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李赖

693浏览    3参与
聂蓉绝恋

【李赖李】语c对戏存档

*原著向预警。占tag甚歉。

搬运一下存个档,后面会改成文…没错,这就是《花沾唇》的初始脑洞。

李布衣赖药儿都是我。精分得很彻底.jpg

赖药儿:

“诸事生变,速离天祥。”

这是李布衣的亲笔信。

信尾拓着一枚鲜红的印鉴。

那代表着这封信的传递动用了李家的地下脉络,是其中绝密,更代表了一个词语,一种态势。

十万火急。

此刻,这封信正静静躺在怀里。

甫接传书一瞬,已知麻烦将会接踵而至,但东厂之速,当真始料未及。药庐内尚有伤患一二,医典若干,村落中仍有百姓数十。虽已请文抄公婆严守村口,务令木栅里一干人等撤尽,但此事毕竟非一夕可成。

忧思难却,往天祥一路疾赶,乍见得前方花树疏动,...

*原著向预警。占tag甚歉。

搬运一下存个档,后面会改成文…没错,这就是《花沾唇》的初始脑洞。

李布衣赖药儿都是我。精分得很彻底.jpg

赖药儿:

“诸事生变,速离天祥。”

这是李布衣的亲笔信。

信尾拓着一枚鲜红的印鉴。

那代表着这封信的传递动用了李家的地下脉络,是其中绝密,更代表了一个词语,一种态势。

十万火急。

此刻,这封信正静静躺在怀里。

甫接传书一瞬,已知麻烦将会接踵而至,但东厂之速,当真始料未及。药庐内尚有伤患一二,医典若干,村落中仍有百姓数十。虽已请文抄公婆严守村口,务令木栅里一干人等撤尽,但此事毕竟非一夕可成。

忧思难却,往天祥一路疾赶,乍见得前方花树疏动,人影憧憧,已知态势之切,其情之危。

罢了......避世如何,有些事,终究躲不过。

一拂宽袍,神色凛然,朗声笑道:

“诸位不必再藏,烦请现身一见。”

李布衣:

原以为东厂不过冲我而来,如何能料到须臾之间祸端竟已烧至天祥,更累及赖兄及木栅里一众百姓。若说不心焦,却又如何可能?

李布衣纵是叛贼之后,祸党之首,到底该一人事一人担,纵然最坏也不过以命搏命罢了。如今倒好,欠下这等人情,几世能偿?

掠身纵马往天祥急赶,掌中青竹杖已攥至最紧,方能稍息心头滔天怒意。

快些,再快,再快一些!

赖药儿:

目力所及,已隐约可见天祥城郭,但午夜时分,本当家家闭户而眠,缘何城内火光冲天,喧沸不绝?——不好!怕是这帮狗贼已下杀手。心头一惊,嗔目而视四围持刃相迫者,朗声掷地,恨然发问。

“劳动指挥使大人亲身来犯,赖某自问好大的面子,但你们所为既是我,又为何要戕害无辜百姓?”

“赖神医难道尚且不知?我等本奉诏剿贼,肃清天祥,捉拿乱党,奈何贱民同反犯上,故令就地格杀,不得延误。”

浑身颤抖,直听到此句时气血激涌莫可平息,眼前一黑,几已无法站稳。

不过是些手无寸铁之民,病弱妇孺此流,如何犯上?这等滥杀屠城行径更与禽兽何异?

好、好,这满门被诛之恨,枉害乡邻之仇,今日便要你们一一偿尽!振袖而起,一线针频出,与之战至一团。

李布衣:

马儿力竭,便再换一匹。

一路飞驰疾掠,星夜不辍,立杖击退三五追截阉竖,却只见得天祥城内四处火起,尸横遍野,哀声切切。

穿城而过,触目惊心。走卒贩夫,无论老幼,皆卧于血泊间,强忍住心头痛惜与愧疚,俯身探过鼻息脉门,却无一人幸免。

......终究来迟。

李布衣,枉你自诩能知天命际运,可算筹用尽,又可曾想过会有一城无辜因你而成荒魂!

纵拚却性命,这等血孽如何相赎?

目眦欲裂,心神恍惚,行至中途脚步一顿,扑身往巷中奔去。待踢开木门,未见得尸身血迹,方阖目倾身,向天公一揖。万幸,嫣女侠未在此处。否则......又有何面目去见至交挚友。

踏着残尸血泞踉跄往城外而去,却见得银光刺目,金戈四围。定睛一看,其间奋战之人满头银发,一袭蓝衫。

足下蓄力,青竹杖倏然钻出,凌空拦断袭来的刀刃,竿头已疾点敌肩,迫其后撤。待扫出一隅空隙,回首催促,急若骤雨倾蕉。

“赖兄,速去木栅里,这里交给我。嫣女侠一家我未曾寻得,想已避开此祸,出得城去。”

赖药儿:

“夜来剑法师承方兰君,锦衣卫轻易伤她不得,早些时日我已传书让她携小牛及闵老爹离城,此刻应是无恙。”

闻声心下稍安,却未肯先走,只以一线针拂穴扰敌相援,只待伺机破围。向来知悉身后故友的性子,见他默然出招对敌,并不回应,必是自责此事,展袖一卷一伸,击于来者穴上制敌,一面回首顾他,一面轻叹劝道。

“此事缘由已久,千错万错皆是刘谨老贼一手遮天,贪官污吏沆瀣所致,非你之过。你我皆是凡人,而人力终有尽处,纵然救不下他们,也不必过于自苛。”

李布衣:

青竹杖连刺疾出,势若流星赶月,手腕急转,杖头斜飞,奔其右足太冲,再缠身勾膝,须臾点倒几人,借机突出重围。

他所言之理,如何不晓?但天祥之民确为我所累。倘若不是朝廷要拿我这叛贼遗后,他们应当仍在快乐地过活,又怎会招致这等屠戮惨祸,一夕命丧?紧锁眉头,面色阴翳。心中思绪繁杂,指腹于翠竹杖上摩挲半晌,方才出声。

“赖兄,此事到此为止,你只管安置好嫣女侠及幸存的村民,择一深林居下,旁事不必再理会。”

赖药儿:

话音方落,竟听得他突然这样说,一时气上心头,攥住他的手臂,蹙眉喝道。

“李布衣,你究竟有没有当我是你朋友?东厂实力如何,你我心知肚明,难道富贵杀手项雪桐会轻易放过这立功之机么?你既与项笑影相识,便该知当年太平王一事于朝内有多大震慑,若非斩草除根,亲见你李布衣项上人头,他们岂能心安入眠?这等紧要关头,你竟要我只身逃走——我赖药儿绝非贪生怕死之辈,你如果这样看我,我更不会走。赖某既能大魅山千里送药衣,便也可陪你刀阵杀局中闯一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