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杏花落时茶幽香

11浏览    4参与
桃韵寒

【鹏翼鹏】杏花落时待君归

【鹏翼/翼鹏同人,攻受不重要,反正是他俩就行】

【粉丝个人行为,嗑cp时务必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不上升三次(反正严重ooc)】

【《杏花落时茶幽香》男声版的梗与衍生,意识流,情感向,剧情单薄】

【古代架空,类似大唐】


“最是那/新茶淡薄/三两落子弈春秋/何不若/对窗歇宿/齐楚燕韩赵归秦国……”翼是被这首童谣唤醒的。

这首童谣,已经流传了许多年了。

翼记得,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常常哼唱这首歌。


他隐隐觉得额头有些微疼,才发现自己又趴在棋盘上睡着了。一颗黑子嵌在额心,印出了一个淡红色的圆圈。

许久没有与人对弈了啊……三年了。

翼抬头望去...

【鹏翼/翼鹏同人,攻受不重要,反正是他俩就行】

【粉丝个人行为,嗑cp时务必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人,不上升三次(反正严重ooc)】

【《杏花落时茶幽香》男声版的梗与衍生,意识流,情感向,剧情单薄】

【古代架空,类似大唐】

 

“最是那/新茶淡薄/三两落子弈春秋/何不若/对窗歇宿/齐楚燕韩赵归秦国……”翼是被这首童谣唤醒的。

这首童谣,已经流传了许多年了。

翼记得,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就,常常哼唱这首歌。

 

他隐隐觉得额头有些微疼,才发现自己又趴在棋盘上睡着了。一颗黑子嵌在额心,印出了一个淡红色的圆圈。

许久没有与人对弈了啊……三年了。

翼抬头望去,门外的那棵大杏树,已被雪白的花覆盖,在春风中摇曳,时不时地,有几片花瓣落下,如绵绵小雪,轻柔降临人间。

 

翼年幼时,不爱言语,极为腼腆。他无朋无友,只爱静坐在窗前的大杏树下,看那春日里落杏花,秋日落黄叶,夏日销溽暑,冬日庇雪茫。

而且,他总是将自己蜷成一团,抱着膝盖,下颌撑在双膝之间,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几乎是将自己隔绝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一般。

他也常常对着杏花树哼唱那首从小就耳熟能详的童谣:“鹂雀未识人闹轻舟……”

 

突然,从身后戳出来一支杏花,紧紧贴着他侧脸,毫无章法地擦过,触碰之间,痒痒地,一阵甘甜的沁香冒冒失失闯入鼻腔。

“恰得春色好叙友。”一句清亮的歌声,闯入翼的耳朵。

翼一惊,吓得向一旁歪去,眼看着就要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他扶了起来。

“这么不小心呀……我叫鹏,交个朋友吧。”

 

“翼!翼!我知道你在,让我进来一下啦!”鹏敲着门,大声嚷嚷着。

翼听闻,放下正在临摹字帖的笔,走过来开门,一进门,就见鹏扑过来,翼的后腰撞到了桌子角,吃痛地闷哼一声。

“没事吧!翼你……痛不痛?”鹏吓得撩开翼背后的衣摆就要看他有没有撞伤,见起了一块淤青,抬手就要帮他揉揉。

 

翼见状,却是如同被针扎了一般,惊恐地侧身一躲。鹏有些奇怪,捉住翼的手,疑惑道:“翼,你躲什么?”

“鹏,我们已一十二岁了,不应当再如幼时那般毫无顾忌,也应当有所避讳了——就像刚才,你……”

“可是,翼,我们是好友啊,不是吗?”鹏更加奇怪了。

“纵然是好友,如此亲密举动,依旧是不应该的……”翼不知想到什么,隐隐看到他的耳垂泛红,脸也别了过去。

“可是,我们都是男子呀。”

是啊,都是男子,有什么呢?

 

“其实啊,翼,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鹏的目光落在翼桌上的那卷字帖上,“我决定了,我要好好用功读书了!”

翼转头,笑了:“是吗?我们这个总是逃课去掏鸟窝的鹏,想要用功读书了?”

鹏只道翼不信任他:“怎的,翼你不信我?我可要告诉你,我呢,今儿好好读书了,回头考中了举,当了京官,定不会忘记你这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友人!”

 

翼托着腮:“鹏要是当上了京官,过得风生水起,再被召去当个什么驸马爷……只怕是,不会再念叨着我们这个穷乡僻壤了。”

鹏撅起嘴:“驸马爷有什么好做的,管他是什么金枝玉叶的公主郡主,哪有我的兄弟重要?说起来,翼你这般用功,为何没有考举的打算?”

翼回头,一间关得紧紧的卧房门似乎从未开过。

鹏心下了然。

窗外,一阵春风拂过,杏花花瓣正簌簌地掉落着。

 

“翼,此去一别,怕是许久不见了。”鹏站在大杏树下,背着行囊,临行前,还特意来到此处与翼道别。

翼身着缟素,杏花纷纷扬扬,与素衣相合,翼的脸也有些苍白无血色。他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独自抚养他成人的祖母去了,他独自一人守丧。而此时,恰遇春闱,唯一的……挚友,也将离他进京。

 

如若一人惯了,那便罢了;若有一人相伴,并习惯了此人的存在,再回到当初的孑然一身,才能体会其中的孤寂。

曾临窗对弈,自己笑着纵容他任性悔棋;曾一同出游,戏称雁塔题名,自比屈子文章;曾相约湖上泛舟,他对着远处的姑娘闲抛莲子,而自己心底,为何泛起一味陈醋?

那人留下的印记太深太深,抹不去。

两人都已束发之年,鹏着实是一个聪慧之人,想必,可以壮志得酬吧?

 

三年已去,离弱冠已不远。

服丧期完,而鹏,从未回来过。杳无音信。

有传言,圣上对他十分喜爱,或许,他已娶亲了……翼自嘲地笑了,什么啊,他们终有一日,会各自成家的,那份温存,终究是留给年少的。

就像一场梦一样,仿佛从未造访过,翼的手心。梦醒之时,孤身一人,茕茕独立。

 

翼不欲赴考,只是留下,做了一位先生。

先生本学识渊博,又很有耐心,很喜爱村中孩童,名声越传越广,邻村都有人家,慕名将自己的孩子交与翼来管教。

孩童们的笑声,时常让翼回想起那段年少的时光。

许多孩子的父母见翼孤身一人,总劝他娶亲,甚至赶着为他牵红线,翼都笑着拒绝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但是生命中有一人的镌刻太深,就容不下别人了。

 

“先生!先生!村口来了一位京城来的大官,说要来找先生呢!”

翼一惊。

待他回头望去,依然是当初少年人的模样。

“翼,我说过的,‘我若是当了京官,定不会忘记你这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友人’,怎么样,虽然来晚了些,但是没有食言,对吗?”

春风拂过,杏花翩翩如雪。

大野既潴

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混剪·杏花落时茶幽香

视频来源《孔子》《李白》《昭君出塞》《赵氏孤儿》

音频来源《杏花落时茶幽香》

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混剪·杏花落时茶幽香

视频来源《孔子》《李白》《昭君出塞》《赵氏孤儿》

音频来源《杏花落时茶幽香》

缎爹

【电五姨妈服-月满楼】杏花落时茶幽香

作词:冥凰 

作曲:陈鹏杰 

编曲:李鲲鹏 

演唱:清弄、许多葵 

混缩:MR.鱼 

视频制作:缎爹

【电五姨妈服-月满楼】杏花落时茶幽香

作词:冥凰 

作曲:陈鹏杰 

编曲:李鲲鹏 

演唱:清弄、许多葵 

混缩:MR.鱼 

视频制作:缎爹

国色天香

流袖藏卷,飞帛摩天,一斛流花拂宝钿。

春来落枝三月满,不如青女顾盼间。

流袖藏卷,飞帛摩天,一斛流花拂宝钿。

春来落枝三月满,不如青女顾盼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