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碧华

3409浏览    179参与
玉兰花开

        乡下的小路宁静下来,风绕过田野,竹语沙沙,宿鸟己倦。

       晚安,秋季最后的时刻,我试图挽留的秋水,己在凛风的吹拂下,顿起寒意。

       这时,你还在等待什么?马上,天空渐渐加厚的云层,正酝酿着一切雪纷飞而来……

       秋天,再见啊。

        乡下的小路宁静下来,风绕过田野,竹语沙沙,宿鸟己倦。

       晚安,秋季最后的时刻,我试图挽留的秋水,己在凛风的吹拂下,顿起寒意。

       这时,你还在等待什么?马上,天空渐渐加厚的云层,正酝酿着一切雪纷飞而来……

       秋天,再见啊。

木魅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李碧华《霸王别姬》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李碧华《霸王别姬》

不多言的小号

有家不得归,

有泪无处垂;

有法不公正,

有冤诉向谁?

——《川岛芳子》

民国,“天堂与地狱并存于人间”,苦难要怎么描绘,描绘不出的,千疮百孔回顾都太凶残。一个狂魔心死,痴狂,虚荣,冷血,自我催眠,而后被震撼,开始怀疑自我…… ​​​

一帧帧精美的电影画面就在这三两笔墨间跃然纸上了啊,每次阅读李碧华的作品都不得不这样感慨一遍。

有家不得归,

有泪无处垂;

有法不公正,

有冤诉向谁?

——《川岛芳子》

民国,“天堂与地狱并存于人间”,苦难要怎么描绘,描绘不出的,千疮百孔回顾都太凶残。一个狂魔心死,痴狂,虚荣,冷血,自我催眠,而后被震撼,开始怀疑自我…… ​​​

一帧帧精美的电影画面就在这三两笔墨间跃然纸上了啊,每次阅读李碧华的作品都不得不这样感慨一遍。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是李碧华小说里我很喜欢的一部,字里行间邪魅妖异,写的却是人世的哀怨薄凉。电影没拍出原著的精髓,对那个年代的大陆描写还夹带了私货,但是王祖贤的潘金莲真是人间绝色,一身妖气,一身杀气,泼了孟婆汤也逃不过今生又将前世轮回。
自古红颜多薄命,贞洁烈女如是,千古第一淫妇亦如是。谁又愿意真的背负万世骂名,所求不过心爱人一执手罢了。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是李碧华小说里我很喜欢的一部,字里行间邪魅妖异,写的却是人世的哀怨薄凉。电影没拍出原著的精髓,对那个年代的大陆描写还夹带了私货,但是王祖贤的潘金莲真是人间绝色,一身妖气,一身杀气,泼了孟婆汤也逃不过今生又将前世轮回。
自古红颜多薄命,贞洁烈女如是,千古第一淫妇亦如是。谁又愿意真的背负万世骂名,所求不过心爱人一执手罢了。

山有云兮

血腥犹染旧罗裙(二)

今年夏季的末尾,秋装上新之时,购得一条旗袍,深绿色带细白暗纹,领口处有假盘扣,长袖,短款。

对于旗袍,李碧华如此说:“旗袍是最难穿的衣服。太丰满,像裹蒸粽。太庸俗,像舞女。太艳丽,像吧女。太扁,像初中生校服。太胀,像蚯蚓环节。太西化,像邦女郎。太寒伧,像童养媳。太造作,像戏服。必须具备自知之明。”

太毒,不仅我,连那些女明星,同青春少艾的网红们都包括进去。

可惜我这人最是没有自知之明,何况旗袍同长衫恁配?

于是热衷于挑旗袍——太长,行动不便,太短,春光乍泄;腰身太紧,塞不进,开衩太高,腿太粗。不能太贵,又不能过于便宜,恨不能穿越回民国做一身合适又不扎眼的。

第一套是短袖短款,腰身很紧,阴阴的蓝色,印着粉...

今年夏季的末尾,秋装上新之时,购得一条旗袍,深绿色带细白暗纹,领口处有假盘扣,长袖,短款。

对于旗袍,李碧华如此说:“旗袍是最难穿的衣服。太丰满,像裹蒸粽。太庸俗,像舞女。太艳丽,像吧女。太扁,像初中生校服。太胀,像蚯蚓环节。太西化,像邦女郎。太寒伧,像童养媳。太造作,像戏服。必须具备自知之明。”

太毒,不仅我,连那些女明星,同青春少艾的网红们都包括进去。

可惜我这人最是没有自知之明,何况旗袍同长衫恁配?

于是热衷于挑旗袍——太长,行动不便,太短,春光乍泄;腰身太紧,塞不进,开衩太高,腿太粗。不能太贵,又不能过于便宜,恨不能穿越回民国做一身合适又不扎眼的。

第一套是短袖短款,腰身很紧,阴阴的蓝色,印着粉色花朵与白色蝴蝶,低调也可爱,可惜下水便缩了,只能送给好友,并暗暗羡慕她有腰,恨不能占为己有。

还好留存了照片,且称它为“故梦”,斜阳渐矮只影长。

接下来便是那买了后悔的白底撒花,既非蓝又非绿,清冷而落寞的颜色。

去苏州时穿了一次,不仅行动不便,而且太过小家子气,越看越像丫鬟。可惜那时自己喜欢,剃头挑子一头热,只顾穿,忘了上赶着不是买卖,过后,又是拿不起放不下,摆在衣柜里占地方。

于是叫它“殷勤”,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然后便是这一件,良家妇女的款式,不是那种——绿得发艳,紧紧箍着肉,看上去凹凸有致,性感撩人,烫着大波浪,斜倚在沙发上抽烟,咿咿呀呀唱一首《天涯歌女》,脚尖儿上挂着一只红色高跟鞋,晃荡而危险。

它叫“思予”,是素净的青丝与面颊,点绛唇,腕子上一只玉镯,脚下是米色的平底鞋,眼角眉梢是相欲说还休的情意,若唱,便笑着唱一曲《送情郎》,相思赋予谁。


姜知临
关于女人的一生那是说不尽的故事

关于女人的一生
那是说不尽的故事

关于女人的一生
那是说不尽的故事

任你双飞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须臾庭前起一阵狂风。风过处,只闻得豁刺一声响,半空中坠下一个青鱼,有一丈多长,向地拨刺的连跳几跳,缩做尺余长一个小青鱼。看那白娘子时,也复了原形,变了三尺长一条白蛇,兀自昂头看着许宣。禅师将二物置于钵盂之内,扯下褊衫一幅,封了钵盂口,拿到雷峰寺前,将钵盂放在地下,令人搬砖运石,砌成一塔。后来许宣化缘,砌成了七层宝塔。

    千年万载,白蛇和青鱼不能出世。且说禅师押镇了,留偈四句:

    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须臾庭前起一阵狂风。风过处,只闻得豁刺一声响,半空中坠下一个青鱼,有一丈多长,向地拨刺的连跳几跳,缩做尺余长一个小青鱼。看那白娘子时,也复了原形,变了三尺长一条白蛇,兀自昂头看着许宣。禅师将二物置于钵盂之内,扯下褊衫一幅,封了钵盂口,拿到雷峰寺前,将钵盂放在地下,令人搬砖运石,砌成一塔。后来许宣化缘,砌成了七层宝塔。

    千年万载,白蛇和青鱼不能出世。且说禅师押镇了,留偈四句:

    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蓝桥别梦

《霸王别姬》:从一而终,抵不过情深不寿

初读李碧华,因她的一句:“谁敢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所惊艳。从《青蛇》、《秦俑》到《胭脂扣》、《霸王别姬》,李碧华文风诡谲绮丽,冷艳犀利。

每个女生都应该读张爱玲、亦舒和李碧华。张爱玲是民国临水照花人,站在云端俯瞰众生。但在感情方面也是杀伐决断,及时抽身而退。

亦舒是世俗到金银珠宝,讲求一技傍身。在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中如苦海明灯,引领着迷途女性求索前行。

而李碧华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更为超脱逸凡。她谁也不爱只爱自己,到最后也只想成全自己。她的态度主张,在《霸王别姬》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霸王别姬》围绕着两个京剧伶人半生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性,爱情的思考。

出生贫寒的小...


初读李碧华,因她的一句:“谁敢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所惊艳。从《青蛇》、《秦俑》到《胭脂扣》、《霸王别姬》,李碧华文风诡谲绮丽,冷艳犀利。

每个女生都应该读张爱玲、亦舒和李碧华。张爱玲是民国临水照花人,站在云端俯瞰众生。但在感情方面也是杀伐决断,及时抽身而退。

亦舒是世俗到金银珠宝,讲求一技傍身。在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中如苦海明灯,引领着迷途女性求索前行。

而李碧华是山中高士晶莹雪,更为超脱逸凡。她谁也不爱只爱自己,到最后也只想成全自己。她的态度主张,在《霸王别姬》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霸王别姬》围绕着两个京剧伶人半生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对传统文化、人性,爱情的思考。

出生贫寒的小豆子被母亲送入关家戏班学唱戏。戏班里只有师兄小石头关照同情他,他亦将师兄视为最亲的人。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关师傅严厉的训导下,一出《霸王别姬》誉满京城,二人一曲成名。小豆子取艺名程蝶衣,小石头取艺名段小楼,天真纯粹的两个人约定合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眼为情苗,心为欲种。久赌必输,久恋必苦。从小石头第一次维护帮助小豆子起,他便认定师兄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舞台上的西楚霸王,身边只能是虞姬患难与共。生活中的段小楼,形影相随的也只有程蝶衣。

某天,因一个女人的出现,这种格局被打破。段小楼迎娶风尘女子菊仙为妻,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程蝶衣跑来赠剑诀别,这把宝剑是师兄向往已久的宝贝,程蝶衣不惜以身涉险,饱受屈辱。

段小楼说程蝶衣是不疯魔,不成活。人戏不分,魔怔半生。程蝶衣与师兄决裂后,除了唱戏,便是吸食鸦片,在吞云吐雾间任由灵魂堕落。抑或与没落贵族袁四爷一起胡天海地,醉生梦死。

程蝶衣只有在舞台上,在角色中才找到寄托。他的感情都在台上掏空了。生活中只剩下一副皮囊,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

程蝶衣对师兄说:“我们约好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程蝶衣爱的宣言,偏执得令人动容。从一而终的心愿,却抵不过感情的善变,人心的凉薄。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这句话从段小楼口中说出,是莫名的讽刺。程蝶衣始终坚守着自我底线,甚至做好了为艺术牺牲的准备。戏大于天,京剧就是他的救赎。

而唱京剧于段小楼而言,是一份进可名利双收,退可养家糊口的职业。在必要关头,下跪求饶,诬陷他人亦无不可。

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当他穷途末路时,她也活不下去了。与段小楼同甘共苦的菊仙,成了另一个虞姬。

当她看到在舞台上雄图伟略、宁死不屈的西楚霸王,在危难关头卑躬屈膝,形同蝼蚁。在昔日意气风发,仗义重情的丈夫,如今也变成出卖兄弟,违背爱情的负心人。

看破红尘,心字成灰的菊仙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无尽唏嘘。

世事变迁,物是人非。师兄弟二人在分离二十余载后再相逢,在舞台上最后一次合演《霸王别姬》。虞姬唱罢最后一句,用他送给霸王的那把宝剑自刎,蝶衣在小楼怀中结束了自己的演艺生涯。

张国荣说:“我想虞姬即使自刎于剑下,那一刻,她亦是幸福的,对望的眸里,她看到生死相许的来世。所以无怨,也无迟疑。”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项羽被刘邦围于垓下,四面楚歌,悲剧命运早已注定。

霸王悲歌慷慨而唱《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成王败寇的残酷无需多言。虞姬心知,霸王输掉的,不仅是江山,还有美人。为了保存霸王最后的体面,她甘愿自刎于阵前,舍身取义。

蝶衣与小楼,悲欢离合数十载。蝶衣最渴望的便是留在小楼身边,永不分离。蝶衣最后倒在小楼怀里,他以身殉道的方式延续着苟延残喘的爱情。只有这样,小楼才能记住他一辈子。

蝶衣与菊仙,两个虞姬均为他们心中的霸王殒命。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为爱情燃烧自我。而是否想到,既不硬气,也不够义气的段小楼,是否值得他们这样做。或许爱情便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如张爱玲所说,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程蝶衣辛苦学艺十来载,不仅是为了荣华富贵,声名远播。

京剧成了他内心的坚守与最后的救赎,在世事浮沉中能够不迷失自我,坚定走自己的路。才能在艺术史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成全自己。

久赌必输,久恋必苦,就是这般的心情。活像一块豌豆黄,淡淡的甜,混浊的颜色,含含糊糊。在爱情游戏中,谁先抽身而退,谁才能游刃有余。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这世上赢的,多半是薄情人。




刘根强

在这世界上,能叫一个扬眉女子低头,挫其锐气的,只有两样:一爱情,二政治。——李碧华《鹤顶红》

在这世界上,能叫一个扬眉女子低头,挫其锐气的,只有两样:一爱情,二政治。——李碧华《鹤顶红》

沥·掉粉日常
霸王别姬挺好看的看到最后好想哭...

霸王别姬挺好看的
看到最后好想哭啊

霸王别姬挺好看的
看到最后好想哭啊

午后半杯西冷茶
看“撕下面具,举坐皆是鬼”的李...

看“撕下面具,举坐皆是鬼”的李碧华的小说,不会有看张爱玲小说那种折磨人的感觉。
既然都是坏的,那就一起毀呗。不是很美好的东西和人,撕碎也无所谓。
强推《饺子》和《潮州巷》(邪恶的坏笑) ​​​
所谓折磨人,即是社会现实、人性里的不完美引起的喟然叹息。你也不知道这两位奇女子,你爱的是哪一个。

看“撕下面具,举坐皆是鬼”的李碧华的小说,不会有看张爱玲小说那种折磨人的感觉。
既然都是坏的,那就一起毀呗。不是很美好的东西和人,撕碎也无所谓。
强推《饺子》和《潮州巷》(邪恶的坏笑) ​​​
所谓折磨人,即是社会现实、人性里的不完美引起的喟然叹息。你也不知道这两位奇女子,你爱的是哪一个。

扶春君

美滿人生。李碧华

七成饱,三分醉,十足收成;

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

七成饱,三分醉,十足收成;

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

残阳

【读书笔记】《霸王别姬》-李碧华

摘录:

*不疯魔,不成活。


*心中有戏,目中无人。


*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人,得自己个儿成全自个儿,想要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五戏中的“戏子”那么让人瞧不起,在台上,却总是威风凛凛,千娇百媚,头面戏衣,把令人沮丧的命运改装过来,承载了一时风光,短暂欺哄,一一都说英雄美人。


感悟:

在程蝶衣的那个时代里,人情凉薄。李碧华说:“人纵有万般能耐,可终究敌不过天命。”程蝶衣的天命是什么?


一片污浊之中唯有他一捧清水,若不想同流合污是不是只能将自己完全蒸发?他对抗的不是命运,他只是...

摘录:

*不疯魔,不成活。


*心中有戏,目中无人。


*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人,得自己个儿成全自个儿,想要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五戏中的“戏子”那么让人瞧不起,在台上,却总是威风凛凛,千娇百媚,头面戏衣,把令人沮丧的命运改装过来,承载了一时风光,短暂欺哄,一一都说英雄美人。



感悟:

在程蝶衣的那个时代里,人情凉薄。李碧华说:“人纵有万般能耐,可终究敌不过天命。”程蝶衣的天命是什么?


一片污浊之中唯有他一捧清水,若不想同流合污是不是只能将自己完全蒸发?他对抗的不是命运,他只是想在泥污里只自己一方干净,最后歇斯底里也不过半句:“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壁残垣。”


白落梅的那句“不是他心狠,是动荡的红尘让他无处藏身。”大抵就是他如此决绝地挥剑自刎的原因。或许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不想死,但是他一定清楚的明白自己不想这么活。


段小楼是假霸王,但他是真虞姬。终究悲剧收场……

Yuukin

眼为情苗,心为欲种——我读《生死桥》

你知道李碧华吗?她真真是个迷人的作家,没有人像她那般神秘。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的她,将自己隐匿在文字的背后,写着她悲喜的故事。这样的她好让人欢喜,她并没有刻意追求什么东西,这才是我心目中一名作家真正应该有的模样。她的故事诡谲,文笔妖娆,文风冷冽,令我总是疑惑,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经历才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她将红尘看得太明白,好似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将故事写下去。据我对李碧华浅显的一点了解,她的一生再平淡不过了,没有什么大起大落、大悲大喜,这倒是更让我好奇,原名叫李白的她,可能注定要与文字结缘。

《生死桥》是我二零一六年所难以释怀的心结之一,看这本书之前我就已经做好准备,李碧...

你知道李碧华吗?她真真是个迷人的作家,没有人像她那般神秘。很少在公众场合出现的她,将自己隐匿在文字的背后,写着她悲喜的故事。这样的她好让人欢喜,她并没有刻意追求什么东西,这才是我心目中一名作家真正应该有的模样。她的故事诡谲,文笔妖娆,文风冷冽,令我总是疑惑,一个人到底要有怎样的经历才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她将红尘看得太明白,好似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将故事写下去。据我对李碧华浅显的一点了解,她的一生再平淡不过了,没有什么大起大落、大悲大喜,这倒是更让我好奇,原名叫李白的她,可能注定要与文字结缘。

《生死桥》是我二零一六年所难以释怀的心结之一,看这本书之前我就已经做好准备,李碧华的文风一向如此,她塑造的女主大都坚强、偏执、顽固得过分,而男人们个个渣得不行,她对男人真是失望得紧,即使如此,她在现实中仍是对爱情充满憧憬与希望,她还是有一片痴心。故事里的主人公们的命运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这本书的故事发生在两个城市,北平与上海,主人公有三位,丹丹、怀玉和志高。梨园子弟,艰辛学艺,岂料攻成在即却敌不住女色诱惑而断送前程,影艺圈内,争风吃醋,明暗箭,为报私仇,纯情少女不惜卖身求宠。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情天恨海,风起云涌……(此段介绍摘自《生死桥》原著介绍)开篇老太监便为三位主人公立下FLAG,三人的命运分别是“生不如死”、“死不如生”与“先死后生”,无论是死是生,“生”、“死”这两个字眼本来就让人极其难受。随着剧情的推进,主角们的归宿好似渐渐明了,我几番猜测三人的命运,结局却大相径庭。这并不是个恶俗的三角恋剧情,但是两个男孩子,必然会有一个被亏待。

唐怀玉,有个翩翩公子一般的名字,但很不幸,他就是个怂得不行的男主。怀玉是个武生,从小便可以看出他那巨大的野心,他有宏伟的志向,北平这样一个小地方注定无法束缚住他,但他终是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戏子,太容易被诱惑。

丹丹是个很笨的女孩,我怀念她最初的样子,怀念她那长长的辫子,她在感情上太过于执着,怀玉让她变得越老越容易走偏锋,但是直到故事的结尾我还是连骂她一句愚蠢都舍不得。

志高是难得被李碧华放过的男人,这样的好人铁定会有好的结果,可悲的是在最后的最后,他都无法得知,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个小伙伴,只有自己活得是个人。

看完后我说我开始害怕上海,多少人从外地来,却死在了海上,上海有什么魔力,总能轻易地摧毁一切,改变许多美好的故事,在那个时代,稍微有点光亮的城市总是那么有诱惑力,许许多多的人以飞蛾扑火的姿态只身前往,却再也无法回到曾经的模样,再也找不回了。

写一段书评尽是褒奖未免太过于虚假,我很喜欢李碧华,很喜欢《霸王别姬》、《生死桥》,《青蛇》等,但是越读越觉得李碧华太过于冷淡,她对笔下的人物没有特别浓厚的感情,总是轻易地就让他们凄惨地死去。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主角们的性格使然,一开始抽的判词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结局,他们无法违抗命运的安排。我也有几篇练笔拙作,每个故事都是Happy Ending,我舍不得给他们一个这样的结局,我看他们就像看自己的孩子。真希望李碧华能给自己的主角们一点怜悯,让我的心结能够缓缓。

红椎栗林

摘抄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地,相间地,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贴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地,相间地,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偶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伫候他稍假词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贴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服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