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简

77673浏览    355参与
Sodom

[李简x妹叔] 醉后故事

简单粗暴醉酒梗,快乐4P修罗场(没有)

——————————————————


今晚聚会的地方简隋英也是第一次来,纵是见过京城大小会馆的他,也觉得挺别致的。

这地方说是声色场,却又处处透着灯红酒绿的地方没有的奢华气质,但说是高档私人会所吧,又不至于那么沉闷,还是挺年轻化的,一看就是专奔着年轻公子哥的钱袋来的。

李玉走在他身边,他们没腻得太近,但是两人之间的气场任谁看了都明白。

简隋英心里挺美的,李玉不打扮的时候就够绝色了,今晚出门前被他好好打扮了一番,挑的衣服着重突出他身上那股沉静气质,在室内缥缈的紫白色灯光下,真就像一块清冷的上品美玉。


其实简隋英很少带李玉去应酬,非常少。...

简单粗暴醉酒梗,快乐4P修罗场(没有)

——————————————————


今晚聚会的地方简隋英也是第一次来,纵是见过京城大小会馆的他,也觉得挺别致的。

这地方说是声色场,却又处处透着灯红酒绿的地方没有的奢华气质,但说是高档私人会所吧,又不至于那么沉闷,还是挺年轻化的,一看就是专奔着年轻公子哥的钱袋来的。

李玉走在他身边,他们没腻得太近,但是两人之间的气场任谁看了都明白。

简隋英心里挺美的,李玉不打扮的时候就够绝色了,今晚出门前被他好好打扮了一番,挑的衣服着重突出他身上那股沉静气质,在室内缥缈的紫白色灯光下,真就像一块清冷的上品美玉。


其实简隋英很少带李玉去应酬,非常少。

倒不是避嫌,毕竟全京城也没人不知道他俩好了,也不是觉得李玉应付不来这些东西。

他和李玉商量好了,这两年就好好读书,读开心了考个研究生博士生都可以,不急着出来工作,那些社会上的东西也就少碰。

正好李玉不是喜欢酒场氛围的人,除了一些特别的、需要照应的场合,他会跟着简隋英去,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简少一个人在外叱咤风云,反正按时回家就行。


今天之所以两人一起来了,是李玉最近觉得比较闲,主动提的,那简隋英没理由不答应啊。

地方不乱,而且来的人,不全是纯商场利益相关,有几个还是简隋英的朋友。


不过今天的唱主角的可不是简隋英,所以心里头嘚瑟归嘚瑟,也没像平时那样高调。

“啧啧,都不是好对付的主儿。”他们随意地挑了个位子坐下,简隋英伸着手指尖在底下给李玉简单介绍着人,一边叮嘱道,“今晚你自己掂量,别喝多了。”

他简大少从前是个放浪的性子,觉得男人抽烟喝酒飙车都要从娃娃抓起,他自己没成年的时候就把这些玩透了,带别的未成年去酒吧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负罪感。

但是经过之前那段日子的折腾,也不知道怎么峰回路转的,觉得学生要有个学生样,少喝酒少放浪。

简而言之,就是巴不得李玉现在越清纯越好。


扫了一眼会场,本来邵群也来的,估计又临时转念在家陪媳妇带崽了。

邵群他表弟倒是来了,简隋英记得他,也是个漂亮得不像话的风流情种。但是他和邵群最熟那阵赵锦辛还在美国,所以见得不多。

当然,现在不能说是风流情种了,毕竟人家婚戒闪着呢。

京城圈子就是这点不好,就算不是什么八卦的人,谁家里有点动静还是多少能传到耳朵里,简隋英上一次听说邵家发狠要把一伙人摁死在监狱里就是为了赵锦辛,他琢磨着,估计也是个一波三折的故事。


从两人好好交往开始,李玉一向都是顺从简隋英意思的,简隋英要想在公共场合高调,他也默默享受地惯着了,但是绝对没有黎朔惯赵锦辛惯得那么厉害。

主要简隋英也不会像赵锦辛那样……撒娇。

赵锦辛就跟没长骨头似的趴在黎朔身上,吃个蛋糕都要把奶油先喂到黎朔嘴里,再用舌头从人家那儿卷走一半。

黎朔是已经习惯了,人比这多一百倍的场合都经历过,何况这灯光昏暗的地方,气氛里本来就少不了情欲,不止是他们,周围也有好几对暗中调着情。


熟悉的不熟悉的,都三两凑在一起,有聊合作的也有胡侃的。

赵锦辛和黎朔不知道怎么也坐到他们身边来了,还是赵锦辛主动开口打的招呼。

简隋英心想,这小子嘴是真甜啊,和李玉都能聊上两句。

一瞬间,他起了一丁点儿警惕心,不过听说赵锦辛对李玉这种鲜嫩的不太感冒。

说不定看上自己的可能性还大点——简隋英被自己这想法逗笑了,觉得自己不该了。赵锦辛虽然会说又会哄,把气氛保持得很好,但是表现十分规矩得体,眼睛里的蜜意从头到尾都对着黎朔一个人,他也不至于小气。


但喝酒才是今晚的主题,从接二连三搬进来的豪酒就能看出来。

简隋英虽然低调,但是架不住其他人找过来,无论是想找机会套近乎,还是因为他平时性格直爽喜欢跟他喝的,都不少。

何况今天赵锦辛还坐在旁边,他睨了一眼,心里明白想跟赵锦辛套近乎的更多,恩南集团京城分公司啊,这块大肥肉他自己都想蹭点油水。


这时手机响了,简隋英低头一看,是他最近谈的项目的负责人。

“哎,小李子。”简隋英拍了拍他,“我出去接个电话?”

李玉看了眼他手机屏幕,简隋英本来也没藏着,他虽然不介入,但是对简隋英工作上的人和事都清楚,来电的人他也知道是谁,于是点头道,“嗯,你去吧。”

他知道黎朔和邵群不对付,但是他对黎朔这个人的印象还是挺好,靠谱,而且在这群喝起来不要命的富家子弟里显得尤其靠谱。

加上刚才聊了好一会儿,简隋英能看出来,黎朔也是管着赵锦辛喝酒的,要不然来的人这么多,早给他整趴下了。

有黎朔在这看着,这圈人基本也灌不到李玉。

他顿生一股豪迈的放心之意,就跑到外边打电话去了。


赵锦辛的酒量一般,据他本人不知为什么还挺得意的说法来看,还没黎朔好。

以他的出身,并不需要通过喝酒来办事,一般都是别人过来敬酒,他喝杯水都算赏脸了。

再说了又是从小被宠大的,别说赵家父母,就连家里最常和赵锦辛出去喝酒的邵群,也会偶尔顺嘴来一句你少喝点。

他的酒量是在美国逛夜店的时候练的,估计就是泡吧够用。



电话打过来是和简隋英确认今天下午发的方案里的一条规划,没想到聊细了,手机都有点发热,半个小时过去才挂。 

他匆匆走回去,老远就感觉有点怪。

“……”李玉感受到有人靠近,抬起头看了看,双眼迷蒙,似乎好一会儿才分辨出来人是谁,“简哥,你打完电话了?”

“靠,你怎么喝这么多。”简隋英有点恼,他一坐下去,李玉就往他肩上靠,酒气浓郁。

又是好一会才答到,“……你朋友来,不好拒绝。”

话有点断续,但是简隋英听明白了。

李玉为他改变挺多的,连他朋友的面子都顾及到了。

真他妈的狐朋狗友。简隋英腹诽道,居然敢灌他家的大学生。

他伸手扶了扶李玉的腰,喝过酒的人身子发热,李玉还把外套脱了,简隋英这一上手摸就觉得从掌心烫到了左心。

他现在觉得自己不想让李玉在外喝酒,大部分原因在于这喝醉之后也太招人了。



简隋英出去的时候忽略了一件事,他现在琢磨出来了,赵锦辛不靠谱的时候,黎朔的靠谱程度是要打点折扣的,因为黎朔大部分心思就都放在赵锦辛身上了。

也不知道赵锦辛自己玩嗨了还是怎么,也是醉得不成样子。

“锦辛,听话。”黎朔让他在椅背上靠好,语气像哄孩子,“我去车上拿解酒片,你乖乖等我,不许再喝了。”

简隋英扭头看了看他们那边。

黎朔似乎感觉到目光,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他有的药不能乱吃。”

言下之意就是外边的东西不放心。

不愧是赵家的小少爷,金贵啊,解酒药都要用挑好的,简隋英立刻心领神会地表示,“给我这也来一片啊。”


黎朔刚出去没一会,简隋英这头还搂着李玉,突然感觉右肩一沉。

一转头,对上赵锦辛靠近的俊脸。

这人一双桃花眼平时就风情万种,染了绯红更是勾人,无意识地用眼神撒着娇。


靠!简隋英太阳穴突地一跳,醉鬼真麻烦

这种“左拥右抱”他可消受不起。





素庭之

【如果身体互换】李简篇

【如果双方身体互换,最想做的是什么?】


【李简】


简隋英:(兴奋)还用问?当然是x了小李子啊!


李玉:(轻声)……简哥,问的是身体互换,不是身份互换。


简隋英:啊……啊?


李玉:而且不用换我也被你x了。


简隋英:那倒也是,小李子,什么时候让你简哥再来一回啊?


李玉:……


李玉:简哥,答题吧。


简隋英:切,待会再说。我看看这个题啊,身体互换,我的魂儿进你身子吗?


李玉:应该是这样。


简隋英:嘶……让我想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有了。


李玉:什么?


简隋英:去你学校,替你上学,然后狠狠地教训那些狂蜂浪蝶一顿。


李...

【如果双方身体互换,最想做的是什么?】


【李简】


简隋英:(兴奋)还用问?当然是x了小李子啊!


李玉:(轻声)……简哥,问的是身体互换,不是身份互换。


简隋英:啊……啊?


李玉:而且不用换我也被你x了。


简隋英:那倒也是,小李子,什么时候让你简哥再来一回啊?


李玉:……


李玉:简哥,答题吧。


简隋英:切,待会再说。我看看这个题啊,身体互换,我的魂儿进你身子吗?


李玉:应该是这样。


简隋英:嘶……让我想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有了。


李玉:什么?


简隋英:去你学校,替你上学,然后狠狠地教训那些狂蜂浪蝶一顿。


李玉:简哥,我从来没有搭理过他们。


简隋英:(皱眉)怎么没有?你身边怎么那么多不要脸的?到时候你简哥我就顶着你的脸,把他们都揍一顿,看他们还敢不敢找你。


李玉:……也行,那就辛苦简哥了。


简隋英:(得意)怎么样,还得靠你简哥吧?哎,问题我回答完了,你的呢?


李玉:我?我想揍小林子一顿。


简隋英:???


简隋英:可是你以前也没少揍他啊?


李玉:(轻声)顶着简哥的脸揍他,哥哥教训弟弟,他不敢还手。


简隋英:小李子你可以啊……


李玉:而且他……算了,不说了。


简隋英:嗯,我明白。


简隋英扔下手机,把李玉亲了个七荤八素。


然后被x了一顿。


:)


赌川
偶尔还是个小男生的玉玉ꈍ◡ꈍ非...

偶尔还是个小男生的玉玉ꈍ◡ꈍ非常潦草抱歉了!最近比较忙生活上变动有点大。

偶尔还是个小男生的玉玉ꈍ◡ꈍ非常潦草抱歉了!最近比较忙生活上变动有点大。

江伊一
人见人爱简隋英 世界上怎么会有...

人见人爱简隋英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

人见人爱简隋英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呢

丫梅

[李简]因为是你

❈由同人曲《最后是你》联想衍生的李简小故事
❈ooc 的部分请见谅怪我。

❈ ❈ ❈

  「简哥,这是什么活动?能不去么?」

  「不行。」简隋英兴致勃勃地拉整李玉衣领,双眼发亮的不像是要工作,反而更像要去游乐似的。


(后续……)

❈由同人曲《最后是你》联想衍生的李简小故事
❈ooc 的部分请见谅怪我。

❈ ❈ ❈

  「简哥,这是什么活动?能不去么?」

  「不行。」简隋英兴致勃勃地拉整李玉衣领,双眼发亮的不像是要工作,反而更像要去游乐似的。


(后续……)

狮子还是猫

假如简隋英妈妈还活着(三)

  五

  早上七点,白新羽在梦里梦见了昨天路过的甜点店,他正美滋滋地吃着冰激凌,就被简隋英的霹雳无情掌给打醒了。

  他刚要捂着被打的小屁股哭嚎一声,就听见表哥一声大喊,

  “白新羽!!!你梦见什么了!你把我当猪蹄儿了你还舔我脖子!!!!!你看看这都是你的口水!!!!!!”

  于是白新羽噎住了,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表哥。

  简隋英看着他无辜的表情气的头顶冒烟,一把拽起来白新羽骂道:“走走走,起床跑步去!又胖又能睡,你现在就跟猪似的!”

  白新羽不想去,可他不敢说,今早表哥的表情可是不耐烦地很。平时只有他姨会给他撑腰,可这次他姨也笑眯眯地说:“跑步好呀,多锻炼锻炼身体,小羽长个...

  五

  早上七点,白新羽在梦里梦见了昨天路过的甜点店,他正美滋滋地吃着冰激凌,就被简隋英的霹雳无情掌给打醒了。

  他刚要捂着被打的小屁股哭嚎一声,就听见表哥一声大喊,

  “白新羽!!!你梦见什么了!你把我当猪蹄儿了你还舔我脖子!!!!!你看看这都是你的口水!!!!!!”

  于是白新羽噎住了,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表哥。

  简隋英看着他无辜的表情气的头顶冒烟,一把拽起来白新羽骂道:“走走走,起床跑步去!又胖又能睡,你现在就跟猪似的!”

  白新羽不想去,可他不敢说,今早表哥的表情可是不耐烦地很。平时只有他姨会给他撑腰,可这次他姨也笑眯眯地说:“跑步好呀,多锻炼锻炼身体,小羽长个长得也快!”

  不过幸好,简隋英只是带他在别墅外边的小路慢跑,但白新羽气喘吁吁地以为终于跑到头的时候,简隋英竟然没停下还想跑一圈。这可把白新羽吓坏了,他一下子哭出来,揪住简隋英的衣角:“哥哥我饿了呜呜呜,一圈就够了我跑不动了呜呜呜,循序渐进好不好呀哥哥,呜呜呜……”

  “呦,你还知道循序渐进呢,行吧。不过我告诉你,这是第一天,以后就没这样的好事儿了。”

  就在白新羽以为今天早上减肥这关终于过了的时候,他看看吃鸡蛋羹喝牛奶的简隋英,又看看自己面前摆着的白粥和咸菜,哇地一声又哭了。

  简隋英笑得牛奶都呛出来了,李蔚兰也被逗笑了,说“隋英,你别再逗他了。”

  于是白新羽终于吃上了自己香喷喷的早饭。

  六

  和霍乔李玄打完球之后,简隋英去接白新羽放学,他大姨父给白新羽报了个奥数班,每周都折腾一次,简隋英心说你们不如让他数学先考上90分吧,这可才是小学三年级的数学!

  简隋英百无聊赖地在门口等,今天放学有点晚,他忍不住了掏出游戏机蹲在花坛边上开始打游戏。这游戏机是他花零花钱偷偷买的,还没怎么玩明白,老是被KO弄得他有点烦,不过他听到旁边人说话的内容一下子更烦了。

  简隋英抬起头,看见两个小流氓一前一后堵住了一个漂亮女生,一个抓着她的胳膊一个正要摸她脸。而那个女生根本挣扎不了。

  简隋英走过去使劲攥住那只要摸到脸的手,那人挣了一下没挣开,瞪住简隋英威胁说:“哥们儿,别瞎管闲事。”

  简隋英啐了他一口,“我呸!谁是你哥们儿!你们俩今天碍小爷的眼了!”

  说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女生,小姑娘就赶紧跑了。

  另一个人还想拦,简隋英一个下勾拳和左勾拳的组合拳先把他打懵,接着踹到他同伴腹部,趁着他身形一晃的时候直拳正中鼻梁,这俩人被打地眼冒黑星。

  李玉拳击课放学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他看着简隋英正在和两个穿隔壁中学校服的人打架,虽说是一对二可那两个人毫无还手之力。

  李玉皱起了眉,他想怎么这个简哥总是在欺负人呢。他早上晨练的时候可看见了,简隋英在前边跑,他表弟在后边呜呜地哭,最后攥住他衣服撒娇简隋英才放过他表弟,怎么下午遇到他又在打架欺负人呢?!

  李玉心里对简隋英的评价简直差到极点,正想着怎么用拳击课上学到的知识插手给那两个倒霉蛋帮忙,旁边突然跑来了白新羽,并大喊着:“哥哥加油!!!”

  李玉小小年纪突然顿悟了“无语”这个词,实在搞不清白新羽这个小脑壳怎么长的。

  简隋英一听表弟放了学,打量了一下这两个手下败将,觉得一星期之内俩人翻不起什么花来,于是卸了他俩各一条胳膊,停了手。俩小混混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了。

  简隋英走到白新羽面前,看见了面色不虞的李玉,随手揉乱他的头发,调笑说:“小玉玉,你怎么自己在这儿啊?”刚刚自己就和李玄在打球,他怎么不需要接孩子呢?

  虽然李玉觉得简隋英像个恶霸,但还是礼貌地回答道:“我自己想骑车子回家。”

  简隋英看看自己表弟,再看看李家老二,越看越想感叹李玄命好。

  还没感叹完,白新羽就抱住他的胳膊仰起头来看着他问:“哥哥,你没受伤吧?”

  行吧,自己命也挺好的,简隋英心里补充到,嘴角一咧:“你哥能这么容易受伤吗?两个小混混,小意思!”

  这时,刚刚那个小姑娘又跑了回来,因为怕自己的小恩人受欺负,她一直就没敢走远。瞧见那两个小流氓滚蛋了,她跑回来说什么也要塞给简隋英两个冰激凌要答谢。

  简隋英不想要,对她一笑拒绝了。但女孩脸腾一下就红了,她觉得简隋英笑起来简直比她们校草还好看,于是害羞地把冰激凌往简隋英手里一塞,跑了。

  简隋英看看自己手里甜不拉几的冰激凌,给白新羽李玉一人一个分了。

  李玉听来听去这才明白,原来简哥是出手相助吗?他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脸也红了。

  简隋英以为给李玉个冰激凌他就会脸红,觉得这小孩忒好玩,不像白新羽这小没心没肺的,现在已经拆开吃了,没见什么时候不好意思过。

  简隋英一路逗着两个孩子回了家。这时晚霞染红了天边,夕阳将三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从那以后,李玉经常在学校里偷偷观察初中部的简隋英。他慢慢地发现这个人潇洒又霸道,却仗义得很有安全感,非常特立独行。

  

  

  ps.我一开始想写玉玉讨厌简哥,觉得这个臭哥哥又烦人又欺负小孩,但是又忍不住被他吸引~

  但是我一个简吹实在做不到啊!快被难哭了啊!在简哥平和那么多而且小林子还没出场的情况下,李玉为什么会讨厌简隋英呢?没道理啊!简隋英这个小孩难道不是人见人爱的吗?5555555但是我的大纲我的走向……

        另外微博超话我5级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贴,快哭了,渣浪真是好渣

        写的不好……有点丧

赌川
全图在微博和小黑屋,这边存个档...

全图在微博和小黑屋,这边存个档。过于不可描述LOFTER不会让我发的。

全图在微博和小黑屋,这边存个档。过于不可描述LOFTER不会让我发的。

狮子还是猫

【李简】简家初遇

假如简隋英妈妈还活着(二)

  第二天是周六,家里举办了简爷爷的战友聚会。

  虽说是战友聚会,但简老爷子攒局的目的是给李蔚兰撑腰。之前他的不孝子干出来的丑事传遍了整个京圈,有些人表面上不敢多嘴,但背地里都盼着李、简两家的联姻破裂,仕途上分道扬镳。先不说那些利益,他那个混账儿子干出来的丑事真的让他无颜面对自己的亲家、老战友。李家女儿嫁进简家绝对属于下嫁,当年简东远那个混小子的保证现在统统都让狗吃了,简老爷子实在没办法在老战友年前抬起头,只能把能补救的都做了,今天的聚会就是补救之一,目的是表态,有他在一天,李蔚兰就是简家媳妇儿一天,谁都不能欺负了她。

  李老爷子一早就到了简家给自己女儿“...

假如简隋英妈妈还活着(二)

  第二天是周六,家里举办了简爷爷的战友聚会。

  虽说是战友聚会,但简老爷子攒局的目的是给李蔚兰撑腰。之前他的不孝子干出来的丑事传遍了整个京圈,有些人表面上不敢多嘴,但背地里都盼着李、简两家的联姻破裂,仕途上分道扬镳。先不说那些利益,他那个混账儿子干出来的丑事真的让他无颜面对自己的亲家、老战友。李家女儿嫁进简家绝对属于下嫁,当年简东远那个混小子的保证现在统统都让狗吃了,简老爷子实在没办法在老战友年前抬起头,只能把能补救的都做了,今天的聚会就是补救之一,目的是表态,有他在一天,李蔚兰就是简家媳妇儿一天,谁都不能欺负了她。

  李老爷子一早就到了简家给自己女儿“撑场子”,看着来殷勤示好的简东远重重地哼了一声。不想搭理这个女婿,于是李老爷子喊简老爷子一起下起了象棋。不过简隋英爷爷的象棋是十年前他姥爷教的,一直以来也没怎么练习,纯粹是臭棋篓子一个,于是过了没一会儿两个老爷子就把简隋英叫过来,一起教他们大孙子。简隋英听着他两个爷爷左一句右一句的教导和互怼,象棋没怎么学明白,但乐子听了不少。

  一个小时之后家里陆续来人,简隋英像个小大人一样帮着妈妈招待客人,他正和孙爷爷问着好呢,瞥见他大姨好像在找人的样子。

  “大姨,你找谁呢?找新羽吗?”

  “哎隋英啊,你帮姨找找他,他刚想找你我看你忙没让他去,但这会儿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姨夫想让他见见人呢。”

  “诶好,姨你别急,我知道他大概去哪了。”

  简隋英走到后院,果然看见白新羽正在秋千上自己荡得正欢。这个秋千是他妈出院之后找人做的,妈妈喜欢坐上边看书。上次白新羽看见了特别喜欢,还没玩够就跟着大人回家了,走的时候依依不舍的,这次果然还在这里。

  “白新羽!你多大了还跟个小姑娘似的!你妈正找你呢!!!”简隋英刚进后院就喊道。

  “哎哥哥哥哥哥哥哥哥!”白新羽看见他哥眼前一亮,跳下秋千向他哥奔去。

  简隋英接住了白新羽,感觉自己像接住了个带冲击力的面团。

  “你怎么又胖了啊,不是让你早起跑步了吗?”简隋英带着白新羽往回走,刚打开门自己腰上就撞了个人。

  “咦,这是谁家的小豆子啊?” 

  李玉今天本来想去跟姑姑买文具盒,结果他爷爷临时回家非要带他来这个聚会。这里没几个同龄人,他和客厅里那几个小孩也玩不到一起去,就来后边逛逛。快走到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好听的声音,是个大哥哥,但说的话不怎么好听,像是在欺负人。刚想推门看看是什么情况,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来人比他高了一大截,一下子就把他撞倒在地。

  李玉捂着酸胀的鼻子,还没爬起来,就听见那人说自己小豆子,就有点生气。

  简隋英看这个小孩半天爬不起来,意识到可能是撞狠了,伸手扶他起来。

  “小豆子,你怎么这么不经撞啊?”撞他的大哥哥旁边的人说。

  李玉抿着嘴,瞪这这个小胖子说:“明明是你们撞的我!”

  “诶刚才我没注意,你跟着谁来的啊?我带你去找他。”简隋英问

  李玉听见这句才仰起头看他,这一看就愣了一下,心头第一个想法是这个哥哥真漂亮。他和自己哥哥一样高,但自己哥哥文质彬彬非常温柔,对比起来这个少年就嚣张恣意地多,但李玉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一个语文课上刚学到的词——耀眼。

  李玉脸颊有点发烫,眨眨眼,这才说:“我跟着爷爷和哥哥来的,我哥是李玄,你认识他吗?”

  “呦,你就是李玄的弟弟啊,那我可太认识了。我们是铁磁啊,你可得叫我声简哥。”

  “那也得喊我白哥!我三年级了,肯定比你大!”白新羽补充到。

  李玉想了想,今天早上哥哥好像是说这个简爷爷家有他的好朋友,于是点点头乖乖喊了声“简哥”,跟这兄弟俩走了。

  一路上那个比他高一点的面团白哥总是哥哥哥地喊,而简哥很嫌弃他的样子,说他聒噪不长进让大人担心。李玉嘴上没说,但心里觉得漂亮简哥好像不太喜欢小孩儿,哦对了他一开始还喊自己小豆子,是真的不喜欢小孩儿吧?不知道哥哥怎么和他玩一块去了呢?

  简隋英把白新羽交给他大姨,然后带李玉去了餐厅。

  “哥!你真在这里!我都找不到你了!”

  “害,你哥逢十点半必饿,不在这儿在哪?”简隋英逗他,然后对李玄说:“我捡到个走丢的小豆子一问是你弟弟,你这个哥当的不怎么样嘛!”

  李玉一听又是小豆子,他不喜欢这个词,于是又看了简哥一眼,有些不服气,然后回头把撞到的地方在李玄身上蹭了蹭。

  李玄笑了,“那是不如你这个东道主迷不了路啊。诶明天打球不?霍乔今儿没来,明天一定不放过他!”

  “行啊,我明天带我表弟去跑步,跑完去找你们~”

  “那就说好了,我给霍乔发个短信。”

  “行,诶我爸叫我,我先过去了啊。”

  简隋英这天忙忙碌碌,没怎么再和李玄聊天,也没怎么陪白新羽,于是白新羽不太乐意了,晚上非得跟着他哥睡,口水流了他哥一胳膊,早上七点就被打屁股打醒跑早操去了。

这是平行时空。

初遇是照着水哥原版写的,有多处借鉴原文。做个不敢算对比的对比,是希望这个简隋英不再小小少年就披着刺猬皮。

忍冬

【李简】原来是你

早晨的自习室安静得厉害,李玉的一只耳朵里戴着耳机,安静轻柔地翻着桌子上的书。

冬日的晨起的阳光投过窗户,洒在他的半边侧脸上,高挺的鼻梁,微凹的眼窝,影子的形状诉说着主人面容不俗。

李玉皱了皱眉,起身拉上了窗帘。窗外渐渐嘈杂,李玉看向教室前的钟,七点半。

他拿起书,走去公交站,挺拔的身姿在人群里鹤立鸡群。

七点半,简隋英堵在路上,手指焦躁地敲着方向盘,今天公司高层开例会,他不能迟到。

前面的红绿灯由红变绿,还在十字路口内的车队把自己打成了一个死结,简隋英心里盘算着时间,他趁着前面的车稍微走了一点,转弯把车开出了这段路,转进了他年前开发的一个小区,熄火下车。

一丝不苟的发型,手工西装,锃亮的皮鞋,怎么看也不是...

早晨的自习室安静得厉害,李玉的一只耳朵里戴着耳机,安静轻柔地翻着桌子上的书。

冬日的晨起的阳光投过窗户,洒在他的半边侧脸上,高挺的鼻梁,微凹的眼窝,影子的形状诉说着主人面容不俗。

李玉皱了皱眉,起身拉上了窗帘。窗外渐渐嘈杂,李玉看向教室前的钟,七点半。

他拿起书,走去公交站,挺拔的身姿在人群里鹤立鸡群。

七点半,简隋英堵在路上,手指焦躁地敲着方向盘,今天公司高层开例会,他不能迟到。

前面的红绿灯由红变绿,还在十字路口内的车队把自己打成了一个死结,简隋英心里盘算着时间,他趁着前面的车稍微走了一点,转弯把车开出了这段路,转进了他年前开发的一个小区,熄火下车。

一丝不苟的发型,手工西装,锃亮的皮鞋,怎么看也不是会出现在一个等公交的人的身上,可简隋英确确实实就穿着这套衣服等在站牌旁边。他不熟悉这里。

李玉戴着耳机低头坐在候车的凳子上,简隋英不耐烦地跟公司里的人传达着自己可能会迟到的事情。男人和男孩,谁也没有注意谁。

终于车来了,人群呼啦一下子围上去,简隋英跟在后面,不可避免地被踩了好几脚,看着本来能当镜子照的皮鞋上多了几个脚印,简隋英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相比于跳脚的简隋英,李玉则习惯得多,他们俩都跟在最后面。

车上闷热,人和人的呼吸让这个狭小的空间急剧升温。简隋英站着拉着上面的扶手,李玉在他后面。李玉看了好几眼眼前的男人,果然今天堵得很。

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启动,公交专线果然快得多。简隋英松了一口气,突然司机一脚刹车,简隋英一个不防备,直接钻进了后面那人怀里。

李玉先是一愣,随后扶了一把简隋英的手臂,简隋英抬头看了他一眼,“谢了”。

“没事”。男人长了一双锐利的眼睛,李玉觉得这人很眼熟。

果然福祸相依,简隋英本来还因为堵车耽误事生气,随后公交车上就遇上帅哥,啧啧啧那脸,那胸肌,后背都给我硌疼了。

公交车又过了几站,车上人更多了,站着的几乎都贴在了一起,坐着的被大腿包围动弹不得。

简隋英心里有点舒适,“公交车上人很多,你的衣服和鞋要小心。”简隋英听见后上方传来低沉又带点青涩的声音。

“嗨,这不是着急嘛,堵成这样——”

又是一次急刹,简隋英这次完全扑在了李玉身上,李玉被撞得后退了一步,待两人都站稳以后,简隋英说“不好意思,没什么经验。”

“没关系”,李玉越发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种熟悉的气质。

几站后,简隋英冲李玉摆摆手下了车。秘书快把他手机打爆了,简隋英冲进公司。

“简,原来是你。”

几年后,两个人躺在床上回忆以前的时候,简隋英总是上手摸李玉的胸肌和腹肌,眯着眼睛冲李玉笑,“当时那手感,真绝了,我皮鞋被踩那么多下我都觉得值。”

“是嘛”,李玉抚摸着简隋英腰上的软肉,翻身把他压在身下,“咱们来干点更值的事。”

“好啊”,简隋英搂住他的脖子,舔了舔李玉的嘴角。


牛牛饿得快

搞简哥 真快乐

简哥真人间绝色 

搞简哥 真快乐

简哥真人间绝色 

丫梅

[李简]飞蛾扑火(中)

# ooc 的部分请见谅怪我。

#〔上〕

--------------------------------------------------

※〔中〕※


  「走开,你不要在我面前晃,看你我就来气。」


  「简哥……」


  「坐我后面去。」


  「嗯。」


  两广交界的小城市,唯一的四星饭店内,某个房间裡刚结束一场破镜重圆。


  简隋英盘腿坐在床上,聚精会神地解读分析笔记本上的帐目,李玉岔开双腿从后方将他抱着,权充人肉沙发。


  大致确认完重点后,简隋英提纲挈领地向李玉提问几个帐目的薄弱处,见他一一皆有应变之策,吊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心神才终于稍...

# ooc 的部分请见谅怪我。

#〔上〕

--------------------------------------------------

※〔中〕※


  「走开,你不要在我面前晃,看你我就来气。」


  「简哥……」


  「坐我后面去。」


  「嗯。」


  两广交界的小城市,唯一的四星饭店内,某个房间裡刚结束一场破镜重圆。


  简隋英盘腿坐在床上,聚精会神地解读分析笔记本上的帐目,李玉岔开双腿从后方将他抱着,权充人肉沙发。


  大致确认完重点后,简隋英提纲挈领地向李玉提问几个帐目的薄弱处,见他一一皆有应变之策,吊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心神才终于稍稍落地。


  「操,老子这时间本应该在渡假享受才对,李玉你这溷帐欠我一次马尔他。」


  「渡假,你跟谁去?」


  「跟谁反正不是跟你。」


  李玉咬牙强忍住猜疑和嫉妒,但双臂无法克制的收紧。


  「轻点。」简隋英拍了下胸腹间快要教他喘不过气的手臂,「老子才刚到酒店睡一觉就为你这破事奔回来了,你倒是赔我个伴游啊。」


  「好,我赔给你。」李玉闷哼一口气,下巴抵在他肩上,「我整个人都赔给你,你别不要。」


  简隋英笑了两声,略微鬆懈地向后躺卧到李玉身上。


  只可惜李玉看不到他的正面,否则可能有机会看见他印入眼底的不安和焦虑。



  那天下午李玄带了律师过来,四人接连忙活了整整一夜,到清晨分批要离开时,李玉跟在李玄身后,欲言又止的凝望简隋英。


  李玄随着他的视线叹了口气,拍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说:「我先走一步,车上会合。」


  「知道了。」李玉朝李玄颔首,「谢谢,哥。」


  李玄走后,剩下简隋英与他在房间门口,一前一后的四目对望。


  「干嘛?瞧你眼珠子瞪的,没看过老子啊?」简隋英捻熄手指上的菸,回睇他的视线。


  「简哥,你真的回来了,对吗?」


  「回哪儿?我这还要回北京替你这蠢蛋擦屁股呢。」简隋英瞪他一眼,「伫着干嘛?要过来过来啊。」


  李玉大跨步上前抱住他。


  「瞧你这委屈样。别忘你还欠我一顿操,想赖吗?等你这事儿了解了看我怎么整治你。」简隋英回抱他,嘴裡说着流氓话,气焰却逞强的像是垂了的猫尾巴一般无力。他开始怀疑自己上辈子究竟输了李玉几条命,这辈子才会让他连番折腾也抛他不下去。


  李玉听得简隋英这般语气,才终于再度放鬆神经。简哥最是讨厌被人威胁,稍早虽然允诺于他,但现在大哥人也到了,简哥也知晓他为自己留下的后路,他俩才刚和好没几个小时,这时候却得放开让他回北京,李玉不由得担心他前脚一离开后脚就会反悔掉转心意。


  只不过还挂念要上他的简隋英,可就是他熟悉的简哥了,李玉低头埋在他颈间既是偷笑也好笑,头一次因为听见简隋英想上他而感到愉悦。他转头寻觅了那对最柔软也最能说出犀利话语的双唇,毫不客气地蹂躏了一番。


  「操,你属狗的啊?」简隋英一边说,一边更加主动地按揉李玉的后颈,抚摸着他的腰背,将他亲了个够。


  「……你哥还在等你,快去吧。」


  好不容易结束这吻,两人气息都急促紊乱,简隋英拍拍他的胸膛,稍微把他推开。


  「那你呢?你等我吗?」李玉晶亮的眼睛看进简隋英漆黑的瞳眸裡。


  简隋英半歛目轻笑望着他,回答:「等啊,能不等吗?你个傻逼。」



  为了李玉的这档事儿,李家兄弟和简隋英前前后后忙活了两个多月。


  前一个月李玉与李玄在南方周旋并处理材料,消化不该存在的东西;简隋英在北京四处打点关係,这期间仅仅南下一回,找了个熟悉运作的律师朋友一同和李玉研究应对攻防,两人基本上没私下交流的机会。


  李玉头一次免不了被带走讯问的时候,简隋英实实在在品嚐了寝食难安的滋味。接近两个星期的时间,每日暴躁的像是一颗持续炸裂的火药。到了第二次李玉再被传唤审讯时,该打理的工作都已处理到位,结局几近尘埃落定,即便如此,大伙儿心中依然不免忐忑,亏得李玉还能在离去前暗握简隋英的手,稳住他的心。


  「没事的,简哥,我很快就回来。」


  他看着简隋英,沉稳安当地说完这句话,才跟着警员离开。

  


  李玉被带走没几天,李玄私下约简隋英吃了顿饭。


  「隋英,这次李玉的事,我们一家都多谢你帮忙。」李玄不慌不忙为简隋英斟上一杯酒。


  「没事儿,孩子行差踏错,我们大人帮忙是应该的。」简隋英承了这杯酒,对着李玄眼光避也不避的乾杯,当真一点也不客气。


  杯尽他还斟一杯回礼,「李玄啊,请。」


  李玄笑容温文,不急不徐的喝了这酒。


  「隋英,关于你和李玉的这事儿……」


  这两人一个在商场,一个在官场,人情来往应对进退的功力都不是一般。这回李玄约饭,简隋英心裡是知道他要提哪壶的。


  本来嘛,他也当人哥哥,李玄会有什么想法他不是全没底细,换作是他反应可要更激烈些。但他谁?简隋英从来不是让人利用着还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小角色。


  他伸手入兜裡掏出烟盒,点着菸吸了一口,呼出氤氲时下巴抬着睨视李玄。


  「怎么,眼看着弟弟化险为夷就来过河拆桥,李家大公子这么着可真是十分厚道啊?」


  李玄让他如此一损,底气确实亏欠,但总归沉住气来,他道:「倒不是这意思。李玉年纪轻,但牛脾气倔起来搞成什么样儿你也见到了。你们先前闹的多不愉快,这些事,相信你也不想再来一回。」


  他说着,十指交握在胸前,语重心长:「没把李玉教好,是我们李家的责任,但若你只是一时同情他年轻不懂事,那放任他再烦扰你,就更是我们不对了。对你,对他和所有人都没好处。这一次你为李玉出的力,我们也不敢叫你花白工,我这边有一块地你评估评估,往后若有什么我们家帮得上忙的,别说我,李家责无旁贷。」


  简隋英挑眉看着李玄,冷哼一声。


  「得了,李玄,你也甭跟我玩这套,倘若你们有本事困住李玉,教他乖乖听话,今天也不会整出这一齣来,更不用趁他还没出来,私底下找我吃饭。」


  李玄面露苦笑,完全被踩住痛脚。这两个月来他跟李玉也没少「沟通」过,这浑小子若要说得通那当真天下无难事,他何苦来让简隋英打脸?


  「实话说,我也觉得没用,尤其是对你简隋英,但家裡大人要我来探你口风,我也只好来走个过场。」他说着自斟一杯,敬简隋英时给了个「你一定懂吧」的表情。


  简隋英还是冷哼一声。


  「只是我自己特别想趁现在问问,你对李玉是什么想法?」李玄沉默了几秒,「我知道他对你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你愿意不计前嫌出力拉他回来,我真的很谢谢你。」


  「不过,隋英啊,你想清楚,倘若你心底不能原谅他,像他期盼的那样的话……我真不想你只是因为同情才和他应付,那对你们都不是好事。」他深深长叹一口气。


  「你怎么说?」


  简隋英注视着李玄,良久,深吸了一口菸。


  李玄的问题,他在这两个月也扪心自问了至少数十次。他戒不掉李玉,但也忘不掉受到背叛的疙瘩。别说,即使他们现在好了,李玉原本是个直男,他背后还有整个老李家,李玉真能为了他去抵抗整个家族的压力?


  如果他能……


  「李玄,我就说这么一次。」他伸手替两人倒满酒。


  「但凡你老李家有本事把他拉回头,趁早赶紧,趁我还没再对他上心之前。否则,下回他再对不起我……我会亲自把他弄进去!」


  他简隋英不是正人君子,看上的东西也从不轻言放弃,李玉既然要逼自己再给他机会,那么就算还心有馀悸……他也绝不允许自己不战而降。



  李玄瞪着简隋英,听着他半真笨假的威胁,突然鬆了口气。


  他笑了开来,「隋英啊,你知道,我们家虽说不太管李玉,但其实一家上下都把他宝贝的很。他初中就坚持要自个儿出去租房,我妈哭了半天捨不得也还是由他。他实在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从小到大从来没让我们担心过,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旦固执起来,十台坦克车都拉不住。」


  「说句心裡话,李玉这次搞这一齣,不只是把我家人吓到了,都要吓疯了。我看你对他也是没辄,但至少他还听你的。你们若能好好在一起,那也算是多个人看管照应他,当哥哥的我谢谢你。」李玄高举酒杯笑眯了眼。


  「操,哥个屁,佔我便宜呢。老狐狸。」简隋英大声喝斥,才又笑着举杯和他乾杯对饮。




------------------------------------------------------

#水千丞# #188男团#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李简#

反端

李简——麻辣烫的爱恨纠葛

一场云雨后,李玉侧头看着身旁半梦半醒的简隋英,问到:“简哥,要不咱们开个麻辣烫店吧。”简隋英迷迷糊糊的只听到了“开”和“店”,大脑直接规划起了一个项目,勉强睁开眼对李玉说:“行啊小李子,你想开,明天拟一份规划给我。”李玉看着简隋英眼睛都睁不开又爽快答应开“麻辣烫店”这个提议,觉得简隋英指定是没睡醒,于是就抱着简隋英淡淡地“嗯”了一声就睡了。

第二天中午,李玉在吃过饭之后递给了简隋英几张纸,简隋英伸手接了过去,没细看,就笑着对着李玉打趣到:“怎么?小李子,这是结婚合同还是离婚合同啊?”“简g……简总,这是昨天晚上你让我拟的规划,关于开麻辣烫店的。”李玉轻咳了两声说。“昨天晚上?”简隋英回想了下,然...

一场云雨后,李玉侧头看着身旁半梦半醒的简隋英,问到:“简哥,要不咱们开个麻辣烫店吧。”简隋英迷迷糊糊的只听到了“开”和“店”,大脑直接规划起了一个项目,勉强睁开眼对李玉说:“行啊小李子,你想开,明天拟一份规划给我。”李玉看着简隋英眼睛都睁不开又爽快答应开“麻辣烫店”这个提议,觉得简隋英指定是没睡醒,于是就抱着简隋英淡淡地“嗯”了一声就睡了。

第二天中午,李玉在吃过饭之后递给了简隋英几张纸,简隋英伸手接了过去,没细看,就笑着对着李玉打趣到:“怎么?小李子,这是结婚合同还是离婚合同啊?”“简g……简总,这是昨天晚上你让我拟的规划,关于开麻辣烫店的。”李玉轻咳了两声说。“昨天晚上?”简隋英回想了下,然后就说到:“md,真的给你小子干傻了,你开这个店干嘛,餐饮不是现在你能弄的东西。”“是,简哥,我知道了,我爱你。”李玉后一句说的前言不搭后语,但简隋英还是猜到了,他一只手托起下巴,开口说到:“你以为我那么小肚鸡肠?麻辣烫那事儿虽然说当时挺想揍你,但是现在都过去了,没必要提,还有我也爱你,去工作吧。”李玉乖乖的听完了简隋英的话,然后临走前很不乖的亲了一口简隋英的额头,留下简隋英独自一人笑骂着,“艹,这小孩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跟我学的?”


“我爱你,一家麻辣烫店都抵不过的爱。”


(嗐,开学之后我没喝奶茶,没吃薯片,没吃麻辣烫我感觉自己好健康,(´-ι_-`))


云梦深处有怜花

——简哥:老子乐意!
oh honey~
follow me~

——简哥:老子乐意!
oh honey~
follow me~

慕临总攻【直接点文章链接~】

邵群中邪【沙雕】

初入188男团新人礼貌问好

找不到粮了所以自产自销,如果可以谁不想当鸽子QAQ

拜托各位有粮一定@我!

188男团沙雕日常☞http://t.cn/AigHcSFP

点链接就可以看啦✧*。٩(ˊωˋ*)و✧*。

初入188男团新人礼貌问好

找不到粮了所以自产自销,如果可以谁不想当鸽子QAQ

拜托各位有粮一定@我!

188男团沙雕日常☞http://t.cn/AigHcSFP

点链接就可以看啦✧*。٩(ˊωˋ*)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