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贺

9697浏览    297参与
嬴夏
新到的,别问我为什么这么买书,...

新到的,别问我为什么这么买书,长吉他不香吗!

以及竖版繁体什么的我枯了。反正我本来买的意图也是收藏emmm等长吉全集到了。

真好罪与罚我买的这本带人物关系表,再也不用担心跟看百年孤独的时候一样绝望了呜呜呜……

为了费佳!(?)

长吉超棒我吹爆x

tag私心打的()

新到的,别问我为什么这么买书,长吉他不香吗!

以及竖版繁体什么的我枯了。反正我本来买的意图也是收藏emmm等长吉全集到了。

真好罪与罚我买的这本带人物关系表,再也不用担心跟看百年孤独的时候一样绝望了呜呜呜……

为了费佳!(?)

长吉超棒我吹爆x

tag私心打的()

麻酒乌合

是历史同人大杂烩

*也许是朋友圈体?


1。

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逮着谁,就泡谁。

白居易:?嗯?

元稹回复白居易:我,,我就一说,媳妇儿我错了!!!

杜牧:啧啧啧,翻车了吧。

薛涛:渣人者,人恒恶之。

辛弃疾:五个小时了,发消息你也不回,兄弟你还好吗?

孔尚任:眼看你喜欢这,眼看你喜欢那,眼看你翻车了。


2。

杜甫:见到偶像啦(>﹏<)【齐鲁】

贺知章:李白?我记得他现在在齐鲁。

杜甫回复贺知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贺知章回复杜甫:我和他关系好啊( ̄∇ ̄)

杜甫回复贺知章:,,,拉黑吧。

李清照:@薛涛@鱼玄机@柳如是@谢道韫 姐妹们!我已经脑补出三角恋大戏辽!什么杜甫喜欢李白白,李白白喜欢贺知章,贺知章为了杜...

*也许是朋友圈体?


1。

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逮着谁,就泡谁。

白居易:?嗯?

元稹回复白居易:我,,我就一说,媳妇儿我错了!!!

杜牧:啧啧啧,翻车了吧。

薛涛:渣人者,人恒恶之。

辛弃疾:五个小时了,发消息你也不回,兄弟你还好吗?

孔尚任:眼看你喜欢这,眼看你喜欢那,眼看你翻车了。


2。

杜甫:见到偶像啦(>﹏<)【齐鲁】

贺知章:李白?我记得他现在在齐鲁。

杜甫回复贺知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贺知章回复杜甫:我和他关系好啊( ̄∇ ̄)

杜甫回复贺知章:,,,拉黑吧。

李清照:@薛涛@鱼玄机@柳如是@谢道韫 姐妹们!我已经脑补出三角恋大戏辽!什么杜甫喜欢李白白,李白白喜欢贺知章,贺知章为了杜甫和李白交好,,,我好快乐!嗑起来!

薛涛:!递笔!

鱼玄机:!递笔!

柳如是:!递笔!

谢道韫:!递笔!

贺知章:???

杜甫:???

李清照:啊啊啊配一脸!邪教嗑起来!!!

杜甫:……

贺知章:…

杜甫回复贺知章:你,,别学我。

贺知章回复杜甫:我没学。


3。

纳兰性德:为什么生病的总是我。

康熙:药收到了嘛

顾贞观:我去找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暂时就这么一点,我是没有人看的鸽子(滑稽)


一屋甜橙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   《雁门太守行》| 李贺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   《雁门太守行》| 李贺

兀摭步青洲
系书随短羽,写恨破长笺。

系书随短羽,写恨破长笺。


系书随短羽,写恨破长笺。


时念

【原创/故事森林】瑶姬一去一千年

瑶姬一去一千年

 

      李长吉在昌谷的居处不大,屋檐上淅淅沥沥的水把我绯色衣裳洇得更深;直到有一滴落在我鼻梁:温热、腥甜,让我在一阵晕眩里明白那根本不是什么雨水。我偷睨师父,她神色未变,衣袂飘逸如携云雾。这让我微微安心:我是天地怀里草木之灵,不该害怕这等牛鬼蛇神。

      我本是薜荔树上缠绕的女萝,孕育灵气于青翠山间,不枯不死,终为人形。其他有灵的花儿草儿都笑我说,我是看了几百年薜荔树绿色的叶子绿色的果实才喜欢穿绯色衣服。其实不是。薜荔树陪了我百年...

瑶姬一去一千年

 

      李长吉在昌谷的居处不大,屋檐上淅淅沥沥的水把我绯色衣裳洇得更深;直到有一滴落在我鼻梁:温热、腥甜,让我在一阵晕眩里明白那根本不是什么雨水。我偷睨师父,她神色未变,衣袂飘逸如携云雾。这让我微微安心:我是天地怀里草木之灵,不该害怕这等牛鬼蛇神。

      我本是薜荔树上缠绕的女萝,孕育灵气于青翠山间,不枯不死,终为人形。其他有灵的花儿草儿都笑我说,我是看了几百年薜荔树绿色的叶子绿色的果实才喜欢穿绯色衣服。其实不是。薜荔树陪了我百年,也应当是有灵的。穿绯红色衣服,我的树就能第一个看见我。

      师父和我们不大一样。以我的修为看不出师父是什么草木化灵,兴许位列仙班也说不定。

      李长吉这时候弓着身子跑出来,忙对我说:“抱歉,抱歉,这是做法用的牛血。”我抬头,屋檐上面还在滴滴答答向下滴暗红的血。民间总有异术,应当是这个法术请来了我和师父。我打量着这位考不上进士的李姓书生,他很瘦,不高,衣衫单薄面色苍白,双眉黑而细长,占据了一张脸上所有的神采。

      无论如何,也不像是无聊画符请神仙的疯子。

      “我总是梦见她,每天夜里,”他颠三倒四地念叨着,“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高唐赋》《神女赋》我都看过,可就算是襄王有意也只入梦一次便罢了……”

      我听不懂这没有前情的胡话。我师父打断他,示意他进屋细讲,末了还说:“女萝,去帮李公子打扫打扫屋顶。”

      这便是有话不愿让我听的意思。

      原本浑浑噩噩的李长吉听见这句,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好像抓住了什么陈年秘辛似的抓人,让人不痛快。然而我晃一晃神,这如同错觉,他复又拖着那种虚弱的步调进屋了。

 

      一连几天,夜夜都要在李长吉家留宿,事情原委我听说了大概,不过是失眠多思的书生神经衰弱请神作法恰好请来我们。我对此不大满意,这是我化为人形的第一个秋天,我本和薜荔约好了拿他的果子做一次凉粉,如今这样,秋天都快过完了。

      师父却对我说:“他快要死了。”

      我很吃惊,因为李长吉虽然看上去体弱,但只有二十六七。然而师父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妄断一个人类的生死。我正欲刨根问底,师父却转移话题问我说:“女萝,你不是喜欢读诗吗,李长吉的诗很好,想不想看看?”

      这是我这些天来第一次进李书生的书房。

      暗、狭窄,虽然打扫得整洁,却仍然有木头腐败的陈旧气息,于是我知道李长吉大概不经常待在这书房里。师父告诉我,他常骑驴外出游历,有灵感就在纸上写下两句,揉皱了扔进驴子背后的小行囊里。我撇嘴,心道模仿阮籍算什么本事,但师父展平其中一个纸团递给我——

      “宝玦谁家子?长闻侠骨香。堆金买骏骨,将送楚襄王。”

      起初笔力凝滞,然却往后越潇洒飘逸,一气呵成,仿佛让我看见一个困在不如意和平庸躯壳中的,高昂的灵魂。

      这位高昂的灵魂本人颇有些羞赧的高兴,像是在为有人欣赏而鼓舞,把其他的纸团翻翻找找摊在我面前,说它们是一组诗。

      “龙脊贴连钱,银蹄白踏烟。无人织锦韂,谁为铸金鞭?

      腊月草根甜,天街雪似盐。未知口硬软,先拟蒺藜衔。

      忽忆周天子,驱车上玉山。鸣驺辞凤苑,赤骥最承恩。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星。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饥卧骨查牙,粗毛刺破花。鬣焦朱色落,发断锯长麻。

      西母酒将阑,东王饭已干。君王若燕去,谁为曳车辕?

      赤兔无人用,当须吕布骑。吾闻果下马,羁策任蛮儿。

      飂叔去匆匆,如今不豢龙。夜来霜压栈,骏骨折西风。

      催榜渡乌江,神骓泣向风。君王今解剑,何处逐英雄?

      内马赐宫人,银鞯刺骐驎。午时盐坂上,蹭蹬溘风尘。

      批竹初攒耳,桃花未上身。他时须搅阵,牵去借将军。

      宝玦谁家子?长闻侠骨香。堆金买骏骨,将送楚襄王。

      香襆赭罗新,盘龙蹙蹬鳞。回看南陌上,谁道不逢春?

      不从桓公猎,何能伏虎威?一朝沟陇出,看取拂云飞。

      唐剑斩隋公,拳毛属太宗。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飘风。

      白铁剉青禾,砧间落细莎。世人怜小颈,金埒畏长牙。

      伯乐向前看,旋毛在腹间。只今掊白草,何日蓦青山?

      萧寺驮经马,元从竺国来。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台。

      重围如燕尾,宝剑似鱼肠。欲求千里脚,先采眼中光。

      暂系腾黄马,仙人上彩楼。须鞭玉勒吏,何事谪高州?

      汗血到王家,随鸾撼玉珂。少君骑海上,人见是青骡。

      武帝爱神仙,烧金得紫烟。厩中皆肉马,不解上青天。”

      我一口气读完,无话可说,起身给李长吉行了个大礼——他摘下了语言里料峭绝壁上的那朵瑰丽的花。

      李长吉连忙站起来回礼,说我和师父才是他命中贵人。自从我们来了后,他已经不再梦见“她”了。又拿出一首没写完的诗给我们看:

      “碧丛丛,高插天,大江翻澜神曳烟。

      楚魂寻梦风飔然,晓风飞雨生苔钱。

      古祠近月蟾桂寒,椒花坠红湿云间。”

      三句诗旁边拟了题目,是古曲名《巫山高》。看完了《马诗》,我只觉得这样天上神仙的句子,再没人比李长吉写更合适。但我还是好奇地问他:“巫山?昌谷离巫山那么远,你去过巫山吗?我便住在巫山,可从未见过这‘椒花坠红’的景象。”

      “贵人住在巫山?”一瞬间,我恍惚间又感受到了李长吉那种审视的目光,但转瞬即逝,他哈哈笑了一阵,对我说:“不会错。不会有错,我梦见她几百几千回了。贵人你觉得这首诗怪,是因为它还少一句……还少一句……”

      他对“还少一句”这件事深信不疑,然而又没有任何头绪,故而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然而我注意力全被“梦”吸引,悄悄问师父说:“原来李长吉梦见的,是巫山神女瑶姬?可那都是楚襄王时候的事了,我们就生在巫山,哪儿有什么瑶姬?”

 

      “梦见神女”此事怪异,连襄王求之不得亦不过一梦而已。我原以为是这件事让李长吉神思不属。但他不做梦以后,身体也没有好起来,仿佛另有沉疴。他的家人偷偷抹眼泪,说都是那些诗句让他呕心沥血。

      突然有一日,李长吉再也起不了身了。我赶过去,他很虚弱却笑着对我说,《巫山高》写完了。我哪还有心思管什么《巫山高》。我算草木之灵,人间寻常医术不过信手拈来,然而都对李书生没用,不由得焦急起来,问他:“怎么回事?”

      他还是笑:“我又梦见她了。”

      过一会儿又说:“女萝,我有一个秘密讲给你听。我不仅读过《高唐》《神女》,还读过《山鬼》……‘采三秀兮巫山间’,我早就知道了,山鬼是她,瑶姬也是她。我爱上她了,我梦见她对我说:‘妾,巫山之女也,愿荐枕席’……”

      我听不懂。

      他渐渐陷入弥留,那双写字的手一点一点垂落下去,还是在笑,但是眼泪开始从他眼睛里流下来,他低声念着:“阿婆老且病,贺不愿去……”

      我的眼眶在他的眼泪和女眷低低的啜泣里猛地热起来。我不愿被他看见我哭了,于是夺门而出。师父好像知道一切似的,在门口等着我。我不知道是为自己委屈还是为李长吉委屈,大声地朝她喊:“总要有个理由吧?”

      师父没动。但我听见她说话了。她说:

      “他触动了神仙。他有能看见三界的眼睛和心。”

      李长吉是个天才,他于他自己的困顿不得志中,看见鬼蜮、看见神仙。那些“天河夜转漂回星”,那些“踏天磨刀割紫云”,他把自己的魂魄揉碎了喂给语言,他沉溺于现实与虚幻重叠之处,犹如沉溺于内心最深处的痛苦和甜蜜。

      他究竟梦见过什么,又看见了什么呢。

      我强忍着抽噎推门进去。我对他说:“李长吉,你要走了,我告诉你真相。玉帝新造了一座白玉楼。他觉得你的诗写得很好,他觉得写这些没人比你写得更好,所以他让你赶紧过去写写他的白玉楼。我也常常去天上玩,那里的差事都很轻松,一点也不辛苦。你走吧,等我整理整理你在这里的诗稿,就去天上看你。”

      他一定想笑着对我说“好”,但他连笑的力气也没有了。他给我的答复是,终于闭上了眼睛。

      我也终于看见了他写完的《巫山高》。

      “碧丛丛,高插天,大江翻澜神曳烟。

      楚魂寻梦风飔然,晓风飞雨生苔钱。

      瑶姬一去一千年,丁香筇竹啼老猿。

      古祠近月蟾桂寒,椒花坠红湿云间。”

 

      我在李长吉的墓前遇见了一个青色衣服的公子。他不说我也知道,他是我的薜荔树,终于修成人形的薜荔树。他说秋天过去了,我不去找他,于是他来找我。

      是啊,秋天过去了。

      我对他说,不想回巫山了,先陪我在人间转转,我突然发现,人间原来有那么多好诗。

      李长吉死后唐朝的那么多诗人里,我最喜欢李商隐,也许是他让我觉得和李长吉有某些时候有某些相像。薜荔知道我的喜好,常常替我买义山的诗来看。那天他告诉我,李商隐写了《李长吉小传》。

      “长吉细瘦,通眉,长指爪,能苦吟疾书……长吉将死时,忽昼见一绯衣人,驾赤虬,持一板,书若太古篆或霹雳石文者,云当召长吉。长吉了不能读,欻下榻叩头,言:’阿㜷老且病,贺不愿去。’绯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楼,立召君为记。天上差乐,不苦也。’长吉独泣,边人尽见之。呜呼,天苍苍而高也,上果有帝耶?帝果有苑囿、宫室、观阁之玩耶?苟信然,则天之高邈,帝之尊严,亦宜有人物文采愈此世者,何独眷眷于长吉而使其不寿耶?……”

      “嗯,还算考究。”我笑着对薜荔说,“就是当时我没有赤虬,也没有笏板……”

      我说不下去了,这篇小传把我拉扯回了那段记忆里。要说我有多么悲伤痛惜,其实并没有,我长生不死,人类的史书上也不缺一个天才。只是李长吉的所有挣扎,他的所有意气风发和沉郁顿挫让我知道,我在看不懂命运的同时,也是看不懂他的。

      人们终究彼此不懂。所以人们依赖语言。有语言之后人们也许依旧彼此不懂,但人们能觉察到美。

      有些时候我会相信自己那套关于白玉楼的说辞,如同李长吉相信他的梦一样。游荡于人间几十年过去,我也许永远也修不成仙,去不了天上看看究竟有没有那座白玉楼。漫长的时间里总有些不可证实也不可证伪的东西,如同他写“瑶姬一去一千年”,却没写瑶姬究竟有没有回来一样。

      “那些没法证明的东西,人们通常叫做“缘分”吗?”我这样问薜荔。

      “你真的觉得这一切都是缘分吗?”薜荔听我讲过这个故事,对我说,“你这几十年来遍读人间诗书,却唯独跳过了《山鬼》。《山鬼》的头一句就是‘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很多时候你寻找一个故事的结局,但那个结局背后可能还有一整个故事。但无论如何,如果你在人间累了,我们可以回巫山看看师父。”

 

 

写在后面:

李贺字长吉。

屈原《九歌·山鬼》:“采三秀兮于山间。”本文采用郭沫若的假设,认为“于”与“兮”语义重复,且“于”古读“巫”,因此于山=巫山,山鬼=瑶。

《马诗》太绝了,我选不出来,所以全篇引用了。

我在写作过程中自认为不可证实也不可证伪的事:李贺究竟知不知道师父就是瑶;李贺写的究竟是看见的还是想象的;还有就是女萝有没有看过《山鬼》。这几个假设一旦展开可以有很多故事,但是我没法取舍,所以我写“一个结局背后可能有另一个故事”。

整篇文章想传达的其实也是李贺的诗歌传达给我的。他的诗歌想象诡谲却又无比真实,在我看来这样的比喻写出来几乎需要一个近于癫狂的状态。所以我看不懂他又觉得美。

谢谢阅读。

关山月

【自译】李贺·《苦昼短》英文版

*注:为了押英诗的韵与格律,李贺的原句会被裁开。


The Bitterness of Evanescence

苦昼短


Flying time, flying time,

飞光,飞光

Toasting you a cup of wine.

劝尔一杯酒。

I know not the height of celestial sky,

吾不识青天高

Neither of the earth's design.

黄地厚。

But seeing the Sun and Moon change their sign,

Summers come and Winters resign;...

*注:为了押英诗的韵与格律,李贺的原句会被裁开。


The Bitterness of Evanescence

苦昼短


Flying time, flying time,

飞光,飞光

Toasting you a cup of wine.

劝尔一杯酒。

I know not the height of celestial sky,

吾不识青天高

Neither of the earth's design.

黄地厚。

But seeing the Sun and Moon change their sign,

Summers come and Winters resign;

唯见月寒日暖

Together they sear the mortals' flesh.

来煎人寿。

Bear's paw for the wealth, 

食熊则肥,

Frog's leg for the penniless.

食蛙则瘦。

Where to find the Goddess of endless life?

神君何在?

Where the longlived Tai-yi has dwelled?

太一安有?

Zhuyin dragon wanders below a Mulberry Tree,

Under the east blue yonder one can see.

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I'm going to chop off his feet, 

吾将斩龙足,

And devour his meat;

嚼龙肉,

Halting him from swinging in the light,

使之朝不得回,

And resting in the night.

夜不得伏。

Making the old deathless,

自然老者不死,

And the young tearless.

少者不哭。

Why need to swallow the Gold, eat the Nephrite?

何为服黄金、吞白玉?

Who have eyed Gongzi Ren riding his donkey white,

And ascending to the land divine?

谁似任公子,云中骑碧驴?

Liu Che had chased forever life,

But in Mao mausoleum his bones left.

刘彻茂陵多滞骨,

Ying Zheng had asked for immortal time,

But in coffin his meat putrefied.

嬴政梓棺费鲍鱼。 


薤上露

“月明啼阿姐,灯暗会良人”

“洞房思不禁,蜂子作花心”

(《谢秀才有妾缟练改从于人秀才引留之不得后生感忆座人制诗嘲诮贺复继四首》李贺)

具体发生了啥题目里已经交代清楚辽。

虽然但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坐一起写诗嘲讽一姑娘(现在意义上的渣女),这场景想想也够搞笑的。

李贺这四首真是,花样骂,美丽中不失有趣,有趣中不失凶残(?

开篇第一句就奠定了全诗嘲讽至极的毒舌基调——“谁知泥忆云,望断梨花春”,大概就是让这女孩死心吧,别再做梦了(“梨花落尽,已过一春,思而不见,眼几望断矣”)。

第二句“荷丝制机练,竹叶剪花裙”,“看上去漂漂亮亮的女孩子,谁能料到她走了又后悔嘞”。

“月明啼阿姐,灯...

“月明啼阿姐,灯暗会良人”

“洞房思不禁,蜂子作花心”

(《谢秀才有妾缟练改从于人秀才引留之不得后生感忆座人制诗嘲诮贺复继四首》李贺)

具体发生了啥题目里已经交代清楚辽。

虽然但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坐一起写诗嘲讽一姑娘(现在意义上的渣女),这场景想想也够搞笑的。

李贺这四首真是,花样骂,美丽中不失有趣,有趣中不失凶残(?

开篇第一句就奠定了全诗嘲讽至极的毒舌基调——“谁知泥忆云,望断梨花春”,大概就是让这女孩死心吧,别再做梦了(“梨花落尽,已过一春,思而不见,眼几望断矣”)。

第二句“荷丝制机练,竹叶剪花裙”,“看上去漂漂亮亮的女孩子,谁能料到她走了又后悔嘞”。

“月明啼阿姐,灯暗会良人”,表面上好像在哭姐姐(谢秀才正室,应该就是他们家妾喊正室姐姐,这样),实际心里想要和原配灯下会晤。

“也识君夫婿,金鱼挂在身”,唐官员三品以上紫衣金鱼袋,五品以上绯衣银鱼袋,暗搓搓反问姑娘:我看你嫁的新人官职挺高啊干嘛非要想着原配?

后三首也超搞笑hhhhhhh

害,虽说我还是认为他为了写诗好玩夸大了人家姑娘的悔意,但看看诗鬼在线示范标准喷人也是阔以滴。

我觉得,我还觉得全场最佳就是李大佬重复强调“谢秀才远不如新人富贵,姑娘你还有什么抱怨呢”,最后一首又写出了武人的粗鄙傲慢,一下子呼应了上文的各种设问反问。我仿佛看到勾起一边唇角,一脸戏谑的李长吉:对啊,你不就是贪图人家富贵吗,现在好了吧,富贵了吧,满意了吧,幸福了吧?
太强了,怎么能达到如此文雅的贱!!!(全心全意地赞美与敬佩,半点儿不尊重的成分都没有)

看到那句“戟干横龙簴,刀环倚桂窗。邀人裁半袖,端坐据胡床”的时候,我不由肃然起敬,马上坐直了准备背诵。
李贺这四首连贯又美丽,典雅又清丽,简直超水平发挥(bushi
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zi然-燃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李凭箜篌引


李贺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李凭箜篌引


李贺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唱到阳关第四声
南园十三首 其十三 小树开朝径...

南园十三首

其十三

小树开朝径,长茸湿夜烟。

柳花惊雪浦,麦雨涨溪田。

古刹疏钟度,遥岚破月悬。

沙头敲石火,烧竹照渔船。


破月:农历月半以后的月亮。


这首是本系列里俺第二喜欢的诗

第一是其五不能动摇(

南园十三首

其十三

小树开朝径,长茸湿夜烟。

柳花惊雪浦,麦雨涨溪田。

古刹疏钟度,遥岚破月悬。

沙头敲石火,烧竹照渔船。


破月:农历月半以后的月亮。


这首是本系列里俺第二喜欢的诗

第一是其五不能动摇(

北山下

石破,天惊,逗秋雨。《与李贺共饮》

与李贺共饮

现代 洛夫 作

石破
天惊
秋雨吓得骤然凝在半空
这时,我乍见窗外
有客骑驴自长安来
背了一布袋的
骇人的意象
人未至,冰雹般的诗句
已挟冷雨而降
我隔着玻璃再一次听到
羲和敲日的叮当声
哦!好瘦好瘦的一位书生
瘦得
犹如一支精致的狼毫
你那宽大的蓝布衫,随风
涌起千顷波涛

嚼五香蚕豆似的
嚼着绝句。绝句。绝句。
你激情的眼中
温有一壶新酿的花雕
自唐而宋而元而明而清
最后注入
我这小小的酒杯
我试着把你最得意的一首七绝
塞进一只酒瓮中
摇一摇,便见云雾腾升
语字醉舞而平仄乱撞
瓮破,你的肌肤碎裂成片
旷野上,隐闻
鬼哭啾啾
狼嗥千里

来来请坐,我要与你...

与李贺共饮

现代 洛夫 作

石破
天惊
秋雨吓得骤然凝在半空
这时,我乍见窗外
有客骑驴自长安来
背了一布袋的
骇人的意象
人未至,冰雹般的诗句
已挟冷雨而降
我隔着玻璃再一次听到
羲和敲日的叮当声
哦!好瘦好瘦的一位书生
瘦得
犹如一支精致的狼毫
你那宽大的蓝布衫,随风
涌起千顷波涛

嚼五香蚕豆似的
嚼着绝句。绝句。绝句。
你激情的眼中
温有一壶新酿的花雕
自唐而宋而元而明而清
最后注入
我这小小的酒杯
我试着把你最得意的一首七绝
塞进一只酒瓮中
摇一摇,便见云雾腾升
语字醉舞而平仄乱撞
瓮破,你的肌肤碎裂成片
旷野上,隐闻
鬼哭啾啾
狼嗥千里

来来请坐,我要与你共饮
从历史中最黑的一夜
你我并非等闲人物
岂能因不入唐诗三百首而相对发愁
从九品奉礼郎是个什么官?
这都不必去管它
当年你还不是在大醉后
把诗句呕吐在豪门的玉阶上
喝酒呀喝酒
今晚的月,大概不会为我们
这千古一聚而亮了
我要趁黑为你写一首晦涩的诗
不懂就让他们去不懂
不懂
为何我们读后相视大笑

向远处看,纷纷而来的尽是驱不散的雾。他骑着驴背着背囊行走在遍生白草的平原,黑云列缺偷放冷雨斜跳湿了衣衫。

从冷雨中来,向冷雨中去。

我要趁黑为你写一首晦涩的诗
不懂就让他们去不懂
不懂
为何我们读后相视大笑

颜镜

【诗词】李贺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苦昼短》

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
        ——《秋来》

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

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古悠悠行》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     ——《苦昼短》

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
        ——《秋来》

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

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古悠悠行》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梦天》

王母桃花千遍红,彭祖巫咸几回死。

                     ——《浩歌》

桂叶刷风桂坠子,青狸哭血寒狐死。

古壁彩虬金帖尾,雨工骑入秋潭水。

百年老鸮成木魅,笑声碧火巢中起。

                     ——《神弦曲》

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灯如漆点松花。

                    ——《南山田中行》

熹微君呀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吾不识青...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李贺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李贺

渚言

此号第一次发文请多多支持(⑉°з°)-♡

   愿伴君侧

我十年寒窗,诗中平仄,七律绝句,心中却藏着梦想,待我状元及第,许你春风十里,不负韶华。

  我金戈铁马,万箭齐发,杀气如麻,心中却挂念一人,待我卸甲归田,许你携手同游,笑靥如花。

知己,胜过朋友,超于恋人。知己,以梦为马,一生牵挂。一生一知己,便也足矣。

  虽相厌,却无弃。苏王二人,亦友亦敌,一生反唇相讥,互看相厌,互相贬低,却又惺惺相惜,在乌台诗案中,亲朋好友皆对这桩冤案漠视,唯有王安石一人,挺身而出,句句相护,满腹皆为惜才爱才之情,虽为政敌,却丝毫不计前嫌,一句“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保住了苏轼的姓名,此后,二人放下偏见,相互欣赏,如此的...

   愿伴君侧

我十年寒窗,诗中平仄,七律绝句,心中却藏着梦想,待我状元及第,许你春风十里,不负韶华。

  我金戈铁马,万箭齐发,杀气如麻,心中却挂念一人,待我卸甲归田,许你携手同游,笑靥如花。

知己,胜过朋友,超于恋人。知己,以梦为马,一生牵挂。一生一知己,便也足矣。

  虽相厌,却无弃。苏王二人,亦友亦敌,一生反唇相讥,互看相厌,互相贬低,却又惺惺相惜,在乌台诗案中,亲朋好友皆对这桩冤案漠视,唯有王安石一人,挺身而出,句句相护,满腹皆为惜才爱才之情,虽为政敌,却丝毫不计前嫌,一句“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保住了苏轼的姓名,此后,二人放下偏见,相互欣赏,如此的一番情意,一生,足矣。

同悲欢,共生死。刘柳二人似若一人,一生相依相伴,生死与共,《柳河东集,》作者柳宗元,编者,刘禹锡。柳宗元病倒在床上口中隐隐唤着“梦得…梦得……”便将毕生文章交付给刘禹锡,一生后事便安心了结,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柳宗元诗文,其源头便是刘禹锡整理的《柳河东集》,不仅是毕生心血的交付,也有互勉互利的相知。丧妻无子,仕途艰险,刘宗元痛苦的写下《江雪》一首短诗中饱含着多少无奈与哀愁,而刘禹锡一直在背后写诗鼓励他,使他看到人生积极的一面,而在人生中年时期写下《小石潭记》,不过几座小山,一方水塘,几条游鱼,却使他开心的像个孩子,有了刘禹锡支持陪伴,柳宗元才真正找寻到了自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如此一番情意,一生,足矣。

你是我眉间朱砂痣,你是我心头谪仙人。李杜,天下闻名极,交情至深,不过若是论起还是李白影响杜甫的更多些,有人曾说,“李白从未老过,杜甫从未年轻过”二人诗风差异巨大,却仍可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挂念,杜甫一首《赠李白》是杜甫现存的第一首七言律诗,李白一首《戏赠杜甫》却也是深沉挂念,如此一番情意,一生,足矣。

李贺,创造的诗歌无人赏识,时光飞逝,报负无法施展,诗人心急如焚,郁郁写下“谁看青简一编书,不遣花虫粉空蠹”我这本用竹简写下的编书日后却只会被蠹虫蛀成粉屑。诗人无人理解,无人欣赏的愁苦,只得寄于诗中,却只叹“一生一知己,便也足矣”

不相离不相弃,天下甚美,我还肯爱这山河,只是因为他还热切地爱着山河,我欲度你成仙,却被你度做了人。

半世风华,如今都成一生回忆,仍只愿一人相伴,携手共赏大好河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