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

579浏览    31参与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六章

“大将?这里是万屋。”

药研虽然未曾去过万屋,但也听过其他人讲过万屋的样子,知道眼前这么豪华的街道是万屋。

乔云溟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多人,暂时按捺住自己的本性,好奇地张望着。

他的姐姐们,从来都没有告诉他,栖云山下如此热闹。

然而,正在他张望四周的时候,其他的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也在打量着他。

洁白的不知名的服饰,穿在青年身上增加了一丝仙气,而衣摆上用墨线织好的莲花,更给他增添一分纯净;长发用紫色玉石制成的发箍箍好,乖顺地垂在身后;双眼用白色的绸带遮住,中央处也有墨色的莲花,若是将双眼露出,不知道是怎样的绝色,而他腰间悬着的长剑,更是引发了所有审神者们交谈的重点。

“刀剑男士刀剑男士,...

“大将?这里是万屋。”

药研虽然未曾去过万屋,但也听过其他人讲过万屋的样子,知道眼前这么豪华的街道是万屋。

乔云溟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多人,暂时按捺住自己的本性,好奇地张望着。

他的姐姐们,从来都没有告诉他,栖云山下如此热闹。

然而,正在他张望四周的时候,其他的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也在打量着他。

洁白的不知名的服饰,穿在青年身上增加了一丝仙气,而衣摆上用墨线织好的莲花,更给他增添一分纯净;长发用紫色玉石制成的发箍箍好,乖顺地垂在身后;双眼用白色的绸带遮住,中央处也有墨色的莲花,若是将双眼露出,不知道是怎样的绝色,而他腰间悬着的长剑,更是引发了所有审神者们交谈的重点。

“刀剑男士刀剑男士,现在是终于有剑了吗?”

“你是不是忘了粟田口的白山吉光?虽然白山吉光看上去比他小很多吧。”

“不不不,刀剑男士怎么可能是个盲人?”又一个审神者伸手指了指乔云溟眼睛上的绸带,“那个人遮住了眼睛啊,怎么可能是刀剑男士,我觉得是审神者。”

“我也觉得……”



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乔云溟默默地扯起袖子遮住了脸。

请不要看我啊!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五章

三日月有那么一点儿点儿地嫉妒小短刀。

没有为什么,因为他们跟着审神者上天了。

三日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矜持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所以审神者忽视了他也想上天的愿望。

乔云溟表示自己很无辜: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但是,想要继续在海边逗留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们没有预定海边宾馆。

“虽然在海边听着海浪声入睡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是……”厚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脑袋,“我们没能预定上海边的宾馆,因为预定的人太多了。”

“住在哪里都一样。”乔云溟收剑入鞘,“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说不定另有一番风味。”

那样的话三日月的腰会被膈断的。今剑看着外表笑眯眯内心飞快涌过一群神兽的三日月,如此想到,老年人的身体肯定经不起折腾。

他显...

三日月有那么一点儿点儿地嫉妒小短刀。

没有为什么,因为他们跟着审神者上天了。

三日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矜持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所以审神者忽视了他也想上天的愿望。

乔云溟表示自己很无辜: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但是,想要继续在海边逗留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他们没有预定海边宾馆。

“虽然在海边听着海浪声入睡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是……”厚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脑袋,“我们没能预定上海边的宾馆,因为预定的人太多了。”

“住在哪里都一样。”乔云溟收剑入鞘,“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说不定另有一番风味。”

那样的话三日月的腰会被膈断的。今剑看着外表笑眯眯内心飞快涌过一群神兽的三日月,如此想到,老年人的身体肯定经不起折腾。

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比三日月年纪大。




乔云溟的年纪在整个审神者圈子里不能说是年轻的,然而就人生阅历而言,乔云溟的二十五载人生仅存于一座栖云山,除此之外竟然对外界一无所知。

其实也不能算是一无所知,大姐乔纤月无修仙天赋,便常年外出经商,在商界赫赫有名,平日里繁忙,也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栖云山看几眼;二姐乔沧月年长乔云溟两岁,修仙天赋异禀,若是没有一个更胜一筹的乔云溟,那么乔家掌门就是乔沧月了,只可惜她并没有什么争夺掌门之位的心,一心只想做个闲云野鹤,二十三岁仙术有成便外出云游,再回来的时候连道侣都有了。

两个姐姐一个经商一个云游,见过的事物自然而然多得很。偶尔回家几次就会跟乔云溟说一些,可依就少得可怜。

不过一心扑在修炼上的乔云溟也不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听的时候也是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能记住的基本没有。

自然也就没遇到过眼前的这种情况。

乔云溟茫然地看着四周,除了自己拉着的药研并未感觉到其他与自己相连的刀剑男士。

他这种情况好像叫……叫什么来着?

“我好像……迷路了?”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四章

这章也可以叫做:《三日月还是没有上天》《欺负青溟刃刃有责》《乔云溟: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然而这一章三日月只在最后出了场,且只有一句话。

这都是些什么沙雕!😂


青溟剑使用什么材质制作的呢?乔云溟也不知道,记载青溟剑材质的书籍早已在乔家漫长而又无趣的历史中消失不见,最终只剩下了这么一把剑。

看上去很薄的剑身,足可以一剑封喉的剑刃,看上起很轻实际上却重得不行。

然而御剑而行是真的爽。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是乔云溟推测一定与寒性金属有关,即使是在冬天,青溟剑的剑身也散发着更为强烈的寒气。综上所述,简直是夏天降暑的必备神器!

一般来说,短刀的身体都很娇小,在特殊也没有特殊到哪里去的,青溟剑的剑身...

这章也可以叫做:《三日月还是没有上天》《欺负青溟刃刃有责》《乔云溟: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然而这一章三日月只在最后出了场,且只有一句话。

这都是些什么沙雕!😂


青溟剑使用什么材质制作的呢?乔云溟也不知道,记载青溟剑材质的书籍早已在乔家漫长而又无趣的历史中消失不见,最终只剩下了这么一把剑。

看上去很薄的剑身,足可以一剑封喉的剑刃,看上起很轻实际上却重得不行。

然而御剑而行是真的爽。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但是乔云溟推测一定与寒性金属有关,即使是在冬天,青溟剑的剑身也散发着更为强烈的寒气。综上所述,简直是夏天降暑的必备神器!

一般来说,短刀的身体都很娇小,在特殊也没有特殊到哪里去的,青溟剑的剑身又很长,加上乔云溟之后再站上去三把短刀也是绰绰有余。脚下的长剑散发着的淡淡寒气让短刀们再炎热的夏日里找到了一丝清凉。

“青溟殿下的本体好凉快啊!”

“什么材质啊,看不出来。”

“这么踩着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吧,青溟都已经习惯了。”

最后一句话来自乔云溟。



闷热的空气在御剑产生的空气流动下变成了风,虽然吹到脸上也是热的,但是对于短刀们来说,这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他们抓手的抓手,搂腰的搂腰,一边担心着会不会从剑身上掉下去,一边被从高空俯瞰地面的感觉深深吸引。

“飞得好高啊!一期哥就只有那么大一点点了!”乱看着下面的沙滩,激动地叫着,“一期哥!看得见我吗?”

“以前……觉得在陆地上看大海就很美了,可是……好像在天空看好像更漂亮啊。”五虎退抱紧怀中的小老虎,害怕他们掉下去,但也按捺不住好奇心四处观瞧。

“连之前看到过得那么大的海浪,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像是白线而已。”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药研看向五虎退,“退,小心一点儿,不要让小老虎掉下去。”

“小老虎很乖的……我也……不会给主人添麻烦……”虽然这么说,但是五虎退的心里还是没底,小老虎们怎么说也是陆地上的生物,对天空生而就有向往,现在这在努力地挣脱他的怀抱,其中一只也不知是怎么着,看着天上的云气居然伸出爪子去够,那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愣是把五虎退吓出一身冷汗。

好在,在他们下来之前都没什么问题。



“主人,我们要回去了。”作为废审制造机,长谷部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嗯,好。谢谢长谷部费心了。”

一直想上天却还是没能上天的三日月: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三章

“清光,你说,在那个时代冲田君会不会和新选组的大家一起去海边呢?”

“怎么可能……”加州清光话都没说完就被飞溅的水花浇了一脸,“谁啊?!我刚涂好防晒霜!”

然后就看到一道青光从海面垂直飞向高空。

“emmmm,从灵力来看,是我们的主人哦。”意思意思摸了摸清光全湿的头发,大和守表示自己全程摸鱼,“真是厉害啊,飞得好高呢。”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试一试啊。

等等!“安定你有没有看到主人踩了什么东西?”

“从直觉来看,是主人随身佩戴的那把剑呢。”大和守安定的语气里充满了愉悦,“真好。”

又是一阵清风,之前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乔云溟再次……飞了回来。

“大海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呢。...

“清光,你说,在那个时代冲田君会不会和新选组的大家一起去海边呢?”

“怎么可能……”加州清光话都没说完就被飞溅的水花浇了一脸,“谁啊?!我刚涂好防晒霜!”

然后就看到一道青光从海面垂直飞向高空。

“emmmm,从灵力来看,是我们的主人哦。”意思意思摸了摸清光全湿的头发,大和守表示自己全程摸鱼,“真是厉害啊,飞得好高呢。”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想试一试啊。

等等!“安定你有没有看到主人踩了什么东西?”

“从直觉来看,是主人随身佩戴的那把剑呢。”大和守安定的语气里充满了愉悦,“真好。”


又是一阵清风,之前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乔云溟再次……飞了回来。

“大海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呢。”站在青溟剑上,乔云溟感叹,“对鲲鹏步①的理解更深了。”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亲眼看到审神者在自己眼前飞天,可是一个超级大的惊吓,鹤丸国永觉得自己的笑容都快僵硬了,“虽然名字里有个鹤字,但是我可完全不能高飞呢。”

原本笑眯眯的三日月听了鹤丸的话,笑得更加……慈祥了。

虽然这个词只是他自己以为的,事实上乔云溟被他盯得发毛,连青溟剑都忘记下了。

“你们够了啊!”不知道是被踩得久了还是因为太久没化形,青溟剑一阵抖动,险些把乔云溟抖下去,“阿溟,你一老踩着我是什么意思!”

然而一向温和的乔云溟在面对发飙的青溟剑的时候异常的霸气侧漏:“我给你点儿时间,你把语言组织好了再跟我说话。”

在乔云溟的目光注视下,青溟很不要脸地怂了。

“阿鲁基桑~”作为一个男生却意外的珍视自己的皮肤,一直在遮阳伞下擦护肤品的乱自然是看到了之前乔云溟踩着青溟剑直冲云霄的那一刻,“すごいですね(好厉害啊)~”

“乱也想试一试吗?可以说出来的。”


于是,在其他刃的羡慕的眼神下,乔云溟带着乱又一次表演了“一飞冲天”。

被抢先了的三日月:哈哈哈,不能跟短刀计较,虽然爷爷我也很想飞呢。




①鲲鹏步:乔家曜峰十八绝之一的九天惊鸿步第六式。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二章

海边是嘈杂的。

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审神者带着自己的刀剑男士来到这里度假。

这也算是他们仅有的几种放松方式之一了。

时间溯行军越发猖狂,数量不知为何不减反增,本来人数不多的、通过时之政府专业培训的审神者自然是分身乏术,而每台时空转换器只能传送一支部队,一个本丸的审神者就算灵力再怎么强大,最多只能在本丸里安装两台时空转换器。

时之政府不得不扩大审神者的招收范围。

审神者的招收范围扩大了,才刚好抑制住时间溯行军的嚣张气焰。

而时间溯行军气焰较弱的时候,也是审神者们相对较为轻松的时候。

来到海边游玩儿,不仅仅是给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一个相对较为轻松的环境范围,更是给他们继续战斗下去的力量。...

海边是嘈杂的。

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审神者带着自己的刀剑男士来到这里度假。

这也算是他们仅有的几种放松方式之一了。

时间溯行军越发猖狂,数量不知为何不减反增,本来人数不多的、通过时之政府专业培训的审神者自然是分身乏术,而每台时空转换器只能传送一支部队,一个本丸的审神者就算灵力再怎么强大,最多只能在本丸里安装两台时空转换器。

时之政府不得不扩大审神者的招收范围。

审神者的招收范围扩大了,才刚好抑制住时间溯行军的嚣张气焰。

而时间溯行军气焰较弱的时候,也是审神者们相对较为轻松的时候。

来到海边游玩儿,不仅仅是给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一个相对较为轻松的环境范围,更是给他们继续战斗下去的力量。



“Yahoo——大海,我来啦!”看到眼前的大海,厚激动了,他甩掉脚上的拖鞋,一边大叫着“最先到达海边的刀剑就是最锋利的”,一边撒开腿像风一样冲向海边。

“身为兄长,我可是不会落后的。”药研推了推眼镜,镜片闪过一道寒光,也追了上去。

“么,药研和厚太狡猾了,居然先跑!”乱愤愤地踩了踩脚下的沙子,也跟着追了上去。

基本上天性都比较活泼的短刀们更是不甘示弱,一个个不甘落后。

结果吗,自然是可想而知。

海边的沙子温度很高,一踩上去,那酸爽~

耳边传来小短刀们“好烫好烫”的喊声,乔云溟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庆幸自己机动不高的大太刀和太刀们也笑了。

“简直不敢想象爷爷我跳着脚喊烫的画面呢。哈哈哈哈哈……”今天也不知道三日月因为什么笑起来。




沙滩排球,两两一组,时不时传来短刀们开心的笑声。

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看到大海的左文字一家,心情明显好了不少。

突发奇想的陆奥守吉行,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像海面上的小岛飞速游去。

“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呢。”空气中的水元素无比充沛,对于自己来说正是修习水属性法术的好时机,可是看到别人玩儿的那么开心,自己也好想玩儿一会儿啊……

“想去的话就去吧。”身材不算高大但是在一般人的眼里也算是高挑的太刀青年笑道,“虽然是审神者,但是在爷爷眼里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三日月眯起眼睛,眼睛里的月牙也被隐藏起来。

嘛嘛,审神者还是个小孩子呢。

“是这样的吗……那我就……”青溟一出佩剑一踏,青色灵力在剑身上运转,使整把长剑都变得更加富有神韵,剑身嗡鸣,仿佛是在狂喜。

然后,一人一剑如疾风掠过,眨眼之间冲上云霄。

风吹乱了额角的金色流苏,三日月继续微笑,隐藏着自己的惊讶。

“哈哈哈,审神者会飞呢。”

真是让我羡慕。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一章

作为视力在白天也甩太刀几条路的短刀,而且身高在短刀里也可以用鹤立鸡群形容的药研,自然也更早的发现了乔云溟……以及牵着乔云溟来的长谷部。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站得高看得远?#

#不不不你想多了#

“哟,大将。”

“你好,药研。”应该是这个名字吧?听声音是的。因为封闭了视觉,所以乔云溟的听觉更加敏锐。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药研的声音太有辨识度,听过一次很难遗忘。

虽然这里所有人的声音都很有辨识度就是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乔云溟问道,“你们会找我,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一众小短刀:其实找你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你信吗?

“嘛,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啦!”厚嘴快,先药研一步说出了他们...

作为视力在白天也甩太刀几条路的短刀,而且身高在短刀里也可以用鹤立鸡群形容的药研,自然也更早的发现了乔云溟……以及牵着乔云溟来的长谷部。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站得高看得远?#

#不不不你想多了#

“哟,大将。”

“你好,药研。”应该是这个名字吧?听声音是的。因为封闭了视觉,所以乔云溟的听觉更加敏锐。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药研的声音太有辨识度,听过一次很难遗忘。

虽然这里所有人的声音都很有辨识度就是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乔云溟问道,“你们会找我,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一众小短刀:其实找你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你信吗?

“嘛,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啦!”厚嘴快,先药研一步说出了他们的想法,“我们想和大将一起去海边玩儿啦!虽然大将用灵力构建的本丸也是很美的,但是我们还是很想去海边!”


然而乔云溟却十分罕见地迟疑了。

该不会不同意吧?虽然他们一向很少提出要求,但是每次提出的要求乔云溟都会同意,怎么这回就……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敏感地捕捉到空气中几乎可以凝成实体的沮丧,乔云溟有点儿慌,“我只是想知道,海边是什么?”

“……”如果不是办不到,刀剑们真的很想把乔云溟的脑子敲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只装了那些看起来十分枯燥无味的书籍。

“啊,我来跟主人讲一下!”乱的蓝眼睛闪闪发光,“大海有那——么大!到处都是蓝色的水!还有沙滩、漂亮的贝壳……”他竭尽全力描述着大海的一切,就像生怕乔云溟不同意一样,“总之就是很漂亮的地方啦,主人你要是去看了之后就会知道,我之前的形容不足真正大海的十分之一!”

乔云溟完全不知道大海是什么样子,虽然他在书里看过有关大海的记载,但是二十五年的人生只存于一处栖云山,或者更狭窄。听了乱的话,虽然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已经把他压了数年的好奇心勾了起来。

《逍遥游》有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虽然并未见过其中记载的大鹏鸟,但是书中所言的情景他已经不止一次想象过了。如果能亲自见一次那大海,估计会给自己极大的震撼吧!

“去是可以的,不过我也有一个请求。”打定了这个主意,乔云溟说,“请带上我吧,我也想去看看。”


【小剧场】

乱:吓死我了,还以为不成呢。

乔云溟:……你要理解一下从来没见过大海的人的心情。

万俟凇妍

当你的审神者来了姨妈怎么办?

三篇文里的审神者性转,所以我jio得打“女审神者”和“刀剑乱舞乙女向”的tag比较好,谁要是觉得不行的话我会把这两个tag删掉。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和“这个婶婶不是人”里的乔云溟和狐言都是修行者,可以斩赤龙(断经),但咱们当没有这个设定好了。

为什么变成女孩子……请各位自行脑补吧。

最后,请认真了解三个审神者的性格和设定,踩到了雷被辣了眼睛概不负责。

设定差不多就是这样,不喜者请勿入,谢谢合作。

以上,understand?

Let's go!


【陆霆的场合——疼得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这他娘的……怎么这么疼?”能让平时言行举止都很文明的陆霆说出这般话语,足以看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陆霆整个人都缩到被...

三篇文里的审神者性转,所以我jio得打“女审神者”和“刀剑乱舞乙女向”的tag比较好,谁要是觉得不行的话我会把这两个tag删掉。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和“这个婶婶不是人”里的乔云溟和狐言都是修行者,可以斩赤龙(断经),但咱们当没有这个设定好了。

为什么变成女孩子……请各位自行脑补吧。

最后,请认真了解三个审神者的性格和设定,踩到了雷被辣了眼睛概不负责。

设定差不多就是这样,不喜者请勿入,谢谢合作。

以上,understand?

Let's go!





【陆霆的场合——疼得躺在床上不敢动弹】

“这他娘的……怎么这么疼?”能让平时言行举止都很文明的陆霆说出这般话语,足以看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陆霆整个人都缩到被子里,右手按着下腹部,一张俊秀的脸疼得苍白,额上布满了汗珠。

天知道自己是从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变成个身高一米七的女人的?哦,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沐浴在自己的刀剑们那种见了鬼的眼神中的陆霆表示:要不要这么爽。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变成女人的时候他他妈的还……来姨妈了!

以前是男人的时候,陆霆总是觉得女孩子们谈论他们每个月必来的亲戚的时候那副咬牙切齿的表情是那么的不科学,总觉得再疼也疼不到哪里去。

现在他算有了亲身体验了,自此之后看女生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你们是怎么做到每个月流血一周还没有失血过多而死的?

最开始的时候,陆霆表示自己还可以坚持,等过了一会儿,大概也就二三十分钟的样子,下腹的坠痛感竟然越来越强烈,最后就变成现在这样,躺在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个球了。

这还算好的,之前她把早上吃的饭都吐出来了。

“长官,喝点儿红糖水吧,刚沏的。”烛台切把一杯暗红色的水放在陆霆眼前,“听孙大人说女孩子来月经的时候,喝点红糖水感觉会好一点儿。”

这玩意儿能管用吗?陆霆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那杯水,最后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将之一饮而尽……

“好烫!”喝到嘴里的时候才发现这是开水,吐着舌头,陆霆拿着杯子,表示没有任何卵用。

这个时候,唯有坐在外面台阶上笑眯眯的三日月才会如此说道:“哈哈哈……这回长官是真的变成‘陆婷婷’了啊,哈哈哈……”







【乔云溟的场合——疼到说胡话】

“墨莲大人,您真的不需要休息吗?”闻到乔云溟身上淡淡的血腥味,乱这么问道。

“没,没什么的,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历练……我一定会……经历这场历练的……”虽然知道女子修仙可以斩赤龙,但是自己之前可是男子啊,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您就不要在逞强了好吗?冷汗都冒出来了您的话很没有说服力啊,您的表情已经完美的出卖了您。

“那么,请主公继续与我讨论一下佛与道吧。”江雪坐在一边,道。

“呃,好啊,请说吧,我会尽我所能解答的。”乔云溟苍白着一张俏脸,应道。

“好的。”看样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江雪这么想到,然后道,“佛曰:……”

“哦、哦……把书房左边的第二个书柜上的第三排书的倒数第二本放到倒数第三排,那样就凑成一套了。”嘴上说着没问题,可是乔云溟已经疼得头脑发昏,根本没听着江雪的话。

江雪皱眉,发现这事不简单。(雾)

江雪这才发现:自家的审神者都疼到说胡话了,哪里是不严重的样子?

不过自家审神者的床好像是千年寒玉来着,女孩子这种时候不能着凉啊……

于是乎他当机立断:“主公,这段时间请到我们左文字部屋去睡觉吧。”





【狐言的场合——口不择言】

比起前两位来,这位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浮夸来形容。

“疼疼疼……靠哟这怎么这么疼啊?”狐言欲哭无泪,做男性狐妖已经很惨了,偏偏现在还变成了女性狐妖……

这是在暗示他“永世不能反攻”吗?就算他是稀少的离族也不能这么对他吧!

还来了姨妈……真是女人的好亲戚啊!狐言咬着床单流宽面条泪,嘴里喃喃自语:“要是再怀一胎就好了,不用这么受罪了……这他妈比生产还痛苦啊!”

旁边的笑面青江笑面轻僵:主公你说啥你敢再说一遍吗?



@落言 艾特一下跟我一起讨论的童鞋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番外】莲花落

老掉牙了的“花吐症”梗。

cp:江雪左文字×乔云溟。

话说没完结我就出了个番外,真是的。

私设花吐症不会传染……


一、

察觉到自己喜欢江雪左文字的时候,乔云溟的心错跳了一拍,连着在心里默念静心的神咒都没有办法让他的内心平静下来。

他深深地呼吸着,按着自己狂跳的心脏,抑制着自己即将突破身体的叫嚣。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江雪左文字的,也许只是一见钟情,也许是日久生情,但不可否认,每次遇到他的时候,自己的心情与遇到别刃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遇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就像自己第一次吃到糖的时候,甜丝丝的。

从口腔一直甜到心底。


二、

“最近出了什么事?我感觉到你整个心境都不一样了。”...

老掉牙了的“花吐症”梗。

cp:江雪左文字×乔云溟。

话说没完结我就出了个番外,真是的。

私设花吐症不会传染……





一、

察觉到自己喜欢江雪左文字的时候,乔云溟的心错跳了一拍,连着在心里默念静心的神咒都没有办法让他的内心平静下来。

他深深地呼吸着,按着自己狂跳的心脏,抑制着自己即将突破身体的叫嚣。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江雪左文字的,也许只是一见钟情,也许是日久生情,但不可否认,每次遇到他的时候,自己的心情与遇到别刃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遇到他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就像自己第一次吃到糖的时候,甜丝丝的。

从口腔一直甜到心底。






二、

“最近出了什么事?我感觉到你整个心境都不一样了。”青溟从乔云溟从不曾离身的青溟剑中显出身形,“心静如此混乱,对你的修行不利。”

“这……我自然是知道的。”乔云溟的声音里透着几丝忧愁,“青溟,我想……我是喜欢上一个人了……”

话还没说完,喉咙一阵痛,他捂住嘴咳嗽起来,等一阵咳嗽结束,他看向自己的掌心,登时愣住了。

一片沾着血丝的栀子花瓣。

为什么……会吐出这种东西来……







三、

“江雪哥哥,最近你的状态很不好。”小夜左文字坐在他兄长的旁边,“是有人伤害你了吗?我去找他复仇。”他的话一本正经,声音却是无比稚嫩,两者混合在一起有些令人发笑,但是也莫名地让人安心。

小夜的话传到江雪耳中,他收回自己飘飞的心思,对小夜笑了笑:“我没事的,小夜,不用去找谁复仇。夜深了,小夜,快些休息吧。”

直到小夜睡着,在一旁陪着江雪的宗三才开口:“江雪哥哥可是有什么心事?”

江雪能瞒得住小夜,却瞒不住他宗三。

“宗三,”江雪拨着佛珠,却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我好像……喜欢上审神者了……呃咳咳……”

喉咙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堵住,疼得厉害,江雪不得不捂住嘴,尽量压低声音咳嗽起来。

有什么东西从嗓子里咳了出来,江雪看向手心,一阵晕眩。

一瓣染上血丝的莲花瓣。

我这是……怎么了?







四、

“你是不是疯了!那么多人你不爱,偏偏爱上一把刀!”听到乔云溟把心仪之人的名字说出来的时候,青溟发怒了,“你可是乔家未来的掌门!背负着光大乔家的使命!你怎么可以爱上一把凡刀!”

“青溟,我不过也是一个凡人而已……青溟,松手。”事已至此,他到不想再隐瞒下去,这样于人于己都不好。

青溟冷笑,钳制住乔云溟的手更用力了:“就算你喜欢他,那又怎么样?你也说了,你不过是一个凡人,可他是一把刀!只要刀身不腐,他就可以永远地活下去!”话音一转,他道:“而且,你确定他也喜欢你?你确定他会接受你?”

这一句话到真是把乔云溟镇住了。他反抗的力道变小了,看得出他的内心正在痛苦挣扎。

也是,江雪他一心追求佛道,怎么可能会接受我呢?

还是算了吧,自己能远远看着他,就已经很好了。







五、

“审神者……倒是个好人,江雪哥哥你的眼光不错啊。”宗三倒是不在意别的东西。

“不过,还是算了吧。”江雪垂下眼帘,把花瓣上的血丝擦拭干净,放起来。

审神者是天空中的浮云,怎么可能被这一小小的本丸束缚住前进的脚步?

这点儿小心思,还是放到心底吧。









六、

不曾想,事情越来越糟糕。

乔云溟和江雪左文字吐出来的花瓣越老越多,开始还只是花瓣上带着血丝,现在已经是血液里浸着花瓣了。

“这种病叫做‘花吐症’,治疗的方法只有一种。”来到本丸的医务人员如此说到,“与暗恋之人接吻。否则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碰巧,这话被从门外经过的江雪听到了。

原来这种病叫“花吐症”……还真是很有美感的名字啊。

他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些期待:审神者喜欢的人……会是他吗?








七、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病症?!

医务人员走后,乔云溟丝毫不注重自己的形象瘫倒在地。

与暗恋之人接吻……不这样做的话就会死……可是江雪会喜欢我吗?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吗?

乔云溟的心里乱成一团,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这么一直瘫在地上,身下毛茸茸的地毯没有给他一丝温暖,反而让他觉得遍体生寒。

知道自己的身体被阴影所笼罩。

他抬起头看向来人,由于来者逆光而行,乔云溟没有看清他的脸,等光线暗下来,他吃了一惊,身体都僵硬了。

“江……江雪……”






八、

上一次见到审神者惊慌失措不知有多长时间了,总之审神者露出这样的表情很少见。

“主君。”江雪颔首行李,然后向审神者伸手,把他拉起来。

他的手瘦了,也很凉,估计这病折磨了他很久。

会跟自己一样久吗?他突然这么想,然后轻轻摇头:在想些什么?





九、

暗恋之人就在眼前,要不要表白?

乔云溟头一次怨恨自己优柔寡断的性格,他喜欢江雪,但他怕江雪不喜欢他……算了豁出去了!

他还不知道壮士断腕是什么意思,但他觉得自己现在真是在经历壮士断腕。

“江雪,我……”

话音未落,他喉咙一阵剧痛,压抑不住地咳嗽起来。

但咳嗽的不只有他,还有江雪。





十、

粉红色的莲花花瓣飘到自己眼前,乔云溟看向江雪左文字的眼神带上了错愕。

“主君。”江雪先自己一步开口,“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你呢?接下来的话江雪没有说,乔云溟却觉得自己听到了。





十一、

“我……我也喜欢你,江雪。”他艰难地、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欣喜地说道,“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十二、

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一般,两人拥吻在一起。

喉头突然一哽,却没有疼痛感,两人吐出完整的一朵花。

“这就是……好了吧?”乔云溟看着地上的两朵花,白色的栀子花和粉红色的莲花。

“嗯。”江雪点头,看着乔云溟的眼神温柔极了。





结、

终于,在一起了。









莲花的花语:真心实意的爱,偷偷爱慕。

栀子花的花语: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虽然我都没写出来就是了。

等等,我本来是想写be的啊!【抓狂】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十章

我还记得它,只是没脑洞【捂脸】,停更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看前面的剧情应该知道这不是暗黑本丸,只是由于前任各种作死造成的假象【竭尽全力胡说八道.jpg】。

乔云溟表示:好想要一把道家的刀啊……青溟?他没有尊严的。

青溟:我不要面子的嘛?

以下正文

说是什么训练的地方,实际上只是给短刀们一个可以玩儿游戏的大型空地。

倒是乔云溟本人,整天待在正殿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阿鲁基sama。”长谷部站在正殿门口,想要进去却觉得不经允许就进入这里有些不礼貌,只好站在门口叫乔云溟,“大家有事找你。”

跪在大殿里的青年终于有了动静。他慢慢站起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请跟我来。”看...

我还记得它,只是没脑洞【捂脸】,停更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看前面的剧情应该知道这不是暗黑本丸,只是由于前任各种作死造成的假象【竭尽全力胡说八道.jpg】。

乔云溟表示:好想要一把道家的刀啊……青溟?他没有尊严的。

青溟:我不要面子的嘛?




以下正文




说是什么训练的地方,实际上只是给短刀们一个可以玩儿游戏的大型空地。

倒是乔云溟本人,整天待在正殿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阿鲁基sama。”长谷部站在正殿门口,想要进去却觉得不经允许就进入这里有些不礼貌,只好站在门口叫乔云溟,“大家有事找你。”

跪在大殿里的青年终于有了动静。他慢慢站起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请跟我来。”看着乔云溟眼前一直蒙着白绸,长谷部本能地上前握住他的手想要领着他,却想起之前他也是双目覆上白绸,但是行动自如。于是,他的动作便僵在半空中。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乔云溟见他待在原地不知进退,不由得笑出声来:“虽然我有特殊的视物方法,但是被别人引领着行走还是第一次……请多指教。”

说着,他把手放在长谷部的手上。




【小剧场】

青溟:羡慕嫉妒恨啊……阿溟都没有这样握过我的手!

长谷部:牵手了牵手了……【循环一百遍】

乔云溟:他们的反应怎么那么大?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报名表

姓名:

年龄:(必填)

性别:

国籍:

身高:

体重:

外貌:

文系审神者or武系审神者:

武器:(武系审神者可填)

可以非审神者:(非审神者以上两条可不填)

爱好:

性格:

种族:(可以非人类,如果非人类请明确标明种族特征)

种族特征:(非人类必填)

与乔云溟的关系:(不可选择亲属)

灵力等级:(分低、中、高、特四等)

灵力属性:(例如水、火等)

如何出场:

备注:

 @咸鱼一条 - 遗渲 习惯性艾特

报名私信我

姓名:

年龄:(必填)

性别:

国籍:

身高:

体重:

外貌:

文系审神者or武系审神者:

武器:(武系审神者可填)

可以非审神者:(非审神者以上两条可不填)

爱好:

性格:

种族:(可以非人类,如果非人类请明确标明种族特征)

种族特征:(非人类必填)

与乔云溟的关系:(不可选择亲属)

灵力等级:(分低、中、高、特四等)

灵力属性:(例如水、火等)

如何出场:

备注:

 @咸鱼一条 - 遗渲 习惯性艾特

报名私信我

万俟凇妍

投票

现在开始投票

1.明石国行×陆霆,游戏play
2.小狐丸×狐言,兽耳play
3.小狐丸×陆霆,兽耳play
4.加州清光×乔云溟,捆绑play
5.鸣狐×陆霆,捆绑play
6.全本丸×陆霆,黑化囚禁,道具play
7.加州清光×陆婷,平行世界的陆婷到了陆霆本丸,温柔地酱酱酿酿
8.孙陌玉×陆霆,意识流啪啪啪
9.髭切×狐言,发情期play
10.三日月宗近【三条家的大佬应该是他吧?】×陆婷,狗血一升,双开结局
11.全本丸或者一期一振或者鹤丸国永×陆霆,黑...

现在开始投票

1.明石国行×陆霆,游戏play
2.小狐丸×狐言,兽耳play
3.小狐丸×陆霆,兽耳play
4.加州清光×乔云溟,捆绑play
5.鸣狐×陆霆,捆绑play
6.全本丸×陆霆,黑化囚禁,道具play
7.加州清光×陆婷,平行世界的陆婷到了陆霆本丸,温柔地酱酱酿酿
8.孙陌玉×陆霆,意识流啪啪啪
9.髭切×狐言,发情期play
10.三日月宗近【三条家的大佬应该是他吧?】×陆婷,狗血一升,双开结局
11.全本丸或者一期一振或者鹤丸国永×陆霆,黑化囚禁
12.烛台切光忠×狐言,发情期,道具play,兽化play
13.一期一振×陆霆,道具play
14.孙陌玉×陆霆+陆婷,道具调教

15.小乌丸×陆婷,同居下药

16.压切长谷部×陆霆,恋尸癖play

17.一期一振×陆霆,校园pa,医务室play

18.全本丸×陆婷,高考前期补习,记不住知识点就……

自己的梗:19.全本丸×陆霆,双性人陆霆设定

每人可选择三个最喜欢的更进行投票。由于点梗时间已经结束。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了“女审神者”的tag。

因为学习的原因这个投票一直到明年的六月高考完毕,真是抱歉。

万俟凇妍

群宣

群号:720912122
可围观小姐姐们在线飙车
可以点梗(一天一个小段子)
大家来啊~

群号:720912122
可围观小姐姐们在线飙车
可以点梗(一天一个小段子)
大家来啊~

万俟凇妍

我是来剧透的

没错,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这三篇文的结局想好了!快夸我!

审神者是个军人:陆霆最后会死,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战死沙场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也不属于这个时代,让他留在这里无疑是一种折磨。虽然他不说但他也会想家、想自己的亲人和战友,所以我会让他死在合战场上。(小小声:虽然最后会以另一种形式复活而且更加强大帅气的来担当刀剑们的审神者!相信我,他是唯一一个可以驾驭住那个本丸刀剑的审神者)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乔云溟最后会选择离开,不带走任何一把刀剑,他是来经历历练的,但是他会留下一些东西,是什么呢?让我到时候写给你们看。


当瞬成为审神者:瞬也会回到自己的时空,但比乔云溟好很多,他有时空传送器,...

没错,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这三篇文的结局想好了!快夸我!

审神者是个军人:陆霆最后会死,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战死沙场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也不属于这个时代,让他留在这里无疑是一种折磨。虽然他不说但他也会想家、想自己的亲人和战友,所以我会让他死在合战场上。(小小声:虽然最后会以另一种形式复活而且更加强大帅气的来担当刀剑们的审神者!相信我,他是唯一一个可以驾驭住那个本丸刀剑的审神者)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乔云溟最后会选择离开,不带走任何一把刀剑,他是来经历历练的,但是他会留下一些东西,是什么呢?让我到时候写给你们看。


当瞬成为审神者:瞬也会回到自己的时空,但比乔云溟好很多,他有时空传送器,想念刀剑们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

结局就是酱紫,不开心的来打我啊(欠揍脸)

万俟凇妍

投票

前段时间的点梗
1.三日月×陆霆
2.你×陆霆
3.太郎太刀×陆霆
4.清光×狐言
5.一期×狐言
6.江雪×乔云溟

每人限投两票,在评论区写下数字,截止日期为6.6中午十二点

PS:我只写一个

哟西,投票时间结束,撒,让我们看一看投票结果:
1.三日月×陆霆:15票
2.你×陆霆:3票
3.太郎太刀×陆霆:8票
4.清光×狐言:1票
5.一期×狐言:5票
6.江雪×乔云溟:3票
爷爷的人气还真高啊!那么就写三日月×陆霆了!

那么我再来说一说这些刀审的梗:
1...

前段时间的点梗
1.三日月×陆霆
2.你×陆霆
3.太郎太刀×陆霆
4.清光×狐言
5.一期×狐言
6.江雪×乔云溟

每人限投两票,在评论区写下数字,截止日期为6.6中午十二点

PS:我只写一个

哟西,投票时间结束,撒,让我们看一看投票结果:
1.三日月×陆霆:15票
2.你×陆霆:3票
3.太郎太刀×陆霆:8票
4.清光×狐言:1票
5.一期×狐言:5票
6.江雪×乔云溟:3票
爷爷的人气还真高啊!那么就写三日月×陆霆了!

那么我再来说一说这些刀审的梗:
1.三日月×陆霆:下药,想看看冰冷的审神者露出淫♂荡♂的表情
2.你×陆霆:把冰冷的上校压在身下,操♂得他哭哑了嗓子也没有放过他
3.太郎太刀×陆霆:长官,我想你会喜欢大太刀的尺寸的/审神者被邪物入侵,被神刀贯♂穿♂也是一种净化
4.清光×狐言:阿鲁基哟,本丸没有指甲油了……什么?不给小判?那我就要想想其他办法找您要钱了啊……
5.一期×狐言:阿鲁基的发情期又到了……嗯,要不然再让阿鲁基生一窝吧!
6.江雪×乔云溟:佛和道的互相交♂流,听小夜和宗三说时间还挺长

万俟凇妍

占tag抱歉

问一下,哪位想看我开车?
就是喜欢把仙气飘飘or冷冰冰的人弄脏弄哭哎嘿嘿【滑稽】
如果想看的话请点刀点人点梗(别太过),超过十我就开车。
接下来看看在下的三个婶婶。
1.妖孽六尾狐妖狐言
2.仙气飘飘的墨莲仙尊乔云溟
3.有“冷血上校”之称的陆霆
投票结束,人数不够,不开车~

哈哈逗你们的,我会写的

问一下,哪位想看我开车?
就是喜欢把仙气飘飘or冷冰冰的人弄脏弄哭哎嘿嘿【滑稽】
如果想看的话请点刀点人点梗(别太过),超过十我就开车。
接下来看看在下的三个婶婶。
1.妖孽六尾狐妖狐言
2.仙气飘飘的墨莲仙尊乔云溟
3.有“冷血上校”之称的陆霆
投票结束,人数不够,不开车~

哈哈逗你们的,我会写的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番外HE篇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默念着咒语,乔云溟站在屋子里,隐藏在白绸下的眼眉挑了挑,然后……
“长谷部,请放开我的头发,它并没有惹到你。”
“不不不阿鲁基,它太长了万一绊到您怎么办?”
“阿鲁基,请您尝尝我新做的牡丹饼。”烛台切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烛台切,我真的吃不下了……”这几天除了吃就是睡自己都长胖了!
“呐呐,他们很关心阿溟呢。”乔云飞道。
青溟剑:“对不起就算阿溟再喜欢他们我也不会把他让走的!”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默念着咒语,乔云溟站在屋子里,隐藏在白绸下的眼眉挑了挑,然后……
“长谷部,请放开我的头发,它并没有惹到你。”
“不不不阿鲁基,它太长了万一绊到您怎么办?”
“阿鲁基,请您尝尝我新做的牡丹饼。”烛台切适时地转移了话题。
“烛台切,我真的吃不下了……”这几天除了吃就是睡自己都长胖了!
“呐呐,他们很关心阿溟呢。”乔云飞道。
青溟剑:“对不起就算阿溟再喜欢他们我也不会把他让走的!”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番外BE线

切断您的手筋脚筋,让您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

这样的话您是不是就不再留恋您的栖云山了?

这座本丸看上去很正常。
长谷部一如既往地管理着审神者的衣食住行;烛台切照常准备食物;三日月照样和莺丸喝茶;四支部队照常出阵、远征;明石照常偷懒……
如果忽视掉主屋里传出来的血腥味儿的话。
手腕和脚腕痛得难以忍受,身体就想要散了架一般。白色的汉服上满是血迹,墨蓝色的瞳孔将近失神……
最接近仙人的人,最终还是跌进了地狱。
“阿鲁基,我来伺候您进食。”把食物放在桌子上,长谷部扶起乔云溟,“不吃东西可不行呢……”
乔云溟还是没有张嘴。
“这样可不行呢阿鲁基……”强硬地掰开乔云溟的嘴,将食物喂进去,“这样要怎么营造出本丸很正常的...

切断您的手筋脚筋,让您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

这样的话您是不是就不再留恋您的栖云山了?




这座本丸看上去很正常。
长谷部一如既往地管理着审神者的衣食住行;烛台切照常准备食物;三日月照样和莺丸喝茶;四支部队照常出阵、远征;明石照常偷懒……
如果忽视掉主屋里传出来的血腥味儿的话。
手腕和脚腕痛得难以忍受,身体就想要散了架一般。白色的汉服上满是血迹,墨蓝色的瞳孔将近失神……
最接近仙人的人,最终还是跌进了地狱。
“阿鲁基,我来伺候您进食。”把食物放在桌子上,长谷部扶起乔云溟,“不吃东西可不行呢……”
乔云溟还是没有张嘴。
“这样可不行呢阿鲁基……”强硬地掰开乔云溟的嘴,将食物喂进去,“这样要怎么营造出本丸很正常的错觉啊……”
您最大的错误是打算要回到栖云山,把我们抛在这里。
那么,我们只能采取些强硬措施,把您留下了。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九章

“阿鲁基好厉害!”
“阿鲁基我也想飞!”
“阿鲁基不要偏心啊我们也想被阿鲁基抱着!”
“我也想要飞!”
本着让孩子开心的道理,乔云溟带着乱“飞”了好几圈,等落到地上的时候就被短刀们围了个结结实实。
“好好好……”
然后,乔云溟扯起袖子遮起自己的脸。
好、好害羞……

“一期殿不管管吗?”长谷部站在一边,看样子马上就要拔刀了,“帮助阿鲁基排解困难是我长谷部的责任,你要是再不管的话我就……”
“你敢!”一期一振一听长谷部要对自己的弟弟们动手,紧急拔刀。
“那你就管管你的弟弟!”
“明明长谷部殿也想被阿鲁基抱着飞一次吧?”三日月笑眯眯地看着长谷部,“虽然老爷爷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哈哈……”
“你们啊!不要给阿鲁基添麻烦啊...

“阿鲁基好厉害!”
“阿鲁基我也想飞!”
“阿鲁基不要偏心啊我们也想被阿鲁基抱着!”
“我也想要飞!”
本着让孩子开心的道理,乔云溟带着乱“飞”了好几圈,等落到地上的时候就被短刀们围了个结结实实。
“好好好……”
然后,乔云溟扯起袖子遮起自己的脸。
好、好害羞……

“一期殿不管管吗?”长谷部站在一边,看样子马上就要拔刀了,“帮助阿鲁基排解困难是我长谷部的责任,你要是再不管的话我就……”
“你敢!”一期一振一听长谷部要对自己的弟弟们动手,紧急拔刀。
“那你就管管你的弟弟!”
“明明长谷部殿也想被阿鲁基抱着飞一次吧?”三日月笑眯眯地看着长谷部,“虽然老爷爷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哈哈……”
“你们啊!不要给阿鲁基添麻烦啊!”被戳破心思的长谷部红了脸,拔刀,“看我压切了你们啊!”

乔云溟看着乱作一团的大家,微微笑了一下。
这就是……热闹吗?
想我乔家当年,能容纳千人的广场也被挤得满满当当,可如今,也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我来当审神者,不过是为了磨练自己,可是……
要是时间到了,我真的能放下他们回到乔家吗?

万俟凇妍

来自华夏的墨莲仙尊:第八章

送走时零后,乔云溟转身,看到了围着木桩转的一众刀剑男士。
“这个……要怎么用?”今剑敲了敲木桩。
“看上去相当有年代感,看来能卖不少钱。”博多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计算器按着上面的按键。
“好高啊!站上去就能变得很高!”后藤眼里冒着光,试图往上爬。
“这……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站在木桩下仰视木桩。
“看上去有几十米高呢……”平野一边估计着高度,一边悄咪咪地看着乔云溟。
“后藤,博多,不要乱动。”一期一振在一旁管着他们两个,“你们这样会让主人很苦恼的。”
“没,没关系的。”摸了摸前田的小脑袋,乔云溟站在木桩下,“我给你们示范一遍。”
还没来得及反应,长谷部的鼻尖拂过一缕幽香,清淡典雅,在回过神来...

送走时零后,乔云溟转身,看到了围着木桩转的一众刀剑男士。
“这个……要怎么用?”今剑敲了敲木桩。
“看上去相当有年代感,看来能卖不少钱。”博多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计算器按着上面的按键。
“好高啊!站上去就能变得很高!”后藤眼里冒着光,试图往上爬。
“这……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五虎退抱着小老虎,站在木桩下仰视木桩。
“看上去有几十米高呢……”平野一边估计着高度,一边悄咪咪地看着乔云溟。
“后藤,博多,不要乱动。”一期一振在一旁管着他们两个,“你们这样会让主人很苦恼的。”
“没,没关系的。”摸了摸前田的小脑袋,乔云溟站在木桩下,“我给你们示范一遍。”
还没来得及反应,长谷部的鼻尖拂过一缕幽香,清淡典雅,在回过神来的时候乔云溟依然站在了木桩顶点。脚尖立于顶点处旋转一圈,白色的衣袂飘飘,好似谪仙一般。
“阿……阿鲁基桑……”五虎退艰难地开口。
“会飞?”刀剑男士们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然后,眼里就被羡慕和惊艳填满了。
“阿鲁基桑!”乱把手举得高高的,“可不可以带我飞一次?”
从木桩上跃下,乔云溟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然后,向乱伸出了手。
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很是舒服,乱费力地睁着眼睛,宝石般明亮的蓝眼睛俯瞰着地上的一切:“真……真的飞起来了啊!”
即将落下之时,乔云溟的脚尖在树叶上点了一下,再次腾空,这一次比上一次腾空得更高。地上的短刀们羡慕地看着,内心在想的只有一件事:我,我也想让阿鲁基抱我们飞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