑斧打扰 两人打♂起♂来
♂ 最终被老师叫到外面罚站的故事。
剩下的好像是偶像pa

P5 7 9 10王者不相关😗

七陌

【白鹊】非典型恋爱故事(1)

一个脑洞,瞎写的

李白一开始喜欢女孩子,后来才弯的,自行避雷

设定是一开始李白喜欢班里面一个很漂亮的妹子,姑且叫笑笑,然后在妹子的帮助下掰弯了鹊鹊过上了幸福生活的故事【……】

内容很智障,作者文笔很小学生

ooc有



李白喜欢笑笑,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了。可是最近大家觉得李白移情别恋了。

语文课上,扁鹊被老师点起来上讲台上默写故事的题材有哪些。

对于一个理科班,谁他妈会知道这种东西。兰陵王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叫到我。他旁边的李白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手上转着笔,悠哉悠哉的样子,目光却一直在笑笑身上。

“扁鹊同学,写不出来就找一个会写的来帮你,不然就一边站着上课。”

扁鹊平时在班里面不...

一个脑洞,瞎写的

李白一开始喜欢女孩子,后来才弯的,自行避雷

设定是一开始李白喜欢班里面一个很漂亮的妹子,姑且叫笑笑,然后在妹子的帮助下掰弯了鹊鹊过上了幸福生活的故事【……】

内容很智障,作者文笔很小学生

ooc有




李白喜欢笑笑,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了。可是最近大家觉得李白移情别恋了。

语文课上,扁鹊被老师点起来上讲台上默写故事的题材有哪些。

对于一个理科班,谁他妈会知道这种东西。兰陵王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叫到我。他旁边的李白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手上转着笔,悠哉悠哉的样子,目光却一直在笑笑身上。

“扁鹊同学,写不出来就找一个会写的来帮你,不然就一边站着上课。”

扁鹊平时在班里面不出声,在班里面除了庄周这个发小以外就没有熟悉的人了。可是庄周那个家伙刚刚嘴里还念叨着如来佛祖保佑阿门,显然是靠不住的了。

于是扁鹊正准备往旁边一站的时候,李白走了出来,拿起粉笔就工工整整地写下来正确答案,然后拉着一脸懵逼的扁鹊的手走下了讲台。

“yoooo!”面对同学的起哄,李白还自以为很帅气的甩了甩头发。

“……”扁鹊整个人回到座位的时候还懵懵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众人觉得李白移情别恋的一个开始。

其实李白也是很冤枉的,因为他并没有移情别恋,而是看见了笑笑给他比的口型。

笑笑说,李白,去帮帮他吧。

还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甜美的微笑。

笑笑就是笑笑,哪怕对方是一个奇怪的人也要出手相助,李白心里面想着。于是很耍帅的救下了一脸懵逼的扁鹊,殊不知他的猪朋狗友们都在心里面脑补了什么。

晚上,一个名叫[老子最屌]的小群十分热闹,信息一闪一闪的。但是李白慢着给笑笑挑选生日礼物,并没有时间看QQ群里面不断跳动的信息。

[老子最屌]

【兰陵王】没有感情的杀手

同志们,我感觉我发现了李白那个家伙的一个秘密。

【孙尚香】大小姐

哈?

【刘邦】仓鼠球

这已经不是秘密了,我万万没想到李白他……他居然……

【韩信】跳跳

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的道德沦丧?

【张良】请你们做个正常人

……

【刘备】大小姐他老公

我们就隔了一堵墙,为什么感觉像是隔了一个世界???

【小乔】嘟嘟我爱你

别卖关子了,我瓜都拿出来了,哎周瑜大人,你别切,拿勺子挖着吃就好啦。

【韩信】跳跳

为什么我的眼睛那么痛,手上还出现了汽油和火把。

【孙尚香】大小姐

行了吧,李白那家伙追笑笑追的那么猛,也没见你们说什么。别欺负我家小乔。

【周瑜】嘟嘟

我怎么感觉我有点绿……

【刘邦】仓鼠球

大小姐,我和你说吧。就李白追笑笑这件事情,我就觉得李白是一个渣男。

【赵云】子龙

嗯……?什么?

【韩信】跳跳

子龙啊,你还小,我们接下来讨论的内容不适合你,你先回避一下。

【赵云】子龙

……

【刘邦】仓鼠球

哎你们认不认识我们班那个扁鹊,就是那个不怎么说话,语文成绩一塌糊涂但是生物化学一直占着年级第一的那个。

【孙尚香】大小姐

知道啊,我们老师每次举偏科的例子都要说到他。他关李白是渣男什么事?莫非笑笑本来是扁鹊的女朋友?我靠这也太他妈劲爆了吧。

【兰陵王】没有感情的杀手

不是,我如果告诉你李白可能喜欢扁鹊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已经要毁灭了?

【孙尚香】大小姐

等一下,你是不是打错字了???

【小乔】嘟嘟我爱你



【刘备】大小姐他老公

我觉得我老婆说得对

【赵云】子龙

其实我前几天还看见李白帮扁鹊来着……

【韩信】跳跳

!!!

【兰陵王】没有感情的杀手

!!!

【刘邦】仓鼠球

???



未完待续……【

缘悭一
《诗三百-邶风-击鼓》节选 死...

《诗三百-邶风-击鼓》节选

死生契阔,与子相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emm一直想画白哥豆腐的洞房花烛夜来着......咳,我是个正人君子

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写文的遗憾吧,详情见《天地老》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0f20fd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11fbcc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125be3

http://yuanqianyi.lofter.com...

《诗三百-邶风-击鼓》节选

死生契阔,与子相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emm一直想画白哥豆腐的洞房花烛夜来着......咳,我是个正人君子

也算是弥补了自己写文的遗憾吧,详情见《天地老》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0f20fd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11fbcc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125be3

http://yuanqianyi.lofter.com/post/1f3530bd_ef196fce


多人艾特打扰见谅

 @雪扇贝  @洛沉音  @木·只生产he·杏  @Mittol  @不见青山  @米瑟瑟炒鸡想要评论  @杜余咕咕咕咕咕  @W. E !  @安询  @昔瑶 

二氧化碳

#白鹊#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剑仙喝醉
笑时候眯起来的眼睛,
咧开嘴露出的虎牙,
还有那红红的脸,
以及那句:
“越人,我喜欢你。”
都令他心跳加速。

——题外话
我就瞎写写,不会写文也没写过格式不太清楚真的很抱歉!!!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剑仙喝醉
笑时候眯起来的眼睛,
咧开嘴露出的虎牙,
还有那红红的脸,
以及那句:
“越人,我喜欢你。”
都令他心跳加速。



——题外话
我就瞎写写,不会写文也没写过格式不太清楚真的很抱歉!!!

paley
山海 酒鱼 (听草东的山海突然...

山海

酒鱼

(听草东的山海突然就来了灵感)

山海

酒鱼

(听草东的山海突然就来了灵感)

“族外兽”

没时间好好画,也没时间上色,最近上课太忙了…………建议没看过前面的去看一下,否则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谢谢!

没时间好好画,也没时间上色,最近上课太忙了…………建议没看过前面的去看一下,否则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谢谢!

词却岳麓

白狄【曲芜】四

终于。更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李白的住处后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荆棘丛生,狄怀英指向树林的深处,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逃命的时候,有东西不小心掉进里面了。”
  “什么东西?”李白看向他,问道。
  狄怀英没回答他,径直走了进去。
  李白跟在他后面一路无言。他盯着狄怀英白色的,齐腰的头发,想着,要是他是个女孩子,肯定很可爱吧。
  想着想着,便忍不住轻笑出声。
  狄怀英停了下来,他环顾四周,又冷不丁问道,“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
  他淡淡瞥了他一眼,再无他话。
  狄怀英从贴身处拿出一张符纸,老旧...

终于。更了。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李白的住处后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荆棘丛生,狄怀英指向树林的深处,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逃命的时候,有东西不小心掉进里面了。”
  “什么东西?”李白看向他,问道。
  狄怀英没回答他,径直走了进去。
  李白跟在他后面一路无言。他盯着狄怀英白色的,齐腰的头发,想着,要是他是个女孩子,肯定很可爱吧。
  想着想着,便忍不住轻笑出声。
  狄怀英停了下来,他环顾四周,又冷不丁问道,“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
  他淡淡瞥了他一眼,再无他话。
  狄怀英从贴身处拿出一张符纸,老旧的黄色,上面用毛笔写满了李白看不懂的符号。他用两指把符纸夹在指尖,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着,霎时间刺眼的光亮以狄怀英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黄色的符纸化作蝴蝶的模样,飞向远处。
  这是李白第一次看见狄怀英使用他的力量。那时候的他对他一无所知,不知道这种力量从何而来,只觉得,它强大地可怕。
  李白瞪圆了眼睛,直愣愣地看向蝴蝶离开的方向。
  狄怀英遂低声说道,“跟上它。”
  蝴蝶带着他们到了树林的更深处,最后停在一朵即将枯萎的花上,化作一堆粉末。狄怀英在花朵旁边的草丛里翻找,找到了一支笛子。
  这支笛子是纯白的颜色,质地如玉,在树荫下散发着淡淡地光,李白好奇道,“这支笛子……”
  “这支笛子是一位挚友赠予给我的。”狄怀英掩了眸子,说道。
  挚友?李白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话来,可终究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原来怀英也有……挚友?对他而言如此重要的一个人?
  李白的心里有些难言的滋味蔓延开来。他笑了笑,“能让我看看吗?”
  “不。”
  他的声音变得冷了起来。
  狄怀英的眼睛盯着那笛子,仿佛陷入了某些回忆。最终他慢慢拿起笛子,吹了起来。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耀在他的头发上,柔和了他脸部的轮廓,让他看起来似乎不那么不近人情,冷若冰霜。他吹的是十分欢快的一首曲子,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见一个人站在阳光下,向你伸出手笑道,“跟我一起来吧。”
  李白的眼前好像能映出出那人的样子。
  一曲尽了,狄怀英把笛子收起来,说道,“你看到了吧,那个人。”
  “诶?”
  “这个笛子是他制作的,我只要一吹起它,听到它的人,都能看到一幅画面……”
  “噢。”
  李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看着那个比自己矮了一个半头的小小的身影,叹了口气。
  “走吧。”
  李白拉紧他的手,说道,“以后你要是不开心,可以对我说。”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我也许……可以做你的,挚友?”
  狄怀英挣脱开,走向前,面无表情地说道,“不。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终旭好想扩列鸭
只画了线稿忘记存sai文件了?...

只画了线稿忘记存sai文件了👼🏿。是上山学武功的白白。

只画了线稿忘记存sai文件了👼🏿。是上山学武功的白白。

將船買酒白雲邊

[唐] 李白〈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御〉

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御 永王軍中。
 
月化五白龍,翻飛凌九天。胡沙驚北海,電掃洛陽川。虜箭雨宮闕,皇輿成播遷。
英王受廟略,秉鉞清南邊。雲旗卷海雪,金戟羅江煙。聚散百萬人,弛張在一賢。
霜臺降羣彥,水國奉戎旃。繡服開宴語,天人借樓船。如登黃金臺,遙謁紫霞仙。
卷身編蓬下,冥機四十年。寧知草間人,腰下有龍泉?浮雲在一決,誓欲清幽燕。
願與四座公,靜談金匱篇。齊心戴朝恩,不惜微軀捐。所冀旄頭滅,功成追魯連。

【校記】
  [題]咸本、王本俱無題下注。
  [五白龍]白,宋本注云:一作百。咸本、蕭本、玉本、郭本、劉本俱無一作百注。王本注云:一作百,非。今據刪。
  [雨宮闕...

在水軍宴贈幕府諸侍御 永王軍中。
 
月化五白龍,翻飛凌九天。胡沙驚北海,電掃洛陽川。虜箭雨宮闕,皇輿成播遷。
英王受廟略,秉鉞清南邊。雲旗卷海雪,金戟羅江煙。聚散百萬人,弛張在一賢。
霜臺降羣彥,水國奉戎旃。繡服開宴語,天人借樓船。如登黃金臺,遙謁紫霞仙。
卷身編蓬下,冥機四十年。寧知草間人,腰下有龍泉?浮雲在一決,誓欲清幽燕。
願與四座公,靜談金匱篇。齊心戴朝恩,不惜微軀捐。所冀旄頭滅,功成追魯連。
 
 
 
【校記】
  [題]咸本、王本俱無題下注。
  [五白龍]白,宋本注云:一作百。咸本、蕭本、玉本、郭本、劉本俱無一作百注。王本注云:一作百,非。今據刪。
  [雨宮闕]雨,宋本作兩。誤。繆本改作雨。咸本、蕭本郭本、劉本、嚴評本、王本俱作雨,今據改。
  [海雪]雪,蕭本、嚴評本俱作雲。誤。
  [金匱篇]匱,咸本作櫃,注云:一作匱。
 
 
 
【題解】
  水軍,謂永王璘之水師。
  幕府,統帥為巡御封略、參詳戎事所組成的僚屬班子,其僚佐之任命採聘舉制。此詞出自《史記》所載「莫府」,莫通幕,軍旅用帷帳幕簾故言。
  侍御,瞿蛻園、朱金城《李白集校注》:「唐制節度使下參佐多假憲銜,故以侍御稱之。」
  此詩為至德二載(757)正月,李白入永王幕府後作。
 
 
 
個人按:
宋本的排序把這首編在「吾非濟代人,且隱屏風疊」之後啊 。゚(゚´Д`゚)゚。
慣例放上永王璘Tag
就很明顯太白在幕府時都是把永王當成平叛功臣來寫,但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人會把「弛張在一賢」跟〈永王東巡歌〉的「但用東山謝安石,爲君談笑靜胡沙」這些寫永王的話誤以為是太白自比……拜託也考慮一下詩題作詩目的和預設的讀者好嗎。

双子座的乐乐
这次是住在森林里的狐狸和精灵公...

这次是住在森林里的狐狸和精灵公主~
好想捏狐狸毛茸茸的耳朵_(:з」∠)_
(我,乐乐,画渣,一张画一个画风)
请不要ky!

这次是住在森林里的狐狸和精灵公主~
好想捏狐狸毛茸茸的耳朵_(:з」∠)_
(我,乐乐,画渣,一张画一个画风)
请不要ky!

荆玉楼。

白环。清平调

*青莲剑仙李白×霓裳风华杨玉环。
*欧欧西严重。随手小短篇。文言文严重不及格。

  

  曲江边上有一坊。

  名长乐。

  

  藕臂轻拢手中琵琶,方几之上放一玉盘,上盛来自远方的荔枝,和一壶上好的杜康。

  美酒伴佳人,惟不见英雄。

  佳人轻叹,独倚高楼美目盼兮,颇有几分幽怨之意。

  知己难寻。

  她带于世人幸福,可谁熟能领她行向那幸福的彼岸。

  吾等皆是不幸之人。

  

  佳人再叹,素手抚弦。

  纤指轻拢,启唇唱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拨弦缓缓清述,清音婉转随风逝去,袅袅于城中。犹如女子缥缈之音于耳旁海誓山盟...

*青莲剑仙李白×霓裳风华杨玉环。
*欧欧西严重。随手小短篇。文言文严重不及格。

  

  曲江边上有一坊。

  名长乐。

  

  藕臂轻拢手中琵琶,方几之上放一玉盘,上盛来自远方的荔枝,和一壶上好的杜康。

  美酒伴佳人,惟不见英雄。

  佳人轻叹,独倚高楼美目盼兮,颇有几分幽怨之意。

  知己难寻。

  她带于世人幸福,可谁熟能领她行向那幸福的彼岸。

  吾等皆是不幸之人。

  

  佳人再叹,素手抚弦。

  纤指轻拢,启唇唱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拨弦缓缓清述,清音婉转随风逝去,袅袅于城中。犹如女子缥缈之音于耳旁海誓山盟。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耳边清音忽的一转,似闺中女子温婉贤淑。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清音中蓦然有了几分幽怨之意,曲调一转清幽之音袅袅于耳边。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耳边忽响起一爽朗之音,带着几分慵懒惬意。佳人手蓦然一顿,琵琶之音霎时消失。

  抬眸盼去忽见高楼之上一人凭栏而坐,原本卓几上美酒不知何时到了那人手中,清液徐徐落入那人口中。一袭白衣被微风拂起,于空中肆意飘扬。

  那人见佳人抬眸盼他,不禁勾唇一笑。

  “美酒佳人伴,逍遥醉开颜。岂不美哉?”

  佳人幽幽瞧了些许,唇边才跃起几分弧度会心一笑。

  “太白此言,道尽我意。”

  那人执酒壶之手忽的一顿,挑眉望去笑意问道。

  “你认得我?”

  

  佳人莞尔一笑,却不作答。

  “平生最喜太白诗,今日见之,三生有幸。”



想火就要蹭热度
尝试一下新的画法(◍ &acu...

尝试一下新的画法(◍ ´꒳` ◍)

尝试一下新的画法(◍ ´꒳` ◍)

太白.

oqo小校草亲切的喊队长真的是太美好了。

oqo小校草亲切的喊队长真的是太美好了。

风梁难渡。

白信。《telephone》

讲一个天气不好的故事。

——

    如果有一些东西必须要对方听到的话。

    韩信在便利店买饮料的时候,顺手兑了一枚一元钱的硬币。这常常会使他想起小时候的事,握着皱巴巴的、带着手心里一点汗的纸币,换一些硬币去摇糖果机。硬币塞进去是很有质感的,沉甸甸的金属声,然后下面会滚出几颗随机摇下来的糖果。他最喜欢的是可乐味,摇出来的概率很小。里面还会有他最不喜欢的青苹果味,倒不是他不喜欢青苹果,是因为那个味的糖里会有一种塑料味。

    其实并不是因为糖果有多好吃,而是一种等待与希冀的心情,希望好运会降临...

讲一个天气不好的故事。

——

    如果有一些东西必须要对方听到的话。

    韩信在便利店买饮料的时候,顺手兑了一枚一元钱的硬币。这常常会使他想起小时候的事,握着皱巴巴的、带着手心里一点汗的纸币,换一些硬币去摇糖果机。硬币塞进去是很有质感的,沉甸甸的金属声,然后下面会滚出几颗随机摇下来的糖果。他最喜欢的是可乐味,摇出来的概率很小。里面还会有他最不喜欢的青苹果味,倒不是他不喜欢青苹果,是因为那个味的糖里会有一种塑料味。

    其实并不是因为糖果有多好吃,而是一种等待与希冀的心情,希望好运会降临砸到他的头上,宛若中了头彩。

    现在他打算去碰碰运气,即使糖果机变成了电话。

    他很难想象,这都8012年了,还有这种存在于零几年的老式投币电话机。不过也刚刚好,正巧他想给李白打个电话,虽然他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或许可以表白一下?他想,但又觉得有些心虚。他没有把握李白会去接受,他更没有准备去听到对方委婉的拒绝。

    他明明没什么想说的,但还是想去打这个骚扰电话。但是干巴巴的话不像是他的作风,他只是想去说些什么,譬如喜欢。不过人生总有冲动的时候,被情感冲昏了头脑,犯下的错事倒也是别有意义。被拒绝了就被拒绝,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那李白。

    这样,这个电话被接起来了,他就表白。被拒绝的话就算了,权当摇出了青苹果味的糖。

    街灯顺着萧瑟的叶往下滑,间隙中是细碎的光斑,在16℃的秋风中摇曳出遍地斑驳。他手中握着刚刚买好的冰可乐,易拉罐表面挂着凝出的寒露,在他的掌心肆意掠夺体温。

    他投下攥在手心里的硬币,如同在许愿池投下自己的那一点幸运。

    李白的电话号码他是熟记于心的,但他还是拿出手机,对着联系人里的号码一点点输入,他可不希望堵上自己恋途的电话打给一个未知的陌生人。

    其实他心里是有数的。这时候李白没有课,不会去洗澡或者做一些不能接电话的事情。这算是他变相去表白,只不过是给这记直球逃生青涩的外壳。

    冰凉的话筒贴在耳边,他不由打了个寒颤,然后他喝了口可乐来冷静自己躁动不安的心跳。

    暂未接通的声音使他的心脏滑向另一端。他不知道电话另一端的人在做什么,只是希冀着对面的人很快能把电话接起来,用略带慵懒的声腔问他是谁。

    时间在电话线上成了坠落的小方块,还有精准的示数,将他的热情一点点踩淡,最后冷淡如手中未温的冰可乐。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最后他妥协似的挂了电话,喝完的可乐罐被他随手塞在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快步离开了这并不灵验的糖果机。他没奢望可乐味的糖果,但青苹果味的糖果都没有,他的糖果干脆卡在那个小小的机器里,将他内心里的等待和希望全都戳破。

    李白将一大箱东西好不容易扛回家,那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这才消停。他打开一看,是一串没见过的号码,回拨之后对面也无人接听,特莫名其妙一个电话。

    亏他当时还隐隐觉得这电话似乎与什么东西有关联,忙里忙慌地将这么一大箱书本搬到楼上,打了对面也不接听,说不定是打错了,怕面对尴尬所以没接。

    李白将箱子打开,罗列出里面乱七八糟的书,将它们在书柜里一点点码齐了。偶尔看到一个名字挺有趣的书就抽出来,打算在明天和韩信一起分享。

    虽然韩信对看书这东西兴趣不大,但他就乐意让韩信陪着他,不为什么。正好,明儿下午把他约到图书馆里一起看。

    他掏出手机,给韩信打电话。

    出乎意料的,韩信没有接起来。

    他握紧手机轻声叹了一下,想着韩信这好小子一定是晚上去酒吧野了,声音太杂太乱才听不清他的来电。

    成吧,明天见面再好好收拾韩信。

    韩信蹲在电线杆旁,手里是一点点暗下的手机屏幕,微弱的光描摹出他落寞的轮廓。他不敢接不敢挂,耳边晃着来电铃声,却不敢看来电显示,只能闭着眼期盼着李白早点挂掉。

    他觉得自己这份心情过分矫情,明明没什么的,接起电话抱着平常心和李白哥俩好地聊着,这样就好。可他有些怕了,李白刚刚没有接,但现在却给他打电话。

    一定是故意的吧。他想。可能他今天穿得太少,这外套里面灌进了风,害得他的心跳都冻得快要找不到了。

    现在他心里没有想让对方听到的话了,只有16℃的冷风,在他身体里空荡荡地刮着,天气未晴。

言殊离

【信白】良人

  要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一个...大概不算太好的故事


1.

  我与李白遇见他实在新生入学,记忆深刻的原因...大概是那头过于张扬的发色吧,当然,这是我

  我们都处在最为美好的年华,当然也不会缺少那些春心萌动

  “我希望他会是我的良人”

  面前少年笑容恰好,宛若当时艳阳,明媚而耀眼

  这样美好的一个人,选在了这样美好的一个年华,喜欢上了他所认定的良人,而且这样喜欢了整整一个青春

2....


  要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一个...大概不算太好的故事

  

1.

  我与李白遇见他实在新生入学,记忆深刻的原因...大概是那头过于张扬的发色吧,当然,这是我

  我们都处在最为美好的年华,当然也不会缺少那些春心萌动

  “我希望他会是我的良人”

  面前少年笑容恰好,宛若当时艳阳,明媚而耀眼

  这样美好的一个人,选在了这样美好的一个年华,喜欢上了他所认定的良人,而且这样喜欢了整整一个青春

2.

  许久之后我还是会同他谈起,他会挂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聆听,只是笑容可能不再那般得体

  那时的我们已是再也无法拥有这样的心情了

  而他会摇着头对我说一句“没有后悔”

  可能遇见就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吧

3.

  一份照片与相册在某日送到了我手里,是我前几日收拾时翻出来的相机,里面还有着许多照片,甚至没想到在那里面找到一张曾寻找过好久的照片

  我对那张照片是记忆犹新的,毕竟那是我们还拥有够璀璨的笑容

  晚霞是很美的,前面的两位少年依旧是嬉闹着不停手

  大概是一时兴起,我叫住了他们,在他们回头的那一霎那,定格了为数不多的美好

  两位当事人大概是已经忘了的,毕竟这张照片被洗出来时,已经是无法全都送到了

  相册算是一份复刻了,当时我交于朋友时表示并不着急,做好就行,却终归是没有想到,两份相册到头来都在我这里落了灰。最近却又不知怎想的,竟一时冲动找人再按照原样做了一份复刻

4.

  恐怕谁都不会想到吧,这样一个享誉天才名号的人也是会有宿醉一场的

  那是他唯一一次喝酒,也是他醉的最惨的一次

  “别去喜欢了”

  “他不是你的良人”

  “也不会喜欢你”

  我看着堆成小山的酒瓶喃喃自语,旁边是在酒精作用下昏昏沉沉睡去的人,脸上是未干的眼泪

  我蹲在他的面前,嘲讽般的笑着

  李白...

  这个名字就足够让许多人羡慕了

  你说,这样一个足够完美的人,凭什么,又为什么会为了一个人弄成这样呢?

  不论是人生还是天赋,你都拥有着最好的教育,最完美的环境,如果没有遇见的话,你会过的更精彩的吧,想来,一定会的

5.

  “早啊”

  “或许吧”

  宿醉一场之后,确是与平日无差的样子

  但他可能永远不会知道,那时的他,在不经意间撇过那些少了些东西的角落时,永远是会有一瞬间的停顿的

   我嗤笑着关上手中的盒子,不再说过多的言语

   求而不得啊...谁不是呢?

6.

  “韩信”

  我叫住了那个人,将手中的相册递给他

  “这一走,就请不要再来见他了”

  不要再让他抱着希望了,他的生活本不该是这样的

  相册最终是没有被收下的,这两个人也不会再有过多的交集了

  那时应该算是秋日吧

  那场架,比两个人吵过的任何一场都凶,所有苦苦追求着的都一并破灭,而我,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动作

  李白不可能再这样与他耗下去了,我早该知道的,他们不可能是一个世界的人,或许从一开始,就应该被阻止的

  如此分道扬镳,是两人最好的结局了

7.

  是毕业后的第三年吧,我寄出了那一份婚礼请柬,婚礼的主角是谁都没有料想到的

  结婚啊...不过是两个心死之人凑在一起给上一辈人一个交代而已

  我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婚戒,不知应摆出怎样的表情

  “我喜欢过你”

  我听见李白如此说着,抬头,对面是一个万分熟悉的人

  “也仅仅只是喜欢过了”

  到底还是亲口说出了,所有被掩盖着的感情都被如此明了的指出

  他的内心是否真的已经是这般无所谓了,谁都不会知道

  我没有想过这个人真的会到来,我和李白与他近几年都不存在任何联系了

8.

  他其实是知道的,李白对他所有的感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没有回答,他只是望着面前的人,礼貌的敬酒与叙旧,最后再来上一句“新婚快乐”

  十分抱歉,曾耽搁过你的青春年华

  他朝着李白离开的背影动作轻微的敬了下酒

  有些东西既然已经是不能再被说出了的,那就让它沉淀在时光里,再被风沙慢慢湮没吧

 这个人,从此,将不再有任何一丝一毫属于他

9.

  “他是良人”

  他突然出声,转头看着窗外月明,眼中曾有过的万千星辰都因悲伤而暗淡下来

  “但不是我的”

  我沉默着,不予以任何回答

  无所谓了,这两个人已经是没有任何机会再走到一起了

10.

  “曾有人将我当作过良人”

  “只可惜当时年少却顾虑过多”

  “我弄丢了他”

  “再也无法找回了”

11.

  “我曾将一人当作过良人”

  “当时年少多有无知却也愉快”

  “但后来却突然明白”

  “只是止步于此而已”

12.

  “我曾见了一对人”

  “所唯一做的”

  “只是在错误的路上拉回了他们”

  “但也从未想到这条路会是两人结缘的枢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